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大结局(上)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三百九十五章 大结局(上)

不管苏兰芷怎么盼,秦之衍始终都是没有消息的。苏兰芷心里担心,可是表面还是像个没事人一样的,每天都忙忙碌碌的。这不,有些日子没有回去娘家了,秦王妃许是见着秦之衍那么久没有回来,担心苏兰芷会寂寞,便提议苏兰芷回去娘娘住几日了,“兰儿,今日天气倒是不错的,不如你去看看你爹娘吧,你有些日子没有回去了,他们怕也是会想你了。” 新婚夫妻,谁都很难忍受这么长时间的分离的,自己的儿子离开都半个月了,半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秦王妃心里其实也是担心的,只是每一次她问起这件事情,秦王和苏兰芷都说是没事的,而且秦之衍在忙呢,所以也没有回来就是了。秦王妃无法,也只能半信半疑的就信了的。 “母妃,没事的,前些日子娘亲才让人送来消息说他们很好呢,春天来了,庄子上的事情也多,我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开的。” “傻孩子,这些事情有些也不用你亲力亲为的,交给下人做就好了。你呀,还是回去看看吧,说不定啊,如今阳哥儿怕是又要生你气了,到时候你又得去哄着,何必呢?”秦王妃是主张苏兰芷回去走走的,看看苏铭阳,看看父母,这样至少可以减少一些对秦之衍的思念了。 虽然苏兰芷隐藏的很好,可是秦王妃将心比心,怎么会感觉不到苏兰芷的难过和担忧呢?她这个做娘的如今都担心了,更别说苏兰芷这个做妻子的,夫妻两个感情还那么好了。 “母妃,谢谢你!”不忍拂了秦王妃的好意,苏兰芷便也答应了,这一天收拾好了,将事情也交代好了,苏兰芷就准备回去看看慕容嫣和苏青岚了。 “多带些东西回去,如今你不在身边,阳哥儿又还小,他们也劳累着呢。” “是,母妃!”知道秦王妃是为了自己好,苏兰芷也没说什么,如今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苏兰芷有的时候,也不去做那表面上的客气了。应了秦王妃的要求,苏兰芷将东西都准备好了,便坐了马车回去相府了,一路上想着许久不见的亲人,说实在是,苏兰芷其实心里还是很想念的。 不得不说,秦王妃真的个很通情达理的长辈,如今这般为她着想,苏兰芷也是很感动的。 怀着高兴的心情回去相府,苏兰芷也没有提前说一声,慕容嫣见着她来了,也是有些讶异的,“兰儿,你怎么来了?” “娘,我回来看看你们!” “你这孩子啊,不是说了我很好吗?又带了那么多东西来,何必这么客气呢?”女儿到底嫁人了,是别人家的人了,如今这回府一趟,也总是大包小包不断的,慕容嫣瞧着高兴的同时,有的时候也是有些感慨的。 “娘啊,你可别推辞,这些你都收着吧,这些都是女儿的一片心意,也是母妃的一片心意,母妃可是一直在牵挂着您呢。这不,今日让我回来看你们来了。”笑嘻嘻的让人将礼物搬了进去,苏兰芷知道自己父母也是不缺这些东西的,可是到底是一片心意,苏兰芷如今不能在父母身前侍奉,也只能如此表达自己的心意了。 “你这孩子啊,王妃如此客气,你也不劝着了,如今王妃自己身子都不好,这些东西,让王妃补补身子不是很好吗?我和你爹爹身子健朗,哪里就需要这些了?”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慕容嫣也没有拒绝让人将东西抬进去,笑嘻嘻的拉着苏兰芷,和往常每一次一样的细细的看了看苏兰芷,见着女儿气色红润,心情也是高兴的,“气色倒是不错,只是好像瘦了,可是没有好好吃饭?还是太累了了?” “娘,我没事的,如今只是因为天气暖和了,所以穿得少了些,所以看着清减了,其实我比去年还胖了些呢。” “是吗?”瞧着苏兰芷,似乎也是那么回事,慕容嫣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能好好照顾自己,我也就放心了,秦王府的事情虽然多,你如今掌管着家里,平日里拿不定主意的,也多去问问王妃。而且也别太累着自个儿了,如今你可是还年轻,身子要紧,知道吗?” “知道了,娘!”这些话,慕容嫣是常常嘱咐的,苏兰芷每一次听到都觉得倍感幸福,前世所缺失的,今世可是一一都补偿回来了。