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侯府“喜事”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六十六章 侯府“喜事”

马太姨娘正在想如何让靖北侯不再怪罪她了,可是还没有想出办法,嬷嬷来禀报说午膳都已经准备好了,一伙人坐了一上午了,倒也饿了,这会儿也都去吃饭去了。 男女分开坐好,中间隔了帘子,这样可以相互说话,也可以避开男女同席,一时间欢声笑语倒也不断的。 这会儿或许是因为吃饭了,三老爷慕容晔和崔易蓉家里的那个小祖宗也醒了,一岁大的孩子,路都还走不稳了,瞧着热闹,不停的叫着,笑着,倒是弄得席乐荣不好吃饭了。 大伙儿瞧着那粉雕玉琢的小孩子,嘴角流着口水,牙床上长了几颗门牙,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起来可爱极了。纷纷抢着去抱,这孩子也不认生,乐呵呵的让大家抱着,最后落在了苏兰芷的身上,手不停的乱舞着,将苏兰芷的发髻都弄乱了。 “睿儿,不许调皮!”崔易蓉歉意的看着苏兰芷,瞧着自己儿子的调皮。赶忙去抱了过来,靖北侯夫人瞧着孩子在这里,崔易蓉吃饭也不自在,便让嬷嬷带着慕容睿下去了,这会儿才得清闲。 “三舅母,没事的,睿儿很可爱!”前世的苏兰芷,就一直很喜欢孩子,也很希望自己可以给自己心爱的男子生下孩子,只是一切,不过都是奢望罢了。 想起前世雪地里失去的那个孩子,苏兰芷此刻的心,都还是隐隐作痛的。 “可是可爱,但是调皮起来,还真的让人恨得牙痒痒!”孩子都是如此,是个快乐的负担,让人痛苦并且快乐着。 “三媳妇,辛苦你了,这睿儿可真皮啊!”靖北侯夫人说起慕容睿的时候,脸上满是慈爱。 “母亲,小孩子都是这样的,索xing有嬷嬷帮我带着,也还好,就是夜间吵了些,有的时候,让人睡不安稳了!”说起儿子,崔易蓉脸上满是幸福,刚刚生了孩子不久的她,身材有些丰韵,肤sè白皙,身上满是母xing的光辉。 “孩子嘛,都这样,老二家的,你也得努力啊,你瞧瞧,三媳妇才进门一年就给我们靖北侯府填了孙子,你这肚子,可得争气些才是了。”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李柏萱了,老人家都希望多子多福,子嗣昌盛的,这李柏萱什么都好,就是进府多年只生了一个女儿,这些年也没有动静,靖北侯夫人可着急了。 她此生有三子,大儿子常年在部队,少有回来,三儿子外放,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唯一在身边的就这二儿子了,她本来以为二儿子常年在府内,和媳妇相处的时间也多,二房的孩子应该是最昌盛的,却不曾想,二房如今,却是最凋零的。 靖北侯夫人心里对李柏萱有些不满,只是瞧着对方xing子脾气都是顶好的,知书达理,不争不斗的,所以也只是平ri里说说,也没有打压,只是这李柏萱是一个心思重的,这会儿听着靖北侯夫人这么说,脸sè划过一抹尴尬和苍白之sè,心里知道自己的身子不争气,很是懊恼,应承道,“母亲,儿媳知道了!” 看李柏萱脸sè不好,靖北侯夫人也不再多说了,这会儿倒是转移了注意力,“嗯,好生吃饭吧,嫣儿,兰儿,我让厨房做了你们爱吃的,多吃点,瞧你们瘦的!”今ri慕容嫣难得回来,所以一家子人也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倒是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苏兰芷看着大家面sè中的开心,吃得也挺多。 