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并不适合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八十九章 并不适合

可是李姨娘终究是错了,她忘了,苏青岚是什么样子的人,忘了一个男人,年纪轻轻就官拜丞相,深得皇帝信任,这样的人,哪里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呢? 以前发生的事情,只是大丈夫不宜管这内宅之事,有失体面,所以他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十年的痛苦让他幡然悔悟,他如今,不会再如此了。 比起名声,他如今觉得,幸福倒是更为重要了。 “老爷……”看着苏青岚依旧冰冷的神sè,李姨娘的心里突然就生出了一种恐惧,有些哆哆嗦嗦的磕头想要求情,甚至用自己腹中的胎儿做保障,奈何苏青岚却是一直都不为所动。 “我再问你一句,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那眼神就好似那地狱里的修罗一样的,看的李姨娘只觉得浑身发抖,拼命的摇头,奈何她眼中的惧意和心虚,还是无法避开苏情侣卡的眼睛。 “你不说也罢,本相明白了。”苏青岚不是傻子,这些年一直都对李姨娘不管不顾的,本来两人见都难得见上一面,可是那一ri李姨娘突然就去了他的书房,而且他突然就那么失去了理智,想来,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局罢了,李姨娘如今的眼神,不是已经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吗?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苏青岚叹了口气,也懒得再多费唇舌了,“影,他们两个,交给你处理,务必做的干净!” “是!” “相爷!”那庶子还待说什么,可是却被影点了哑穴,只能恳请的看着苏青岚,奈何苏青岚已经背转了身去,不再理会了,留下屋中的两个人一脸的恐惧,只感觉死亡,第一次,那么近那么近! 离开了屋子,苏青岚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直到感觉到影已经带着李姨娘和那庶子离开,苏青岚这才叹了口气,回去了刚才和慕容嫣在一起的厢房。 进去的时候,看着慕容嫣静静的坐在那儿,见着自己进来了,脸上有些隐约的担忧,可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看了苏青岚一眼,不想触碰到苏青岚的男xing尊严了。 这种事情,换做任何人都是无法接受的,这点慕容嫣知道,所以心里虽然是担心的,慕容嫣还是选择什么都不问,免得再一次打了苏青岚的面子了。 “嫣儿,你不问问,我都去干了什么吗?”慕容嫣的关心,苏青岚可以感觉得到,可是对方不问,他也清楚是为何,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有些酸涩的厉害了。 “老爷自有要紧的事情要处理,妾身不必多问,老爷想告诉妾身,自然会告诉妾身的。”胳膊发生的事情,因着隔音效果不错,加上慕容嫣不想去窥探苏青岚的,让苏青岚难堪,所以隔壁发生的事情,慕容嫣倒是不是特别的清楚。只是苏青岚去了也有一会儿了,慕容嫣几乎可以猜出,那人就是李姨娘了。 哎,何苦呢这是?当年,没有人逼着她非得进入相府,如今却是这样,这又是何必呢? “嫣儿,李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这件事情,苏青岚知道,在他和慕容嫣之间的关系上可以说是雪上加霜了,如今苏青岚千言万语,就只能说出这一句话,他相信,以慕容嫣的聪慧,慕容嫣会知道前因后果。 “这李姨娘,实在太不该了,为人妻,为人妾,自当遵守本分,老爷打算如何处理?”听到这个消息,慕容嫣的心里说不出的什么滋味,只觉得好像那根刺被拔出了一些,奈何那刺始终都还在心上,疼痛也是依旧存在的。 “她犯了七出,自然是不能留在相府。”而且,为了遮丑,这人也是不能留了,后面的这句话苏青岚没说,因为他知道,慕容嫣是信佛之人,心肠很软,他不想慕容嫣不忍心。 “哎,早知今ri,何必当初呢?只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老爷还是三思而后行才是。”劝解的话,慕容嫣也是不好多说的,毕竟这事情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的确是奇耻大辱了,苏青岚要怎么做都是无可厚非的,只是可惜了。 “我省得的。”有些错误是可以原谅的,可是有些错误是无法原谅的,苏青岚是什么人?他哪里会允许别人的欺骗和设计呢? 如果今ri不是他发现了,那么自己以后,不是就要认了别人的孩子为自己的孩子,一辈子活在痛苦中,那孩子就是一根刺,让他和慕容嫣之间,再一次的不可能了吗? 因着这样的结局,苏青岚就不会放过李姨娘! “希望老爷好生考虑就是。”也是知道李姨娘罪不可赦,慕容嫣也不多说,这个时候,之前的那个小沙弥让人送来了斋菜,语气颇有些道歉了,“让两位施主久等了,今ri香客众多,用膳的也是极多,刚才小僧去厨房的时候,恰恰好做好的菜已经送出去了,是以小僧等了一会儿,实在是抱歉!” “小师傅,无碍的,只是小女,为何还没有过来?”其实这小沙弥不来也好,免得撞破刚才的丑事了。 不过今ri的事情,有着太多的巧合了,苏青岚总觉得有人在背后推动一样的,只是他想不出这人是谁罢了。 希望这人是朋友,如果是敌人,那他就得小心了。 “施主请放心,小僧已经让人去找苏小姐了,这会儿,应该是已经在路上了的。” “有劳小师傅了。” “应该的,两位施主请慢用,有什么需要,可以叫小僧!” “多谢!” …… 此刻的苏兰芷,估摸着时间,也是差不多了,这才准备和云珠一起去找苏青岚他们了,只是看着身边的人,苏兰芷还真的是有些头疼了,“武成王,我要过去和爹爹他们用膳了,告辞!”刚才因着打发时间,所以在后院子里走了起来,却不曾想遇到了这个温润的男子,而且对方竟然一直和自己慢慢的走着,倒是让苏兰芷好不适应。 她终究是不习惯陌生的男子站在自己身侧,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她一直想要避开的男子。 慕容雅喜欢秦之衍的事情,苏兰芷可没有忘记,作为表妹,苏兰芷当然得要和秦之衍保持距离,毕竟那样的亲人,苏兰芷不想失去。 “苏小姐,我很奇怪,为何你总是对我非常的防备,似乎有些避犹不及的样子?”纵然是问着这样的话,秦之衍的脸上依旧是带着笑容,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苏兰芷不得不说,这人的确是个祸害,长得那么俊俏,还每ri挂着这样的笑容,不是存心的让人chun心萌动吗? “武成王多虑了,只是我始终都是女子,男女大防,想来武成王是知道的吧?”记忆中的秦之衍,虽然带着温和的笑容,但是却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为什么,自己三番两次的遇到对方,对方似乎并没有自己预料的样子,反而好像想要和自己亲近? 难道是她的错觉? 还是真的是如此? 如果是这样,那对方是要干什么? “是吗?原来苏小姐是这样想的。”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秦之衍似笑非笑的看苏兰芷,那样的笑容带着一种魔力,让人只感觉自己被人给看穿了一样,苏兰芷觉得有些不舒服,皱了皱眉头,避开了些的距离,“我出来的有些久了,想来爹娘该担心了,武成王再见!” >”这个提议倒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如今这后院人倒是不少的,苏兰芷纵然是戴着面纱,可是那通身的气质却还是引人侧目,如果真的遇到一些不轨之人,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武成王多虑了,云来寺一向来规矩甚严,来此处拜佛的人,想来都是诚心之人,佛门境地,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直接就拒绝了对方的相送,对秦之衍这样极端高贵优秀的男子,苏兰芷自然是能避则避。 