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嫁祸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三百一十七章 嫁祸

“呵呵,苏小姐别紧张,本妃只是有些疑惑罢了。这香囊苏小姐当时说是凝神静气的,可是本妃最近戴着,却是觉得身子乏的很,苏小姐你说是怎么回事呢?”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鸾妃这虽然是笑着的,可是她那笑容却让苏兰芷觉得浑身都有些不大自在了。 “鸾妃娘娘是想说什么呢?臣女不懂。”见着那香囊苏兰芷就知道不好了,不过她不用担心,当初送出去香囊的时候,每一个都是让太医验过的。她从来都不会做给人留下把柄的事情,所以鸾妃也威胁不到她了。 “呵呵,别说苏小姐不懂。就是本妃之前也是不懂的,本妃原来还以为是本妃身子重,所以乏了些了,也没在意。只是今日早上的时候,本妃身子十分的不适,本妃让太医来给本妃看了看,苏小姐你知道太医说了什么吗?”那张美艳动人的脸,此刻却让苏兰芷觉得十分的恶毒可怕,“鸾妃娘娘,臣女可不是未卜先知,怎么会知道呢?” “呵呵,苏小姐可真是有意思呢。本妃一直以来都是信任你的,也想和你交好,可是今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本妃着实是不高兴了。本妃这些年来难得再一次的怀上孩子,本妃可是在意的紧呢,本妃容不得任何人对本妃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所以苏小姐,这个香囊里面所有的东西,让本妃差点就失去了孩子,如果不是本妃发现的及时,本妃怕是要着了别人的道了呢!苏小姐你这是何居心呢?” “臣女着实是不明白鸾妃娘娘您的意思了,这香囊当初太医是看过的,完全没有任何问题,鸾妃娘娘这样说,臣女着实是听不懂了。”低垂着眉眼,苏兰芷就知道,鸾妃最近对自己百般示好,自己却总是淡淡的,对方迟早会有行动的。如今看来,果然是如此了。 “苏小姐你还真的是隐藏的极好的呢,这香囊里面可是有一些藏红花的,虽然对没有生育的女子是极好的美容养品,可是对本宫而言,却是万万触碰不得的。” “鸾妃娘娘想多了,臣女当初制作这些香囊的时候半点藏红花都是没有放进去的,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苏小姐,这藏红花已经磨成了粉末放在这干花里面,当初太医也是没有看到的。如今让太医过来仔细查看便知,苏小姐该是知道谋害皇嗣的罪名吧?”笑着看着苏兰芷,鸾妃企图看到苏兰芷有半点紧张的情绪,然而对方一直都是淡淡的,完全看不出喜怒,鸾妃顿时觉得心情十分的不爽利了,“苏小姐,你莫不是以为本妃在危言耸听吗?纵然你如今是武成王的未婚妻,你谋害皇嗣的罪名一旦成立,你该知道,不管是皇上还是太后娘娘,都不会允许再嫁进皇宫来了。” “臣女自问问心无愧,想来这里面定然也是有些误会的,臣女恳请鸾妃娘娘让人来检查一下这香囊的好我。万一是有人想要挑拨离间,那就不妙了。” “你还真的是嘴硬的紧呢,苏小姐,你怕是不知道皇上对本妃肚子里孩子的重视吧?这些日子你也看到了,你敢肯定,武成王护得住你吗?还是你以为你父亲护得住你?你别忘了,皇上对你父亲早就有了猜忌,如果这一次的事情让皇上知道,你说他会怎么做呢?”鸾妃这样的话,如果是平常的女子听到了,那肯定会担心受怕的,说不定就没有主意了。任由鸾妃牵着鼻子走,可是苏兰芷不是别人。如今的她早就不是过去那个受人摆布,被人欺骗的人了,她向来都不会给任何人任何的把柄,也不会轻易的就被人威胁屈服了。 “鸾妃娘娘,臣女相信皇上明察秋毫,会还臣女一个公告的。而且臣女对这件事情完全不知晓,还希望娘娘明察,切莫让人欺骗了去了。”依旧是恭敬淡定的,苏兰芷早就做好了准备会被人刁难,这会儿是完全不着急的。 “苏小姐可真的是不同寻常呢,还真的是让本妃刮目相看!”看着苏兰芷这般淡定的神色,鸾妃没来由的笑了笑,见着苏兰芷没有被自己给唬住,鸾妃最后看了看一旁,心下了然,却是站起来了,“不过既然苏小姐如此坚持,那本妃就暂时相信你一回了,苏小姐,我们走吧,皇后娘娘可是久等了呢!”笑嘻嘻的走到苏兰芷的面前,鸾妃走到苏兰芷身边的时候,谦和的拉着苏兰芷的手,苏兰芷正准备避开的时候,鸾妃好像被人推开一样,突然一个力量往前倾,整个人都倒下去了。 “啊!”大家看着鸾妃往前倾,顿时都慌了,宫女们手忙脚乱的去扶起鸾妃,苏兰芷站在一旁,嘴角的笑容带着嘲讽,尤其是看到秦焰走了过来,见到这样的状况迅速的赶来,吩咐道,“愣着干什么,赶紧的将鸾妃娘娘送回宫去,让太医看看!”