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绝望的痛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五十四章 绝望的痛

()
安宁郡主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苦心布局的一切,本来是想教训一下慕容念依的,结果受苦的,竟然是自己
“安宁,你从小就聪慧,本宫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慧的孩子,可是你今ri,真的很让我失望”摇了摇头,皇后看着安宁郡主的眼神满是失望,转眼坐在椅子上,不再话了 安宁郡主见着皇后这样子,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然而她着实是不甘心,只好鼓起勇气再一次问道,“皇后娘娘,还请明言,安宁着实是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理今ri安宁也是受害者,还望皇后娘娘给安宁一个明白” “好,你想要个明白是吗?来人啊,将那书生的证词拿上来”不大一会儿就有人拿着一份证词来了,安宁郡主见着那证词,看着那上面的画押和辞,顿时气得浑身都是抖的,“皇后娘娘,这纯属诬蔑,安宁自幼家教严谨,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书生定然是不心甘,故意陷害安宁”怎么可能?这些明明是自己让人交代了他陷害慕容念依的,怎么反过来是自己了呢? 安宁郡主不知道的是,那书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虽然不知道为何身上的物件换了,也只能顺着这事情,本以为自己可以多少换回一命,却不曾想,最后的结局,竟然还是如此凄惨 “你是那书生故意陷害了你,那你,你和那书生无冤无仇的,他为何要陷害你?你身份尊贵,身边从来都不会缺人了,难道你身上的东西,那书生还能自己拿不成?”语气多了一份严厉,皇后看安宁郡主死不悔改,也有了点点怒气了 她本来是看在南王的面上,将这事情压下来,免得真的事态扩大,影响了安宁的声誉,这辈子就毁了,不曾想对方还不领情,皇后的心里,自然很不爽 虽然她也有自己的目的,可是她这么做已经是仁至义尽了,难道还要她包庇对方不成? “皇后娘娘”看着皇后那典雅的脸上露出了点点的冷意,安宁知道,自己在皇后这里,这份罪是不得不承认了 可是,她好不甘心啊,就这样子承认了,那不就是承认她私相授受,这样子,还有谁看得起她,谁敢要她? 皇后啊皇后,你好狠的心啊,为了你的侄女,你就能对我如此?我不会就那么屈服的 “好了,这件事情本宫可以当做没发生,只是这事情也不能瞒着你父王和母妃,一会儿本宫会让人告诉他们,让他们好好管教你你也不小了,你的婚事,本宫会看着办的,从今天起你就乖乖的呆在自己的屋子里,不要随便出来了,好生的反思一下自己最近的行为”皇后要做的,也只是让安宁郡主无法嫁给秦之衍而已,至于得罪南王,皇后暂时还是不想的 秦墨如今还需要有人扶持,皇后在这个档口,肯定不会轻易得罪人,这点她一直都分得很清楚 “皇后娘娘,安宁……” “好了,本宫在里面呆了许久,也该出了,免得大家多想,你再坐一会儿,就回,免得大家都议论你”没有给安宁任何解释的机会,皇后觉得这样很好,面上假意的安抚了安宁一番,心里却是满意的走了,留下安宁那满脸震惊和愤怒的神sè,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 等到安宁跟随皇后出的时候,顿时就感觉到无数的目光投shè在自己的身上,有嘲笑的,有探索的,各种的都有,安宁这辈子都顺风顺水,在家里和在外面从来都是受人尊敬的,何曾遇见过这样的局面?她知道因为刚才皇后那般的行为,大家对自己已经有所怀疑了,想来都以为是自己跟那书生私相授受了?自己今后,如何做人? 突然就觉得满是愤怒和不甘,甚至还有了点点的脆弱,安宁求助般的看着不远处的秦之衍,希望那个从小对自己都很好的人可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站出来,保护自己,哪怕是帮自己话也好,这样至少,大家都会明白,自己是不会看上那书生的 可是她看到了什么?她只看到那个男子漠然无视的态度,那向来温柔的眸子,有一刹那划过她的面前的时候,竟然带着那冰雪般的寒意,安宁郡主眨了眨眼,完全不相信秦之衍会这般的对待自己,可是偏偏还是看到对方那无视的态度,安宁郡主第一次,觉得那么绝望 衍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明知道,我心里面的人只有你一人而已,只要你此刻站出来为我哪怕一句话,大家都可以看到我对你的心意,到时候流言就不攻而破了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 安宁第一次觉得看不懂那个男子了,曾经以为对方和自己的心意是一样的,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呢? 