此生,她不想活在风口浪尖,因为她要的,只是平淡幸福的生活而已。 “苏小姐,就当做是我在履行责任吧,不曾遇到苏小姐,我尚且不必担心,可是既然遇到了,就那么让苏小姐一个人过去,实在是过意不去。” “武成王,我有云珠陪着,无碍的。相信武成王出来了许久,秦王妃该着急了,武成王还是去找秦王妃的好,也免得秦王妃见不到武成王,担忧了。”不知道为什么,苏兰芷潜意识的就很想拒绝和秦之衍熟悉起来,所以此刻,她是不会轻易的就让步的。 “苏小姐,母妃也在厢房等着我过去用膳,其实不管送不送苏小姐,我都得过去的,既然大家都是一条路,不如一起便是,也好说说话,免得路上无趣了。”这会儿,苏兰芷倒不好说什么了,人家这意思就是顺道送自己了,她总不好让人家改道吧? 哎,早知道,她就不提及秦王妃了。 “走吧,苏小姐!”站在一边优雅的给苏兰芷引路,秦之衍的一派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的顺畅,举止间说不出的高雅清贵之气,那如画般的五官有着柔和的温度,俊逸神采的眸眼皆是动人的旋律,让人看着有种眩晕的感觉,苏兰芷看着这样的秦之衍,此刻倒是真的明白,为何这人是如此多闺中少女的梦中夫婿了。 不管是家世还是人品,还是气度容貌,这样的人,的确有这样的资格,让人心生向往,只是或许这样的人太过完美,完美的连上苍都产生了嫉妒,所以这人前世,才会那么年轻,便陨落了吧?连带着那落阳公主,也幻灭了,从此,秦王和秦王妃的佳话,到成了许多人向往,却又害怕的结局了。 哎…… 因着无法拒绝,苏兰芷倒是干脆就和秦之衍一块走了,路上两人倒是没说几句话,秦之衍也是一个识趣的,知道苏兰芷不待见自己,所以也没有自讨没趣,只是偶尔谈谈周围的风景,说说云来寺的趣事,彼此之间的气氛,倒也是融洽的。 来到厢房处,苏兰芷问了苏青岚所在的位置,便跟秦之衍告辞了,这回秦之衍没说什么,很干脆的就往另一边走去,苏兰芷顿时觉得松了口气,可是她却不知道,在自己转身之后,秦之衍本来背对她的,却转身了,看着苏兰芷那淡雅沉寂的背影,脸上带着探究,最后,都化作了一片浅笑,以至于他来到厢房,脸上的笑容都还是挂着的,落阳公主见了,有些好奇了,“衍儿,可是发现了什么趣事?让你如此开心?” 今ri秦之衍难得愿意陪她这个做娘的出来拜佛,只是秦之衍对这些事情一向来不是很热衷,是以刚才她忙着祈福的时候,秦之衍便寻了理由出来走走了,这会儿看到自家儿子不由自主露出来的喜sè,作为母亲,落阳公主自然是知道,秦之衍定然是很开心才会这样的。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云来寺的风景不错,可惜这会儿是冬ri,到处都铺了白雪,chun暖花开的时候,想来是极美的。”没有说遇到苏兰芷一事,秦之衍自然是知道落阳公主的个xing的,自己一旦表露出了什么,这落阳公主想必明ri就要登门拜访了,甚至更夸张的,有可能先定亲了。 所以,这件事情,得瞒着,如今他对苏兰芷也只是好奇而已,好奇一个小小的姑娘家,却生出许多少年老成的死寂,让他想要去探究。 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如此感兴趣,他可不想让落阳公主误会了什么,到时候弄巧成拙了。 “是吗?”看着自己儿子脸上会心的笑容,落阳公主总觉得不是这么回事。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这秦之衍平ri里就跟那笑面虎一样的,每ri带着那不变的笑容,开心也是笑,不开心也是笑,甚至愤怒都是笑着的,她这个做娘的平ri里都觉得自己的儿子有些太过让人难以摸索了,尤其是秦之衍马上就要弱冠了,可以娶妻生子,偏偏对女子一点兴趣也无,她这个做娘的,哪里能够不担心呢? 