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美丽的夜晚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三百二十五章 美丽的夜晚

因着沐浴,秦之衍的头发披散了下来,那瀑布般的长发随意的披着,将那轮廓鲜明的脸遮住了点点的锋芒,反而让秦之衍的容颜在灯光下显得越发的完美如神祗了。尤其是此刻,秦之衍那一双无边幽暗的眸子带着点点的光芒,好像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的,随时都可以将人给吸进去了,着实是让苏兰芷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了。 “兰兰……”一步一步的靠近苏兰芷,秦之衍那带着沐浴的清新气息扑鼻而来,苏兰芷的心也开始紧张了起来了,“之衍,你,你要不要吃些东西?” “兰兰,一刻值千金,这个时候,你说,我还想吃东西吗?”笑嘻嘻的走过去将苏兰芷抱在了怀里,秦之衍知道苏兰芷的紧张,自然也是不想让苏兰芷太害怕的。 “你刚才出去吃酒怎么吃了那么久?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看秦之衍喝的酒似乎不多,而且今日她这里又这么安静,苏兰芷总觉得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了。 果然,秦之衍在听到苏兰芷问话的时候,面色就沉了一点,不过今日是他的大喜之日,秦之衍也不想多说就是了,“也没什么,就是他们灌酒的厉害,所以耽搁了些了。”说完就抱着苏兰芷,轻轻地吻了下去,也制止了苏兰芷的发问了。 苏兰芷本来还打算问的,可是秦之衍已经将她放在了床上,整个身子也开始覆盖了她的,苏兰芷只感觉周身都被笼罩在秦之衍的温暖之下,被秦之衍吻得迷迷糊糊的,也就忘了要问什么了。 “兰兰,我的兰兰,我等这一刻,实在是太久了……”屋内的等已经熄灭了,可是那龙凤蜡烛还在点着,秦之衍虽然是初次洞房,却也极其耐心的引导着苏兰芷,一直都很温柔体贴,为的也是让苏兰芷尽快的适应他,免得一会儿太难受了。 “之衍……”看着面前的容颜,那双沉静的眸子此刻也染上了点点的火光,那是苏兰芷熟悉的之色。见着秦之衍的额头都有了汗了,苏兰芷知道对方惹得辛苦,却不敢太过动作,生怕伤了自己,苏兰芷就觉得整颗心都是暖暖的,这种被人疼爱和守护的感觉,是她前世做梦都想要,却是没有的。 “兰兰,叫衍……”一路往下吻着,秦之衍那带着火热的唇瓣划过了苏兰芷的脸颊,脖子……每到一处都让苏兰芷觉得自己的身子就好像烧了一样的,整个人也变得有些迷迷糊糊了起来,“衍,衍……” “兰兰,你终于是我的了……”在快要忍不住的时候,秦之衍终于是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准备好了,这才放心了。苏兰芷虽然有些疼,不过比起前世秦焰的粗鲁,已经是好了太多了,那种被幸福填满的感觉,让苏兰芷渐渐的适应了秦之衍,剩下的,便只是愉悦了。 “兰兰,我爱你……”激情最深的时候,秦之衍在苏兰芷的耳畔轻轻的呢喃,苏兰芷顿时感觉心花怒放一般的,好似看到了那最绚烂的烟火一般的,整个人都被一层暖暖的气流包围着了。 室内一片旖旎之色,两人的洞房花烛夜,这才是真正的开始了,这世间,怕是没有比两情相悦的真心融合更让人觉得愉悦的了。 …… 苏兰芷这一夜都起起伏伏的,毕竟她是初次,加上时间不早了,没大一会儿苏兰芷也就睡着了,留下秦之衍意犹未尽的在那里很是无奈。不过看着苏兰芷皱着眉头,秦之衍也知道,苏兰芷如今还是太娇弱了,他也不能贪欢。看苏兰芷身上都起汗了,秦之衍也是一个爱干净的,直接就去拿了帕子给苏兰芷擦拭干净了,自己又洗了一遍,这才是抱着苏兰芷,满足的睡着了。 等了那么久,终于是等到了他的兰兰了,秦之衍觉得自己这一生都没有这么满足过了。 …… 第二日,天蒙蒙亮的时候,苏兰芷就只感觉到有一道目光太过火热,敏感的她终于还是醒了,一醒了就看到面前的男子那张含笑的脸,苏兰芷看到秦之衍,顿了一会儿,似乎还没有想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她这样子迷迷糊糊的,倒是看得秦之衍忍俊不禁了,“怎么,一夜过去了,倒是忘了我是你夫君了?” “之衍?”