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试探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七十二章 试探

()阳光明媚,景sè优美,今ri的确是一个出行的好ri子。一行人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一路上赏景笑,心情也是极好的,欢声笑语几乎都是不断的。不过许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即将分别了,都尽量的给彼此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就是了。 “雅姐姐,你最近绣嫁妆绣得怎么样,需要我帮忙吗?”知道慕容雅的绣工不大好,苏兰芷还是有些担心的。所以她能帮的,也要尽力的帮了。 “还好啦,nǎi娘他们都有帮忙的,我也只是绣一些小物件就是了。”自己的绣工不好,这个短时间内也没有办法改善了。反正席乐荣对自己女儿的要求不高,能给女婿做些贴身的衣服,绣工勉强拿得出,不被人看笑话也就够了。 “呵呵,那就好,只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雅姐姐可别藏着掖着了,我最近索xing也没有什么事情,也想帮帮雅姐姐你的。”苏兰芷的绣工算是几个人之中最好的了,这也是来源于她前世刻苦的锻炼,不过也是为了心爱的人做出一些jing美的东西就是了。只是没有得到珍惜,所以现在,苏兰芷也没有花费太多的功夫在女红上面就是了。 “好的,放心吧,我有需要,一定会找你帮忙的!”家里的人因着慕容雅的女红不好,许多嫁妆可都是找人帮着绣的。如今人也是够了的,慕容雅知道苏铭阳如今也还小,苏兰芷还得帮着带呢,也不好提出要求了。 “对了,大姐,你何不让兰姐姐给你绣嫁衣呢?兰姐姐的绣工那么好,绣出来的嫁衣,肯定好看呢!”慕容香却是没有那么多顾忌的,依旧是想到什么就什么,慕容雅见了摇了摇头,“你呀,这嫁衣,哪里能随便让人绣了?”一般的女子,嫁衣可是都在自己绣的,这样也能让人一眼就知道这女子的心灵巧。不过慕容雅这水平肯定的绣不了嫁衣的,她本人也不在意就是了。 “大姐,就算是不找兰姐姐,你以为你这水平,能绣出嫁衣吗?可别到时候让人看笑话了。”慕容香虽然知道这个理,可是这也要看人的好不好?慕容雅的那水平,家里的人谁不知道?这真的让慕容雅亲自绣那嫁衣,估计都穿不出的。 “香儿,你用得着这么损你大姐吗?”慕容雅听了慕容香毫不避讳的话,顿时觉得自己的嘴角有些抽,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家的小妹,竟然也有那么毒舌的一天了。 可是问题是,他们不也是一样的吗?如今她的绣工勉勉强强,也是过得的,哪像慕容香,那压根就看不得。 “大姐,难道我的不是事实吗?” “……”好吧,算了,她是姐姐,不跟对方计较。 “呵呵,大姐既然你也承认,今ri兰姐姐也主动提出来了,你也不要顾及自个儿的面子,不让兰姐姐帮你!兰姐姐的绣工,那可是好极了,到时候拿出也让人羡慕,大姐姐可别往外推啊!”别,慕容香还真的觉得慕容雅挺不识货的,苏兰芷那么大一个活人在这里呢,慕容雅竟然都不知道好好的利用,还真的是…… “好好好,我不过你神医世子妃txt下载!”摇了摇头,慕容雅本来是不想麻烦苏兰芷的,可是慕容香都那么了,慕容雅想想,她认识的人中,苏兰芷的绣工的确是最好的了,如果苏兰芷能帮忙,她也可以轻松些,便也放开了,“兰儿,不如你帮我绣些枕巾可好?家里虽然也有人帮忙了,可是我觉得你的艺最好不过,如果不麻烦,你就帮我绣些吧!” “那好,雅姐姐想要什么花样,都告诉我,我有空就给你绣!”也是知道慕容雅绣工不好,苏兰芷来帮帮忙的,也免得慕容雅忙脚乱的,如今这样,最好不过了。 “这个不着急,我明ri再好好的跟你,现在我们还是先看风景,可别忘了今ri的目的了。” “也好,走吧,前边有一处挺平坦的,我们可以过坐坐!”这里,苏兰芷前世来过的,所以也算是了解,几人又往前走了些,果然路途平坦了许多,便找了个地方话了。 大家的关系不错,许久没见,聊了聊自家的情况,还问候了彼此,便开始起了最近京都里发生的事情了。 “你们听了没?这一次来做质子的契丹二皇子,可是倒霉的紧呢,这才几天啊,就被刺杀了三次了,受了不少的伤,我听那二皇子现在都不出门了。” “这人也是倒霉,怎么才来大苍就得罪人了呢?这样子下,他就是不死,也怕是要了半条命吧?” “是啊,这样子的刺杀法,就是谁也顶不住啊!