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想要毁她清白?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四十八章 想要毁她清白?

“这个苏兰雨,一向自命甚高,今ri那么做,肯定是嫉妒女儿的才华,娘,绝对不能放过她!”想起苏兰雨,薛灵芸心里就好似堆积了一团的火焰一样,气愤极了。舒蝤鴵裻 这辈子就只有她把别人掌控在手里的份,哪里有别人竟然敢算计于她? “芸儿,住口!”看着薛灵芸今ri三番两次的沉不住气,张氏的脸上有些不好看了。 “娘……”不明白张氏今ri怎生对自己如此满意,薛灵芸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了。 “芸儿,从小到大,娘是怎么教你的?你平ri的冷静呢?难道就只看这表明的功夫?”虽然目前事情都指向了苏兰雨,可是事情真的就有那么巧吗? 庆王府和他们辅国公府并没有什么冲突,苏兰雨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就算苏兰雨嫉妒自己女儿的才华,也不用做得那么明显啊! 毕竟比薛灵芸年长,张氏对这些内宅子的事情十分了然,自然也没有薛灵芸那么容易就被表面现象给迷惑住了。 “娘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挑拨我们和庆王府的关系?可是这人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薛灵芸今天虽然受创,却也不是傻子,经张氏那么一提醒,她自然也是想到了的。 “目前还不清楚,只是你今ri太过不小心,给人钻了空子,你自己好生反省吧,下一次再犯这样的错误,你就不仅仅是今ri这般简单了!”不管对方是谁,但是可以肯定对方是冲着薛灵芸来的。 那么不着痕迹的就让薛灵芸多年来建立的名声毁于一旦,此人,用心果然狠毒!而且心思极为细腻,她也想不出来,到底是谁! “娘,那女儿该怎么办?”幕后的人不抓出来,那么自己不是时时刻刻就被对方盯着? 如此,可怎生是好? “你也别紧张,以你的小心和谨慎,那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算计到你的,今ri的事情是个教训,你往后,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千万别让人再抓住了你的把柄,免得祸及自身,让整个辅国公府也跟着遭殃!”今ri的事情,那人不动声sè的就将薛灵芸多年来累积的名誉毁于一旦,那样的诗,那样的行为和言语,在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贵夫人中,怕是要传得沸沸扬扬吧? “可是娘,今ri出了这样的事情,女儿的名声怎么办?”她只是一个还未及笄的小姐,可是却德行有失,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还不知道自己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那么将来,她还怎么嫁人? 会有高门子弟的夫人,愿意接受她这个小小年纪便已思chun,甚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有失颜面的人做媳妇吗? 还有那个人,他会怎么看自己? “芸儿,事情已经造成,今ri之事以后,你必须韬光养晦,等到时机合适,娘会寻一个机会,让你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大家的面前。”面对流言,最好的方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虽然高门夫人喜欢揪住别人的过错不放,但是他们辅国公府,不是那么好让人欺负的,这些人想抹黑薛灵芸,也得好生的掂量掂量! “那女儿待会儿还要去参加宴席吗?”薛灵芸刚才虽然是不清醒,可是此刻已经想起来了,刚才那些人的嘲讽和不屑,她向来骄傲,怎生受得了? 