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破财消灾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一十四章 破财消灾

()文帝素来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儒雅的君王,继位以后,所用的策略手段也都是比较温和的,加上他本人长得也是一个儒雅君子,素ri里也是很少会见着他如此生气,这会儿如此盛怒,大厅里的一干人等,也都有些吓着了,“皇上息怒!” 本来好好的ri子,结果成了这样子,大家瞧见白珠的神sè变得十分的不悦起来了。 谁都喜欢喜庆,谁都不喜欢别人触了自己的霉头,然而白珠今ri是不但触了文帝的霉头了,还大言不惭的欺君,其罪可诛! “皇上,臣女,臣女冤枉啊!”白珠见着这仗势,也真的是吓到了,她真的没有想到文帝会那么的愤怒,而且,而且秦之衍竟然会出来帮苏兰芷作证! 这怎么可能呢?怎么会这样子?她刚才所说,本来就是无中生有,这苏兰芷故意找她岔子还罢了,怎么一向来不喜欢麻烦的武成王怎么也出来帮她?甚至帮着她欺君? 白珠怎么都想不通这点,看着文帝是一脸的恐慌,看着秦之衍就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了,“武成王,你这是何意?为何要陷我于不义?”瞧着大家的样子是都信了秦之衍的,白珠只觉得浑身都冰冷,好像突然就坠入了那深潭一般的,再也感觉不到温暖了! 为什么,为什么,苏兰芷,为什么这般的男子也会为了你欺君?你到底是有什么魔力?你怎么可以让武成王为你做到如此? 白珠心心念秦之衍也是有些ri子了,往ri里却不曾见到秦之衍看她一分,然而此刻,秦之衍却能主动站出来帮苏兰芷说话,这说明了什么,白珠纵然再蠢,她也能明白一二了! “白小姐,本王不过是陈述事实罢了,你我并无恩怨,我何故陷你于不义?”看着白珠的眼神带着冰冷,秦之衍怎么会允许有人伤害到苏兰芷呢? 这笔账他本来就不打算放过的,既然对方给了他机会,他当然要让对方好好的“享受”一下了。 他的兰兰,可不是随便的让人陷害,随便的让人算计的! 秦之衍依旧是笑着的,如沐chun风的笑容,看起来温润如玉,然而落在此刻的白珠眼里,却是冰寒至极! “武成王,你这是为何要偏袒苏兰芷?”白珠这会儿脸sè惨白,甚至极具的颤抖,满脸的惊恐之sè,看起来,倒是颇有些恐怖了。 “白小姐,大殿之上,请注意你的言辞,本王向来公正,这会儿站出来说话,也不过是不想这闹剧继续下去,免得叨扰了皇伯伯的雅兴了。”冷冷的扫了白珠一眼,白珠顿时只觉得如置冰窟,整个人好像都一直往下沉,往下沉,任她怎么想要爬起来都是不可能的了! “你……”如今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白珠知道,相比于她的话,秦之衍的话更加的让人信服,谁让此人谦谦公子,温文如玉,而且秦王对皇上向来忠诚,谁会相信,这般的男子竟然会为了一个没什么干系的女子撒谎呢?更何况秦之衍身份尊贵,饱读诗书,这般的人,自然是不屑于撒谎的! 所以,只能是她错了,是她说错了!是她欺君了! 所以,她输了,输得好不甘心,可是她还能做什么呢? 愣愣的看着秦之衍,白珠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曾经心仪的男子,从来都不会多看女子一眼的秦之衍,今ri却会为了另外一个女子做到如此?甚至如此的陷害于她? 她这算不算自作自受,如果不是她自己要陷害苏兰芷,苏兰芷怎么会反过来陷害她呢? 突然就大笑了起来,白珠跪在那殿堂之上,看起来,却是有点狰狞了,赵氏这会儿知道事情不妙,再也顾不得了,赶忙就上来跪在了白珠的面前,深深的磕了三个响头,“皇上,小女魔障了,还望皇上恕罪!”今时今ri,赵氏除了这样子说,怕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的,才能消除文帝心里的怀疑,将元武侯府摘出去了。 这不孝女还真的是不懂事,她这样子做,岂不是陷他们于不义吗?