也不知道那暗处的人怎么想的,难不成真的跟那契丹二皇子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成?” “他来做质子,已经够倒霉的了,还碰到这样的事情,要是我啊,怕也是郁闷的紧!” “哎,虽然他也可恨,可是他如果在京都出了事情,到时候我们也是麻烦的,我听皇上最近都派人查这事情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 “不过我觉得他这也是自作自受,如果他们契丹族不总是sāo扰我们,今ri何苦做了这质子呢?” “也是,那ri在万寿节的时候,我瞧着这契丹二皇子可是嚣张的紧呢,虽然是来当质子的,看那样子倒像是座上宾一样的。前些ri子也是招摇,这刺杀也让他稍微低调了些了,不然总是这样,哪有质子的样子?” “就是,他活该,也不知道是那刺客是不是太弱了,竟然也没有怎么样他,这契丹二皇子的命,也太硬了些了。” “可千万别这么,他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契丹那边会轻易的放过吗?他们总是sāo扰北方边界,也是不安分的主。如果这契丹二皇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他们发难,受苦的,还不是北边的百姓吗?” “哎,也是,这契丹人,着实是可恶极了!” …… 京都来了一个质子,那ri万寿节的时候,耶律寒也是一点都没有丝毫战败的感觉的,要吃吃,要喝喝,期间也带着一份桀骜不驯,所以大家面对这个异域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好奇的。不过也因着北方的战乱,大家对这耶律寒的到来,也有排斥,故而他的事情,大家也是很好奇的,自从耶律寒被刺杀以后,大家如今对耶律寒的关注,更多了,这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苏兰芷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自己只是静静的听着,想着最近的事情,苏兰芷不用想就能知道是谁的杰作。不过苏兰芷没有想到的是,安宁郡主以前那么jing明的人,怎么现在变笨了? 那么多的方式不用,偏偏用了这么一个方式,她是太着急了?还是真的恼羞成怒了,所以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想着那耶律寒也不是吃素的,那一ri竟然敢那么大胆,可见也是一个有主意的,以前苏兰芷还觉得安宁可以和这耶律寒来上几次,却不曾想,现在的安宁郡主,很是让苏兰芷失望了早安,检察官娇妻全文阅读。 难道爱情真的会让人变得不理智,从而失基本的判断吗?还是安宁压根就没有跟南王和南王妃?心里又是着急那玉佩,所以铤而走险了? 摇了摇头,事态的发展,如今基本都是按照苏兰芷的想法走的,可以安宁郡主的如今的反应更是促成了事态的发展,苏兰芷当然也是高兴的,只等着看结果就是了。 …… “兰儿,你怎么都话呢?是不是在想什么?”因着苏兰芷没有参与到这个话题中来,慕容雅细心的看到苏兰芷好像在想事情,有些担心苏兰芷是不是有心事了。 “没有呢,我就是在听你们啊!”对耶律寒,苏兰芷完全是不在意的,可是想起北方受苦的百姓,想着秦之衍为了北方受的伤,苏兰芷对那耶律寒也是没有好印象就是了。 “你呀,也不来,还是你最近没有听到什么吗?” “我最近也没出门,所以也知道的不多,正好听你们就是了。雅姐姐,别管我,我听着呢!”许是xing子冷,苏兰芷向来都不是一个八卦的人,可以与她无关的事情,她是完全都不在意的都有可能了。 “嗯,那你就听着吧!”看苏兰芷没有加入的打算,慕容雅和几人了一会儿,就顺便将话题转移到了今ri的踏青上面来了,大家坐了一会儿,觉得休息够了,就继续走。苏兰芷起身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赶忙就跟了过了,“雅姐姐,我有些事情,你们先走,我一会儿过来找你们!” “兰儿,你一个人怎么好?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了,云珠陪着我就是了,我很快就回来,雅姐姐你们先走!”完没有给慕容雅多的机会,苏兰芷加快了步伐就跟过了。让云珠帮着自己隐藏气息和脚步声,苏兰芷顺便的跟着那人走过了不少的弯路,最后到了一个僻静处,苏兰芷瞧着面前的两个人,眼底一片了然。 “二皇子你叫我来是什么意思?”安宁郡主的语气有点冷,不过这也是能理解的。谁让她一心爱着秦之衍,却被面前的人轻薄了呢?在她看来,耶律寒就是她的耻辱,她怎么可能会给对方好脸sè? “难道宁儿不知道我叫你来是为何吗?” “别叫我宁儿,会让我觉得恶心!”可不想听对方那虚伪的肉麻了,安宁直接就打断了耶律寒,看着对方的眼底,有着难以掩饰的厌恶了。 这人着实是可恨,拿了她的东西不肯还,她派的人也没有一个成功的,如今也引起父王母妃怀疑了,母妃都问了自己好几次了,自己要是再不解决,这辈子不就真的毁了吗? 