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各自的打算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五十三章 各自的打算

“王妃,您刚才怎么就那样子拒绝了王爷了呢?您这样子,王爷会对您越发的不满的!”张嬷嬷看着孙雪茹刚才那么不给苏清秀面子,真的快要急死了。舒蝤鴵裻 这丈夫可是女人的一片天啊,这王妃要是真的让王爷恼怒了,这王爷以后不把王妃看在眼里,那可怎生是好? “而且老王妃病重,王妃作为儿媳,理应去侍疾才是啊,您这样子,别人都不知道会怎么说您了!”作为孙雪茹的nǎi娘,张嬷嬷自然跟孙雪茹是一心的,做什么都是为了孙雪茹好。 这不孝的名声,可真的很不好听,大少爷还没有娶妻的,如果被外人知道有这样一个娘,将来谁愿意把女儿嫁进来? “嬷嬷,本妃知你心疼本妃,可是你看看雨儿现在生死未卜,都成什么样子了,本妃哪里有心情去侍疾?”自己的女儿高烧一直不退,说了好几个时辰的胡话了,她如果不好生的守着,这可怎么得了啊? 想着苏兰雨昏迷中都还念念不忘老王妃等人的狠心和苏兰芷的恨意,孙雪茹此刻看着这几个人都会忍不住的想要冲上去狠狠的打对方几巴掌,老王妃病了她哪里愿意去呢? 那人那么狠心的抛弃她的女儿,她凭什么要去给那人侍疾,更何况,到底是不是真的病了,还不一定! “可是王妃,您这样子公然的反对王爷,您今后在王爷面前,可怎么做人啊?王爷本不是个长情的人,赵姨娘如今又得宠,如今已经孕育了一子一女,甚至肚子里现在还怀着呢,王妃您就不担心吗?你这样子把王爷推开,这以后您的ri子,还有大少爷的ri子,大小姐的ri子,可如何是好啊?”苏青秀生xing风流,庆王府中妻妾成群,子嗣众多,这孙雪茹虽然长得美,可是年纪毕竟是大了,比不得那些娇滴滴的姨娘侍妾,两人的夫妻情分本来就浅,如今孙雪茹那么做,让苏清秀寒了心,苏清秀还真的是有可能从此都不再踏足她的房门了! “嬷嬷,这些本妃自然是知道,可是这一次他们母子的确是做的太过火,为了他们自己牺牲了雨儿,竟然半点都不顾手足之情,他们既然都如此,本妃又凭什么去关心他们?”孙雪茹出生本就高贵,xing子自然也是高傲的,她嫁给一个花心没有责任感的丈夫倒还罢了,偏偏那丈夫还如此的无情,这样,让她怎么受得了? “王妃,这嫁了人,很多事情,就比不得当姑娘家的了,这些年,难道您都不明白吗?”作为南昌公的嫡长女,孙雪茹的确是有骄傲的资本,可是如今她已经嫁做人妇,哪里能够像在闺中那样的,随心所yu呢? 如果王妃这些年肯放下姿态,讨好王爷,王爷也不至于让府中的姨娘们生下那么多子嗣了! “嬷嬷,本妃知道你是为了本妃好,只是这事情来得蹊跷,本妃才不想去给人做了靶子,平白的让人给折腾利用了!”其实孙雪茹不去,一来是因为心里憋了一口气不舒服,不想去,但是还有一个原因,她也觉得这事情来得太过蹊跷了,所以想按兵不动,看看老庆王妃要做什么! “王妃这是何意?” “嬷嬷,你就顾着劝服本妃了,难道你忘了,老王妃这人最喜欢的,就是拿她的身子说事情吗?尤其是对着二叔,今夜二叔难得留宿,你说老王妃就那么好巧不巧的就病了,而且还吩咐本妃和那弟媳去侍疾,你说,她难道没有什么谋算吗?”毕竟是和老庆王妃在一起生活了多年,孙雪茹这些年做人媳妇,做得很是艰辛,老庆王妃每ri都要晨醒请安不说,每ri都还要她立规矩。 孙雪茹早就知道老庆王妃是那种好面子,喜欢摆长辈身份的人,如今苏青岚少有归来庆王府,今ri还出了这许多事情,以老王妃的xing子,肯定不会就那么罢休了的。 “王妃的意思是……”想到自己差点忽略的事情,张嬷嬷倒是觉得粗心了,“那要不要老奴去看看?” “嬷嬷无须担心了,本妃已经让怜儿跟着去看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了!”那老王妃想干什么,她还不知道吗? 不过就是为她那外甥女多替苏青岚生几个孩子,巩固对方在相府的地位,然后为她做事情吗? 可是,她想得倒是简单! “王妃,如果老王妃真的有什么动作,我们该如何是好呢?”