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相依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四十一章 相依

()
秦焰自然是不想秦之衍看出自己的心思的,他这人向来都是如此,不喜欢任何的变故如今他实力大增,渐渐的和二皇子的关系也没有曾经那么和谐了,秦焰自然是知道自己如今已经成为了皇后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倘若他有一丁点的动作,让皇后看出了他的企图,皇后肯定会竭尽全力的阻止的而这样的结果,是他无法接受的,他自然不能让秦之衍出些什么
如今否认,是为了不泄露自己的心思,让别人看出来,从而坏了他的大计 苏兰芷这颗棋子,他是要定了的,而且要让对方心甘情愿才行,不然达不到最好的效果所以,如今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秦之衍自然是知道秦焰那点点小心思的,他也是故意如此,免得秦焰总是缠着苏兰芷,看得他不爽快,“呵呵,是吗?只是焰王爷既然没有心仪的女子,为何还jing心准备了这莲花?焰王爷莫不是心有所属,不好意思还是咋的?可别瞒着呢,我们可是好兄弟,有什么忙需要帮的,我当然会帮的”完对着秦焰暧昧的笑了笑,秦之衍如今难得的哥俩好,却是让秦焰避犹不及的,见秦之衍有继续追究下的趋势,秦焰笑了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之衍你多想了,这莲花也只是在路上的时候看到的,便摘了的,今ri是百花节,我也不好空着来不是?”第一次觉得秦之衍有些难缠了,秦焰心里觉得有些奇怪,只是这会儿,他也没有那么闲情想了 “是吗?”有些不大相信的看着秦焰,秦之衍还想些什么,秦焰却是知道秦之衍这人看起来温无害的,其实最是让人捉摸不透,他对秦之衍一直都是忌惮的,当然不会让秦之衍抓到了他的把柄,故而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便离开了,“之衍,这会儿二皇兄他们怕是过来了,我得过看看,暂时先走了”虽然难得和苏兰芷接触,却被人打扰,秦焰很不愉快,可是如今秦之衍来了,他也没有什么机会和苏兰芷好好话了,与其在这里惹人怀疑,还不如暂时避开,也免得自己的谋算,被人知道了 “之衍,我们一块儿过”虽然要避开,可是秦焰也不会傻到让秦之衍和苏兰芷就在这里单独相处的,示意秦之衍一起走,秦之衍笑了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什么,“也好,走”没心没肺的样子,秦之衍自从见着了苏兰芷,也目不斜视的,秦焰见着秦之衍这般,十分的满意,和秦之衍一起告别了苏兰芷就走了 只是刚刚走了没多远,秦之衍就好像被别处的景sè迷住了一样的,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焰王爷,我瞧着那边的景sè不错,我得过看看,一会儿麻烦你帮我跟皇伯母告个罪,我一会儿再过”来百花节就是为了见苏兰芷的,如今都没能好好的见一见,秦之衍如何甘心呢? 秦焰看着秦之衍一脸想过走走的样子,想着刚才秦之衍见了苏兰芷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看起来对苏兰芷没什么心思,也没有在意了,“也好,只是一会儿才艺比拼就要开始了,你别走太远才是” “放心,我很快就回来的”笑嘻嘻的跟秦焰打了招呼就往一边走了,秦焰看着秦之衍那没有任何犹豫的步伐往另一边,再想着这会儿人渐渐的多了起来,也只好收起心里的懊恼,寻思着再找一次机会了 如今他要做的,就是不要让任何人怀疑他才是,他对苏兰芷的心思,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皇后 今ri和苏兰芷没有什么进展,秦焰虽然懊恼,可是也知道有些事情只能徐徐图之,以后他多的是机会,他也不急于一时 就算是棋子,也要心甘情愿的为他所用才是,不然这棋子很难发挥最大的效果 少年坎坷,秦焰见惯了人情冷暖,当然知道如何把握住人心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对待苏兰芷,他从来都不会着急,反而像一个耐心等着猎物的豹子一样的,随时伺机而动,最后将猎物收入囊中 …… 苏兰芷当然不知道秦之衍才跟秦焰走了,转眼就回来了她只知道,没有秦焰在这里打扰,她的心情很好,终于是松了口气,苏兰芷想着慕容念依还没有回来,想看看,可是刚刚走了几步,却是瞧见面前走来的男子,苏兰芷顿时笑了,也没有理会对方,只是假装没有看见秦之衍就直接走过,却不曾想秦之衍直接就拦住了她了,“兰兰,怎么见着我就走了?” 