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会放过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会放过

()安宁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刚才用计骗了苏兰芷出,苏兰芷压根就没有往她预料的方向走! 两人的位置就好像换了一样的,本来是苏兰芷该惊慌失措的,这辈子就载了,可是为什么,如今遇到这样情况的,却是自己呢? 安宁越看苏兰芷就越是愤怒,不死心的转眼往秦之衍的方向看过,她本来也是安排了一出好戏的,让秦之衍看到苏兰芷的放荡,可是为什么,秦之衍却也同样像个无事人一样的坐在那里?刚才这两人明明就已经离开了啊! 安宁这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何曾遇到过这样的状况,就好像突然一切都超脱了她的掌控一样的,安宁郡主傻愣愣的站在那儿,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了。 “郡主,郡主……”南王妃也是看到了安宁郡主的不对劲,叫来了竹香过来看看的,安宁这会儿终于是回过神来,看见竹香,恨不得撕了对方才好,“竹香,你刚才怎么办事的?为什么他们两个人都好好的坐在那里?”此刻也顾不得其他了,安宁郡主揪着竹香就发问,尽管是压低声音的,可是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了。 “郡主,你别急啊,你看大家都在看着呢,有什么事情,我们先过,慢慢好吗?”竹香见着大家的目光都过来了,有许多都带着幸灾乐祸,竹香可是不敢再出差错了,不然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恶狠狠的看着竹香,安宁这会儿,已经将竹香当成是自己的发泄对象了,要不是碍于大庭广众之下,上座还有那么尊贵的人,安宁郡主怕是当场就要弄死竹香了! “是是,郡主,我们先过吧,王妃很担心!”竹香看着安宁郡主这样子,心里突然就有了恐惧之感,哆哆嗦嗦的带着安宁郡主过了,安宁郡主坐下,整个人都无法平静下来,南王妃看着很担心,偏偏又不好问,只好艰难的熬着,这场宴席也因为安宁郡主的事情,变得煎熬了起来了。 余下还有什么,南王妃已经没有了心思,安宁更加的没有了心思,尤其是感觉到耶律寒偶尔飘过来那轻佻的目光,安宁觉得恶心极了,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南王妃见状感觉不妙,找了个机会带着安宁郡主就走了,弄得南王面sè不虞,就连文帝的脸sè,也有些不高兴了。 “还望皇上赎罪,宁儿她自从病了以后,身子一直都不是很好,这会儿也是撑不住了。”南王知道大喜ri子,这样离开,文帝肯定会不高兴的,事实也果然是如此,文帝听到安宁病了,语气也冷了几分,“既然病了,还是好生的养着就是了,别总是出来,免得病总是不好!”如此,也是一种变相的让安宁禁足了,文帝今ri可是看到了安宁种种不正常的举动,心里疑虑,却也越发的对安宁不喜了起来。 “皇上放心,臣一定会好生管教的!”南王也很是没有面子,对这个女儿,也由曾经的疼爱,变成了现在的头疼了。总感觉安宁自从病了以来,整个人都变了,没有了曾经的开朗,脾气也变得很差,南王好几次都看到安宁在惩罚人,那段,就是南王见了,也觉得有些心狠辣了。 …… 安宁郡主这边因为吃了亏,也就安静了下来了,苏兰芷扫了安宁郡主一眼,眼角划过一抹嘲讽,因为今天的事情,苏兰芷是决定和安宁郡主杠上了。既然对方一直要置自己于死地,她也不能继续坐以待毙下,也免得每一次,都是被动了。 低着头,将所有的情绪掩盖,苏兰芷接着若有所思的看了不远处的南希县主一眼,想着刚才无意间碰到的事情,苏兰芷的心里,突然有些明白一些前因后果了武炼巅峰。