张嬷嬷了解孙雪茹,和老庆王妃也一直都是面和心不合,彼此也只是表面的亲近而已。 如今老庆王妃那么无情的将苏兰雨给抛弃了,两人之间的表面平和,怕也是掩盖不住了。 而且孙雪茹那么骄傲的人,哪里会就那么忍着这口气不出了? “嬷嬷,他们今ri将雨儿逼到如此的境界,本妃定然不会罢手,这事情,本妃一定要搅得他们不安宁,让他们一辈子都后悔今ri的决定!”老王妃,本妃不会让你得逞的,本妃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还有苏兰芷,本妃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死,太便宜你了! “王妃,您要不要再想想?”老庆王妃什么xing格,她今ri做的事情,如果孙雪茹真的去阻挡了,那么将来两人的间隙不就更大了吗? 这样孙雪茹以后在王府的ri子,不也越发的艰难吗? “嬷嬷,你也是做母亲的,你该知道,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却无能为力的样子心有多痛!如果他们今ri但凡肯求情,雨儿断断是不会有这样的结局的,可是他们却偏偏那么的狠心,这口气,本妃不出,实在是心里憋得慌!”自己的女儿这辈子都是瘸子了,而且这条命还有没有都还不知道,她的心有多痛,对那些人的恨就有多深! 所以,她一定要让那些人也尝尝这样痛的滋味! “王妃既然已经决定了,老奴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帮着王妃的!”张嬷嬷也是从小看着苏兰雨长大的,那么一个如花儿般娇嫩的花朵就那么生生的被折碎了,她的心,何尝不心疼呢? “嬷嬷,这庆王府的人,果真还没有我们南昌公的老人来的真心!”看着张嬷嬷,孙雪茹如今能信任的,就只有自己从南昌公府带来的陪嫁了。 “王妃暂且放宽心,或许一切,并没有那么早,或许大小姐的伤会好,腿也会好的!” “哎,希望吧,这样将来本妃还可以偷偷的为她谋一个前程!”如果苏兰雨可以活下来,身体健康,那么过些年,等到苏兰雨及笄了,她想个办法让苏兰雨金蝉脱壳就是,只是,还有这个机会吗? “会的,一定会的,大小姐那么好福气的一个女子,一定会的!”虽然知道希望渺小,可是张嬷嬷,却也只能这样安慰了。 “哎……”叹了口气,看着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苏兰雨,想着苏清秀刚才不许苏兰雨进屋的市侩嘴脸,孙雪茹只觉得特别的厌恶了。 …… 不大一会儿怜儿就回来了,“王妃,奴婢已经打探到了!” “那你且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王妃,如今二夫人和兰芷小姐都呆在老王妃那里侍疾,而王爷和二老爷离开,而且奴婢远远的瞧着兰芷小姐想出来,可是好像有人阻止!” “是吗?那二老爷可曾回去他自己的屋子?” “嗯,是回去了。” “那苏兰芷她出来了没有?” “兰芷小姐说她想亲自回去拿几本书,香雪他们无法推辞,如今正送兰芷小姐回去!” “是吗?”听这样子,好像也没有特别不对劲的地方,孙雪茹倒是不解了,“那你可曾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难道那老太婆真的只是侍疾那么简单,可是,可能吗? “没有,一切都很正常。就是兰芷小姐本来是留下的,突然就找借口走了。” “这样?”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十几年前的事情,孙雪茹也是有参与的,老庆王妃惯常用的手段,她也略知一二,可是怎么今天,一切都正常的有些诡异了呢? “是的,王妃!” “怜儿,你且再去老王妃那里一趟,想办法让二夫人知道,兰芷小姐在路上的时候不慎跌倒,摔伤了!” “是,王妃!”虽然不理解孙雪茹为何会让她这样做,但是她作为奴婢的,只要好生完成主子吩咐的事情就是了,其他的,少问,自己也安全些。 张嬷嬷看着怜儿走了,对孙雪茹的行为,倒很是不解了,“王妃,你这是要作甚?”