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快回来!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三百九十四章 快回来!

太后见着苏兰芷也同意了,便叫了得了前几名的女子过来,不管她相中了谁,这样子大家一起,也是免得到时候让人多想了,对那些女子的清誉也不会就有所损了。 “参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几个长得美丽的女子纷纷走了过来,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各个脸上都是带着笑容了。有的是因为自己今日得了名次,这样对他们的婚事也是极好的,而有的则是因为太后召见,心里觉得荣幸,自然也是高兴的了。 “呵呵,都起来吧,如今也不是在宫里,你们也不必那么拘束的!”笑嘻嘻的让几人起来了,太后一一扫过这几个女子的脸,发现近距离的看起来,这些女子长得越发的动人了,看得太后都眼睛都眯起来了,恨不得将这些女子都给秦之衍娶回去才好了。 “谢谢太后娘娘!” “你们今日的表演,哀家也都是看在眼里的,哀家瞧着你们一个一个的端庄贤淑,倒是女子的典范了,如今哀家给你们各自赏赐些东西,也希望你们能够继续保持如今的状态,将来做一个贤惠的女子。” “多谢太后娘娘!”笑嘻嘻的就接受了太后的礼物了,太后的礼物看起来也好像是事先准备了的一样,都是用荷包包着的,不过里面是些什么,在场的人也就没有几个知道的了。不过苏兰芷心里是有数的。 太后笑嘻嘻的看着几人收了礼物,欣喜的发现,自己和苏兰芷选中的那几个女子面对自己送的礼物,也没有别人那般的兴高采烈,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淡定,一副荣宠不惊的样子,倒是让太后的心里越发的满意了。 果然都是不错的,这般的女子也才是配得上衍儿的,不然平常的胭脂俗粉,衍儿怎么看得上呢?笑嘻嘻的看着几人,太后尤其发现其中一人气质出众,这人不就是她最看好的吗? “呵呵,皇后,这位可是你那侄女儿?舒家的小姐?”笑嘻嘻的看着皇后,皇后打的什么主意,太后是清楚的。只是太后觉得,秦之衍不是那般容易就被拉拢的人了,如今她给秦之衍选的人就是许多大臣的女儿,这样也是一种平衡了。她相信,秦之衍会很好的处理好这些关系的。 “回母后的话,这正是臣妾的侄女,舒湘湘。”其实皇后也是让人在太后面前说了不少舒湘湘的好话了,而且舒湘湘的确也是属于才貌俱全的女子,皇后相信,以太后疼爱秦之衍的性子,肯定也会看上舒湘湘的了。 “嗯,瞧着也是一个伶俐的,你倒是好福气呢!”笑着夸了对方,太后注意看舒湘湘的脸色,发现对方倒是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喜,可见性子也是个稳重的,太后见了,心下也是越发的满意了的。 其实让衍儿娶了那舒家的女儿也好,如今皇上太过偏疼那郭慧妃了,皇后这边也被打压的厉害,她拉拢一把也是好的。总好过让那郭慧妃一头坐大的好,不然将来这后宫也再难有任何的安宁了。 “多谢母后谬赞了。”这会儿也不知道太后是什么意思了,皇后这些日子没少在太后面前努力,可是太后从来都没有明面上应承什么,所以皇后的心里,也总是有些忐忑的。 “今日哀家瞧着这些姑娘都是不错的,看来哀家今日也是没有白来的。”笑嘻嘻的又询问了几个女子,太后问的也是些家常的话,不过她这也是在查看那些女子的为人处事了。结果自然是满意的,这些女子从小的教养都是极好的,说话也是规规矩矩,很是平和,虽然面对她有些紧张,可是到底还是得体的。 看来这一次的事情,错不了了。 “好了,你们刚才也是累了,一会儿摆宴,你们也一起参加吧,今日哀家也和你们乐呵乐呵。”太后今日的心情格外的好,脸上的笑容都多了许多了,大家见着了自然也是高兴的,笑嘻嘻的就应了。 “皇后,今日倒是让你操劳了。” “母后,这是臣妾应该做的。”皇后其实也是巴不得秦之衍纳妾的了,这样也免得苏相一人越发的坐大,有的时候对他们的行事,也是很不便的了。 “嗯……”太后今日也算是很满意了,如今就等着秦之衍回来,到时候得了秦之衍的同意,直接就赐婚就行了。 一顿饭,太后因为高兴也是吃了不少了,席间看着那些女子,太后的心情自然是越发的好了,“兰儿,你瞧着如何?可是都觉得满意的?”到底是给秦之衍纳妾,对苏兰芷这个正妃的意见,太后自然也是在意的,尤其是苏兰芷还那么的懂事,太后对苏兰芷自然也偏疼了一些了。 “皇祖母的眼光都是极好的,兰儿觉得都很不错。如今就等着王爷回来,到时候王爷相看一番,一切也就都圆满了。”这些人能不能进去秦王府,苏兰芷最是清楚不过了,如今哄着太后老人家高兴,苏兰芷还真的有点担心太后被秦之衍拒绝以后,会不会吐血了。 不过这已经不是她该关心的事情了,既然对方执意要如此做,那就让自己去撞南墙吧,也免得对方总是不肯死心了的。 “呵呵,也是,衍儿那里,倒是有劳你多费心劝一劝了,这孩子的性子有的时候也着实是有些倔了,让人头疼。” “皇祖母放心吧,王爷最是孝顺不过了,皇祖母的心意,他肯定是能明白的了。” “嗯,他明白最好了。”目的基本达到,如今也确定苏兰芷是个懂事的了,太后很是高兴,最好高高兴兴的离开了,还嘱咐苏兰芷平日没事也多去皇宫坐坐,去陪她说说话,苏兰芷自然是应承了的,笑着回府去了。 到了王府的时候,苏兰芷下马车便看见上官无忧和秦萱走了过来,上官无忧偶尔有些视线闪过,似乎在观察苏兰芷的心情一般的,只是她到底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最后她放弃了,“二夫人,我们去给王妃请安吧,王妃等了我们许久,怕是着急了。” “嗯!” “对了,二夫人,今日的事情可是要跟王妃姐姐说?”看着苏兰芷的表情有些担忧,上官无忧如今回到王府,又继续的装了。 “这事情还是不要跟母妃说吧,我不想她担心。” “可是这也是大事,纸包不住火的,万一王妃姐姐知道了,到时候二夫人瞒着不说,王妃姐姐怕是会怪罪的。” “这事情如今就我们三人知道,我不说,你不说,萱儿妹妹不说,母妃怎么会知道呢?,母妃最近身子不好,侧妃娘娘想必也是不想母妃为了这些小事情操心的吧?”看着上官无忧,对方想做什么,苏兰芷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王妃那么疼她,自然是舍不得她受委屈的,这事情万一王妃知道了,怕是又该自责了。这可是苏兰芷绝对不想看到的了。 “二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万一王妃姐姐从别人的嘴巴里知道了这件事情。指不定会很伤心呢,我们都瞒着她,我担心……” “只要这件事情我们都不说,母妃就不知道,还是侧妃娘娘想偷偷的告诉母妃呢?侧妃娘娘难道不知道,母妃的身子,最是忌讳伤心难过了吗?” “这我自然是知道的,我只是觉得……” “侧妃娘娘既然知道,那这件事情就先不告诉母妃吧!”不会出现的事情,苏兰芷可不想秦王妃为了这事情徒增烦恼了。 “那万一将来王妃姐姐知道了,我们该如何是好呢?” “这个侧妃娘娘尽管放心就是,我会找个机会告诉母妃的。只是今日不是个好时机,侧妃娘娘可知道?” “我知道,王妃的身子,不宜过度的操劳,更不宜多思。” “那这件事情就麻烦侧妃娘娘和萱儿妹妹替我暂时保密了,可好?” “既然这是二夫人希望的,那我自然不会乱说。”