苏兰芷有的时候都觉得这一切都美好的不大现实了,所以有的时候也是会有些担心,这一切就如那镜花水月一般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每一次行事,都十分的小心了。 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她一定会努力的维持,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轻易的破坏了。 “对了,王妃的身子,如今可是好些了?”作为秦王妃的好友,慕容嫣也是很关心秦王妃的,而且秦王妃这个婆婆对苏兰芷确实不错,平日也对苏兰芷照顾有佳,慕容嫣自然不希望秦王妃出事了。 “娘您放心吧,母妃的身子最近好些了。这几日我还时常陪着母妃去散步呢,母妃如今也能吃下些东西了,想来没有多久,就会痊愈了的。”自从知道了秦王妃中的毒,苏兰芷就开始给秦王妃配药了,只是这些药只能暂时的压制,却是不能彻底的解毒了的。如今,也只能等着秦之衍回来,看看有没有找到解药了。 想到这里,苏兰芷想起了那个已经消失了半个月的人,心下不由得有些黯然了。 她的那点心思自然也是没有瞒过慕容嫣的,慕容嫣见了,拉着苏兰芷的手,“兰儿,你实话告诉我,之衍他到底去了哪里了?为何这都半个月了,也没有见着他回来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可别瞒着我!”这个女儿,从小就懂事的让人心疼,自己的心事也是从来都不说的。慕容嫣好几次看了心里都疼,如今自然是舍不得苏兰芷将一切都承受住了的。 女儿刚才眼神闪过的那刹那的担忧,她怎么会错过呢? “娘,衍她只是被皇伯父派出去公干去了,具体是去做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想,他应该是快要回来了吧?娘,您就别担心了。”秦王府有些事情,苏兰芷当然不会跟慕容嫣说了,她也不想慕容嫣担心了。 “真的只是这样子吗?到底什么事情,难道他都没有告诉你?” “皇命难为,娘您也该知道,有的时候皇伯父吩咐的事情,他们男人家自然也不会告诉我们这些妇人的。这是机密,爹爹以前不也是这样子的吗?”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苏兰芷如此,慕容嫣心里虽然还是有些疑虑,不过也没有多问了,“也是,只是衍儿回来的时候,告诉我一声,也免得我担心。” “娘您放心吧,我会的!”不想慕容嫣继续问这个问题,苏兰芷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了,“对了,娘,爹爹呢?这会儿应该回来了啊?”以前她每一次回来的时候,苏青岚只要在的话,就一定会出来接她的,怎么今天没有出来呢? 苏兰芷的心里有些奇怪,慕容嫣听了,眼神有些不大自在,只是她隐藏的很好,苏兰芷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发现就是了,“你今日来的也是凑巧了,今天铭佑也来了的。你爹爹这会儿正在招待他呢,也抽不开身。” “堂哥来了?”没有想到苏铭佑也在这里,苏兰芷的心里闪过些什么,便笑了笑,“那阳哥儿呢?莫不是有了堂哥,连我都不要了,这会儿也不来接我了?” “呵呵,阳哥儿这会儿还在睡觉呢,没有起来,你倒是多想了。他知道你来,肯定会眼巴巴的过来接你的,怎么可能不要你了?”说这话的时候,慕容嫣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明显的,这是在瞒着苏兰芷什么了。 “阳哥儿怎么这会儿还在睡呢?可是不舒服吗?”平日里苏铭阳到了这个时候,可是都活蹦乱跳的,很少大早晨的就睡觉了,怎么今日? 想着刚才见着慕容嫣,苏兰芷总是觉得慕容嫣今日有些不大对劲,苏兰芷这会儿便有些明白了,“娘,我见着你气色不大好,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你可别瞒着我了,让我担心,好吗?”其实苏兰芷刚来的时候,也是注意到了慕容嫣有些不大对劲的。只是慕容嫣一直都问她话,也掩饰的很好,苏兰芷一时之间也没有发觉就是了。 