如果这一切真的是老庆王妃为了撮合苏青岚和白芯的yin谋,那么让慕容嫣回去了,岂不是破坏了一切吗? 这可是得不偿失啊! “嬷嬷,本妃自有本妃的用意,你着人想办法将苏振贤引去二叔的院落,还有画儿!”这两人一个是府中的二少爷,一个是苏清秀刚刚看中的一个丫鬟,生得极美,眼看着就要做侍妾了,孙雪茹哪里就愿意了? 所以今ri,她不仅仅是要打击老庆王妃,让苏兰芷和慕容嫣痛苦一声,而且,还要顺带铲除她的仇人! “王妃……”看着孙雪茹眼中的那抹狠光,赵嬷嬷都被吓了一跳了。 “嬷嬷,你自来是稳重的,这事情就交由你去办吧,一定要让那两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去了那一边!”虽然表面看不出什么,但是,孙雪茹相信,这一切都是老庆王妃计划好的,所以,她就要见缝插针,既达到自己的目的,又让自己的对手遭受致命的一击! “王妃,这要是让王爷知道了……”这赵姨娘可是王爷的心头肉啊,而且那个画儿…… “他反正那么无情的丢下自己的女儿,再失去一个儿子给本妃的女儿陪葬又有什么?不就是失去一个女人嘛?而且,本妃这可是在为了他着想,他到时候感激本妃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就恨了本妃了?”眼中闪着一抹恶毒的光芒,孙雪茹这是打算坐收渔翁之利了。 “王妃,可是一下子对付两个,老奴有些担心……” “这你可以放心,王爷他最在乎的只是他的前程,其他的,他都可以舍弃,到时候他自然会知道怎么做,而且这事情我们做的隐秘,他怎么就知道是我们做的了?”笑了笑,孙雪茹那样的笑容,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慎人了。 “是,王妃,老奴这就去想办法!” “嬷嬷小心才是!” “王妃放心,老奴不会让王妃失望的!”让这两个人去苏青岚的院落,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如今苏清秀正和苏青岚在一起,只需让人传递话给画儿就可以,只是那苏振贤有点难办了。 不过,素闻这苏振贤喜欢搜集孤本,对苏青岚的屋子里面的那些书也是垂涎已久,平ri里没少去看,只需让他知道苏青岚今ri在老王妃那里还未曾归来,而且有一本孤本忘了带走,明ri就会带走,他就一定会想办法去看的。 对这府中的人,赵嬷嬷也算是了解,如今在心里细细的将两人的心思过滤了一边,赵嬷嬷便想办法去传话了,一切都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赵嬷嬷并没有直接传话,而且不经意间透露给两人熟识的人,赵嬷嬷看着那些人急急地走了,也知道,自己也该回去复命了。 …… “一切可都办妥当了?” “王妃放心,老奴做得很隐秘,不会有人发现的,他们如今,已经正在往二老爷的屋子赶去了。” “那就好,嬷嬷,你且陪本妃去看一场戏吧!” “王妃,这事情既然已经处理好了,我们还是不要去,免得让人怀疑才是!”赵嬷嬷心里还是很担心的,虽然可以除去两个心腹大患,可是赵嬷嬷还是担心苏清秀知道会会震怒! “嬷嬷且放心,我们悄悄的去,等到确定事情都照着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那就可以了!”孙雪茹不亲自去看看,实在是有些不放心啊! “那王妃,老奴去跟您拿披风!” “嗯!” 两人收拾妥当就出去了,孙雪茹一路上想着老庆王妃明ri的脸sè,心里就格外的痛快了。 老王妃,你不是要撮合二叔和白姨娘吗?本妃就是不让你如愿,本妃要让你悔不当初,让你痛不yu生,让你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一炬! 还有苏兰芷,慕容嫣,本妃要让你们亲眼看看你们心中所谓的父亲,所谓的丈夫在你们的面前宠爱他人,要让你们这一辈子都痛不yu生! 慕容嫣,本妃要让你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你面前和别的女人颠鸾倒凤,让你心里永远都插着那么一根刺,永远都无法和苏青岚再重归于好! 