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上门道歉?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七十七章 上门道歉?

且不说慕容宵今ri带着那颗好奇宝宝的心回去了靖北侯府,一路上都在想着秦之衍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了,怎么和平ri里完全判若两人了。心下有些担心和不安,慕容宵总觉得秦之衍今ri,好像是有什么目的似的,可是他又看不出来什么,只好郁闷的回去了。 不过秦之衍心情倒是不错的,一路上都在把玩着苏兰芷挑选的礼物,心下赞叹苏兰芷的眼光不错,看了一路,心里想着几次见到苏兰芷的情景,想到那双和同龄的女子不一样的眼神,好似古井一般的,就是他,似乎也看不透彻,不得不说,他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如此感兴趣了。 回到了秦王府,秦之衍下了马车直接就往秦王妃那里去了,一路上下人们纷纷行礼,秦之衍倒是好心情的笑了笑,弄得秦王府的下人们倒是有些诧异了。 “小王爷今ri是如何了?怎么心情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往ri里秦之衍虽然也是笑着,但是大家可以感觉到他的疏离,可是今ri,秦之衍看起来,心情好像真的是不错的样子。 “是啊,小王爷今ri一回来就是笑着的,也不知道今ri是有什么喜事了。”难得看到秦之衍如此真切的笑容,大伙儿看得都痴呆了。 “哎,小王爷可真的是俊啊,以前虽然笑着,让人觉得难以靠近,可是今ri那么笑着,倒是让人三魂都去了一半了。” “呵呵,瞧你啊,口水都掉出来了,可别让人笑话了去了,你要知道,小王爷平ri可是最恨别人盯着他看的,你这样,小心被人年撵出府去了。” “哎,好了啦,我们做事情去吧!” “走走,不说了,不然主子们生气了,受苦的可是我们!” …… 对于下人们这些议论,秦之衍自然是不知道的,一来到秦王妃的院落,秦之衍笑嘻嘻的就进去了,落阳公主身边的贴身婢女落月见着秦之衍来了,笑了笑,“小王爷可是回来了,王妃念叨了许久了,小王爷,奴婢这就去告诉王妃说您回来了。” “不必了,我自己去见母妃就是!”制止了落月进去禀告,秦之衍笑嘻嘻的就进去了,一进去就看到落阳公主在做针线,那碧玉般的肌肤洁白无瑕,眉如远黛,眼若星辰,鼻子小巧高挺,那唇瓣透着粉sè,脸是典型的巴掌脸。很典型的古典美女,眉目间浑然天成的高贵气质,端正的坐在那里,不怒而威,却带着慈爱,这样的气质,是让人无法学会和模拟的,虽然人是到了中年,可是保养得极好,就好像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女一般的,简直美到了极致了。 “儿子见过母妃!”看着落阳公主在绣针线,秦之衍行了礼,落阳公主赶忙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看着秦之衍,一脸的慈爱,“你可是回来了,用过晚膳了吗?” “母妃,儿子说好了要回来和母妃一起用膳的,哪里就会自己吃了?”和落阳公主说话的时候,秦之衍眉目间自然带着笑意,眼中也多了点点的暖sè,看得出,这对母子的感情倒是不错的。 “嗯,这还差不多,只是怎生回来的晚了?我可是等了你许久的。”语气有些责怪,只是落阳公主的脸上带着笑容,倒是没有多少责怪的意思了。 “今ri儿子和宵弟出去了,吃了会饭,说了会子话,而且还遇到了苏夫人,所以回得迟了些。”对落阳公主,秦之衍倒也没有隐瞒,将自己一天的行程大致的说了,落阳公主却觉察出了点点的不一样来了。 “苏夫人?哪家的苏夫人?”自己的儿子,落阳公主自然是了解的,秦之衍虽然看起来很好相处,但是为人的防心很重,平ri里也只对她这个母妃和秦王亲密些,其他的人,倒是很少让秦之衍放下心房的。 “就是苏相的妻子,苏夫人。” “哦,这样啊。那你们可是做了什么?