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找麻烦的人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二十六章 找麻烦的人

()苏兰芷他们不知道的是,等到他们离开了,慕容睿觉得无聊,便去找了慕容宵玩,一不小心就将苏兰芷几人的行踪给泄露了,慕容宵那会儿正准备出去找秦之衍呢,结果可想而知了。レ♠思♥路♣客レ 不过几个丫头结伴出行,也是高兴,因着还在过年,街道上格外的热闹,卖什么的都有,看的几人眼花缭乱的。 答应了慕容睿小朋友要给他带回去好吃的好玩的,苏兰芷几人也是不敢大意的,尤其是心存愧疚的慕容香,难得的打起了十二分的jing神,给慕容睿挑礼物比给她自己挑还来得仔细,没过多久,慕容香都买了不知道多少了,看的苏兰芷几人在一旁窃笑不已。 “我说香儿,你这是想把你的压岁钱都花光了吗?我怎么瞧着你什么都买啊?”慕容雅瞧着慕容香买的东西,许多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儿,小花鼓啊,小马啊,小兔子啊,还有吃的,各种糖果,再这样子下去,慕容香可不是就把这大街上的东西都给搬回去了吗? 他们人力有限,虽然带了人出来了,可是买那么多回去,会不会有些夸张了? “哎,我这不是说错话,得罪人了吗?睿哥儿什么xing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家伙挺记仇的,我还是好好的表现,可别让他抓着我不放了。我还不想被祖母骂呢!”过年最讲究的就是和气,而且不许哭闹,不然来年肯定会过得不好。她大过年的就惹了慕容睿哭了,这事情万一真的捅了出去,她岂不是会很惨? “谁让你刚才得意来着?”自家这小妹也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平ri里也喜欢逗慕容睿,这下子好了,惹出火来了,这不是自作受吗? “哎,我如果知道他会哭,我才不说了呢,让三婶见着了,说不定以为我之前怎么欺负他呢!”把人家孩子弄哭了,虽然人家没说什么,可是慕容香心底里还是很愧疚的,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很不应该的事情一般的,着实是有些伤怀了。 “好了,三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也别介意了,今儿个我们是出来好好玩玩的,可别因为这事情玩得不痛快了。”安慰的拍了拍慕容香,慕容雅有些同情,不过这会儿,她也只能是同情了。 “哎,我知道啊,我现在这不是在找合适的东西吗?一会儿回去也算是交差了。”小孩子嘛,哄哄就好了,难不成还真的一直置气不成? “恩,不过你也别看着什么就买了,到时候买的太多了,反而让人觉得奇怪,你就挑些特别有意思的买就是了,小孩子也是惯不得的。”苏兰芷看慕容香见着好玩的就买,觉得这样不是办法,东西送多了也是不好,不然让慕容睿养成了这个习惯,将来也难得改。 “可是我不知道买什么啊,那小子什么都喜欢,我这不也为难吗?兰姐姐,你行行好,帮帮我吧!”知道苏兰芷是一个很稳重的人,而且慕容香总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难倒苏兰芷的,她对苏兰芷极其的信任,当然相信,苏兰芷会帮着她的。 “好,我们先逛会儿,一会儿去chun满楼吃饭,走吧,如今这街道上,可是多了不少的东西,一会儿我们回去,也是可以买些送给外祖母他们的!”出门一趟,苏兰芷也不会忘记家里的长辈,买些小礼物回去,虽然不贵重,也是一份心意。 “还是兰儿你想的周到,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慕容雅看着苏兰芷,越发的觉得自己这个小表妹心思细腻,做什么都是有条有理的,也难怪家里的人都十分的喜欢苏兰芷了。 “是啊,同样是买东西,我们都没有想到这点,还是兰姐姐你孝顺!”慕容淑瞧着苏兰芷,眼底满是羡慕,有的时候她就在想,如果她能有苏兰芷一般的聪慧懂事,她爹爹会不会更加的喜欢她,对娘亲也会更好了?就好像大姑爷对大姑姑一样的,那么的疼爱,而且专宠着? 只是为什么他们同样的境遇,结果却是不一样呢?慕容淑有的时候都暗恨自己的无能了,不让她的娘亲也不会因为心情郁闷,身子不好,溜掉了孩子,如今也只能缠绵病榻了。 大夫说娘是伤了身子了,心思重,郁结于心,必须放宽心才是,可是娘亲本来就是一个要强的人,因着无子一直都耿耿于怀着,一直放不下,这可如何是好呢? 慕容淑也是看着着急,却也没有办法了,所以如今xing子越发的沉稳,也懂事了许多,只是话也更少了。 “呵呵,淑儿,你们刚才不过也是没有想到而已。对了,一会儿我们去买些好吃容易消化的点心,淑儿,二舅母如今身子不好,你一会儿给她买些点心回去,她会很开心的!”李柏萱的身子,苏兰芷之前也是看见了的,本来底子就差,偏偏还小产了。如今身子受到了极大的亏损,虽然一直进补,却效果甚微,怕是再这样子下去,真的会药石无医的。 苏兰芷虽然懂医,可是也知道,心态很重要,李柏萱就是那种典型的心思重的人,加上自身底子不是很好,虽然已经很注意养着了,可是身子亏损的厉害,怕也不是一个长寿的了。 这话苏兰芷自然是不会跟慕容淑说的,也免得慕容淑担心,苏兰芷只是希望李柏萱可以看在女儿的份上,好好努力才是了。 “兰姐姐,你说的对,母亲最喜欢芳香斋的梅花酥了,一会儿我买些回去。”听到苏兰芷的话,慕容淑眼前顿时一亮,如今她只要能让母亲开心,做什么,她都是愿意的。 “呵呵,走吧!”几个女子高高兴兴的逛街,买了不少好玩的东西,最后,慕容香提议去首饰店看看,想买些好看的首饰,这样过年的时候,走亲访友的,也是方便,几人便也去了京城最大的首饰店了。 一进去自然就有人好生的招待,苏兰芷几人也不是喜欢珠光宝气的人,挑选的东西以jing致为准,看中了些簪子,还有就是珠花,这些是梳妆打扮必不可少的,大家都是女子,自然也是喜欢的。 “大姐,你马上就要出嫁了,可是得多备些好看的首饰了,到时候带出去也是有面子,我瞧着这个紫金sè的头冠不错,你要不要试试?”说到底还是有些舍不得的,自幼就在一起的姐姐,马上就要嫁人了,慕容香还真的是舍不得了。 “好啊,我试试!”笑嘻嘻的就戴在了头发上,这头冠做得小巧jing致,放在发髻里面,看起来格外动人,几人都说好,慕容雅便也决定买了。 “大姐,这个我来付账,如今这过年的礼物我也还没有送你的呢,这个就当做是我送你的了!”慕容香抢着付账了,过年了反正压岁钱多,慕容香也想送慕容雅一些东西,也好留个念想了。 “你这丫头啊,还担心没有东西送我吗?”看着自家小妹那眼底的不舍,其实慕容雅何尝舍得呢? 可是女儿家家的,迟早就要嫁人生子,离开生养自家的父母,慕容雅就是舍不得,也得舍得了。不让她还能让年老的父母养自家一辈子不成?那岂不是不孝了? “呵呵,可不是吗?香儿,到时候雅姐姐嫁人的时候,我们可是都要添妆的,你这会儿就送了,可是有些着急了?”苏兰芷自然是知道慕容香的想法的,毕竟是从小就一起的姐妹,两儿感情是极好的,虽然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可是心底里,到底是舍不得的。 “兰姐姐,你可别笑我了!”慕容香这会儿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素ri里都是大大咧咧的,xing子也没有那么细腻,只不过和慕容雅的情谊也是从小就在一起的亲姐妹,当然比起旁人来,要舍不得一些了。 姐姐如果嫁了,自己可就得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没有人陪她舞鞭子了,也没人陪她疯了。 “呵呵,好了,不说了,不然雅姐姐该是害羞了。”