不得不说这个外祖母对他们的确是好得很了,桌子上的菜许多都是她和娘亲爱吃的,可见对方的心思了。 …… 这顿饭倒是吃得很开心,吃完了靖北侯夫人说是吃太多了,要消消食,几人便慢慢的往回走,一路上,靖北侯夫人因为心情好,话也比较多,众人瞧着靖北侯夫人脸sè好了许多,也放下了心,只是走着走着,便有丫鬟急匆匆的跑来,靖北侯夫人瞧着那丫鬟失礼的样子,皱了皱眉头,“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老,老夫人,姚姨娘晕倒了!”这姚姨娘就是慕容渊新纳的姨娘,很是得到慕容渊的宠爱。 “昏倒了请府医看看就是,那么慌张是作甚?”瞧着那婢女那么不识趣,一个姨娘昏倒了竟然来通报她,靖北侯夫人倒是很不悦了。 “老夫人,姚姨娘见血了!”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见血了,那不就是说有了孩子吗? “老夫人,奴婢也不知道啊,姚姨娘今ri在院子里本来待得好好的,可是突然就昏倒了,奴婢本来以为没什么事情,可是没有想到,她见血了,奴婢这才来回禀了老夫人的!”这见血可是大事啊,万一出了事情,那她真的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那还不快让府医来!”如果真的是怀上了,那就糟糕了! “已经请了府医了。” “那我们去看看去!”听到见血,靖北侯夫人也着急,赶忙和大伙儿一起去了,苏兰芷看着靖北侯夫人那担心的样子,视线转移到李柏萱那一脸的苍白和担心,心下不由得叹息,只觉得女子,的确是太过可怜了。 来到院子,那府医倒是已经在医治了,靖北侯夫人一脸的担心,几个晚辈见了,赶忙安慰,“母亲,您别急,没事的!” “哎,这姚姨娘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见红呢?”其实侯府有规定,每一房的长子都必须出自正妻,所以侯府的妾侍在嫡妻没有生下长子之前,都必须服用汤药避孕的,李柏萱虽然没能给侯府添加男丁,但是这个规矩在二房,也是同样适用的。 这会儿初闻姚姨娘见红,靖北侯夫人的心思是很复杂的,看着李柏萱那苍白的容颜,靖北侯叹了口气,“二媳妇,你先别担心,或许只是一个误会呢?”这渊儿也是,侯府的规矩,怎么就不懂呢?就算是再宠爱这姨娘,也不能让姨娘大过了嫡妻去啊! “母亲放心,儿媳没事!”说是没事,但是那苍白的容颜,还有那摇摇yu坠的身子,可见她并不是真的就没事了。 本就是一个心思重的,这会儿受了这打击,李柏萱哪里守得住呢? “娘,你还好吧?”慕容淑站在李柏萱的身边,扶着自己的娘亲,看着娘亲一脸的悲伤,心里非常的担心了。 “淑儿,娘没事!”不想让大家看出自己的失态,李柏萱此刻心里,满是委屈和无奈了。 老爷,你这样,置我于何地呢? “这渊儿也实在是太不像话,他人呢?来了没有?”二儿子房中传出有喜,靖北侯夫人虽然是开心的,但是不是李柏萱肚子里的,靖北侯夫人还是有些别扭的。 是嫡子就好了,哎…… 正说着,得到消息的慕容渊很快就赶来了,看着自己的妻子一脸苍白的样子,还有母亲脸上复杂的神sè,想起姚姨娘见血了,心里非常的担心,“母亲,姚姨娘如何了?” “府医还在检查,等会儿吧!”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担心的样子,靖北侯夫人只好保持了沉默,等着府医出来,便询问了,“府医,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见血了呢?” “回老夫人,姚姨娘已经有了一个月的喜了,今ri见血,是因为食用了山楂,所以才会有见血的症状!” “你是说姚姨娘怀上了?”