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盛怒!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三十七章 盛怒!

本章节 狂人 手打) 如果娘的管家权利真的被收回去了,那他们以后的ri子,不是越发的艰难了吗? 作为庶子庶女,每个月的开销都比不得苏兰芷的,那他们以后怎么过着舒适奢华的生活呢? 不行,绝对不行! 苏玲月求救般的看着白芯,希望白芯可以想出办法,白芯对着苏玲月点了点头,以眼神指了指老庆王妃,苏玲月想起路上白芯的吩咐,顿时看了眼苏振华,苏振华了然,苏玲月赶忙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拿着自己的礼物献上去了,“祖母今ri大寿,月儿给祖母准备了礼物,祖母要不要看看?” “呵呵,月儿如此贴心孝顺,祖母自然是要看看的,把礼物拿上来吧!”老庆王妃正在想怎么了结这事情,也免得太让白芯没有面子,这会儿苏玲月就出声了,老庆王妃自然是立马应了,也好将这事情遮过去,免得真的就将白芯给请出去了,这样以后,白芯怎么做人,她疼爱的孙子孙女,又该怎么做人呢? 老庆王妃心里承认的孙子孙女,自然是不包括苏兰芷的,所以她也只会想着白芯一房的人,哪里在意慕容嫣等人呢? 心里只想让人消除对白芯等人的不好印象,老庆王妃一看到苏玲月给自己绣的手帕,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深了几许了,“月儿果然是长大了,也懂事了,如此用心的给祖母绣礼物,礼物祖母很喜欢,月儿的绣工,也有进步哦,这字也写得不错!” 说话间,老庆王妃很巧妙的露出那手帕,众人自然是看到了那上面的花样的,一颗栩栩如生的万年古松,还有那一个虽现稚嫩,但是很漂亮的小纂,顿时就赢得了大家的心了。 这白氏虽然有些小家子气了,但是苏家不愧是百年世家,这教出来的女儿,却也是很贤惠得体的。 小小年纪,绣工就如此了得,字也写得非常的漂亮,长大后,自然又是另一番的光景了! 对苏玲月非常的满意,大家看着苏玲月的目光,也渐渐的柔和了,对白芯的不满,也因为苏玲月,有了点点的改善。 能教养出如此的女儿,其自身,必然也是非常具有智慧和能力的,或许刚才他们看到的,只是对方一时的失误而已罢了。 白芯这些年的努力也不是白费的,努力经营自己的形象,抹黑慕容嫣的形象,加上身后强大的支持,虽然今ri连遭挫败,但是多年的努力,不会就那么毁于一旦的! 心里正在得意,白芯想着接下来的事情,看着慕容嫣的目光,倒是有些狠毒了! 慕容嫣,你以为你可以轻易的赢了我吗? 你别忘了我背后的元武侯和宫里的静妃娘娘,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呢? 正在得意,却突然听到老庆王妃的声音徒然就增大了,白芯满眼的得意,只是低着头,掩盖了自己的情绪了! “月儿,你这手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肿起来了?”刚才只顾着看苏玲月送给自己的礼物了,这会儿老庆王妃才注意到苏玲月的手,这天寒地冻的,本来就很容易滋生冻疮,这苏玲月一双漂亮的小手如今都肿了,老庆王妃哪里能不心疼呢? 孙女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小姐,手怎么会成这样子? 这要是留下了疤,以后可怎么嫁人啊? “祖母,只是这天气寒了,月儿受了冻,没事的!”有些怯怯的收回自己的手,苏玲月的眼神却是往慕容嫣那边小心翼翼的敲过去,这样的眼神落在大家的眼里,一副委屈不敢言的样子,都以为是慕容嫣欺负了苏玲月了。 “月儿,你别紧张,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了,跟祖母说,祖母一定会给你做主的!”看着苏玲月的眼神,老庆王妃自然也是以为慕容嫣虐待苏玲月了,刚才在慕容嫣那里受了气,老庆王妃正愁无处发,这会儿就找来了一个借口,她自然是要好好的责骂一番的,也好损了慕容嫣的气焰,遮过白芯的过错,免得大家因为今天的事情,对白芯有了看法,让她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了! “祖母,月儿真的是不小心受冻了,没事的!”