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六十三章

()因着苏兰芷的伤,都吓坏了云珠几人了,秦之衍也不想苏兰芷再多走动,便让云珠找了大丫,一起回了。大丫看见苏兰芷受伤了,心里有些着急,更多的是愧疚,总觉得自己跑远了,没有好生的照顾苏兰芷才这样的,一路上心情也不是很好,苏兰芷见状开导了她几句,这才算是好了的。 回到了庄子上,少不了有些一顿责骂,苏兰芷也安安静静的受了,看着父母担忧的表情,苏兰芷心里有些愧疚,“爹爹,娘,我没事的,刚才大夫不是了吗?只是轻微的扭伤而已,休息几天就好了。” “你呀,这几ri可别出了,给我好生在屋子里呆着,知道吗?”女儿出一趟就扭伤脚了,慕容嫣哪里能够不担心呢? “嗯,知道了,娘!”苏兰芷这会儿肯定什么反驳的话都不会的,乖乖的应了,看起来也蛮顺从的。慕容嫣见了,也总算是放下了心,又见秦之衍送了苏兰芷疗伤的好药,便吩咐苏兰芷回休息,这件事情,才就此作罢。不过也一连好几天吩咐人给苏兰芷炖骨头,吃得苏兰芷都觉得腻了。 不过好在秦之衍送的药很好,其实第二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云珠看着苏兰芷的脚已经不肿了,也放下心来了,“武成王给的这个药可真真是好呢,这才一天过,就已经消肿了,小姐可是还觉得疼呢?”苏兰芷的扭伤本来也不是特别的严重,秦之衍这药又是好药,当然好的快了。 “嗯,差不多了,本来也没有多严重,也是你们太担心了。”走了走,已经没有昨天的疼了,苏兰芷也放下了心。 “虽然不疼了,可是还是得多擦几ri的,这扭伤可也不是小事情,如果养的不好,以后经常会扭到的。”云珠也是很有经验,习武的时候受伤多的了,养不好的话,也是麻烦,所以还是接着给苏兰芷擦了好几天,直到确定完全好了,云珠才放心了。 …… “嗯,这药用完了就好生的收着吧,总归是好药,以后不定也用得上!” “小姐就是不,奴婢也会好生收着的,这药可是极其难得的。” “云珠,准备一下,一会儿我们泡温泉吧!”这几ri因为腿上,慕容嫣也不许苏兰芷出门了,苏兰芷已经无聊了好些ri子了。今ri脚终于是好了,苏兰芷当然是要出门好好走走的。 “嗯!”收拾好了,云珠就和苏兰芷了不远处的温泉,那温泉虽然不大,可是水温很好,所以早就纳入了庄子的产业,早早的就让人围了起来,为的就是方便了。 …… 到了庄子,吩咐人在外面守着,苏兰芷便脱了衣服下了,感觉到温暖的水围绕着自己,苏兰芷觉得自己一直冰冷的身子,也渐渐的回暖了。 这温泉确实不错,苏兰芷身子一直都是偏寒的,来了庄子上,苏兰芷几乎都没有间断的泡着,身子也暖和了许多了,慕容嫣见了当然高兴,便决定在庄子上尽可能的多待些ri子,为的也是让苏兰芷的身子好些。 苏兰芷自然也不会弗了慕容嫣的好意了,每ri都会来泡泡,当然脚伤的那几ri还是休息了,隔了几ri再来泡,苏兰芷觉得整个身子都是极其舒服的噬道。 泡着泡着,云珠就走近了,给苏兰芷沏了茶,“小姐,喝些水吧!还有这是一些点心,小姐想吃,就吃些。” “还是你细心!”沐浴在温泉池子里,还能享受着吃些东西,苏兰芷觉得整个身心都是愉悦的。 “呵呵,这是武成王让人送来的。” “是吗?”他怎么让人送东西来了? “武成王刚刚听小姐来这里泡温泉了,便吩咐人给小姐送些东西,也免得小姐无聊了。” “呵呵,他还真的是有心了。”这几ri虽然不能出门,可是每ri都能见到秦之衍,两人时而些话,彼此也亲近了许多,苏兰芷很喜欢这样的生活。虽然平淡,却也给人一种安宁的感觉。 “武成王待小姐,的确也是细心了。”云珠这几ri也是看在眼里的,秦之衍对苏兰芷的好,云珠也能明白,如今,也没有那么排斥对方了。 “呵呵,没有想到,你如今也是被他收买了了,以前的你,不是还挺排斥的吗?”见云珠接受了秦之衍,苏兰芷便打趣道,云珠面sè划过一抹尴尬,随即笑了笑,“那是奴婢以前一叶障目了,如今奴婢看清楚了,自然是希望小姐幸福的,武成王很好,小姐能够嫁给武成王,想来老爷夫人都会放心许多的。” “你呀!”听云珠这么,苏兰芷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面sè划过一抹嫣红,便也没再话了。只是心里却是在想,自己如果真的嫁给了那人,是会幸福的吧?这样想着,苏兰芷便也觉得有些期待了。 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今生本来对这些都不再期待了,本只打算找一个平平淡淡的人,平平淡淡的过着,无所谓真心假意,也算是完成一个任务就是了。却不曾想,还是遇到了那么一个人,好似那耐心的猎一样的,一点一点的耐心的将她心里的那道冰墙摧毁,让她最终,还是爱上了那个人了。 …… 泡了温泉,苏兰芷顺便将头发也洗了,让云珠绞干了些,便直接回了。只是刚刚走到路上的时候,就遇到秦之衍了。 秦之衍看着苏兰芷那因为刚刚泡了温泉变得红润的脸蛋,头发甚至带着点点的湿润,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那含苞yu放的鲜花一样的,闻着对方那淡淡的幽香,秦之衍都有些晃神了,“兰兰……”他的兰兰真的好美,美得让他恨不得将对方好生的藏好,免得被人看见了了。 “之衍,你这是要哪里?”看秦之衍似乎要出门的样子,苏兰芷觉得有些诧异了。要知道秦之衍这几ri可是很少出门的。 “有些事情要出,可能回来的会比较晚,我已经给苏相和苏夫人过了,今ri就不回来吃晚饭了。”秦之衍话的语气淡淡的,也听不出是什么事情,苏兰芷也不好多问,“嗯,那你忙吧!早些回来就是了。”这话的时候没觉得,可是完了,苏兰芷却有种怪异的感觉了。 怎么他们这样的对话,好像是成婚许久的夫妻一样的?这样子,会不会太亲密了些了? 秦之衍不知道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顿了顿,便笑了笑,“嗯,我会早些回来的,一会儿来看你,我先走了。” “吧!”看着秦之衍有些匆忙的脚步,苏兰芷虽然从对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却也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不由得有些担心。 不过好在秦之衍在他们吃完了晚饭不久就回来了,苏兰芷便将担心放下了。 一连几ri秦之衍都是要出的,苏兰芷猜到对方可能是有事情,呆不久了,不曾想秦之衍还是待了好些ri子,最后怕是实在是有些忙不过来了,也无法两头跑,只好告辞了极品游龙最新章节。 “之衍你怎么就不多住些ri子?这几ri你来匆匆的,可是有什么事情吗?”这几ri几人也是熟悉了,称呼之间也没有那么客气,苏青岚听到秦之衍要离开,也差不多知道是什么事情,有些担心就是了。 “伯父,皇上派我办一些事情,要出远门,实在是不好继续留在这里了。”虽然很想和苏兰芷在一起,可是他也有自己的责任和担当,秦之衍不得不离开了。 “哎,是不是北边有些不平静啊?皇上是派了你?”苏青岚好歹也是一国丞相,这事情还是知道的,不由得有些担心了。 “伯父的极是,北边是有人不大规矩了,之前本也只是小规模的挑衅,如今牵扯到人命了,皇上让我看看。”北边的契丹族一直都对中原虎视眈眈的,从来都没有放弃挑衅,虽然有荣华郡王在那里守着,安定了好些年了,可是最近又开始sāo动了起来,着实是让人可气! “既然如此,那你就早些出发吧,只是北边到底不安宁,一路上,你自己小心些!”