如今说起了苏铭阳,苏兰芷自然是感觉到慕容嫣的情绪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这里面定然也是有事情的。 想起苏铭阳会出事,苏兰芷的心都不由得紧了起来了,“娘,您到是说话啊,这不是让我着急吗?” “哎,你别急,阳哥儿没事呢,也是昨天在书房里捣乱,所以摔着了,昨天哭了好久,也可能是惊着了,所以半夜有发烧,这会儿正虚着呢。”说到孩子,慕容嫣的心里有些愧疚,昨日是她没有好好照顾孩子的,不然孩子怎么会受惊,最后半夜的,就发烧了呢? “怎么会突然摔倒了呢?阳哥儿向来平日里也算是小心的了。”苏铭阳虽然皮了些,可是平日里也算是懂事,很少让人操心的,而且他身边的人照顾的也精细。从苏铭阳出生开始到现在,苏铭阳几乎是没有生病的,昨日突然就摔倒了,苏兰芷觉得有些诧异。 “这家伙,昨日铭佑过来,他吵着要去书房,结果你爹爹和铭佑在下棋,他一个人或许是无聊了,就到处乱走,结果不小心碰着椅子,摔倒了,还差点就被椅子砸到了。还好铭佑小心,不然可不仅仅的受点轻伤那么简单了。”对儿子昨日摔倒受伤的事情,慕容嫣也很是担心的,后来苏铭阳又发烧了,慕容嫣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不过好在只是虚惊一场罢了,不然慕容嫣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是这样吗?那当时刘家的不在吗?怎么没有好生的照顾着呢?” “刘家的当时去倒茶水去了,一时之间也没有注意。你也知道的,你爹爹的书房平日里也不让太多人去,你爹爹也是嫌麻烦。昨天也是一时不注意,也就这样了。不过也好,如今阳哥儿烧退了,昨日只是受了点轻伤,不碍事的。”怕苏兰芷担心,慕容嫣自然是捡着不要紧的事情说的。其实如果可以,慕容嫣还真的是不想苏兰芷今日来了,也免得担心了。 “娘啊,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怎么就没有告诉我一声呢?”从慕容嫣的叙述中,苏兰芷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不过这会儿她暂时也是不好说什么的,所以也只能先看看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不想你担心,自然也就不告诉你了。”本来是想瞒着的,也免得苏兰芷在秦王府待不住,又回来了。却不曾想苏兰芷今日那么凑巧就来了,慕容嫣如今见瞒不住,自然也不会多说了。 “娘啊,阳哥儿出事了,我自然是担心的,以后有这样的事情,可别再瞒着我了,知道吗?”知道慕容嫣是为了自己着想,她到底是嫁出去了,这三天两头的回来也不像话,尤其是如今秦之衍不在,没有秦之衍陪她回来,就更是显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容易让人说闲话。可是在苏兰芷看来,家人是最重要的,而且她的公公也婆婆都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自家的娘,有的时候也实在是太小心了些了。 不过这些也都是为了她好,她能明白,自然也不会多加的怪罪的。 “好,不瞒着你了。” “那娘,我们先去看看阳哥儿!”这件事情有些凑巧了,苏兰芷本来想问问苏铭佑的事情的,可是不曾想,苏铭阳这里出事了,苏兰芷自然是要先去看看苏铭阳的了。 “嗯,好,他这会儿还在睡呢,我们去看看!”知道苏兰芷不去看看是不会放心的,慕容嫣而已没有拦着,两人去了苏铭阳的屋子,慕容嫣让人都出去了,看着苏兰芷给苏铭阳把脉,慕容嫣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刚才虽然是跟苏兰芷说没事,可是谁知道她昨夜的担心呢? 苏铭阳从小就健康活泼的,很少生病,这一病起来,做母亲的,怎么会不心疼? …… 看着苏兰芷把好了脉,给苏铭阳盖好了被子,慕容嫣这才轻轻的询问道,“没事了吧?” “嗯,烧已经退了,只是阳哥儿到底受到了惊吓,这几日给他的饮食清淡些,而且多让人陪着他,别让他落单了,免得将来他的心里留下阴影。”小孩子就要格外的注意,有的时候稍微不注意,可就会对小孩子的性格影响都是很大的,苏兰芷是个医者,自然也是明白的。 “嗯,我知道了,这几日我都会陪着他的,也免得他半夜哭醒了。”