她巴不得不去见那些人的嘴脸才好! “去,当然是要去的,你不去,别人还以为你真的做了什么丢脸的事情,不好意思见人了。等一下你就好生打扮,将你最好的一面呈现给大家看,让大家看看我们辅国公府的教养和风范,也让那个身后的人看看,你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垮的!” “是,娘!” “书画,给小姐上妆,整理整理!” “是,大夫人!”重新给薛灵芸上了妆,将薛灵芸凌乱的头发和衣服都整理好,等到一切准备就绪,薛灵芸又是那个高贵典雅的辅国公府的嫡长孙女,举手投足间皆是具有一股子大家风范,淡淡的书香气息环绕,让人只觉得此人就如那高傲的梅花,让人由衷的觉得清雅无比。 张氏看着薛灵芸那么快就收拾好所有的情绪,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的芸儿,果然是这世间心思最为晶莹剔透的女子,芸儿,你的风范,无人能及!” 纵然薛灵芸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可是她气质非凡,比起那些只有容貌的空架子,可是多了最重要的利器 看着女儿如此的气质,张氏满意的笑了笑,就知道,她的女儿绝世无双,将来定然会那普天下最尊贵的女子,也不枉她多年来的培养了。 “娘,这样,可以了吗?”看着自己已然恢复整洁的周身,薛灵芸此刻也平静了下来,想着自己今ri所受的苦,她定然会好好的记着! “嗯,可以了,等一下出去的时候,凡事都要小心,不要再让人抓住了小辫子去,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切莫因为别人的言语刺激,而按捺不住,明白吗?”虽然知道薛灵芸自幼就是一个谨慎的,可是今ri连连受打击,难免会有些沉不住气了。 这孩子,毕竟还是太过年轻啊,才会那么容易就让人算计了去! “娘,放心吧,女儿明白的!” “那我们就一起走吧!” “是,娘!”苏兰雨,你给我等着,找着机会,我一定让你好看! 不动声sè的跟着张氏,薛灵芸努力扮演着一个乖巧的女儿,纵然心里有再多的不满,她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心底里,却是存了心思的,寻着机会,她自然是会报复回去的! …… 而此时,苏兰芷那边,因为薛灵芸的事情,各自脸上都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苏兰芷就知道,所谓的世家大族,其实何尝不是这样的踩高压低。 大家族内是非多,偏偏还要那么多喜欢搬弄是非的人,薛灵芸今ri出了这样的丑,往ri里嫉妒她的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我看这薛小姐啊,果真是读书读多了,或许也是看的书不正,才会有了这般的心思,果真是有些脸皮厚了些,我刚刚听着那诗,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偏偏这薛小姐还一副找人理论的样子,我要是她啊,我都没有脸出来见人了。” “还辅国公府的大小姐呢,真真的败坏了辅国公的名声了,如此行为失德,我们以后啊,还是离她远些,免得被殃及了,让人也以为我们是那类型的女子了!” “就是就是啊,亏得她还是才女啊,小小年纪就作这样的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已经及笄,恨嫁了呢!” “也说不定这薛小姐真的有了意中人也不一定,不然怎生就作了那样的诗呢?” “天啊,不会吧?薛小姐今年可是尚未及笄的!” “不然她小小年纪,怎会知晓这些?” “也对!” …… 搬弄是非,一向都是这些大小姐们的特长了,经大家这么议论着,薛灵芸已经从一首出错的诗,就到了少女怀chun,已经有了恋人了的,甚至还有甚者,说她私相授受,这对一个闺中女子来说,可真的就是丑闻了! 大苍民风虽然开放,对女子的限制不是很多,可女子的名节极为重要,尤其是还未及笄的女子,如果被传出小小年纪就有了这样yin秽的想法,便会让人觉得此人生xing放浪,将来及笄了,怕也是没有人敢上门求取这样的女子的。 