这大半年来他们深居简出,夹着尾巴过ri子,不就是不想再惹得皇上的火气了吗?这下子好了,本来还想趁着这一次的宴会重新的得到圣宠,如今,不出事就是好的了! “皇上,老妇这孙女今ri受了刺激,这会儿怕是连自己说什么都不知道了,臣妇还真的是不知道,她怎么就说出这般的话来了!还望皇上垂怜!”元武侯夫人也坐不住了,颤颤巍巍的跪下,那满头的银丝,还有那悲切的样子,真真是让人有些不忍了。 “皇上,臣妾这侄女如今怕是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寒冬腊月的天气落水,受了惊吓,她怕是被失了元魂了,如今说出这般魔障的话,怕是也不得清醒,皇上可千万不要因为这疯言疯语就动怒了,免得伤了自个儿的身子!”静妃和元武侯府可谓的根连着根的,如果元武侯府垮了,静妃此生,怕是再也没有了复起的可能了,所以,他们此刻一致的决定牺牲白珠,保全元武侯府了。 白珠看着自己的亲人各个都说自己魔障了,心里划过一抹悲凉,突然就大笑了起来了,“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她的亲人啊,素ri里对她疼爱有加,然而到了如今的时候,他们想的,不是救她,反而是将她摘出去了! 魔障了,魔障了,如果一旦被定下了这个罪,她还有活路吗? 哈哈,哈哈哈哈…… 笑得泪水都出来了,白珠知道自己xing子鲁莽,有的时候不计后果,今ri便是如此,被人挑唆几句,便失去了理智了。 只是为什么,为什么各个都在帮着苏兰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最后受罪的,还是她? 满眼失望的看着自己的亲人,白珠怎么都没有想到,临到了这样子的关头,他们却是半点都不帮她了,是因为她失了贞节,还欺君,所以,她已经没用了吗? 无用,便是弃子,可以随便的就抛弃了吗? 这就是她的家人啊,还真的是心够狠! “苏兰芷,我不会放过你的!”猛地就冲了上去,白珠可不想苏兰芷就好过了,她就算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白珠起身的快,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往苏兰芷那边冲过去了,她的面上满是狰狞,脚步也是长了风一样的,看得出她是用了全力的! 谁都没有想到白珠竟然会这样子做,大家看着她猛地就往苏兰芷那边推,想要往柱子上撞去,苏兰芷避犹不及,却还是被对方给抱住了,心下有些懊恼,只觉得这白珠真的是疯了不成。今ri本来就惹得文帝不悦了,偏偏还要闹出些血光,莫不是真的就不要命了? 心里烦躁,苏兰芷见着自己被白珠死死的抱着,看着自己离得那柱子越来越近,可是不想自己真的就被白珠撞伤了,死死的揪住对方的头发,苏兰芷咬住了对方的手臂,白珠吃痛,下意识的就想放开,就在这时,一道力道突然就将苏兰芷拉开了,只是白珠脚步一直都往前冲,再也刹不住脚,“砰”的一声,就撞上了那柱子,头上顿时鲜血直流,那双眼睛却死死的瞪着,好像很不甘心的样子! “混账!”文帝看着这一幕,心里就更气了,逢年过节的,如今却出了血光之灾,这不是存了心的想要找他的晦气吗? “来人啊,把她给朕拖出去,关入打牢!”对方的死活,文帝已经是不在意了,这会儿只想将此人给拖出去,也免得自己添堵了。 “皇上息怒!”今ri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好的宴会成了这样子,大家看着有侍卫进来将奄奄一息的白珠拖了出去,马上就有人来清洗了血迹,顿时也满是担忧了,“皇上息怒!” “元武侯,你教养的好孙女!”猛地就丢到了自己手上的杯子,文帝今ri不找几个人的岔子,心里自然不忿! “皇上息怒,这不孝孙女魔障了,还望皇上从严处置!”本来这局面就够糟糕的了,这孙女是怎么回事?真真是不顾他们家的名声了不成? 果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既然魔障了,就关在打牢里面反省吧,元武侯,你可有意见?”白珠本来就落水,感染了伤寒,刚才还撞破了头,如今这被关在打牢,也没受什么刑法,然而她本来就这样子了,怕是也活不久了。 