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宫中来人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零五章 宫中来人

()第二百零五章 宫中来人章节高速更新开始,更新字数为10355 “武成王客气了!”慕容嫣笑了笑,对眼前的这个皇子,慕容嫣存有一份感激之情,故而也不好太过不给面子了。所以她静静的坐着喝茶吃点心,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拘束。 “苏夫人和二皇婶今ri倒是好雅兴,是我不小心冲撞了你们了,不知道你们一会儿还想去作甚呢?我可以送你们去!”瞧见秦王妃和慕容嫣在一起,秦焰也不是很意外了。这大半年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向来喜欢安静的慕容嫣和秦王妃倒是成为了好友了,秦王妃这个素ri里不怎么喜欢串门子的人如今也是经常串门子了,对此,秦焰的心里有些疑惑和猜测,只是未能得到证实罢了。 “焰王爷客气了,我们就随便逛逛,买些年货罢了,不需要劳烦焰王爷的。”拒绝了秦焰的好意,虽然慕容嫣对秦焰有一份感激之情,可是对方那周身散发的冷气,虽然如今已经尽力的在控制了,可是还是让慕容嫣有种很难接近的感觉了。 更何况,苏青岚如今可是中立的态度,文帝尚且健朗,皇子间却已经开始结党私营,慕容嫣也不想和任何皇子走得太近,也免得惹上麻烦了。 “苏夫人,不麻烦的,正巧我也需要买些年货,说不定还能让苏夫人和二皇婶帮我参谋参谋!”秦焰今ri是难得的好脾气,也难得的好耐心了,招呼大家喝茶吃点心不说,竟然愿意当起了陪同,让人实在是觉得诧异。尤其是苏兰芷,前世对秦焰可是十分的了解的,这人从来都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那么今ri,他如此的放下身段,这是为何?还有之前的行为,难道真的就只是为了赔罪? 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秦王妃见着秦焰今ri如此的热情,想着刚才的事情,心里是有些困惑的,这会儿见秦焰要继续跟着他们,秦王妃自然是不乐意了,“焰王事忙,还是算了吧,这赔罪茶我们已经喝了,焰王爷无需再自责才是雷武裂天。” “呵呵,二皇婶这莫不是嫌弃我了?”调笑的语气,秦焰自然是知道了秦王妃话语里面的拒绝之意了。 “哪里能够嫌弃你呢?只是我们两人买的东西很繁琐,你陪着我们,难免会枯燥罢了。”她好不容易碰到慕容嫣和苏兰芷,有个机会让儿子好好和苏兰芷说说话,秦王妃当然是不想有人打扰的了。 “是啊,焰王爷,你身份尊贵,事务繁忙,陪着我们两人逛街,还是有些耽搁你的时间了。”慕容嫣虽然感激秦焰曾经的出手相救,却也是不想有更多的牵扯的,这会儿委婉的拒绝了。 秦焰也不是那等子很没有眼sè,自讨没趣,死缠烂打的人,这会儿见着秦王妃和慕容嫣都那么说了,便也没有再坚持,“既然如此,那就改ri吧!”他这人从来都会看人脸sè,知道自己再坚持难免会引人不悦,当然也就罢了算了。 他这样子说,秦王妃和慕容嫣都松了口气,说实在的,两人还真的是怕秦焰坚持了,不然到时候,不自在的,也是自己罢了。 …… “二皇婶,苏夫人,这茶点,你们可还是满意?”虽然再进一步接触的目的没有达到,可是如今,好好的和屋子里的人打好关系,也是好的。 “嗯,这茶唇齿留香,口味香醇,很是不错,焰王你果然是个懂得享受的。”此刻的屋内盈满了茶香,一旁的煮茶女子手法娴熟,余香缭绕,别有一番滋味了。 “二皇婶谬赞了,论享受,侄儿可是比不得二皇婶的!” “焰王你总是太过自谦了。”秦王妃对秦焰虽然不是很了解,却也知道自己这个侄子xing子冷淡,从来都不会刻意的去讨好别人,只是今ri,她怎么就觉得秦焰对他们,有些特别呢? 这到底是为何? 心下疑惑,秦王妃却是半点不露的,安静的喝茶,静静的看着局面的发展了,却是看到秦焰瞧着慕容嫣,脸上也是难得的柔和之sè,“苏夫人可是还满意?有什么需要添加的,想吃的,尽管说就是了。”作为东道主,秦焰做得很好,慕容嫣自然也不好太过不客气了,“焰王,这茶点我都很喜欢,今ri多谢了。” “该是我谢谢大家赏脸才是!”秦焰今ri的态度一直都是很谦恭的,虽然他依旧看起来冷漠,但是至少不会让人觉得他难得接近了。 “焰王你太客气了!”慕容嫣笑了笑,彼此之间谦和有礼,可是因着这层礼数,倒是显得彼此都不是很亲近了,秦焰自然知道眼前人的打算,却也是不在意的,只是看着苏兰芷低着头喝茶,席间一直都是很安静,秦焰却是不让对方当隐形人的,“苏小姐觉得这茶水可好?