只是…… 摇了摇头,苏兰芷对南希县主是有些怜惜的,这个女子和京都许多女子都不一样,让苏兰芷感觉到了那恣意的生命,只是前世的南希县主,似乎过得并不快乐,今世,还会如此吗? …… 一场宴席就在大家心思各异中终于是过了,苏兰芷几人也是早早的就回,等到苏兰芷回到自己的兰月阁,洗漱完毕,将云珠几人都掉开了,和往常一样的坐在床上看书,不大一会儿,便赶紧到一阵风来,身上熟悉的目光,让苏兰芷笑了笑,放下了里的书了,“今ri可是耽搁了,比以前,晚了许多。”早就习惯秦之衍总是这样夜谈了,苏兰芷也坦然接受了,更何况两人许久没见,实在是,苏兰芷还真的是有些想念了。 “兰兰可是在等我,早知道,我刚才就应该早早的来的,可不能让兰兰久等了。”见着苏兰芷对自己似乎挺欢迎的,秦之衍很是高兴,干脆就坐下了,两人面对着面,目光相对的时候,都觉得心中划过一抹悸动了。 “我等你,也是想看看你这烂桃花打算如何处理了,她对付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是让我自己动呢?还是你动?”安宁郡主的行为,已经超出了苏兰芷的忍耐了,本以为先前几次的教训,安宁郡主会学乖的,却不曾想,对方还是如此。那她,就不要客气了。 “这些事情,怎好就脏了兰兰你的呢?兰兰且放心,这事情交给我就好,以后她不会再烦着你了。”笑了笑,秦之衍的眼底划过一抹冷凝,这是他生气的预兆。 袁安宁,既然你如此,那也别怪我下不留情了。 “你打算怎么做呢?”刚才那一幕,苏兰芷可是真真切切的看着了,只是没有想到,暗处还有一个秦之衍,倒是弄得苏兰芷越发的看不起安宁郡主了。 虽然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可是对方总是对付自己,那就是对方的过错了! “兰兰,这还需要我做什么吗?大苍的女子可是最重清白的了,袁安宁和耶律寒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了,她如果不嫁给耶律寒,难道真的要浸猪笼不成?”嘴角的笑容带着冷凝,秦之衍向来给人的形象都是温润如玉的,然而或许此刻,才是他最真实的面目。 有些人,是绝对轻易得罪不得的,这点,安宁郡主在不久的将来,终于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不知道我这样做,兰兰可否满意啊?”笑着看着苏兰芷,秦之衍之前不关注安宁郡主,那是因为他觉得对方压根就是一个小角sè,不足挂齿。然而对方现在已经那么不识好歹了,他不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教训,对方怎么记得住呢? 他的兰兰,可是他捧在心里的宝物,哪能随便让人欺负了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以后不要再来烦我就是了。”虽然知道和秦之衍在一起,少不得这些麻烦,可是苏兰芷还是希望,麻烦能少则少才好。 “兰兰放心吧,这些事情,我以后都会处理好的,不会让兰兰有任何的困扰!”他的兰兰,他怎么舍得让对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呢? “嗯!”点了点头,苏兰芷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里对秦之衍的很满意的。毕竟这人最是招蜂惹蝶了,如果秦之衍没有这个自觉的话,以后自己会很辛苦。 现在看来,秦之衍还是比较让苏兰芷放心的,虽然将来麻烦还是会不少,可是秦之衍有这份心思,自己也可以轻松许多了。 “兰兰,你都没有别的要问我的了吗?”见苏兰芷没有话,只是继续看书了,秦之衍想着刚才两人看到的那个画面,有些不解了。 “我问你,你会吗?”没有直接问,而且反问了这句,秦之衍见了,脸sè有些不大自然,“兰兰,你问了,我自然是会的,只是这事情到底涉及别人的私密就是了异世无冕邪皇最新章节。”