也是今夜是小年夜,文帝不想闹出人命,不然白珠怕是今夜都活不过去的! “但凭皇室处置,这等不孝孙,臣就当做是没有过!”这算是彻底的断绝了白珠和元武侯府的关系了,元武侯本来就因为受贿的事情惹得皇上不悦了,今ri可不能再惹皇上不悦了! “你教导不利,让她酿出了大祸,元武侯,你可有什么说?”如今的元武侯,已经被罢职了,俸禄也停了,文帝这样子,看来是还要继续追究了,“今ri小年夜,她却在这里酿成了血光之灾,来年,怕是不好!” “皇上,臣愿意去云来寺祈福,消除这血光之灾带来的灾难!”纵然此刻穿着厚厚的棉袄,元武侯却觉得自己浑身冰冷,想着文帝的意思,怕是来年有任何的灾难,都是放在他头上了! 这天灾的,万一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他岂不是万劫不复了! 看来今ri圣上,果然的怒了!但是又何尝不是趁机的找他麻烦呢? “也罢,你且去云来寺好生的主持几场法事,将这血光之灾给顶去吧!” “臣定当竭尽全力,好生办好这法事,定当不负圣命!” “朕只担心这光光是法事还不够的……”皱了皱眉头,文帝可不管今ri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可是他知道肯定跟元武侯府脱不了干系,如果可能他早就削了对方的爵位了,然而因为这事情就削了,难免惹人非议,他自然是不会做的。可是就这么放过元武侯府的人,他也是不甘心的! 他此生,最恨的就是别人的算计和背叛,元武侯这算是两者都沾了边了,之前他罢官禁足,可是都还没有完全消气的! “臣愿意布粥三个月,资助贫困人士,消除这血气!”元武侯真的快被云珠给气死了,好端端的闹出这许多的事情,害他损了钱财不说,如今更是惹得圣上怒气,让他如何是好? 元武侯府大半年前本来就元气大伤了,如今他没有了官职,这爵位不是就成了架空的吗?如今再损了那么多的钱财,想来他们许久都恢复不了元气吧? 元武侯虽然很不想耗费那许多的钱财,这法事和布粥算下来,少说也得几万两银子,那可不是小数目! 可是,他能说不吗?文帝一直都不松口,他除了破财消灾,还能做什么呢? “元武侯愿意如此,那自然甚好,只是这也是一大笔开支,朕有些过意不去了。”听到元武侯这么说,文帝的脸sè总算是缓和了些了,只是也不能就那么受了,推辞一下,也是要做一下的。 “为皇上,臣愿意肝脑涂地,更何况这也是臣那不懂事的孙女犯下的事情,臣自当为皇上效力!”纵然肉疼,元武侯也只能受着了,只是不知道经此一事,他们侯府,是不是就是一个虚壳了。 只是因为他贪污,已经上缴了不少的银子了,只是他爵位还在,庄子和铺子也都还在的,还有收入。蹉跎了大半年,找了不少的关系,费了不少的银子,才有今ri再次面圣的机会,却不曾想,非但没得到什么好处,反而又损失了一大笔银子,元武侯的心啊,都在流血了。 再这样下去,元武侯府怕是真的要被架空了,没有实权,也没了银子,他们将来,怎么帮助五皇子,怎么让五皇子竞争那至高无上的位置? 事到如今,元武侯原本自信满满的事情,却变得越发的遥远了。 然而,即使他再不甘,再不愿,此刻,也只有笑脸相迎的送出去,为的,也不过就是平息文帝的怒气,免得再受牵连了! 文帝见着元武侯都那么说了,也总算是满意,“如此,甚好,元武侯你明ri就去安排吧,如今正是过年,元武侯给百姓送些好处,百姓总算会念着你的好的!而且这过年了,主持法事最好,来年,我大苍定当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脸上终于是有了点点的笑容,文帝满意的坐下了,大家也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是,臣遵旨!”没有想到,文帝连一个好年都不让他过,大过年的让他出血,如今什么都贵,这过年又不好随便送些简单的,元武侯想来又是一笔大开支了。 真不知道家里的银钱,到底还够不够?想着家里如今就靠着他的祖产过ri子了,之前因为贪污的事情,他不得不填补空缺,已经花了好些银子了,他又停了俸禄,这…… 想起来,元武侯就懊恼极了,恨极了自己今ri安排的疏漏,也恨极了白珠的愚蠢了! 