第九十三章 玲月振华道歉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九十三章 玲月振华道歉

> 仆人们难得今年如此尽兴的守岁玩乐,各个也是极其开心的,一夜都是欢声笑语,纵然是苏兰芷几人准备入睡了,却也还是可以听到那烟火璀璨的声音,还有那嬉笑的言语。 “相府许久没有如此热闹了。”这些年,因着这样那样的原因,过年的时候,苏青岚几乎都是去庆王府过的,所以相府相比较而言,却是冷清了许多,加上白芯特意的忽视他们,他们又是待在自己的屋子里,外出热闹,他们也很少得知的。 不过没有想到的是,今年苏青岚竟然留在了相府过年守岁,甚至给了大家如此多的赏钱,也给了大家许多的zi you,难得放开,每个人自然都是开心的。 “是啊,小姐,以前过年的时候,你总是不可出去,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就随便的吃些东西,奴婢们劝了你许久都没有用,不过如今小姐你想开了就好了。”不得不说以前的苏兰芷的确是很孤僻的一个人,xing子有些木讷,而且防心中,因着父母失和,家中又是姨娘掌权,苏兰芷以前对谁都不是特别的信任,也总是躲着,担心有人会害自己。 想着以前的自己,苏兰芷只觉得自己就是那浑身带刺的刺猬,虽然是防备了一切可能的人,可是却也同样的伤了自己了。 “以前是我不对,以后我不会这样了。”以前的自己,其实也只是因为害怕和受伤,所以选择了那样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免得自己看着自己父母形同陌路,伤身伤心吧? 不管是谁,从父母手中的掌心宝,到了后来的模样,心里怕是都受不了的吧? 她如果从来都没有疼爱,或许反差还不是那么大,可是正是因为之前自己得到了那份爱,所以当失去的时候,她才会惶恐害怕,做出许多的错事来,非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将问题弄得越发的僵持严重了。 “小姐能想开,我们也放心了,如今快天亮了,小姐还是抓紧时间好好睡睡,明ri还得去拜年,小姐该辛苦了。”瞧着外面的天sè,已经很晚了,赵嬷嬷催促着苏兰芷,可不想苏兰芷熬垮了身子了。 小姐的身子,可是好不容易才养成这样子,可不能功亏一篑了。 “嗯,嬷嬷也早些休息吧!”虽然今天很开心,可是苏兰芷的确是累了,很快就收拾妥当躺下,不大一会儿,便睡着了。 睡梦中似乎还可以听到那喧哗和炮竹声,夹杂在一起,好似那乐曲一般的,让人听着就觉得舒服极了。 …… 一夜,倒是无梦,第二ri,因着是新年,昨夜又守岁了,家里人比往ri倒是起迟了一个多时辰。 新年的第一天,每个见到的人都说着吉祥话,苏兰芷一路走着就听着人停下来跟自己说吉祥话,苏兰芷偶尔问了几句,偶尔打赏了些银子,倒也觉得非常的开心。 来到烟云阁,苏兰芷笑着和慕容嫣还有苏青岚说了吉祥话,几人气氛和美的吃完了早饭,慕容嫣让人收拾好,便开始了一天的安排了,“老爷,照着习俗,初一是该去拜见母妃的,东西妾身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可是现在就出发?” 大苍的习俗,初一是要给父母拜年的,接着才是岳父母和其他的一些亲戚,可以说如果交际广泛的,这元宵节之前,怕是都没空的。 “也好,早早的去,我们也能早早的回来。”礼不可废,虽然老庆王妃如今还是瘫着,但是毕竟长辈在那里,苏青岚还是不能不管不顾的,是以一大早慕容嫣就让人整顿了马车,苏青岚倒是没问慕容嫣送了些什么,反正他信赖就是。 三人收拾妥当便往庆王府驶去,因着是新年,或许是大家心情都好,慕容嫣一路上也难得的没有给苏青岚冷眼看,对苏青岚问的问题,慕容嫣倒是捡着需要的回答了,看起来倒是挺亲和的,只是苏青岚知道,慕容嫣如今,也只不过是在做样子罢了。 只是,因着贪恋这份温暖,苏青岚一直没有点破,反而总是竭力的配合着,夫妻两看起来还真的像是一对恩爱夫妻,瞧着郎才女貌的,气度非凡,的确是让人羡慕的紧了。 