见着慕容雅的脸颊划过一抹淡淡的红晕,苏兰芷自然知晓慕容雅这是害羞了,笑了笑,也没说什么,便指了指一套银鎏金发饰,深蓝的颜sè,一朵花一朵花的簇拥着,十分的好看,“雅姐姐,你瞧瞧这个,可是喜欢?”慕容雅是要出嫁的人了,多买一些饰品,也是应该的,到时候自己戴着,拿来赏人也都是可以的,自然是要多备用一些的。 “很jing致呢,而且这颜sè也不错。”不得不说苏兰芷的眼光很好,慕容雅一瞧见就喜欢了,正准备让掌柜的拿出来试试看,这会儿突然就有人闯了过来,将他们挤走了,“掌柜的,这个不错,多少银子,我买了!”很豪气的拿出一个荷包,里面一看就是鼓鼓的,是个有钱而且大方的主子。 掌柜的见着来人,一身火红sè的装扮极其的大眼,身上的穿戴也都是上层,看起来家世不错,那头上的金钗也是价值不菲,尤其是那大大的南珠,也是极其的难得,掌柜的是买首饰的,自然知道眼前的女子这一身都是华贵之sè,不好得罪,只是他刚才瞧着苏拉着一行人,虽然打扮的并不是如此的抢眼,可是那内在的气质却也是让人无法忽视的。想着这两方的来人,掌柜的顿时有些为难了,“这位小姐,这银鎏金发饰是那位小姐看中的,小姐,我们这里还有许多更好的,你要不要再看看?”两方都不好得罪,掌柜的也只好折中了,希望眼前的小姐看在他和气生财的份上,不要起了争执才是。只是可惜了,面前的女子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祈求,看样子,实在也是霸道! “我就看中了这个,掌柜的,我愿意多出一倍的钱买下,你卖不卖的?”说完从荷包里拿出了几片金叶子,那金叶子做得极其的jing致,成sè也足,可见的确是好物,比起银子来,可值钱多了。 “这……”那掌柜的看着那金子自然是心动的,做成这般的金叶子,比起同样重量的银子和金子,要值钱的多了,掌柜的自然喜欢。可是…… 瞧着苏兰芷一行人,掌柜的看着似乎比较好说话,笑了笑,“这几位小姐,这位小姐既然喜欢,不如你们就忍痛割爱可好?小店还有更好的,你们如果需要,小店可以便宜些卖给你们!”看面前的人不好招惹,掌柜的自然也只好让苏兰芷几人放弃了,反正这几人看起来似乎不是那么喜欢惹事的主,他这点识人能力,还是有的。 慕容香见着掌柜的这么说,有些生气,想要开口,只是被苏兰芷拉住了,“呵呵,赵小姐如此财大气粗,出手阔绰,我们可是比不得的,掌柜的既然想卖给她,那就卖给她就是了,我们再看看就是!”苏兰芷笑了笑,表示并不在意,那掌柜的一喜,顿时觉得自己赌对了,正准备说些什么,却不曾想眼前的女子似乎才是看到了苏兰芷一行人一样的,神情颇有一些差异,“呀,原来是苏小姐和几位慕容小姐啊,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们啊!早说嘛,只是这东西我也是极其的喜欢,既然几位想要谦让,那我就不客气了!”语气特别的嚣张,而且看着苏兰芷几人的眼神颇为不满意,这不就是赵仪容吗?有些ri子没见了,这脾气,似乎越发的长了。 赵仪容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苏兰芷,想着自家的母亲因为上一次宫中宴会的事情,回去就遭了父亲的冷落,连带着让父亲对她都冷淡了不少。赵仪容自然越发的看不惯苏兰芷了。 尤其是那一ri秦之衍竟然还帮了苏兰芷,赵仪容只要一想着本来是自己心仪的男子,结果对苏兰芷好,就以为是苏兰芷耍了什么手段了! 这个狐狸jing,要不是她,武成王何故不看自己一眼呢?她凭什么让武成王帮着?凭什么让武成王另眼相待? 赵仪容心底的愤恨和嫉妒已经将她的理智烧掉了,她素来傲慢惯了,之前因着有昌伯侯夫人帮她撑腰,她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免得影响了自己的形象了。然而如今在外面,不比宫中,也不比秦王府,她需要小心谨慎,免得给心仪的男子留下不好的印象了。她自然也没了顾忌,刚才一进门就瞧见了苏兰芷,她自然是要好好的羞辱对方一番的! 