儿子年纪也大了,如今连个通房都没有,她实在是担心啊,所以之前感觉到秦之衍似乎对苏家的人有些兴趣,她就留了心思,今ri见到苏兰芷,只觉得那般空谷幽兰的人物,和自己的儿子倒是极配的,是以刚才对苏兰芷就格外的满意了,才会送了那么贵重的礼物。 本来是想试探一下儿子的心意,奈何秦之衍脸上的笑容不增加半分,也不减半分,完全一个样子,看不出喜乐,更看不出对方对苏兰芷有些什么,倒是让落阳公主好生懊恼了。 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才开窍啊?她还等着抱孙子呢! 心里是有些着急了,落阳公主看着秦之衍,很是想从对方脸上看出什么,奈何秦之衍隐藏的很好,老神自在的就拉着落阳公主坐下了,“母妃,今ri您也辛苦了,还是先用膳吧,用完了膳,儿子等会儿陪您逛逛这云来寺的美景,然后我们就一起回去可好?” 很轻易的就岔开了话题,落阳公主看不出什么,也只好掩下自己眼中的失落,应了下来,“就知道你孝顺!” 母子两快乐的用膳,虽然食不言寝不语,可是气氛倒是不错,看得出,这对母子的感情的确是不错,也难怪,前世发生那样的事情,会是一箭三雕的结局。 …… 这厢苏兰芷却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的,自从她一进了厢房,看着苏青岚和慕容嫣坐着,一个闭着眼滚动着手中的佛珠,嘴巴轻轻的蠕动,看得出,慕容嫣是在静心礼佛,而另外一个…… 有些担忧的看着苏青岚,看到自己父亲一脸的萧瑟之气,那眼神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了,苏兰芷心里有些心疼,不过她不后悔自己这样做! 长痛不如短痛,她可不想到时候酿成大错,所以这李姨娘,一定要除,孩子,也一定不能留!不然丢人的,可是他们相府! “爹爹,娘,你们等很久了吗?兰儿之前差点就迷了路了,来迟了,让爹娘久等,还望爹娘恕罪!”轻盈的声音打破了厢房里有些诡异的沉静,苏青岚这会儿回过头来,看着苏兰芷,神sè有些复杂,就连慕容嫣睁开眼睛看着苏兰芷的时候,也是有些怪异的。 “爹爹,娘,你们怎么了?”屋子里的确是很怪,对于始作俑者来说,苏兰芷是早就遇见的情况。 其实这样子比她预料的好多了,苏兰芷还是很能接受的。 “无碍,坐吧,菜快凉了!”屋子里很温暖,炭火很旺,这会儿菜虽然是上了一会儿了,但是都是盖着的,也不冷,苏兰芷赶忙就做了,几人用了膳,也没有继续逗留,想要离开,只是想着遇到的落阳公主,苏青岚这会儿便带着妻女去跟落阳公主说一声了。 询问完毕,知道落阳公主在厢房休息,几人便去了。 “苏相,你来了啊?快坐快坐!” “秦王妃,今ri多谢你们让路,我们就不坐了,天sè不早,我们该离开了,秦王妃,武成王,告辞!”毕竟之前在路上的时候,两家打过照面,苏青岚对结交秦王府是完全没有意见的,这会儿自然是要来联络一下感情,而且两人毕竟是遇见了,要走不说一声,也是不好的。 “苏相怎么那么快就走了?怎么不多坐会儿?衍儿说这里的景致不错,苏相不如和苏夫人还有苏小姐一起和我们赏玩一番?”虽然是看不出秦之衍的心思,但是儿子难得对一个女子有些特别,落阳公主也不会放弃的。 “多谢王妃的美意,只是我们还有些事情,得走了。”如果是没有发生李姨娘的事情,苏青岚或许还会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可是李姨娘的事情让大家都没了兴致,也只好早早的就回去了。 “如此,那我也不勉强了,苏相有时间,带着苏夫人还有苏小姐多来府上做做客,我们两家,这些年还真的是生分了。” “王妃放心,我们会去的!”商场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秦王府可是一府的权贵,深得文帝信任,很值得结交! “好好,苏夫人,我没有女儿,今ri瞧着苏小姐,我可是喜欢的紧,苏夫人不嫌弃的话,就常让苏小姐来陪我说说话可好?”落阳公主此生就得一子,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也知道落阳公主一直都很遗憾没能有一个女儿,所以平时见着乖巧的大家闺秀,也会赏识一番,慕容嫣自然就应了下来。 