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八十六章

()“兰儿,你怎么在这里呢?”还以为苏兰芷是和慕容香他们一起的呢,没有想到反而一个人在这里了。 “娘,您是看二舅母吗?”苏兰芷猜到靖北侯夫人肯定是会让慕容嫣劝劝李柏萱的,毕竟这两人曾经有着一样的经历,也能些贴己话了。 “呵呵,你这莫不是想和我一起吗?”看着女儿早早的就等在这里了,慕容嫣想起了什么,笑了笑,知道女儿也是担心李柏萱的,心里很是满意。 “嗯,许久不曾见到二舅母了,而且淑儿妹妹最近也没有找我玩,我这会儿正好看看她!”顺便看看李柏萱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这一年多以来,苏兰芷的医术也算是有了很大的进步,秦之衍给她送了不少的医术,也让太医指导了她,如今苏兰芷算是可以出师了,只是她医治的人还是不多,所以轻易也不会给人看病就是了。 只是今ri看着李柏萱这样子,苏兰芷还真的是有些不放心了。 明明之前,她也有个淑儿提过的啊,怎么一点效果都没见呢?再这样下,二舅母怕是真的会撑不住的! “你呀!”知晓女儿的原因肯定不只是这个,慕容嫣也是知道苏兰芷这一年多来也是学医了的,而且医术不错,只是别人不知道罢了。 想着苏兰芷能看看也好,或许有转机也不一定,慕容嫣也没什么,便和苏兰芷一起了。 到的时候,李柏萱正坐在窗户边看书,如今秋风瑟瑟,天气有些凉了,慕容嫣一看到李柏萱如此,赶忙走过,将窗户给关着了,“二嫂,你这是作甚?如今外面正凉着呢,你身子不好,怎么还吹风了?要是冷着了可就不好了。” 李柏萱正在看书看得入迷呢,这会儿看到慕容嫣来了,对自己满脸的不赞同,笑了笑,“小姑子来了啊,坐吧,怎么也不提前一声呢?我也好让人准备些!” “你如今身子不好,不麻烦了。” “呵呵,我这身子不争气,倒是劳烦你们都为我担心了。”嘴角的笑容有些苦涩,李柏萱看着慕容嫣,眼底的羡慕那也不是假的。如今慕容嫣苦尽甘来,儿子有了,丈夫也有了,孩子也是乖巧,府中也没有了那些七七八八的人,实在是顺心的很。她什么时候,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呢? “你呀,就是心思重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有些ri子没见了,你的气sè反而是越发的差了?”摇了摇头,慕容嫣的几个嫂子弟媳都是极好的,只是这李柏萱的心思有些重了些,让慕容嫣有些担心了。 “这天气凉了,前些ri子出走走,不小心吹了风,有些伤寒了,没事的,休息几天就好了。”李柏萱也不是一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了,所以事情也都是捡着轻松的,慕容嫣却是不赞同了,“你呀,你你,这是何必呢?身子不好,就好生的在屋子里面休养才是了。” “呵呵,总是待在屋子里,这人都待着乏了,出走走也少的,小姑子别担心了。” “母亲让我来看看你,你这样子,她老人家很担心。” “能遇到母亲这样的婆婆,是我的荣幸,只是我没有这个福气就是了。”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有孩子的,可是如今…… 难道一切,真的只是一场空吗? “你别多想了,这事情也没个定数,你看我如今不是好好的吗?当年太医不也是这样的?如今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放宽了心了,好好养好了身子才是。” “那是你有福气,我倒是未必了……”叹了口气,李柏萱看着那紧闭着的窗户,想起外面的落英缤纷,有的时候就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如这落英一样的,终究是有归到尘土的那一天了? “你呀,就是书看多了,总是悲秋伤怀的,身子要紧!”劝了李柏萱些话,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听进了,慕容嫣走的时候又问了慕容淑关于李柏萱的情况,看小姑娘急得都有些想哭了,慕容嫣最后安慰了几句,了明ri再来,就走了。 …… “兰儿,你看你二舅母这样子,如何?”苏兰芷懂医术,而且也得到了名师的指点,慕容嫣对苏兰芷的医术也还是很信赖的。 “其实二舅母最重要的还是心思太重了,但凡她少想一点,或许就不会弄到如此的境界了。”李柏萱如今的身子,怕是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苏兰芷真的有些后悔,自己该早些来看的。 “哎,她一直都是这个xing子,而且这事情换成是谁,都很难想开的,这可如何是好?” “娘亲,别担心了,一会儿我写一个药方,你想办法让二舅妈服下,以后再想办法让二舅妈放宽心,或许还能撑些ri子吧?”如果李柏萱有那个毅力,那是能多撑几年的,可是苏兰芷看李柏萱如今这样子,那分明就是在等死啊! “真的有这么严重了吗?”