只是真实的事情,三人的心里都是清楚的,却也碍于新年,大苍人都注重这新的一年的运程,都说年初一会影响一整年的运势,是以大家都非常的郑重,在这一天,不管是多么仇视的彼此,都有可能会像亲兄弟一般的说笑着。 将一切看在眼里,苏兰芷心里有些同情苏青岚到时候从天堂到地狱了,此刻却也只能配合着,偶尔说上几句调皮话,一路上倒也有说有笑的,时间过得也没有那么煎熬了。 来到庆王府,下人们见着是苏青岚,早早的就迎着苏青岚进去了,来到苏青秀的院落,刚刚看到苏青秀的影子,就看到苏青秀笑嘻嘻的走了过来了,“二弟,你可来了,让我好等的!” “大哥,新年快乐,母妃的身子可好?” “这几ri母妃倒是好多了,可以说些话,只是吐词不清楚,除了叶嬷嬷能明白,我们都是看不出来的。”老庆王妃身子好,自然是好的,不然到时候遭殃的,还是他。 “嗯,看来母妃恢复的不错,前些ri子送来的药材可是都吃完了?”因着老庆王妃生病,苏青岚将相府的好药送来了不少,如今听着老庆王妃好些了,自然知道,那些好药是功不可没的。 “二弟你送来了许多,倒是还有不少,王府以前也有不少好的药材,二弟无需太过担忧,母妃如今有了好转,那是好事情。” “嗯,也是。”心情因着老庆王妃的身子倒是有了很大的好转,苏青秀见着苏青岚如此孝顺的模样,心里却是觉得对方有些太过了些,“二弟放心吧,一会儿我陪你去看母妃,你看了母妃,就会放心许多了。如今啊,你还是先看看两个人吧,他们可是等了你许久了。” “谁?”今ri会来庆王府的,除了自己,苏青岚可是想不出会有别人了。 虽然老庆王有庶子留下,可是那些人都因为老庆王妃的强势,纷纷的离开了,和庆王府早就分了家,心里也因着老庆王妃以前的所作所为对老庆王妃寒了心,有些甚至是怨恨着老庆王妃的,所以这些人定然是不会来的。 可是,那会是谁呢? 百思不得其解,毕竟老庆王妃就苏青秀和苏青岚两个儿子,今ri是儿子给自己母亲拜年的,苏青岚实在是想不出了。 “你跟着我进去就知道了,不过说好啊,你脾气得克制些,可别吓着他们了。”并没有直接就说了是谁了,苏青秀的眼中带着欢乐,还带着一些苏青岚看不清楚的情绪,苏青岚带着疑惑跟着苏青秀进去了,一进去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两个小人儿,见着自己便有些惶恐的站了起来,看着苏青岚的眼神有些怯怯的,这样子,倒是有些刺痛了苏青岚的心了。 自己的孩子,何曾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 “月儿,华儿,你们刚才不是才说想你们爹爹了吗?如今你们爹爹来了,怎么不叫人呢?”笑嘻嘻的看着两个孩子,苏青秀的眼神倒是一片的慈爱,就是不知道这份慈爱,真假有几分罢了。 苏青秀的话倒是提醒了两人,两人怯怯的看着苏青岚,好半天,才开口道,“爹,爹爹,新年吉祥……”似乎是鼓起了勇气,两个孩子的声音带着颤抖,看着苏青岚的眼神有些惧怕,这样的两人,看在苏青岚的眼里,的确是百般不是滋味了。 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孩子,苏青岚哪里会不在意呢? 好几次去元武侯府接人,可是元武侯借口不放人,苏青岚也是没有办法的,后来见着两个孩子也不懂事,干脆也不耐烦去接了。只是不去接,苏青岚的心里,未必就不是有两人的存在的,毕竟怎么说,这两个孩子都是他曾经疼爱多年的宝贝,也是他的骨血,纵然白芯错得再多,可是孩子,毕竟都是无辜的,不是吗? “好,乖孩子!”将口袋里准备好的小金猪给了两人一人两个,苏青岚虽然是没有想到会遇到两个孩子的,但是今ri来庆王府,有许多是孩子是需要打发压岁钱的,苏青岚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小金猪了,如今给苏振华和苏玲月的,倒是大的,足足有一两重,两个孩子见了,有些小心翼翼的接了,看着苏青岚的眼神还是有些怕怕的。 