女儿如果真的得到了落阳公主的喜爱,想必将来,也可以多一份依靠了。 见慕容嫣答应了,落阳公主倒是松了口气,看着苏兰芷便是满面的慈爱,“如此,倒是我的福气了!” “王妃客气了,这是兰儿的福气!” “呵呵,兰儿如此贴心的女孩子,以后有她常常来陪我说说话,我定然很开心,兰儿,可是答应了以后要常去王府看我的?”话语有些嬉笑,落阳公主从小就备受宠爱,所以xing子也比较单纯,虽然都是一个孩子的妈了,平ri里有的时候自己都像是一个孩子一般的,倒是让苏兰芷有些忍俊不禁了,“王妃的美意,兰儿自然不会推辞的!” 这样的一个长辈,没有刻意的摆出架子,亲切和蔼,苏兰芷倒是喜欢,不过…… 眼神扫了一眼秦之衍,苏兰芷倒是不知道,自己真的要不要去秦王府了,不过就算是去,反正也不会真的就经常去的,毕竟她还是相府的女儿呢,大不了以后真的要去的时候,拉着慕容嫣,而且寸步不离就是了。 这样打定了注意,苏兰芷倒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好好好,苏相既然忙着回去,那我也就不留你们了,衍儿,去帮忙送送苏相他们。” “王妃,这怎么使得?”别说这不是秦王府,就是在秦王府,让一个王爷去送他们,也是有些太过了。 “无碍的,这会儿估计路上拥挤,衍儿懂些武功,想来也是可以帮忙的,苏相无须推辞!他是晚辈,替长辈做些事情,是应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落阳公主故意将秦之衍给推了出来,而且秦之衍竟然奇迹的没有反对,倒是让落阳公主好些差异,看着苏兰芷的目光,更加的和煦了,弄得苏兰芷只觉得恨不得挖个地洞将自己埋了才好,免得感觉自己总感觉心里毛毛的。 “如此,那就有劳武成王了!”今ri的落阳公主,实在是太过热情了,弄得苏青岚虽然想结交,可是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了。 几人告辞了落阳公主,便离开了,一路上苏青岚看着秦之衍,是越看越觉得少年奇才了。 这样的人,含着金钥匙出生,自身有如此长进,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好男子,如果是以前,他倒是希望给自己心爱的女儿找一个这样的夫婿,可是现在,他知道,倒是不大可能了。 他的兰儿,平安快乐就好,秦之衍纵然千般好万般好,秦王和秦王妃夫妻情深,但是秦王府毕竟有那么一个上官侧妃,还是一个身份尊贵的女子,育有一子一女,儿子被封为了世子,女儿被封为了郡主,这样的局势,其实并没有外面想的那么好的。 苏青岚做到宰相这个位置,当然知道,秦王府如今虽然表面看起来是一派和睦,风平浪静的,这些年落阳公主和上官侧妃相处的也很好,二女共侍一夫,也是一段佳话,但是,如果真心相爱的人,哪里容得下另外一个人的存在呢? 别人或许不会深深体会,但是苏青岚和慕容嫣经历了那么多,他自然是知道的,落阳公主和秦王感情越好,那么上官侧妃这根刺就会扎得越深,到时候会是怎样的结局,他都无法预料,但是他可以想见,定然是大家都不会想要看到的罢了。 所以,虽然在大家看来,秦之衍都是如何如何的优秀,可是苏青岚却始终都觉得,这样的男子,不适合自己少年早熟的女儿了。 苏兰芷经历了太多了,导致小小年纪,倒是非常的成熟稳重,苏青岚自然不忍心嫡女将来在婚事上,受苦了。 …… 一路上,苏青岚心里转了好几转,面对秦之衍偶尔的健谈,苏青岚知道,对方学识渊博,说话非常的有见地,对对方越发的欣赏,也只觉得非常的可惜了。 “武成王,就到这里吧,你还是回去,免得秦王妃久等了才是。”早就让人将马车驶过来了,几人就要走了,苏青岚自然不好让对方再送了。 “如此,那就暂且别过,苏相,苏夫人,还有苏小姐,告辞!”做了一个揖,彼此便分开了,秦之衍前一秒才走,后一秒,苏兰芷就又听到了那十分不想听到的声音了,“兰姐姐,等等!” 本来就要离开了,偏偏被这句话堵得没办法离开,苏兰芷听着那声音,眉头轻不可见的皱了皱,心下有些不喜,却也不得不笑着掀开了车帘,“薛妹妹,可是有何事?” “兰姐姐,你怎么走了都没有跟我说一声呢?你都不知道,刚才我一直想跟兰姐姐好好说说话,可是都找不到兰姐姐,让我好不懊恼。