听到苏兰芷的话,慕容嫣都大吃一惊。 如果李柏萱真的了,那二哥和淑儿怎么办? “如今一切,都看二舅母的了,娘亲你这几ri多陪陪二舅母吧,让二舅母生起生的斗志来,到时候,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二舅母如今虽然整个人都是虚的,可是如果她真的狠下心来要对抗,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所以啊,关键还是要看二舅母! “我明白了。” “其实娘亲明ri可以抱阳哥儿的,二舅母看着阳哥儿,心里许是会高兴呢!” “这样不会刺激她吗?”李柏萱如今想要孩子都想要疯了,偏偏太医给她下了死刑了,要不然李柏萱也不会病得那么厉害了。 “不会的,娘,我有一个主意,不知道娘亲您赞不赞成?” “你就是!” “娘,其实二舅母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太医的话,如果娘亲想办法让二舅母生出希望,二舅母的病,不就真的好了吗?”其实一个人想要活下,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意志,只要有这个决心,苏兰芷相信,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你的也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其他的事情,苏兰芷也就不需要多关心了,如今她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延续李柏萱的生命,希望对方可以撑下了。别的,她只是个晚辈,管不得这许多的。 …… 苏兰芷和慕容嫣在靖北侯府住了好些ri子,这几ri苏兰芷每ri都会陪着慕容嫣看李柏萱,然后和慕容香几人笑着,觉得时间过得挺快,也挺悠闲的,十分的自在舒服了。 这一ri慕容香和苏兰芷几人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正好秦之衍和慕容宵也在,慕容香想起了什么,拉着苏兰芷悄悄话了,“兰姐姐,你有没有觉得,如今这院子里清静多了,也没有了什么烦心事情?” 看慕容香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苏兰芷觉得有些奇怪,不明白对方怎么突然就这话了,慕容淑在一旁见了,不由得小声提醒,“兰姐姐,你没有发现,今ri武成王来,我们这里也挺清净的吗?往常不是这样的?” “这……”看着两人,苏兰芷觉得这两人话里有话,想起了什么,终于算是明白了。 敢情这两人是在慕容念依呢,以前秦之衍每一次来,慕容念依都会过来凑热闹的,如今却是不见人影了。 苏兰芷突然想起百花节那天发生的事情,让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十分的震怒,最后靖北侯夫人一气之下就决定将慕容念依嫁出了,也不顾马太姨娘的反对,直接将慕容念依远嫁! 虽然慕容念依嫁得也不差,至少没有辱没靖北侯府的名声,可是到底远嫁了,将来回来一趟不容易,而且嫁得也是匆忙,怕是很不甘心吧? “你们呀,还真的是怪会落井下石的!” “那也怪不得我们啊,那是她自己自作自受罢了。不然以她的身份还有祖父对她的宠爱,她肯定是可以就嫁京都的,而且也是大户人家的nǎinǎi。我可是听了,她出嫁那一ri可真真是不甘心呢,后来好几次还想搭上武成王,最后被祖母禁足了,还不消停。她这样一闹啊,就连祖父也是恼了的。本来答应给的嫁妆也少了许多,如今她又是远嫁,没有娘家帮衬,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是啊兰姐姐,你都不知道,之前她闹得有多凶了,不然祖母也不会那么匆忙就将她嫁出了。”也是慕容念依不识好歹,靖北侯夫人本来看在靖北侯的面子上,也没有打算在婚事上为难的,可是这人偏偏要飞蛾扑火,弄得这样的下场,不也是活该吗? 苏兰芷可是没有半点的同情的,反而觉得靖北侯夫人这样子做很对,不然任由着慕容念依闹下,慕容雅的婚事不定都会受到影响! 而且远嫁了也好,这样也就可以避免许多的事情了。 “好了,这事情已经过了,就别了,免得别人看我们笑话了。”慕容念依做事情的确是有些过了,差点就毁了侯府其他人的声誉了,这样子的惩罚对她来,也算是轻的了。 “好了嘛,我不了。”乖乖的闭了嘴,慕容香想起靖北侯夫人的吩咐,不许再这事情,也不敢再了。 “嗯,香儿你要记得,虽然她很不讨人喜欢,可是她和我们始终都是同气连枝,她如果做出了什么事情,对我们也都是有影响的,所以你不能逞一时的口舌之快,明白吗?”苏兰芷知道慕容香可是比慕容雅xing子还要大大咧咧的,有的时候因为直率得罪人都不知道的。苏兰芷怕对付吃亏,所以如今有机会,总是会提点一二的。 “我知道了,兰姐姐,我以后不会了。”慕容香如今一副知错的样子,她听苏兰芷就后悔了。