想着自己的好友,秦之衍有的时候,也是无奈啊。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想你为难。”心里已经有了点底了,苏兰芷从来都不是八卦之人,虽然她对南希县主有些好印象,可是也没有到达自己会关注对方小秘密的地步,所以苏兰芷是不会多问的。 “可是兰兰,你不好奇吗?”在秦之衍看来,许多女子都是有些八卦的,虽然他的兰兰不一样,可是这些女子的共xing,也应该是有的吧? 只是为何兰兰的反应,那么平静呢?还是她早就知道了?可是可能吗? “你刚才也了,那是人家的私事,我不过也是不小心看到了,没必要继续深究的。”自己和南希县主的关系,好像也没有好到这样的地步,虽然见着了,苏兰芷还是当做自己没有看到的好。毕竟这对女子而言,还真的是有些吃亏的。 “哎,其实我想,你也猜到一些了。”看苏兰芷的样子,越发的不好奇,秦之衍偏偏就还是了,简单的将事情了一遍,苏兰芷虽然有些猜测,还是诧异了,“你的可是真的?”如此一来,这怕又是一对苦命鸳鸯了吧? 南希县主可是荣华郡王嫡亲女儿,荣华郡王镇守北边有功,此次又立了大功,可是大家都争相拉拢的对象啊。如果这事情被人知道,怕是不少人,都要想办法破坏的吧?更何况那人…… 想起那人那刚毅俊美的脸,苏兰芷纵然不是八卦的人,都有些唏嘘了。 “这事情有些复杂,一时半会儿,也不清楚。”秦之衍本来不想的,只是他不想给苏兰芷一种自己瞒着对方的感觉,更何况这事情他也想苏兰芷猜到了,也就没有躲躲藏藏的了。 “这事情的确是不大好办就是了。”心底里,苏兰芷还是希望这两人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如今这样的局面,加上两人这样的身份,也的确是困难重重了。 “好了,兰兰,不别人了,有些ri子没见,你可曾想我?我很想你呢!”许是觉得这个话题有些沉重了些,秦之衍适时的转移了话题了。 “这些ri子,你过得可好?北方苦寒,你可曾受伤?”秦之衍毕竟不是游山玩水的,苏兰芷看着对方的脸sè尚好,只是有些消瘦了,不由得有些担心了。 “没事的,也只是一些小伤就是了,在战场上哪里有不受伤的呢?”无所谓的笑了笑,能得苏兰芷的关心,秦之衍觉得自己就是受伤,那也是值了的。 “你呀!”见对方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的样子,苏兰芷摇了摇头,两人又了些话,将分离的这些ri子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了,苏兰芷了庄子上的事情,还了家里的事情,秦之衍则是简单的了一些北边的战事,虽然他只是轻描淡写的,可是苏兰芷也能感觉到那场面的危险,不由得为秦之衍捏了一把汗,很是担心了。秦之衍见着苏兰芷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担心,也觉得格外的高兴,两人相谈甚欢,直到夜深了,秦之衍这才不舍的离开了。不过心里也越发的坚定了一定要将苏兰芷早ri娶回门的决心了,不然总是这样子半夜跑来跑的,也见不得光,心里也是烦躁呢! …… 秦之衍在这边和苏兰芷情意绵绵的,那边的南王妃和安宁郡主,却没有那么好过了。 “宁儿,刚才你了哪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很不对劲?”南王妃可不是好糊弄的,自己的女儿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作为母亲,她怎么可能不了解呢? “母妃,您别问了,我没事,我想休息了!”那么耻辱的事情,安宁怎么会呢?这事情她自己会私下处理,绝对不会告诉南王妃的!哪怕对方是她的母亲也不行! “宁儿,你可不要做傻事啊,到底是怎么了?你且,母妃会为你做主的主宰之王!”拉着安宁,南王妃清晰的感觉到安宁臂的颤抖,看着安宁的脸sè很不好,南王妃心都揪了。 “母妃您放心吧,真的没有事情,我累了,要休息了,母妃也早早的回休息吧,父王今ri恼了我了,还希望母妃帮我在父王面前好好,我明ri再给父王请罪!”此时此刻,安宁最需要的,就是让自己好好冷静,好好想想自己要做的是什么了,不然到时候事情闹大了,自己又被耶律寒抓住了把柄,那她岂不是任耶律寒利用吗? 不行,绝对不行,今ri之事,谁都不能知道! “宁儿,我是你的母妃,你难道还信不过我吗?我看你脸sè很不好,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你可得跟我啊,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安宁的样子实在是不对劲,南王妃越发的心疑,当然不会真的就不闻不问了。 “母妃,难道您还信不过我吗?我真的累了,浑身都不舒服,母妃让我回休息吧!”完安宁郡主有些站不稳的抚着自己的额头,看起来真的是有些累了,南王妃见着安宁郡主那有些憔悴的模样,也顾不得追问了,“好好好,你既然不舒服,那就早些休息,我让太医来看看!”安宁自从年落水,身子差了许多了,也是太过亏损,南王妃实在是着急。 “睡一觉就好了,母妃别担心。” “可是……”想什么,却在看到安宁郡主眼中的坚定的时候,南王妃最后叹了口气,让竹香送安宁郡主休息了,“也好,如果不舒服,就让人叫我,知道吗?”或许女儿需要一个人静一静,自己还是不凑热闹了。 “嗯!”给了竹香一个眼神,安宁郡主进了自己的屋子,等到确定南王妃走了,安宁郡主将屋子里的人全部都驱散了,最后一个不剩的时候,安宁郡主那血红的眸子看着竹香,竹香知道自己惨了,赶忙就跪下了,“郡主饶命!” “饶命,竹香你做错了什么,要让本郡主饶了你的xing命?”要不是面前的人办事不力,自己会受到这样的屈辱吗? “郡主,奴婢有负郡主所托,实在是该死!”看安宁郡主的样子,就知道安宁郡主今ri是没成事了,竹香此刻只觉得自己就好像面对地狱修罗一样的,浑身抖得厉害。 “你也知道你办事不力,竹香啊竹香,你跟了我那么多年,我那么信赖你,怎么你这点事情都办不好?”最后的一句话,安宁郡主几乎是吼出来的,今ri的屈辱,是她这辈子都无法泯灭的痕迹,也是她这辈子都不想想的,安宁怎么不愤怒? “郡主,奴婢,奴婢不是有意的,奴婢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明明刚才,他们都是出了的!” “那你不会看看,他们了哪里?为什么突然回来了呢?” “奴婢,奴婢……”当时她也是紧张的,在宫里做那些事情,也是很不安全的,竹香本来就不敢做,偏偏安宁胁迫她,她能不做吗? “竹香,你知道,办事不力的下场是什么吗?”安宁郡主这一次吃了大亏,她不惩罚人,心里怎么会好过呢? 郡主饶命啊,郡主,奴婢一定将功赎罪,还望郡主饶过奴婢!“死命的磕头,竹香早就知道大事不好了,看着安宁郡主那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光,竹香实在是害怕啊! ”饶了你,饶了你本郡主今ri的屈辱,就没有了吗?饶了你,饶了你本郡主如何泄恨?“死死的揪住竹香的头发,安宁恨不得立刻处死了竹香才好,也免得自己气愤,竹香也是吓呆了,不停的求饶,为的,也是能保住自己一命了,”郡主饶命啊,郡主,奴婢一定将功赎罪,郡主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奴婢,奴婢,奴婢一定会做到的!“头皮都被安宁郡主揪的有些发麻了,竹香心里满是恐惧,真的担心苏兰芷一怒之下就杀了自己了。 ”将功赎罪,你怎么恕?你以为,你一句将功赎罪,本郡主今ri的屈辱,就都没有了吗?“上越发的用力,安宁直接用竹香的长发死死的缠住了竹香的脖子,眼底满是疯狂,竹香只觉得自己胸腔的气息越发的少了,看着安宁郡主就满是绝望,话也断断续续起来了,”郡主,饶命,奴婢,奴婢,什么,都,肯,做倾城娘子落跑记。