说完带着深意的目光看着苏兰芷,秦焰让人扶着鸾妃回宫,却是看到了苏兰芷了,“苏小姐,没有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焰王爷来得可真的是及时呢,这后宫莫不是焰王爷的王府吗?怎么焰王爷如此来去自如?” “苏小姐还有闲情逸致说这事情吗?难道苏小姐不担心鸾妃娘娘肚子里的孩子吗?”本以为苏兰芷会慌乱,甚至会害怕的,只是秦焰怎么都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这般的镇定了。 看来,他果然是没有看错她的,将来肯定会成为他的助力,这样的人,他志在必得! “我担心有什么用呢?鸾妃娘娘自己不小心摔倒了,如今也只有期待鸾妃娘娘可以平安无事了。” “呵呵,苏小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呢?刚才明明本王看见你推了鸾妃娘娘的,虽然苏小姐是失手推的,可是苏小姐该是知道,这皇嗣的重要性,苏小姐真的不害怕吗?” “焰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呢?莫不是焰王爷还有这颠倒黑白的本事不成?非要冤枉小女子?”就知道秦焰这个时候来是没有好事的,苏兰芷瞧着对方,嘴角的笑容满带着讽刺了。 “本王不过是眼见为实罢了,刚才的情景大家可是都看在眼里的,鸾妃娘娘好心和你走在一起,你却是不领情的。苏小姐,你对鸾妃娘娘似乎十分的不善呢!”看在苏兰芷,秦焰看起来像是在主持公道一般的,可是听在苏兰芷的耳朵里,却是觉得秦焰此人虚伪的紧了。 “焰王爷还是不要随便冤枉人的好,不然小女子可是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本王知晓苏小姐你不是故意的,可是鸾妃娘娘那样子怕是不好,本王虽然能够理解,可是鸾妃娘娘却是不能理解的。苏小姐,父皇这一次对鸾妃娘娘肚子里的孩子极其的照顾,苏小姐就算是无心之失,父皇也难免会怪罪的。” “那焰王爷觉得小女子该如何是好呢?”看着秦焰,苏兰芷就知道秦焰不会轻言放弃了的。如今她倒要看看,这人能够无耻到什么地步! “苏小姐,父皇的怒气不是你我能够承受的。本王也知晓你不是故意,愿意帮你一把。只是你我非亲非故,本王就是想帮也没有立场,苏小姐,这……” “焰王爷所求的是什么呢?” “本王只是希望苏小姐重新考虑一下本王之前说的事情,本王对苏小姐一直都情深意切。这一次本王帮了苏小姐你,自然也是要花许多心思的,鸾妃娘娘这人不好对付,本王怕得费些心思劝解对方了。不然到时候鸾妃娘娘不肯罢手,苏小姐也是麻烦,苏小姐你说是吗?”在秦焰看来,好生的劝说苏兰芷不肯,那他就只能用了非常手段了。如今这样交易,秦焰觉得是极好的,他帮了苏兰芷,苏兰芷嫁给他,如此互利互惠的事情,秦焰觉得苏兰芷没有反对的理由了。 “焰王爷打的可是好算盘,只是可惜了,自古一女不事二夫。小女子已经是武成王的未婚妻了,还希望焰王爷自重才是,不然到时候传出去,对焰王爷,对小女子都是不好的。”很干脆的拒绝秦焰,秦焰那张冰冷的脸也有了点点的裂痕了,“苏小姐你当真如此坚定,你难道就不担心吗?如果一会儿父皇知道是你撞倒了鸾妃娘娘,到时候别说是做不成武成王妃了,就是苏相怕也是会受到影响的。本王知晓苏小姐是个孝女,苏小姐难道就忍心看着苏相受罪?看着你们一家人被你连累?” 秦焰还真的就想不明白了,事情摆在面前,苏兰芷竟然还那么坚定的拒绝,难道苏兰芷是真的不知道后果吗? “这就不牢焰王爷费心了,小女子没有做过的事情,小女子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焰王爷的好意,小女子心领了!”“好意”两个字苏兰芷咬得是极重的,秦焰见状着实也是气恼,人生中还是第一次有事情超出了他的掌控了,“苏小姐已经决定了吗?不后悔?” “没有什么后悔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小女子想来坦荡,也不怕人诬蔑!皇上乃是明君,断然会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的!” “好,很好,既然你坚持,那一会儿你别后悔才是!”眼神最终恢复了冰冷之意,秦焰这会儿也不再伪装了,因为苏兰芷这样的反应,着实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让他觉得许多事情都超脱他的掌控了。 “焰王爷可别恼羞成怒了,一会儿还希望焰王爷三思而后行才是,不然做了什么后悔的事情,那也就不能怪小女子了。”笑了笑,苏兰芷也不打算继续和秦焰浪费时间了,隔开了彼此的距离,跟上了前面的人的步伐,往鸾妃的宫里面走去了。 “好,苏兰芷,你很好,既然如此,那你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得不到的人,秦焰是宁可毁掉的!