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深夜离府,老王妃吐血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五十五章 深夜离府,老王妃吐血

“母妃,您还是让开吧!”看着老庆王妃那不容退让的样子,苏青岚的眼中划过点点的无奈,只是今ri是事情实在是寒了他的心了,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在这里待下去一秒! “青岚,这纵然是母妃欠了考虑,可是母妃也是为了你着想,你就这样子不理解母妃?”看着苏青岚的眼中满是失望和痛苦,那么多年过去了,这苏青岚一直都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如此忤逆反抗她,这还是第一次! 老庆王妃无论是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这是她的儿子,是她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儿子,怎么就能因为这点子的事情如此对她? “母妃,您这真的是为了儿子着想吗?您要的,儿子都已经满足您了,难道您就不能放过儿子吗?”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如此对他? 他是人,不是没有感情的动物,他也会有感觉,也会心痛! “如果你真的就听了母妃的话,母妃何至于如此做?”如果苏青岚真的愿意如了她的意,从此跟慕容嫣一刀两断,好生的为他们苏家开枝散叶,她何至于如此? “母妃,您这不是强人所难吗?”他也是有感情的,也是有心的,他哪里能够就如那木头人一样的,所有的情爱,说收就收呢? 更何况,嫣儿本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他怎么就能将对方完全的给放弃了? “那你这样,不就是逼着母妃吗?”如果苏青岚如今不是还对慕容嫣念念不忘,如果相府如今子嗣像他们庆王府般的繁华,那她何需cāo那许多的心? 她也是一个母亲,也是想自己的孩子将来幸福啊! “母妃,或许我们的想法真的有太多的差异,儿子还是不要打扰母妃,免得叨扰了母妃的清净了!”其实不见,或许更好,至少,他们不会到了如此剑拔弩张的局面! 看苏青岚那么毫不留情的就走了,老庆王妃那颗心顿时都气急了,“你给本妃站住!” “母妃,您保重!” “你要是踏出庆王府,从此之后,你就不是本妃的儿子!”也是气急了想要挽留苏青岚,老庆王妃平ri里就是骄傲的,也没有几个人敢反抗她,这会儿看着苏青岚那么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老庆王妃的心里满是恐慌和害怕,自然说话,也有些不经过大脑了,这样的话她说出来就后悔了,可是作为长辈,她哪里会承认自己的过错呢? 心里有些慌,可是又有些倔强,老庆王妃看着苏青岚终于是站住了,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舒蝤鴵裻 果然,这孩子,还是在意她这个娘亲的。 只是刚刚松一口气,却听见苏青岚的声音,老庆王妃整个人差点都栽倒了,“母妃,我真的是您的亲生儿子吗?”如果他是对方的亲生儿子,作为母亲,怎么可以在做了那么多错事的时候,还那么狠心,甚至理直气壮的说出这许多是话来呢? “青岚,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真的不认本妃这个亲娘了吗?” “您真的是我的亲娘吗?可是为何,我却感觉不到呢?”那眼中满是伤痛,看的老庆王妃心顿时被人狠狠的揪住了,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老人始终拉不下自己的面子,最终,还只是动了动嘴,什么都没说了。 “本妃是不是你的亲娘,难道你还不清楚吗?”说出的话,明明不是想那么说的,可是却依旧说出口了,老庆王妃心里是气死了自己的倔强,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哪里就能放下身段解释呢? “是吗?我这回,还真的是糊涂了,嫣儿,兰儿,我们走吧!” “慕容嫣,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这个贱人撺掇了本妃的儿子,让他如此忤逆于我?”