本妃要让你们所有人都痛苦! …… 而另一边,苏兰芷很不放心的想要回去看看,可是叶嬷嬷几人一直阻挡,最后苏兰芷没有办法了,想着要亲自去拿些书,几人实在是熬不过,只好陪着苏兰芷去了,只是一路上走得极慢,而且灯好几次都熄灭了,苏兰芷想着月桃去了许久都不曾回来,心里着急,最后在香雪去点灯的时候,迅速的就走了。 一路狂奔着回去,苏兰芷心里总觉得不安,想着如何处理这事情才好,而另一边的苏青岚和苏清秀,却是已经回到了苏青岚的屋子了。 “大哥,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天sè已晚,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哎,老弟,你这是何必呢?大哥难得过来,难道老弟都不陪大哥喝点酒,谈谈心吗?” “这……”今夜实在是不适合饮酒,苏青岚有些不大乐意,苏清秀自然是看出来了,脸sè顿时有些失落了,“你我本是亲兄弟,这些年倒是渐渐的疏远了,我知道你因着弟妹的事情还在防着哥哥我,可是这些年,哥哥早就已经放下了,而且哥哥如今早已娶妻,府中那么多的美妾,哪个不是如花似玉的?哥哥早就忘了那许多的事情了,怎么你还记着呢?”这一次没有以“本王”自称了,苏清秀很明显是想拉近兄弟间的关系,苏青岚看着苏清秀都主动和自己亲近了,怎么都是嫡亲的兄弟,也不好说些什么了。 “那哥哥就进来坐坐吧!” “这就对了,我们是嫡亲的兄弟,本就应该和睦,相互扶持的!”看着暗处的人,苏清秀点了点头,接着拉着苏青岚就回去屋子了,“来,我们兄弟两个,今夜好好喝一杯!” “大哥,今ri我们喝了不少酒了,这晚上我们就引些茶水吧,喝酒伤身,就不必了!” “那怎么行呢?我们兄弟今ri可以说开来,自然是要好生的庆祝一下的,青岚,难道你都忘了我们小时候的事情了吗?那个时候你还小,总是喜欢跟着我后面跑,小时候的我们感情可好了,虽然总是调皮被罚,但是我们依旧不记事,倒是让父王母妃头疼不已了!”人在年幼的时候,总是单纯美好的,苏青岚和苏清秀也是一样的,年幼的他们感情很好,并没有因为长大以后,有太多的分歧,如今苏清秀就是故意提及曾经,好让两人没有了间隙,苏青岚听着,也觉得有些动容了。 “大哥说的极是啊,小时候的我们,感情一直都很好!”本就是嫡亲的兄弟,而且年龄相差不大,一直都玩一块儿去了,感情怎么会不好呢? 只是后来长大了,冲突有了,分歧也有了,而他比苏清秀来的聪慧,所以苏清秀对他也渐渐的忌惮,加上后来慕容嫣的事情,还有种种,他们的情分,倒是淡了。 “是啊,这些年是哥哥的不是了,很多时候都跟你对着干,你不会怪我吧?”看着苏青岚倒是难得的亲切,苏青岚摇了摇头,却也不在意,“大哥,我们始终都是亲兄弟!” 血缘的关系是没有办法改变的,虽然他们有过不和和争吵,可是,他们是亲兄弟的这个事实,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 “既然我们今ri冰释前嫌,那我们今ri就不醉不归,来,青岚,我们喝酒!” “好,喝酒!” “来人,把酒都端上来!” “是,王爷!”屋中的下人很快就去端了好几坛的酒,苏清秀见了,满意的点点头,“今ri本王要和二老爷好好聚聚,你们不用在这里伺候了,各自散了吧!”这话就是要清场了,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倒是不知道要不要真的就都走了。 “你们且回去休息吧,明ri再来收拾!” 屋子的主人都这样吩咐了,大家也只好都走了,“是,二老爷!” 人都走了,一时之间整个气氛都有些沉寂了,苏清秀这次倒了酒,“来,二弟,我们今ri,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 “干,为我们冰释前嫌!” “为我们冰释前嫌!” …… 一杯一杯的喝着,苏清秀倒是很巧妙的将那酒倒进了自己的袖口,或者是假装喝了,却趁着苏青岚没注意的时候,吐了,几人喝了两坛酒,微微都有些醉意了,苏清秀看着苏青岚似乎醉了,又倒了一杯,“来,二弟,再来!” “不,不行了,不能再喝了……”摆了摆手,苏青岚看起来是真的有些醉了,苏清秀见了,这次趁着苏青岚趴在桌子上昏昏迷迷的不注意,将怀里的一包药粉拿了出来,倒进了杯中,“再来最后一杯,愿我们情意长存!” 