她可不要! “呵呵,宁儿,短短几ri不见,你怎么就生分了呢?”耶律寒可没有想到安宁郡主那么不给他面子,脸上划过点点的不悦,只是想着他还需要安宁,当然也不好做得太过的。 “二皇子,还请你自重!”厌恶的躲开了对方想要靠近的,只是安宁郡主怎么可能是耶律寒的对呢?她还来不及反抗,耶律寒就将她抱进了怀里,让安宁只觉得浑身僵硬的厉害,“你放开!” “宁儿你可是我的人了,我为什么要放开呢?” “你别胡!” “我是不是胡,宁儿你最清楚不过了,宁儿你是吗?”模样有些无赖了,耶律寒看着安宁如此不是抬举,心情也是不好,尤其是最近的那几次刺杀,让他觉得有些担心,今ri也是特意找安宁出来问一问的。 “二皇子,你该知道我的身份,更应该知道你的身份,我不是你能肖想的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新章节!”安宁那个气啊,身子都是一抖一抖的,可是她怎么都挣脱不开,她能有什么办法呢? “宁儿,这话可是不能乱的哦,你的贴身信物都已经给了的我的,我们如今也是交换了定情信物。这还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呢?宁儿你是吗?”对待安宁这样的人,耶律寒如今也是有些厌恶了。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不识抬举的女人了,要不是安宁现在还有用,他早就将对方给杀了算了,也清静! “那信物我可没给你,是你自己偷的,二皇子,我劝你将东西还给我,私相授受这传出,可是对你我,都是不好的!”安宁也是气急了,一时之间也忘了北方的开放了,果然听到这话,耶律寒就笑了,“宁儿,你这话可不对了。这事情对我而言,也不过是小事,在我们那里,也是证明自己有魅力,能得女子喜欢就罢了。可是据我所知,如果真的私相授受的话,在大苍一个女子的前程可是全毁了,连带着家族也会受到影响,家里的人也会因此人蒙羞,宁儿,你是吗?”最后结尾的几个字,耶律寒的语气明显的冷了几分,让安宁只感觉到自己好像进了冰窟一样的,生平第一次,有了恐惧了。 耶律寒见着安宁终于是懂得些了,眼底有些满意,不过这的话,却是让安宁越发的心惊了,“宁儿啊,你可得好好想想哦,这事情,到底是你吃亏,还是我吃亏了。我如今反正就只是一个质子,也没什么,可是宁儿你有大好的前程,难道也想被毁了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吗?”语气有些冷意,安宁努力的维持表面的平静,可不想让耶律寒完全的掌控她了! 耶律寒这会儿见安宁如此,一点都不着急了,把玩着上的玉佩,看着安宁,眼底满是冰寒,只是抱着安宁的动作,依旧是没有放开的,“宁儿啊,你我到底是结了什么仇了呢?我这才来大苍几天,就被刺杀了三次,要不是我福大命大,你我是不是儒家已经命丧黄泉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安宁在耶律寒起这个的时候,身子有些颤抖,耶律寒一直抱着安宁的,自然是了解的,眼底的狠戾,越发的深了,“宁儿,上一次的刺杀,我可是抓了一个活人的呢!这几ri我严加审问,可是审问出了不少的事情,而且似乎和宁儿你也有关系呢,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宁儿你可是怨我了?” “二皇子,你到底什么意思?”感觉到耶律寒的试探,安宁听到对方抓了人,心里很是紧张,生怕给耶律寒留下什么把柄了。 她的玉佩还在耶律寒的身上呢,取不回来终究是一件麻烦,到时候自己怕是得被耶律寒利用的吧? 如今这事情如果真的被耶律寒知道了,也不知道对方会做出什么事情了! “呵呵,宁儿,我有什么意思呢?我只是在想,到底是谁那么恨宁儿,也那么恨我,竟然这样子做。你,如果我把这个刺客送给大苍皇帝,大苍皇帝会不会将事情查清楚,给我一个公道呢?”话间,耶律寒那眼睛就跟那毒蛇一样的看着安宁,让安宁都有种浑身毛骨悚然的感觉了! “你,你可别胡!”想起如果被文帝知道她干的事情,安宁就知道,别是她了,怕是整个南王府都会因此受到影响的! 南王府是她最加强的后盾了,绝对的不能倒的!所以这事情,她得想办法! “我胡吗?呵呵,其实我也希望我是胡呢,可是那刺客就是那么的,宁儿,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我今ri特意叫你出来,可就是想问问的,也免得我们误会了彼此了。你是吗?”一抱着安宁,一摸着安宁那细腻的脸蛋,耶律寒的眼底没有任何的痴迷,有的,只是征服和野心!还有一种男子对女子天生的征服yu了! 这安宁长得也是不错,比他们的许多女子都好看多了,拿暖床也是不错的,看来自己,真的的好好的利用一番才是!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