初初听到这个消息,慕容渊心里也是诧异的,府中的规矩他不是不知道,也一直都遵守,每一次去这姚姨娘的屋子以后,都会让人给她弄避孕的汤药的,可是对方是怎么怀上的? “府医,你是不是弄错了?”这可能吗?那汤药是有人专门送的,哪里就有可能了呢? 这慕容渊虽然风流,但是对嫡妻也算是尊重的,府中的规矩不可改,虽然他也想要自己的继承人,可是也不会因为宠爱着姚姨娘给坏了规矩了。 “回二老爷,草民绝对没有弄错,草民已经细细的检查过了,姚姨娘的确是怀上了。”这府医自然也是知道靖北侯府的规矩的,所以刚才给姚姨娘把脉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的,确定了好几次,可是都是喜脉,他总不能说谎不是? “可是……”听到这个消息,慕容渊心里是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一脸失望的样子,一时之间,倒不知道说些什么了,靖北侯夫人瞧见了,心下划过点点的疑虑,“府医,姚姨娘没事吧?”这见血,可不是小事啊! “老夫人放心,还好姚姨娘食用的山楂不多,草民刚才已经给姚姨娘看过了,如今倒是稳定下来了,只是这些ri子她得卧床休养才是。” “好,那你去开药吧!” “是!” …… 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靖北侯夫人这才看了看慕容渊和李柏萱,“我们先进去再说吧!”姨娘先于嫡妻怀上孩子,这可是府中的大事,必须好好的处理了才是。 一进了屋子,大伙儿看着靖北侯夫人的脸sè不好,都有些担心了,靖北侯夫人看着慕容渊,语气,难免有些责备,“渊儿,你糊涂啊!”这样子让姨娘先怀孕了,让李柏萱作何想? 靖北侯夫人自认为这个媳妇也还算是不错的,除了没生儿子,倒也没有什么大错,如今自己的儿子如此让人难堪,靖北侯夫人虽然疼爱儿子,可是在礼数面前,难免有些不悦了。 “母亲,儿子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明明每一次,我都有让她喝下避孕的汤药的!”这也是让慕容渊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了。 “你说的,可是真?”刚才瞧着慕容渊诧异的神sè,靖北侯夫人其实也猜到了里面另有隐情了,这会儿更是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看着李柏萱,靖北侯夫人满是歉意了,“二媳妇,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多谢母亲!”看自己的丈夫并不是不尊重自己的,李柏萱终于是觉得心里好受了些,只是想到姨娘怀孕了,李柏萱的心里,终究是难受的。 没怀上倒还好,可是怀上了,府中虽然是有规矩的,可是也总不能真的就把那孩子给打了吧? 而且听闻姚姨娘见红,是吃了山楂的关系,李柏萱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了。 “渊儿,元嬷嬷过来!”这元嬷嬷是专门负责给二房的姨娘熬那避孕的汤药的,出了这等事情,靖北侯夫人可不许有人在她眼皮子底下耍诈! “是,母亲!”这事情,慕容渊也是得查清楚的,不然以后谁都效仿,那他们府中,岂不是没有规矩了? 元嬷嬷很快就来了,今ri的事情,她也是听说了,这会儿一听见传唤了自己,一到了就马上就跪下了,“老夫人!” “元嬷嬷,这避孕的汤药,你可是每一次都送到了,看着姨娘们喝下去的?” “回老夫人,是的!” “那姚姨娘这事情,你作何解释?” “老夫人,老奴也不知道是为何啊,老奴每一次都是看着这姚姨娘喝下去的,老奴也觉得诧异啊,求老夫人明鉴!”