看着面前笑嘻嘻的男子,暖暖的阳光洒在秦之衍那如玉般的肌肤上,给对方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是让那人看起来如那天神般的俊雅苏兰芷心里暗骂妖孽的同时,面上却是目不斜视的,“武成王可是有什么事情吗?”一本正经的看着秦之衍,实在是,苏兰芷的心里还是有些吃味的 明明她才提醒了秦之衍,秦之衍今ri就来了那么一出,苏兰芷自然会觉得不舒服了 “兰兰,几ri不见,怎么就如此生疏了?”瞧着苏兰芷的称呼都变了,秦之衍眨了眨眼睛,有些无辜的看着苏兰芷,见着对方目不斜视的,似乎都没有被自己这美男计影响,秦之衍顿时郁闷了,心里也越发的对安宁郡主不满了 都是那个女人,没事缠着他作甚,现在好了,兰兰都不亲近他了 “武成王什么呢?我们似乎,并不熟”迷惑的看着秦之衍,苏兰芷发现,自己似乎,变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从前的她,似乎并不在意这些的,可是刚刚看着秦之衍和安宁郡主一起出现,瞧着大家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她第一次觉得很不舒服了,尤其是看着安宁郡主和秦之衍那一副郎才女貌的样子,她的心情就不爽了 或许,自己真的对面前的男子上心了?不然怎么会不像那个局外人的自己了呢? 再一次拥有这种心动的感觉,苏兰芷觉得和曾经对秦焰的感觉很不一样,曾经心里满是不安和惶恐,见着秦焰和别的女子在一起,她总是会害怕失,明明秦焰就在她的身边,她却一直都没有安全感,所以自从嫁给秦焰之后,其实她每天都过得并不快乐,因为她总觉得那只一个梦而已,一旦醒了,便不复存在了然而秦之衍给她的感觉,却是一份宁和和安定,虽然刚才看着那样的画面不舒服,可是她却并不会因此而彷徨和害怕了因为心底里,她是相信秦之衍的,纵然他们并没有彻底的交心,她却是有这种感觉,是不是很奇怪呢? 这样的感觉有些陌生,苏兰芷如今有些摸不着头绪,隐约的能够明白,只是还需要时间罢了 “兰兰,刚才可不是我愿意的,你别误会……”见苏兰芷对待自己有些淡淡的,看不出来苏兰芷在想什么,秦之衍赶忙解释了缘由,只是苏兰芷并不想听就是了,“武成王,时间不早了,我得过了,不然一会儿才艺表演迟到了可不好了”出来也是耽搁了些时间了,苏兰芷也得回了,免得到时候一个人迟到,让人见着不好了 “兰兰……”看苏兰芷这样子,秦之衍有些着急,生怕苏兰芷误会了他,只是他并不知道,苏兰芷压根就没有误会,所以也不想听着多余的解释就是了,“武成王,麻烦让开些”努力的掩饰自己的笑意,苏兰芷瞧见秦之衍着急的模样,竟然难得的好心情了 曾经还以为面前这位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主呢,从来都是那副无害的笑容,像个面具一般的,不曾想,也会有如此着急的时候了 见着秦之衍如此,苏兰芷的心里划过点点甜蜜,这种被人在意被人小心呵护在心的感觉,生怕自己伤了的仔细,竟是让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回暖起来了 原来真正被人在乎的感觉,竟然是这样的,也难怪,她曾经一直都害怕着失,竟是从来都不曾真正被人在意过? 心里感觉好似被那温泉水熨烫过一般的,划过点点的温暖和甜蜜,苏兰芷感觉到自己心境的变化,看着秦之衍的目光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起来,只是这会儿还不想让秦之衍知道,所以苏兰芷只是低着头,看着两人面对面的脚尖,不知道怎么的就划过一种两相依的感觉来了 只是苏兰芷这般的心境变化,秦之衍却是不知道的,他担心苏兰芷误会他刚才和安宁郡主的关系,加上刚才看着秦焰对苏兰芷的心思,秦之衍有了一种紧迫感,很想证明什么,奈何苏兰芷都不看他一眼,最后,秦之衍瞧着这地方会有人过来,不好话,便突然抱起苏兰芷,暂时离开了 “啊,你这是要作甚?” ------题外话------ 咳咳,那啥的,最近有些卡,而且有点小忙,得少了,亲们别介意啊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