老庆王妃见着苏青岚又走了,赶忙追了上去,看着慕容嫣那一副被滋润的样子,心里就说不出的生气了。 青岚今天会这样,肯定是这个女人搞的鬼,不然青岚那么孝顺的孩子,今天怎么会如此伤了她的心? “好了,母妃,您是老庆王妃,请您注意您自己的身份!”将慕容嫣拉到自己的身后护着,苏青岚看着老庆王妃一副不知错的样子,眼中真的是失望之极,再也无法面对老庆王妃半分,拉着慕容嫣迅速的离开了! “好,你走,走了你就别回来,本妃没有你这个不孝的儿子!”想要挽留,可是老庆王妃这些年习惯了别人的顺从,服软的话,终究是说不出的。 “母妃,保重!”真的是寒了心了,苏青岚再也不留情的就走了。 “小叔,如今天sè已晚,你还是就先住下吧,弟妹和兰儿身子怕也是扛不住的!”看苏青岚那么生气,孙雪茹再看着老庆王妃那气得身子都抖了的样子,心里就觉得解气了。 只是表面上她也不能什么都不说的,不然大家说她不识大体,就不好了。 “大嫂保重!”决心已经是下了,苏青岚平ri里虽然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一旦决定的事情,那就是很难再改变了。 “小叔!”脸上有些着急,这表明功夫,孙雪茹还是要做的。 “告辞!”没有理会孙雪茹的劝解,孙雪茹知道自己意思意思就可以了,看着老庆王妃,一副我已经尽力的样子,“母妃,您要不要再劝劝,服个软什么的,你也知道,小叔今ri怕也是真的生气了!”明知道老王妃xing子倔,而且非常要面子,绝对不会服软的,孙雪茹还故意那么说,这不是存了心的在气老庆王妃,挑起老王妃的怒火吗? 果然,听到孙雪茹的话,老庆王妃本来是想放下姿态好好的说说,结果听到对方的话,就赶忙打消了这个念头了,“哼,这样的儿子,本妃另可不要!”话是那么说,可是看着苏青岚越走越远,老庆王妃的心里说不出的着急和害怕了,最后,那个气一紧,一口气上不了,干脆两眼一翻,直接就昏了过去了。 “母妃,你怎么了?快醒醒啊?小叔,你别走了,母妃都被你气昏倒了,你快回来啊!来人啊,快叫府医来啊!”看着老庆王妃这样子,孙雪茹心里那叫一个解气啊,很想不去理会对方算了,可是那么多人,她作为儿媳妇,也不能如此不孝的,“还不快去跟二老爷说,说母妃被他气昏倒了,让他赶紧回来,还有你们,快去通知王爷!” 该做的,孙雪茹不会被人病垢的地方,苏青岚半夜走了,传出去不好听,她自然是要阻止一下,也要通知苏清秀的,不然到时候苏清秀将一切都怪在她的头上,她不是冤枉了吗? 此刻看着早已经被打得没有了生气的白芯和苏振贤,孙雪茹的眼底,满是得意了。 哼,就让你们看看,惹怒本妃的下场是什么! …… 远处的苏青岚听到了孙雪茹的惊呼,顿时停下了脚步,苏兰芷见了,知道自己的父亲终究是不忍,“爹爹,我们要不要回去?祖母今ri本来就病了的,这会儿如果真的气急攻心了,肯定情况万分的紧急了!” 故意提到老庆王妃今ri的病,苏兰芷就是想让苏青岚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好让苏青岚以为这又是老庆王妃的苦肉计。 果然,本来有些不忍的苏青岚听到苏兰芷这样的话,面sè划过深重的失望和痛苦,拉紧了慕容嫣和苏兰芷的手,叹了口气,语气,却是更加的坚决了,“走吧!”说完再也不留念万分就走了。 刚才母妃说话中气十足,气sè完全无异,健健康康的样子,哪里就像是病了的? 早就知道老庆王府是故意使了招数困住慕容嫣和苏兰芷,好方便她的计策了,苏青岚被自己的母亲那样子欺骗,心里哪里就好受了? 说不定这会儿也是母妃在装病,好留下他,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轻易的就上当了! 想到这个可能,苏青岚的心里真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了,被亲生母亲欺骗算计的感觉,真的是让他心痛无比了! 那可是他的亲生母亲啊,不是别人,为何要如此对他? 正走着,那下人就追了上来,看到苏青岚,赶忙跑过去跪下了,“二老爷,老王妃昏倒了,您还是回去看看吧!” 今ri的事情,让一众人等都吓死了,这样的场面,还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啊,各个都提心吊胆的,生怕自己少稍有不慎,就死到临头了。 “母妃病了,让府医给她诊治就是,本相不是医生,也无法让母妃清醒,你且回去吧!”说的到也是合情合理,只是那人奉命来劝阻苏青岚,哪里能就那么走了? “可是二老爷,老王妃念叨着您啊,您还是别走了,回去看看老王妃吧!”