赶忙就磕了头,这靖北侯府的规矩可是铁定的,不可以随意的更改,她哪里敢呢? 只是这姚姨娘也忒大胆了些,怎么就怀上了呢? “你说,是不是你偷工减料,中饱私囊了,所以那药效果降了?” “老夫人,老奴不敢啊,老奴每ri都是按着方子熬药的,清晨就送了去的,亲眼看着姨娘们喝下,可万万不敢怠慢了去啊!”看着靖北侯夫人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元嬷嬷立马就给自己辩解,生怕靖北侯夫人真的就降罪了,那就糟了! “你当真没有说谎?”看那元嬷嬷吓坏了的样子,靖北侯夫人眼中划过点点的冷sè,对那无顾侯府的规矩,敢欺上瞒下的人,深恶痛绝! “苍天明鉴,如果老奴撒谎,老奴天打雷劈啊!”这古人重视誓言,一旦发誓了,那真的就是真的了,靖北侯夫人看元嬷嬷都敢发誓了,这会儿也信了几分。 可是,如果真的亲眼看到姚姨娘喝下去汤药,为何她还会怀上呢? 靖北侯夫人心下不解,苏兰芷见了,也猜到了几分,“外祖母,兰儿瞧着这嬷嬷不像是说谎,不如我们去问问那姚姨娘吧,看看她是如何说的?”本来以为是姚姨娘贿赂了这元嬷嬷,换得怀孕的机会,可是瞧着这元嬷嬷诚惶诚恐的样子,怕也是不敢做这事情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姚姨娘了。 只是苏兰芷不明白,侯府的规矩摆在这里,这姚姨娘怎么就敢这样做了呢?就因为二伯母没有怀上孩子吗?所以孤注一掷?苏兰芷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兰儿说得对!”听苏兰芷一语点醒梦中人,靖北侯夫人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倒是有了点点的审视了。 兰儿小小年纪,怎么就有了那么缜密的心思?难道真的是因为在相府的ri子举步维艰吗?所以小小年纪,才会如此的沉着懂事,比起同龄的孩子,成熟多了? 这些年,是她疏忽了,早知道女儿和外孙女过得不好,她应该放下面子,去给对方撑腰的。 …… 虽然姚姨娘需要静养,可是这事情兹事体大,靖北侯夫人让人扶了姚姨娘来,本想问问姚姨娘这事情怎么回事,可是却不曾想,那姚姨娘一来,就“噗通”的跪下了,“老夫人饶命啊!”身子瑟瑟发抖,姚姨娘长得楚楚可人的样子,脸上梨花带雨的,是个标准的水做的人了。 靖北侯夫人看着对方的样子,就想起了马太姨娘年轻的时候,就是这副狐媚样子,迷住了靖北侯,心里对这姚姨娘就不喜了起来,“有事好好说就是,你这样哭作甚?” 如果是男人见着这哭相,倒是心存怜惜,这不,慕容渊瞧着自己的爱妾哭得那么伤心绝望,眼中划过不忍,“母亲,府医说姚姨娘要静养,她虽然不遵守规矩怀了孩子,可是既然孩子怀上了,还是让她起来回话吧,也免得伤了孩子了。”毕竟是自己的爱妾,肚子里还有自己的骨肉,瞧着对方那么楚楚可怜的样子,慕容渊哪里就舍得让对方跪了呢? 这男人啊,果然都是易变的。 苏兰芷瞧着自己的二舅舅,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了。 “这事情你别管!”瞪了慕容渊一眼,靖北侯夫人倒是有些责怪儿子的不分场合了。 今ri的事情怎么都得给李柏萱一个交代的,不然到时候太傅怪罪起来,他们也不好说的。 “是,母亲!”也知道是自己失言了,慕容渊只好乖乖的坐在一边,看着姚姨娘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虽然心底里觉得对方坏了规矩不好,但是如今木已成舟,他难道还真的要弄死自己的孩子不成? “老夫人,饶命啊,婢妾不是故意的!”