秦之衍的身份,注定了许多事情他都是不能置之度外的,这点苏青岚很清楚,所以也没有强留了。 “伯父伯母,那我就先走了,有空再来看你们!” “嗯,吧!”秦之衍有皇命在身,苏青岚也知道事情有些严重,心里担心,可是这事情他也是不好管的。 “伯父伯母告辞!”临走的时候,秦之衍深深的看了一直没有话的苏兰芷一眼,知道自己这一次怕是有好些ri子没有见到苏兰芷了,还没有开始离开,就有些想念了。 “武成王好好保重!”其实一早就知道秦之衍要离开了,这几ri秦之衍那么忙,苏兰芷早就感觉到秦之衍有事情了。今天早上秦之衍也是早早的跟她告了别,苏兰芷心里虽然有些舍不得,却也知道秦之衍身负皇恩,有些事情,是阻止不了的,如今除了祈祷对方平安,她还能些什么呢? “苏小姐放心,我会的!”就算是不为了自己,他也会为了那些爱他,关心他的人好好的保重自己的。 …… 秦之衍走了,苏兰芷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空空的了,总感觉少了些什么似的,连着几天都有些不大高兴,看得慕容嫣都有些担心了,“兰儿,你这几ri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怎么我瞧着你不大高兴,都不怎么出门了?”女儿这脚好了以后可是每天都会出钓鱼的,怎么如今连鱼都不钓了? “呵呵,也没什么,娘,您别担心了,我就是觉得有些乏了,所以懒得出门了。”这几ri总是都能见到秦之衍,突然见不到了,苏兰芷还真的是很想念。 不知道他最近可好?战场上刀剑无眼,他会不会受伤呢?听北边的生活十分的艰苦,他能受得了吗? 心里有些担心,苏兰芷也不上来,总感觉有些害怕,所以也没了出门钓鱼的兴致了。 “你呀,总是在庄子里待着也是不好的,我带你出来,就是想让大家都散散心的,你平ri在府上也是xing子沉了些,如今出来了,也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可别拘着自己了,知道吗?”苏兰芷的心思藏得很深,慕容嫣自然也是没有发现的,看着女儿这几ri做事情都有些恹恹的,都担心苏兰芷生病了。 “嗯,放心吧,娘!”今ri的太阳不错,暖暖的,也没有夏ri的炙热,苏兰芷想着好几天没有出门了,便和云珠一起找大丫了。 只是刚刚走到大丫家的门口,远远的就听到有人在哭了,“呜呜,nǎinǎi,你可千万不要有事情啊,nǎinǎi,你醒醒啊,nǎinǎi……”这哭声满是害怕,苏兰芷听着是大丫的声音,赶忙和云珠就走进了都市堕天使。 一进就看到这院子里有些凌乱,而且也有些冷清,以前苏兰芷听大丫的nǎinǎi身子不大好,这会儿听到大丫的哭声,苏兰芷赶忙就走进了。 一进就闻到一股子的药味,苏兰芷皱了皱眉头,走进看着大丫跪在床前,床上躺着一个银发老人,老人的脸上满是皱纹,皮肤也是嘿嘿的,看得出以前也是经常做活的,然而这会儿却是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看得苏兰芷都有些担心了,“大丫!” 苏兰芷的声音不大,可是在这屋子里突然发出,大丫愣了好一会儿,看着面前的苏兰芷,顿时就跑了过来,“仙女姐姐,你快帮我看看的nǎinǎi啊,nǎinǎi刚才突然就昏倒了,我怎么叫都叫不醒,爹爹和娘亲又山上采草药了,还没有回来,这,这可如何是好啊?”大丫如今也是没有了主意了,大丫家的人口算是简单的,就只有一个nǎinǎi,还有一个弟弟,只是弟弟还年幼,也帮不上什么忙,这会儿两个人都在哭呢! “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昏倒呢?”