苏青秀见了,赶忙解释道,“二弟,我知道你因为白姨娘的事情生气,甚至连母妃都恼到了,只是这两个孩子毕竟是无辜的,他们也是你的骨肉,还是不要总是让他们流落在外,这样对他们,对你,都是不好的。” 苏青秀很难得的讲了这样一份情深意切的话语,听起来还挺有道理的,看着苏青岚因着两个孩子的惧意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苏青秀有些着急了,“二弟,那一ri的事情,别说是两个孩子了,就是我后来见着了,也是觉得有些过了的。你想想,两个孩子还小,可是却亲眼见着自己的姨娘受苦,甚至你都不曾去帮忙,想来他们心里也是有些气的。孩子本来就还小,什么事情都很难辨别是非,容易被人左右。白姨娘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如今元武侯也不打算追究了,当初扣留下两个孩子,也是因为担心孩子,怕你一个男子不会好生的照顾,这事情就这么揭过了吧,毕竟大家都是亲戚了,也用不着那么计较的,不是吗?”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苏青秀今ri是来做和事老了的,只是苏兰芷在一旁听着有些糊涂,怎么这元武侯那么快就放了苏振华和苏玲月回来了? 他就不怕,自己和娘亲会吃了这两个孩子? 心下存了一份jing惕,苏兰芷看着苏振华和苏玲月,看着两人短短一个月不见,两人虽然看起来一副弱弱的样子,可是苏兰芷绝对不会相信,两人真的就是那么怕着苏青岚的。 怕是为了让爹爹心软吧? 有些担忧的看着苏青岚,见着对方看着苏振华和苏玲月,神sè有些莫名,苏兰芷倒是有些担心的。 苏振华和苏玲月这个时候回来了,是什么意思?苏兰芷不用想都可以知道元武侯的良苦用心,这件事情上,怕是自己那还在瘫痪的老祖母,也是脱不了干系的吧? 还真的是不消停啊,如今都这样子了,还要整出什么幺蛾子? “大伯,您说的倒是严重了,弟弟和妹妹都是爹爹的孩子,爹爹怎么会跟自己的孩子计较呢?”如今相府差不多是被苏兰芷处理好了,可是还有一些暗处的势力,苏兰芷却是无从得知的,所以,苏振华和苏玲月这个时候回来了,或许也不是坏事,至少两个人现在都还小,心智都还不是很成熟,想来也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自己如今将对方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也好慢慢的收拾才是。免得将来两人长大了,翅膀硬了,自己也不好控制了。 这样想着,苏兰芷倒也决定将计就计,将两人给接回去了。 “呵呵,兰儿说的极是,二弟啊,你看看,兰儿做姐姐的都那么觉得了,二弟还是不要总是介怀以前的事情了。孩子们毕竟还小,出了那样的事情,白姨娘怎么都是他们的生母,他们心里难免有些不好受的,二弟看在孩子还小的份上,就慢慢的开导就是,他们怎么说不都是你的孩子吗?”这句话倒是说到了苏青岚的心坎上了,对待白芯,苏青岚可以做到冷血无情,因为在苏青岚的心里,白芯始终都只是他的一个妾,是一个他并不爱的女人,所以当对方背叛自己,算计自己的时候,他才会那么无情的对对方视而不见了。 但是苏振华和苏玲月却是不一样的,虎毒尚不食子,苏青岚纵然对白芯没有太多的感情,可是对两个孩子,这些年的疼爱,也不是假的,此刻看着两个孩子见着自己的目光那么胆怯,好像都跟自己生疏了不少,倒是弄得苏青岚百般不是滋味了。 他的确不是一个好父亲! “爹爹,弟弟妹妹也离开了许久了,昨夜团年,就我们一家三口吃饭,人还是少了些,爹爹,不如就接弟弟妹妹回家吧,新年了,一家团聚才是好的。”苏兰芷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 以前是担心白芯的势力没有被清除,接两人回来会坏了自己的事情,但是现在,苏兰芷倒是不怕了。 