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胜出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五十章 胜出

()
“南希县主,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宋小姐真的没有想到,会有人出来帮苏兰芷话,而且这出来帮忙的人,也不是自己可以轻易得罪了的
“宋小姐不是这个意思就好,不然我还以为宋小姐觉得我们各个都是草包呢,我虽然是个粗人,却也听不得人那么我的”一句话就将宋小姐得面红耳赤的,那宋小姐这会儿憋着一股气,只好亲自解释,“大家误会了,我刚才,也是一时口快,大家别介意才是” 虽然是道歉了,可是因为南希县主来帮苏兰芷出头,大家也没有过多的表示,宋小姐顿时觉得十分的尴尬,安宁郡主见了,很适当的表现出她的亲和了,“宋小姐无须担心,大家都知道你只是随口罢了,没人会怪你的,苏小姐,你是吗?”在外人面前,尤其是当着这些大家闺秀的面前,安宁郡主一直都知道如何维持自己的形象 这会儿心里纵然有再多的不满和愤怒,甚至有太多的不解,安宁郡主也只能隐藏住自己的心思,不让人看出个不一样来了 “安宁郡主的极是,宋小姐刚才心情不好,拿我出气我能理解,只是有些话该,有些话不该,宋小姐从小也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该是知道的”人家刺自己,自己还一脸无所谓的大度,那以后大家不都骑到她的头上了吗? 刚才弹琴的时候,苏兰芷明明有感觉到一道犀利的光芒放在自己身上,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尤其是回来的时候,她似乎看到了安宁郡主那来不及收回的狠戾和诧异,苏兰芷就知道,安宁郡主怕是做了什么,却没有成功罢了 既然对方不仁,她可不会那么傻,何况,安宁郡主这明显就是让自己息事宁人,好体现对方的大度,她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应和对方 “苏小姐,你这话,是不是有些过了?”皱了皱眉,安宁郡主着实是没有想到苏兰芷如此不给自己面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有些挂不住脸面了 “安宁郡主,我了什么过分的话吗?我只是提醒宋小姐罢了”笑了笑,苏兰芷看起来还真的是一脸好心的样子,安宁郡主也不好再什么,只是一旁的宋小姐觉得安宁郡主有些多管闲事了 要不是这人多事,自己这会儿,哪里还会被人如此的“教育”? 宋小姐本来就是一个气量小的,这会儿连安宁郡主都有些怨恨上了,只是她也知道这会儿不好再什么,免得传出不好看,也只是低着头,道歉了,“苏小姐不怪罪就好,刚才是我的冲动了”本来这个道歉,刚才就是可以躲过的,这会儿,自己不道歉,岂不就是没有教养了吗?这个罪责,她可是担当不了 “宋小姐严重了,这声道歉,我担当不起”没接受,也没不接受,一时间气氛有些奇怪,只是到了安宁郡主出弹琴的时候,大家听着那琴声,顿时都惊住了 安宁郡主今ri弹的就是《广陵散》,这曲目不失传已久不,而且是琴曲中高难度的,要求弹琴人的指法快灵活,否则无法达到理想的效果 从琴音来看,安宁郡主的法娴熟,竟是不输给苏兰芷的,本来被苏兰芷吸引住的人,这会儿也是觉察到了安宁郡主琴音的特别,纷纷一脸惊叹的看着安宁郡主,安宁郡主见状,脸上满是得意,只是她不曾想到的是,等到她弹奏到了的时候,突然觉得琴弦一紧,竟然是“噔”的一声,断了 安宁郡主看着自己的指竟然都被划了一道大大的口子,鲜血不止,再看着那断了的琴弦,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琴弦之前不断,偏偏这个时候断了 到底是谁?要害她? 目光满是狠毒,安宁郡主心里着实是气愤,只是如今琴弦已毁,她再也没有机会了 …… “呀,怎么回事?安宁,你怎么受伤了,来人啊,快招太医,带安宁郡主下休息”皇后看着那琴弦断了,也不知道心情如何,表面作为长辈,关切的让人送安宁郡主下场,还派了随xing的太医过来,语气颇有些惋惜,“哎,怎么会这样呢?安宁,你可得好好的让太医给你看看,不然到时候伤了就不好了” “是”此刻上已经流了不少血了,一滴一滴的滑落,看起,还真的是有些恐怖了 被带下的时候,安宁郡主经过苏兰芷的身边,恶毒的看了对方一眼,看得苏兰芷莫名其妙的,着实是有些不解,安宁郡主这是为何了只是安宁郡主除了飞快的看了她一眼以后就离开了,苏兰芷也不知道因由,只是有个大概的猜测就是了 …… 接下来的比赛,因为安宁郡主的意外,大家的情绪刚开始不大高,只是舒湘湘出场以后,才渐渐的好了,对这个变故,也不是没有人议论,苏兰芷也没有那个心思打听,这会儿,她的心思,却是在一直没有回来的慕容念依身上了 “苏小姐,慕容小姐还没有回来吗?