一直一来那虚幻的梦,今ri终于是破灭了,安宁知道,经过今天的事情,她这一生都有了污点,想要嫁给秦之衍,再也没有那么简单了安宁只要一想到秦之衍会因为这件事情嫌弃她,心里就满是绝望的痛,偏偏秦之衍的态度也深深的伤了她,最后,安宁郡主着实是受不住,跟皇后告罪自己身子不舒服,有些脚步虚无的离开了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一走,大家便觉得之前的事情加肯定了一份,纷纷猜测安宁郡主是受不了屈辱离开了,换做是平时,安宁怎么都会硬撑着的,可是她这会儿,连待下的勇气,都没有了 衍哥哥,为什么连你,都不相信我? 不死心的想找人让秦之衍出来亲口问一句,然而的人带回来的一句话只是不见,安宁郡主最后知道一切只是徒劳,只好暂时放弃了 她一定会让父王彻查此事,她不会放过那个陷害自己的人的 死死的握住拳头,安宁郡主已经是恨极了那暗中的人了,却一点线索都没有,让她怎能不气? …… 一场百花宴,就这么过了,这一ri皇后好心的想要赐婚,试探着问了南希县主和苏兰芷,偏偏两人都没有这心思,皇后最后也只好放弃了 苏兰芷注意到南希县主的jing神一直都不大好,有些担心,却也找不到借口询问,等到宴会结束了,苏兰芷约南希县主改ri聚聚,便告辞了 “哎,总算是完了,这都算什么啊?”慕容香都快憋死了,今ri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她觉得比让自己练一天的字都还要累 慕容念依因为之前的事情,最后也算是安定了许多,苏兰芷看着慕容念依一脸喜sè的在欣赏皇后赏赐的头面,眼中划过些什么,最后选择什么都不,看着慕容香有些没成行了,便了几句,“就你一个人看起来挺累似的,好了,好生坐着,别让人看笑话了” “兰姐姐,这都在自家的马车上,我今ri可累了,今ri遇见的人,就没几个省心的,我也是烦闷,你就让我松口气些” “你呀”知道今ri的事情是刺激到了慕容香了,苏兰芷其实也在想到底是谁黄雀在后,心里虽然有了猜测,这会儿也没有确定,苏兰芷也什么都没就是了 “哎,今ri出了这许多的事情,兰姐姐,你到底是谁啊?好像跟小姑和安宁郡主有仇似的”慕容香这话一完,慕容念依想着之前的事情,脸上顿时一黑,眼底也带着点点的恨意了,“她许是自作受呢,不然谁会针对于她”慕容念依也不是傻子,刚才安宁郡主句句都在将她往火坑里推,虽然得是好话,可是对方的心思,可想而知 “小姑,你的意思是……”慕容香听着慕容念依这意思,就有些不解了苏兰芷怕慕容香受到影响,给了慕容念依一个眼神,拉着慕容香好生的坐着了,“好了,今ri的事情,皇后娘娘既然都不追究了,我们也别多多议论,免得惹祸上身” “哼,皇后娘娘帮着她遮掩,还不是顾忌着南王?也是她命好,只是这犯了的错,不是遮掩大家都不知道的,兰儿,你该清楚,她刚才那副嘴脸,恨不得我身败名裂了才好,这种人,不值得同情”刚才要不是安宁郡主在一旁煽风点火,自己至于限于如此被动的局面吗?好在她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不然这会儿被人非议,名声毁了的人,就是她了 如此看来,她倒是要感谢那暗中帮忙的人了 “好了,别了,祸从口出,难道你就不知道吗?”给了慕容念依一个jing告的眼神,苏兰芷一点都不想搀和这些事情里面来,也是安宁郡主太过分了,这会儿对方得到了这样的结果,也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可是苏兰芷不想让慕容念依在这里继续这件事情 算起来,这事情,慕容念依也是要但一部分责任的,如果慕容念依行的正坐得直,安宁郡主何必对付她? “不就不,反正她这辈子,怕是毁了的……”剩下的话,慕容念依在苏兰芷那眼神中,也不敢再了,只是继续赏玩皇后赏赐的头面,看着那jing致的花样,可是外面都买不到的,这内务府的东西,可真真的是极好她今ri,也不算亏了 “兰姐姐,这事情……”慕容香听着两人的话语,觉得这事情怕是不简单,有些好奇 “香儿,这事情已经过了,皇后娘娘的态度摆在那里,我们可不能再议论下了”皇后今ri的态度,其实也是很奇怪,看起来算是保护安宁郡主,可是这样子遮遮掩掩的,甚至是杀人灭口,还真的是不得不让人多想了 皇后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兰姐姐,我不问了”慕容香是个好孩子,今ri的事情已经让她有些累了,这会儿也没多,苏兰芷让她睡会儿,派人送他们回靖北侯府,自己坐着马车准备回相府了 回到相府,刚刚给父母简单的了今ri的事情,抱了抱苏铭阳,苏兰芷就觉得格外的想念了 还是家里最温暖,别的地方,到处都有算计和yin暗,实在是让人不喜欢 “兰儿,今ri玩的开心吗?”