他怎么就有那么一个愚蠢的孙女了呢? 只是元武侯本来以为事情就那么完了,文帝却还没有就那么放过了,“罢了,刚才白小姐冲撞了苏小姐,苏小姐,你可是有事?”搞定了自己的事情,文帝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倒是多了一份和蔼,刚才苏兰芷是被谁救的,文帝也看的清楚,自家的这个侄子,素ri里看起来温文如玉的,是个好说话的,然而熟识他的人都知道,秦之衍是个冷情之人。能让秦之衍出手相救的,想来也不简单! 只是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牵扯呢? 文帝给苏兰芷投去了一个善于的笑脸,看起来倒显得慈爱,“刚才没吓着吧?”如果换成别的闺中女子,怕是早就吓得软了脚,哭了,甚至可能会借此抓住秦之衍不放,为的就是让秦之衍多一份心疼了。 只是文帝所见的,却是苏兰芷和秦之衍隔得距离刚刚好,整个人安安静静的站着,脸上一脸的淡然,似乎刚才受惊吓的人,不是她自己了。 果然是一个特别的女子,也难怪,衍儿刚才会出手相救了。 “回皇上,臣女很好,并没有被吓着。”淡淡的回了话,苏兰芷看起来脸sè十分的平静,完全看不出受了惊吓,也看不出任何的愤怒了。这要是换做别人,怕是会趁机讨得什么吧?只是苏兰芷这样子的反应,还真的是有些出人意料了。 “没吓着就好,刚才是白小姐的不是,元武侯,白小姐虽然是魔障了,可是刚才的确是冲撞了苏小姐,苏小姐如今不计较,那是苏小姐大度,只是她毕竟受了惊吓,来人啊,赏一对玉如意,南珠手链一对,金步摇一对,江南织造雪锻两匹,算是给苏小姐你压惊了!”这压惊礼也算是贵重了的,文帝出手大方,也不知道是卖了苏青岚的面子,还是看出了秦之衍对苏兰芷的不一样,所以有意的对苏兰芷好了。 “多谢皇上!”帝王的赏赐,苏兰芷也不好就推辞了的,规规矩矩的谢了恩,看起来荣辱不惊的样子,倒是让文帝对苏兰芷更加高看了几分。 “今ri本来是大喜,却让苏小姐受了委屈,也受惊了,苏小姐可不要介意才是!”吩咐人将礼物准备好,等到礼物送来的时候,大家瞧见了,可是纷纷称奇了,看着苏兰芷的目光,可是各种羡慕嫉妒恨了。 “苏小姐,刚才那白珠多有得罪,还望苏小姐不要见怪!”文di du赏了苏兰芷压惊礼了,元武侯也只好拉下老脸给苏兰芷赔罪了,苏兰芷见着对方赔罪,赶忙躲开了身子,可不敢担当对方的礼了,“元武侯严重了,刚才白小姐不过是魔障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什么,我怎么会跟她计较呢?” 用着元武侯他们的借口,苏兰芷说的倒是顺口,不过却让元武侯脸上划过一抹尴尬,“苏小姐不怪就好,还望苏小姐收下赔罪礼!”元武侯没有今ri也算是盛装打扮了,刚才文帝的礼物送的贵重,元武侯也只好拿出了身上的贴身玉佩送给了对方,“苏小姐以后但凡有什么需要,尽管可以提,老夫定当满足苏小姐!” 这算是一种信物了,还对方一个要求,元武侯给的玉佩看起来极其的贵重,苏兰芷瞧着那雕刻的jing美,用的也是上好的络子,摆了摆手,“元武侯,刚才我已经说过了,这事情怪不得别人,元武侯无需介怀!” 苏兰芷看来是不大想收了这玉佩,刚才文帝的赏赐,苏兰芷是推辞不得,但是元武侯这道歉,苏兰芷还真的是不想收了,“还望苏小姐收下,刚才多有得罪,苏小姐不收,老夫心难安!”执意将东西送出去,元武侯这虽然是做给文帝看的,可也得做得像样子,这玉佩跟了他许多年了,千金难求,可是今ri他也没有什么好的送的,也只能送这个了。 说实在的,还真的是不甘心啊! 元武侯怎么都没有想到,本来是要算计苏兰芷,却反过来被对方算计了,他真真是后悔极了!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天衣无缝的计划,怎么就出了岔子,元武侯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楚,也着实是觉得烦躁!却也只能耐着xing子,等着这宴会结束,回去再问了! “这……”苏兰芷看着元武侯有些为难,一片的元武侯夫人见了,也只有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苏小姐莫不是不肯原谅我们的冲撞吗?