郡主,有,什么,需要,奴婢,一定做到……“脸sè都已经青紫了,安宁郡主看着竹香这样子,也不知道突然是想起了什么,猛地就放了,竹香得了zi you,不停的咳嗽,只是也不敢怠慢,”多谢郡主不杀之恩!“ ”本郡主不杀你,那是因为你还有用,你真的要将功赎罪吗?“ ”是!“ ”好,那本郡主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将功赎罪的!“yin狠的看着竹香,安宁郡主的脑海里迅速的想到了解决办法,看着竹香的眼神亮得惊人,却也让竹香害怕的紧。 …… 一连几天,ri子也是平静,苏兰芷向来都不大喜欢出门,所以这些ri子,也只是在家里陪慕容嫣,每ri不是看书,就是逗弄苏铭阳,苏铭阳如今越发的大了起来,也重了许多,苏兰芷力气本来就不大,抱着抱着就酸了,抱不动的时候,慕容嫣看着自己这胖乎乎的孩子,也是高兴。 不过虽然相府的生活是平静的,外面的生活,却并不平静就是了,契丹皇子耶律寒自从来了京都当质子以后,虽然也算本分,可是好像遇到了仇人还是怎么的,前些ri子遭到了刺杀,好在也只是受了些轻伤,没事就是了。 ”岚,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契丹二皇子被刺杀,是不是因为契丹那边,出了什么问题了?“北边好不容易平静一些,慕容嫣还真的不希望现在有什么战争了,不然也是麻烦。 ”皇上已经让人查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你别担心了,就是北边出了事情,两方已经签了友好合约,不会轻易就打起来的。“契丹二皇子受伤,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麻烦的。对方毕竟还是质子,来了没多久就被人刺杀,这也算是大苍的失职了。 ”哎,希望没事吧,不过这契丹二皇子我看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这一次的休战,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就是了。“皱了皱眉,慕容嫣抱着孩子,想着这些事情,就觉得有些烦躁了。 ”好了,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如今你啊,好生的照顾阳哥儿,养好身子,才是最要紧,太医可是你最近疲劳了些了,阳哥儿最近粘你黏得紧,你也别太累了。“心疼的看着慕容嫣都瘦下了,苏青岚还真的想就把苏铭阳丢给nǎi娘了,也免得慕容嫣总是cāo劳。 ”这孩子在庄子上的时候总是跟着我,怕也是回来了不大习惯吧,过几ri就好了,老爷别担心了。“实话苏铭阳挺喜欢庄子上的,那里青山绿水的,风景好,也好玩,比起相府来,热闹多了。所以刚刚回来的这几天,苏铭阳可是闹了好久了,非得慕容嫣哄着才行了。 ”这孩子啊,本以为他是个乖巧的,看来最近,还是调皮了。阳哥儿,你就这样折腾你娘亲吗?你也不心疼哦!“捏了捏苏铭阳的脸蛋,滑滑的,软软的,可是让人爱不释了。 ”没事的,我也许久没有和阳哥儿好好亲近亲近了,我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带的好,这样孩子将来才跟我亲!“ ”是啊,爹爹,你没看到阳哥儿如今撵娘亲黏得紧吗?这是好事,阳哥儿长大了,肯定是个孝顺的孩子,阳哥儿你是不是啊?“ ”呵呵……“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小小的阳哥儿笑了笑,那模样,可是让人爱不释呢! ”娘亲,我抱抱吧,你也抱了许久了。“看着弟弟这可爱的模样,可是一天比一天长得好了,这孩子也是幸运,基本继承了慕容嫣和苏青岚的优点,小小年纪就长得粉嫩粉嫩的,皮肤也是极好,都掐得出水来了。 ”你抱抱也好,只是这孩子沉,你小心些!