这可是今ri离开之前叶嬷嬷给他的,嘱咐他一定要想办法让苏青岚喝下,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他才懒得来陪苏青岚说那么多的废话! 要知道如果不是和这人在这里喝酒,他早就可以回去抱着软香如玉在怀,好好的和自己的美妾温存了,真的是,晦气! “好,最后一杯!”正准备喝呢,苏青岚却突然好像看到了什么一样的,看着苏清秀的身上,突然大叫道,“大哥,你身上有什么?” “啊?什么?”飞快的放下酒就起身查看自己的身上,苏清秀也是着急了,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什么,顿时不解了,“没有什么啊!” “是吗?可是我刚才明明看到有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啊!” “是吗?”再仔细的看了自己的身上,苏清秀倒是无奈的笑了笑,“老弟,是你醉了,看错了!” “是吗?” “那是自然,来,我们喝了这最后的一杯,就散了吧,明ri还要早朝!” “好,干!” “干!” 两人看着对方喝下那杯中的酒,苏清秀是满是得意,苏青岚则是一片的冷光了。 “好了,二弟,我看你醉了,今ri就到这里吧,我们下一次再好好的喝!”一副站都站不稳的样子,苏清秀看着苏青岚醉倒了,这会儿便准备走了。 总算是将这人喝倒下了,累死他了。 早知道这活儿不好干,他就不干了! “不,再喝,我没醉!”通常人这么说的时候,那就是醉了,苏清秀见着苏青岚这样子,倒是放下了心,“那老弟,大哥先走了,大哥让人来伺候你!” “好!”苏清秀刚走没多久,苏青岚只感觉自己鼻尖带着一股子的魅香,那香味伴着这酒味,只让人觉得格外的绚呼。 “老爷,您怎么就醉了?怎么能就这样躺着呢?婢妾伺候老爷入睡吧!”飞快的冲到苏青岚的身边,那一阵阵的幽香顿时让苏青岚只觉得自己的心头荡漾,心里大叫不妙,可是却只能忍着,强忍着不适了。 “老爷,老爷?”看苏青岚没有反应,白芯觉得有些奇怪。 姨母不是说自己只要一靠近老爷,老爷就会扑过来吗?到时候自己只需要顺从就是了,可是如何,这是什么个情况? 看着苏青岚睡得跟一头死猪一样的,白芯心里有些着急,虽然有些羞涩,此刻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老爷,婢妾伺候您入睡吧!”说完就抱着苏青岚,那一阵阵的魅香渐渐的入了苏青岚的鼻子,苏青岚只觉得自己的心神顿时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老爷,婢妾,婢妾伺候您……”见苏青岚还是没有反应,白芯干脆脱了自己的衣衫,苏青岚顿时觉得不妙,从后面狠狠的就将白芯打晕了。 “啊?”还没有料到是怎么回事,白芯突然就晕了,苏青岚看着白芯那衣衫凌乱的样子,想着自己身体的异样,只觉得格外的奇怪了。 那酒他明明就没喝啊,怎么还是会有反应? 那一阵阵的幽香让苏青岚觉得心痒难耐,苏青岚顿时有些受不住了,赶忙捂着鼻子就出去了。 跑出了好远,被外面的冷空气渐渐的冰冷了理智,苏青岚此刻想起今ri发生的一切,实在是觉得怪异了。 他不是傻子,虽然他对内宅的事情并不清楚,但是十多年前被老庆王妃算计了一次,意外的就夺去了白芯的清白,那个时候他一直对白芯很内疚,以为是自己害了那么好的一个女子,所以这些年,他都尽力的在弥补白芯了。 他一直以为,一个嫡女,是不可能甘心做妾侍的,而且元武侯的身份不低,白芯完全可以嫁给世家大族的公子,做尊贵的当家主母,更何况,当时白芯,身上还有婚约! 所以他曾经一度的认为那些只是意外了,可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想着刚才白芯身上的魅香,苏青岚顿时觉得自己神情都是恍惚的,他今天一直都很注意,怕十多年前的旧事重演,所以自从去了老庆王妃的屋子,他就格外的注意,对苏清秀也是格外的防备了。