敢跟她作对,跟她抢男人,那就要做好被她整惨的代价! 今ri是打定了主意的要找苏兰芷的麻烦了,赵仪容脸上的轻蔑之sè完全都不掩盖,对方是相府嫡女又怎么样?相府有他们昌伯侯府有钱吗?有他们昌伯侯府的爵位吗?不过只是一个权臣罢了,难道还比得上他们勋贵之家? 不得不说赵仪容在昌伯侯夫人言传身教的影响下,一直都觉得自己挺优越的,昌伯侯的确是有钱,富得流油,而且掌管了一些矿场的开发,更是在朝中也有影响,所以她一直都和昌伯侯夫人一样,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自然也认为尊贵如秦之衍,才是可以般配她的男子,所以很是看不起别人。然而她却忘了,昌伯侯虽然有钱,可是却没有权,加上那富饶的财富,这可以说是昌伯侯的致命伤,稍有不慎,便会被人抓了把柄,万劫不复! 这也是昌伯侯之前不肯得罪苏青岚的原因,只是赵仪容看不懂就是了。在她的眼里,她可是和宫中的公主一般尊贵的,注定了要嫁入皇室,享受尊宠! 所以此刻她毫无任何的忌惮,明知道眼前的人的身份,也知道靖北侯府的人也在,可是她也不过觉得对方和自己一样的,都是出身侯府,不过没有自己富裕就是了。所以在她看来,慕容雅他们,还低她一等呢! 不得不说昌伯侯夫人还真的是有些太过目中无人了,连带着教出来的女儿,也这般的鼠目寸光,两人到现在都能活得好好的,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 瞧着赵仪容那一脸的轻视,苏兰芷将对方的眼sè瞧在眼里,知道赵仪容是故意找自己的岔子,也不介意就是了,“赵小姐既然喜欢,那就拿去就是了,我们再挑就是了。”苏兰芷一向来都不喜欢惹麻烦,尤其是今ri,她难得出来一趟,还是和自家的姐妹一起,当然不想因为一个赵仪容就影响了心情了。 疯狗出来乱吠,他们难不成还要回应不是?对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漠视了。 “呵呵,多谢苏小姐承让了,只是我平白的让苏小姐失去了一样好东西,不如这样吧,我送一样礼物给你,算是赔罪了!”指了一个看起来珠光宝气的簪子,上面缀了花花绿绿的宝石,用的也都是好料,只是这东西一看,就不怎么适合苏兰芷那素雅的打扮,“这个挺适合苏小姐的,苏小姐你瞧瞧,这宝石圆润而且颜sè艳丽,苏小姐戴着,定然好看,苏小姐喜欢吗?”这簪子一看就知道不适合苏兰芷,苏兰芷戴上去,未免有些违和感,而且看起来会老了许多岁,这赵仪容这心思,还真的是太过了些! “呵呵,赵小姐既然喜欢,那我觉得更是适合赵小姐才是,赵小姐如今这一身可谓是华贵无比,配着这簪子定然更加的合适,赵小姐,你说呢?”那簪子苏兰芷看都不会看,更别说待了,她虽然不想惹麻烦,可是她也是不怕麻烦的。 既然对方想得寸进尺,那她自然也得还击才是,不然还会让人觉得她好欺负了! “你!”看着苏兰芷那不变的笑容,赵仪容似乎觉得对方在嘲笑自己的肤浅,自己今ri出门的确打扮的够华丽,她自己也是很满意的,这让她看起来十分的贵气,而且高贵,可是怎么从苏兰芷的嘴巴里说出来,反而让别人觉得她是一个不懂得欣赏,就用这些珠宝拼凑的人呢?好像自己就是那暴发户一般的,品味奇差,而且还说是自己喜欢的簪子,那么五颜六sè的簪子,哪里是适合她的?明明是年纪大了的人穿戴着才好,她戴着,岂不是让人觉得她太老了吗? 瞧着苏兰芷的目光都要喷出火来了,赵仪容可没想到苏兰芷如此伶牙俐齿,将那簪子拿出来,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只是眼底的yin霾,却是藏不住的,“苏小姐客气了,这可是我特意为了你挑选的,就当做是我送给你了,小小礼物,也不甚贵重,希望你不嫌弃才是!”这簪子虽然花花绿绿的,但是上面的东西也都是极好的,价值不菲,偏偏被赵仪容说成了“不甚贵重”,由此可见赵仪容的财大气粗了。 我有钱,拿钱砸死你又是如何?