这要是人请不回去,他可如何是好啊! “本相不是灵丹妙药,打不到这功效,你且让路吧!”既然决定离开了,那就万万不可再迟疑了。 “可是……”也不能这样子啊,您回去一下,至少奴才好交差啊! “你喜欢跪着,那就跪着吧!”懒得再理会此人,苏青岚直接略过对方就走了,留下那人跪在那里,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了。 这二老爷这一次的眼神,好可怕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二老爷这个样子,他都不敢再去劝了。 …… 脚步越发的快了,就是不想让自己再有任何的疑虑和心软,苏青岚只是寒着脸一直走,路上什么话都不说了。 而一直沉默的慕容嫣此刻看着苏兰芷脸上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眸子深处划过一抹复杂。 兰儿她…… 心里只觉得有些复杂,慕容嫣看着苏青岚那一脸的寒光,如此盛怒的苏青岚,慕容嫣还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了。 今ri的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了,她本来只是想去看看苏青岚有没有事情,结果一进去就被对方抱住,然后对方那么焦急的呼唤着她,拥抱着她,那声声的呼唤,那样心碎绝望的声音,让她始终都做不到将对方狠狠的推开,最后也只能由着对方拉着她温存了好几番。 本来是累极了睡着了,可是没有想到,突然就被对方给叫醒,看着对方脸上的温柔和复杂,还有那带着yin沉的脸sè,她还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对方叫起来说要收拾离开。 她不解,却也只能照做,后来看着老庆王妃那盛怒的样子,再看着苏青岚那决绝的样子,慕容嫣虽然不解,却也知道,定然是出了大事情了,不然苏青岚不可能如此对待一向尊敬的亲娘。 他一向来都是一个谦谦公子,彬彬有礼,孝顺有佳,脾气也是极好的,今ri,他怕是真的是气到了,也心寒了吧? 慕容嫣心里虽然是怨恨着老庆王妃的,可是看着如今的局面,心里还真的是有些说不出滋味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如今的样子?还有兰儿,她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角sè了? 慕容嫣不是傻子,相反,她蕙质兰心,今ri种种虽然她并不清楚,但是也可以猜得出老庆王妃定然是又使了什么手段伤了苏青岚的心了,还有白芯被罚一事,种种事情纠缠在一起,怕是没有那么简单的吧? …… 苏青岚早早的就吩咐了下人去准备马车了,这会儿来到门口,却迟迟没见马车,苏青岚顿时就气了,“这老马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人吩咐他等在这门口吗?怎么还不见来?” 此刻心急如焚,苏青岚就只想早早的就离开了,哪里愿意再在这里待上一分一秒? “爹爹,您先别急,可能他还在收拾,我们就再等等吧!”这天寒地冻的,几人走了那么一段的路,苏兰芷浑身都觉得发热了,此刻看着苏青岚那么生气,苏兰芷的心里划过点点的愧疚。 只是为了将来,她不得不这样做了。 老庆王妃不喜她和母亲,终究还会有许多的行动的,与其让苏青岚一直夹在他们两边为难,还不如让苏青岚对老庆王妃寒了心,这样至少,以后爹爹不会再那么为难了。 “可是如今天sè已晚,如果他迟迟未来,到时候回到相府,估计都太晚了!”也知道自己今ri要离开不是明智之举,可是苏青岚真的是呆不下去了。 这才一个晚上,就出了那许多的事情,这要是继续待下去,谁知道还会出现什么事情? 与其在这里待得担惊受怕的,还不如就回去相府,至少那里是他的地盘,无需担心那许多! “爹爹,就再等等吧!” “是啊,老爷,你刚才本来就吩咐的急,老马那会儿怕已经是入睡了,我们还是稍安勿躁,等等就是!”多年没有和苏青岚亲近了,慕容嫣此刻真的是有些疲惫了,偏偏还走了那许多的路,还真的是有些累了。 “嗯,那我们就等等!”看着慕容嫣脸sè的倦sè,苏青岚倒是觉得有些愧疚了,“嫣儿,你可是还撑得住?身子还受得了吗?”刚才他是中了药,难免需求有些多了,两人许久没有温存,苏青岚刚才感觉那紧致,也知道,慕容嫣是不适应的。 