听着大家的言论,苏兰芷一言不语,只是眼中,带着一名深邃的光芒了。 薛灵芸啊薛灵芸,你不就是在意你的才华和名声吗? 前世,你得到了所有的美赞,甚至也如愿的嫁给了那人,做了这个世间最尊贵的女子,可是今世呢?你还会如愿以偿吗?背着这样的名声,你以为,那人还会娶你吗?更何况,那人这辈子,还会坐上那九五之尊的位置吗? 想着那个如雪山般冰冷的男子,苏兰芷的眼中,划过了一个兴味。 他们应该,快见面了吧? 秦焰,不知道今世没有了我的支持,你还能如愿以偿吗? 静静的走着,苏兰芷从来都不会脏了自己的嘴巴,所以这些流言蜚语,她从来都不会自己去制造,她要做的,只是给人们制造流言蜚语的条件就行了,她相信,这些人会比她更知道如何去抹黑薛灵芸了! …… 苏兰雨看着苏兰芷只是在一旁静静的走着,想着薛灵芸刚才对苏兰芷的照顾和亲密,眼中划过一抹恶毒,“对了,兰姐姐,这事情你怎么看呢?薛小姐和兰姐姐你,可是好朋友呢!”称呼早就由刚才的“薛姐姐”变成了薛小姐了,可见苏兰雨此人的确很会见风使舵。得意的看着苏兰芷,眼中满是笑容,可是那笑容,却是那沾了恶魔鲜血的笑容了。 她倒要看看,苏兰芷要怎么回答了! 如果故意说和薛灵芸不熟,撇开关系,那别人就会说她见利忘义,可是如果苏兰芷承认和薛灵芸的关系,薛灵芸得了如此的名声,苏兰芷和薛灵芸那么要好,岂不是也有那么些些的嫌疑呢? 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苏兰雨相信在场的人很了解,而且不管是苏兰芷怎么回答,她都相信,大家会看到苏兰芷的本xing,自然而然的,就不会和苏兰芷亲近了。 她就是要孤立对方,看对方怎么得瑟! 现在已经除去了一个薛灵芸,她很快就可以大展手脚,苏兰芷这个潜在的敌人,她肯定是要提前铲除的! “兰姐姐,你怎么了,是很难回答吗?”继续扮演自己那天真无害的样子,苏兰雨本就长得特别的讨人喜爱,这样子,到真的很难让人看出她的居心叵测的,也只以为是她无意间提出的问题,哪里会想到苏兰雨这是下了套子给苏兰芷钻呢? “雨妹妹,我和薛妹妹已是许久不曾见了,可是她对我的好,我不曾忘记,如今她出了这样子的事情,我也很难过,只是我也没有立场说些什么,所以只是静静的听着。只是我认为薛妹妹不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或许真的只是喝醉了,所以失言了,大家不要多怪才是!”没有反驳自己和薛灵芸的关系,可是却说两人许久不曾见,就是关系可能会淡了,苏兰芷恰到好处的给薛灵芸说好话,倒是让大家觉得苏兰芷这人,有情有义了。 这要是换做平常人,怕是躲都躲不及吧? 可是这苏小姐却站出来替薛小姐说话了,看得出,这个苏小姐,也是一个心善的,刚才薛小姐那么对她,她都还能为对方说话,果真是一个值得结交的对象了! 反观另外一个苏小姐,刚才对薛小姐那么热情,结果转眼间就如此犀利的评判对方,果真,不是一个可以相信的人了。 心里飞快的做了分析,这闺中女子的手帕交也是很重要的,这些都是他们将来嫁入婆家的资本,这会儿看得出苏兰芷和苏兰雨的区别,大家对苏兰芷,纷纷熟络了起来。 “苏小姐,听说相府的景致是极美的,改ri我可否过造访?” “苏小姐,过几ri是我的生辰宴,苏小姐愿意赏脸过来观赏吗?” “苏小姐,你的诗是作得极好的,我对这些也特别的感兴趣,改ri我们一起探讨探讨可好?” …… 大家纷纷对苏兰芷抛出了橄榄枝,苏兰芷浅笑着都应下了,大家见着苏兰芷如此的亲切,比起苏兰雨平ri里的摆谱,对他们的示好总是敷衍和高傲的态度,更是觉得自己的想法没有错,一时之间,都跟苏兰芷闲话家常,倒是把苏兰雨给丢一边了。 苏兰雨看着这些见风使舵的人,那双美丽的眼睛几乎都要冒出火来了,脸sè铁青,这时候,苏玲月倒是很“忠诚”的站在了苏兰雨这边,“雨姐姐,你别生气,大姐她许久不曾出现了,大姐也是一时新鲜而已。不过大姐平ri在府里就霸道惯了,特别的喜欢抢夺我和华儿的东西,甚至占着爹爹的宠爱,妹妹本来以为大姐出来会好一点,收敛一点,可是没有想到……不过雨姐姐,你可千万别生气啊,大姐也是因为太寂寞了而已……” 明明是劝解的语气,可是却人不得不去想苏兰芷的用心险恶,苏兰雨本来就气了,结果听到苏兰雨这么说,更是觉得苏兰芷是故意的,心里就更是气了! 苏兰芷,你给我等着! “雨姐姐,你……”看着对方眼中的怒火,苏玲月眼中满是得意。 