怎么回来的如此晚了?”看着儿子的神sè,虽然和平ri无异,但是看起来似乎有些开心,落阳公主倒是好奇了,秦之衍是遇到了谁,会那么开心。 “母妃,年关将近了,儿子想起没有送母妃什么礼物,倒是让苏夫人和苏小姐帮着儿子挑选了些礼物,母妃看看喜欢吗?”说话间便从怀里拿出了一个jing致的礼盒,落阳公主笑着打开了那礼盒,看到里面的如意簪子,做工非常的jing细,虽然比起宫中来的,还是有些差距,但这是儿子给的,落阳公主自然欢喜。 “很不错,这是苏夫人帮你选的?你怎么好意思麻烦别人呢?”慕容嫣毕竟是长辈了,落阳公主倒是觉得秦之衍这么做,有些不符礼数了。 “母妃,今ri凑巧苏夫人也需要置办这些,儿子便想着让苏夫人做个参考,也免得儿子买的,母妃不喜欢了。”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秦之衍避开了落阳公主前面的问题,对这个簪子是谁选的,秦之衍倒是一句话都没说的。 “你这傻孩子,只要想是你选的,母妃自然欢喜。” “那母妃是喜欢了?” “那是自然,这个做工很jing致,寓意也好,我自然是喜欢的。” “那儿子给母妃戴上可好?” “嗯!”由着秦之衍给自己戴上了,落阳公主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衍儿果然是长大了,都知道疼母妃了,母妃真的很高兴。” “母妃可千万别这么说,以后儿子遇到好的,还会给母妃捎回来的。” “嗯,知道你孝顺!” “我瞧着母妃戴着这个,马上就光彩照人了,等会儿父王看到了,定然欢喜!” “你呀!”听儿子那么说,落阳公主脸上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正巧这话落在了走到门口的秦王面前,秦王倒是笑了笑,“你们在说我什么坏话呢?” 那声音充满了磁xing,很是浑厚,随着那声线的靠近,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紫衣男子,男子虽然是文帝一母同胞的兄弟,但是两人的气质,却是不一样的。秦王的皮肤有些偏黑,大概是常年驻扎军队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英气迷人,五官就如那雕刻般的一样深邃立体,面目褪去了青涩,有着中年男子的成熟魅力,比起文帝的文质彬彬,这秦王身上,倒是多了一份英气,笑容很温柔,比起一旁魁梧的将军,这秦王倒是多了一份儒雅,倒比较像是儒将了。 “王爷,你回来了怎么都不说一声呢?”看着自己的丈夫回来了,落阳公主的脸上划过点点的爱意,那么温柔的神sè,倒是让人看着,便觉得心旷神怡了。 “我听说衍儿在,便不通报了,正好可以知道,你们趁我不在的时候,在说些什么了。”秦王倒是一个爽朗的,话语满是豪气,是个很有正气的英雄男儿。 “父王,您说什么呢?”没想到秦王如此打趣他们,秦之衍这会儿,有些无奈了。 “呵呵,还说呢,如果我不偷偷的进来,怎么就知道你瞧瞧的给了你母妃礼物,却没有给我的了?”脸上有些吃味了,秦王那刚毅的脸上有这样的表情,倒是看得落阳公主十分的无奈了,“王爷,你怎么连这个醋都吃?”秦王和落阳公主的感情倒是很好的,说话间满是亲昵和自在,看着就让人觉得舒服了。 “落儿,话可不能这么说,衍儿这孩子平ri就偏心,如今再偏下去,我这个做父王的,不是都没有地位了吗?”说得倒是很介意的样子,秦之衍看着自己的父王如此,脸上划过点点的无奈,这才将怀里的另外一个盒子拿出来了,“父王,儿子送给了母妃,自然是会送给您的,瞧瞧,喜欢吗?” “哦,还真的有我的?”本来只是玩笑话,没想到还真的有自己的,秦王赶忙接了过去打开了,“恩恩,不错,衍儿,眼光越发的好了。” “王爷,这你就错了,这可不是衍儿选的,衍儿今ri是遇见了苏相的夫人,让她帮忙着选的。”刚才秦之衍没有否认,落阳公主只以为这礼物都是慕容嫣选的了,这会儿,倒是提及了此事,秦王听了,眼中划过什么,倒是有些诧异了,“哦?是吗?衍儿,可真的是如此?” “是的,父王,苏夫人今ri帮儿子选礼物,只是不知道,父王可是喜欢?”