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迁怒之意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三百章 迁怒之意

()太后对苏兰芷本来就是有偏见的,这会儿听到苏兰芷被自己那么晾着竟然还那么有定力,心里更是坚定了苏兰芷此人心思深沉,配不上秦之衍了。也越发的决定要好好的整治一下苏兰芷,好出口气了。 “太后娘娘,苏小姐还在外面等着呢,这……”外面风那么大,苏兰芷虽然穿得很多,可是到底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万一真的因为来了慈宁宫一趟就感冒了,传出也是不好的。 “先让她进来吧,哀家倒要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将我那衍儿迷得神魂颠倒的!”太后已经自动的将苏兰芷和秦王妃归类到一块儿了。当年秦王迷恋秦王妃,不顾圣意,甚至做出违抗圣命的事情,太后就觉得秦王妃是个狐狸jing了。如今苏兰芷这样子,岂不是和当年差不多的吗? 太后心里的人选可是贤良淑德的女子,她可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苏兰芷,如今皇上赐婚,太后心下当然也是不满的。今ri特意叫了苏兰芷过来,自然也是存了要打压教育的一番心思,也免得苏兰芷将来和秦王妃一样的,不识好歹了。 “是!” …… 等到苏兰芷终于是进了内殿的时候,一冷一热的,苏兰芷浑身都打了一个激灵,拢了拢身上厚厚的裘狐衣服,苏兰芷看着坐在软榻上的太后。长得倒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上还拿着佛珠,只是那双眼睛太过锐利,让苏兰芷心里有些不大舒服。 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行了礼,苏兰芷自然是要努力的做到毫无差错的,“臣女参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万福金安!”依旧是行了大礼,苏兰芷知晓太后今ri这番的举动肯定是要打压她的,她也做好了准备了。 只是这会儿没有苏青岚在身边,这太后这样子怕是比文帝更加的不满意自己,如此看来,自己今ri这一关,怕是不好过啊! 心下也是觉得麻烦,只是苏兰芷脸上依旧是带着浅浅的笑容,完全让人看不出她的不悦,太后见了,心下更是觉得苏兰芷这人心思深沉,言语也多了一份试探了,“苏小姐是吗?抬起头来,给哀家看看!” “是!”真的不知道这皇宫中的人怎么那么喜欢这样,苏兰芷还是乖乖的抬起了头,眉目规规矩矩的低着,看起来倒是极其恭顺的。 “长得倒是不错,也难怪是入了那人的眼了。”这个那人,自然是指的是秦王妃了,太后一直都觉得,秦之衍是因为秦王妃才要娶苏兰芷的。心里总是觉得自己的孙子受委屈了。 这人也真是的,祸害了自己的儿子,莫不是还要来祸害自己的孙子不成?果然不是一个好的! “太后娘娘谬赞了。”听着太后这语气,苏兰芷也是知道太后因为秦王妃的原因不喜欢自己了。前世她也是知道的,太后因为秦王妃和秦王的事情,一直对秦王妃不喜,反而喜欢上官侧妃一些,不过太后对秦之衍倒是极好的,故而苏兰芷也是不怕的就是了。 “刚才让你久等了,可是吹风吹冷了?要不要过来坐坐?暖暖身子?”慈爱的看着苏兰芷,太后笑嘻嘻的示意苏兰芷坐过,只是苏兰芷知道此人并不是特别的喜欢自己,自然不会过期凑热闹了,“太后严重了,臣女不冷。”她可不会不识好歹的真的过了,面前的人可是这后宫最高贵的人了,她又不得对方的喜爱,怎么能就和对方平起平坐了呢? 这岂不是很没规矩? “呵呵,今ri哀家特意传了你过来,也是想好好和你话了。