虽然太医也说了苏铭阳没什么事情了,可是如今听了女儿这么说,慕容嫣也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了。 女儿的医术,她是信得过的。 “娘,我们先出去吧,让他好好休息。”苏铭阳昨夜怕是折腾了许久的了,这会儿正是累的时候,苏兰芷当然不会打扰到他了。 “嗯!”悄悄的就出去了,苏兰芷拉着慕容嫣到一边坐了,也没有让人伺候,“娘,我问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堂哥最近经常来我们府上吗?”照着苏铭佑和他们的关系,按理说应该也是不大亲近了的,怎么这会儿,对方反而上门来了呢? 想起苏铭阳昨日受伤受惊的事情,苏兰芷就觉得,肯定是没有那么简单的了。 “嗯,这几日他倒是常来的。” “他怎么突然就和我们来往那么密切了呢?” “说来也是奇怪的,不过你也知道,自从你大伯走后,他一个人要撑起整个庆王府,年纪轻轻的也不容易,需要你爹爹的扶植。如今日渐的站稳了脚跟,他对你爹爹也是十分的感激,平日里逢年过节的,也总是会亲自送礼来,最近皇上也给了他一些事情做,他正好求你爹爹帮忙,这么一来一往的,便常来了。而且他喜欢下棋,棋技也是不错的,偶尔和你爹爹,自然也就下棋起来了,你爹爹平日在家也没有什么事情,有的时候也会留下他玩几盘而已了。”虽然不明白苏兰芷为何这么问,可是慕容嫣向来信赖女儿,也知道苏兰芷不可能没有缘由的就问这个问题,便也没有隐瞒全部都说了的。 “是吗?那他今日来,是为何?也是和爹爹一起下棋吗?” “这倒不是的,昨日阳哥儿不是摔了吗?他今日是来看望阳哥儿的,询问一下阳哥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了。我看他也挺有心的,昨日要不是他救了阳哥儿,阳哥儿怕是得受重伤了。”那一凳子砸下去,苏铭阳还那么小,不受伤才怪了。 心底里,慕容嫣对苏铭佑昨日的行为还是很感激的,苏铭阳是她等了那么多年才等来的孩子,慕容嫣自然是格外在意的了。如果苏铭阳出了什么事情,慕容嫣真的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承受得住了。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堂哥也还是很有心的。”笑了笑,只是苏兰芷那笑容并不达眼底,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会儿也是不会告诉慕容嫣的。 “和他爹相比,他的确是好多了,自从他继承了庆王府以后,做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在眼里的。以前因为你大伯给庆王府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好了些了的,这孩子也是有心,如果真的和我们不计前嫌,你倒也是好的。”看来慕容嫣对苏铭佑,也不是全然的信任的,两家到底还是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了。有些死结,在慕容嫣看来,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解开了的。 所以啊,对苏铭佑最近这般的示好态度,慕容嫣还是持保留态度的,毕竟有些事情,除非真的是圣人,不然也不会真的不介意的。 多年礼佛,慕容嫣对许多事情都看得很透彻的,心里就跟那明镜一样的,虽然她看起来十分的良善,可是心底里,她都是明白的,只是她平日里也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娘……”倒是没有想到慕容嫣心里竟然也是如此明白的了,苏兰芷这会儿反而觉得自己有的时候是对自己的父母太不放心了。 她是不是总是将自己当成大人了,反而忘记,其实自己也是父母的孩子呢,父母活了那么多年,难道就是那么容易被人摆布的吗? “兰儿啊,你这孩子,从小就为家里分忧,什么事情都扛着。其实有些事情,我和你爹爹心里有数的,你放心吧,我们都明白的。”知道苏兰芷在担心什么,无非就是他们被苏铭佑迷惑了去了。慕容嫣到底还是了解自己的女儿的,苏兰芷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从这问话来看,慕容嫣也能大概的明白了。 “娘,我……”想说些什么,苏兰芷这会儿到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了,我知道,你也是为了这个家好,只是你如今也还小,可别像以前一样,把什么都扛着了,知道吗?爹娘心里都是有数的,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们一家人商量着来,你可不能再什么事情都自己来了。”看着女儿那么懂事,那么操劳,慕容嫣怎么会不心疼呢? 所以啊,为人父母的,怎么还可以继续让女儿那么操劳呢? 其实这些事情,本来就是他们自己要处理的才是了。 “娘,我知道了。”重生以来,她都习惯将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希望保护自己的家人,守住自己的幸福,可是她却忘记了,其实父母不是孩子了,有些事情,对方比自己或许是更懂的,只是她没有和对方交流罢了。 看来以前,是她自己太自负了。 “好了,娘知道你也是为了我们好,只是我们是一家人,以后大家一起面对才好了。” “好的,娘!” “走,我们也去看看吧,铭佑这会儿,怕也是还没有走的,你今日既然来了,不去见见,也是不好的。” “娘……”没有想到慕容嫣将自己的心思也是摸透了,苏兰芷不由得脸色有些不自在了。 怎么感觉自己出嫁了以后,娘变得越发的了解她了? 苏兰芷不知道的是,因为她出嫁了,慕容嫣也发现,没有了苏兰芷这个助手,许多事情她都要亲自去做,着实是很辛苦的。本来就心疼苏兰芷的慕容嫣,更是了解苏兰芷这些年的付出了,想着自己曾经总是不想管事情,慕容嫣就越发的愧疚,当然是想弥补苏兰芷的。 如今的慕容嫣,就是想做好一个好母亲,做女儿身后的人,不让女儿总是那么辛苦了。正是因为这份心,加上这些年来的默契,慕容嫣对苏兰芷的绝对的信任的,所以但凡苏兰芷有些什么疑虑,慕容嫣自然是坚定不移的站在苏兰芷这边,自然对一些人和物,也持有保留态度了。 本来慕容嫣就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只是她以前选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去多想罢了,如今为了苏兰芷,慕容嫣也打算坚强起来,自然许多问题,也是逃不过慕容嫣的眼睛的了。 …… 两人说着,就直接去了大厅了的,果然见着苏铭佑还在呢,苏兰芷便过去见礼了,“爹爹,堂兄!” “呵呵,兰儿回来了,快坐!”苏青岚见着女儿回来了,心情是很高兴的,笑嘻嘻的就让苏兰芷坐了,苏铭佑没有想到苏兰芷今日会来,不过刚才慕容嫣已经让人来说过了,他早就过了诧异的时候,这会儿见着苏兰芷,也是礼貌的笑了笑,“堂妹,多日不见,堂妹如今越是光彩照人了,可见堂妹最近过的是很好的,这样我也就放心了,二叔和二婶也可以放心了。” 这话倒是说得很讨人喜欢的,苏兰芷听了,笑了笑,“堂兄夸奖了,我瞧着堂兄气色也是不错的,看来堂兄最近也很好。” “马马虎虎了,有劳堂妹你挂心。” …… 几人笑嘻嘻的说了些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苏铭佑太过讨厌苏兰芷,还是怕和苏兰芷对视,苏铭佑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了,“二叔,二婶,几人堂妹今日回来了,那侄儿就不打扰二叔二婶和堂妹叙旧了,侄儿改日再登门拜访!” “铭佑,既然来了,就吃了午饭再走吧,今日也没什么事情,就别走了吧?”见着苏铭佑要走,慕容嫣象征性的留了一下,苏青岚自然也是接话了的,“是啊,你二婶说的是,你来了就吃了午饭再走,马上就到了时辰了,你这回去,可耽搁了。” “多谢二叔二婶了,只是昨日侄儿累得阳哥儿受伤,还受了惊吓,心里着实是过意不去。今日来确定阳哥儿没事,侄儿也放心了。侄儿已经答应了母妃回去用膳的,说好了要陪母妃的,也只能辜负二叔二婶的好意了。”苏铭佑也没有留下来的打算,苏青岚听了对方的说辞,自然也是不好多留的,“既然你答应了你大嫂,那你就回去吧。好好陪陪大嫂也是好的,如今你们母子二人,多在一起也是好的。” 对苏青秀的离开,苏青岚的心情其实也是很复杂的。