本来看着慕容渊替自己说话了,自己可以得到更多的支持,却不曾想,靖北侯夫人竟然让虚弱的自己就那么跪着,姚姨娘心里不甘,可是面上却是一脸的悲切了。 “你不是故意,那你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如何怀上的?元嬷嬷送给你的汤药,你可曾喝了?”靖北侯夫人治家严格,府中规矩甚多,就是不想出了岔子,让那妾侍大过了妻子去,所以但凡是长子,都必须出自妻子,这样也免得发生争执,如今瞧见这姚姨娘不顾她的规定,硬是怀上了孩子,靖北侯夫人心里哪里就痛快了? 她是想要孙子没错,但是她更加喜欢的是嫡孙! “老夫人,婢妾每一次都是在元嬷嬷的监督下喝的,还望老夫人还妾身一个公道啊!”她的确是喝了,只是每一次元嬷嬷一走,她就吐出来了。 她的青chun有限,而且她只是一个庶出,如果没有孩子傍身,她以后可如何是好? 之前她本来是安心的等李柏萱怀了嫡子,可是等了多年不见消息,她也着急啊,想着自己年纪越发的大了,到时候万一老爷不宠爱她了,她如何去怀上孩子去? 所以这几个月大着胆子将那避孕的汤药都悄悄的吐了出来了,也是想赌一把,更何况,她今ri,还有后招呢! “如果你都喝了,那这孩子是如何来的?”这避孕的汤药靖北侯府用了多年了,一直以来都没有出过差错,如今哪里就出了差错啊! “婢妾,婢妾也不知道啊,或许只是一个意外,老夫人明鉴!”来个抵死不认账,姚姨娘就还不相信了,靖北侯夫人还真的能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忍心打掉不成? “意外?这意外也未免太巧合了吧?”喝了药还能怀上孩子,鬼才信呢! “老夫人如果不信,可以问元嬷嬷啊,婢妾每一次真的是在元嬷嬷的监督下喝下一整碗的汤药的,而且婢妾一直不知道自己怀有身孕了,只是最近疲的很,胃口不好,婢妾也没往这方面想,只是二夫人瞧着婢妾不舒服,让人送来了山楂,说是让婢妾开胃的。婢妾如果知道自己怀上了孩子,哪里会吃啊?老夫人,老夫人,求您明察啊!”这女子怀孕,不能吃山楂,是谁都知道的道理,姚姨娘这会儿说出这个,就是想让大家知道,她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可是李柏萱自己怀过孕,自然是知道了,故意给她送去了山楂,想让她滑胎! 苏兰芷听着对方不经意说出的话,之前的疑虑,也终于是得到了证实了。 这姚姨娘,好狠毒的心思,竟然想要陷害二舅母,让二舅舅和二舅母离了心,让外祖母认为二舅母容不得人!这样,本来是一件怪罪的事情,最后也会因为二舅母的过错,降低了姚姨娘的过错,而放过了对方,毕竟这是二房难得的孩子,不管是外祖母,还是二舅舅,定然都不会狠心的让对方打掉的! 她就说嘛,这姚姨娘怎生如此的大胆的偷偷怀了孩子,而且是在今ri暴露,怕就是想当着大家的面,让二舅母难堪吧? 此刻,看着李柏萱和慕容淑一脸苍白和诧异的样子,苏兰芷心里有些同情,想着慕容淑小小年纪就那么敏感,定然也是因为身份的原因,受了不少的委屈,正准备说些什么,这会儿,靖北侯夫人脸sè突然就变了,“二媳妇,这姚姨娘说的可是事实?”虽然是觉得有愧于李柏萱,可是如果对方真的想要害她的孙子,靖北侯夫人也不会放过的! “母亲,儿媳……”这会儿终于是明白了自己刚才的不安来自哪里了,李柏萱想起今ri听到有人说姚姨娘身子不适,不想吃东西,胃口极差,想着让人送去一些开胃的东西,也免得有人说她苛待了老爷的妾侍了,却不曾想,自己竟然是上了当了! 