再过不久你可就是哀家的孙媳妇了,哀家也是想多对你了解了解的。”太后的态度倒是亲切,只是却也并没有让苏兰芷起身,只是笑嘻嘻的和对方话,看起来是亲密,可是实际上是什么,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的。 “太后娘娘尽管问就是了。”跪在那里,苏兰芷也不着急,规规矩矩的,也不动,面sè更是没有丝毫的不悦,反正她知道,太后就算是再不喜欢她,也不会太为难就是了。毕竟太后还是在乎秦之衍的,断断是不会打了秦之衍的脸了。 “哀家听苏家乃是百年世家,相信苏小姐平ri也是饱读诗书的吧?平ri都读些什么书呢?”太后注重规矩,自然是希望女子多读《女戒》、《女训》了。苏兰芷当然也投其所好,轻轻的了,“素ri在家也就绣绣花,看些《女德》《女戒》,也没有做别的了。”就算是做了也不会多,苏兰芷可不会自找罪受,让太后对她越发的不喜了。 “是吗?哀家可是听慕容氏的女红可是极好的,不知道苏小姐你的女红如何了?”太后可是听慕容雅多年来不管事的,之前的十多年都是相府的姨娘在管事,苏兰芷从小也没有受过母亲的教导,当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太后对苏兰芷更是有些偏见了。 要知道秦之衍可是秦王唯一的嫡子,又是如此风华绝代的人,太后的期许自然是极高的,总觉得平常的女子是配不上秦之衍的。更别苏兰芷这样的了。 一个没有母亲教导的女子,这将来如何支撑起整个秦王府,如何当得了一个好王妃呢? 真真是胡闹了! “臣女自幼也喜欢女红,素ri里也经常绣绣的,只是不是极好就是。” “是吗?你可有绣的作品,拿来给哀家看看!”女子的女孩可是考校一个女子是否贤良的一个重要因素了。太后本来就因为苏兰芷少了母亲从小的亲自教养对苏兰芷颇有微词,如果苏兰芷的女红再差点,太后怕是会当场黑脸都是有可能的。 “臣女先前给自己绣了个帕子,只是艺不jing,也不敢献丑了。”苏兰芷这当然是自谦的话了,她知道太后今ri肯定会考校自己一番的,苏兰芷也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了的。 “拿来给哀家看看就是了。”听苏兰芷那么,太后就更是觉得苏兰芷的女红不行了。 一个大家闺秀,连女红都过不,岂不是连夫君的衣裳都不会做了? 虽然大户人家有绣娘,可是贴身的物件莫不是还让别人做不成? 世家大族的女子的绣品虽然不是用来卖钱的,可也是一种门面了,平ri里做的东西送出,那也是一种贤惠的象征了。 “是!”先前梅花开了,苏兰芷正好绣了一个梅花的帕子,上面还题了一首诗词,太后见了,瞧着那梅花就跟真的一样,那句诗词也是极好的,便也点了点头,“梅雪争chun未肯降,sāo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诗倒是好诗,这字也是不错,可是你自己写的?”苏兰芷写了一很漂亮的簪花小楷,最是适合女子不过了,这梅景图配着这诗词也是不错。太后见着,对苏兰芷的女红和才华,倒是认可了的。 “是臣女所做,让太后娘娘见笑了。”不骄不躁,不卑不亢,苏兰芷知道太后娘娘对秦之衍的喜爱,自然是不喜欢秦之衍娶了一个唯唯诺诺,亦或者是太过强势的女子。所以苏兰芷表现的很好,倒是让太后对苏兰芷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你做的倒是不错,虽然没有你母亲教养,可是你能有这样的成就,倒也是好的。虽女子无才就是德,可是没有才的女子,哪里能够知礼明理呢?”有些才气的女子,太后还是很喜欢的,尤其是有才气又懂得规矩的女子,太后就更加的喜欢了。 苏兰芷平ri里读的书也都是太后喜欢的,这会儿见苏兰芷的女红以假乱真,字也是极好的,还有那么些才气,倒是觉得不辱没了秦之衍了。 “多谢太后娘娘谬赞了。”