上官无忧此刻只觉得苏兰芷伶牙俐齿的,完全都没有给她任何的机会,最后也只有咬牙答应了。 “如此,那就谢谢二夫人了。还有萱儿妹妹,你呢?你不会说出去,让母妃担心的吧?” “呵呵,二嫂,你放心吧,我也不会乱说的!”嘴巴上是这么应的,可是秦萱是巴不得说出去的。 那人气死了自然是最好了,到时候她娘就是名正言顺的秦王妃,她就是秦王府名正言顺的嫡长女,到时候嫁给那人,自然也是越发的顺理成章了。 “谢谢萱儿妹妹了。”笑着看着秦萱,秦萱本来还在想找个机会怎么将这事情告诉秦王妃,又不惹上自己呢,就看到苏兰芷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像将自己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一样的,秦萱顿时觉得心就是一紧,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了。 她这个二嫂,其实有的时候还真的是很恐怖,那双眼睛就好像可以将人看穿一样的,害她有的时候,都不大敢和对方接近了。 “好了,那我们赶紧的去见见母妃吧,我们出去了许久,相信母妃也是着急了的。”苏兰芷从来都不抱希望眼前的两人真的会替她保守秘密了。不过有她刚才的话,这两人至少会暂时的约束一些,不会马上就说了的。 而到时候这两人想说的时候,她自然也是有办法让这两人没有空再去搬弄是非了。 “二夫人说的对,我们赶紧的去吧,也不知道王妃姐姐今日如何了。”上官无忧本来是想马上就高兴秦王妃这个“好消息”的,到时候她就可以看到秦王妃那痛苦内疚的表情了。只是苏兰芷都那么说了,她也只能换一个方式,也免得做得太明显了就不好了。 不过没关系,那人就是今日不知道,明日,后日也会知道的。到时候时间拖得久了,说不定效果会更好呢? 呵呵,媳妇为了自己,竟然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还是一个人扛着,不知道那人知道了以后,这病情会不会加重呢? …… 几人各怀心事的就去了秦王妃的院子,这会儿秦王妃也是刚刚起来,听到几人回来了,秦王妃笑着就让几人进去了,“今日还好吗?一切可是都还顺利?” “母妃放心吧,一切都还好。” “那就好,萱儿,你今日累了吧?你先回去休息,一会儿一起吃饭!” “母妃,我不累,我就在这里陪母妃说说话!”秦萱不是傻子,秦王妃这单独让她离开,肯定是想跟上官无忧商量她的婚事了,她作为当事人,自然是想知道一番的。 那人已经承诺了她会娶她的,可是那人到底做了什么,她也不是很清楚,如今还是亲耳听听的好,不然她总是觉得有些不大真实了。 “萱儿,听话,先回去!”上官无忧看着秦萱,心里还是气的,想着要不是因为女儿的任性,如今她又何至于此呢? “娘……”感觉到了上官无忧对自己的怒气,秦萱有些不乐意了。 “听话,回去!”还真的是孩子大了,越发的由不得娘了,她这些年来细心教养,怎么女儿如今倒是这个样子? 想起自己怀胎十月的辛苦,再想起秦萱这个孩子的得之不易,上官无忧的心,也实在是很痛的了。 “娘……”秦萱实在是想亲自验证苏铭佑答应她的事情啊,不然她真的会睡不着的! “萱儿,你先回去吧!”秦王妃看着秦萱如此,眉头也是皱了皱的,对秦萱如今的行为也是有些不满意的。 这个萱儿,最近实在是有些不大对劲了,难不成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不然如今怎么那么不懂规矩了? “母妃……”秦王妃虽然没有动怒的样子,可是那皱着的眉头,已经证明对方不悦了,秦萱看着上官无忧对着自己摇了摇头,心里虽然不甘心,可也知道,自己如今也是没有办法反抗的了,“那母妃,萱儿先回去了。”