如今听着兰姐姐要离开了,我这才追了上来,兰姐姐,你是恼了我吗?怎么好像今ri对我不是特别的亲切?”话语里有些责怪苏兰芷不够朋友了,对方如此够朋友的去寻找,可是苏兰芷却好像忘了那么一个人的,薛灵芸当着苏青岚和慕容嫣的面那么说,顿时让苏青岚觉得自己的女儿有些欠考虑了,不过此刻,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苏兰芷,想知道自己的女儿会如何应对。 “薛妹妹这是说的什么话呢?不是我不想去寻你,而且刚才我去寻你,知道你和你母亲在忙着,所以不好打扰,正巧我们见着天sè晚了,想要回去,也来不及跟你打招呼,本来是想回去让人跟你赔罪的,如今薛妹妹追来了,那姐姐我就当面跟你赔罪了!”字句用的十分的合理,让薛灵芸憋着一张脸,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是吗?你真的去寻了我?”看着苏兰芷一副认真的样子,薛灵芸和苏兰芷相识多年,自然是知道苏兰芷这人老实木讷,最不会撒谎了的,此刻倒是信了半分。 “那是自然,不信你可以问我的婢女云珠!”正准备让云珠作证,薛灵芸这会儿可不想让苏青岚觉得自己是斤斤计较的人,为了这点小事就不信任苏兰芷了,赶忙就摇了摇头,“不必了,兰姐姐,我知道,你定然是寻了我的。不过也怪我自己事情太多了,没来得及和姐姐好好说说话,改ri我再去姐姐府上跟姐姐好好说说话就是。” 本来是想当着苏青岚的面让苏青岚觉得苏兰芷怠慢自己这个朋友的,用对方的无礼,衬托自己的有礼,更加获得苏青岚的好感,也方便以后行事。 可是没有想到苏兰芷短短几句话就揭过去了,薛灵芸心下气愤,看着苏兰芷那一脸无辜的样子,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存心的,却也只能改变了策略了,“对了,姐姐,妹妹刚才跪在佛祖面前,替姐姐求了平安符,希望姐姐来年平平安安的,无病无灾。”将一个小小的符递给了苏兰芷,苏兰芷见了,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薛妹妹,这怎么使得呢?” 瞧瞧,人家多懂事啊,多替自己着想啊,这样的演技,不去做那戏子,可是都可惜了。 “怎么就不使得了?姐姐的身子不好,妹妹一直忧心,今ri特意跟主持方丈说了,方丈便说让我诚心为姐姐祈福,这样姐姐的身子,定然会越发的好的。姐姐,妹妹刚才一直找不到你,就是担心着符没有第一时间送给你了,如今赶上了,倒是正正好的!”说话间,有些放松,脸sè有些晕红,呼吸有些急促,看得出,薛灵芸刚才的确是追过来的。 一个大家闺秀,自幼熟读诗书,高贵典雅,还是大苍的第一才女,这样的人,如此不顾自己的形象,追赶过来,的确是让人觉得几分心暖的。 “妹妹这样,倒是让我不知道怎么受了,这个礼太大了,妹妹实在是辛苦!”人家特意给自己跪求的的平安符,还是当着自己父母的面,还真的让自己的父母知道他们多么的姐妹情深啊! 不得不说,这薛灵芸的确很会来事! 只是这平安符,是平安符吗? 苏兰芷表示严重的怀疑之中。 “姐姐切莫推辞了,只要姐姐好了,我也能放心些。这样来年,我倒是可以经常和姐姐一起出去踏青了。”面sè有些向往,薛灵芸很好的在苏青岚和慕容嫣的面前诠释了一场姐妹情深,苏兰芷将对方的神sè看在眼里,不得不佩服这人的演技的越发的jing进了,知道自己如果再不接受,对方会说出更多恶心的话,只好接受了,“如此,那就多谢妹妹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姐姐可是我最好的姐姐了。这个符方丈说说极其灵验的,姐姐可得随身佩戴才是!相信假以时ri,姐姐的身子会越来越好的。” “会的!”将那符拿着,苏兰芷眼角有些讽刺。 呵,平安符,不是催命符吧? 还让她随身携带,是嫌她的命太长了吗? 心下的情绪,苏兰芷倒是没有表现出来的,薛灵芸看着苏兰芷接了,脸上挺高兴的,“那苏伯父,苏伯母,还有姐姐,你们先走吧,改ri我再来看你们!” “好!” “薛小姐,你有心了,兰儿有你这样的朋友,是她的福气!” “苏伯父,有这样的好姐姐,也是芸儿的福气!”