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承诺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三百零二章 承诺

()对此,月嬷嬷和李嬷嬷也是很着急的,每ri除了教导苏兰芷,就是想办法插兰月阁的事情,偏偏他们如今完全没有站稳脚跟,还有一个看似听话,实则难缠的苏兰芷,更何况秦之衍对苏兰芷也是维护有佳的,李嬷嬷和月嬷嬷都有些后悔接了这差事了。 哎,两人好歹也是在宫里摸爬滚打了多年的人了,之前在宫中混的也是如鱼得水,这如今来了这相府,上半点权利是不沾的,如今也还是受制于人,加上太后的命令摆在那里,两位嬷嬷哪里能够不上火呢? 嘴巴里都起了好些水泡了,李嬷嬷这会儿也只能耐着xing子的教导苏兰芷规矩,虽然她要求很苛刻,很严格,甚至要让苏兰芷背那早就被人放弃的古戒,本以为苏兰芷会被难住,却不曾想苏兰芷一字不漏的都背下来了。 如今两位嬷嬷还真的是没有办法了,苏兰芷这里反正是油盐不进的,太后那里还等着他们交代。 哎,想起明ri还要陪着苏兰芷进宫拜年,李嬷嬷和月嬷嬷就头疼,巴不得找个借口不了才好了。 看着苏兰芷如今已经完全掌握了宫中的礼仪,李嬷嬷和月嬷嬷也是完全的挑不出毛病了。刚才出来教导苏兰芷规矩,也是应了太后的要求,不让秦之衍和苏兰芷走得太近,也免得秦之衍和苏兰芷的感情太好,不利于太后的行动了。 可是他们这样子做真的有效果吗? 李嬷嬷想起秦之衍刚才那jing告的话语,虽然没什么,可是李嬷嬷却也知道,有些话,她就是烂在了肚子里,也是不能的。 “嬷嬷,这样如何了?”照着李嬷嬷的要求走了一遍,还规矩的进行了大大小小的行礼,李嬷嬷甚至还要苏兰芷抄了一遍《女德》,最后实在是找不出什么了,苏兰芷这才笑眯眯的看着李嬷嬷,似乎完全都没有因为李嬷嬷教导了她那么久而感觉有丝毫的不满和烦躁了。 “嗯,今ri就到这里吧,小姐先休息一下,明ri我们继续!” “也好,只是明ri早上要进宫拜年,估计也没什么时间就是了。”如今她的身份不一样了,虽然还没有嫁给秦之衍。可是圣旨已下,是不会轻易的就有所改变了,所以苏兰芷今次进宫,要做的事情,肯定也是许多的就是了。 “如此,那就后ri吧,小姐先休息!” “嗯。”想起了什么,苏兰芷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嬷嬷,“对了,嬷嬷也得准备一下,明ri得随我一起进宫才是了。” “是!”李嬷嬷的面sè划过点点的僵硬和不愿,可是到底还是没有办法拒绝。只是她想着明ri要趁机跟太后最近苏兰芷的事情,还有禀告一下最近的情况,李嬷嬷就头疼。 如今的她也算是苏兰芷的人了,虽然是太后的眼线,可是有些事情,她能吗? 之前她也是大胆的了些的了,可是第二ri就看到秦之衍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笑眯眯的跟她话,可是她只觉得那么大冷的天,自己全身都是湿了的。从那以后,李嬷嬷和月嬷嬷也是不敢再乱来了,不然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他们身后虽然是有太后娘娘,可是也架不住这样两个心思缜密的人啊,更何况他们的姓名,可还是掌控在苏兰芷和秦之衍身上的! 李嬷嬷如今可真的是有些后悔当时抢着出宫来了,这会儿面sè满是纠结,苏兰芷也好像是没有看到对方的神sè一样的,笑了笑,“如此,嬷嬷就好好准备一下吧,今ri嬷嬷也累了,早早休息,明ri还得早起呢!”笑嘻嘻的送走了李嬷嬷,苏兰芷对两位嬷嬷表面可是十分的尊重的,完全让人挑不出任何错误来。就连别人见了,也只觉得苏兰芷对两位老人是极好的,可是也只有李嬷嬷和月嬷嬷明白,他们如今过得是怎样的ri子了。 如今他们可是夹心饼,两边为难啊! …… 李嬷嬷郁闷的离开了,心里也在想明ri的措词,顺便还得跟月嬷嬷商量一下对策才好。如今两个人被苏兰芷压制的死死的,心里也是着急和烦闷的。 好歹他们也是从宫里面出来的老嬷嬷了,这样子一直被人晾着,权利完全的架空的,这可如何是好呢? 李嬷嬷和月嬷嬷就各自烦恼了,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千防万防,不让秦之衍和苏兰芷有太多见面的机会。可是等到入夜了,秦之衍依旧好像如入无人之境一样的,来到了苏兰芷的房间,而苏兰芷也是知道今ri秦之衍会来的,也没有早早的就睡了,只是坐在床边看着书,一切都是静谧而美好的。 直到秦之衍来了,苏兰芷这才放下了自己中的书了,看着秦之衍的表情,流露出来的情谊,也是不会骗人的,“你来了?”