他决不允许任何无法掌控的事情存在! 看着苏兰芷离开的背影,秦焰的眼底已经沾染了杀意,最后眼神彻底的冰封起来,恢复了他最初那副样子,这才是真正的秦焰。冷酷无情,野心勃勃。 …… 苏兰芷轻巧的走了,云珠见着了,想着刚才的事情,心里十分的不安了,“小姐,一会儿奴婢该怎么做呢?要不要奴婢帮你作证?” “你是我的婢女,就算是你说什么,他们也不会听的。”刚才在场的人可都是鸾妃的人,而且还有一个秦焰,苏兰芷可不会认为他们会给云珠作证的机会了。 “那可如何是好?要不要奴婢让人去找武成王来?小姐不是那么让人欺负的!” “不用了,这事情我自有主张,我们先过去看看吧!” “是,小姐。”虽然担心,可是看苏兰芷一脸镇定的样子,云珠也不多想了。这两年跟在苏兰芷的身边,云珠向来都知道苏兰芷是个有主意的,如今苏兰芷这样显然就不在担心,她自然也不会拖了苏兰芷的后腿了。 …… 苏兰芷一路走来,发现大家看自己的眼神都是十分的怪异的,尤其是来到了鸾妃的宫中的时候,远远的就听到鸾妃的哭声,苏兰芷皱了皱眉头,在众人那怪异的目光中求见,鸾妃却是迟迟没有见她的,苏兰芷只有在外面听着鸾妃的哭声,最后听到文帝来了,“皇上驾到!” “皇上吉祥!”随着众人行礼,苏兰芷听到鸾妃的声音更大了,“啊,我的孩儿啊,你怎么就那么去了呢?母妃对不起你啊,对不起啊,呜呜……”许是想要述说自己的委屈,鸾妃的声音满是悲切,听得文帝都皱了皱眉头,面色也不悦了起来了,“这是怎么回事?鸾妃娘娘怎么了?” 文帝虽然有几个成年的皇子了,可是老来得子,不管是谁都是会很高兴的。尤其是文帝,一直都是证明自己还处在壮年,身子很好,就更是高兴了。所以鸾妃这一次的身孕,文帝很是重视,给了鸾妃许多高等级的待遇,甚至都打算提升鸾妃的妃位了,只是还来不及的时候,就听到鸾妃出事情了,文帝的心情着实是不好。 老来子老来子,他好不容易又要有儿子了,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舒坦不是? “回皇上,鸾妃娘娘摔倒了,受了惊吓,孩子,怕是保不住了……”太医说得很委婉,其实就是已经保不住了,鸾妃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身的血了,胎儿早就滑落,怎么可能保得住? “你说什么?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办事情的?不是交代了你们要好生的照顾鸾妃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文帝听了顿时就怒了,那太医见状也是害怕,赶忙就恳求,“皇上啊,娘娘这一胎本来就不是很稳,前些日子还受到了一些藏红花的影响,身子本就娇弱,如今又是摔倒了,臣,臣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藏红花?哪里来的藏红花?这是怎么回事?” “臣,臣……”太医的眼神有些飘,看到苏兰芷的时候顿了顿,划过点点的害怕,文帝见着了,眼底划过什么,坐了下来,“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朕,但凡有任何的隐瞒和欺骗,你自己知道后果!” “这……”太医似乎有些挣扎,好像在害怕什么,最后看了一眼文帝,终于是下定了决心,“今日鸾妃娘娘给了臣一个香囊,说是身子有些不大舒服,让臣帮忙看看这香囊是不是有什么鬼怪。臣仔细的看了看,最后发现里面有藏红花,这藏红花虽然是美容养颜的好东西,可是如果有身孕的女子碰触了,那可是对身子极其不利的,严重的甚至会滑胎啊,皇上!” “香囊?”听到这个敏感的词,文帝看了苏兰芷一眼,他依稀的记得苏兰芷曾经给许多嫔妃都送了香囊的,他在鸾妃这里也是看过的,不知道太医说的是不是苏兰芷送的那一个了。 “是啊,皇上,那香囊对鸾妃娘娘可是有害之物,娘娘身子本来就有些损害,今日又动了怒,滑到了,腹中的胎儿着实是经不住这般的折腾啊,臣,臣有愧啊……”满脸的懊恼和担心,那太医小心的看着文帝,生怕被文帝的愤怒波及,着实是有些心慌的。 “……”文帝听到太医的话就沉默了,这会儿里面的鸾妃又哄了起来,“我的孩儿啊,母妃对不起你啊,是母妃没有保护好你,不小心啊。皇上,这不关苏小姐的事情啊,苏小姐她不是有意的!”说完就听到里面有挣扎的声音,文帝知道是鸾妃抢着要出来,便制止道,“鸾妃你好生的休息,这件事情朕自会查清楚的!”说完便看着苏兰芷,那目光带着探究,最后视线却是回到了太医的身上,“那香囊拿来给朕看看!” “这……”太医有些犹豫,文帝见状顿时就怒了,“怎么,朕的话你还不听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