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太后的刁难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太后的刁难

()气氛有些静默,苏青岚和苏兰芷就那么站着,文帝好像在忙着什么一样的,也不着急问话,只是静静的翻动着上的奏折,似乎没有要话的意思了。 苏青岚眼角的余光看着文帝,见着帝王面sè沉静,看不出什么神sè,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一样的,反而专注于奏折。苏青岚就知道,这是文帝刻意给他们的jing示了。 看来皇上对这门亲事,还是不喜啊,也不知道将来兰儿嫁给了之衍,会不会遇到刁难了。 心下有些着急,苏青岚也不好什么,只是站在那里,三人似乎在比耐心一样的,最后还是文帝见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终于是放下了奏折,语气里,似乎有些歉意,只是到底是不是真的,那就不一定了,“呵呵,苏相,苏小姐,朕刚才有些公务要处理,忙不过来,切莫见怪才是。”文帝向来都是以好脾气见人的,那张儒雅的脸很容易迷惑人了。不过苏青岚在文帝身边多年,自然是知道,这个帝王的心xing,并没有表面的那么温和就是了。不然当年也不能在那么多的皇子中得到这皇位了。 “臣(女)不敢!”帝王要怎么做,他们做臣子的,哪里有反抗的道理?苏青岚知晓苏兰芷不少文帝心目中的武成王妃人选,心里不舒服,要打压一番,也是正常的。 早就做好了准备,路上也跟苏兰芷过了,苏青岚知道知道文帝就是看在秦之衍的份上也不会格外为难的,所以如今,受些委屈,能让文帝放下心底的那点点的芥蒂,他也是愿意的。 希望今ri他们表现的恭敬些,将来兰儿也能少受些苦吧! 苏青岚一脸的谦恭站在那儿,文帝见着的,瞧着两人的神sè没有丝毫的不耐,心里对苏兰芷的芥蒂果真是少了几分了,“这位就是苏小姐吧?衍儿从来都是眼光高的,既然他相中了苏小姐,想来苏小姐是有过人之处的,如今粗粗看来,果真是如此。” “皇上谬赞了,小女向来都是本分守纪的,武成王相中了小女,怕也是秦王妃属意的吧?秦王妃这些年和内子交好,对小女也是颇为照顾的。”早就和秦之衍通过气了,文帝素来重视规矩,苏青岚可不想让苏兰芷给文帝一种不守妇道的感觉了。 “呵呵,是吗?”见苏青岚和秦之衍是一个语气的,文帝看着苏兰芷站在那儿规规矩矩的,看起来也是一个教养好的,对苏兰芷的满意程度,也提升了不少了,“这话秦王妃倒是过的,昨ri朕赐婚了,落阳还亲自进宫来谢恩,朕瞧着落阳心情可是愉快呢,衍儿果真是个孝子!”秦之衍为了不让文帝不喜苏兰芷,将来多番的刁难,昨ri特意让秦王妃进宫来谢恩了原因,文帝这会儿还真的是以为秦王妃属意苏兰芷,所以秦之衍才来求旨了的。 如此想着,文帝的心情倒是放心了不少。他素来重视秦王府的人,自然是不希望有些小心思的人故意招惹秦之衍了。 “武成王的确是个孝顺的孩子,臣曾经也是听过不少的。” “呵呵,可不是吗?衍儿那孩子对落阳可真真是孝顺呢,最近落阳病了,身子不好,这小子,怕是也想给他母亲冲冲喜庆吧?”秦王妃最近的身子的确是不好,文帝见秦王妃那么喜欢苏兰芷,本来还有些疑虑的,最后也终于是消散了。 衍儿这孩子从来都不会忤逆落阳的,落阳有什么要求,衍儿也都是会应了的。或许这一次的婚事,也的确是因为落阳的要求,不然以衍儿的xing子,怎么可能会主动来求旨呢? 如此想着,文帝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看着苏兰芷,也渐渐的满意了起来了。 嗯,长得倒是挺配衍儿的,前几次见过,似乎也是个聪慧的,如今站在这儿规规矩矩的,看来也是一个大家闺秀的典范,如此,也不辱没了衍儿了,“抬起头来让朕看看。”秦之衍的好相貌好那可是公认的,别文帝见过的人,还真的觉得没有完全配得上秦之衍的。就单单看外貌,文di du觉得还是有些委屈了秦之衍了,苏兰芷文帝虽然见过,可是不曾好好瞧瞧,这会儿见着苏兰芷低着头,文帝自然是要好生的看看了。 “是,皇上!”轻轻抬起头来,文帝见着苏兰芷那张与ri月齐辉的脸庞,纵然他见多了佳丽美眷,此刻也不免为止惊叹了。 果真是美极,这般的相貌的确是配得上衍儿的! “苏小姐果然好相貌,如此倒是和衍儿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了,看来朕这一次赐婚,可真真是好呢!”此刻完全消除了心底的那点不满和顾虑,文帝见着苏兰芷,可是越看越喜欢了。 “皇上谬赞了!”