一会儿就到她了”南希县主对苏兰芷有好感,见着慕容念依没来,心里也是有些为苏兰芷担心的 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 “应该是快到了?”皱了皱眉,苏兰芷实在是觉得慕容念依这人太麻烦了,明明找了云珠找对方了,难道以云珠的能力,还没有找到不成? 正在想着种种可能,苏兰芷终于是看到慕容念依来了,只是苏兰芷眼尖的发现慕容念依的脚步有些慌乱,衣服也换了一身,最重要的是,慕容念依头上的那个朱钗不见了 苏兰芷可是记得那个朱钗上面刻了慕容念依的名字的,是她及笄时候的所得的,用的是赤金打造,上面还缀了同样大小的珍珠,上面还镶了一块翡翠,价值不菲,慕容念依平ri里可是宝贝的紧,之前在马车上的时候,苏兰芷就有注意到慕容念依时不时的抚摸那朱钗,这会儿,怎么会不见? 事出反常必有妖,苏兰芷看着慕容念依的眼神带着点点的审视和疑惑,也不知道是不是慕容念依心虚还是怎么的,慕容念依下意识的就整了整自己的衣角,有些局促,却假装镇定,脸上挂着笑容就走了过来了 苏兰芷见着慕容念依回来了,也不好多问什么,免得被人看出端倪,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慕容念依顿时就觉得松了一口气,随即觉得自己有些没用,慕容念依却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应付苏兰芷了,“哎,刚才一时觉得肚子不舒服,所以出了一下,不曾想这园子太大,竟然迷路了,差点就错过了,可真真是险呢”这算是解释了自己迟到的原因,慕容念依可不想让人误会自己什么了 “呵呵,是啊,这百花园可是皇家园林,比寻常的园子大了许多呢,这没来过的,没见过的,自然会迷路了”话语里有些讽刺慕容念依没有眼界了,慕容念依有些后悔自己找的借口,只是想着能让大家信了就好,也只能憋着一股子的气了 苏兰芷看着慕容念依这样子就是奇怪了,慕容念依虽然不是天之骄女,也还是被娇惯着长大的,素ri里也很少受委屈,今ri来了这百花园,反而受到了些排挤,想来以她的xing子,怕是忍不住的,怎么这会儿,反而忍下来了呢? 看了一旁的云珠一眼,见着对方的脸上似乎有些不大好,苏兰芷猜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寻了一个机会,便找了个借口暂时离开了 “云珠,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姐,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奴婢找到表小姐的时候,她样子有些奇怪,只是奴婢问了,她也没”云珠找了很久才找到慕容念依的,当时看到慕容念依的脸上满是慌乱,云珠就觉得不好了,偏偏问不出什么,云珠心里,着实是担心 “是吗?那你刚才可有看到别人?” “没有,奴婢找到表小姐的时候,她好像看到鬼一样的,在跑,奴婢怎么问都问不出,只是小酒儿,奴婢觉得这事情,怕不简单,表小姐她……”眼神有些犹豫,云珠还真的是不知道该不该了,毕竟这事关一个女子的名誉的事情,乱了也是不好的 “,到底怎么回事,你看到了什么无需隐瞒” “奴婢找到表小姐的时候,表小姐她,她似乎有些衣衫不整,甚至,甚至好像衣服都是换了的,可是奴婢找不到表小姐身边的人,奴婢有些疑心,表小姐怕是遇到了什么棘的事情了”慕容念依今ri来这里,如果出事了,苏兰芷也是不好交代的而且慕容念依的名声毁了,到时候,慕容家别的女儿的前途,不也都毁了吗? 云珠虽然不想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可是为了苏兰芷考虑,她还是要透露些,让苏兰芷有个防范的 “嗯,我知道了”看着云珠脸上的沉sè,苏兰芷也皱了皱眉,实在是有些头疼了,“你先打探打探,看能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会儿我再问问她”现在还不是时候了,怎么也得这比赛结束了才行了 “小姐,奴婢知道了” “好了,”知道慕容念依那边出了状况了,苏兰芷也没有了心思继续关注这赛事了,心里仔细的想了想慕容念依可能遇到的事情,偏偏也没有章法,苏兰芷还真的是头疼了 好不容易等到比赛结束了,苏兰芷无疑是第一名,不过第二名却是舒湘湘就是了,安宁郡主因为琴弦断了,受了伤无法再表演,只能居于第四,南希县主刚好第五,慕容念依挂了尾,弹琴的时候似乎都错了几个音,看得出,她的心情,果真是很紧张的 …… “苏小姐,你今ri,果然是一鸣惊人,恭喜恭喜”得知了结局,安宁郡主恨不得撕了苏兰芷那张绝美的脸才好只要想着本该是自己的位置被苏兰芷占了,而自己却成了这样子,安宁郡主对苏兰芷的恨意,深了 为什么,为什么苏兰芷弹琴的时候,琴弦没有断?没有毁了对方那双好看的?反而毁了自己的? 