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允诺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六十八章 允诺

()想着自己的计划,安宁越发的觉得可行,只是南王妃却给安宁的计划添了堵,“以前那是因为彼此没有发生战乱,为了表示友好,所以两方会联姻。今时不同往ri,这一次北边大败,皇上也因为北方入侵十分恼怒,怎么可能还让人联姻呢?更何况这一次是我们胜利了,对方也派来了质子,何必多此一举?”大苍国力强盛,只是北方契丹族也十分的嚣张,自古以来两方的关系都算不上好的,摩擦也是一直都有,也一直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这一次既然对方能够送来质子,相信北方边界会太平许多年吧? “原来如此……”本来是想苏兰芷嫁得远远的,这样安宁就不用担心苏兰芷再来跟自己争夺秦之衍了,却不曾想这一次契丹族的二皇子竟然只是来当质子的,安宁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除掉苏兰芷这个眼中钉了。 “宁儿,前些ri子的传闻,如今虽然是压下来了,可是你也不许再胡闹,不然我也保不住你,明白吗?”南王妃看着安宁郡主痴恋已深,也知道自己这女儿已经无法自拔了。可是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南王妃怎么可能会舍得让对方飞蛾扑火,自毁前程呢? 刚才见着女儿的提问,南王妃作为母亲,怎么可能会不了解安宁的想法,这会儿当然是要敲打一番的。 “母妃,您什么呢?我怎么会胡闹?”见南王妃语气里有些jing告的意味,安乃尴尬的笑了笑,可是一点都不想让南王妃看出什么,毁了自己的计划了。 “宁儿,我知晓你的心事,母妃一定会帮你的,如今急不得,你别冲动,知道吗?一切从长计议!”南王妃到底是姜还是老的辣,知道自家女儿已经放不下秦之衍了,南王妃肯定也是要帮忙的,只是前些ri子才传出那些事情,南王妃这会儿,也是不好多做动作,也免得让人怀疑的。 “母妃您放心吧,我省得的!”那二皇子是来做质子的,如果自己促成了那二皇子和苏兰芷,到时候让人以为苏兰芷对那二皇子心仪,那样的话,岂不是会让皇上对苏兰芷一家,都多了一份忌惮了吗?到时候苏兰芷成了质子夫人,在这都城哪里能够站得住脚?而且苏相家里也因为这事情让皇上起了疑心,到时候,她苏兰芷在这都城可就没有半点的屏障了,到时候还不是任她揉捏! 安宁郡主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心思狠辣的主,从来都是不会轻易的放过得罪自己的人的,以前她还仔细的伪装着,然而自从遇见苏兰芷以后,安宁经常受挫,如今的忍耐力,已经越发的弱了。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陷入了偏执以后,便再也无法拔出来了,安宁如今就是这个样子,心里一旦有了那样恶毒的想法,就跟那雨后的chun笋一样的冒出来了,这会儿她已经听不进南王妃的劝告,只想着自己的计划了。 苏兰芷,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不yu生,你给我的耻辱,我会全部让你尝个遍的! …… 安宁郡主内心的恶毒如今已经越发的无法控制了,不过她还是掩饰的很好,可不想让南王妃看出什么,到时候阻止自己了。 苏兰芷自然是感觉到了安宁郡主看着自己眼神的不善,苏兰芷完全不理会,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仿若空谷幽兰一般的,让人看着,便有种舒心的感觉了。 随着年岁的见长,加上这些ri子一直都待在庄子上,苏兰芷这三个月也有了些变化,气sè好了许多,而且似乎也长高了些,身上那淡雅出尘的气质,越发的让人迷住了眼了,秦之衍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越发的迷人,只感觉许多目光都投shè在苏兰芷的身上,顿时就觉得不爽了起来,尤其是看着不远处的秦焰,那目光带着点点的侵略,秦之衍更是越发的不爽快,“焰王爷可是看到了什么美景,怎么都痴了呢?” 秦焰素来有冷面王爷的称号,因为他为人不苟言笑,很是冷漠,所以许多人其实还是有些怕他的。 “没什么,只是在想些事情罢了。”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几个月没见,秦焰只觉得苏兰芷变得越发的美丽动人了,让他看着都不由得想要据为己有,不让别人再看到那人的好才好了。 什么时候,他开始有了这样的感觉了呢?秦焰只觉得很迷糊,总感觉有些事情,超出了他的控制了。 “呵呵,是吗?”笑了笑,见秦焰没有再看苏兰芷,秦之衍总算是放下了心了,只是想着到底还是有许多人对自己心爱的女子虎视眈眈的,秦之衍还是很不舒服,尤其是秦焰这个对在,秦之衍不得不考虑先下为强。 看来,自己还是得给对方找一个对象才是,也免得对方总是对他的兰兰起了心思了。 如此想着,秦之衍不动声sè的看着周围的人和事情,今ri是万寿节,各个脸上都带着笑容,送出的礼物也是大方的紧,可见的确是想博得皇上的喜爱,从而巩固自己的地位了。 …… 虽然每过一次万寿节,就意味着自己老了一岁,可是文帝还是很开心的,看着下面的群臣对自己的讨好,文帝当然是感觉到了真正的喜悦,虽然送的东西千奇百怪的都有,甚至也有不少的奇珍异宝,只是文帝见的多了,也就没有多大的感触。不过年纪大了,也是图一份热闹罢了。更何况这一次秦之衍几人大挫了入侵的契丹族,文帝岂能不高兴? “呵呵,荣华郡王,衍儿,轩儿,这一次可是多亏了你们啊,来,朕敬你们一杯!”收了礼,文帝高兴的举起了酒杯,三人连道不敢当,不过熬不住文帝的高兴,也只能喝了酒了。 “哈哈,想我大苍国富民强,北方契丹族乃是蛮夷之荒,岂能和我们相比较,契丹二皇子,这一次你来我国做客,可是得好好看看大苍的风土民情才是,可别辜负了朕的一片待客之心啊!”