其实她早就看不过去苏兰芷今ri如此的得意了,抢夺了所有人的目光不说,还让她几乎都成了隐形人,苏玲月只要一想着进入苏兰芷占去了本该是属于她的关注和荣耀,她的心里,就说不出的嫉妒了! 她不会就那么罢手的! “好了,月儿妹妹,我省得的,你别说了!”收拾好自己的情绪,苏兰雨毕竟还是比苏玲月年长,承得住气了。 “是,雨姐姐!”反正自己的目的是达到了,苏玲月自然不会多说。 说多了,把柄可就多了,她可是最听话的苏玲月了,乖巧懂事,怎么会做出那么愚蠢的事情呢? “月儿妹妹,你是不是对苏兰芷抢夺了你的一切,很不甘心呢?”苏兰雨这会儿冷静下来,自然是知道,苏玲月故意说这些,是为了引起她的怒火了。 不过,对方既然要拉自己下水,怎么可以独善其身呢? “雨姐姐,你你说什么?大姐是我的姐姐,我怎么会不甘呢?” “可是月儿妹妹,以前那些人围着的,可是月儿妹妹你啊,而且据我所知,以前这样的宴会,苏兰芷可是没有机会参加的,今天她不但来了,伯母也来了,月儿妹妹今ri看着白姨娘那么受委屈,不觉得恨吗?如果没有苏兰芷,没有伯母,你可就是相府的嫡女了,白姨娘也可以是相府正儿八经的主母,到时候,月儿妹妹哪里还会被如此的忽视?月儿妹妹,难道你就想这样子吗?就甘愿当一个平凡的庶女,将来任由伯母给你安排婚事,嫁给一个没权势没地位的男人,甚至给人做妾,你真的就愿意?” “我,我不愿意!”毕竟年小,苏玲月还是中了苏兰雨的激将法了,她只要一想着苏兰雨说的话成了事实,她的心,就气得颤抖了! “既然不愿意,月儿妹妹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让苏兰芷从此见不得人,也让她失去伯父的宠爱呢?”苏兰芷现在之所以那么嚣张,还不就是仗着伯父的宠爱吗?如果伯父看到了她那样的一面,哪里还会再宠着她? “雨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诧异的看着苏兰雨,苏玲月自然是想让苏兰芷从此见不得人的,这样就不会跟她争宠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我是什么意思,你无需管,你只要答应配合我,照着我说的就是了!” “这……”有些犹豫,苏玲月这些年一直没觉得苏兰芷是个威胁,也没做什么恶毒的事情,如今看着苏兰雨的眼神,苏玲月倒是觉得有些举棋不定呢? “好了,我知道月儿妹妹顾及姐妹情谊,甘愿从此做小,被伯父忽视,我不勉强!” “不,我答应!”她要爹爹的宠爱,她要做风光的相府嫡女,她不要被苏兰芷踩在脚下! “月儿妹妹答应就好了,你且过来,听我细说!” “嗯!”大家都在和苏兰芷说话,自然是不会注意到苏兰雨和苏玲月的,而且两人站得极远,说话的声音极小,自然也不用担心大家会听到他们说的话了。 苏玲月听着苏兰雨的话,越听,就越是觉得惊奇,最后,眼中都是震惊了,“雨姐姐,这样好吗?” “怎么,心软了?我可是为了帮你,你如果心软,那就当做我多管闲事了!” “不,我怎么会心软呢?只是,我得问过娘亲!” “此事不宜声张,而且事情紧迫,你如果去告诉白姨娘,你就不怕有人知道了吗?”故意加重“白姨娘”三个字,苏兰雨就是要让苏玲月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了。 “我,知道了!”点了点头,苏玲月对苏兰芷本来就是没有感情的,她刚才之所以犹豫,是因为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有些害怕。 但是,只要想着自己那么做了,苏兰芷这辈子就毁了,她就格外的开心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想起自己的计划,苏兰雨看着苏兰芷,那眼中,只剩下一片漆黑的恶毒之sè了。 苏兰芷,是你自己要挡我的路的,所以,别怪我不客气了! …… 故意将自己的鞋踩了许多的雪,苏兰雨这次惊叫道,“呀,我的鞋子刚才踩了不少的雪,已经湿了,这可怎么办啊?” 一句话倒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大家看着苏兰雨的鞋子湿了一大半了,都有些担心了。 “苏小姐,你还是赶紧的回去换吧,不然会着凉的!” “是啊,好在离宴席开始还有些时间,苏小姐快去吧!” …… 听着大家的劝告,苏兰雨的眼中划过一抹暗光,皱了皱眉头,“可是……” “可是怎么了?” “我的脚刚才好像扭到了,兰姐姐,你送我回去换鞋,好吗?”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兰芷,那样子我见犹怜的,好像对方如果拒绝自己,她就会有多么伤心一样的。 苏兰芷看着苏兰雨突然找自己,想着刚才苏兰雨和苏玲月在一边说话,眼中划过一抹冷凝之sè,却也只是点了点头,“好!” 她倒要看看,对方要怎么做! “小姐,我也去!”月桃有些不放心苏兰芷单独行动了,想跟着去有个照应,只是苏兰雨倒是拒绝了,“你就别去了,我和兰姐姐想顺路说些贴己话,而且我们很快就回来了,你就在这里,等会儿有人找兰姐姐和我,你也好说说!” “可是……”总觉得这庆王府比不得相府,危机重重的,月桃想着苏兰芷,就很担心了。 “月桃,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我很快就回来的!” “小姐……” “好了,听话!”反正月桃去了,还是会被支走,自己还不如就让这些人更加放心才好! “是!”苏兰芷都那么说了,她作为奴婢的,自然也不能说太多反抗的话,不然别人以为他们相府不懂规矩了,奴才都不听话。 可是心里,真的是担心啊! “兰姐姐,谢谢你,那我们快点,不然赶不上祖母的寿宴,祖母肯定会不开心的!”见着苏兰芷答应了自己,还随了自己的意没让身边的侍女去,苏兰雨顿时觉得苏兰芷这人真的是愚蠢到家了,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 不过,这不正是她想要的吗? 想着计划初步成果,苏兰雨笑开了花,那样子,还真的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没有心机的孩子一般的,惹人怜爱极了,只是苏兰芷知道这是苏兰雨一贯的手段,倒是已经免疫了。 “我们快些就是,走吧!”扶着苏兰雨就走了,感觉苏兰雨理所当然的就真的将所有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苏兰芷面sè一冷,脚不小心就踩了对方一脚了。 “啊,好疼,苏兰芷你干什么!”脚被踩了,而且是极其用力的一踩,苏兰雨顿时也忘记了掩饰,那双目满是愤怒,生生的破坏了她那张纯真可爱的脸了。 “雨妹妹,对不起,我不小心踩到你了!”脸上带着歉意和愧疚,苏兰芷说完就想拉起苏兰雨的裤腿看看了,“有没有很疼?是不是我太用力了,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满腔的怒火,可是看着苏兰芷那样愧疚自责的表情,苏兰雨倒是说不出来了。 “兰姐姐,我没事,刚才只是疼极了,所以言语间有些冲撞,你不生气吧?”想起自己刚才就破功了,苏兰雨自然是要维护自己一向来就乖巧纯真的形象了。 现在可还不是翻脸的时候,而且纵然她再不想承认,她都知道,苏青岚如今是他们庆王府的依靠,不可以轻易得罪的。 所以明面上,她是怎么都不会得罪苏兰芷的。 “没事,是我太不小心了,我这身子本来就弱,雨妹妹刚才靠着我,我一时间站不稳,倒是伤着雨妹妹了,都是我这身子太不争气了!”有些懊恼的样子,苏兰雨看苏兰芷这样,本来以为对方是故意的,可是这会儿看着苏兰芷的确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倒也信了几分。 “兰姐姐,没事的,已经不疼了!”说话间,苏兰雨倒是将放在苏兰芷身上的力量少了许多。 她可不想自己再被踩,这苏兰芷一踩,可是正好踩中了她的脚趾,到现在都觉得疼呢! “不疼了就好,来,雨妹妹,你脚伤了,还是靠着我吧,不然会脚疼的!”好心的愿意让对方靠着,可是苏兰雨却不敢了。 “不了,兰姐姐身子弱,我自己撑一会儿就可以了!”这会儿力量全部都消除了——她可不想受罪! “哎,雨妹妹,真的对不住啊!”看苏兰雨那隐忍的样子,苏兰芷就知道对方还疼着呢! 她刚才就是故意用尽了全力去踩的,这些ri子她一直调养身体,如今力气可是大了许多,刚才还是将自己的力量都集中在了那一脚上面,保管让苏兰雨疼好一会儿呢! “好了,走吧!”