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再见安宁郡主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再见安宁郡主

()都说安宁郡主染上了重病,需要好生调养,所以这一年来都住在了庄子上,也没有参加各家的宴会,更是深居简出。 也听说安宁郡主是不小心得罪了谁,所以弄得自己自讨苦吃,病得不清了。 也有说安宁郡主得了绝症了的,怕是活不了多久了的,所以也没出来见人了。 …… 这一年来,自从安宁郡主落水,暗地里讨论安宁郡主的人不少,对安宁郡主的病情,大家也不是很清楚,众说纷纭的,也着实是热闹。 只是大家本以为安宁郡主不会出现了,这会儿却突然出现了,还是在慕容念依的面前,慕容念依瞧着安宁郡主那苍白的过分的脸,早就褪去了曾经的那份纯真,此刻的安宁郡主,真真就是那开到了极致的牡丹花了,让人一眼的惊艳了。 慕容念依虽然不知道安宁郡主曾经经历了什么,这一年来又是怎么度过的,可是看着对方那完全蜕变的脸,已经真的是一朵盛开的花朵了,整个人都气质都变了不少,多了一层清冷之气,多了一份柔弱,身上的气息,也不知道是不少太久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关系,变得有些沉默了。比起以前的安宁郡主,如今的安宁郡主,着实变了太多,也那怪慕容念依认不出来了。 诧异的看着对方,慕容念依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安宁郡主瞧着慕容念依,皱了皱眉,记忆中也只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熟,却是不知道是谁的,所以安宁郡主也不是太在意,“这位小姐,就像我的侍女所说,这胭脂是我先看中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掌柜的,我刚才不过是离开了一小会儿,所以要说谁先看中,小姐这话,可是说岔了。” 慕容念依注意安宁郡主的时候,安宁郡主也是在看慕容念依的,瞧着面前的女子容貌姣好,看起来娇滴滴的,是那种很容易就让男子疼爱的女子,安宁郡主眼底,自然也有些不善了。 百花节,百花节,在这一天,只要是心仪谁,都可以没有顾忌的表白的,安宁郡主从小就知道秦之衍的魅力,自从秦之衍渐渐大了开始,身边从来都不缺乏女子爱慕的目光的,安宁郡主瞧着慕容念依,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的,许是对情敌天然的敏感,这两人,相互看着都是不顺眼的。 …… 慕容念依得知对方的身份,正准备说什么,苏兰芷和慕容香却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走了过来了,苏兰芷瞧着面前的红衣少女,只觉得有些熟悉,可是又说不上来,看着慕容念依脸sè不好,苏兰芷笑了笑,看着面前的红衣少女,一脸的和气,“这位小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面前的人好像很眼熟,可是苏兰芷却也是同样想不起来是谁了。 不过也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安宁郡主罢了,不然怎么可能会认不出呢? “呵呵,苏小姐,好久不见了!苏小姐可真的是贵人多忘事啊!”安宁郡主在看到苏兰芷的时候,眼底迅速的划过一抹怨毒之sè。 小年夜的事情,她早就知道了,而且她时时刻刻都有让人关注秦之衍,自然也是知道相府和秦王府在自己不在的这一年来走得极近。而且也知道,秦王妃很喜欢苏兰芷。 安宁郡主只要想到这些,秦之衍对苏兰芷的在意,想着小年夜秦之衍对苏兰芷的维护,纵然没有亲眼看见,安宁郡主对苏兰芷的敌意,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的深了。尤其是她成了这样子都是因为苏兰芷,安宁郡主生病的这些ri子,每ri都恨不得将苏兰芷碎尸万段,苏兰芷的样子纵然变得更美了,变化也大,然而就算是苏兰芷变成了灰,她也是会一眼就认出来的! 