心里有无数的话要说,可是此刻看着自己的丈夫那痛心的样子,还有婆婆一脸愤恨的样子,李柏萱知道,这两人已经怀疑自己了。 是啊,她送什么不好,怎么就送了山楂呢? 怪只怪,她被人算计了! “萱儿,姚姨娘说的,可是真的?”慕容渊一直认为自己的妻子是体贴的,知书达理,是个好妻子,对李柏萱也是敬重有佳。 这些年李柏萱因为身子不好,没能给他生下男丁,被母亲责怪,他心愧疚,对对方更是百般的好,一个月除了李柏萱不方便的ri子,他基本都是在李柏萱的房内的,一来是想弥补自己的愧疚,二来是想让对方早ri给自己生下嫡子。 本以为自己的妻子是温柔可人的,可是怎么会如此的蛇蝎心肠?那虽然不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也是他的孩子啊! “老爷,你要相信妾身啊!”看着丈夫不信任的眼神,李柏萱只觉得自己的心,阵阵抽痛了。 丈夫是个风流的才子,她明白,不得不接受这后院子里的女人,可是想着丈夫对自己体贴尊重,她也就认命了。 可是如今,看着丈夫因为一个姨娘怀疑自己,李柏萱的心里,只觉得被刀子刮了一样的,好疼好疼。 “……”看着自己的妻子,再看着自己的爱妾,慕容渊一时半刻,也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按理说姚姨娘不可能真的明知道自己有孕,还食用山楂,可是妻子也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慕容渊此刻,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苏兰芷看着自己的二舅舅如此的糊涂,心下叹气,“外祖母,二舅舅,可否让兰儿说几句?”本来这事情,不是她这个晚辈该管的,可是苏兰芷想着慕容淑和自己同病相怜,看着对方那惨白的脸,也是于心不忍了。 罢了罢了,就帮一次吧! “兰儿有话直说就是!”靖北侯夫人看着苏兰芷,也是想听听这个外孙女想要说什么了。 “我先问姚姨娘几个问题,可以吗?” “问吧!” “姚姨娘,你刚才说,二舅母是瞧见了你食yu不振,身子乏,才想着给你送山楂,是吗?” “是的,表小姐!”看着对方那如古井般的瞳孔,姚姨娘不知道怎么的,很是心虚了。 “可是据我所知,侯府是有规矩的,姨娘是不能先于正室生下孩子的,所以姨娘都得喝下避孕的汤药,可是真的?” “是的!”身上有些颤抖了,姚姨娘总觉得眼前的人好像将自己看穿了一样,心里有些害怕。 “那既然是如此,姚姨娘怎么可能会怀孕呢?既然不可能会怀孕,二舅母怎么可能会因为猜到你怀孕了,就故意赐给你山楂害你呢?我说的,对不对?”苏兰芷一语惊醒梦中人,靖北侯夫人和慕容渊刚才也是身处局中,一时之间倒是被情绪所影响,忘了这最重要的事情了!此刻恍然大悟,看着李柏萱的眼神,满是愧疚了。 是他们之前太紧张了,果然是当局者迷啊! “表,表小姐……”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一眼就将自己刚才混淆视听的说法给指明了,姚姨娘的心里划过一抹恐慌。 她刚才只是想让靖北侯夫人和慕容渊因为孩子的事情,一时之间没有那么理智,让他们恨着了李柏萱,这样才可以为自己和孩子争得一席之地,可是如今就那么被破坏了,这可如何是好? 心下慌乱极了,苏兰芷却步步紧逼,那古井般的眸子盯着姚姨娘,一字一句,让姚姨娘只觉得如置冰窟,“姚姨娘可知道坏了侯府的规矩,诬蔑嫡妻,是什么罪呢?” “我,我……”看着大家对自己鄙夷的眼神,姚姨娘这会儿心里着急了,赶忙跪着过去想要给自己求情了,“老夫人,老夫人饶命啊!” “姚姨娘,你好样的!”差点就被对方蒙骗过去了,靖北侯夫人哪里会放过姚姨娘了? 