更何况他刚才神智不清,难免有些把持不住的疯狂了些,他的嫣儿身子本来就不好,他还真的是担心了。 “老爷,妾身没事!”清心寡yu了多年,突然承了这雨露,慕容嫣此刻那脸颊顿时就泛着粉红的颜sè,眸子也变得比往常清亮了许多,心里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苏青岚了,总觉得格外的尴尬,尤其是想着刚才苏青岚的如狼似虎,慕容嫣这会儿只觉得脸上烧得慌,心跳也有些加速了。 “嫣儿,你……”想问对方是否在怪他,可是看着苏兰芷在一边,苏青岚又不好让年幼的女儿听到这些闺房私话,便打住了口,只是静静的看着慕容嫣那泛着粉嫩的脸,只觉得好不容易平息的yu望,又有上升之势了。 这些年他对这些情事,倒是一直都不上心,每ri忙着公务,对府中的那些妾身,也都只是偶尔的温存一番,而且每一次都觉得了无生趣,草草了事。 他本以为自己身子是出了什么毛病了,又或者是年纪大了,没有这份子的心,更没有这份子的冲动和力气了,可是如今看来,他不是没有这份子的心,怕是没有遇到自己想要的人,所以一直兴趣缺缺吧? 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彼此只是静默着,等着马车夫的到来,可是最后,等到的不是老马,却是庆王苏清秀了。 “大哥,你怎么来了?”看着苏清秀这个嫡亲的哥哥,苏青岚的心里,就更是一片冰冷了。 他们明明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可是为什么,要如此的对他呢? 这些年他为了他们苏家,一直努力的做好自己的宰相,努力的扶植自己的家族,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却偏偏是这个样子呢? “二弟,你怎么就如此糊涂?这大半夜的,你要去哪里?”刚才接到孙雪茹的派人送去的信息,苏清秀本来和画儿在好好的温存,这会儿也只好马上就出了温柔乡,赶紧的跑来了。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他们庆王府如今可以有如此的荣耀,苏青岚的功劳不小,纵然心里对苏青岚十分的嫉妒,可是这份子的亲情,苏清秀还是不能斩断的,不然到时候苏青岚真的和他们庆王府划清了界限,那可如何是好啊。 “大哥,本相想要回去!”面对着苏清秀,或许也是太过失望了,苏青岚的语气淡淡的,完全没有了往ri的和气了。 “二弟,你这是作甚?母妃如今都病倒了,你还有这样子半夜的离开,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怎么看我们庆王府,你是要别人说你不孝吗?将母妃气晕了半夜离开?”断断是不能让苏青岚就那么走了的,苏清秀知道苏青岚这一走,以后这两房的关系,那就是真的淡了。 如今的他在朝堂上根基不稳,许多事情都需要苏青岚提拔,这个时候,他们之间,万万是不可生了间隙的! “大哥严重了,母妃到底是不是真的病了,你我心里都很清楚,大哥还是不要劝本相了,本相今ri必须要离开!”搬出自己的身份,就是不想论及兄弟情义了,他是一定要离开的,所以,不管是谁阻挡,他都必须走! “二弟,你这是什么意思?”直接就拦住了苏青岚,苏清秀知道苏青岚这是怀疑老庆王妃在装病,说实在是他也怀疑,只是,他不能让苏青岚因为怀疑就走了。 不过这母妃也真是的,怎么老是用这一招呢?二弟如今都不信了,这可如何是好了。 “大哥,今ri的事情,本相不想跟你计较,如果你真的要这么拦着,以后我们兄弟都没得做了!”不管是老庆王妃,还是苏清秀,两人都是跟他有着至亲血缘的人,其实苏青岚真的很不明白,怎么这两个人,要联合起来算计他呢? “二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质问的同时,苏清秀的脸上划过一抹不自在,想着自己刚才对画儿的那般炙热,也意识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劲。 莫非,二弟他早就发现自己下药了? 那可怎么成? “本相什么意思,相信大哥自己心里清楚!”看着对方脸上划过的一抹尴尬,苏青岚心里真的觉得可悲可叹了。 这就是所谓的亲人吗? 他一心一意的想要扶植庆王府,想让母妃的ri子好过些,也好免了父王临死之前的遗憾了,可是这些亲人都是怎么对他的? 他从来都没有私心,只想大家都好,可是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非要将他们的想法强加在他的身上呢? 