安宁郡主真的是有苦不出了,这事情跟她有些关系,她也不敢让皇后娘娘追查,到时候扯到自己身上了,也只能生闷气,吃了这个哑巴亏了 可是,她不甘心啊? 此刻的安宁郡主,眼中的恨意,都快隐藏不住了,虽然的是夸赞的话,可是那眼底的怨恨,苏兰芷还是捕捉到了的,“安宁郡主也不过是失误罢了,如果安宁郡主的琴弦没断,这个第一,我怕是得不到呢,今ri,不过是运气罢了”苏兰芷这话,也是想试探一下安宁郡主,果然见着对方眼神闪了闪,苏兰芷是确定,那琴弦的问题,安宁郡主是知道的 如此想来,这琴弦怕是会在自己弹的时候就断了的,偏偏到了安宁郡主的时候才断,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其中,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吗?脑海里突然就划过秦之衍那张俊美如神祗般的容颜,苏兰芷总觉得,这事情跟秦之衍脱不了干系 只是他是怎么做到的?将时机把握的正好? “呵呵,苏小姐的运气,的确是很好,只是不知道,苏小姐的运气是不是一直都那么好就是了”若有所指的看着苏兰芷,安宁郡主话间看了一眼慕容念依,慕容念依总觉得安宁郡主那眼神就好像是将自己看透了一样的,心里有些紧张,偏偏安宁郡主还不放过她,“只是苏小姐你的运气好,慕容小姐的运气,怕是不好了慕容小姐,你刚才是怎么了?我怎么听着,你弹错了音了呢?是有什么心事吗?” “没,没有”下意识的就反驳,只是慕容念依的声音有些大,反而有些yu盖弥彰的意味在里面了,看着大家都注目过来的目光,慕容念依赶忙住了嘴,一双眼睛,带着点点的惶恐和不安了 莫非,安宁郡主真的知道了?可是,怎么可能呢? “呵呵,是吗?我还以为慕容小姐是因为苏小姐,压力太大了呢,所以有些心神不宁了”似笑非笑的看着慕容念依,安宁郡主的眼底,满是幸灾乐祸的神情今ri苏兰芷给她的屈辱,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这笔账,她记着了,可是今ri,她还是要收些利息的 “呵呵,或许,或许……”慕容念依这会儿心里满是不平静,只想着怎么转移大家的目光就怎么是了,也不管安宁郡主这话对苏兰芷的影响,直接就附和了 刚才明明没人的,不会有人看见的,绝对不会的,她不会嫁给那个人的,她怎么配得上自己呢? 不行,绝对不行 “呵呵,苏小姐,看你,今ri表现的太好了,都让慕容小姐有压力了,也难怪大家今ri都输给了苏小姐你,苏小姐不愧是苏相的女儿”笑着看着苏兰芷,安宁郡主知道,自己今ri想要夺得第一,让皇后赐婚的计划泡汤了,可是,这并不表示她就会那么算了的 苏兰芷,你给我好好看着,我要让你好好看看,得罪我是什么下场下一次,你得掂量着点 “安宁郡主过奖了”被安宁郡主这样子明里表扬,背地里记恨的话语弄得十分的不爽快,苏兰芷也不想继续和对方打交道了这会儿心里隐约的有了些猜测,苏兰芷只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呵呵,一会儿皇后娘娘可是会许了苏小姐一个愿望呢,苏小姐想许什么?”看着苏兰芷,安宁郡主还真的是有些担心了,生怕对方许的愿望,会对自己不利了 “我暂时还没有想好呢” “那苏小姐可得好好想想才是,不然一会儿,可不好交代了”苏兰芷,你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今ri,我会让你好生的体会一下,什么叫做得不偿失 “郡主放心”虽然很想找慕容念依问个清楚,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皇后娘娘已经召见了,苏兰芷只好让云珠给秦之衍带个话,让秦之衍好生查查安宁郡主,解决这件事情,不然因为慕容念依,害了慕容家其他的人,就不好了 一个慕容念依,她虽然不在乎,可是,她在乎慕容家别的人,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自己在意的人 安宁郡主,你最好不要使出什么段,不然,我会让你悔不当初 ……情节转换线 “呵呵,本宫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今ri大家,给本宫带来了那么多的惊喜呢”皇后娘娘见着名次出来了,虽然舒湘湘没有得了这第一名,皇后娘娘有些失落,可是安宁郡主同样没得第一,她也不用担心,安宁求她赐婚了 这样,也好,这苏家的女儿,果然是个好的 “苏小姐,你可是想要什么赏赐?”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皇后一脸的慷慨,只等着对方的要求了,只是苏兰芷知道,皇后虽然做出了承诺,也不能要求的过了的,不然反而会遭了皇后的猜忌和不喜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