这东西就当做是我赏你的,你乖乖的给我接了才是! “赵小姐,这我可不敢当了,我今ri也没做上面,不需要你的谢礼,这簪子既然你那么喜欢,你还是好生收着就是了,和你可是极衬的!” “呵呵,可不是吗?赵小姐你这一身花红柳绿的,可真真的是喜庆呢,这簪子配你正好,你相中了自己戴就是了,我们无功不受禄!”慕容雅见不得赵仪容这般的嘴脸,噗嗤的就笑了出来,让赵仪容只觉得自己面sè尴尬极了,“慕容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也没什么,只是觉得适合就是了,赵小姐你瞧着我们如此的素淡,可是比不得赵小姐如此的华贵的,都说昌伯侯府富可敌国,瞧着赵小姐这一出手,果然也是真的就是了,我们可是高攀不起呢!”大苍的商人地位其实是很低的,士工农商,商人可是排在最低的,昌伯候虽然有钱,可是到底是经商了,其实在世家大族里面,还是有些看不起的。只是赵仪容和昌伯侯夫人夜郎自大,没有这个自知之明罢了。 慕容雅这么一说,一来也是暴露了赵仪容的身份,二来也指出了昌伯候的富贵迫人,让周围的人也都纷纷的瞧了过来,赵仪容向来要面子,这会儿看着大家那有些嘲讽的眼神,好像在嘲讽她财大气粗一般的,活像一个暴发户,她的心情十分的不爽,“慕容小姐,我不过是好心送你们东西罢了,你这是何故呢?莫不是看不起我了?” “无功不受禄,赵小姐这礼物太重,我们承受不住!”嘴角划过一抹讽刺的笑容,出门碰到赵仪容,大家心情都不大好。 好好的出来玩一趟,本来都是想开开心心的,怎么偏偏跑出些没眼sè的人,惹人厌烦呢? “这是我送给你们的,慕容小姐如果想,随便挑就是了,今ri难得遇到,我这就算是给大家见礼了。”毫不在意的就送东西,这店子里面的东西可是都很贵的,赵仪容也是想故意的侮辱慕容雅几人,想着以财压人,只是慕容雅几人压根就不在意就是了。 苏兰芷瞧着赵仪容那副傲慢的样子,着实是不喜,实在是不想和对方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这不劳烦赵小姐你费心了,我们自己喜欢的,自己会买,这点小钱,我们还是有的,掌柜的,结账!” “是是。”掌柜的见着两方闹得不愉快,也是怕麻烦,这会儿见着苏兰芷想要结账了,赶忙就算起来了,“一共是五千六百两银子。”五千六百两银子,也不是小数目了,赵仪容在一旁听着那价格,看着苏兰芷几人买的东西都不是格外的华贵,而且数目也不多,可是价格不菲,实在是觉得诧异了,顿时嘲讽的笑了笑,“苏小姐,你们可得看清楚了,这选东西也是需要眼力的。”赵仪容虽然看惯了好东西,可是她和昌伯候夫人一样的,喜欢的都是华贵的东西,自然瞧不上苏兰芷他们看中的这些,以为这些都是不起眼的,不值钱。这会儿那嘲讽的话,自然是说苏兰芷几人没有眼sè,还被人骗了,这一下子,连带着掌柜的和苏兰芷几人,通通都得罪了。 那掌柜的打开门做生意,自然容不得别人说他骗人,纵然知道眼前的人非富即贵,可是掌柜的这会儿脸sè也有些严肃了,“这位赵小姐,本店在京城可是百年老店了,价格想来公道,童叟无欺,这几位小姐选的东西,虽然不多,可是样样都是做工jing致,而且用的也是好料,这些银子自然也是值当的,本店可从来都不会欺人。就是我说,小姐之前看中的那簪子,虽然看起来华贵,可是这价值,还是比不得这位小姐选的这个玉镯子的,这镯子成sè极好,是上好的翡翠,小姐之前看中的那簪子虽然用的是黄金,然而黄金有价玉无价,相比起这块玉来,自然逊sè多了。”因着赵仪容那抹黑他们店子的话,掌柜的对赵仪容也是不客气,直接就拿出了苏兰芷给慕容嫣选的翡翠镯子做对比,一个看起来清雅,一个看起来华贵,可是这价值,却是不一样的,而且看东西都能看出人的档次,那珠光宝气的簪子,和那清秀的镯子,一看就知道谁的眼光更甚一筹,谁才是真的贵人了。 华而不实的东西,也只是看着好看,哪里有那真实价值的东西有底蕴呢?这黄金和那玉镯子放在一起,虽然看起来颜sè艳丽,可是却给人一种太过张扬的感觉,自然比不得玉所表现的淡雅宁和之气了。 