没有肯定的回答,只是用了另外一种方式,秦之衍也知道自己的父母担心自己的终身大事,眼看着他就要弱冠了,想来也是要cāo持了,他也不想自己父母想太多了。 “王爷,你这如意玉佩,倒是和我的簪子一对呢,我瞧着挺好的。”落阳公主这会儿看着秦王手中的玉佩,想起自己头上的簪子,便知道了秦之衍的用心,心下划过点点的甜蜜,秦王见了,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玉佩,再看了看落阳公主头上的簪子,爽朗的笑了,“哈哈,衍儿果然是好心思,不过这苏夫人也是妙人了,衍儿今ri麻烦了人家,改ri还是得去感谢一番才是!” “父王放心,儿子省得的!”正愁没有机会去相府,如今秦之衍这一出,倒是让自己有了机会,秦之衍心下格外的欢喜,脸上倒是依旧浅笑着,让一脸好奇的秦王和落阳公主倒是没有看出什么,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有些淡淡的失落,不过最后,两人倒也没在意了。 …… “王爷可是饿了?不如我让人摆饭吧?”眼瞅着晚膳的时间到了,落阳公主看着一家人难得相聚,便有次提议,秦王自然应允了,“嗯,你不说,我还不觉得,如今,倒还真的是饿了,着人摆饭就是!” “是,王爷!”吩咐落月让人摆饭,几人正准备去坐下吃饭,这会儿,上官侧妃身边的老嬷嬷却急匆匆的来了。 几人看着这个突然来的人,面sè都有些不好,就连秦之衍平ri里虽然是笑着的,那笑容也冷了几分,秦王看着这个不速之客,脸上也有些不悦了,“王嬷嬷,何事?” “王爷,侧妃娘娘说准备了晚膳,和世子一起,请您过去用膳!”王嬷嬷瞧着摆了一桌子的菜,知道秦王今ri回来,大家都是欢喜的,所以都备了饭,就是想和秦王亲近亲近了。 “你回去说我在公主这里用了便是,明ri再去她那里罢了。”今ri一家人好生吃饭,高高兴兴的,如今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别说是落阳公主了,就是秦王,心里也是不悦的。 “侧妃娘娘说她准备了王爷最喜欢的梅花酒,如今正用雪水煮了等着王爷,世子也在等着呢,还有大小姐也在。”搬出侧妃一屋子的人,王嬷嬷就是希望秦王看在孩子的面上,过去用膳,只是秦王的心是在落阳公主这里的,哪里就愿意去了? “明ri吧,你让他们自己吃就是,明ri我再去看他们!”秦王平ri也忙,手握重兵,自然有许多时间都是在部队的,不过好在驻军的地方不远,秦王倒是可以每ri回来的,就是在家用膳的时候比较少了,应酬比较多,尤其是如今年关将近,秦王已经有好几ri没在家里吃饭了,所以这会儿好不容易回来了,大家当然是想争着抢着让秦王去自己屋子了。 “王爷,侧妃娘娘这几ri胸口疼又犯了,今ri也是忍着疼亲自给王爷做的饭菜,就希望王爷可以吃得开心,王爷不去,侧妃娘娘会伤心的。”见秦王不为所动,那嬷嬷倒是再三的劝说,不得不说这一招倒是很有用,秦王想着上官侧妃那胸口疼是因为他犯上的,心里倒是有些愧疚了,这会儿看着落阳公主,眼中满是歉意了。 “王爷,上官侧妃既然胸口疼,王爷就去看看就是,王爷下一次,再来这里用膳便罢。”刚才的喜悦,如今,倒是都烟消云散了,落阳公主和秦王之间的感情虽然是好的,可是偏偏就插入了一个上官无忧,两人虽然相爱,可是因为那么个人,彼此之间,倒是有许多的障碍了。 “落儿……”看着落阳公主脸上的笑容淡了,秦王心里满是愧疚,最后,下了决心,看着那王嬷嬷,“嬷嬷去回了上官侧妃,说我一会儿再去看她,你让她好生歇着就是,可别伤了身子了。” “王爷,这……”没有想到今ri秦王不为所动,那嬷嬷心下非常不满的扫了一眼落阳公主,非常的不甘心了。 “你且去回了话便是,上官侧妃也累了,让她好生休息,我一会儿去看她!”许是下了决心,秦王此刻,倒是不再为止所动,那王嬷嬷见秦王不肯去,也知道自己再说,只会惹人嫌忌,最后,只好带着不甘,离开了,“王爷,老奴知道了,老奴这就去回复侧妃娘娘,让侧妃娘娘好生歇着,免得胸口更疼了。”