算了,反正到时候问娘也是可以的,自己就不来这里受那人的气了。 “嗯,回去吧!”点了点头,秦王妃如今对秦萱的态度明显的淡了几分的,也没有了以前的疼惜,只是秦萱最近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爱情里面,没有发觉罢了。 …… 秦王妃看着秦萱走远了,这才是看着上官无忧,问起了今日的情况了,“无忧,今日你看的怎么样?可是有中意的?”如今不止是上官无忧,就是秦王妃也是想尽快的把秦萱嫁出去了,也免得做出那些丑事,影响了秦王府的名声了。 “王妃姐姐,妾身没有发现。”没有说苏铭佑的事情,上官无忧如今自己心里也是有些犹豫的。 算起来苏铭佑虽然是个王爷,可是到底庆王府没有了苏青岚的扶植,如今已经败落了。尤其是之前苏青秀太过荒唐,庆王府的名声也是坏了的。照着上官无忧的傲气,自然是不想将女儿嫁给那样子的人家的。 可是偏偏秦萱什么都不告诉她,还和苏铭佑单独来往,上官无忧了解自己的女儿,自然是知道秦萱最近出去,肯定是见了苏铭佑了。孤男寡女的共同相处,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 如今就是为了女儿的名誉,上官无忧也不得不考虑一二了,但是这事情,她是绝对不敢告诉秦王妃的。不然秦王妃会做出什么来,她就不知道了。 “一个都没有吗?难道今日去的人,就没有和萱儿相当的?”用了相当这个词,可见秦王妃对秦萱也是不打算高嫁的,上官无忧听了心里有些不舒服。尤其是想着这些年让秦萱像对待亲娘一样的对待秦王妃,上官无忧就更是觉得秦王妃这个人不懂味了,“王妃姐姐,妾身对这事情,也着实是不知道怎么看了。不如王妃姐姐帮忙相看一下可好?王妃姐姐肯定能帮萱儿选一个如意郎君的。”上官无忧用的是如意郎君,可见她对女儿的期待还是很大的。如今苏铭佑虽然出了她的意外,可是如今苏铭佑真的如她所想,有了靠山,那么将来,或许会辉煌腾达也不一定? 尤其是自己的女儿如今已经认定了对方了,上官无忧也不知道两人进展到什么地步了。不过就是为了女儿的名节考虑,似乎苏铭佑也是最好的选择了。 大不了将来她再多多扶持一下对方就是了,只要对方对女儿好,这身份上,倒是还是有提升的空间的。 如此想着,上官无忧觉得秦萱嫁给苏铭佑,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了。好歹对方也是一个世袭的王爷,自己的女儿能嫁给对方,苏铭佑又是一个有出息的话,那也不委屈了女儿了。 心里早就在这一路上想了各种了,如今上官无忧的心里隐约的有了一些决定,只是这些,她都是不会告诉秦王妃的。如今主动提出让秦王妃给秦萱相看对象,也不过是以退为进罢了,她很清楚秦王妃,在有些事情上,秦王妃从来都不会过多的干涉的。就好比现在这样,秦王妃听到她的回答,很快就拒绝了,“你到底是萱儿的亲娘,这事情还是你自己亲自把关的好,今日没有遇到合适的,那你就慢慢的挑选就是,反正萱儿也还小,给她找一门好的,将来她也少受些苦。” “王妃姐姐……”做出一副感动的样子,上官无忧看着秦王妃,那表情,还真的是说来就来了。 “萱儿的事情,也得好好挑,只是遇到合适的,也别错过了。最主要的是人品,至于其他的,以后我们也是可以帮衬的,都不着急。”秦王妃和上官无忧的观念是不一样的,在她看来,幸福才是第一位的,身份地位反而排在了后面了。她这本意也是想秦萱将来可以幸福了,只是听在上官无忧的耳朵里,却是觉得秦王妃认为她的女儿只配嫁给一般的人了。 心里很是不满,不过上官无忧也不敢表现出来的了,“王妃姐姐,妾身明白的,妾身会好好的给萱儿相看,给萱儿挑选一个合适的,到时候也希望王妃多多帮忙看看才是。毕竟妾身一个人,有的时候也是看得不是很精确的。” “你的眼光,我是相信的。