你只喝茶不吃点心,可是不满意这点心?要不要换换?” 刚才虽然一直都在跟秦王妃他们说话,可是秦焰的眼角,一直都是有注意苏兰芷的,只是他发现苏兰芷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甚至看到他坐在对方的身边,对方将位置都挪了挪,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的,而且手里的茶,也不过是意思意思碰了碰,其实并没有喝。对方这样子的动作,让秦焰的心里很不舒服。 她就那么讨厌他? 本来以为是囊中之物的女子,如今对他避之如蛇,秦焰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会儿主动的找了苏兰芷的岔子。只是苏兰芷完全没有想到秦焰会注意到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苏兰芷抬起头来,看着秦焰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并没有到达眼底就是了,“焰王爷的招待是极好的,这茶水不错,只是我出门的时候吃了不少东西,吃不下点心罢了,焰王爷多虑了。”无懈可击的笑容,衬托苏兰芷那张清美的脸更加的清丽脱俗,她就那么突然抬头望过去,那笑容突然就撞进了秦焰的眸子深处,瞧着对方,秦焰竟然觉得有那么一刹那,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了。 很美的女子,完全不同于一般的庸脂俗粉,只是,这般的她,似乎变了许多了,尤其是这大半年来,让他竟然有种无法掌控的感觉了恐怖医学院最新章节。 因着薛灵芸身死,秦焰如今也没有办法时时刻刻就掌控苏兰芷的动态,这大半年来相府闭门见客,秦焰更是找不到接近苏兰芷的机会,更别说让对方对他倾心了。只是本以为时间尚早,不用着急,如今,秦焰的心底,莫名的,就有种不安,好像有些什么,已经超脱了他的掌控一样,再也无法拿捏了。 心里微凛,秦焰眼底的冷意深了一层,看着苏兰芷的目光,却是尽量的柔和了,“苏小姐喜欢就好,刚才多有得罪,还望苏小姐不要见怪才是!”看着苏兰芷这幅模样,秦焰总有一种对方对自己所作所为了然于心的感觉,只是他刚才做的仔细,而且他不认识苏兰芷有通天的本事了解他的心思,故而并不认为苏兰芷知道罢了。 “焰王爷多虑了,刚才不过虚惊一场,焰王爷无需自责,都过去了。” “好,既然苏小姐不介意,那我就以茶代酒,给苏小姐赔罪了!”脸上的笑容,似乎带着一种莫测,秦焰举起茶杯看着苏兰芷,他倒是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反应了。 “焰王爷,请!”虽然很不想接受对方的这份歉意,可是如果这样子刻意避开此人,苏兰芷倒是愿意的。很干脆的喝了茶,苏兰芷就不信了,对方还能一直拘着他们不成? “呵呵,苏小姐果然大方!”笑了笑便喝完了杯中的茶水,秦焰看着苏兰芷,总觉得眼前的女子对自己有些排斥,完全不像他算好的会对他有好感。 只是,这是为什么呢?明明他每一次出现在苏兰芷的面前,都是帮了对方,而且也没有表现出自己内心的目的,为何对方这样子,倒是对他防心很重的样子? 还没有想明白,一旁的秦之衍心里有些不舒服了,端起了茶杯就敬了秦焰了,“焰王爷,今ri,谢谢你的招待了!”之前的那一幕,秦之衍怎么都觉得有些诡异,只是他查不出什么,也只能罢手而已。 “之衍,请!”看着秦之衍那张不变的笑脸,秦焰想起刚才秦之衍和苏兰芷走在一起的画面就很不舒服,这会儿看着对方那笑脸就更是觉得欠扁。只是他们是堂兄弟,而且秦之衍此人非常得到皇上的信任,加上他还没有确定什么,所以这会儿,表面的和谐,还是要维持的。更何况秦王府也是他想要拉拢的力量,他自然不会得罪眼前的人了。 “请!”此刻十分的不想看到秦焰这张冷冰冰的脸,如果可能的话,秦之衍倒是很想灌醉对方的,只是这里没有酒,他也只好让对方多喝点茶,最好一会儿不停的跑厕所才是好的。 心里存了这点心思,秦之衍便不停的劝着秦焰喝茶吃点心,几人又坐了好一会儿,慕容嫣想着还有许多东西要买,便告辞了,“焰王爷,今ri出门,我还有许多物件要买,今ri多谢焰王爷的款待了,如今,我怕是要走了,不然一会儿无法将想要买的东西都买齐了。” 慕容嫣明言说要走了,秦焰自然也不好强留,起身就送几人走了,“既然如此,那我送送夫人和二皇婶吧!” “焰王爷这可折煞我们了,我们自己走就好了。”让一国王爷送自己,慕容嫣觉得自己可没那么大的面子了。 “无碍,我是晚辈,送送也是应该的,二皇婶,苏夫人,请!”