苏兰芷知道大丫的nǎinǎi最近病了,苏兰芷也让人多送了些补品,这会儿来了,却不曾想,大丫的nǎinǎi病得似乎挺严重的! 这事情,大丫怎么就不呢? “我也不知道啊,nǎinǎi最近总是身子不好,今ri爹爹和娘亲都上山了,nǎinǎi本来想给我们做饭的,可是还没有做饭呢,就昏倒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大丫到底还小,这会儿看着自家的nǎinǎi昏倒了,当然也是着急,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仙女姐姐,你救救我nǎinǎi好不好?求求你了!”见苏兰芷来了,大丫突然就好像找到了希望一样的,在她看来,苏兰芷几乎是无所不能的,这会儿也只能希望苏兰芷能帮忙了。 “我看看吧!”皱了皱眉,这屋子里的药味实在是太浓,不利于病人休养,这会儿苏兰芷也顾不得许多了,吩咐云珠将窗户都打开了来,看着大丫nǎinǎi那惨白的脸,已经不省人事了,苏兰芷走了过,便给对方号脉起来了。 这一年来苏兰芷一直都在学习医术,已经小有所成了,这会儿看大丫nǎinǎi的样子,怕是有些轻微的中风,苏兰芷拿出银针,便给大丫的nǎinǎi施针,然后拿出怀里的一个瓶子,这里有素ri里苏兰芷自己捣鼓的药丸,花了许多的功夫,终于是弄到了一些效果很好的,给了大丫的nǎinǎi吃了一粒,吩咐大丫找些水来,给大丫的nǎinǎi喝了,看着大丫的nǎinǎi脸sè渐渐的好了起来,苏兰芷才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其实她虽然看了不少的医术了,到底还是没有真的医过人,要不是如今情况紧急,这里又是乡下,没有医术高明的人,苏兰芷也不会冒险一试了。不过好在大丫的nǎinǎi情况渐渐的好了起来,苏兰芷也渐渐的放心了。 “仙女姐姐,我nǎinǎi她,没事了吗?”刚才看着苏兰芷的动作,大丫都目瞪口呆的了,尤其是看着苏兰芷给自家的nǎinǎi扎针,大丫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对苏兰芷的崇拜,已经完全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 仙女姐姐莫不是真的是从天上偷偷跑来的,怎么什么都会呢? “应该是没事了,我一会儿给你们开一个药方,你们将这些药备齐,到时候给你nǎinǎi熬了喝,过些ri子应该就好了。只是这些ri子切莫让你nǎinǎi劳累了,她如今有些轻微的中风现象,得好好的养着了。”大丫家里的劳力不多,有老人要抚养,大丫除了父母,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家里的负担的确是重了些,所以家里比起别家来,要贫困些。 “仙女姐姐,nǎinǎi只要吃药就好了吗?”听到苏兰芷那么,大丫的心里格外的高兴,这几ri大丫的nǎinǎi身子一直不利索,然而穷人家的人哪里请得起医生,也就一直熬着,如今熬成了这样子,大丫哪里能够不担心呢? “嗯,这几ri也是太劳累了,老人家身子不大好,所以有些受不住,以后好生休息就是了。”苏兰芷也知道,如今正是chun天农忙的时候,大丫家里的劳动力不多,大丫的nǎinǎi肯定也是要帮忙的,然而老人家的身子本来就不是特别的好,一忙起来,自然也有些受不住了。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