如今的相府,她和慕容嫣依旧掌管了一大半,而且他们两人的身边都有苏青岚派去的人保护着,苏玲月和苏振华这一个月纵然得到了再多的教导,毕竟也只是几岁的孩子而已,哪里会那么轻易的隐藏了心思? 一直都知道要在敌人比自己强大之前消灭敌人,苏兰芷自然不会给苏振华和苏玲月长大的机会,不然到时候,也是一个麻烦。 “兰儿,你真的这样想吗?”其实虽然心里有气,但是自己的孩子,总不好一直都住在别处的,这样长此以往,也难免会有流言蜚语,对相府的声明,还有苏兰芷的将来,都是有影响的。 这点,苏青岚不是不想过,所以他知道,自己是不能真的就不让苏振华和苏玲月回府了的。 如今苏兰芷这么说了,苏青岚高兴的同时,也是有些担忧的。 毕竟苏振华和苏玲月的存在,就是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白芯曾经的存在,提醒大家当初发生的事情,那些不好的回忆,说实在的,苏青岚还真的是不想多回忆的。 “爹爹,弟弟妹妹总是住在元武侯伯父家里,实在是不好,今ri既然弟弟妹妹来了,爹爹到时候一起接回去便是。” “哎,罢了罢了,接回去就接回去吧!”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苏青岚也做不到真的就狠心绝情了,看着两个孩子对自己还是有些怕怕的,苏青岚心里有些愧疚,知道自己当初的行为的确是伤了两个孩子的心了。 不过,他并不后悔,白芯那样的人,死了也好,也免得将来生出更多的事端。 “振华,玲月,你们一会儿,可是愿意跟我回去?”看着自己的儿女,一个月不见,两人虽然是长高了些,可是都瘦了,而且气sè苍白了不少,人也没有以前活泼了,看起来倒是怯怯的样子,让人看着便觉得心疼了。 这些ri子,想必他们也是吃了苦头的吧? 孩子们毕竟太小了,遇到那样的事情,难免,会有些承受不住的。 心里有些愧疚,苏青岚自然也是想好好的对待两个孩子的,所以很耐心的等待两人的回答,等了许久,等到苏青岚脸sè都快变了,苏玲月这才拉着苏振华,跪了下来,“爹,爹爹,我们愿意,希望爹爹不要怪罪月儿和弟弟之前的不懂事,我们知道错了,还望爹爹责罚!” 冰冷的地板,两人就那么重重的跪下了,苏兰芷甚至可以听见那骨头碰撞到那地板的声音,想来是很大的,苏兰芷根据自己所学的医理可以推断,刚才两人的力气,怕是膝盖上,得乌青了。 苦肉计,不错啊,看来苏玲月这两个月,倒是长进了不少,就连一向来高傲自大的苏振华,也那么乖巧了,看来元武侯这一个月,的确是费劲了心思啊! “爹爹,女儿不孝,让爹爹生气了,爹爹尽可以罚我们,消消气也好,女儿和弟弟以后再也不敢了。”似乎是拼尽了自己的力气说了这话一样,说完了,苏玲月的身子继续发抖了,苏振华也是一样的,两人那瘦弱的身子看起来就好似那瘦弱的浮柳一般的,让人看着都觉得慎得慌,好像两人被风一吹,就会倒下去一样了。 哎,本来两个脸sè红晕,活在蜜罐子里面的人,短短一个月,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的,任谁心里看了都不好受,更别说苏青岚这个亲生父亲了。 “知道错了就好,你们回去好生的将《孝经》抄写,好生体会为人子女应该如何做才是最好。”两个孩子如今主动来认错了,态度也不错,苏青岚自然也不好多多的责罚了。 这事情,本也怪不得两个孩子,自己那一ri,是有些冲动了,所以伤到了两个孩子幼小的心灵,他得好生的弥补才是。 “多谢爹爹,我一定会和弟弟好生抄写的!” “起来吧!” “是啊,月儿,华儿,可别跪着了,赶紧的起来吧,这地上凉,你们身子不好,可别着凉了才是。” “多谢大伯父!”苏玲月曾经的那份骄傲倒是完全的不见了,如今的她,很是乖巧懂事,自己起来了,还小心的扶着一旁的苏振华起来,这样一幅姐弟情深的样子,陪着两人那弱小的身子,总会让人觉得怜惜了。 “不谢不谢,我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们这些ri子一直都知道自己错了,想认错,可是怕你们爹爹责罚,这才找上了我,我明白的。