将胸口疼这几个字,咬得格外的重,王嬷嬷就是想让秦王愧疚,秦王心里虽然有些愧疚,但是看着自己的爱妻和爱子,秦王最终,还是没有动摇了。 那王嬷嬷走了,落阳公主看着秦王,心里虽然是欢喜的,只是脸上,倒是有些担忧了,“王爷,你不去,真的好吗?万一她病又犯了,那就糟糕了。” 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过,落阳公主现在虽然开心秦王选择留在了自己这里,可是却也担心,上官无忧真的有事情了。 如果真的有事情,那她,真的会愧疚的,这样的事情,以前又不是没有出现过? “这些年也调养的可以了,好的药材都去给了她,想来是无事的,我们用膳边罢!”心里虽然担心,但是秦王也知道,自己难得回来,今ri秦之衍又在,秦王不想让落阳公主和秦之衍不开心了。 “也罢,我们先用膳吧,王爷用完了膳,再去看她便是!”压下心里的担心,几人倒是开开心心的吃饭了,可是吃到了一半,那王嬷嬷急匆匆的又来了,“王爷,王爷,不好了,侧妃娘娘她吐血了,一直叫着王爷,王爷,您快去看看吧!” “这……”没有想到,自己不去,还真的是惹出这样的事情,秦王看着落阳公主,本来是想陪着对方好生用膳的,却不曾想,却出了这样的事情,落阳公主看着对方那愧疚的眼神,压下心里的苦涩,让自己看起来不在意的样子,大方的说道,“上官侧妃的伤是因为王爷,王爷去看看,也是应该的,不然我们也不好跟郑国公交代了。” “那你们先吃,我一会儿就回来!” “王爷去吧,我们等你就是!”看着自己的心爱的男子那么火急火燎的就去了,落阳公主的眼中划过点点的黯然,秦之衍见了,那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握住,看着落阳公主,倒是十分的心疼了,“母妃这是何苦?你这样子将父王推出去,母妃的心里,岂不是更加的难过吗?” 如果落阳公主坚持不放秦王走,秦之衍相信,以秦王对落阳公主的在意,秦王是不会离开的。 “衍儿,这是我欠她的,也是你父王欠她的,衍儿别说了。”虽然心疼,可是落阳公主能怎么办呢? “可是她这些年得到了这许多,母妃你得到了什么呢?母妃,你这样子,让自己那么痛苦,我真的很为您不值!”秦之衍从小就看的清楚,那上官侧妃表面虽然和落阳公主很好,可是每一次,秦王只要留在落阳公主这里,那上官侧妃总是会整出这幺蛾子。就好比今ri这样,难道就因为他们欠了她,就要一辈子这样让自己受委屈吗? “衍儿,不许说这些,你别忘了,如果没有她,你和我当年或许就不在了,为了你,她失去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为了你父王,她犯上了心疾,我们亏欠她的良多,她想要的,只是你父王的宠爱而已,你父王的心终究是在我身上的,对她,我们都有愧疚,能弥补一些,就是一些吧!”想起前尘往事,落阳公主的眼中划过点点的黯然,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和别人一起分享自己的丈夫,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 “母妃……”看着自己的母妃,秦之衍知道,落阳公主身为南诏皇帝一母同胞的妹妹,从小就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南诏皇帝就她这么一个妹妹,自然是很宠爱的,落阳公主又是那种豪爽的女子,所以心思难免有些单纯了。 看着自己的母妃忍着痛还要让秦王去看那上官侧妃,秦之衍心疼极了,可是他知道,他和自己的母妃,还有父王都欠了那人的命,他们也只能这样委曲求全了。 只是,这样一直下去,真的就是好的吗? 秦之衍想起这种种的事情,为什么,总是有些不安呢? …… 秦王府的事情,苏兰芷和慕容嫣自然是不知道的,两人慢吞吞的回去了,刚到相府,就有人出来迎接了,苏兰芷和慕容嫣瞧着相府的下人脸sè都不对,不由得有些诧异了,“chun暖,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怎么他们出去一趟,这相府里,倒是有种各个如履薄冰的感觉了? “小姐,老王妃今ri来了相府了。”