早晨起来本来就是迷迷糊糊的,而且两人这样子大清早醒来就看到对方,苏兰芷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大适应,这会儿见着秦之衍,听着对方戏趣的话,终于是想起来他们昨日一件成亲了的。 想起成亲,苏兰芷就想起了昨日秦之衍那一夜的温柔和索取,苏兰芷顿时脸就火红火红的,颇为不好意思了,“你,你那么早就醒了啊?”说完想起身,可是这会儿感觉到秦之衍将自己牢牢的抱着,苏兰芷周身都是秦之衍那温暖的气息,苏兰芷顿时就有些不大好意思了。尤其是感觉到自己被子下不着寸缕,苏兰芷一张脸更是红得滴出血来了。 天啊,这…… 虽然前世是嫁过人的,可是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更何况前世秦焰的性子本来就是冷的,也没有秦之衍这般的情绪和体贴,苏兰芷纵然和秦之衍有了肌肤之亲了,还是会觉得尴尬了,“你,你先起来,然后转过身,让我起来穿衣服啦!”想着自己昨日就这么和秦之衍在一起躺了一夜,刚才秦之衍还是早就醒了的,苏兰芷也不知道秦之衍看去了多少了,顿时觉得整个人都好像烧起来了一样的,看都不大敢看秦之衍了。 “时辰还早,昨夜你也累了,再休息一会儿吧!”秦之衍将苏兰芷害羞的样子看在眼里,不过却是故意没有照着对方说的做的。 “今日还得去见父王和母妃呢,迟了不好的!”看秦之衍半点动作都没有,苏兰芷只好努力的将自己往被子里缩,也免得秦之衍看到什么,自己更加不好意思了。 “放心吧,父王母妃起的不早的,而且母妃昨日也跟我说了,今日不必去太早,巳时去就可以了,所以你还可以多睡会儿!”秦王妃是个体贴的,知晓两人洞房花烛夜难免会劳累些,所以也没有让两个人早起,苏兰芷听了,顿时都有些讶异了,“巳时会不会太晚了啊?”那个时候太阳都晒屁股了,才去请安,这样好吗? “这是母妃说的,而且母妃昨日也累了,她今日定然是要早早的休息的,昨日你也累了,再睡会儿,听话!”说完二话不说就将苏兰芷往自己的身边拉了拉,苏兰芷顿时就感觉到了秦之衍那温暖的肌肤,感觉到那柔软的触感,苏兰芷意识到对方和自己一样不着寸缕,一颗心顿时就咚咚咚的,跳个不停了。 “那,这个……”自己睡着了反正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是这会儿感觉到了,苏兰芷哪里还睡得着啊,“我可以起来了,我不困了的。”再这样下去,她脸上都可以煎鸡蛋了,那真的很丢人的,还是早点起来的好。 “真的不困了吗?”谁知道秦之衍听到苏兰芷这样的话,话语里竟然的多了一份兴奋,弄得苏兰芷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过还是照实答了,“嗯,是的,我平素也起得早的,习惯了。” “真的?身子也不累了?”秦之衍的眼底有着一抹亮光划过,苏兰芷低着头自然是没有看到的,点了点头,“休息的也够了,不累了。”虽然还是有些疼,不过秦之衍昨日已经很照顾她了,她这会儿也是可以忍着的。 “这样啊……”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苏兰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感觉自己一个天旋地转的,顿时就看到上方秦之衍那笑嘻嘻的容颜了,“兰兰,昨夜你太累了,我也实在是不忍心,既然你休息的够了,那么我们再来一次吧!”少年贪欢,秦之衍昨日是刚刚破了戒的,加上苏兰芷又是他爱惨了的女子,自然对这方面的要求也多了一番了。昨日要不是看在苏兰芷初次,秦之衍肯定不会顾忌的,这会儿听到苏兰芷的话,秦之衍当然得顺从自己的意愿了。 “啊?”苏兰芷看着秦之衍一张脸笑得格外的明媚,带着阳光一样的,顿时觉得眼睛都有些刺目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秦之衍已经压了下来,那温暖的唇瓣已经压住了她的,苏兰芷所有的话语再一次被秦之衍吞了,苏兰芷这才彻底的明白,对方说的什么了! …… 再一次的融合,苏兰芷虽然还是有些不适应,可是却越发的享受秦之衍的温柔了,这种感觉虽然是陌生的,可是苏兰芷却觉得很舒服,也很幸福,不大一会儿也由最初的不适应变为配合了。 …… 等到时间再一次的过去,苏兰芷只觉得整个人都累极了,腰肢好像被碾过一般的,苏兰芷哀怨的看着秦之衍,从来都不曾想过,这般温润如玉的人,竟然也是有这猛兽一般的热情的。 “兰兰,可别这样看着我,你这样,我会忍不住的!”秦之衍吻了吻苏兰芷的脸蛋,满足的抱着苏兰芷,好像一只餍足了的猫一样的,看起来颇为舒爽了。 “你看你,现在天都大亮了,也不知道什么时辰了,要是误了给父王母妃请安可如何是好?”秦之衍这人还真的是能折腾的,苏兰芷都有些怀疑自己这小身板以后受不受得了了。 “没事的,我们去迟些,母妃也不会怪的。我先抱你去洗洗吧,身子黏黏的,想来你也不舒服!” “也好!”刚刚运动,的确也是有些黏黏的,苏兰芷虽然害羞总是被秦之衍这样子抱着,这会儿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反正这会儿她是累了的,身子也乏得很,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的。 任由秦之衍将她抱到屋子后面去,秦之衍就将苏兰芷放下去了,苏兰芷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秦之衍也跟着下来了,苏兰芷顿时就无语了,“我们一起洗吗?” “这样节约时间啊,兰兰,你不是担心一会儿去迟了吗?”秦之衍这话让苏兰芷的嘴巴抽了抽,有些警惕的看着秦之衍,倒是弄得秦之衍哭笑不得了,“放心吧,我会规规矩矩的,你也累了,我不会折腾你了。”到底顾及苏兰芷初次,秦之衍纵然是很想,也只能忍着了,不然伤了苏兰芷,他也是会心疼的。 苏兰芷看秦之衍一脸的坦陈,也真真是规规矩矩的,虽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最后也还是认可了秦之衍呆在这里了。 “我给你搓背可好?” “嗯!”背转过去,苏兰芷突然想起自己今早上起来的时候,身子是很清爽的,不由得有些疑问了。不过想起了什么,苏兰芷最终没有开口,只是脸蛋一直都是有些热热的,小耳垂也是红红的,看得秦之衍心猿意马的,最后只好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自己,秦之衍只好加快了速度,也免得自己再一次把持不住了。 …… 好不容易洗完了,这一次苏兰芷坚持不让秦之衍抱了,秦之衍只好给苏兰芷拿来了衣服,苏兰芷将秦之衍赶出去,尽量不去看秦之衍,飞快的将衣服给穿好了。来到外间的时候看到秦之衍已经穿戴好了,苏兰芷感叹秦之衍的速度,却是自己坐在了梳妆台面前,准备让人进来给自己梳洗了。不过这个时候秦之衍却是走过来了,“兰兰,洗了一下可是觉得舒服了,身子有没有觉得不大舒服的?” 亲切的问候,缺让苏兰芷很不争气的想到了之前的旖旎,感觉到自己身子的酸痛,苏兰芷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了,“还好!” “如果有不舒服的就直说!”说完拿起了梳妆台上的木梳子,开始给苏兰芷梳头发了,“兰兰,我来给你梳头可好啊?” “嗯!”点了点头,虽然心里疑惑秦之衍会不会的,不过苏兰芷也不想打击对方,只是默默的坐着,打算秦之衍一会儿应付不来的时候,自己可以帮忙的。不过让苏兰芷意外的是,秦之衍很快就给她梳了一个妇人发髻,虽然不是很繁琐,可是却很适合她! “怎么样,喜欢吗?”笑嘻嘻的放下了梳子,秦之衍看着镜子里的苏兰芷,经过了一夜,苏兰芷的面色红润,带着点点的媚色,比之以前,可是更加的迷人了。 “嗯,很好看,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你的手艺那么巧呢!” “小时候经常看见丫鬟们给母妃梳头,见得多了,自然也会些。只是只会些简单的,今日可是你来王府的第一日,你如果觉得简单了,一会儿让丫鬟来给你换一个!” “不用了,这样很好!我很喜欢,谢谢!” “傻瓜,你我夫妻,何需如此客气!”