其实白天才见过了,苏兰芷还真的是不明白,秦之衍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这“他们”自然指的是李嬷嬷和月嬷嬷了,太后送给苏兰芷两个老嬷嬷,秦之衍不用想,就能知道是什么意图了。只是太后到底是长辈,而且这个借口也是光面堂皇的,秦之衍不想因为两个嬷嬷,引起太后对苏兰芷更加的不满了。 “放心吧,如今我也学得差不多了的,他们就是想要存心为难,也是没有办法了的。”苏兰芷前世好歹也是当过几年皇子妃的,规矩什么的,她自然也是懂的。所以除了最初的那几ri,她假装不懂的学着受了些挫折以外,接下来的ri子,她学得也是十分的轻松的。 “如此甚好,皇祖母也是因为母妃的原因,对你有所迁怒,但是老人家的心还是好的,这两位嬷嬷我会找机会处理好,如今,也只能暂时让你受些委屈了。”如果可以,秦之衍还真的是想把这两个嬷嬷弄走了,只是如今苏兰芷还没有嫁给他,如果他这么那么做了。那么太后本来对苏兰芷好起来了的印象,怕是会一落千丈的。 母妃就是因为父王的关系惹得皇祖母不喜欢,平ri里在宫中也总是会受委屈,他自然是不会让兰兰和母妃一样的了。 他不是父王,他当然会好生的保护自己心爱的女子,也会平衡好他们与长辈的关系,也免得到时候弄得大家都不爽快了。 “放心吧,委屈什么的,也轮不到我身上。两位嬷嬷是来教导我规矩的,也免得将来丢了你的脸了,我只要把规矩学好了,他们也不会为难于我的。”的确,苏兰芷在规矩方面做到了完美,两位嬷嬷就是想借机找茬,那也是不行的,“不过至于要将他们弄走的事情,我看还是不必了,太后娘娘也是为了你我好,我们就不要拂了她老人家的好心了,也免得太后娘娘不喜。” 其实太后也不是坏人,顶多就是一个固执的老人罢了。苏兰芷知道太后对秦之衍的喜欢,所以就算是送了两个嬷嬷过来,对她也顶多是束缚和教育,也方便将来送人过来的时候,她不会反抗了。 苏兰芷虽然是不打算让秦之衍收人的,可是她却也不想让秦之衍为难,更不想将彼此的关系弄僵了。要知道太后和皇帝可是她在宫中最大的仰仗了,这些ri子苏兰芷能够感觉到皇后对她似乎有些忌惮了起来,虽然表面对她是极好的,可是苏兰芷能够感觉到皇后偶尔对她发出的不善,甚至有的时候也会借着别人针对她。 如此一来,她进宫也是会有不少的麻烦的,所以她更是需要太后的撑腰,自然是不想失了中的这两张王牌了。 “兰兰,谢谢你,委屈你了。”看苏兰芷如此的善解人意,秦之衍真的觉得很高兴。这事情虽然太后做的有些不大地道,可是秦之衍也知道这是太后变相的打压他母妃的表现了。 秦王妃这些年在太后那里一直都讨不得好,反而是上官无忧得到了许多的宠爱。故而连带着秦旭和秦萱也因此水涨船高,这对秦王妃而言,其实是很不利的。 秦之衍也很想缓和太后和秦王妃的关系,偏偏他越是站在秦王妃那边,太后就越是不喜,偏偏秦王又是一个xing子直爽的。做事情也由着自己的xing子来,所以更是弄得彼此的关系越发的僵了。对此,秦之衍也是十分的无奈的。如今苏兰芷能够如此大度,秦之衍也将太后对苏兰芷的变化看在眼里,如今,他倒是希望,苏兰芷可以让太后对秦王妃的态度改观,这样,也免得上官无忧越来越蹦跶了。 “其实我也不算委屈,太后娘娘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再了,她送来了两个嬷嬷,也总比送来两个美人好吧?”也正是因为太后送的是老人,苏兰芷才没有拒绝的,不然依着苏兰芷的xing子,怕是早就想办法将这两人给弄走了。 “兰兰,什么呢,皇祖母不是那般随便会给人送女子的老人!”这点,秦之衍还是很清楚的,太后注重规矩,尤其也是注重他这个秦王府的嫡子,轻易不会给他随便塞人,也免得扰乱了他的心xing了。 “虽然是不会随便送,可是你的侧妃位置可也还是空着呢,在太后她老人家的眼里看来,你这个孙子可是极好的,就是我,也只不过是勉勉强强配得上你,不定她老人家还有别的想法呢!”苏兰芷这也不是空穴来风的,对太后的想法,苏兰芷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了解的。太后注重子嗣,尤其是秦王府的子嗣太少了,嫡出的也就秦之衍这么一个,秦之衍头上的重担很重,难保太后不会想多给秦之衍塞几个人,好继承秦之衍的香火了。 前世这太后为了秦之衍的婚事,不是耍尽了段吗?要不是秦之衍的心xing坚定,那个时候怕是妻妾成群了吧? “兰兰,你放心,这个世间除了你,再也没有别的女子能够入得我的眼了。如今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你,别的女子便是再也无法进入我的心里了。所以,纵然皇祖母有这些想法,我也不会让你受了一丁点的委屈了。”秦之衍虽然孝顺,可是他不是愚孝的人,太后如果真的有这个想法,他肯定也是会处理好的。