萱儿是你的女儿,我相信你心里有数,我也就不多说了。” “王妃姐姐可别这么说,萱儿也是你看着她长大的,王妃姐姐对萱儿的疼爱,妾身十分的感激!”王妃虽然疼她的萱儿,可是比得上她自己的嫡子吗? 到底不是亲生的,就是再疼爱,又能怎么样呢?如今在婚事上,还不是不肯帮忙? 其实上官无忧也是错怪了秦王妃了,秦王妃不帮忙,一来是觉得秦萱最近实在是有些不像话,她帮忙对方怕也是不领情的。二来秦王妃也不是一个傻的,上官无忧刚才虽然掩饰的很完美,可是秦王妃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了,怎么可能去做这事情,到时候弄得自己头疼呢? 说到底,也是上官无忧一房的人,先让秦王妃失望罢了,不然秦王妃这些年那么疼爱秦萱,怎么会不给秦萱好好的选呢?可是人家不领情,有什么办法呢? “萱儿的事情,我自然也是上心的,如今京都的青年才俊也是不少的。总会有适合萱儿的,我们细细看着就是了。”秦王妃其实也是想秦萱嫁得好的,可是秦萱如今这样子,明显是不想她来操心的,她也不是一个闲着没事的人,瞎操心了。 所以啊,这事情就看上官无忧怎么办了,如今上官无忧的做法让秦王妃很失望,秦王妃当然也不会过多的插手了。 反正,只要不影响秦王府的名声,对方想怎么就怎么办,既然是他们的选择,那也由不得她了。 “那就有劳王妃姐姐多费心了,萱儿这孩子有的时候不懂事,王妃姐姐也别见怪才是。”这是在给秦萱说好话呢,上官无忧知道,秦王妃最近对秦萱也有些不满了。具体是什么原因,上官无忧也是清楚的,只是这事情她自己都才是刚刚知道的,如今看来也阻止不了了,她也是没有办法了。 “嗯。”点了点头,秦王妃又问了一些百花节的事情,得知了太后也去了百花园,秦王妃还是有些诧异的,“母后她老人家也去了?”怎么会呢?这些年太后对百花节也并不是很关注的啊? “是的,太后娘娘说她在宫里待得久了,也是乏了,所以出来走走,太后娘娘今日可是很高兴呢!”苏兰芷刚才只是说不提太后要给秦之衍纳妾的事情,可不许说别的。所以啊,上官无忧这不是无意之间就透露了吗?反正这本来也是秦王妃问的,到时候苏兰芷就是说,也怪不到她的头上的。 “那母后她老人家身子可是还好,今日有说些什么吗?” “太后娘娘气色很好的呢,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就是说些家常话,让二夫人多进宫去陪陪她就是了。”这些上官无忧倒是没有说谎的,笑嘻嘻的就说了,秦王妃听了皱了皱眉,有些担心,只是上官无忧在这里,秦王妃也是不好多问的。最后又问了些话,就说累了,想休息了,上官无忧识趣的离开,秦王妃也没有挽留,只是让苏兰芷留下伺候她休息了。 这还是秦王妃第一次开口让她伺候对方休息,苏兰芷很清楚,秦王妃是有些话想要问,“母妃,有什么事吗?” “兰儿,你跟我说实话,太后可是对你提出了什么要求?可是有为难你?”自从夏荷和冬雪一个死,一个被发卖以后,秦王妃就一直很担心苏兰芷了。她这些年在太后那里也是受了不少的委屈的,她很清楚那种痛苦,自然也是不想苏兰芷也体验一遍的了。 “母妃,您放心吧,皇祖母没说什么。” “真的吗?兰儿,你可不许瞒着我,我不是傻子,更没有因为病了脑子就不灵了。太后这些年几乎都没有出宫过了,而且这些年的百花节,她也都没有参与的。今日怎么突然就去了呢?” “母妃,您放心吧,我没事的,也不会受什么委屈。”笑了笑,苏兰芷的笑容完全没有任何的勉强,因为她相信自己,也相信秦之衍。 “你这孩子,有的时候也不用如此的坚强的,有些事情你可以给我说,我能帮你的,自然也是会帮你的。”就算是因此再被太后不喜欢,那她也接受了。反正这些年不管她做什么,太后都不会喜欢的,所以秦王妃也是看开了的。 