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反栽赃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一十三章 反栽赃

()文帝本来就觉得今ri有人扰了他的宴会有些不开心了,这会儿听见白珠说是有人故意推她下水的,心里气急,脸sè也冷了冷,那素ri里儒雅的脸上,此刻,却是有着让人惧怕的寒冰了。 一旁的静妃看着文帝这个样子有些着急,完全都不知道这是演的哪一出,往人群中望去,希望得到答案,然而赵氏也是一脸的雾水,完全不知道女儿这是要干嘛了,只是隐约的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想要上前去阻止,然而白珠已经不管不顾了,“皇上,臣女刚才觉得闷了,所以便出去走了走,当时臣女碰见了苏小姐,所以两人是一起的。臣女见着苏小姐,好心的和她一起走,却不曾想,到了湖边的时候,臣女突然就站不稳,往湖里摔了去,臣女不知道自己和苏小姐有什么深仇大恨,寒冬腊月的ri子,臣女不过是一个弱女子罢了,如此摔下去,难道苏小姐就不担心臣女会遭遇不测吗?皇上,臣女惶恐,想找苏小姐问一问,到底这是为何!”虽然没有直说是苏兰芷推了她,然而她落水的时候身边除了苏兰芷就没有了别人了,事后也没见着苏兰芷的人,这怎么都会让人觉得是苏兰芷推的她了。 白珠一口气说完,赵氏一干人等都吓死了,怎么都没有想到,白珠今ri竟然敢那么大胆的欺君,这万一要是被查出来了,那可是死罪啊!这人脑子是被驴踢了不是?怎么竟是做这些蠢事? 赵氏这会儿很想将白珠给打晕了,也免得她再做出什么蠢事,害了他们家族了,然而不曾想,文帝却是开口了,完全都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你说的苏小姐,可是苏相的千金?”对白珠的话,文帝可是半信半疑的,毕竟这事情牵扯的有些广了,文帝这会儿,也是不能就这么算了的。 “回皇上,真是相府的苏小姐,臣女虽然和她往ri有些过节,然而臣女如今知道了过去是臣女的鲁莽。今ri臣女主动的和苏小姐示好,却是不知道,苏小姐为何要如此恨臣女?”白珠说完就委屈的哭了,本就落水,感染了风寒了,这会儿还可怜巴巴的过来,那苍白的比鬼还要深一分的脸sè,着实是让人觉得可怜了。 “苏小姐,对白小姐的说辞,你有什么解释?”白珠都这么说了,文帝自然是不好不管不顾的,今ri出了这样子的事情,文帝可不是一个喜欢被人糊弄欺骗的主。 “皇上,臣女冤枉!”苏兰芷淡定的走到文帝的面前,行了礼,态度十分的从容,没有丝毫的害怕和局促,看得出,刚才白珠所说,对她是一点影响都没有的。 “哦,是吗?可是白小姐刚才可是和你在一起的,这点,你可是承认?”文帝也不是傻子,里面有些漏洞,他自然是要弄清楚的,只是今ri大家都在殿内喝酒看戏,白珠又是受害者,苏兰芷如果没有证据的话,那可是很被动的。 “臣女刚才,的确是见到了白小姐了。”也不知道怎么的,苏兰芷明明是没有见到白珠,这会儿却这么说,这不是明摆着的给自己找麻烦吗? “既然你们是在一起的,那白小姐刚才落水了,你有何解释?”文帝也没有想到苏兰芷就那么坦然的承认了,心下有些不解。 “皇上,臣女很想知道,白小姐可是亲眼见着臣女推她下水的?”刚才的话语间,白珠说的可是模糊,苏兰芷可不想到时候让白珠蒙骗过去了。 既然要算计她,那也得看对方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如果没有,那就做好被她回击的准备吧! “白小姐,刚才你可是亲眼见着苏小姐推你下水了?”白珠也没有明确的说是苏兰芷推她下水的,文帝刚才自然是注意到了白珠话语里的说辞,这会儿,苏兰芷既然提出了,文帝对苏兰芷,也多了一份赞赏了。 果然是个聪慧的女子,只是不知道,对方要如何摆脱这困境呢? “回皇上,刚才就臣女和苏小姐,臣女走路向来小心,难道还有别人不成?”白珠见苏兰芷那么淡定,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苏兰芷好像知道些什么一样的,白珠这会儿,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了。 刚才也是被人刺激了,所以也没有多想,只想拖苏兰芷下水罢了,她也是看中了刚才苏兰芷出去,身边除了侍女,就没有别人了。那侍女是苏兰芷的人,对方的证词,倒是可以忽略的,至于别人,断断也是没有可能给苏兰芷作证的。