看着靖北侯夫人一脸愤恨的样子,姚姨娘赶忙跪着求了慕容渊,“老爷,老爷求你了,婢妾不是有意的,老爷!”她只是想要一个孩子而已,这样也免得老来凄苦,这样,也有错吗? “姚姨娘,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自己以为柔弱的姚姨娘竟然是这幅嘴脸,慕容渊看都懒得看对方一眼,直接就退了好几步。 看着姚姨娘那卑躬屈膝求饶的样子,苏兰芷叹了口气。 早知今ri,何必当初? “外祖母,二舅舅,兰儿觉得姚姨娘怀孕这事情的确是蹊跷,不如好好的审问一下姚姨娘身边的人,或许有线索也不一定!”既然元嬷嬷那里是尽到了责任了,那么出错的地方,肯定是姚姨娘这里了。 本来是不想管这事情的,可是苏兰芷不忍心看着慕容淑难过,而且也不想自己的外祖母和二舅舅因为一时被蒙蔽,伤了二舅母的心,影响了彼此之间的感情了。 这些都是她认定的亲人,她不想自己珍视的人受到伤害。 “兰儿说的极对,把chun香给我叫来!” “是,老夫人!” 人很快就带来了,靖北侯夫人看着chun香,直接就切入主题,“chun香,你是姚姨娘的贴身丫鬟,你说,姚姨娘为何会怀孕了?” “老夫人,奴婢,奴婢不知道啊!”眼神深处有些躲闪和害怕,面对府中内宅权利最大的人,chun香还是很怕的。 “不知道?来人啊,给我用刑,打到她知道为止!”自己的权威是不容侵犯的,那姚姨娘既然胆敢欺骗她,她就要让对方承受代价! “老夫人,老夫人饶命啊,奴婢真的不知道啊!”没有想到一向来不喜欢动用刑具的靖北侯夫人竟然要对自己用刑,chun香的心里,还是有些怕怕的。 “打,打到她说了位置!”马上来了几个粗使婆子就对chun香开打了,那chun香本来是想熬一下的,可是那板子打得实实在在的,十板以后,chun香就忍不住了,“老夫人,老夫人,奴婢想起来了,奴婢想起来了!” “停!”冰刀子似的眼神盯着那chun香,靖北侯夫人的耐心,已经是用尽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奴婢说,奴婢说,姚姨娘最近的几个月,每一次元嬷嬷送来的汤药,当着元嬷嬷的面虽然是喝了,可是奴婢好几次瞧见姚姨娘见到元嬷嬷走了以后,悄悄的就自己给吐了出来,求老夫人饶命啊!”这事情姚姨娘并没有透露给谁知道,也是偷偷做的,就是怕事后牵扯出什么来,却不曾想她千算万算,倒是忘记自己的贴身婢女看见了的,这会儿听到chun香招了,姚姨娘顿时心如死灰。 “姚姨娘,你还有什么话说?”看着姚姨娘那面sè惨白的样子,靖北侯夫人气就不打一处来! 竟然那么大胆的违抗她的命令,是不想活了不是? “老夫人,老夫人,婢妾不是故意的,婢妾只是想要一个孩子,老夫人,求您看在婢妾肚子里是您孙子的面上,饶过婢妾吧!”这姚姨娘这一次也的确是下了极大的赌注了,她赌的就是靖北侯夫人对孙子的在意,还有慕容渊对孩子的渴望,不得不说,她的确是抓住了靖北侯夫人的软肋,只是她的运气,并不好罢了。 “啊,血啊!”或许是因为姚姨娘之前就吃了山楂,见红了,这会儿心情紧张,又跪了许久,情绪大起大落,此刻那鲜血,几乎都染红了她那厚厚的棉衣了。 “啊!”看到自己身下的血,姚姨娘最终惊吓过度,昏迷了,靖北侯夫人倒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一时之间,倒是吓到了,“快扶她回去,让府医来诊治!” 慌乱了许久,靖北侯夫人和慕容渊两人紧张的在门口等着,靖北侯夫人想着姚姨娘身下的血,顿时就非常的紧张了,“渊儿,姚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不会有事的吧?” “母亲,别着急!”