苏青岚笑了笑,见文帝终于是露出了一点点真实的喜sè,也松了口气了。 如此,也算是过关了。 “呵呵,落阳最近身子不好,她也是气急期盼衍儿成亲的,苏相,看来这婚事,可得抓紧啊,也好让落阳高兴高兴,不定这身子,很快就好了。” “皇上,秦王妃最近可是病了吗?”怎么之衍从来都没有? 苏青岚不解的神sè取悦了苏青岚,心里更是肯定了苏青岚和秦之衍他们是没有走得太近的,不然也不会不知道秦王妃病了的事情了,“嗯,落阳最近身子有些不适,不过想来有份喜事,她心情好了,病也自然会好了。”这一次秦王妃似乎病得挺重的,以前虽然也偶尔会生病,身子是弱了些,可是这一次,还真的是让文帝有些担心了。 “臣不曾听秦王妃病了,今ri回,定然让内子看望秦王妃。” “你也有心了。”满意的看着苏青岚,文帝见着苏兰芷依旧是规规矩矩的站着,知晓苏兰芷是个懂规矩的,也没有再继续刁难了,“朕已经吩咐了钦天监算ri子了,衍儿的年岁也不小了,苏相如今,可得抓紧时间了。钦天监出来的好ri子可也不远了,一个是来年的三月,一个是八月,还有一个是十月,苏相觉得那一ri是好的?”看文帝这样子,怕也是着急了的,苏青岚见了,虽然心里有些舍不得,也不好再什么了,“一切听凭皇上做主!” “好好,来年三月到底是匆忙了些,八月份刚好,苏相你觉得如何呢?”到底是唯一嫡亲的侄儿,文帝的疼爱自然是舍不得秦之衍的婚礼太过仓促的。 “臣觉得是极好的。”文帝什么就是什么,秦之衍的情况摆在这里,苏青岚自然不会舍不得女儿,想要多留几年的话了。 “呵呵,那朕和沧海他们商量一下,如果他们没有意见,我们就这么定下来了。”其实文帝也知道大概是这个ri子了,秦之衍也老大不小了,而且秦王妃最近身体不好,就是冲冲喜,那也是应该的。 “臣,谢主隆恩!” “罢了,朕今ri也不多留了,李德海,将东西拿上来!”笑嘻嘻的看着苏青岚和苏兰芷,如今文帝心情好了,这赏赐,自然也是不少的,“衍儿是朕唯一嫡亲的侄子,他这婚事也拖了好些年了,朕和母后甚是着急。如今他定下来了,今ri这些东西,就当做是朕送给侄媳妇的见面礼了,苏小姐看看喜不喜欢!” 苏兰芷瞧着李德才端着的东西,掀开上面的红布一看,一对大大的夜明珠摆在那儿,还有一对玉如意,一对翠绿的玉镯,一套jing致的红玉头面,这样子的见面礼,还真的是大礼了。苏兰芷见了,赶忙就谢恩了,“多谢皇上!” “呵呵,好了,母后还急着见孙媳妇呢,苏小姐,你见母后吧,苏相,你就留在这里,陪朕下一会儿棋吧!”见苏兰芷看到这些宝物也没有被迷住了眼睛,依然态度恭敬,文帝就更是满意了,轻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知道自家的弟媳眼光不错,面前的女子不是一个贪慕荣华富贵的,那就是好了。 “是,皇上!”收下了东西,苏兰芷没有想到自己还要单独见太后,转眼看了一旁有些不放心的苏青岚,苏兰芷给了对方一个安心的表情,便跟着太监走了。 一路上那太监也不话,带着苏兰芷匆匆忙忙的就了,苏兰芷皱了皱眉头,最后什么也没,只是跟着了。 到了太后的慈宁宫,守在外面的宫女太后这会儿还在休息,苏兰芷也只好在偏殿等着,好在偏殿生了火,不然这么冷的天,苏兰芷也有些受不了了。 “苏小姐请喝茶,吃点心,太后娘娘还有一会儿才会醒呢!” “有劳姐姐了。”笑嘻嘻的就坐下了,苏兰芷也不知道这太后是真的睡着了,还是故意的给她下马威。不过今ri在文帝那里已经被人给了一次下马威了,太后这里的这一次,苏兰芷也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的。 …… 因为不知道太后会晾自己多久,苏兰芷看着宫女不停的催促自己喝茶,也是不敢多喝的,不然一会儿想要如厕了,那就太失礼了。 所以苏兰芷也只是浅浅的喝了几口茶,吃了几块点心,不管那宫女怎么劝,也不吃不喝了。 那宫女见着了,倒是笑了笑,“苏小姐久等了,要不要奴婢唤唤太后?她老人家睡眠浅,怕是一会儿就起了。” 知道对方是试探自己,苏兰芷当然不会在第一次见到太后的时候就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尊重长辈的,便拒绝了,“太后娘娘既然在休息,我也就不便打扰了,我等着就是,姐姐无需麻烦的。” 太后作为这宫中的老人,自然是比文帝更加注重规矩的。而且苏兰芷从秦之衍之前的提示可见,太后似乎不是特别的待见秦王妃,反而对上官无忧那个侧妃要好许多。这也是自然是故意打压秦王妃的,这一次自己之所以得了赐婚,秦之衍用的是秦王妃的名头,这虽然在文帝那里很好过关,可是苏兰芷知道,在太后这里,怕也是会因为她得了秦王妃的喜欢,而生了不喜了。 太后的心思,苏兰芷多多少少也还是了解的。