“如今的苏铭阳能吃能睡,怎么会不好呢? ”好的,娘无敌骑士!“ …… 一家人正在其乐融融的时候,慕容雅几人却是来了,今ri天气很好,让苏兰芷一起出玩,苏兰芷想着慕容雅马上就要出嫁了难得出来一趟,便也同意了。 几人和苏铭阳玩了一会儿,问候了慕容嫣苏青岚,就高高兴兴的出了,苏兰芷看着有些ri子没见的慕容雅,只觉得慕容雅变化的太快了些了,整个人都安静了不少,好像突然之间懂事了一样,让苏兰芷不得不佩服婚姻对女子的魔力了。 ”今ri怎么有空找我出来玩呢?“瞧着这一车子的人,可都是玩得好的,看样子阵势挺大的。 ”哎,兰姐姐,你抛弃了我们,独自庄子上了,你都不知道,我们最近好无聊,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自然是要出来玩耍的!“自从出了门,慕容香就跟那放出笼子的鸟儿一样的,整个人都是异常的兴奋了。 ”你呀,我可是叫了你们的,只是你们不罢了,这会儿还怪我了。“苏兰芷庄子的时候,可是告诉慕容雅几人了的,只是他们不知道什么原因没就是了。 ”哎,快别了,大姐最近忙着绣嫁妆,都没办法出门,我这个做妹妹的,也不好丢下她一个人吧?“到慕容雅,慕容香的话语突然就挺了,眼底有些黯然,苏兰芷见着了,看着慕容雅脸上也有些不舍,想着如今chun天已经过了,心里也有些明白了,”雅姐姐,你要出嫁了吗?“虽然早就知道慕容雅会在这个秋天出嫁,可是真的这一天快到了,苏兰芷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了。总感觉失了一个亲人一样的,以后许多事情,就都变了。 ”兰儿,什么呢?还早呢,你难道还希望我早点嫁出?“这个话题,还真的不适合这会儿提出来,慕容雅想着自己即将离开熟悉的家,离开自己的亲人朋友,实在的,心里还是很舍不得的。 ”呵呵,也是,大姐出嫁还有些ri子了,今ri我们是出来玩的,就别这个了,大姐难得出来,兰姐姐,你可不能扫兴啊!“慕容雅到底是要出嫁的人了,也没有了往ri那么zi you,这几ri都在家里忙着绣嫁妆,也为了避免是是非非,算起来,慕容雅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 ”对呀,今ri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就是要开开心心的,以后这样的机会也不多了,可不能这些扫兴的话了!“慕容雅笑了笑,对待嫁人,她的心里是复杂的,有些期待,也有些喜悦,然而想起要离开自己熟悉的一切,她又有些彷徨无助了。 ”是啊是啊,不了,我们来唱歌吧,这一路上,可还有些距离呢!“今ri大家是郊外踏青的,chun光明媚的ri子,最是适合不过了,大家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唱着,笑着,一路上也是欢快极了。 …… 京都附近有一片很美的桃林,今ri大家就是那里的,还带了不少的吃食,等到了的时候,大家高高兴兴的下了马车,看着面前的景sè,都被迷住了。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今ri,我算是明白了这句话的真谛了!“苏兰芷看着面前开的极其灿烂的讨好,想着京都里的桃花大多都谢了,突然就感慨了起来,大家见着了,也纷纷的夸赞苏兰芷的才艺了,”没有想到,苏小姐真的是出口成章了,让我们好生佩服呢!“ ”好了,别文绉绉的了,我们散散步吧,一会儿找个地方吃东西,也乐呵乐呵!“慕容香是没有什么细胞的,虽然觉得苏兰芷的诗句很好听,但是她的心思不在这里,拉着大家就走了。 ”香儿,慢点!“几人兴高采烈的走着,苏兰芷发现,就是最近心情不好的慕容淑这会儿也是笑嘻嘻的,看得出大家都很高兴。 分离在即,或许大家也是想要记住这样的一刻,将来也好回味吧?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