眼神再一次的往慕容嫣那边怯怯的看过去,苏玲月的样子极其可怜了,她这样子,倒是让刚刚对她有了好感的夫人,有些同情了。 “苏姑娘,今ri是老王妃的寿宴,你有什么委屈,说出来就是了,老王妃会为你做主的!”刚才苏玲月的表现不错,大家对苏玲月的印象是极好的,自然也不希望她受到了委屈了。 “就是啊,苏姑娘,你还是别瞒着了,你这样瞒着,老王妃会担心的,你怎么也是一个正经的小姐,哪里能就这样受委屈了呢?苏相好歹是皇上信赖的重臣,难道家里还少了炭火不成?” “就是啊,苏姑娘,你说吧!” …… 人群中纷纷劝解,有些人是看热闹,有些人也是看不惯有人受委屈,当然也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了。 苏青岚在朝中如ri中天,很得皇上信任,朝中人眼红的自然不少,今ri好不容易揪着对方的一点小辫子,大家自然是不想放过的。 “祖母,这……”苏玲月的目光飞快的划过慕容嫣,接着身子一抖,一副被吓到了不敢说的样子,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老庆王妃越发肯定了是慕容嫣苛待了她的孙女,正准备发作呢,这会儿苏振华也来凑热闹了,“祖母,你别问姐姐了,姐姐真的是自己冻着的!” 苏振华虽然不晓得白芯为什么不让他们说,只是这样做,但是母亲的话,苏振华还是听的,赶忙跑出老庆王妃的怀里,“咚”的一声就跪下了,结果脸上顿时白了一顿,神sè极其痛苦了。 “华儿,你是怎么了?”看着苏振华隐忍的样子,老庆王妃心疼极了,众人也没有料到这样的一幕,对这一切,更是对了一层审视了。 这慕容氏真的如此容不得人吗? 怎生这两个孩子,吓成这样子了? “孙儿没事,祖母,您别问了,今ri是您的寿宴,您只要开心就好了,孙儿们不想拿这些事情烦着祖母!”苏振华小小年纪就能说出如此得体大方的话,倒是让大家对这两个孩子更是高看了一层,再看着一旁无动于衷的慕容嫣和苏兰芷,众人的心里,纷纷摇了摇头。 这作为当家主母,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也难怪这慕容氏如此不得老王妃的心,这些年苏相也不待见了! “华儿,你起来,给祖母看看你的腿!”早就觉得苏振华的腿有些不寻常了,这会儿看到苏振华脸上隐忍痛苦的表情,老庆王妃的脸sè,顿时都黑了。 “祖母,你答应华儿不问了,华儿就起来!”苏振华好想当场就说是慕容嫣欺负了他和姐姐了,可是白芯的吩咐,他不敢违背,只好倔强的跪着,忍着膝盖的疼了。 “华儿,你到底在怕什么,祖母在,祖母会给你主持公道的!”看着自己的孙子如今这个样子还在强撑着,老庆王妃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疼得一颤一颤的了。 苏青岚就那么一根独苗,老庆王妃哪里舍得有什么闪失呢? “祖母,华儿真的没事!祖母想太多了!”苏振华越是这么说,老庆王妃和大家就越是觉得里面有些什么,看着慕容嫣的眼神,也越发的带着不满了。 “香菱,去把华儿拉起来!” “是!” “祖母,不要!”挣扎着,苏振华就是不肯起来,他这样子识大体,让大家对这个有骨气的孩子更是心疼,老庆王妃看着,也更是觉得愤怒了,“香菱,将华儿的裤子掀起来,看看他的腿什么了!” “不要!”苏振华像是吓到了,挣扎的更加的厉害,香菱都有些抓不住了,老庆王妃见了,马上让另一个人也去了,“香雪,还不快去帮忙!” “是!”香菱香雪两人驾着苏振华,终于是将对方制止住了,当着大家的面掀开了苏振华的裤腿,大家看到苏振华那青紫一片的膝盖,顿时倒吸一口气,老庆王妃见了,“噌”的就站了起来,随手将身边滚烫的茶壶直接就往慕容嫣的头顶扔去,“慕容氏,你就那么容不得人吗?你这样,哪里担得起相府的主母?你们靖北侯的家教,就是这样的?你这样的蛇蝎毒肠,我们苏家,可是高攀不起!” 本书由本站,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