苏兰芷,我们今生今世,势不两立!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你是,安宁郡主?”起先只是觉得熟悉,这会儿看到对方眼中的恨意,苏兰芷脑海里划过一道光,不用想,也能知道这人是谁了。 安宁郡主,呵呵,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我还以为,我们还会有许久才会见到呢!看来南王妃也是废了不少的心思呢,怕也是花了许多的代价吧?不少字不然这半条命,哪里捡的回来呢? 看着安宁郡主那比曾经苍白了许多的脸sè,还有那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样子,纵然裹了厚厚的棉袄,苏兰芷也还是能感觉到对方皮肤犯了点点的青sè,而且周身,也冒着寒气了。 “看来苏小姐记xing还是不错的,还记得我,这是不是我的荣幸呢?”看着苏兰芷比一年前见到的长高了许多,气sè也比以前好了许多了,如今的苏兰芷肤如凝脂,面sè也犯了点点的粉sè,看起来极其的健康的。反观自己,因为受了寒气,每ri都受煎熬,受不得冻,身子也因此损害极大,脸sè也差了,体质也差了,以前随便的玩耍都不会有负担。可是今ri,出来走了一会儿,她就觉得腿脚没有力气,而且还喘气了。动不动就会咳嗽恶心,每天都药不离口……想到自己的状况,再看看苏兰芷,安宁郡主想着这一切都是拜苏兰芷所赐,那眼中的怨毒之sè,也无法掩藏了。 苏兰芷,凭什么我这一年来都在受苦,你却可以逍遥快活,都是你害的,是你夺走了我的健康,我不会放过你! “安宁郡主这一年来变化极大,我也是许久没有见到安宁郡主了,一时之间没有认出,还望安宁郡主恕罪!”将对方眼中的怨毒都看在眼里,如今的安宁郡主,比起以前来,这份沉着,似乎差了许多了。 看来,这一年来,对方的ri子过得极为不好,不然眼神,也不会显得如此yin鸷了。 “我怎么会怪罪苏小姐呢?我这一年来都呆在庄子里散心,也是许久没有见到以前的好朋友了,改ri有机会,我们再好好聚聚。”如果不是自己身子现在还不允许,安宁郡主肯定不会就放过苏兰芷的! “这是自然,郡主许久没有出现了,想来大家,也是很想安宁郡主的了,都很好奇,郡主这一年来,都做了什么呢!”笑了笑,苏兰芷对安宁郡主养病的内幕可是最清楚不过,瞧着对方看自己的眼神,苏兰芷格外的不爽快,自然也不会让对方快活了去了。 “呵呵,是吗?”不跳字。听着苏兰芷的话,安宁郡主的面sè划过一点尴尬,想起一年多以前自己的那一次落水,安宁郡主到现在都能感觉到那冰冷刺骨的寒意,看着苏兰芷的眼神,越发的不善了起来了。 “我瞧着安宁郡主气sè不是很好,这些ri子,可是病得很重吗?”不跳字。苏兰芷很不喜欢安宁郡主看自己的眼神,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的。可是,她所做的一切,也不过都是自保罢了,她的身子,比起安宁郡主的来,可是更脆弱的,那一ri如果不是她激灵,如今的她,很可能早就香消玉殒了,或者是常年的缠绵病榻。那样的结果,是苏兰芷无法想象的。 自作孽,不可活,安宁郡主成了如今这样子,也是对方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如果对方还不吸取教训,还要对付她,她可不会客气! “呵呵,不过有些小感冒罢了,过几ri就好了,苏小姐有心了。”听到苏兰芷提到自己的病,安宁郡主脑海里马上就浮现出自己这一年来的煎熬。riri与药为伴,身子因为受了寒气,天气一冷就格外的难受,很容易就感染了风寒了。这一年来反反复复的,也不见好,如果不是她家里有好药材,她这条命,怕是都交代了去了!她哪里能不恨呢? 如果不是眼前的人,自己怕是早就嫁给了那人了,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忍受身心的折磨呢? “是吗?安宁郡主无碍就好,我瞧着安宁郡主受了许多了,想来还是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子才是,这女儿家家的,可是最受不得寒了,将来受苦的,也是自己。”