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赐婚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七十八章 赐婚

()“王妃冰雪聪明,难道还不明白吗?你教导的好女儿,如今自己勾搭上了别人,私定终身了我这个做父王的都不知道,还是从别人的耳朵里听来的。王妃,还要我得更明白吗?”许是气急了,南王此刻也顾不得南王妃的情绪了,一股脑的就将事情了出来,而且言辞间也没有任何的顾忌,南王妃听见了,浑身都是一震,诧异的看着南王,似乎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身子突然就软了,南王妃只觉得一个天旋地转,要不是身后的侍女扶着她,她怕是要失态了,“王爷,你的可是真的?” “王妃,这样的事情,本王有必要骗你吗?还是,本王会那么不顾及自己的女儿,会如此的诬赖于她?” “王爷,那这事情,可是已经成了定局?”难道真的就无法挽回了吗? “本王既然已经了,难不成还不确定不是吗?圣旨马上就要下了,这不孝女择ri就会嫁给契丹二皇子,以后本王就当没有这个女儿了!”南王这虽然是一时的气话,可是将来为了不让安宁威胁到南王府,必要的时候,南王还是会狠下心来的。 “嫁给耶律寒?”最不想发生的事情,结果还是发生了,南王妃想着女儿将来的命运,心里也没来由的有了一丝丝的悲凉之意。 “是的,她既然心仪那二皇子,那耶律寒今ri也在皇上面前亲口承认了,如今她是不嫁都不行了。” “怎么会?皇上也答应了?”没有想到文帝会答应,南王妃也只有将最后的希望放在文帝的身上了。 “你的好女儿连定情信物都送了人了,难道皇上还能不答应吗?” “王爷,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这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你如今好生的管教她一番,让她乖乖出嫁,别再惹出什么麻烦了才是真的血嫁,神秘邪君的温柔最新章节!” “王爷……”想什么,只是南王已经没有了耐心了,“好了,本王累了,你先回吧,最近没有事情,也不要来烦本王!”因着安宁的关系,南王对南王妃也生了层层的不满,这会儿看着南王妃也没有了往ri的柔和,变成了点点的冰冷了。 “是,王爷,臣妾告退!”知晓自己多无益,南王妃叹了口气,最后也只好离开了。 …… “王妃,还要不要看看郡主?” “吧,如果不,宁儿定然闹腾,到时候让王爷知道了,王爷该是生气了。”南王妃此刻的心情也是烦躁,还得应付安宁,心里也是有些不虞了。 “是,王妃!”看着南王妃,侍女yu言又止的,最后什么也没,只是跟着南王妃见安宁了。 几人刚刚来到院子外面,就听到里面的吵闹声,还有不少瓷器碰撞的声音,可见里面的动静有多大了。南王妃听闻,本来就不好的脸sè,这会儿更差了,快速的走了进,“这是干什么?” “母妃!”地面已经被安宁因为怒气扔了不少的瓶子了,安宁这会儿还想扔的,可是看到南王妃的脸sè,安宁也顿住了,不敢再扔了。 “你这像是什么话,你这是一个郡主该有的行为吗?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平ri里的教养,你都忘了吗?”脸sè已经是铁青了,本来刚才从南王那里听到的事情,南王妃就已经很不高兴了,这会儿还看到安宁那么不争气,心里怎么可能不生气? “母妃,我……” “你给我将东西放下,好生给我跪着认错!”安宁见南王妃已经是盛怒了,这会儿也乖巧了起来,规规矩矩的就跪下了,将东西放好,换成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母妃,我……” “安宁,你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自己亲教养的女儿,一直以来抱有极大的希望,如今却是最让她失望,南王妃看着安宁的神sè已经不是光只用失望就可以表现了。 “母妃,您……” “罢了,皇上已经赐婚了,你如今就好好待在家里待嫁吧,别出院子了。”看安宁这样子,南王妃已经不想多了,转身看着其他的人,直接就吩咐道,“你们给我记着,如果郡主再跑出,你们自己领五十板子!”五十板子,那可是要掉半条人命的,南王妃这样子吩咐下,可见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了。 “母妃,您这是什么意思?”安宁第一次看到南王妃那么严厉,那么严肃的样子,甚至将自己的路都堵得死死的了,安宁的心,实在是很不安! “宁儿,皇上马上就要下旨赐婚,你很快就是契丹二皇子皇妃了,你自己做好准备吧!”本来还想些什么的,只是南王妃想起安宁刚才那么不争气的样子,这会儿连话都不想多了,转身就走,留下安宁一个人傻愣愣的在那里,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母妃,您刚才的是什么意思?”