对姚姨娘,慕容渊说不出的失望了,但是对方肚子里却有他的骨血,他也不好真的就狠下心来打掉那孩子了。 不得不说,姚姨娘这点倒是算得很准的。 “好好好,我不着急!”这姚姨娘虽然罪大恶极,可是孩子是无辜的,靖北侯夫人还是不想自己的孙子出事的。 …… 等了许久,看着那一盆盆的血水进进出出,靖北侯夫人的心越发的冰凉了,好不容易等到府医出来了,靖北侯夫人紧张的询问,“府医,如何了?孩子……” “老夫人,姚姨娘受惊过度,而且之前食用了山楂,身子本来就弱,再加上刺激,孩子,已经没了!”这也只能说是姚姨娘自作聪明,却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如果她只是想生下孩子,不去算计李柏萱,不吃下山楂,或许身子就不会那么虚。 可是这人啊,都是贪婪的,想要害别人,用的孩子如此的yin招,只能说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你,你说什么?”身形有些不稳,靖北侯夫人想着自己的孙子就那么没了,心里狠狠的受了打击了。 “老夫人请节哀!” “好了,你下去吧!”稳住了自己的身子,靖北侯夫人失去了孙子,心里的痛,可想而知了。 “母亲,你看开点,儿子以后还会有孩子的,你也还会有孙子的,这姚姨娘的孩子,本来就不该存在的,如今没了,或许也不是坏事!”心里虽然也痛,可是慕容渊也知道这是姚姨娘自己做的孽,已经无法挽回的事情,也没有办法了。 “我的孙子啊,都是被姚姨娘给害死的!”从chun香的话,不难猜出姚姨娘是准备要偷偷怀上孩子了,这人定然是明知道自己有了孩子,却想要算计李柏萱才会吃下山楂的,思及此,靖北侯夫人顿时就满是恨意了! “母亲,你别吓着儿子啊!” “我没事,只是这姚姨娘是留不得了!” “母亲,你的意思是?”没有想到靖北侯夫人这一次真的是动了怒了,慕容渊心里很是紧张了。 “她明知道府里的规矩还想偷偷越过这规矩生下孩子,怀了孩子不但不思过,却想着陷害你的嫡妻,实在是罪大恶极,不惩治她,以后这府里不是都有样学样,到时候岂不是乱了套?”靖北侯府百年昌盛,就是因为规矩无人去破,才能得享安宁,如今姚姨娘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靖北侯夫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她的! “那母亲打算如何处置了去?”毕竟是自己疼爱多年的女子,慕容渊也不想让姚姨娘的下场太惨了。 “你即刻就写了休书,打发她出府吧,这样的女人,我们侯府,留不得!”意思就是要对姚姨娘不管不顾了。 可是这女子刚刚滑胎就被休,如今天寒地冻的,姚姨娘又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被休,以后,怕是再也抬不起头做人了吧? “可是母亲,姚姨娘刚刚滑胎,外面那么冷,就这样打发她出府,真的好吗?”终究还是不忍心的,姚姨娘平ri里也算是可人,如今虽然犯了错,但是如此逼迫,慕容渊还是觉得狠了些。 “渊儿,不要妇人之仁,她左右只是一个妾,如今犯下这样的错,难道你觉得我们不应该给二媳妇一个交代吗?你不要忘了你的正妻是谁,更不要做这宠妾灭妻的事情!” ------题外话------ 亲们,新年快乐哦,希望亲们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过年了,吃好,玩好,开心就好啊,\(≧▽≦)/啦啦啦

下一篇   第六十七章 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