笑了笑,苏兰芷看起来是很关心安宁郡主的,可是她说了这话以后,安宁郡主的面sè突然就僵了,想着太医曾经说过的话,安宁郡主那毒蛇般的眼神猛地就往苏兰芷身上刺去,恨不得让苏兰芷血溅当场才好! 然而到底,安宁郡主还是忍着了,如今她身子尚未完全康复,百花节也快要到了,她的主要任务就是赶紧将她和秦之衍的事情定下来,也免得横生枝节了,“有劳苏小姐挂心了,我很好,现在很好,以后也会更好,苏小姐无须担心就是了。”等到她成为了武成王王妃,看她怎么收拾眼前的女人!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安宁郡主你了。”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安宁郡主,看着对方这样子,虽然身子很弱,可是面容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如果说以前的安宁郡主是一朵含苞yu放的牡丹,如今的安宁郡主,却是褪去了所有的稚嫩和青涩,看到了极致了。这般的模样,配着那人比花娇的容颜,趁着那带着病态的羸弱,却是别有一番绝美之姿了。 这般的女子,最是惹人怜爱了,瘦弱无骨,纤纤细柳,可比那黄花还要娇嫩柔弱了,很符合大苍许多男子的审美观,这般的姿sè,怕是也会惹来不少的麻烦吧?不少字 “等等!”见着苏兰芷要走,安宁郡主最是受不得对方那淡然的模样,这样子好似自己所有的愤怒和嫉妒都是一场笑话一般的,让安宁郡主有种打在棉花上,软弱无力的感觉了。 “安宁郡主,可是还有事情?”看着安宁郡主眼底的不甘,苏兰芷一直都笑着的,面具般的笑容,好像镌刻在脸上一般,没有丝毫的改变,看着苏兰芷这样的笑容,安宁郡主实在是有种冲动,想要冲上去,撕开了才好了! 苏兰芷,我就让你得意一会儿,等我嫁给了之衍哥哥,有了空,我定让你生不如死,你给我等着!我所受的苦,我都会让你一一尝遍! “这个胭脂,刚才你身边的这位小姐看中了的,可是我偏偏也看中了,苏小姐,你说如何是好呢?”其实刚才看慕容念依的模样,安宁郡主就知道,慕容念依是打算让步了,这会儿她想让苏兰芷亲口让步,也是想打击苏兰芷一番了。当然了,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目的,至于另一个嘛,自然也是想给苏兰芷添堵,让苏兰芷平白的惹人厌了。 安宁郡主感觉自己刚才从苏兰芷身上讨不得好,这会儿,可是要找回场子来的! “呵呵,既然安宁郡主和我小姨一起看中了,这胭脂想来也不只有一盒的,问问掌柜的看看就知道了,安宁郡主你说是吗?不过是一盒胭脂而已,我们可没有必要因为小小的一盒胭脂失了和气了。”笑容依旧无懈可击,苏兰芷好似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的看着安宁郡主,两者一个淡定,一个愤怒,安宁郡主看着对方那好似在嘲笑自己的脸sè,面露不悦,“那如果这胭脂就只有一盒呢?我刚才可是问了的,这胭脂可是很珍贵的,掌柜的也只有这一盒了。苏小姐,你说怎么办呢?我和你的小姨,可是都很喜欢这盒胭脂的!”安宁郡主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刚才和自己争夺这一盒胭脂的人,竟然是靖北侯的么女,慕容念依了。故而此刻看着苏兰芷的眼神,也越发的不善起来了。 这慕容念依虽然说只是一个庶女,可是因着靖北侯就只有两个女儿,嫡女慕容嫣早早的就嫁给了苏青岚,这唯一在身边的女儿,还是靖北侯老来得女,在家里着实手宠爱,听说待遇只比嫡女低一点点,加上靖北侯的身份,此女还是有许多想要求娶的。只是到了如今,似乎还没有定亲,安宁郡主想着靖北侯府的情况,再看着慕容念依此刻那欣喜准备的样子,想都不要想都知道对方是要准备百花节的。可是对方已经及笄了却不曾定亲,安宁郡主想来想去,也就只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此人的姨娘对以前的亲事都看不上,既然看不上,那就是想要攀高枝了。然而放眼这大苍,所谓的高枝,所谓的青年才俊,秦之衍不就是在那首位吗?再想靖北侯府和秦王府如今的关系,安宁郡主看着慕容念依的眼神,也充满了戒备了。 又是一个想跟她抢之衍哥哥的,她不会放过她的! 