赵仪容听着那掌柜的话,实在是生气,一张脸顿时通红的,盯着那掌柜的就要凿出一个洞来了,“掌柜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是看不起她不是?觉得她没眼光? 不得不说,赵仪容受了昌伯候夫人的影响,看东西喜欢看表面,自然看不到内底里的东西,当然也是没什么眼光了。只是她向来都觉得自己很好,很有钱,很高贵,哪里受得住别人如此的反驳于她? “赵小姐,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小店从来都是明码标价的,童嫂无欺,我也是看着赵小姐有疑问,所以解释一番,也免得有人误会了小店了。”这店子可是百年老店了,能在京城开了那么久,而且生意兴隆,没点后台,那也是不可能的。掌柜的虽然要和气生财,可是遇到惹事的,掌柜的也是不会轻易的就放过了。 “你!”被掌柜的说的哑口无言的,赵仪容其实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在家里昌伯候夫人将府内的小妾庶子庶女都打压的厉害,赵仪容平ri里也顺风顺水的,没有人敢反驳她,自然练就了这么一副骄纵的xing子,可是也不过是一个纸老虎罢了。 “赵小姐请见谅,小店百年的声誉可不能轻易的就毁了,赵小姐有喜欢的东西就继续看,我还得去给这几位小姐结账!”对赵仪容,掌柜的心里是看不起的,这般骄纵无礼的小姐,仗着有几个钱就了不起了,掌柜的看多了达官贵人,自然不会在意。所以领着苏兰芷几人就去结账了,苏兰芷几人也不想理会赵仪容,结账的时候也是慕容香想气气赵仪容,用的是比赵仪容更好的金叶子,可是内务府打造的,那掌柜的见着了,顿时看着苏兰芷几人的眼神就不一样了,“这金叶子做得jing细,可是跟活的一样了,小姐这是在哪里做的?” “呵呵,这个啊,外面可是做不到的,掌柜的你就别问了,收着就是了。”今年内务府赏了相府和靖北侯府许多的金银叶子,长辈们都拿来打发晚辈们做压岁钱了,这金银叶子做得极好,而且都是足金足银的,比平ri里用的金子银子方便携带,加上样子jing致,所以价值要大许多。 这金银叶子是可以当成银钱通用的,也没有内务府的标志,纯属是用来给小孩子零花的,苏兰芷他们今年得了不少,自然也不在意这点银钱。只不过到底是长辈的压岁钱,苏兰芷本来是不打算用的,可是慕容香看不惯赵仪容那得瑟的样子,就是想打击一下对方。苏兰芷也只能由着慕容香出气了。 不过就是有几个臭钱就是了,哪里比得上他们这些权臣之家呢?要知道昌伯候的那点点的矿产开发权,要是得罪了谁,让谁不满意了,随时都是可能让皇上收回去的,这人还真的是不知道检点,如此行事,这要是今ri这里有御史夫人在,那昌伯候可就惨了! 慕容香比不得苏兰芷的隐忍,这会儿直接就将那金叶子递给了掌柜的了,赵仪容站得近,自然也是看到了这金叶子的,她自然是知道,这金叶子是从哪里来的了。 父亲说过,今年皇上高兴,特意让内务府打造了许多的金银叶子,赏赐了下去,当做银钱使用,所以也没有打上内务府的标志,也是图个高兴,多年就那么一次。 她家里虽然富贵,可是这般的金叶子却是不多的,父亲也舍不得给了他们这些小孩子了,就是她作为嫡女,也不过得了几个罢了,哪里有慕容香他们的多呢?看那荷包,满满的,想来是更多的,赵仪容想着昌伯候对那金叶子的爱惜,再看慕容香几人的不在意,这会儿终于是意识到了差距,只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小丑一般的,闹了笑话,平白的给人演了一出戏,可真真是愚蠢的很! 瞧着几人高高兴兴的拿着东西走了,赵仪容只觉得自己的脸sè红一阵青一阵的,着实是气愤的紧,看着苏兰芷要走了,赵仪容实在是有些气不过去,想要追上去找对方理论,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脚下突然就觉得一阵的刺痛,赵仪容直接就往前倒去,偏偏那倒去的地方还是那放着珠宝的地方,赵仪容摔下去的时候,自然也是拉了一边的侍女,偏偏两人都倒了,结果一下子就将那些珠宝给压坏了,看得掌柜的脸都青了,“赵小姐,你这是何意?