白珠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敢大着胆子陷害苏兰芷,让苏兰芷吃了这个哑巴亏,少说也得受些惩罚,失了名誉,可是为何,对方明知道结局,怎么还那么淡定呢? 是故意为之,还是心理,其实是有些什么打算的?不然为何要这么问呢?这会儿有些恢复神智的白珠也算是留了一手了,不敢直接说是亲眼看到苏兰芷推了她的,到时候,她也好见机行事了。只是她想的好,苏兰芷却是不会那么放过的,“白小姐,你这么说,那你就是亲眼看到咯?十分确定是我推的你咯?”笑嘻嘻的看着白珠,苏兰芷那眼中有些嘲讽,有些同情,她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白珠平ri里xing子莽撞,今ri竟然那么蠢了! 是太愤怒了,所以失去理智,想要不顾一切的拉她下水吗?可是也得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也免得到时候后悔莫及了! 白珠见着苏兰芷那咄咄逼人的眼神,好像非要自己承认一般的,想了想,之前自己跟去的时候,也就只有苏兰芷和她身边的婢女,自家的哥哥她也是信得过的,白珠也大了胆子了,以为苏兰芷不过是造势,想让她知难而退罢了,“是的,苏小姐,我跟你有什么仇恨呢?我刚才不过是好心的过去陪陪你,你为何就那么狠心?如今那水,可是冻死人了,苏小姐真的有那么恨我吗?就那么见不得我好?”话语里带着质问,还有让人怜惜的脆弱,白珠也是断定了苏兰芷是想让她打退堂鼓,这会儿倒是鼓起了勇气,死咬住苏兰芷不放了。 她还就不信了,苏兰芷还能未卜先知不成,能找一个给对方作证的?她刚才根本就没有和苏兰芷碰面过,谁敢在圣上面前做假证呢? 所以,苏兰芷,你就等着吧,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白小姐,你这可说的不对了,我怎么就见不得你好呢?”笑嘻嘻的看着白珠那我见尤怜的样子,因着落水,此刻的白珠脸sè很差,很苍白,甚至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倒下的感觉,苏兰芷还真的是觉得为难了对方了,为了给自己添堵,对方还硬是在这里撑着,也不怕和安宁一般的,一年多了都不能出来见人了。 哎,这人啊,果然还是需要斗志的,只是不知道对方这斗志,到底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看着白珠嘴角的那抹得意的笑容,苏兰芷还真的是想知道,对方那笑容,什么时候就承受不住了? “那你为何推我?”白珠见着苏兰芷还是那么笑嘻嘻的,心里疑惑,可是却也越发的着急,想要赶紧的看到苏兰芷身败名裂的下场了。 “白小姐这是说的什么话,怎么是我推你呢?明明是你想推我,结果我躲过去了,你自己不小心落水了。”笑嘻嘻的就爆出了那么一个惊雷,大家怎么都没有想到,本来是白珠在质问的,这会儿苏兰芷却云淡风轻的说了这事情,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似的,听得大家心里十分的困惑,就连白珠,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是回过神来,“你说什么?我推你,你可别胡说,如果是我推的你,那怎么是我落水了?苏小姐,你这话说的好没道理!” 本以为苏兰芷至少会将脏水泼到别人身上,只是让白珠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苏兰芷直接就将刚才她说的倒过来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话有没有道理,自然是要请皇上裁决的!”看着白珠那愤怒的扭曲的脸sè,苏兰芷对着文帝,语气平静的很,不过比起白珠刚才的委屈和泪水,苏兰芷这样子,却是更加的让人怜惜了,“皇上,本来碍于白小姐的名声,臣女是打算什么都不说的,反正臣女也没有受伤。只是白小姐如今诬赖的好没道理,刚才臣女有些闷了,出去走走,白小姐就跟了上来,硬是拉着臣女去了那湖边,突然就推了臣女下水。臣女虽然不知道白小姐为何要这样子害臣女,却也知道躲让的,所以臣女躲过去了,只是臣女并没有想到,白小姐竟然落水了!”很淡定的描述事实,苏兰芷看起来脸sè也没有什么变化,然而正是她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起这事情来,反而觉得更加可信些。 “你,你胡说,苏兰芷,你别含血喷人!”白珠听到苏兰芷的话都有些失控了,突然有种很不安的预感,总觉得自己好像被苏兰芷算计了,白珠很想喝止对方,免得对方再说什么,到时候她就毁了,然而苏兰芷却是不会如了她的意的,“白小姐这说的什么话呢?我怎么会胡说呢?圣上在此,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是不敢胡说的。”是啊,她是不敢胡说,那不就是说白珠在胡说吗? 欺君那可是大罪,白珠突然就觉得浑身一冷,看着苏兰芷,整个人都有些僵硬了,“既然是我推的你,怎么到头来反而是我落水了?我有那么傻吗?”终于算是找到了一个不算借口的借口,白珠知道,刚才自己所说一旦被人否定,她的下场,会很惨,很惨很惨。 所以,她不能,绝不能就那么认输了! “白小姐,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就落水了,刚才我见着你那么很狠毒的想要推我落水,躲开以后我就跑了,生怕被你再害了,却是不知道,你竟然也落水了。白小姐,我知道你心里有怒气,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要如此对我,但是既然你受到了教训,我也就不想追究了,你为何要苦苦相逼呢?”苏兰芷似乎有些怜悯的看着白珠的垂死挣扎,实在是不明白,此人,怎么就那么没脑子呢? 既然刚才她逃脱了,证明她肯定是有所准备的,怎么就那么不自量力的,还想来对付她呢?以为当时真的就只有他们,她没有证人吗?呵呵,还真的是天真啊,真不知道元武侯那么jing明的人,怎么就养出了那么一个愚蠢的孙女来了! “你,你……”指着苏兰芷都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白珠看着苏兰芷那嘴角含着的笑容,只觉得那好像在讽刺她一样的,想了想,白珠最后好像抓住了最后的一根稻草一般的,突然就笑了,“好那你说,既然你说是我推的你,那你可有证据?苏小姐,你可别血口喷人,皇上就在这里呢,你难道是想欺君不成?”白珠怎么都不相信还有别人的,刚才是他们的一个局,他们自然是算计好了的,不会让人查出什么,这会儿,苏兰芷百口莫辩,甚至还能得了一个欺君的罪名,白珠想想,都能知道苏兰芷的结局了! “白小姐这话可就不对了,你推的我,难道我还会看错不成?”笑了笑,苏兰芷还真的像是在看一个垂死挣扎的人一般的看着白珠,实在是不知道也不明白,对方这样子,还有什么意义了。 她如果没有完全的准备,怎么会说出这样子的话来呢?对方是真的没有看出来,还是真的愚不可及? “苏小姐,你说是我推的你,就是我推的你吗?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置你于死的呢?”苏兰芷啊苏兰芷,你以为,你说的话,别人会信吗?受害者是我,你什么事情都没有,你的嫌疑,自然是比我大多了! “这也是我不解的,白小姐,你说,你为何要推我呢?是因为之前爹爹找了证据,让元武侯被禁足罢官了吗?”有些疑惑的看着白珠,比起白珠的疯狂愤怒,苏兰芷显得太过冷静了,文帝看着苏兰芷小小年纪遇到这样子的事情竟然半点都不慌乱,在明明处于被动的情况还能如此说,文帝心底也以为苏兰芷是有什么证据的,这会儿,却是开口了,“苏小姐,口水无凭,白小姐毕竟是落水了的,你可是有什么证据?”他真的很想看看,眼前的女子,还能给他什么惊喜了。 许久了,他已经有许久都没有碰到那么有趣的女子了。是什么,让她如此镇定,难道她真的有什么法宝吗? “回皇上,臣女的婢女刚才一直都跟着臣女,她刚才都看见了。”暂时还不想让秦之衍出来,苏兰芷不到万不得已,还真的是不想和秦之衍有些什么牵扯,也免得自己将来麻烦了。 “是吗?让她过来回话!”问了云珠关于刚才的事情,云珠回答的也利落,眼神也十分的镇定,文帝纵然看了许多人,也看不出来此人说了谎了的。 难道这苏兰芷说的,是真的? “皇上,这婢女就是苏小姐的,她自然是向着苏小姐的,还望皇上明察!”待到文帝问了云珠,白珠可是丝毫都没有放弃的,云珠给苏兰芷作证,白珠早就想过了,也想好了借口,所以她是不再怕的。 “白小姐说的也在理,苏小姐,你可是还有别的证据?”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文帝这会儿的怒气,也渐渐的散了些,难得看到一个有趣的人儿,文帝当然是想看看,苏兰芷到底是怎么扭转局面的。 “……”苏兰芷想了想,正准备拿出怀里的东西,可是秦之衍那温润的声音,此刻却在大厅里响了起来了,“皇伯伯,臣可以作证!”说完便已起身过来,对着文帝行礼了,完全没有给苏兰芷再拿出证据的机会,让苏兰芷好生懊恼。 这人没事出来凑什么热闹,还嫌不够乱吗? 说实在的,秦之衍是苏兰芷最后的王牌,不到万不得已,苏兰芷可是不想拿出来的,也免得自己成为了公敌了。 麻烦这东西,苏兰芷最讨厌了。 “哦,衍儿,你如何作证呢?莫不是你刚才也不在殿内?”文帝怎么都没有想到秦之衍会出来了,眼底划过一抹暗光,瞧着秦之衍和苏兰芷,不知道怎么的,心底里,划过了一抹让人看不见的思绪了。 “这歌舞,臣不大喜欢,刚才就随意出去走走,却不曾想,看了一幕好戏了,臣本来也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只是觉得今ri乃是皇伯伯的宴会,可不能因为这事情,惹得皇伯伯不悦了,更不想耽搁了这宴会,不得不出来说明了。”秦之衍这借口倒是好的,的确,他素ri里虽然看起来亲切,总是带着温暖的笑容,给人一种想要亲近的感觉。然而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甚至有人在他面前死了,他都可能视而不见的。他这般的人,今ri突然出来替苏兰芷说话,肯定会引人怀疑,秦之衍这样,也是想打消大家的疑虑了。 苏兰芷是他在意的人,他自然不想因为自己,给苏兰芷带去任何的麻烦,更不想因为这些麻烦,让苏兰芷更加的远离他了。所以如今,他自然是不能让苏兰芷那么快就处于风口浪尖的。 “呵呵,那衍儿你说说,你看到了一出什么好戏呢?”笑眯眯的看着秦之衍,文帝觉得秦之衍今ri有些奇怪,只是有些说不上来。所以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臣不过是随意走走,就看见了几个女子,其中一个女子鬼鬼祟祟的,突然就推了另外一个女子,却不曾想被女子躲过去,那女子自己没有站稳,却是落水了。今ri大喜的ri子,却有人做下如此歹毒之事,皇伯伯,这可是得好好严惩才是。可别有人趁着皇伯伯的宴会,浑水摸鱼了。”秦之衍说这话的时候,一直都是笑眯眯的,脸上那轻笑看起来好像在说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一般的,然而对方说出来的话语,却是让人冷了三分的。苏兰芷站得近,自然是感受到了对方那温润的外面下,那双漆黑的眸子此刻已经染上了点点嗜血的冷意,看着与往常不大一样的秦之衍,苏兰芷的心里,突然好似那琴弦划过心底的感觉,带着点点的轻颤,轻抚过心田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要说知道事实,文帝是不惊讶的,刚才瞧着苏兰芷那镇定的样子,文帝就知道苏兰芷肯定是有后招的。只是这会儿听到秦之衍后面的话,文的确却是大怒了! 他生怕最恨的,就是被人利用和欺骗,这白珠竟然敢犯了他的大忌,就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白小姐,你可还有什么话说?”谁都不曾想,秦之衍会撒谎,在场的人,除了元武侯府的人和静妃有些疑惑,却是都信了秦之衍的,就连文帝,也是没有疑虑的。毕竟那么一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气质绝尘,是绝对不屑于撒谎的,更何况,对方压根也没有必要撒谎,不是吗? 大家自然都不知道苏兰芷和秦之衍的关系的,所以怎么都想不到,一向来高雅绝尘的秦之衍,竟然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子撒了这么一个欺君的谎言了。这可能吗? 大家都觉得秦之衍不可能为了苏兰芷欺君,自然也没有任何疑惑,看着白珠的眼神,顿时就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了。 要知道,如果刚才是苏兰芷落水,那救了苏兰芷,失了清誉的可就是苏兰芷了,而且那白侍卫愿意负责,那苏兰芷不是就不得不嫁给了这元武侯府的庶子了吗?那到时候…… 剩下的,大家不用想,也能明白,大家能明白的,文帝怎么会想不通呢? “白小姐,你好大的胆子!”猛地就站了起来,文帝的怒火完全爆发了,看得出,他已经是怒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