当年给秦王纳妾,她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了,结果自己这些年从来都没有好过过。她不想媳妇和儿子跟自己一样的,再一次尝试那种痛苦了。 真正相爱的人,眼里心里真的就只有彼此的,别的人,也不过只是那浮云一片,哪里沾染得半点的目光呢?不过是对爱情的亵渎罢了。 “母妃,我心里有数的,我相信衍,母妃也要相信我们就是。就算是有什么事情,我们也都会处理好的,母妃您如今只需要好好的养好身子就好了这些俗事,就不劳母妃您操心了。”给了秦王妃一个坚定的眼神,秦王妃从苏兰芷的眼睛里自然也是看出了苏兰芷的坚定的。自己的儿子,秦王妃也是清楚,不会轻易的妥协,秦王妃便也没再问了,“那好,我相信你们就是,只是如果到时候有了什么麻烦,也不用瞒着我。我虽然不被她喜欢,到底还是占着南诏公主这个身份,她也奈何我不得的。就是皇上,也会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太过为难的。” 就在这一刻,苏兰芷看到了秦王妃属于一国长公主的魄力,苏兰芷看着此刻的秦王妃,其实心里也是有些惋惜的。 其实母妃也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吧?如果当年不是情非得已,母妃哪里会将心爱的男子拱手让人呢? 哎,母妃也是一个苦命的女子,希望这一切都结束之后,母妃和父王,可以幸福吧? “母妃您放心吧,我们会处理好的。” “嗯,我就知道,衍儿娶了你,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相爱的两个人,最重要的就是信任,苏兰芷和秦之衍之间能有这么大的信任,就是当年的她,也是做不到的。 如果当年她能多信任一点,更加的坚定一点,如今的结局,会不会就会不一样呢? 只是终究可惜了,这个世间,本来就是没有后悔药的。 “好了,母妃好好休息吧。” “嗯,好。”知道是自己多操心了,这两个孩子都不是让人欺负到头上的主子。秦王妃在苏兰芷的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甚至有比曾经的她更多的坚定,秦王妃相信,就是太后,也是奈何不了这两人的。 如此,她就放心了。希望儿子媳妇可以幸福,不要走了她的老路才好了。 秦王妃是一个开明的婆婆,自己的遭遇让她对秦之衍和苏兰芷的看法也和许多人是不一样的,在她看来,儿子幸福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是否纳妾,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了。 …… 苏兰芷伺候秦王妃睡下了,给秦王妃探了一下脉搏,秦王妃如今的脉搏依旧是比较稳定的,只是这毒没有彻底的清除,到底还是一个麻烦,苏兰芷着实还是有些担心了。 “衍,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叹了口气,将秦王妃的被子整理好,苏兰芷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走到回去自己院子的路上,苏兰芷看着苗疆的方向,想着消失了许久的秦之衍,苏兰芷心里的那点不安,也是越发的强烈了。 衍,你可否平安呢?如果平安,为何连一个讯息都没有带回来? 你如今,到底在哪里?可是找到了解药了?你知不知道,如今这京都里的局势风云莫变,马上就要变天了,你可得赶紧的回来才是了。 我需要你,秦王府也需要你。 衍,你快回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