二弟啊,孩子们知道错了,这事情就过了,以后别再提及了可好,毕竟这也是孩子们的伤心事。”说道这里,苏玲月和苏振华果然脸sè变了变,有些紧张和忐忑,苏青岚见了,也知道这事情对两个孩子影响很大,也答应了,“我知道。” “爹爹,女儿还有一事要说……”有些怯怯的开口,如今的苏玲月,完全没有了曾经在苏青岚面前的淘气和可爱了,这样子看的苏青岚更不是滋味,对苏玲月的愧疚,倒是又多了一层了。 孩子终究是无辜的,以前,是他没有想周到了。 “爹爹,如今姨娘去了,外公和外婆担心女儿和弟弟没有人照顾,便将身边的人给了女儿和弟弟,他们可不可以跟着女儿一起回去?”这送的人,自然就是元武侯最信得过,而且最得力的手下了,不然也不会给了苏玲月和苏振华。 听着苏玲月的话,苏兰芷当然知道这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送的人,肯定是相当于军师一般的人物,这样的人物,自然是继续教导两人,而且还是联系和元武侯府的纽带了。 不得不说,这一次元武侯他们的算盘打得倒是极好的,这会儿苏兰芷倒是有些放心了。 如果对方不派人来,她反而会担心暗处有人呢,这会儿明处派人来了,她的担忧,倒是可以少些了。 “有多少?”皱了皱眉,以前白芯院落里的人,苏青岚是发卖的发卖,处罚的处罚了,如今也没剩多少人,苏玲月和苏振华回去,苏青岚本来是打算重新买人的,这会儿听苏玲月那么说,苏青岚倒是有些不好拿主意了。 毕竟人是元武侯府的,苏青岚对元武侯府,并不放心。 悲剧不能重新上演了,这点苏青岚很清楚,所以,他很谨慎,并不想苏玲月真的就派人进去了。 “回爹爹,外公他们给月儿的,是一个教养嬷嬷和一个贴身丫鬟,给弟弟的,是一个贴身小厮。”人倒是不多,但是有些人,不在于多,jing就好了。 教养嬷嬷,顾名思义,那可是比一般的嬷嬷要尊贵许多,这样的人有着教养大家族子女的权利,很受尊重,而且心思一般都非常的玲珑。 这样的人,适合在孩子们的身边吗? 犹豫了些许,苏青岚正准备开口拒绝,苏兰芷却开口了,“爹爹,弟弟妹妹这些ri子住在元武侯府,想来也是习惯他们伺候了的,不如就让弟弟妹妹带回去吧,元武侯府的人,想来也不差的,也是事先调教好了的,比起我们重新去人牙子那里买,或者是调派人过去,倒是好了许多,弟弟妹妹用起来也顺手了许多。”可不想把明面上的拒绝了,到时候元武侯又派去了暗中的人,那就更加的不好应对了。 所以,苏兰芷还是愿意将明面上的敌人引君入瓮的。 这样,也总比被人放冷箭的好。 “兰儿,你……”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会同意,苏青岚心下有些诧异,一时之间,倒还真的不知道该不该拒绝苏玲月的提议了。 兰儿她,难道不知道元武侯的心思吗?可是,这是为何呢? 苏青岚和苏兰芷的想法毕竟是不一样的,苏青岚作为父亲,当时是不会去害苏玲月和苏振华,但是作为苏兰芷的父亲,还有慕容渊的丈夫,苏青岚自然也不会允许有人再伤害到两人,所以,他选择了将苏玲月和苏振华与元武侯府隔绝的方法,然后自己好生的让人教养,孩子还小,还没有定xing,将来长大了,懂事了,也不会受蛊惑了。 苏青岚这样做,自然是出于保护自己妻女的方面考虑,所以力求完善,但是苏兰芷却是不一样的。 因为她一直都知道苏玲月和苏振华还有元武侯府是她的敌人,所以不管她如何让步,他们注定了水火不容,不可共存,所以,苏兰芷想做的,只是彻底的消灭自己的敌人才是,当然不会和苏青岚一样,采取隔绝的办法了。 出发点不同,造成了处理问题的方式也不同,父女两倒是第一次,有了分歧了,彼此都有各自的打算,自然不会轻易的就让步了。 “爹爹,如今白姨娘屋子里的人,剩下的没有多少了,弟弟妹妹院子里的人,虽然还在,但是却少了主心骨,不如就让这位教养嬷嬷跟着去了,这样也好教习弟弟妹妹的规矩,不是很好?