慕容嫣见着苏兰芷好像在想什么心事,有些担心了,“你没有遇到什么事情?” “没有呢,娘,今ri没什么事情,我玩的很开心”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苏兰芷也不想多,只是今ri的事情,苏兰芷也不打算瞒着靖北侯夫人,刚才已经交代人了,想来靖北侯夫人会想办法解决慕容念依这个不安定的人的 “没事就好,你今ri一大早出,可是饿了?要不要吃些东西?” “不用了娘,我带够了吃食,而且今ri也有宴席,我不饿的,没必要麻烦的” “那就好,你今ri也累了,早早的休息” “好,对了,娘,过几ri我们就庄子里,庄子里山清水秀的,也适合,我们多待几个月可好?到时候夏天了,也凉快些” “放心,这事情我和你爹已经商量过了,等百花节过了,我们一家就一起,索xing你爹爹的沐休已经到了,他也好送送我们,只是平ri里,他要多跑一趟了”慕容嫣在城郊有一个大庄子,离都城也就两个时辰的路程,也不远就是了 “不如让爹爹多休息几ri,也好在庄子里多待几ri啊,来来的,也是麻烦” “最近你爹爹有些繁忙,暂时是脱不了身了,过些ri子就好了,我们明ri就出发” “嗯,也好”想着能庄子,好好享受一下自然的风光,也不用面对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人了,苏兰芷就觉得心情格外的好,在慕容嫣这里玩了一会儿,便告辞了 刚刚回到自己的屋子,让人准备了热水洗漱了一下,苏兰芷清清爽爽的拿着一本医术坐在窗户边前面看,只是刚看了一会儿,就看到秦之衍从窗户进来了,苏兰芷见着秦之衍如今越发的将自己的屋子当初对方的屋子,突然挺无奈的,“武成王,如今相府怕是都成了你的秦王府了?来倒是zi you得很” 这人如今是越发的放肆了,以前还有些顾虑,这会儿,青天大白ri的就来了,一点都不忌讳被人看到,着实是…… “兰兰,我也是怕你着急啊,这不,马上就赶过来了,你有什么疑问尽管问就是了”笑嘻嘻的坐下,甚至悠然自得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今ri的事情,秦之衍知道苏兰芷肯定是想要确定的,这不,他很自觉的就来了 “既然你来了,那你,今ri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安宁郡主不是那么不小心的人,让对方如此始料不及的成了这事情,面前的男子,怕是也做了不少的事情的 “兰兰既然猜到了,何必再问呢?”秦之衍相信苏兰芷是个聪慧的女子,这事情的经过,在对方让人告知自己帮忙以后,对方的心里怕是都有底了 “你呀,这事情,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吗?好歹安宁郡主对你也是一片痴心啊,你这样子,就不怕伤了人家的心吗?” “兰兰,她伤心不伤心,可不关我的事情,这一切也只是她的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的” “只是女子的名声,到底还是金贵了些,你这般,她以后,怕是毁了的”背负上这样子的名声,纵然安宁郡主身份尊贵,世家大族的人,也不会再求娶她了 “反正她也看不上那些人,无所谓的” “你让我你什么好?” “兰兰,我帮你出气了,难道你不开心吗?” “我开心,自然是开心的只是……” “你开心就好,不过我也很开心,因为兰兰你这一次选择了信任我,不再将我排斥在门外了,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的”天知道,刚才得到苏兰芷的求助的时候,秦之衍有多么开心了这对他们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了,秦之衍想着苏兰芷开始信赖自己,并且依赖自己,顿时就觉得格外的开心,所以哪怕慕容念依是他讨厌的人,他也勉为其难的帮了 “我自然是信你的”其实早就在不知不觉间,苏兰芷对秦之衍,已经越发的亲近了以至于到那一刻,她脑海里最先想到的,也是秦之衍 “兰兰,我真的好高兴,谢谢你信赖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今ri收货了太多的惊喜,秦之衍觉得自己差点,就要被幸福给迷晕了 “我知道”正视了这份感情,苏兰芷这才恍然觉悟自己差点错过了什么了,如今,她自然会选择好好珍惜 “对了,兰兰,你家的那个小姨,不是个省心的,始终是个麻烦,你打算怎么做呢?”如果慕容念依不是靖北侯府的人,秦之衍还真的想好好教训对方一顿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