笑了笑,文帝今ri也是故意的不给那契丹二皇子的面子的,那二皇子闻言,脸sè僵了僵,本想发作,奈何自己也是成王败寇,他也只能受着了,“耶律寒多谢大苍皇帝了!”最受宠的二皇子,还是可以继承王位的人,耶律寒这会儿可真真是气急了。想他在契丹的ri子,如今可是一落千丈,如今在别国做质子,也不知道归期如何,到时候会是个什么情况,自己走了以后,家里的兄弟该是怎么争权夺势,耶律寒的心里就十分的着急,偏偏又无可奈何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偏偏就败了呢?他着实是不甘心啊! “呵呵,你的府邸朕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虽然京都和北边有许多的不一样,想来你也是会喜欢上的。大苍可是比起你们契丹来更为繁华,二皇子可得好好享受才是,也不虚此行了!”文帝其实也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可以让契丹送来质子。这二皇子耶律寒可是契丹王后的亲生儿子,不出意外,下一任的契丹王可不就是他了?如今他能来大苍做质子,那以后,这边界可是会太平好多年的! “大苍皇上,我会的!”咽下心里的不甘和愤怒,耶律寒看着秦之衍几人的眼中都冒出火来了。 如果不是这几人咄咄相逼,他们契丹至于败得那么惨吗?短时间内都无法恢复,自己还来了这里,这让他情何以堪? 想着本来直接到的皇位,再想着自己远离故土的悲凉,耶律寒恨不得杀了秦之衍几人泄愤了,偏偏他此刻什么都做不了,真真是可恨啊! “哈哈,来,大家都来陪朕喝一杯,朕今ri可真真是高兴,北边的百姓,也可以过几年安稳的ri子了!”文帝虽然年老了,也做了些糊涂事,可是到底还是一个好皇帝,如今北边战乱可以暂时避免,文帝自然是高兴,也不顾忌耶律寒,直接就与群臣共饮,其中炫耀打压的成分,也不是没有的。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一次与北边的战争,也算是得了好处了,大家也都挺高兴,举起酒杯群臣共饮,文帝顿时满脸红光,在自己年老的时候,可以看到这样的局面,文帝可还要什么不满足的呢? “呵呵,荣华郡王,衍儿,轩儿,你们今ri立了大功,可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朕定当满足你们!”这算是帝王最大的许诺了,大伙儿听到文帝这样,看着几人的目光,也变得格外的热烈了起来。 “皇上,这是臣应该做的,臣在北边镇守多年,为的也是边疆的太平,如今能得偿所愿,臣十分高兴!”荣华郡王很谦虚的推辞了,那张魁梧的脸上,看得出毫不掩饰的忠诚,在边疆多年,荣华郡王虽然过着艰苦的生活,可是他一直都努力着,从来都没有后悔,更没有什么怨言,可以,的确是一个很称职的人。 “呵呵,荣华,你的衷心,朕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这一次你们立了大功,金银赏赐,也都是虚的,这些年你一直都在边关,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朕定当满足你!”荣华郡王多年镇守边关,文帝对他可是很信赖的,这一次又立了大功,文帝高兴,当然是想好好的赏赐一番,顺便借此激励群臣的。 “这……”荣华郡王见文di du那么了,面sè有些犹豫。 保家卫国,可是每个将军的心愿,他能为百姓做些事情,不辜负皇上的信任,他就已经很满足了。更何况这一次他做的事情可比不得另外两位,荣华郡王自然更加不会居功了,“皇上,这一次之所以能够打败契丹族,武成王和轩王爷功不可没,臣也只是做了分内的事情,要赏赐,臣其实还真的是有些惶恐了。” 荣华郡王也是一位很正直的人,这会儿见文帝的许诺那么大,也有些不大好意思了,便了实话,不过文帝却是不在意的,“他们有功,朕一样的赏赐,你也是一样,可别推辞,想要什么,直就是了。”难得好心情,文帝当然也是要分享的,这会儿见荣华郡王那么了,文帝当然也是高兴的,对荣华郡王越发的满意,也更加坚定了要好好赏赐一番的决心了。 “这个,臣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荣华郡王觉得自己也没缺什么,一时半会儿,真不知道自己该要求什么了。文帝见了,也不勉强,“哈哈,既然你还没有想好,那朕就许你一个愿望,你回好好想想,想好了再告诉朕,朕也是可以应允的。”荣华郡王这人文帝也是知道的,是打仗的老,但是在官场上,却欠缺一份敏感,所以文帝也只是让荣华郡王镇守北疆,也免得荣华郡王被人算计了了。 “多谢皇上!”见文帝这么了,荣华郡王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是忠臣,平ri里也就知道打仗,不知道这许多的歪歪场子,这会儿让他想要什么,他还真的是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更何况他觉得这些都是他应该做的,当然更加的不会想要什么报酬了。 “呵呵,衍儿,荣华郡王没有想好,那你呢?可是想好要什么了吗?”文帝看着秦之衍,越发的满意了,觉得自己这个侄子真真是优秀的很,如果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肯定二话不就让秦之衍继承自己的皇位了,相信在秦之衍的管理下,大苍会进入一个新的台阶,只是可惜了…… “皇上,真的什么都可以吗?”秦之衍听到文帝这么,突然就想到了什么,这个时候正是一个好机会,秦之衍当然是要努力的为自己争取些的。 “这个是自然,衍儿看起来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可,不过事先好,可得是朕能够办到的才行,你可不许太为难人啊!”知道自己这个侄子机灵的很,文帝可也得提防一下,也免得被人算计了了。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