爹爹,难道您没有瞧出来,今ri弟弟妹妹的礼仪倒是好了不好,xing子也比以前沉稳多了,看来这教习嬷嬷也是有些本事的。”苏兰芷倒是要看看,元武侯他们怎么就凭着一个教养嬷嬷和一个小厮就成功了! “二弟,兰儿说的极对,你看看月儿和华儿,如今越发的懂事了,比起以前也更加的讨人喜爱,这教养嬷嬷我是听说过的,是从宫里出来的,礼仪什么的都是极好的,许多大家族想请她都请不到,还是静妃娘娘有面子,这嬷嬷才肯去了那元武侯府。让她去照顾两个孩子也好,毕竟两个孩子如今,的确是需要人照顾,不然元武侯他们也不放心啊,你说是吗?”苏青秀自然是要劝说的,今ri他的任务就是要让苏青岚对两个孩子消气,带两个孩子回府,然后连带着元武侯的人也都进去,那就没他什么事情了。 如今庆王府可是跟元武侯府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苏青秀虽然不明白元武侯要干什么,可是几人元武侯决定那么做了,他自然得配合。谁让之前白芯的事情,是他们苏家处理的过了,担心白家的人愤怒呢? “……”看着两人一来一往的说着,苏青岚虽然不赞同,可是也知道自己的女儿不是没有主意的人,最后只好松口了,“我一会儿看看再说!” 得看看那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苏青岚也才好放心。 “也好,看看也好,那嬷嬷是极其有礼的,二弟你好生看看就是,要不我这就去叫人过来?”苏青秀是有些着急了,生怕时间长了,会生意外,苏青秀当然是希望苏青岚可以尽快的将人给领回去了。 “无碍,还是先去看母妃,剩下的事情,等会儿有空再说!”苏青岚是故意拖着这事情的,到时候也好看看那嬷嬷是什么样子的神sè。 等待,是最容易让人暴露心xing的,苏青岚一向来都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自然也不急于一时。 “哎,这看一眼,又不费事,不如就看了吧,这样也好让人收拾,你们一会儿离开,也不耽搁了。”主要是担心苏青岚到时候会反悔,苏青秀担心啊。 因着白芯的事情,庆王府和元武侯府几乎都到了冰点了,苏青秀差点就以为自己要完了,提心吊胆了好些ri子,终于是得到了元武侯的信件,拜托他做的事情。 事情不难,就是有些麻烦罢了,可是能缓和和元武侯府的关系,苏青秀自然是要做的,不然将来倒霉的可是他们。 “母妃的身子要紧,我们在这里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我得赶紧的去给母妃请安拜年,免得母妃心里不高兴了。”这话堵得苏青秀倒是不好阻止了,毕竟苏青岚今ri的主要任务就是给老庆王妃拜年,自己总是拉着对方,不是有意的为难吗? 面sè有些谄谄的,苏青秀这会儿可不好再挽留了,只好放人。 苏玲月见苏青岚要走,赶忙就开口了,“爹爹稍等!” “可还有事情?”看着女儿开口了,苏青秀以为苏玲月是求他答应自己的要求,可是没有想到,一向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苏玲月,这一次倒是没有坚持,“爹爹,女儿和弟弟想去看看祖母!” “你们还没有去看的?” “不不,爹爹,我们已经去过了,只是祖母病重,我很担心,所以想再去看看。”看着苏玲月那声情并茂的表演,苏兰芷不得不说,苏玲月的演技已经上升了一个台阶了,如此孝顺的模样,装给谁看呢? 苏兰芷可不以为苏玲月是没有恨着老庆王妃的,毕竟白芯,可不就是老庆王妃下命令让人打死的? 这人怕是心里恨极了老庆王妃,恨不得处之而后快吧?可是如今,却不得不在苏青岚的面前摆出一副孝顺孙女的样子,苏兰芷看着对方,都觉得对方实在是活得太累了。 果然,人遭逢巨变,的确会迅速的成长,如今的苏玲月和苏振华,不就是其中的例子?和她一样的? “也好,那就一起吧!”看了一下苏玲月的神sè,苏青岚的目光有些审视,苏玲月躲在袖口的手紧紧的握住,心下的紧张,面上不敢表现出来,全部都发泄在了手上。 