难道就因为他脾气好,好说话,这些人就如此的欺负他不成? “二弟,大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看着苏青岚那眼神,苏清秀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撇开了自己的视线,不想去被对方审视,面上,却极力的保持平静了。 这二弟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像是转了xing子一样的,变得他都不认识了? “大哥心里清楚就好,既然如此,还是希望大哥不要再拦着本相了,不然这兄弟,真的就没法做了!”看苏清秀一点悔改愧疚的样子都没有,苏青岚也是寒了心了,却也不想再浪费自己的时间多费唇舌,只想赶紧的就离开了。 该死的,这老马怎么还没来? “二弟,你真的就那么狠心?本王可是你嫡亲的哥哥!”被苏青岚的威胁有些吓到了,苏清秀此刻倒也不确定要不要继续拦着,不然惹怒了苏青岚,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大哥,还请让开!” “你难道真的就不在乎母妃的死活了吗?你就不怕御史参你一本,你官位不保吗?”拦不住,苏清秀就只能是威胁了。 苏青岚就算是再受皇恩,这不孝的罪名传出去,那宰相的位置,怕是都保不住了吧? “如果这是大哥想要的,尽管让御史参本相一本就是,如今,本相只想离开!” “你真的不在意?”看苏青岚那么无所畏惧的样子,苏清秀还真的是被苏青岚这样的气势吓到了,想要威胁对方,发现对方一点都不害怕,倒是自己怕得要死,真的觉得特别的憋屈无奈了。 这苏青岚倒了,他们庆王府以后叫谁来扶持? 哎,现在他势力还未巩固,哪里愿意就看到对方倒了? “大哥想要让御史参本相一本,那是大哥你的zi you,本相无从干涉!”其实也是料定了今ri的事情,苏清秀不但不会让人知道,还会帮着他瞒着,所以苏青岚完全就不担心了。 就算是被人知道,他也想好了对策,不会因小失大的。 “你!” “大哥,告辞!” “二弟,你的车夫本王已经扣住了,你如果想要走,那就自己走出去!”实在是逼急了,苏清秀只能这样子逼着对方留下,本以为苏青岚会因此妥协,可是没有想到,苏青岚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中的锐利,几乎让苏清秀有种不敢直视的感觉了! “大哥,你这是何意?”冰雪天气,外面本来就是一片的寒冷,如今苏青岚的语气,却是比那三尺冰冻还要yin寒的语气,听得在场的人只觉得浑身发颤,差点就想逃开了。 素问这苏相素ri就以温文尔雅出名,xing子脾气都是极好的,怎么今ri看起来,倒是比老王妃,还要森严几分,让人着实的由心底的惧怕呢? “本王这是为了你好,母妃病重,作为人子,为了避免引人非议,你还是留下的好!”退开了几步,苏清秀也被苏青岚身上的气焰给吓到了,第一次看到苏青岚这个样子,说实在是,苏清秀的心里,还是有些怕怕的。 只是就这么让苏青岚走了,以后真的就难以再拉近彼此的关系了,为今之计只有将对方留下来,然后再让母妃好生的劝慰,也好平息了这事情才好。 心底里始终都认为苏青岚还是以前那个孝顺有佳的人,xing子也极其的容易拿捏,所以苏清秀倒是不怕苏青岚会做出什么事情。 只是他忘了,苏青岚以前之所以对他们容忍,那是因为他重情,重孝顺,心存愧疚,加上他心胸本就宽广,所以对有些事情,倒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可是苏青岚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纵容,非但没有让对方满足,反而给了对方一次有一次算计伤害他的机会,他是真的怒了,也不想再忍了! “大哥,你一定要如此逼迫本相吗?”一步一步的靠近苏清秀,看着对方那毫不顾忌兄弟情义的嘴脸,苏青岚真的是很受伤了。 好啊,这就是他的哥哥,他嫡亲的哥哥! 为了自己的利益,却是丝毫都不顾及他的感受! “二弟,大哥说了,这是为了你好,如今天寒地冻,又是大半夜的,你这样子走了,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会怎么看待你,看待我们庆王府?而且外面那么厚的积雪,你们连夜赶路,要是出了事情,那可怎么办?你就留下吧,不要冲动才是!”