知道南王妃的背影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安宁才终于是反应过来了,赶忙追,可是似乎都追不上,安宁的心里,前所未有的绝望和恐惧了。 为什么会这样,她怎么就要嫁给那耶律寒了?父王不是进宫了吗?为何还会答应?还有这赐婚是怎么回事? 安宁的心里,此刻满是恐惧,想追上,可是这一次,大家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顾忌,只是死死的拦住安宁,安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王妃消失的方向,再也没有了办法了邪xingjing司,强抱你最新章节。 一连几天,安宁都魂不守舍的,处处打听消息,可是她再也没能踏出自己的院子一步了。直到圣旨下了,安宁终于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被人cāo控了,而害自己变成如此的耶律寒,已经让安宁痛恨无比了! “恭喜郡主了。”李公公念完了圣旨,也不顾安宁那几乎可以杀死人的眼神了,笑嘻嘻的就将圣旨递给了安宁,脸上是衷心的报喜了,可是安宁只是呆呆的,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刚才的一切,这会儿完全听不到任何的声响了。 她完了,这辈子都完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安宁实在是不甘心,很想追问,可是南王妃却早早的让人以她身子不适送她回了,安宁除了一颗不甘的心,便再也不能做什么了。 …… 这边的安宁在那里悲痛yu绝,恨死了耶律寒,也恨死了苏兰芷,心里对秦之衍实在是眷念,很想再见秦之衍一面,那边,秦之衍却想高高兴兴的约了苏兰芷出门了。 “今ri怎么有空出来了?不是最近很忙吗?”两人在郊外散步,这里也没有闲人,更没有人认识他们,也可以不用顾忌这许多了。 “最近了了一件事情,我当然是想来跟兰兰你分享一番的!”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秦之衍如今解决了一个安宁郡主,以后等到安宁跟着耶律寒回契丹以后,就不会再看到对方了,秦之衍也觉得心情格外的愉快了。 “可是安宁郡主的事情处理好了?我瞧着你挺高兴的。” “嗯,圣旨如今已经下了,不出意外,一个月后,两人就要完婚了。” “这可是匆忙呢,嫁妆什么的,来得及吗?”安宁好歹也是一个郡主,一个月就定了出嫁的ri子,实在是…… “怎么会来不及呢?皇伯伯来得及就来得及,而且这人留着始终也是个祸害,还不如就早早的就嫁出的了好,也免得总是烦你!”如果可以,秦之衍巴不得安宁马上就嫁给耶律寒了,也免得这安宁总是暗地里动,让人防不胜防。 “你呀!”摇了摇头,虽然觉得秦之衍这样有些太过护短了,不过这样的秦之衍,苏兰芷很喜欢。而且这安宁始终都是一个不稳定的,早些解决了,还是很好的。 “兰兰,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吗?”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没有想到苏兰芷会这么,秦之衍笑了笑,算是了然,“也是,你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如今啊,我们就等着她出嫁就好了。” “不过我担心她不会善罢甘休的,不定会来找你,你到时候,可别不忍心了!”以安宁的执着,苏兰芷完全不用想,都能知道,安宁对秦之衍的那份不放了。这一次被迫嫁给耶律寒,苏兰芷就不信了,安宁会没有行动! “兰兰放心吧,我怎么会不忍心呢?她于我而言,不过是一个平常人罢了。”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对秦之衍,苏兰芷基本的信任还是有的,所以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就好了,得多了,反而会影响彼此的感情就是了。 “兰兰,许是你想多了,如今袁安宁也不得zi you,怕是想见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你可别小看了她!”看着秦之衍,苏兰芷知道安宁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的。 秦之衍本来是不在意的,只是当一个月后,安宁出嫁的前一天,他再一次遇到安宁的时候,秦之衍才知道,苏兰芷预料的有多准了!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