毕竟前世的时候,苏兰芷可是在秦焰的示意下,有意的讨好太后的,对太后的xing子,当然也是了解的。 这位老人作为最长辈的人,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喜欢掌控的人,如今年纪的大了,两个儿子一个成了皇上,一个成了王爷,都是尊贵无比的人。按理太后该是满足的,只是因着当年秦王和秦王妃的事情,差点就让秦王失了先帝的宠爱,成了庶人,太后对秦王妃的疙瘩,当然是有的。 尤其是秦王妃就只得了秦之衍那么一个儿子便再无所出,反而上官无忧那里有一子一女,太后最是注重嫡长,当然对秦王妃也是颇有微词的。总觉得如果不是因为秦王妃,她的小儿子如今肯定是子孙满堂的,那里会落得那么一个人丁稀少的情况? 因着这层关系在,太后对秦王妃总是诸多的不满,如果不是碍于秦王妃是南诏国王宠爱的公主,怕是秦王妃都完全不可能嫁给秦王的! 这些歪歪肠子,苏兰芷再是清楚不过,今ri她进宫,就早就料想到了太后会刁难的,这会儿苏兰芷也不着急,慢慢的等。反正比耐心,她有的是就是了。 …… 转眼间半个时辰就那么过了,苏兰芷就好像老僧坐定一样的,悠闲淡雅的坐在那里,也不询问,也不话,那宫女都不得不佩服苏兰芷的淡定了。最后瞧瞧的给人使了个脸sè,有人偷偷的进了主殿,似乎是禀告了。 苏兰芷见了,嘴角划过一抹笑容,知道太后终于是坐不住了。 果然,很快就有宫女过来了,“苏小姐,太后娘娘已经醒了,听苏小姐来了,要见苏小姐呢!苏小姐,请跟奴婢进吧!” “还有劳姐姐带路了!”等了那么久,苏兰芷丝毫都没有生气,更没有不耐烦的情绪,那宫女看着苏兰芷那脸上的笑容,都觉得有些诧异了。 面前的女子,长得是极美的,好像天仙一样的,可是为何明明长了那么一张超凡脱俗的脸,年纪也不过十五岁,怎么能够做到如此的镇定? 这要是换做了别人,白白等了半个多时辰,在这皇宫,怕是早就吓着了吧? 这人到底是怎么了? 宫女也有些佩服苏兰芷了,这明眼人都知道太后是有意刁难的,怎么这人还笑得出来? 是太过单纯,还是心思太过细腻了?所以能掩饰的那么好? 怀着疑惑,那宫女带着苏兰芷了内殿,只是到了门口的时候,那宫女便停住了,“太后娘娘还在换衣服,还希望苏小姐稍等片刻!”完就自己进了,这殿门口还是有些冷风的,如今正是最冷的时候,苏兰芷素来怕冷,这会儿正好站在风口,一阵冷风吹来,纵然苏兰芷穿得很多,也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了。 看着那紧闭的门,苏兰芷不由得笑了笑了,嘴角多多少少,多了一份意味了。 看来这太后娘娘对自己的不喜,可是比皇上多了许多呢,不然爹爹也不会被皇上拦着不过来了。她刚才还在想,太后怎么会让她先殿内等了呢,还生了那么暖和的火,此刻站在这里,还真的是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了。那么一冷一热的强烈对比,可比让她来了就直接在这里等要强烈的多了。 知道太后是要单独收拾自己呢,苏兰芷也不着急,只是紧了紧自己的衣裳,免得自己着凉了,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脸上的表情也一直都是笑笑的,她这样子让人看起来,还真的是慎得慌! …… 她这样的笑容,落在了角落里偷偷观看她的人,赶忙就禀告了太后,太后此刻已经坐在暖暖的炕上,身上穿着暖融融的貂绒外套,上也拿着暖炉,屋子里也生了暖暖的火。比起苏兰芷的冷,太后这里可真真是暖和极了,只是她本来高兴的面孔,在听了宫女的汇报以后,顿时就显得有些不喜了,“她真的规规矩矩的站在外面?脸上还是笑着的?” “是的,太后娘娘,苏小姐就是笑着的,而且也一动不动的。”宫女见着太后不悦了,心里也是有些紧张的。太后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那么有定力,眼底有些诧异了,“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她小小年纪就那么有定力,可见也是一个心思深沉的,也不知道衍儿那孩子是吃了什么汤了,非得让皇上赐婚,这将来可如何是好啊?”太后这里也是经过一些人有意无意的暗示,对苏兰芷的印象早就停留在次女心思深沉上面了,所以对苏兰芷自然就不喜欢了起来。尤其是这人是秦王妃所喜欢的,太后想着自己小儿子被秦王妃管得死死的,除了一个侧妃就再也没有别的女人了,太后自然对苏兰芷也先生为主的不喜欢了起来了。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