自己这个哥哥从小就不怎么争气,只是碍于是长子,所以继承了王位,却是一直都没有什么大的建树的。这些年也是他一直帮衬着,庆王府才能维持表面的光鲜。他也是苏家的子孙,自然知道家族对一个人的重要,所以这些年他能帮的也就帮了的。他本以为这样对他,对这个家族来说都是好的,可是不曾想自己的母妃和哥哥竟然会对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寒了他的心。所以他也就不管了,却不曾想苏青秀竟然那么不中用,短短的这几年就败光了庆王府,甚至还败坏了庆王府的名声,还是以那样的状态去的。 苏青岚如今想起苏青秀那掏空了身子的模样,心里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了。是痛心呢?还是觉得痛快呢? 或许两者都有吧?只是看着苏青秀那么尴尬屈辱的离开,苏青岚的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是滋味的。 然而这一切都是苏青秀自作孽,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如今其实或许对双方都是好的吧?苏青秀去了,庆王府被毁了的名声,自然也随着他去了的,只要苏铭佑肯努力,庆王府总是还有崛起的一天的。 “那二叔,二叔,侄儿就先回去了。”苏铭佑其实是有些恨着自己的父亲的,如果不是父亲那么荒唐,那么残忍,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又怎么会那么凄惨呢? 所以如今苏青秀去了,他的心情也是有些痛快的,然而心底里的那点点的复杂,或许到底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的父亲吧? “去吧,多陪陪你母妃!”看着苏铭佑离开了,苏青岚吩咐人送他出去,想着如果苏铭佑还算是乖巧,为人也是正派,在跟他的利益不冲突的情况下,他也还是愿意帮一帮的。 到底是亲人,如今他的亲生母亲和亲哥哥都去了,苏青岚也就这么一个侄子了,实在是不忍心苏青秀的那一脉,到苏铭佑这里就断送了的。 希望他能好自为之吧! 如今的苏青岚,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苏青岚了。以前他是至孝,可是却是在伤害了自己最爱的人的基础上,所以如今的他,有儿有女,还有一个那么相爱的妻子,那么难得的幸福,他不会再一次的让这些离他远去了。所以他的心里可是清楚的很呢,没有任何人,可以再伤害到他,和他真正的家人了。 …… 苏铭佑走了,气氛一下子似乎也是变了的,苏兰芷笑嘻嘻的问了苏青岚最近的情况,苏青岚也都一一的答了,最后苏兰芷开玩笑说想跟苏青岚借一些书回去看,苏青岚听了,看着苏兰芷,脸色顿时就严肃起来了,“兰儿,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爹爹……”见苏青岚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苏兰芷想起了刚才和慕容嫣说的话,便下了决心了,“不知道爹爹对堂兄有几分信赖?”其实苏兰芷还是很担心苏青岚和前世一样的,太过看重亲情了,最后反而被其所害。只是如今经历了那么多,苏青岚早就变了,“他虽然是我的侄子,可是我们两府之间到底有太多的纠葛和心结了,要说我们真的毫无芥蒂的往来,那也是不大可能的。” 虽然苏青岚很不想承认,可是他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事实了。 只是如今苏铭佑暂时也没有做出什么,所以苏青岚也不会轻举妄动了就是了。 “爹爹能这样想,兰儿很高兴。” “你这个孩子,爹爹最亲的人,就是你娘亲还有你们姐弟了,如果有了什么事情,难道爹爹还不护着你们不成了?倒是去信了别人?”笑着看着苏兰芷,苏青岚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女儿竟然这般的不信赖自己了。 难道真的是他平时做得太让女儿失望了? 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许多事情,好像却是如此,苏青岚自己也是经历了许多才彻底的看清楚到底谁才是最亲的人的,只是这代价,未免太重了些了。 