对太后的赞扬,苏兰芷也是依旧不骄不躁的,笑着就应了,适时的表现出了自己的谦虚,太后见着苏兰芷也是一个静得下来的,这会儿脸上的笑容,也终于是多了一份了。 “以后你就是哀家的孙媳妇了,只是作为皇家的女子,最重要的就是大度贤惠,将来你可得好好的伺候衍儿,不可太过小肚鸡肠了。切莫学了那些妒妇,不懂规矩了。你要知道,衍儿是沧海唯一的嫡子,将来身上的担子是很重的,相信这个,你该是清楚不过了。”这话语里面的意思,自然是要让苏兰芷当个大方的妻子,将来要大大方方的让秦之衍开枝散叶,让秦王府的人丁兴旺起来了。 苏兰芷听了心里都不由得觉得好笑了,她这还没有进门呢,对方就给自己如此的要求,看来这太后对自己的不喜欢,还真的不是一星半点了。 “臣女明白了,臣女定当谨遵太后教诲。”这会儿苏兰芷当然是不能反抗的,反正她相信秦之衍这事情肯定会处理好的,她犯不着为了这点事情得罪太后,弄得自己将来不好过了。 这烦恼反正是秦之衍给她找来的,就让秦之衍解决,到时候太后就是要怨,也是怨秦之衍,弄不到她身上了。 “之前你母亲也是身子不好,如今你母亲也刚刚有了孩子,想来也是分不出心来照顾你的。这宫里的规矩多,哀家也担心你嫁给衍儿不懂规矩,到时候丢了秦王府的脸面,这李嬷嬷和月嬷嬷可是这宫里面的教养嬷嬷,哀家就送他们到你那里,教你规矩了。你也别怪哀家多事才好。”如此名目张胆的送人,借口还是那么的冠冕堂皇,苏兰芷能拒绝吗? “臣女多谢太后娘娘厚爱!”看着那两个嬷嬷,那一脸严肃的样子,看着自己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块肥肉一样的,苏兰芷知道,自己接下来的ri子,怕是不会好过了。 哎,这送什么都好,送人是最麻烦的。推都推脱不掉,而且请神容易送神难,看来自己将来也得多花许多的功夫了。 “你能明白懂事最好不过,以后你就好好跟着两位嬷嬷学规矩,学好了,也是你自己的体面了。” “是!” “将来嫁入秦王府,你身边也是缺不得人的,两位嬷嬷都是宫中的老人了,对庶务也是极其了解的,将来你也有个依仗。” “多谢太后娘娘。” “如此,你们来见过苏小姐吧!” “是,老奴拜见苏小姐!”当着太后的面,两位嬷嬷跟苏兰芷见了面,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了,“两位嬷嬷年纪大了,跟了哀家多年,哀家虽然舍不得,可是你们将来也得好好伺候着,明白吗?” “是,太后娘娘,老奴明白!” “你们放心,你们伺候好了,将来苏小姐会为你们养老的,你们在皇宫待了大半辈子,也是该享福了。” “多谢太后娘娘恩典!” …… 就这样,太后搬出教养的理由送了苏兰芷两个老嬷嬷,苏兰芷知道不好对付,可是也拒绝不得了。不过让苏兰芷松口气的是太后并没有送年轻的姑娘就是了,不然到时候还要麻烦些了。 不就是教养嬷嬷吗?她当年也没少学规矩,拿捏住这两个人,她还是很有把握的。反正将来这些人要跟的是自己,她就不信了,这两人还能吃里扒外不成? 对付人,苏兰芷有一千种一万种的方法,这会儿她也是不怕的,笑着受了,太后见苏兰芷那么听话,自然也是满意的,这会儿终于是叫了苏兰芷起来了,“刚才一直在事情呢,倒是忘了你还跪着呢,起来吧,可别哀家故意欺负了你!”好像突然想起来苏兰芷还在跪着一样的,太后语气有些讶异,苏兰芷这会儿起来,腿已经都麻了,要不是云珠扶着,怕是都会摔倒了。 “瞧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实心眼呢?哀家老了,记xing不好,你怎么就不提醒呢?”有些责怪的看着苏兰芷,太后的面容依旧是慈爱的,苏兰芷心下觉得此人真真是虚伪的紧,不过这会儿,也没有话的余地了。 刚被人扶着准备坐下呢,门口就传出了秦之衍来了的消息了,“太后娘娘,武成王来了。”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