心里毛毛的,苏清秀觉得今天的苏青岚实在是和平ri里看到的温顺样子不一样,有些害怕,但是为了他自己,他也只能压下去心里的害怕了。 他知道苏青岚重情义,最是孝顺,就算是再气,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你真的不让本相走?” “那马夫已经睡着了,明ri才会醒,二弟你就别白费功夫了!”得到消息的第一件事情苏清秀就是派人去拦住那马夫,将那马夫喂了药睡下了,这样,苏青岚哪里能够走了? “好,很好!”就在苏清秀以为苏青岚会妥协的时候,苏青岚突然就笑了,“大哥既然如此不顾及兄弟的情谊,就不要怪本相无情了!” “你,你要做什么?”夜sè下,苏青岚那慎人的笑容,顿时让苏清秀觉得慎得慌了。 “大哥,这些年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应该清楚,如果你今ri不让本相离开,明ri本相就将你这些年做的种种,统统都禀告皇上,到时候大哥还保得住保不住这王位,那就不是本相说了算了!”本来是不想做得如此的绝情,但是苏清秀今ri如此逼迫,他要是再没有反应,对方真的会骑到他头上去不可! “你,你什么意思?”看着苏青岚那么笃定的样子,苏清秀的心里满是心虚,总觉得自己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好像全部都暴露在对方的眼下了。 “大哥心里清楚,需要本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吗?大哥如果不介意,本相便说了。想来大哥应该是知道,皇上最恨结党营私,大哥这些年……” “好了,苏青岚,本王让你离开就是!”真的没有想到,他做事情做的如此的隐秘,竟然被苏青岚抓了个现行,苏清秀的心里一阵的恐惧,此刻哪里还敢再留住苏青岚半分? “大哥早些想通了,就好了,让人迅速的准备,本相已经没有耐心了!” “知道!来人,还不快将二老爷的马车赶来,将那车夫给叫醒!” “是!” …… 人很快就走了,车子也很快就准备好了,苏清秀看着慕容嫣几人就那样上了马车,心里很是不甘,可是又没有办法。 “二弟,刚才你说的那些事情,你能不能为为兄遮掩一二?”他老早就投靠了五皇子了,这些年他们已经是坐在同一条船上,但是这是帝王的忌讳,哪里能让皇上知道了? “大哥,皇上心里是怎么想的,本相相信你心里清楚。本相今ri言尽于此,希望你好自为之!” “你,你这人是怎么的,本王可是你的亲哥哥!”这事情也不知道皇上知道了没有?如果皇上知道了,那他还不死惨了吗? “大哥这样子,有个做亲哥哥的样子吗?”想着苏清秀刚才的逼迫,想着这些年苏清秀做的一切,苏青岚对这个兄长,真的是彻底的失望了。 “你,你别忘了,你也是庆王府的人,本王如果倒了,你也没有好下场!”逼急了只好用这招,苏青岚却只是嘲讽的笑了笑,“大哥你好自为之吧,告辞!老马,走了!” “是,老爷!”甩了马绳就走了,苏清秀看着苏青岚就那么无情的走了,气得眼睛都瞪直了,“苏青岚,你好样的,等本王飞黄腾达的那一天,本王定然要你好看!”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此刻的苏清秀也不敢妄加行动了。 当今圣上身子健朗,而且刚刚年过半百,此时哪里愿意就放下手中的权利了? 就是因为如此,所以文帝特别的不喜欢皇子之间结党营私,勾结大臣,拉帮结派,谁一旦被文帝知道了做了这些,那么他的前途,也就彻底的毁了。 苏清秀刚才看苏青岚那么笃定的语气,也不确定对方到底掌握了多少的证据,虽然是很想好生的将对方修理一番,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如今,也只好忍着这气了。 总有一天,他会让对方后悔自己今ri所做的一切! …… 而此刻已经离开的苏青岚,想着苏清秀刚才的嘴脸,心里却十分的不是滋味了。 他真的就不明白,他们本是同根生,小时候关系也挺好的,为何长大了,却到了如今的局面了? 苏兰芷知道苏青岚今ri一下子面对太多,心里不好受,便劝慰道,“爹爹,您别不开心了,您还要我们呢,我和娘会一直陪着您的!” “是啊,老爷,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大哥心已变,自然在他看来,一切就都变了,老爷无须烦恼,一切,终究不过是他自己的选择罢了,于老爷无忧。”佛摸着手中的佛珠,慕容嫣瞧着苏青岚脸上的烦恼,终究是开口权威,苏青岚闻言,叹了口气,最终也只是深深的看了慕容嫣和苏兰芷一眼,渐渐的,心里有了决定了。 “是我庸人自扰了。”他从来都被这亲情禁锢,所以很多时候让自己的心神被人蒙蔽了,害得他身边的人也因此受苦受难,是他不对。 “老爷想开就好!”亲情,本来就是难以割舍的,而且总是会让人失去平ri里的冷静。只是有的时候,有些亲情,却也是负担了。 “哎……”最终所有的纠结都化成了一股叹息,苏青岚拉着慕容嫣和苏兰芷的手,终于是笑了,“还好,还好我还有你们!” 或许只有身边的这两个人,才是全心全意为了自己好,没有私心的吧? 可是以前的他,却都一直没有了解,害得两人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了。 不过以后,不会了。 “是的,爹爹,你还有我们呢,别想太多了,以后我们会好好的!”相府没有了白芯,ri子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接下来,就只要等着爹爹好生的追回娘亲就是了。 “……”慕容嫣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却也没有制止苏青岚拉着她的手,那眼中的疏离之sè有了点点的暖意,只是那眸子深邃,看不出她在想什么罢了。 …… 几人都不曾注意到离开的,就只有他们三人,苏玲月和苏振华也是跟着他们一起去的,可是都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大家是有意回避,还是真的没有想到,那两个人也是相府的孩子了。 而此时,老庆王妃躺在床上,整个人都气得发抖了,隐有中风的症状,府医急得脸上的汗水都出来了,孙雪茹看着老庆王妃浑身都在发抖的样子,只觉得好笑极了,偏偏还得装住一副关怀的样子,可是憋着她了。 “府医,母妃到底怎么样了?” “回王妃,老王妃今ri气急攻心,有中风的迹象,草民已经给老王妃施了针,如今老王妃怕是得静养着,万万是不可以受刺激了。” “是吗?怎么会这么严重?” “老王妃年纪本来就大了,今ri天寒地冻的受了寒,还受了气,一时之间气没上来,如今这样子,还算是好的了,只需好生休养些时ri就能康复了!”还好没有真的中风,那要是真的中风了,后果,真的就不堪设想了。 “哎,这小叔也真是的,怎么就把母妃气成这个样子呢?王爷如今去请他回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如果他没回来,母妃倒时候不是更气吗?” “王妃,就算是相爷没回来,那也不能让老王妃知道了,如果老王妃再受气,那草民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了!”哎,这都是什么事情啊,这大宅子里的这些事情,他们这些平民百姓,还真的是少沾惹的好。 “嗯,这本妃知道!”那死老太婆命怎么就那么大?还没死呢?气死了最好,这样子,看她还有没有办法继续在她头上作威作福了! “那草民就先去熬药了!”府医只觉得今天庆王府的事情特别的多了,心里对这一家子的人只觉得格外的奇怪了,很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可能吗? 如今,他也只是希望今ri的事情没有人找他麻烦吧,不然他小小一个府医,哪里是这些权贵的对手? 那府医刚出去,苏清秀就黑着一张脸回来了,孙雪茹见了,看到对方的脸sè就知道苏青岚没回来,顿时心里就更加的痛快了,赶忙迎了上去,关怀的问道,“王爷,小叔呢?有没有跟着你回来?” “哼,此等不孝之人,不提也罢!”想起苏青岚,苏清秀就气! “什么?王爷的意思,是小叔他不肯回来?这怎么可能呢?小叔一向来对母妃极为孝顺,怎么可能就那么狠心无情的就走了?”故意加大了声音,孙雪茹明知道不可以让老庆王妃知道,可是她就盼着对方早死,自然是特别想要让对方知道的! “谁知道他,本王走了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了?”在苏清秀看来,今ri他们的算计也没什么,反正也不是没有过,苏青岚用得着那么生气吗? 而且他们不也都是为了他着想吗?(当然他是为了拉拢苏青岚,不想苏青岚和慕容嫣和好,免得他看着嫉妒!) 换做别人,他还不乐意呢! “还不就是母妃的事情被小叔他发现了,一气之下,休了那白姨娘就走了!”其实孙雪茹早就看白芯不顺眼了,一个嫡女去给人做妾,平ri里还耀武扬威的,孙雪茹作为正经人家的嫡女,自然是看不上白芯这种人的。 “什么,你说青岚他把白姨娘给休了?”