所以,他是不会重蹈覆辙的。 “爹爹,女儿不是这个意思,女儿知道担心,爹爹为难罢了。”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就影响了父女之间的感情了,如今这样的苏青岚很好,疼她,疼娘亲,也疼爱弟弟,而且也不再像以前那般的愚孝了,苏兰芷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爹爹其实是一个聪明的人,只是有的时候被亲情蒙蔽了眼睛罢了,不然前世,依着爹爹的精明,哪里会是那样的结局呢? 爹爹最终,还是顾忌着自己的吧?只是或许连爹爹都没有想到,那人对待自己,竟然是如此的狠心的吧?甚至可以连亲生骨肉都是不要的。 “你这傻孩子,爹爹以前左右为难得到了什么,爹爹心里清楚的。爹爹可还没有老糊涂呢,怎么会轻易的再犯同样的错误?”更何况苏铭佑不是老庆王妃,是他的亲生母亲,只是一个侄子罢了,还不至于让他那么为难的。 “那爹爹,我们能不能去书房看看,我有些不放心。”见苏青岚如此,苏兰芷也放心了。如今京都的局势越发的紧张了,苏兰芷还担心父母这边呢,如今看苏青岚和慕容嫣心里都是有数的,苏兰芷至少可以少一分担心,专心的去对方秦王府的那位了。 “兰儿,难道你有什么怀疑不成?”苏青岚虽然是防着苏铭佑的,可是最近也没有发现对方有些什么不对劲的,这会儿听苏兰芷那么说,苏青岚也有些紧张了。 莫不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对方竟然做了什么不成?可是对方有那本事吗? 苏铭佑如今虽然是继承了王府,可是这脚跟没有稳,到底还是年轻,难道对方就敢赌了? 可是,就算是对方敢赌,难不成还有那本事不成?如果真的有这本事,那苏铭佑就有些可怕了。 “爹爹信我一回,如今我也说不清楚,我们先去看了证据可好?”看着苏青岚,苏兰芷知道自己这样子平白无故的怀疑人,是不大好的,更何况对方还是最近表现极好的苏铭佑了。可是她这怀疑也是有根据的,她知道苏青岚的手上有什么,自然知道,那人想要什么了,苏兰芷前世也是极其的清楚的。这个时候,如果不对苏青岚下手,怎么可能呢? 苏铭佑最近的行为也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些了,苏兰芷着实是担心。 “岚,我们去看看吧,书房到底是重地,昨天还出了那样子的事情,怕是我们一时疏忽,也不一定了。”看苏青岚在思考的样子,慕容嫣担心苏青岚不相信苏兰芷,自然是要帮着苏兰芷的。 慕容嫣本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的,可是苏兰芷这样子一说,倒是觉得昨天的事情有些反常了。 苏铭阳一向来小心的,昨天却突然出事了,难不成这里面,真的有什么不大对劲不成? 想到这里,慕容嫣自然也是紧张了,苏青岚听了慕容嫣那么说,自然也是明白的,“好,蓝儿,我们去看看!” “岚,我也去!” “嫣儿,你去看看阳哥儿,我们一起去,也让人怀疑,我就带着兰儿去下下棋,没事的。”如果苏铭佑真的对他们下手了,那么这暗处一定是有人在盯着他们了,那么苏青岚就不得不提高警惕了。 慕容嫣自然也是清楚苏青岚的顾虑的,这会儿当然也不方便跟着去了,“那好,我让厨房去准备吃食,你们可别耽搁太久了。” “嗯!”苏青岚的心里有些凝重,想到如果真的是自己一时疏忽害了自己的家人,那他真的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一路上心里着急,苏青岚还得装着镇定的样子和苏兰芷去了书房,然后让人都出去了,说是要和苏兰芷一起下棋。这在以前也不是没有的事情,苏青岚在书房的时候,也是不喜欢有人伺候的,大家也都没有怀疑,尤其是里面传来了苏青岚和苏兰芷的声音,两人就更是没有怀疑了。 “爹爹,今日兰儿可不会让你的!” “呵呵,为父何必要你让着呢?以前可是为父一直在让着你呢!” “爹爹,那好,我们就分个高下!”一时之间就安静下来了,给人的感觉就是苏兰芷和苏青岚在下棋的样子,只是里面的人却是在迅速的翻看书籍的。 “兰儿,这里的书很多,我们还是分开来吧!” ------题外话------ 咳咳,结局内容多了点,先传上半部分,囧啊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