chun暖说这话的时候,看着慕容嫣和苏兰芷的眼神,满是担忧了。 这老庆王妃不喜慕容嫣和苏兰芷,在相府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今ri老王妃大张旗鼓的来了相府,慕容嫣和苏兰芷又不在,chun暖真的担心老庆王妃会为难两人了。 “chun暖,母妃来了?”听到这个消息,不管是苏兰芷,还是慕容嫣,都是诧异了,两人可是没有忘记上一次老庆王妃寿辰的时候,他们是怎么离开的,怎么这老庆王妃就来了?难道就不怕他们不给对方面子嘛? “是的,夫人,老王妃如今正在上房呢,老爷已经在那里了,老爷交代了,让夫人和小姐回了府收拾一下就去见老王妃。”chun暖的神sè也满是颜sè的,苏兰芷看了,倒是有些担心了,“chun暖,今ri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且说说?”上一次苏青岚生了那么大的气,这老庆王妃今ri厚着脸皮来了,苏青岚难道就忘了那事情了吗?怎么还让他们去见对方? 虽然知道这是礼仪,可是苏兰芷还是觉察到了不对劲了。而且心里,也格外的不安了。 “小姐,夫人,今ri你们前脚刚走,老王妃就来了,在门口迎着风雪就站着了,让人回了老爷,老爷本来是不想见的,着人送老王妃回庆王府去。可是老王妃一直站在门口,说是来请求老爷的原谅的,说是老爷不原谅她,她就不走,就一直站在门口,直到老爷原谅了她为止。老王妃毕竟是老爷的亲生母亲,老爷也做不到如此的决绝,加上老王妃一直在门口站着,被人看去了不好,老爷最后无法,只好让人去迎了老王妃进来了,也免得让老王妃一直站在门口,病着了就不好了。可是老王妃还是不肯进来,说老爷如果不原谅她,她就不离开,也不进来。最后,还是老爷扛不住了,主动的出来迎接老王妃,老王妃又是哭又是悔的,说得满脸的泪水,还说起了已故的老王爷,说如何如何的她一个寡妇拉扯老爷和大老爷,如何如何的辛苦,如何如何的为了老爷好,还说起了白姨娘的事情,说是替老爷做主出气了,得罪了元武侯什么的。还说了老王妃最近的身子,老爷看着老王妃那瘦了一大圈的样子,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而且气sè差极了,脸sè都是惨白的,老爷最后只好松了口,亲自迎了老王妃进来了。后来老爷还让府医来给老王妃看身子,府医说老王妃有轻微的中风,受不得刺激了,身子刚刚好了些,不可以劳累了,免得瘫痪,老爷又去叫了太医来给老王妃看身子,太医也是这样说的,老爷这才张罗着给老王妃开药熬药。如今两人正在屋子里面坐着呢,夫人,小姐,你们等会儿去请安,可得小心些才是啊!” 将老王妃的事情详细的说了,慕容嫣和苏兰芷顿时都诧异了,没有想到,老庆王妃这一次竟然使出了苦肉计,而且还是如此真实的苦肉计,实打实的轻微的中风,这苏青岚素来孝顺,看着老庆王妃如此了,哪里还会再刺激老庆王妃了? 两人交换了眼神,心下都知道老庆王妃今ri过来,就是存了心的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了。 “娘,我们赶紧的去看看祖母吧,祖母来了多时,我们还不去拜见,想来祖母会不喜的!”知道老庆王妃最喜欢的就是挑他们的刺了,苏兰芷和慕容嫣做什么,老庆王妃都是不满的,苏兰芷在这个档口,自然是不想老庆王妃再挑他们的刺了,免得到时候,弄得太僵了。 如今这老庆王妃可是占了优势了,不可动气,不可劳累,他们谁不得像供佛一样的供着了? “兰儿说得对,我们换件衣服就去吧,chun暖,你去让张嬷嬷让人将我们置办的年货都收好,小心些,知道吗?” “夫人放心,奴婢省得的!” “嗯,兰儿,我们快些吧!” “好的,娘!”谁都没有想到,他们就出去了一趟,府里就跟变了天一样的,苏兰芷和慕容嫣很快就收拾好,便去拜见老庆王妃了。 本来以为老庆王妃一见了他们就会挑刺的,毕竟让长辈等他们,也是不孝了,可是没有想到,今次老庆王妃竟然什么都没说,只是慈爱的看着他们,甚至在他们行礼的时候,都不让他们行礼了。 “可是嫣儿和兰儿回来了?听青岚说你们今ri出去置办年货了?置办的如何了?可是累着了?来,先喝口热茶,暖暖身子,瞧你们,风尘仆仆的,倒是带了一身的寒气了。”话虽然是慈爱的,但是说起一身的寒气,就让人不由得想起老庆王妃的身子,可是受不得寒气的,苏兰芷赶忙就应了,免得苏青岚误会什么,“祖母,兰儿和娘亲听说祖母来了,眼巴巴的赶来看祖母,倒是忘记祖母身子不好了,兰儿这就去和娘亲暖暖身子再过来,如今可是不敢靠近祖母了!” 说话间,两人倒是很自觉地离得老庆王妃有些距离了,老庆王妃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拆自己的台,脸上有些不悦,可是想起了什么,老庆王妃赶忙压下眼中的不悦,换上了一副慈爱的样子,“兰儿,这是说什么呢?今ri我特意来看你们,你们匆忙的来见我,我可是很高兴的。来来来,让祖母好好看看,你可是长高了?” 笑嘻嘻的叫苏兰芷过去,苏兰芷看着对方那慈爱的样子,脑海里想起老庆王妃以前那厌恶的神sè,倒是后退了几步,“祖母,兰儿身上寒气太重,祖母身子不好,兰儿还是不要过去了,免得祖母伤了身子,倒是兰儿的罪过了。”心里倒是很小心的,苏兰芷可不想自己背上一个谋害老庆王妃的罪名,老庆王妃见苏兰芷那么小心,自己的如意算盘倒是打错了,心下不喜,脸上,却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瞧这孩子说的,倒是和我生分了,青岚,看来,我之前的事情,还是让这孩子介意了。” 这话倒是说得苏兰芷有些小心眼了,这个年代长幼有序,老庆王妃作为长辈,纵然有些做错的地方,你晚辈的斤斤计较的,可是会被人说道的,苏青岚没有想到苏兰芷这样,看着苏兰芷,倒是有些担心了,“母妃多虑了,兰儿是担心母妃的身子,所以才不靠近母妃的,母妃不要担心了。” “呵呵,我还以为这孩子还在怪我呢,之前是我不好了,兰儿,你不怪祖母的吧?”眼神有些受伤,老庆王妃倒是没有想到苏青岚会那么维护苏兰芷,心下更是嫉妒,脸上却越发的慈爱了。 “祖母,兰儿不敢!”说是不敢,可是没说不会,苏兰芷说话故意有漏洞,毕竟老庆王妃,她可是知道对方对自己是不怀好心的,她怎么会放松jing惕呢? “呵呵,兰儿不怪罪就好,祖母今ri特意来给你赔罪来了,来,兰儿,这是祖母给你的玉佩,我瞧着挺适合你的,你戴戴看吧!”笑嘻嘻的就拿出一个翠绿sè的玉佩,那sè泽是极好的,一看就是jing品了。 只是苏兰芷怎么会接呢? 让一个长辈给自己赔罪,这要是被被人知道了,那她岂不是不孝了? 赶忙诚惶诚恐的退了几步,苏兰芷面sè有些焦急了,“祖母严重了,祖母以前是教兰儿,兰儿不敢让祖母赔罪!”一个长辈被晚辈赔罪,这像话吗? 如果她真的是收了,不说别人了,怕是苏青岚,心里都会觉得越发的对老庆王妃愧疚,觉得自己不懂事吧? 苏兰芷可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典型的孝子的,她可不会冒险,就那么钻进了老庆王妃的圈套了。 “兰儿,你这是不肯原谅祖母吗?”看着苏兰芷的眼神有些受伤,老庆王妃这样子的确将自己摆得很低了,如果苏兰芷还不识趣,那真的是以小欺大了。 “祖母,兰儿不敢!”眼神满是慌乱,苏兰芷这样的神情落在苏青岚的眼里,苏青岚赶忙就来给苏兰芷解围了,“母妃,你道歉的话严重了,以前的事情,就罢了吧,母妃不要一直自责了。”老庆王妃今ri上门道歉了,而且对方身子不好,苏青岚想起太医和府医说的话,还真的就不敢惹怒了老庆王妃了,生怕老庆王妃再一次的中风,那就糟糕了。 “你们,还是不肯原谅我吗?所以不肯收下我的歉礼?”看着苏青岚,老庆王妃那苍白的脸sè满是小心翼翼,看着老庆王妃这样的脸sè,苏青岚倒是划过不忍了,“母妃严重了,刚才儿子已经说了,母妃无需再介意以前的事情了,母妃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子了。这大冷的天,母妃得好生的养着,不要太劳累了。”