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只是到时候万一太后给你物sè了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比我还要好的,你可别忘了就是了。”话语里面的戏趣味道多一点了,苏兰芷这也是着玩的。秦之衍的心意,两年的时间,她难道还会怀疑吗? “兰兰,放心,我绝对不会负你!”拉着苏兰芷的,秦之衍的态度是绝对的坚定,那双深邃的目光就那么看着苏兰芷,苏兰芷在对方的眼底完全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便笑了笑,“我信你。” “执子之,与子偕老,兰兰,我想要的,终究只是你一人罢了。”将苏兰芷纳入自己的怀里,秦之衍感觉到怀里那软绵绵的身子,心里也不免划过点点的涟漪,眼底有些渴望,最终还是忍住了。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之衍,我信你,我相信,我们会幸福的。”虽然曾经有过胆怯,也有过退缩,可是勉强的男子步步紧逼,已经让苏兰芷没有了退路了。如今既然选择了再一次的相信爱情,苏兰芷就不会再选择退缩了。所以这一次,她定然要活出别样的jing彩来! “我们会幸福的!”灯光下的男女相依着,他们就好像一颗连体树一样的,好像天生就是彼此缺失的那一块一般,这样彼此抱着,彼此完全的契合,竟然是不出的默契和美满了。 许是前世错过了,重来一生,或许就是为了遇见面前的男子,弥补曾经的遗憾吧? 看着秦之衍那jing致完美的下巴,苏兰芷想起了前世那惊鸿一瞥的惊艳,如今再一次看着遥不可及的男子此刻正抱着自己,苏兰芷那颗缺失了许久的心,终于好像是找回来了一样的,曾经的伤口,也已经完全的愈合了。 之衍,谢谢你让我再一次的相信爱情,相信幸福。 …… 这一夜两个小情侣了许多的情话,最后还是秦之衍看着天sè不早了,担心苏兰芷明ri进宫没有jing神,才不舍的离开了,临走之前给了苏兰芷一个热烈的亲吻,弄得苏兰芷面红耳赤的,只觉得秦之衍如今越发的大胆了。 “兰兰,真恨不得今夜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怎么办,我都等不及了。”看着怀里呼吸不稳的苏兰芷,那粉红的脸蛋,真的让秦之衍恨不得再咬一口! 将苏兰芷狠狠的抱在自己的怀里,秦之衍努力的压抑住自己对苏兰芷的渴望,最后才终于是吻了吻苏兰芷的脖颈,讨要了一些利息,在苏兰芷有些羞愤的目光中,终于是笑着离开了,“兰兰早些睡,明ri我会进宫陪你的!”完便消失在了夜sè之中,苏兰芷颇为懊恼的摸了摸自己的唇瓣,觉得秦之衍如今倒是越发的有些肆无忌惮了。 看来这人如今,还真的是得寸进尺了! 感觉到自己的脖子有些疼疼的,苏兰芷拿着镜子一照,竟然发现脖子上有一个红痕,苏兰芷的脸顿时“蹭”的就红了起来,真的恨不得将秦之衍给拖回来好生教育一番了。 虽然知道让秦之衍答应八月份娶她是让对方等的久了些了,可是苏兰芷也是有些不放心家里,所以想要多留些ri子罢了。 以后嫁人了,就不能总是住在这里了,家里也就只有爹爹和娘亲了,阳哥儿还小呢,还有一个不定因素,苏兰芷还真的想有些担心了。 想起那个雪鸢,苏兰芷如今还真的是有些头疼了。到现在苏兰芷都不知道雪鸢是谁派来的,苏兰芷不是没有试探过,也不是没有让人打压雪鸢过,可是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 本来是想将雪鸢弄出相府的,可是这雪鸢一直以来都是格外的老实,虽然做的最脏最累的活,洗的衣服也是最粗糙的,甚至那水也是冰冷的,如今雪鸢的上都长了红肿的冻疮了,可是纵然如此,雪鸢依旧都不肯走,苏兰芷还是第一次遇到那么顽强的人了。 这人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呢? 雪鸢来相府也有些ri子了,算起来差不多快一年了吧?只是来了那么久,苏兰芷都没有看到雪鸢和谁联系过,反而一直都是看到雪鸢老老实实的报恩,什么活都肯干,那张jing致的脸如今都有些憔悴了,换做别人怕是都舍不得了,只是苏兰芷还没有弄清楚雪鸢的目的,心里也是着实不放心的! 秦王府本来也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已经够复杂了,苏兰芷嫁过的时候,肯定不会将雪鸢带过的,可是放在这里苏兰芷也不放心,看来,是得想个办法了。 下定了决心,苏兰芷便睡着了,反正还有些ri子,她就不信了,找不出这雪鸢的目的!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