拿着那胭脂,安宁郡主在自己的手上拭擦了一下,瞧着慕容念依和苏兰芷,安宁郡主笑得好不得意,“苏小姐,今ri我难得出门,这胭脂我一早就看中了的,而且极趁我的肤sè。让我割爱,我也是有些舍不得呢,只是我和苏小姐也是熟人了,既然慕容小姐是苏小姐的小姨,苏小姐如果说一声,看在我们曾经那么要好的份上,我或许会忍痛割爱的呢!”安宁郡主此刻这挑拨离间做的也是很明显的,苏兰芷如果求了她了,那就是低她一等。可是不求她呢,这就是拱手让人了,难免不会糟了慕容念依的怨恨了。反正左右苏兰芷都不好做人,安宁郡主也是故意的给苏兰芷难堪了。 慕容香在一旁看着都有些着急了,只觉得一年不见,这安宁郡主怎么好像变得都有些yin险了,看安宁郡主对苏兰芷似乎有些敌意,慕容香很担心,早就想出来帮忙了,只是苏兰芷一直拉着她,不让她说话就是了。这会儿看安宁郡主挖了个坑给苏兰芷跳,慕容香快忍不住了,刚想说话,却被苏兰芷打算了,“安宁郡主如此喜欢这胭脂,我怎么好让安宁郡主为难呢?” “哦,那苏小姐的意思,就是要让慕容小姐忍痛割爱了?可是慕容小姐可是你的小姨,这样好吗?”不跳字。瞧着苏兰芷选择了这一点,安宁郡主格外的强调,反正能给苏兰芷添堵,安宁郡主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 “呵呵,小姨的事情,我怎么好说话呢?如果我让安宁郡主让给小姨,安宁郡主肯定心里也不舒服,可是如果我就让小姨让给安宁郡主,小姨难免也会怨恨我。不如这样,安宁郡主和小姨好好商量一下,这胭脂虽然难求,可是这和气却是难得,轻易伤了和气,可就不美了,安宁郡主你说是吗?”不跳字。虽然不在乎安宁郡主,也不在乎慕容念依,可是苏兰芷也不想自己总是被人惦记着,所以这事情,她不好插手,还是让当事人解决的好。 “苏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呢?我怎么听不明白?”看苏兰芷三言两语就将事情推回来了,安宁郡主好不气恼,这会儿看着苏兰芷的眼神,越发的不善了。 “呵呵,东西是安宁郡主和我小姨想买的,总也有个先来后到的道理,安宁郡主你说是吗?”不跳字。只觉得这安宁郡主就跟那牛皮糖一样的,实在是恼人的紧,苏兰芷心情都有些不耐了。 “那是自然,那苏小姐的意思是说,这东西谁先看中的,就是谁的吗?”不跳字。笑了笑,安宁郡主嘴角划过一抹诡异,苏兰芷自然也是看见了,轻易不会上当,“虽然是这个道理,可是法还不外乎人情呢,安宁郡主和小姨买胭脂也都是为了几ri后的百花节不是吗?想来安宁郡主素来大方,也不会计较这么一点点的胭脂的,我说的对吗?”不跳字。 苏兰芷这会儿脾气也被惹出来了,见着安宁郡主丝毫不肯相让,苏兰芷也要对方恶心一下,也免得对方有事没事的,总喜欢找她麻烦! “苏小姐这意思,我怎么越发的不懂了?”此刻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就有些jing告了,安宁郡主差不多理解了苏兰芷的意思,可是,她一个郡主,怎么可能会和一个小小的庶女分东西?更何况这庶女,还是极有可能和她抢秦之衍的人! “呵呵,我知晓郡主出生皇家,素来大方,内务府的胭脂又是都是极好的,安宁郡主你见惯了这些好东西,如今为着这一盒胭脂耿耿于怀的,岂不是让人觉得安宁郡主你小家子气了?只是想来郡主也是极其的喜欢这胭脂,这胭脂肯定也是有过人之处的,不然我小姨怎么也会喜欢呢?既然如此,安宁郡主不如和我小姨一起分了这胭脂可好?这样子也不会让人觉得可惜,大家也都得了自己想要的,最重要的,是不伤了和气了,安宁郡主你说对吗?不过是一盒胭脂罢了,安宁郡主不会因为一盒胭脂,就和我们计较了吧?不少字”处处赞扬安宁郡主,却也处处给安宁郡主下套了。安宁郡主可是堂堂的郡主,出生皇家,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怎么会因为一盒胭脂和人过不去呢? 这莫不是眼皮子太浅了不是? 安宁郡主听着苏兰芷的话,想着自己要和一个庶女分一盒胭脂,安宁郡主顿时就觉得浑身的不舒服,说不出的恶心,看着苏兰芷也一脸的愤怒,着实是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会这般的恶心她! 这人,肯定是故意的,见不得她好! 