听太医说老庆王妃是刚刚可以下地就来找他了,苏青岚这会儿,哪里还敢生气,只能好生的说话,好生的伺候着了。 这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就算是父母犯错,那也是子女的错,他是孝子,哪里会看着老庆王妃拖着生病的身子来上门道歉,还是不在意呢?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老庆王妃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老庆王妃真的出了事情,苏青岚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可是我瞧着你们,怎么一个两个的,都那么拘谨呢?还有嫣儿,兰儿,和我都不亲近,礼物也不肯收,难道不是还怪着我?”满脸担忧的样子,慕容嫣和苏兰芷眼中都划过无语了,苏青岚这会儿也是无奈,只好答应了,“母妃,这歉礼就不必了,母妃就当做是送给嫣儿和兰儿的礼物就是,其他的,就无需再提了。” 这如果真的是当做歉礼收下了,那可是真的糟了,苏青岚不是傻子,哪里会答应呢? “这样也好,来,嫣儿,我知道你这些年沉迷佛学,这是我给你求的佛珠,用的是上好的紫檀木,想来你会喜欢的。”笑着拿出一串佛珠,每一颗都非常的圆润,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一看就知道是jing品了,而且还是稀有的紫檀木,可见老庆王妃今ri的礼物,倒是废了一份心的。 “多谢母妃了!”老人家都放下身段了,慕容嫣也不好说什么,笑着就接过了,老庆王妃见了,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终于是有了点点的笑容了,“你可喜欢?” “母妃,我很喜欢!” “喜欢可得常带着,这紫檀木,可是难寻,配你也合适!” “母妃放心,我会常戴的!” “这就好,兰儿,这个玉佩,你是可以收下了吧?”见慕容嫣收下了,老庆王妃这会儿看着苏兰芷,苏兰芷眼中闪过什么,最后也接下了,“多谢祖母!” “诶,以后一家人,和和气气的,这才是好啊!”看着苏兰芷也接下了,老庆王妃的眼中划过点点的笑意,苏兰芷看着,小心的将玉佩收好,那双古井般深邃的眸子,倒是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母妃,今ri您就不要回去了吧?您也累了。”看着老庆王妃神情恹恹的,苏青岚一脸的心疼和愧疚,想起那ri自己匆忙离开庆王府,因着生气,并没有回去看老庆王妃,结果老庆王妃病了这几ri,他都没能侍奉在侧,倒是他这个做儿子的不孝了。 “我没事,这些ri子已经好了许多了,府中还有事情,我得回去才是,你别忘了,年三十的时候,回来吃团圆饭就是。” “母妃,你放心,我省得的。只是今ri你赶过来,还是过几ri再走吧,免得舟车劳顿,伤了身子了。” “这……”有些犹犹豫豫的,老庆王妃心里虽然是想留下来的,可是她可不敢表现的那么明显了。 “母妃,你在这里修养几ri,相府有些皇上赐下来的好药材,母妃在这里养几ri身子,也好过年的时候,可以健健康康的,母妃你说可好?”看老庆王妃的身子那么差了,苏青岚哪里放心今ri放老庆王妃回去呢? “可是这样打扰你们,不好的吧?”说话间,老庆王妃似有似无的看了眼慕容嫣,慕容嫣见了,开口道,“母妃,您就留下吧,让儿媳好生照顾您。” “这……”似乎还有些犹豫,苏兰芷见了,也知道,自己不开口,这老庆王妃就会一直犹豫下去了,只好不甘心的开口了,“祖母,你且留下吧,您如今身子不好,得好生保重才是,年关将近了,到时候大大小小的宴会都需要祖母您cāo持和参与,祖母还是好生养着才是!”今ri老庆王妃来得蹊跷,而且这人也变得格外的和善,苏兰芷知道,对方必然有后招,自己可得小心应付才是! 她倒要看看,对方到底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