脸上有些羞涩和开心,薛灵芸这样子,还真的是娇羞可爱了。 “薛小姐,谢谢了,这些年多谢你陪着兰儿,有空常来相府坐坐,和兰儿好好说说话!” “苏伯母,我会的!” 看着自己的父母都对薛灵芸越发的和颜悦sè了,苏兰芷自然也不落下的,笑了笑,那笑容说不出的亲切和信任了,“薛妹妹你放心,这平安符我会一直贴身戴着的,妹妹的好,我一直都记着,不会忘的!”的确,她会一笔一笔的记着彼此的帐和仇恨,到时候,一笔一笔的让对方偿还! “兰姐姐,这话严重了!”见苏兰芷对自己流露出了曾经那无比的信任,薛灵芸总算是知道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笑了笑,神情越发的动人了,“兰姐姐如果好了,我便开心了。” “呵呵,我果然有个好妹妹!”这话,也不知道是正话还是反话,不过薛灵芸倒是当成是正话来听了,“我不打扰姐姐们的行程了,告辞!” 薛灵芸也识趣,不好一直和苏兰芷说话,免得让人觉得她不懂礼数,这会儿让开了路,看着苏青岚几人和颜悦sè的笑颜,薛灵芸只觉得越发的得意了。 苏兰芷,你终究还不是被我掌控在手中,你以为,你逃得过吗? 想着刚才自己远远的看到的一幕,薛灵芸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安了。 怎么武成王和苏家走了那么近了? 这可如何是好? 不行,我得赶紧的告诉他去! 下定了决心,薛灵芸很快就回去寺庙了,心下也在盘算着这回事情,有些担忧的样子。 …… “兰儿,你和薛小姐最近是不是有了什么矛盾?”苏青岚不愧是在官场上混迹多年的人,刚才薛灵芸和苏兰芷的话语中,虽然彼此都掩饰的很好,但是苏青岚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大对劲。 以前女儿和薛小姐相处,似乎不是这样的。 可是具体的又说不上来,苏青岚毕竟是男子,对薛灵芸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自然不会有太多的顾虑和猜测,哪里会想到薛灵芸小小年纪,却是蛇蝎心肠呢? 毕竟很少见过薛灵芸,苏青岚只是知道薛灵芸和苏兰芷很要好,至于其他的,他倒是不是很清楚了。只是直觉和敏感让他有些疑心,所以有此一问。 可是苏兰芷会告诉他吗? “爹爹,您说什么呢?我和薛妹妹一直都是很好的啊!” “是吗?”毕竟有了年纪的代沟,苏青岚这辈子对女人的了解也不多,虽然觉得怪异,可是又说不上来,此刻看苏兰芷一副坦率的样子,倒也不问了,只是慕容嫣听着父女之前的对话,看着苏兰芷,也觉得有些不对劲的。 那位薛小姐,真的是兰儿的好友吗?可是为何刚才对方说话,却总是让人觉得兰儿做的很不对? 是她想太多了吗? 不过童言无忌,想来那薛小姐是辅国公家的小姐,书香门第,自幼熟读诗书,非常的懂礼,辅国公府家教甚严,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品行不端才是。 这样想着,慕容嫣倒是放下了心,不去多想了。 夫妻两一样的对薛灵芸一个孩子没有太多的探究,毕竟他们和辅国公府还算交好,苏兰芷伙伴又少,薛灵芸这些年能陪着苏兰芷,让苏兰芷有了朋友,夫妻两倒是感激的。 是以两个大人怎么都不会想到,一个孩子,出身名门,竟然有如此歹毒的心思罢了。 苏兰芷将自己父母的眼神看在眼里,知道两人对薛灵芸是有些疑虑的,只是碍于这些年薛灵芸对自己的善意,苏青岚和慕容嫣倒是没有往那方面想罢了,这会儿苏兰芷不得不承认,这薛灵芸的确很会糊弄人。 看在自己手上的平安符,苏兰芷此刻只觉得好像一个烫手山芋一样的,明知道这是毒药,还得接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薛灵芸又是用什么招待她了。 …… 一路上,三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提及李姨娘,回到府内,众人看着李姨娘和那米花都没有回来,心下怀疑,可是看着自家主子的神sè,谁敢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