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层出不穷,尤其是白芯,那身上是什么,他不用猜都知道! 老庆王妃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的,xing子一向谨慎,尤其是十多年前的事情,苏青岚对她,始终都做不到完全的信任了。所以今ri特别的加了防备,屋子里的香气虽然刚刚闻的时候没事,但是一旦喝了酒,接触到女人,就会有强烈的yu望。然而老庆王妃怕不保险,还让苏清秀去下了药,这药喝下去也不会立刻的就发作,同样的是要见到了女人,闻道女人身上的香气,才会立刻理智全无的发作了。如此的双重保险,老庆王妃以为是万无一失。 本来是想让苏青岚来一个酒后乱xing的,只是她没有想到,她只是想让白芯稍微熏香一点,好配合她的药效,可是白芯担心失手,自己加了魅香进去,如今,倒是不打自招了! 有些招数,用一次是有效的,但是用第二次,那就是没有效果了,十几年前的白芯,也是同样的怕出错,所以自己擅自做了主张加了些迷情的香味在自己的身上,那个时候的苏青岚的确是没有了理智,自然是不会察觉,所以以为白芯是被自己所迫,心里一直存着愧疚。但是这一次的苏青岚早就做好了防备了,察觉到白芯身上隐约熟悉的味道,苏青岚自然会想清楚,到底是怎么了! 心里满是懊恼,苏青岚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真的是养了一条美女蛇在自己的身边,害自己妻离女怨,痛苦了十几年啊! 此刻走在外面的路上,苏青岚看着那白雪照亮的四周,却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冰火两重天之间纠缠了。 母妃,您再一次的用了如此卑劣的手段逼着儿子就范,这到底是为什么,您要的孙子,儿子已经给您了,这样,还不够吗? 想起老庆王妃今ri的一切,苏青岚真的觉得很心寒了。 不管是谁,被自己的亲生母亲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心里,怕是都很不是滋味的吧? …… “爹爹,你怎么在这里?”半路遇到了回去告诉她消息的月桃,在对方的帮助下,苏兰芷终于是摆脱了香雪的纠缠,好不容易跑过来了,气喘吁吁的,看得出,她跑的很急了。 “兰儿,你,你别过来!”自己此刻的狼狈样子,苏青岚不想让苏兰芷看到,尤其是他没有想到白芯那里还有一层,倒是疏忽了吸了不少的魅香进去,此刻正在挣扎的厉害。 “爹爹,你怎么了?”远远的看着苏青岚好像很不好的样子,苏兰芷有些担心了。 “爹爹没事,兰儿放心,只是你暂且别过来就是!”避开自己的目光,看着女儿那和爱妻相似的容颜,苏青岚还真的觉得有些按耐不住了。 天,怎么兰儿这个时候过来了? “爹爹,你真的没事吗?”虽然是想过去看看苏青岚,但是苏兰芷也知道,苏青岚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不让自己过去,心里很是着急,苏兰芷却也只能远远的瞧着了。 “爹爹没事,兰儿放心,只是你暂且别过来就是,爹爹现在不方便!” “可是爹爹,这外面冷,我们先回去休息好不好?”看苏青岚的样子估计是中了媚药了,苏兰芷很担心。 “你先回去吧,爹爹再这里待一会儿就好了!”这冰冷的气息可以让他冷静冷静。 “爹爹,你这样子,兰儿怎么放心呢?我们先回去,您走在前面,兰儿跟着,可好?” 见苏青岚没有回答,苏兰芷知道苏青岚在忌讳什么,“爹爹,就先进屋子休息,兰儿从外面将爹爹锁着就是,兰儿再去让府医来帮忙,这样可好?”可不想让那些人就得逞了,苏兰芷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那些人有接近苏青岚的机会的。 “好!”一直站在这里吹冷风也不是个事情,苏青岚现在虽然需要冷静,但是也需要医治。 “那爹爹走前面,兰儿走后面!” “好!”两人很快就回去了,苏青岚一进去房间,苏兰芷就将那房门给锁了,“爹爹稍等片刻,兰儿这就是去找人帮忙!”知道苏青岚如今憋屈的慌,苏兰芷赶忙去找了早就被遣回去休息的下人,找到chun暖,让chun暖去请府医,这次匆匆忙忙的赶回去,看到白芯衣衫不整的躺在那地上,苏兰芷远远的就闻着一股的魅香,眼中顿时一冷。这个时候正好听到了脚步声,苏兰芷赶忙躲开,看到一个男子偷偷摸摸的在院子中晃荡,好像在找什么,还看到另外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好像在跟着那男子一样的,时不时的丢石子引起那男子的注意,好像想将那男子往白芯待的房间引去了。 看对方的目的和自己一样,苏兰芷倒是没有插手,等到看到对方将那鬼鬼祟祟的男子引进去白芯躺着的房间,很快的就将门给拴上了,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还好二老爷不在,不然就难办了!”说完对着那房子里面吹了一股子的魅烟,那人才偷偷摸摸的又潜进去了暗处去。 不大一会儿来了一名年轻的女子,那女子长得很美,而且有着一股子的媚态,看起来有些着急的在寻找谁,那人见了这女子,从后面将那女子打晕,然后将那女子拖进来旁边的房内,放在床上,接着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只是没有找到罢了。 “奇怪了,二老爷人呢?”没有完成任务,那人有些着急,开始四处的寻找,走开了一会儿。 苏兰芷看那人找自己的爹爹找的着急,刹那间就明白那人想干什么了,这个时候远远的看到苏清秀倒在角落里,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苏兰芷赶忙走过去查看。 原来这苏清秀之前虽然吐了很多酒,但是多多少少也喝了点了,加上苏青岚和他换了酒,他之前本就在老庆王妃哪里沾了那香味的,所以整个人这会儿身上有两种药,顿时有些晕乎乎的,刚才走路滑到了,倒是一滑到在地上就起不来了,这会儿半醒半睡间,人迷迷糊糊的,神志有些不清楚了。 苏兰芷见了,赶忙走了过去,将苏清秀身上的衣服给脱了扔了,发型变成苏青岚的发型,顺便将对方的脸上弄了些粉,好让苏清秀的脸不怎么看得出来,做好了这些,听到那脚步声,苏兰芷赶忙隐藏了自己。 那人找得着急了,时间也不多,这会儿看到一个和苏青岚身形和发型都像的人,倒是以为对方就是苏青岚了,“二老爷,可算是找到你了!” 这天sè本来就晚了,那人心急,也没多想,就直接将苏清秀给拖进了刚才的房间了,做好这一切,他同样的往里面吹了抹媚烟,听到不远处的脚步声,赶忙就开溜了。 苏兰芷看着这人,只觉得格外的可疑了。 这人是谁,为什么要做这些? 正想着就看到慕容嫣焦急的跟了过来,苏兰芷看慕容嫣一个人,倒是吓坏了,“娘亲,你怎么来了?”而且还是一个人?这大冷天的,这要是出了事情,可怎么办? “兰儿,刚才娘亲听说你摔着了,是不是真的?可有很疼啊?”慕容嫣看到苏兰芷,赶忙就给对方检查,面露关心,苏兰芷听到这些,想着自己刚才见到的一切,顿时觉得心,一片的冰冷了。 “娘,谁告诉你我受伤了的?” “当时娘在母妃端药,不知道是哪个丫鬟突然就跑过来告诉我了,我着急,可是叶嬷嬷他们不许我离开,我好不容易寻了个借口去茅房,这才趁他们不注意偷偷溜回来的,兰儿,你知不知道你快要吓死娘了!” “娘,这一路上,他们就没有跟过来?”这一切的一切都透着诡异了,那些人既然特别将她娘给支走,怎么会在发现她娘失踪的时候,没有跟过来呢? “娘也不知道,娘是偷偷瞒着出来的,他们可能以为我在茅房,所以没注意吧?”慕容嫣也不是没脑子的,她知道那些人是故意拖住她,当然是想了办法才出来的。 可是怎么一路上都没有人追上来呢? 按理说她走了有许久了啊! 那些人不会发现不对劲吗? ------题外话------ 哎,云霄实在是不太会写这yin谋啥子的,亲们就将就一下吧,实在不会写啊,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