笑着打开了苏兰芷的梳妆盒,秦之衍想了想,便拿出了一套龙凤的头面了,“今日你是新媳妇,虽然你素日里喜欢素淡,可是今日却是不能马虎的。这龙凤头面是母妃当年的陪嫁,正适合你这发髻,你看可好?”秦之衍的欣赏水平不错,这话虽然是询问苏兰芷的意见,可是苏兰芷看着那头面,意见是极其的喜欢了,“很好!” “那我就给你戴上了!” “好!”这头面用的是赤金打造的,上面镶嵌了一个很大的红珠,周围还镶嵌了细小的珍珠,最是华贵美艳,尤其是那栩栩如生的凤凰翱翔着,更是让人显得庄重大气了。 “接下来就是梳妆了,我的兰兰天生丽质,倒是不需要太多的胭脂的,稍微描绘一下就可以了。”看得出秦之衍的水平还是不错的,给苏兰芷画了眉,点了淡淡的胭脂水粉,还给苏兰芷的唇瓣染了点点的枚红色,顿时就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了。 放下了工具,秦之衍看着苏兰芷,眼底的惊艳也是不少的,“我的兰兰果然是天姿国色,这些胭脂水粉也只能是衬托了。” “那也是你的手艺好,一会儿云珠他们进来了,看我这样子,怕是会吓到的!”平时都是云珠他们负责苏兰芷的妆容的,不过苏兰芷平日也不注意就是了。今天却是什么都安排好了,云珠他们一会儿看到了,还不知道怎么想呢! “呵呵,将兰兰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很高兴呢,只是真不想这样的兰兰被别人看到了,以后在家里,兰兰还是不要化妆的好。”也免得有些窥觑! 也不是秦之衍小人之心,而是窥觑苏兰芷的人实在是太多,秦之衍不得不防着的。 “你呀,还真的是……放心吧,我素日也是不爱打扮的,今日也是特殊。好了,我已经弄好了,倒是你,这头发还没有梳好呢,我帮你吧!”秦之衍的头发就渐渐淡淡的用带子扎着,这样也太随意了些,苏兰芷投桃报李的,自然也是要帮秦之衍梳妆了。 “兰兰可真的是知我心呢,我就等着兰兰这句话了呢!”笑嘻嘻的将梳子给了苏兰芷,秦之衍很自觉的和苏兰芷换了位置,看着苏兰芷用心的给自己梳头,秦之衍觉得再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美好的了。 “兰兰,以后我们就这样可好,我为你画眉,你为我梳头?”秦之衍要求的并不高,他想要的,只是和心爱的人平平淡淡,幸福一生而已。他这一生本来就不抱有希望可以找到那么一个携手共生的人,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秦之衍自然是个惜福之人。 “好,这梳头的事情肯定是交给我的,难不成我还把你交给其他的丫鬟不成?”说到这个,苏兰芷就想起了夏荷和冬雪两个人了,秦之衍一看苏兰芷的样子就知道苏兰芷见过这两人了,赶忙解释,“兰兰,你别误会,母妃虽然是派他们来伺候我的,可是我都不曾让他们近身的,他们如今也就是在院子里做些二等丫鬟的活儿。” “我信你的。”这点信任,苏兰芷还是有的。 “兰兰,你别因此误会了母妃,她是为了我们好!”怕苏兰芷刚刚嫁进来就因为这件事情和秦王妃生分了,秦之衍自然是要解释的。 “为何?”这点,苏兰芷就算是聪慧,还是有些地方想不通的。毕竟在儿子成亲的时候往儿子的身边塞人,那不就是对儿媳妇不满意的表现吗?可是秦王妃明明不是的啊! 那这到底又是为何呢? “兰兰,你也知道,我是父王唯一的嫡子,不管是皇祖母,还是皇伯伯,都对我给予很深的厚望。” “这我自然是明白的。”示意秦之衍继续,苏兰芷自然也是不想因为这点小小的疙瘩就真的和秦王妃有什么隔阂了,到时候为难的还是秦之衍。 “父王和母妃感情很好,当年也因为母妃的事情,父王和皇祖父闹得很僵,所以皇祖母一直都对母妃不喜。素日里也是刁娜居多的。之前我还没有成亲,皇祖母和皇伯伯就已经在给我相看人选了,只是那个时候我都以还不想成亲拒绝了,他们自然也不会为难我。只是如今我娶了你,我又是父王唯一的嫡子,身上的子嗣重担很重,加上皇祖母怕我重蹈父王的后撤,对你自然也是有些忌讳的。母妃是担心你刚嫁进来,处理不好这事情,所以特意给我安排了这两个人,这是向皇祖母表达她的态度,也是为了让皇祖母放心了。只要他们两个在这院子里,皇祖母就不会再想办法送人进来了。”至少短时间内不会,这样也可以给苏兰芷迎娶一些时间了。 “母妃考虑的很周到!”周到到让她差点就误会了。 “母妃这也是没有办法,皇祖母对你我这门亲事本来就不是特别满意,之前一直也按耐着,也是因为事情已成定局了。不过依着皇祖母的性子,以后她肯定是会塞人进来的,有这两个人在,至少也有个借口。不过你放心,过些日子我就会将他们弄走,不会让他们给你添堵的!”如今苏兰芷刚刚嫁进来,自然是得要小心谨慎的,也是不好有太大的动作,也免得让宫中的人不悦了。 如今也只是拖延之计,等到苏兰芷在王府站稳了脚跟了,到时候,处理事情起来,也方便了许多了。 “我信你的。” “所以,你也不必为他们伤神,他们只是母妃安排过来的障眼法罢了。皇祖母那里知道这件事情,定然会以为母妃对你不喜欢,对你的为难,自然也会少些了。”太后其实人不坏,就是年纪大了,有些事情爱钻牛脚尖,而且极其护短就是了。 “母妃的一番苦心,让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傻瓜,母妃那么喜欢你,自然是希望你可以和我两个人幸福一辈子的,她也不是迂腐之人,她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就让你我为难的!” “之衍,你说,如果皇祖母喜欢我了,那我将来是不是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苏兰芷这些日子的确是在讨好太后,就是希望太后将来对她的为难少些,也免得秦之衍为难了。 “呵呵,皇祖母是极其护短的,如果她真心喜欢你的话,将来的麻烦的确是会少一点!”秦之衍真的很不想打击苏兰芷,也只能这样说了。 “那看来,我得努力了才是了。”其实苏兰芷和太后相处了些日子也是知道的,太后虽然素日里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慈爱的老人。可是这个老人很是固执,认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改变,再加上一个人的偏见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改变的,苏兰芷很清楚,一旦秦之衍和秦王宠爱秦王妃一样的宠着她,太后就算是再喜欢她,也不会由着她的。到时候送女人给秦之衍,那还算是轻的了,说不定会直接赐婚都不一定了的。 这还真的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了。 哎…… 如今也只有让秦王妃送来的那两个婢女先挡着了,太后暂时是不会有行动的,以后的事情,等她在这里站稳了脚跟,她自然能够应付了的。 “好了,你也别太担心了,如今有这两个人,太后暂时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她会以为母妃会对付你,所以她反而对你会偏疼些的。”人就是这样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太后见着秦王妃这样对待苏兰芷,肯定对苏兰芷也会多一分怜惜的吧?这正是秦王妃想要的效果了,苏兰芷到底是新妇,许多事情也不好表现的太过的,所以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放心吧,我也不是那般没用的人的,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不会让你和母妃为难的!” “傻瓜,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这点你只要相信就是了。”这是秦之衍的承诺,虽然没有甜言蜜语,可是就这句话,却是让苏兰芷格外的感动的。 “我知道的,好了,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去请安了!”给秦之衍插上一个碧玉的簪子,苏兰芷最后将秦之衍的外套给对方穿上了,这才唤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