努力忍住不发火,免得节外生枝,安宁郡主却是看着苏兰芷,一脸的为难了,“我虽然不介意,反正这一盒胭脂也是用不完的,可是慕容小姐莫不是就不介意了?苏小姐,你这样子,慕容小姐难道不会觉得不舒服吗?”不跳字。其实是自己不乐意,可是安宁郡主偏偏说成是慕容念依不乐意了。安宁郡主还想继续挑拨离间,只是她不是傻子,别人同样也不是。 慕容念依这会儿也是看出来了,安宁郡主和苏兰芷不对付,她刚才瞧着那胭脂,颜sè极好,画出来肯定很美,心里早就喜欢了,这会儿见安宁郡主和苏兰芷杠上了,她自然不能站在安宁郡主一边的,所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安宁郡主一眼,却是说了让安宁郡主恨不得打掉牙将说过的话全部吞回去的感觉了,“安宁郡主多虑了,能和安宁郡主分一盒胭脂,那也是我的福气了,我怎么会介意呢?”慕容念依这会儿配合苏兰芷,也是为了自己了。很久以前她就知道安宁郡主心仪秦之衍,想要嫁的人就是秦之衍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最多只能做秦之衍的侧妃,所以她不想有一个厉害的王妃压着自己,故而这会儿,她和苏兰芷站在了一边,也是想对付安宁了。 虽然她不是特别的喜欢苏兰芷,可是慕容念依想着苏兰芷的年岁,觉得完全没有威胁的,更何况他们今天一起出来,那就是一家人了,如果被人看出他们家庭不睦,到时候吃亏的,也是她了。 她知道,自己这些年能那么受宠,很大部分也是因为慕容嫣的原因,靖北侯借着她想弥补慕容嫣,靖北侯夫人也因为思女亲切,对她也不是格外的为难,所以她虽然只是庶女,过的ri子却是比太多的庶女好许多了。她不笨,知道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听说慕容嫣和秦王妃一见如故,如果她今ri帮了苏兰芷,苏兰芷定然也是记着的,到时候她可以让苏兰芷求慕容嫣好好帮她在秦王妃面前多说好话,这样,她不就离自己的目的更进一步了吗? 如此想着,慕容念依更是坚定的站在苏兰芷的一边,心里虽然是介意和别人共用一盒胭脂的,然而此时此刻,她和苏兰芷的敌人是一样的,慕容念依也不去计较这许多了。 看着安宁郡主那眼神好像吃了苍蝇一般的恶心,慕容念依眼底划过一抹不屑,最后却换上了一副诚恳的样子,“不过我也知道,我和郡主是比不得的,我怎好夺了郡主的喜好呢?刚才兰儿也不过是随意说说,郡主不要介意了才好,这胭脂既然是郡主想看中的,自然也是应该属于郡主的,我一会儿再看看就是了,郡主无须为难!”此刻,慕容念依完全一副大度优雅的样子,和她比起来,安宁郡主却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店子里的人渐渐地都围了过来,似乎在看热闹,慕容念依自然是要树立好自己的形象,为自己嫁入秦王府加分的,当然得表现的无懈可击了。只是安宁郡主的脸sè,却是越发的难看了。 好你个苏兰芷,好你个慕容,你们还真的是心机深沉啊! 看着慕容念依乖巧懂事的样子,谦和有礼,反而显得自己有些咄咄逼人了,安宁郡主再看苏兰芷,脸sè始终都挂着最初的笑容,好像一直都在嘲笑自己不自量力一般,安宁郡主气得手指上的青筋暴起,着实是气极! 这两个人是存心的,存心来恶心自己的! 心里气极,安宁郡主看着四处投来的目光,有些人似乎是认出了他们了,心里有些担心,万万不敢在百花节之前惹了事情了,免得让自己沾染了麻烦,影响她的计划,故而此刻,安宁郡主努力的压下心里的怒气,将那胭脂递给了慕容念依,看起来,颇为大方,“慕容小姐太谦虚了,这胭脂既然你喜欢,那还是慕容小姐拿着吧,我也不好夺人所好了。” 本以为慕容念依喜欢这胭脂,定然就乖乖的拿了的,只是慕容念依脸上划过一抹不不自在,却是退了几步,“安宁郡主,我怎好多人所好呢?不过就是一盒胭脂,安宁郡主喜欢了,这让给我的话可折煞我了。安宁郡主切莫说了。”笑了笑,慕容念依脸上有些不好意思,这会儿她也不怕得罪安宁郡主了,反正有苏兰芷他们顶着呢,她此刻也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慕容小姐,这……”见着慕容念依那模样,安宁郡主没来由的就有些厌恶,还想说什么,苏兰芷却是站了出来了,“安宁郡主,切莫再说了,为了一盒小小的胭脂,倒是弄得我们如此纠结了。