我们真心不是故意的!”一对老人此刻放低了姿态,苏兰芷也不好真的就不收了,想了想,苏兰芷便笑了笑,可不能让人以为她不识好歹了,“既然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坚持,那我就收下了,也免得你们心难安!”那笑容看的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恨不得都撕了,只是他们此刻却也不得不陪着笑脸,“苏小姐可别这么说,你能原谅我们的失礼,我们也能放心了!” “误会一场,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就别计较了!” “是啊是啊,误会一场!” …… 大庭广众之下,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纵然有再多的怒火,也发不得了,偏偏还得陪着笑脸,在文帝面前上演冰释前嫌,然而两府已经交恶,怎么可能冰释前嫌? 前世的仇,今世的恨,苏兰芷是注定了和元武侯府敌对了,她可是要看着对方万劫不复,免得再算计伤害她的家人,怎么可能会和对方真的就相安无事呢? 呵呵,就算是她想相安无事,对方会放过她吗? 所以,他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注定了不会共存了,这才是第二步,她会让对方一点一点的失去所有,最后一无所有,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后悔曾经算计相府,后悔曾经与相府为敌的! 等着吧,如今元武侯府已经元气大伤了,她要让对方一点一点的,痛苦的死亡,不然岂不是太便宜了对方? …… “呵呵,既然误会已经解开,那两府也算是和好了,皇上,这宴会,可得继续了,不然岂不是不尽兴?”皇后看着苏兰芷和元武侯还有元武侯夫人在那里笑嘻嘻的说话,丝毫没有因为对方年长而有任何的局促,甚至刚才面对文帝的怒火,苏兰芷表现也是平平淡淡的,大有一股子波澜不惊的味道。 这苏家这女儿,可是越发的有趣了,或许,她可以利用利用。 笑了笑,皇后见着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摆出她高端的姿态,将事情拉回了最初的情况,反正她今ri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静妃啊静妃,你如今,拿什么跟本宫争呢? 笑容的眼底有些得意,皇后的眼角看着静妃那一脸不敢和愤恨,却偏偏不敢表现的样子,就知道,静妃经此一事,再也没有了和她抗衡的可能了。 元武侯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皇上的信任了,如今府上的家财也散了不少,甚至在朝中也没有了实权,这样子的元武侯府,哪里还能扶植五皇子? 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 “嗯,元武侯,苏小姐,回去坐着吧,今ri可得尽兴才是,可别辜负了如此良辰美景了!”虽然被这些事情弄得心情不好,但是这宴会还是要继续下去的,文帝可不想因为一些不相干的人,真的就影响了他过年的心思了。 “是!”元武侯几人纷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皇后看着静妃,却是完全不放过的,“静妃,你的脸sè不大好,可是不舒服了?要不要回去休息休息?”元武侯没脸,静妃作为元武侯的嫡长女,心情哪里就好了呢?此番受到了如此的打击和屈辱,想来对方在这后宫之中,怕是越发的艰难了吧? 皇后这些年受了静妃不少的气了,这会儿,心里可高兴着呢! 终于,她是可以好好的出一口气了! “皇后娘娘,臣妾无碍!”这大半年来静妃已经受了不少的委屈了,如今见着皇后那高傲得意的样子,静妃却是不能和从前一样的刺着对方了,如今的她,也只能忍着委屈,万万不敢像之前那么高调了。 