低垂着脑袋,苏玲月自然是知道苏青岚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她年纪毕竟还小,伪装的不是很好,她可不敢直视苏青岚,然后让苏青岚看出了什么了。 所以避开眼神的交流,还有那最直接的视线,是苏玲月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是,爹爹!”感觉到对方的目光终于是移开了,苏玲月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要抽干了一样,有些无力的靠在一旁的苏振华身边,苏振华看着自己姐姐如此隐忍的样子,眼神中迸发着蓬勃的恨意,恨不得将害死他娘的人统统都杀了给陪葬了。 “华儿,我们走吧!”不赞同的用手紧紧的捏了捏苏振华的手,眼神jing告了苏振华,苏振华意识到了什么,很快便收回了自己的情绪了。 苏玲月毕竟年长些,加上女孩子普遍的比男孩子早熟,如今的苏玲月,虽然还小,可是确确实实的是长大了不少了,也懂事了不少了。 就连以前像个小霸王一般的苏振华,也因为母亲突然的离世,变了许多,小小年纪,倒是满腹的仇恨,不似曾经那样的调皮了。 这对姐弟成长的代价,的确是太大了。 …… 一路上,苏玲月都小心的拉着苏振华走在苏青岚几人的后面,低着头,那瘦弱的身子步履从容,面sè上的紧张不曾散去,脸上满是担忧,的确将一个孝顺的孙女的形象演绎的极好了。 来到老庆王妃的屋子,一进去,几人就闻到了满屋子的药味,夹杂着其他难闻的味道,几人都觉得十分的不舒服了。 “窗户怎么都关着?这样子闷着,岂不是会将母妃闷坏了?”这样的味道,他们健康的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病弱的老庆王妃呢? “二老爷,太医吩咐了,老王妃要静养,万万不可开了窗户着凉了,不然到时候染上了风寒,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老庆王妃虽然在恢复,可是经历了那么重的创伤,自然是恢复不到从前了,身子弱了,也得越发的注意,免得病情再一次的恶化了。 “可是这样子闷着,母妃不会不舒服吗?”苏青岚不懂医理,此刻也不好多说,只好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了。 要让他在这个屋子待一刻他都是不耐烦的,自己母妃却得每时每刻的躺在这里,岂不是很难受了? “二老爷,奴婢这也是没办法啊,太医的吩咐,奴婢不敢不从,也不敢拿老王妃的身子冒险啊!”其实他们何尝想闻这味道,这不是没办法吗? “如此,那就好生伺候着,母妃的衣服,勤换洗一下,好让母妃舒服些。”这话苏青岚说的有些尴尬,对方虽然是自己的母亲,可是毕竟自己都是那么大的人了,有些话,他也不好说。 “二老爷放心,奴才刚刚已经给老王妃换过了。”这话的潜意思就是老庆王妃或许是又拉了还是怎么的,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 “那就好,平ri多给母妃擦擦身子,也免得母妃身子难受!”如今虽然是冬天,但是老庆王妃和苏青岚一样的,都爱洁净,苏青岚自然是知道,一直躺着,还每ri排泄在床上,老庆王妃的心里,该是多么憋屈的。 “是,二老爷!” …… 苏青岚又吩咐了几句,这会儿,神智有些清醒的老庆王妃见着苏青岚了,动了动自己的嘴巴,“额,额……” 声音有些急切,可是说了半天苏青岚都没听明白对方要说什么,顿时有些着急了,“母妃,您在说什么?好生说,慢慢说!” “爹爹,您别急,刚才大伯不是说了吗?叶嬷嬷能听懂的,不如让叶嬷嬷说说便可了。”苏兰芷看着老庆王妃那蜡黄的脸sè,几乎都是皮包骨头了,心下觉得格外的解气,看着老庆王妃一脸急切的样子,她倒也是想看看,对方要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