不想浪费时间在这路上了,苏兰雨只要想着苏兰芷刚才的残样,就满是得意了。 苏兰芷,现在就让你好过一会儿,等一会儿,我看你怎么死惨的就不知道! 我要你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再也没有机会跟我争了! 只是可惜,苏兰雨本来以为很快就可以回到自己的闺房,可是也不知道苏兰芷是有意还是无意,苏兰雨愣是走了差不多两柱香的时间才到自己的闺房! 一进闺房,苏兰雨迫不及待的就想脱去自己的鞋子了。 她冷了那么久,都快冻死了!得赶快的换了鞋子才是,不然会得了风寒的! 可是她想脱下来,苏兰芷会如她的愿吗? 看着苏兰雨就要脱了,苏兰芷赶忙制止了,“等等,雨妹妹!” “怎么了吗?”语气有些忍不住了,苏兰雨看着苏兰芷那么一副弱弱无害的样子,却总有一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了。 后院子离她自己的屋子,可是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啊,可是这个苏兰芷,一路上脸红气喘的,都不知道停下来多少次了,甚至还有一次没有力气压在了她的身上,害她摔倒,弄得一身都是湿的,她现在浑身都是冷的,都快忍不住脾气了,这人是作甚?不许自己换鞋换衣服了吗? “雨妹妹,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是你现在身上沾了雪,衣服也湿了,鞋也湿了,你这样子很容易伤寒的!” “所以我才要赶紧的换下来啊!” “嗯,我知道,可是你现在身子冷,还是先用热水热热身子,免得伤寒了!” “可是祖母的宴席要开始了!”苏兰雨今天是要将苏兰芷引过来的,如今自己沐浴去了,到时候,她怎么看戏呢? 见苏兰雨不为所动,苏兰芷便继续劝道,“这伤寒身子最不好受了,这天气冷,不容易好还罢了,很多东西都不能吃,而且鼻子也不舒服,最重要的,还要喝药,这年关马上就要到了,京中的宴会是极多的,雨妹妹如果伤寒了,到时候岂不是不能参加了吗?” 苏兰芷这可是点中了苏兰雨的死穴了,苏兰雨这人平ri里最喜欢出风头的人了,这宴会她是一定都会参加的,而且特别的喜欢大展风头,卖弄自己的各项技能,如果真的因为伤寒不能出门,那就糟糕了! 想着薛灵芸如今名声受损,正是她大放异彩,夺去第一才女这个好名声的时候,苏兰雨顿时就紧张了,“兰姐姐说的对,我得赶紧的热热身子,免得伤寒了!” 如果因为自己缺席,让别人钻了空子,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雨妹妹知道爱惜自己的身子就好了!” “嗯,那我在这里沐浴,兰姐姐,你去隔壁休息片刻等我一下可好,我会很快的!” “嗯,雨妹妹别着急,身子要紧!”也没有怀疑什么,苏兰芷倒是答应的蛮爽快的! “好,如意,送兰姐姐去休息,记得好生招待兰姐姐,如梦,让人去给我到热水来,说我要沐浴!” “是,小姐!” “那雨妹妹,我就先出去了!” “嗯,去吧去吧,如梦,催他们快点!”或许是因为刚才苏兰芷的话吓到她了,苏兰雨只觉得自己浑身有些冷飕飕的,鼻子也有些堵了,有伤寒的前兆,她必须要小心为妙! “是,小姐!” 苏兰芷看着苏兰雨拼命的搓着自己的手臂,笑了笑,临走的时候,拿出怀里的手帕,留下一阵阵的幽香了,只是那香味极淡,让人很难察觉罢了。 …… “大小姐,请进去休息片刻,奴婢去给你泡些茶水热热身子!” “麻烦如意了!” “不,不麻烦!”第一次遇到那么有礼貌的主子,如意脸上划过点点的不自在,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了。 苏兰芷见着如意走了,甚至很贴心的将门给关上了,苏兰芷笑了笑,似乎没有觉察到不对劲的样子,听着如意的步伐走远了,苏兰芷笑了笑,淡定的坐下。 不大一会儿,门口就有了动静,苏兰芷听着那声音,笑了笑,看着门口打开,进来一个长相斯文的男子,一副书生打扮的样子,不过身上衣服比较简陋,而且眼神非常的猥琐,面部带着yin笑,还真的是枉费了对方那么斯文的打扮了。 “小美人,大小姐,让你久等了,真的是不好意思啊!”搓了搓自己的手,那人一看到苏兰芷那绝美的容颜,整个人的眼睛都直了,一步一步走进苏兰芷,那嘴角都流出了口水了,好不让人嫌恶! “我们,认识吗?”