只是之前她也没有想许多就是了,她只不过是因为看到秦之衍来了,这一次没有了以前那么烦人的人,突然有些感慨罢了。 “嗯,明白就好,以后话之前先想想该不该,这样也免得出错,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情,该是要明白了。”慕容香天真烂漫是一件好事情,可是有的时候也是要分场合的,苏兰芷如今潜移默化的教育对方,也是希望慕容香在保持自己的本xing的同时,可以有自保的能力了。 “兰姐姐,我明白的!”吐了吐舌头,慕容香便没什么了,几人又有有笑了起来,只是秦之衍在一旁看着几人的样子,刚才见着苏兰芷一脸教育的样子,寻着机会便偷偷的问道,“你刚才是在做什么呢?怎么好像在教育人一样的?我看那二姑娘一脸的懊恼,你不是欺负人家了吧?”反正今ri人多,彼此也都是熟悉的,秦之衍的顾忌也少了些了,偶尔和苏兰芷话,只要不引起怀疑就是了。 “没什么,还不就是你惹的事情,你以后可得给我注意点!”虽然慕容念依是远嫁了,安宁也嫁了北方,基本上都不会来烦人了,可是秦之衍到底是个惹桃花的,苏兰芷可不会忘记还是有许多人都对他虎视眈眈的! “兰兰,我可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到你了吗?你可别那么凶!”不明白怎么的自己就成了城鱼了,秦之衍觉得自己真的是自讨苦吃! 早知道,他就不问了,这下子好了,不是自作自受吗? “你是不是惹到我了,你自己心里明白,好了,不了,香儿他们叫我了。”在大家面前也不好和秦之衍走得太近,苏兰芷可没有忘记慕容雅当初就是要嫁给秦之衍的,她还没有做好让大家知道的准备了。 希望到时候,大家可以理解吧,她可不想因为一个人,就毁了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亲情了。 “兰兰……”很想问为什么,可是苏兰芷都走一边了,秦之衍也没有办法了。 ++++++++++情景转换线 ri子一天一天的过了,苏兰芷本来还担心慕容嫣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里,可是后来就知道,是自己多想了。 苏兰芷虽然不知道慕容嫣做了什么,不过过了些ri子,慕容嫣趁着一个阳光明媚的ri子叫上了席乐荣几人出拜佛,回来的时候大家的心情都很不错,苏兰芷甚至听李柏萱得到了住持的卜卦,得的是上上签,此生都是多福的人,心想事成,如此一来,李柏萱的身子的确是好了许多了。 苏拉着想着只要对方不放弃就好,所以平素也在研究怎么给李柏萱养身子,如今也是遇到了一点难题了。 这一ri秦之衍来看苏兰芷的时候,就看到苏兰芷坐在那里拿着一本医术在研究,一直都没有理会自己,秦之衍顿时就觉得不爽快了,“兰兰,你在看什么呢?怎么看得那么入迷?那医书有那么吸引人吗?” “我这些ri子一直都在研究一种药,可以渐渐的改善人的体质的,二舅母如今虽然是好了许多了,可是身子亏损的厉害,不好好的养养,怕是还很难撑到淑儿妹妹嫁人的。”没有母亲的痛苦,苏兰芷很能明白,她自然是不希望,慕容淑和她一样的了。所以,她一定要想出办法! “她的情况,我也听过,怕是亏损的厉害,这世间虽然也有灵丹妙药,终究不是仙丹,怕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不尽力试试怎么会知道呢?我这一年来都努力的研习医术,为的也是能有一技傍身,帮助自己能够帮助的人。”苏兰芷很珍惜这些真正的亲人,她舍不得任何一个人离开她。 “我知道的,兰兰,你有什么需要,我能帮忙吗?” “我这里有一份药,需要的是雪莲,听这东西可以延年益寿,只是向来都只是宫中的贡品,皇上除了自家和一些宠爱的嫔妃使用以外,赏赐下来的不多。这雪莲入药是极好的,如果有了这个,二舅母的病情,怕是会有所改善的。”因为前世今生都看了不少的孤本了,苏兰芷的医术如今极其的jing湛,比之宫中的太医都是可以的,只是她向来低调罢了。 “雪莲这东西,虽然是难求,只是前些ri子皇伯伯刚刚赏赐给了父王一朵,你如果需要,我给你取来。” “可是这样……”虽然苏兰芷是很想要的,但是这雪莲的珍贵,苏兰芷也知道,秦之衍虽然得云淡风轻的,可是真的想送给她,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放心吧,父王如今也用不上,我明ri就给你送来。” “如此,那就多谢了。”虽然这个礼物有些重了,可是如果这样真的可以让李柏萱多撑一些ri子,免得慕容淑担心,苏兰芷还是愿意做的。 “我们之间无须客气。”话虽然这么,只是秦之衍回的时候,问秦王讨要雪莲的时候,正好看见上官无忧在那里,秦之衍的脸sè顿时就不爽了起来了。 她来干什么? 秦王本来和上官无忧在话的,一旁的秦萱也是乖巧的站在一边,几人看起来还真的是一副和睦的样子,可是看在秦之衍的眼里,却是眼疼的紧! jing彩推荐:

上一篇   第二百八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