这笔账,她会找回来的,皇后,你可别得意的太早! “是吗?可是本宫看你脸sè不大好,你身子弱,可别不舒服了。”皇后故作关切的话,让静妃脸上实在是难以维持笑容,文帝见着静妃脸上努力的堆着笑容,没来由的,就有些厌烦了,“罢了罢了,你回去歇着吧,前些ri子你不也病了吗?既然身子不好,就不要强撑着在这里坐着了,免得弄坏了身子!”虽然是教训了元武侯,可是文帝的心里已经有了疙瘩了,早就想将元武侯给彻底的铲除,要不是宫中还有静妃,还有一个五皇子,文帝也不会有所顾忌了。 一点一点的慢慢来吧,背叛他的人,他从来都不会放过的! “皇上!”感觉到文帝对她的不奈,静妃的脸上带着一点脆弱和不安,还有一点的诧异,怎么都没有想到,对自己荣宠多年的人,如今竟然转眼就那么无情了。 这就是帝王吗?前一刻可以对她温柔相向,可是下一刻,却是可以让她堕入地狱吗? “静妃,皇上怜惜你,不好让你在这里受累,你就听了皇上的话,回去歇着吧,不然到时候弄坏了身子,可是不又得让皇上担忧吗?”之前静妃不就是故意的装病,惹得文帝的怜惜,加上五皇子最近争气,所以元武侯府今ri才能趁此机会进宫了吗? 只是这些人太急了,也太沉不住气了些,不然,怎么会输得那么惨呢? 不过皇后还是很感谢苏兰芷的,帮她除去了心腹大患,相信假以时ri,五皇子和静妃,就再也不是她的威胁了。 “……”静妃看着皇后那张明艳的笑脸,真的是快被气死了,偏偏又发作不得,可是就那么走了,她也不甘心啊! 这宴会,她中途离席,还是在元武侯的事情以后,这让那些大臣们看了,如何想? 静妃实在是不甘啊! 可是,看着文帝眼中的不奈,她还能赖在这里不走吗? 静妃此刻是恨极了皇后的落井下石,可是偏偏她又反抗不得,只好起身,走了,“皇上,皇后娘娘,臣妾告退!” “嗯,好生休息!”点了点头,文帝看也没看静妃一眼,只是看着舞台上的表演,似乎早就忘记这个曾经宠爱的妃子了。 “静妃好生歇息就是,改ri本宫再去看你!”这话让静妃的眼底划过一抹恨意,静妃知道,皇后这压根就不是去看她,不过是做了表面功夫,表现自己的贤良淑德,顺便去讽刺她吧? 这样的看望,她宁可不要! “有劳皇后娘娘了,只是臣妾身子不好,可别让皇后娘娘遭罪了,等臣妾好了,就去给皇后娘娘请安,臣妾告退!”最后留恋的看了文帝一眼,发现对方压根就没有看着自己,静妃心底满是伤痛和不甘,却也不得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皇上,喝杯热茶吧,这碧螺chun可是真不错的!”静妃走了,皇后的心了格外的愉快,笑嘻嘻的伺候这文帝,文帝也笑了笑,握住了皇后的手,“果然还是你最贴心!”皇后这些年管理后果,高贵大方,从来都不会争风吃醋,将后宫打理的很好,是以对皇后,文帝很是看重。 “能为皇上分忧,是臣妾应该做的!”脸上划过一点点的羞涩,皇后虽然是年纪大了,然而保养的极好,这样子看起来,还真的让人怜爱了。 “后宫之人,要是都有你这般懂事,那就好了。”这样,他也就不用那么伤脑筋了。 “皇上,其实妹妹们,也都是爱慕皇上,所以有的时候,有些小xing子罢了。”皇后其实也是嫉妒的,只是她知道,自己嫉妒也是没有用的,所以,她也只能扮演高贵大方的皇后,掌管中公,获得皇上的敬重,恩宠不断了。 “皇后总是如此,让朕安心!”笑了笑,文帝亲自给皇后夹了一块鱼,“今ri你也是辛苦了,这是你最喜欢的西湖醋鱼,尝尝吧,可别饿着了。” “多谢皇上!”皇后一直都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怎么留住皇上的心,所以这些年,不管后宫多了多少女人,皇上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都是属于她的,从来都没有间断过,当然,曾经也是有意外的,只是那意外…… 呵呵,谁都不能越过她去! …… 文帝和皇后有说有笑的,如此帝后情深的画面,让一旁的妃子神sè不一,鸾妃的眼底划过一抹嫉妒和羡慕,摸着自己的肚子,最后却成了一片无奈,雪贵妃却是看着皇上,眼底划过一抹让人看不见的光,最后消失不见了,而其他的妃子,自然也是瞧着这画面有些黯然,只是却不敢说什么就是了。 