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长得是比较清秀,可是眼神满是猥琐,甚至嘴角都流出口水了,实在是让人看着就不舒服了。 “大小姐,怎么会不认识呢?我可是你的情郎啊!” “哦,是吗?你有什么证据呢?” “这个证据吗,等你让我抱了,你就知道了!”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那男子猛地就扑了过来,苏兰芷见了,却突然笑了,“别啊,别在这里!” 那笑容仿若那chun花烂漫一样的夺目,那男人嘴角的口水顿时压抑不住了,直直的往下流了。 “小美人,大小姐,你就让我抱一下啦!”说完就想抱,可是苏兰芷却避开了。 “这里不好的!” “这里怎么不好了?这里很好啊!” “可是这里没有,躺的地方啊……”说完这话,苏兰芷一脸羞怯的样子。那样子就好似那海棠花开一般的,看的那人心痒难耐了,“你说的躺的地方,那是?” 早在看到苏兰芷的时候,男子就想和苏兰芷一度了,如今看着美人暗送秋波,他哪里还有理智呢? “就是躺的地方啊!”跺了跺脚,小女孩的娇羞让苏兰芷表现的倒是无疑了,那人看着苏兰芷没有反抗,倒是那么顺心的样子,顿时就放下了戒心了,“那大小姐觉得,我们该去哪里呢?” “隔壁可是有躺的地方,而且很舒服,很大哦!”语气尽量的暧昧,如果可能苏兰芷也不想这样,奈何此时此刻,她一个女子没人帮助,也只好先稳住对方了。 “真的吗?那我们就去吧!”这里今天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就是方便他行事,他当然是要舒舒服服的。 如此美的小美人,可是不久就是他的妻子了呢,他当然得好好的招待一番才是! “好,那你先走!” “一起一起啊!”虽然是被美sè迷住了,可是男子还是有些心机的。 “好啊!”跟着男子一起出去,看着对方那咸猪手,苏兰芷脸上带着笑容,眼底却满是厌恶般的躲开,“别急,等一下,人家不好意思啦!”说这话的时候,苏兰芷的脸上一片的冰冷之sè,只是那男子被苏兰芷迷得神魂颠倒了,哪里看得出来? “好好,不急不急!”苏兰芷带着对方来到了苏兰雨的闺房,却是轻声制止了对方,“嘘,我来开门!” “好!”sè迷迷的搓了搓自己的手,男人贪婪的目光一直盯着苏兰芷,看着苏兰芷小心翼翼的开了门,那人也只以为是苏兰芷害羞,最后见着那门开了,苏兰芷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你先进去,我随后就到!” “好啊!”可是刚进去,还来不及说什么,苏兰芷就拿出怀里的银针,刺入了对方的昏穴,那男人诧异的看着苏兰芷,最后倒下去了。 “谁在外面?”不曾想突然有了这样的声音,苏兰雨一向敏感,倒是听到了。 “小姐,是奴婢,如意!”压低了声音,装作是如意,苏兰雨虽然觉得声音不大对,但是此时此刻她就注意着给自己去除身上的凉气,免得自己伤寒了,哪里想这许多,“不是让你们别靠近这里吗?还不快走?” “是,小姐,奴婢这就走!”转身,苏兰芷那脸上带着一片的寒意,想着苏兰雨竟然如此狠毒的想要坏她的清白,她这一次,不会再放过对方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苏兰芷想着今天的事情,突然觉得,自己身边的情况实属危险,她不会武,不可能每一次都那么幸运,所以,这一次回家以后,她得想办法找一个会武的侍女保护自己才是,而且身边的药,必须多带一些,以防万一,免得下一次再遭人算计的时候,自己还得这样,对着那些恶心的人还得装成是笑脸! 正想着,隔壁房间突然就有了响动了,“啊啊啊,你是谁?” “小美人,你还特意沐浴了等待爷临幸吗?真乖啊,来,让爷抱抱!” “你,你走开,别过来!” “小美人,别害羞吗!” …… 听着那声音,苏兰芷瞬间就听到了不远处急促的脚步声,也知道,好戏来了! ------题外话------ 不出意外的话,以后云霄都是早上六点更新了哦,这样亲们就可以早早的看了,(__)嘻嘻…… 吼吼,亲们多多支持啊,\(≧▽≦)/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