那白姨娘可是元武侯的嫡次女啊,就那么休了,怎么跟元武侯交代,而且,而且元武侯后面还有一个静妃和五皇子呢,这苏青岚就只会给他捅娄子吗? “是啊,白姨娘偷人,被人当场撞见了,小叔生气,也是正常的!”看苏清秀那一副责怪的样子,孙雪茹就知道在苏清秀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亲人的,不由得对这人,越发的失望了。 她当初怎么就嫁了这么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呢? “可是就算是偷人,也不能那么休了啊,那白芯又不是普通的丫鬟,她是元武侯的嫡次女啊,哪里是那么容易说休就休的,这母妃怎么也不拦着啊?”这静妃娘娘要是怪罪下来,那就糟了啊! “母妃哪里拦着啊,母妃还巴不得呢,如今那白姨娘和苏振贤都还在挨板子呢,两人各自打一白板,母妃都被气晕了,你没看到吗?”说话里面满是嘲讽了,孙雪茹就知道在老庆王妃的心里,只有儿子和孙子才是她看重的,所以,她就是要让对方心痛,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离开自己! “哎,这母妃气糊涂了,你怎么就不知道劝着呢?贤儿也是本王的孩子啊,你就那么让他被打了?”想起苏振贤,苏清秀就想起了那美丽的赵姨娘,顿时觉得老庆王妃也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怎么就没有知会他一声,就处罚了他的儿子呢? 那人不也是老王妃的孙子吗? “妾身可是劝了的,不信你可以随便问问,可是母妃根本就不听啊!”她是劝了,只是却是火上浇油罢了。 “哎,母妃罚了多少板子?”刚才心痒难耐,倒也没有注意后来的事情,这会儿想着自己那儿子,再想着赵姨娘那可人的样子,苏清秀顿时觉得不好交代了。 “两人各自一百板子!” “什么?”没有想到老庆王妃罚那么重,苏清秀都吓到了。 “哎,王爷,妾身也着实是觉得母妃这样子罚,有些狠了,别说那白姨娘细皮嫩肉的,就是振贤他也没受过这样的苦啊,这一白板子下去,还有命在吗?”孙雪茹话虽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是巴不得那苏振贤早点死了,至于白芯,死了也好,免得总是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 “哎,母妃糊涂,你怎么就不劝着呢?这要是真的出了任命,我们怎么跟静妃娘娘交代啊!”这白芯可不是一般的妾侍啊,怎么可以那么随便的就责罚了? “王爷,你就别怪妾身了,该说的,妾身都说了,可是母妃她,她不听劝啊!”一脸焦急后悔的样子,苏清秀看着孙雪茹这样子,也知道老亲王妃的xing子,倔得谁的劝都不听,这会儿只觉得自己心里憋得慌,看着老庆王妃也没了往ri的孝顺了。 这母妃,真的是越来越糊涂了不是?气走了二弟,还如此的惩罚那白姨娘和贤儿,这不是存心的给他找事做吗? “哎,这可如何是好啊,母妃,你怎么就能这样呢?你这样,这会儿白姨娘还在我们府中呢,还有贤儿,他也是儿子的骨血啊,你怎么就那么狠心了呢?”实在是觉得老庆王妃有些糊涂了,苏清秀这会儿憋了一肚子的气,也只好将那气,往老庆王妃身上发了。 “你,你,你……”抬起手指了指苏清秀,老庆王妃没有想到,走了一个儿子,另外一个儿子竟然因为这样的事情职责于她,她的心里怎能不气? 还有,青岚竟然没有回来,这可如何是好? “哎,母妃啊,你做什么事情之前,都不跟儿子商量的吗?这下子可怎么办啊?一白板子可不是说笑的,那白姨娘养尊处优的,如果就那么去了,到时候静妃娘娘来跟我们要人,我们怎么办啊?还有贤儿,一白板子下去,他这辈子不就毁了吗?母妃,您怎么越老越糊涂啊?这做事情怎么也得跟儿子商量一下啊,你这样,儿子可怎么办啊?”苏清秀好像没有看到老庆王妃那生气的样子,只是一个劲的抱怨着,老庆王妃一下子气急攻心,“噗”的就吐了一口血在苏清秀的脸上,苏清秀顿时吓到了。 看着老庆王妃翻了白眼,整个人都僵硬的倒下了,苏清秀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片的血sè,吓得腿都软了,“啊啊,来人啊,快来人啊!” ------题外话------ 咳咳,那啥,五十一章云霄觉得还是不要让苏青岚这些年都没有碰过那些小妾了,这样不大实际,云霄改了下,变成是偶尔会和那些小妾温存,介意的亲们可以回去看看哈,(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