皇后的手段,他们今ri可是看清楚了,静妃有五皇子,而且曾经那么受宠,如今却不得不被逼着离席,可见,这皇后还真的是不一般,他们有什么跟皇后斗呢? …… 而此刻,坐在下座的五皇子,看着自己的母妃黯然离席,端着酒杯的手指青筋暴起,差点就要将那酒杯捏碎了,只是看着文帝和皇后有说有笑的,五皇子眼底满是愤怒和不甘,甚至还有一股子的恨意,然而今时今ri,他却是什么都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不然到时候连他也牵扯了进去,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再也没有希望了! 可是他真的好不甘,苏兰芷,皇后,你们今ri给本王的屈辱,本王来ri,定当十倍百倍的偿还! 冰冷的眼神,带着愤怒的看着不远处的苏兰芷,五皇子秦炎恨不得就撕碎了苏兰芷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苏兰芷竟然直直的看了过来,那脸上挂着面具般的笑容,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的起伏,却让秦炎有种被嘲讽的感觉,秦炎愤怒的瞪着对方,奈何对方却好像一点都不怕似的,让秦炎恨不得冲过去将对方狠狠的羞辱一顿才好! 只是这也只是他的想法,他是不可能会真的有所作为的,本来只是想jing告苏兰芷,却不曾想,一旁一直安静的秦焰却是开口了,“五皇弟,你在看什么?可是有什么好看的?”冰冷的声音,如果仔细听可以听出那声音里面的薄怒和jing告,秦焰可是有在观察苏兰芷的,自然是看到了秦炎对着苏兰芷那不善的眼神。 他看中的女人,还由不得别人欺负! 秦炎被秦焰这冰冷的声音惊醒,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确是冲动了,笑了笑,那张妖媚的脸上带着隐忍的愤怒,心里却是暗恨秦焰的多管闲事了,“呵呵,也没看什么,只是今ri瞧着那么多人来宫里庆祝小年夜,我觉得热闹罢了。四皇兄,今ri那么多的佳丽都在,四皇兄如今府上并没有正妃,四皇兄如果看中了谁,何不跟父皇请旨赐婚呢?这不就是喜上加喜吗?四皇兄单身多年,府中也是该有一个女主人,这样子有人帮四皇兄你管家,四皇兄你的府上,也热闹些。”几位皇子,二皇子早就已经娶了正妃了,就算是他,也是有了侧妃的,就只有秦之衍,府中好像连一个侧妃都没有,着实是让人觉得诧异了。 换做平时秦炎是不会说这事情的,反正秦焰不娶妻,就意味着没有子嗣,没有子嗣的话,到时候再争储位的时候,自然会稍逊一筹,他才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然而今ri他有些烦闷,刚才秦焰又有些多管闲事的味道,秦炎自然是要刺激一下秦焰的。 秦焰的生母卑微,早亡,算起来秦焰是几个皇子中最没有根基的一个,然而对方却凭着一股子的毅力和实力,一点一点的获得了文帝的肯定和器重,秦炎瞧着秦焰在自己处于弱势的这大半年来迅速的崛起,曾经觉得自己这个四皇兄不起眼,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如今,他却是不这么想了。 只是因为秦焰的出生还有境遇,如今想要娶一个家世显赫的正妃,怕是有些困难,秦炎这会儿,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试探了。 他很想知道,自己这个冰冷的四哥,到底有没有问鼎宝座的心?对方多年来独善其身,到底是真的隐藏太深,还是真的无yu无求? “五皇弟,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怎好就自己做主?这话切莫再说了。”秦焰这些年来一直未曾娶妻,自然有他xing情冷漠的一方面,当然了,他还是有别的打算的。 以他如今的身份和地位,要想娶到一个身世显赫的妻子作为助力,有些困难,更何况,他和辅国公早就有了交易,自然在婚事上,他不能太过随意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