本店纵然让你不满意了,可你也用不着将这些好的东西都给损坏了才是,你不买,还有许多的人要买!” 那掌柜的本来就因为赵仪容之前的举动对赵仪容不大满意了,这会儿见着赵仪容让他损失了那么多的珠宝,更是没给好脸sè,赵仪容见着了,气都快气死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刚才不过是不小心摔倒了!”看着那么多人瞧着自己那鄙夷的眼神,赵仪容只觉得面红耳赤的,心里十分的不痛快了。 她又不是故意的,用得着这样子凶吗? “你不小心,可是你一个不小心,本店这么多的珠宝都给毁了,你这让我怎么卖出去?”掌柜的看着赵仪容那一副还不知错的样子,也是气愤,自然不会就那么算了的! “你损坏了多少,我陪你就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几个珠宝吗?这点钱,她还是有的!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等她回去,让他好看! “赵小姐你愿意赔偿那是最好,本店是小本生意,可是承担不起这般的损失的,赵小姐容我算算是多少,赵小姐赔了,我便不会再说什么了。”眼底有些嘲讽之意,赵仪容偏偏运气不好,弄坏的都是这店子最好的东西,这下子有的赔了。掌柜的收起眼底的嘲讽,直接就去算账,最后将算盘拿到了赵仪容的面前,赵仪容看着那数目,顿时吓到了,“十,十万两,你这是坑人吧?你怎么不去抢?”十万两这可是大数目了,就那么几个珠宝首饰,哪里就值得那么多了? “小姐,小店从来都是童叟无欺的,刚才你压坏的地方,那可都是上好的珠翠,你看看那颗裂缝的珠子,那可是东珠,圆润没有任何的瑕疵,就是单卖,那也是几千两银子,更别说做成了首饰,还有那个如意,那可是本店好不容易弄到的吉祥如意,通体的白玉做成的,可是一整块玉jing雕细刻的,没有一点点的参杂,这个如意的价值,可是比那东珠贵多了,还有……”掌柜的还想说,赵仪容却是听不下去了,她家里虽然有钱,可是这十万两银子,她也是一下子拿不出手的,赵仪容顿时就紧张了,“好了,你别说了,我省的的。只是这些东西我不过就是弄坏了一点点,用得着原价赔偿吗?” “那赵小姐,不如这样,你能够让人将这些东西原价买去,那我分文都不要你赔,可好?”这些可都是好东西,然而有了瑕疵,就是再好的东西,价值也会去了大半了。掌柜的可亏不起,所以这赔偿,赵仪容是赔定了! “你这不是欺负人吗?”都弄坏了的东西,谁会原价买回去?赵仪容又不是傻子。 “赵小姐也知道我这是强人所难了,那我让你赔偿,难道就是错了?小店可比不得赵小姐家底丰厚,这些可都是小店的镇店之宝,损了小店可就损失了不少了,我不过也是让赵小姐照价赔偿,事后这些东西就当做是赵小姐买的,难不成我这还是过分了?”掌柜的也是生意人,这耍嘴皮子的活,赵仪容自然不是对手,一下子就被掌柜的说的有些懵了,赵仪容看着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顿时觉得没脸了,也不敢再说什么了,“那好,我赔偿就是了,掌柜的,有什么话,我们一边去说可好?”不想继续在这里没脸了,赵仪容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谁,免得到时候真的没法在京城立足了。 “赵小姐,这男女授受不亲,为了避免赵小姐说我欺负你,我们还是当着大家的面将这事情弄好的好,也免得有人说小店欺负赵小姐了。”那掌柜的也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丝毫都不肯退让,赵仪容见着了,羞得无地自容,奈何身上没钱,赵仪容着实是说不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