这胭脂既然是安宁郡主先看中的,安宁郡主拿着也问心无愧,无须再让了,不然我们却是不好意思了。”苏兰芷本不是喜欢惹事的人,可是安宁郡主今ri再三的挑衅,苏兰芷就是泥捏的xing子也起了几分怒气了,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是啊,安宁郡主,切莫因为一盒胭脂伤了和气了,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吧!”慕容香以前还蛮喜欢安宁郡主的,可是一年不见,看着安宁郡主这样子,慕容香只觉得陌生的紧。自然也没了以前的亲近了。 安宁郡主瞧着几人这模样,再看着周围的人在看好戏,一张脸顿时不好看,苏兰芷见效果达到了,也不想多费唇舌,拉着慕容香就准备走了,“安宁郡主,我们还有些东西要买,就不打扰了,告辞,香儿,我们走吧!” “安宁郡主再见!”慕容念依礼貌的跟安宁郡主告辞,安宁郡主看着几人就那么走了,留下自己一脸的尴尬,最后只好付了帐,感觉到手上的胭脂着实是烫手的紧,看着大家一直都看着自己,安宁郡主深知今ri的事情一定要处理好,不然传出去了,对她影响不好。 深吸了一口气,安宁郡主按下内心的愤怒和不甘,吩咐了一旁的侍女,“竹香,将这盒胭脂给慕容小姐送去,就当做是我今ri鲁莽的赔罪了,还有这一盒粉底,都送去吧!”刚才慕容念依和苏兰芷几人那模样,生生就是自己欺负了他们去了,自己如果真的将这胭脂买回去了,到时候还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样子呢! 百花节就要到了,她可是万万不能允许任何的意外的,所以,她绝对不能让人传出任何不利于自己的传言! 苏兰芷,慕容念依,今天算你们狠,这笔账,我记下了!来ri,我会十倍百倍的奉还的! …… 苏兰芷几人离开了以后,慕容香对慕容念依的脸sè稍微好了些了,原因无他,就是慕容念依今ri帮了苏兰芷,慕容香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自然也没有之前那么无视慕容念依了。 “兰姐姐,接下来我们去买什么啊?” “呵呵,你想不想穿新衣服啊?”趁着百花节,有些姑娘喜欢漂亮的,也是想做新衣服的。 “呵呵,当然想啊!” “那我们去看看衣服吧,顺便去看些首饰什么的。” “对了,我们还可以选花呢!” “怎么,你有喜欢的人了?就准备选花了?”这百花节手上拿的花也是有讲究的,有的人选的是自己喜欢的花,而有的人因着已经有了心仪的人,当然选的是心仪的人所喜欢的花了,故而有的时候,双方都是自己心仪的人,便会碰到一种情况,那就是彼此手上的花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天大的缘分了,往往会有许多意外的惊喜。而有的时候凑巧碰到和自己拿到同样花的男女,往年有些时候遇到这般的缘分,相互看过眼了,甚至都会彼此互换手中的鲜花的,到时候两家直接商议亲事就是了。 苏兰芷听慕容香想选花,也是打趣,结果慕容香闹了个大红脸了,“兰姐姐,不许笑话我,我就是去好玩的。可是好歹也是皇后娘娘重视的,我连个花都没拿,万一惹得皇后娘娘不悦,那我不是自己找麻烦吗?”不跳字。 今年的皇后也是奇怪,往年百花节,都是已经及笄或者的及冠的男男女女去的,今年却放宽了界限,也不知道皇后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了。 自从得知这个旨意,苏兰芷一早就很想拒绝了的,可是天命难违,如今,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你说的也对,那我们可得好好商议一下,到时候带什么花去了。”苏兰芷本来是打算应付的,可是如今看这样子,如果太过应付了,难免会被人说成是对皇后娘娘不敬了。尤其是今ri碰到了安宁郡主,看对方那信心满满的样子,苏兰芷的心里,没来由的有些不大舒服。 安宁郡主喜欢的是谁,她可没有忘记! 那人,果然是身边的桃花一大堆,自己和他扯到一起,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了,哎。 “呵呵,好啊,不过我们可不能拿太显眼的,到时候也免得麻烦了,我还小呢,还想多玩几年,可不想那么早就嫁人了。”大苍的女子,及笄就可以嫁人了,可是如果父母疼爱子女的,有的时候会选择晚些嫁,多留女儿在身边几年,那也是有的。 “你呀,什么时候才长大啊!”看着慕容香无忧无虑的,苏兰芷有的时候,还真的是羡慕的紧呢! “我才不想长大呢,长大了麻烦!”撇了撇嘴,慕容香觉得自己这样很好,她不喜欢复杂的事情,也不喜欢烦恼! “好好,不长大,我看你到时候长不长大!”谁愿意长大呢?可是谁能拒绝呢? “好了,兰姐姐,那我们现在是先去哪里?” “先不着急,我们慢慢的走会儿,慢慢看看。”想来安宁郡主的人,也是快来了吧?不少字 苏兰芷知道安宁郡主此人一向来都要面子,从来都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最喜欢妆模作样了。尤其是如今百花节要到了,安宁郡主肯定不容许有半点意外的,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一会儿,安宁军队身边的人,就会来了。 “兰姐姐,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啊?”看了看苏兰芷,慕容香怎么觉得对方脸上的笑容,格外的jiān诈呢?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给了慕容香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苏兰芷这会儿可是不会说的,拉着慕容香几人走着,果然,不到一会儿,竹香就追上来了,“苏小姐,慕容小姐,等等!” “呵呵,小姨,看来你今天,不吃亏哦!”慕容念依今ri站在她这边,苏兰芷有些意外,不过也在意料之中就是了。就因着这一点,苏兰芷也不会让人欺负他们到头上去的。 “呵呵,是吗?”不跳字。看着苏兰芷,慕容念依越发的觉得眼前的人高深莫测了。 还真的是奇怪,对方明明比自己小,为何每一次她在对方面前,总有一种被对方看穿的感觉?而且从来都没有办法真的将对方当成孩子了? 看着竹香走进,手上拿着的,岂不就是之前的胭脂吗?慕容念依有些奇怪的看了苏兰芷一眼,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外甥,着实是有些看不透了。 “竹香,可是安宁郡主还有什么吩咐呢?”笑嘻嘻的看着竹香,竹香看着苏兰芷的表情,总觉得对方这表情好像是意料之中一般的,脸上有些郝sè,却是很快就压住了,将两个jing致的盒子拿了出来,“慕容小姐,我们郡主说刚才是她得罪了,这胭脂既然是你看中了,她刚才出去了,她就不该跟慕容小姐争夺了。只是郡主着实是喜欢,一时也有些放不下,所以得罪之处,还希望慕容小姐不要见怪,这是我们郡主送给慕容小姐的胭脂和粉底,希望慕容小姐不要将这事情放在心上才是。”这竹香说话也是滴水不漏的,让人听着也算是舒服,只是这安宁郡主的诚意,却是是没有多少就是了,不过也只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免得被人传出不好的来了。 苏兰芷当然知道安宁郡主这么做是何意了,这会儿让人送来胭脂,如果他们收了,安宁郡主得了一个大度的名声,可是对慕容念依来说,就是有些不知好歹了。 哎,看来这人,还真的是一点都不肯吃亏啊,这胭脂完全可以过后送的,偏偏这会儿送,苏兰芷不得不佩服安宁郡主那执着的心了。 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对方了,对方硬是咬着自己不放,秦之衍啊秦之衍,你的魅力,就那么大吗?那我以后,岂不是会有许多的麻烦? 想这如今自己知道的就已经有好几个了,一个比一个难缠,苏兰芷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她该离那人远远的。也免得被害了去了,哎!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再见安宁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