站起身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慕容嫣见着秦焰那冷冰冰的脸上带着不容人拒绝的坚定,也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便也没拒绝了,“如此,有劳了!” …… 送几人上了马车,相互又说了些客套的话,慕容嫣才终于是离开了,顿时就觉得松了一口气一般的,接着和秦王妃又买了许多东西,看着天sè晚了,慕容嫣和秦王妃便准备回家了。和秦王妃说好改ri聚聚,两人到了分叉口,便说再见了。 今ri见着秦焰的事情,彼此都没有再提,只是和慕容嫣分开以后,秦王妃想着自己这个xing子冷漠的侄子,实在是觉得怪异了,“衍儿,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秦焰的马车突然就撞上你们了?” 秦焰什么xing子,秦王妃就算是不完全知道,也知道个大概的,此人向来是生人勿进的,虽然极其的得到文帝的宠爱,却从来都是冷冰冰的一个人,没见着他对几个人有好脸sè的乡村艳妇。可是今ri怎么就那么奇怪了,莫不是不是一个人了? “母妃,我也不清楚,只是之前和苏小姐走着走着,突然那马车就撞上来了,可是却没有撞上我们就停了,不过是虚惊一场罢了。”有些困惑和疑虑,秦之衍自己也没有弄清楚,自然也不会告诉秦王妃,连带着秦王妃都替自己担心了。 “是吗?秦焰今ri,还真的是有些奇怪了。”平素可没见着他对人有那么谦和过。 “许是他想要拉拢苏相吧?网不少字而且之前,他不是对我们,也有这意思吗?”网不跳字。秦焰这人很懂分寸,而且很会看人脸sè,想要拉拢的人,从来都知道打蛇打七寸的,故而他的支持者众多,虽然他从来都没有表现出什么,也从来都没有参与争储,可是那个位置那么诱人,谁能不想呢? “此人心思深沉,能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皇子到了如今的地位,得到你皇伯伯的信赖,想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了。”秦焰少年坎坷,生母早逝,本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皇子,却能平安长大,甚至引起了文帝的信任。尤其是在元武侯失势以后,五皇子受到了冲击,此人迅速的崛起,如今已经成为和二皇子旗鼓相当的人物,想让人忽视都不行了。 “好了,母妃,皇伯伯如今依旧壮年,这些事情,我们也没必要那么早就担心就是了。”如今文帝年岁大了,虽然有的时候有些糊涂,也容易疑心,但是终究身子健朗,短时间是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动的。更何况秦之衍不想秦王妃担心这些事情,自然也不想多说这个话题就是了。 “你呀,总是和你父王一样,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瓷娃娃了。”其实她本就是从那冰冷的皇宫里面出来的,虽然她是最受宠的公主,可是这些事情,她也算是从小就耳濡目染了,哪里能不知道呢?不过她不喜欢这些事情,所以很多时候,都装作不知道罢了。 “母妃,我和父王都只希望你开开心心的就好,这些事情,您就别管了,不然回去,父王又该说我了。”知道秦王妃其实也不喜欢这些事情,所以父子俩很有默契的没有在秦王妃的面前提就是了,也是不想让秦王妃担心罢了。 “好了,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罢了罢了,这皇家的事情,也是你皇伯伯的事情,我们只要在关键的时候站好位置就行了,至于这过程,我们便看着吧!”如今五皇子因为元武侯的事情被帝王冷落,四皇子声势渐大,二皇子因着是正统的嫡子,也是有很大一部分的支持者,这三个皇子到底谁能登上那位置,没有到最后,谁都说不清楚,更何况…… 想起了什么,秦王妃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心底里是对这皇权争夺的无奈,还是怜惜了。 “母妃,我们只要过自己的开心ri子就好了,别担心了。”看秦王妃的样子肯定是想起了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了,秦之衍自然不愿的。 “哎,如今年关将近,我前些ri子进宫,瞧着皇后娘娘那意思,怕是今年要宴请百官及其家眷进宫过年了,而且今年的狩猎ri,我瞧着似乎也会比往年邀请的人多了许多了,衍儿,你说皇后最近如此大的动作,可是有了什么盘算了?”想到最近从皇后话语里面听出来的意思,秦王妃的心里,没来由的,就有些担心了。 “皇后娘娘向来心思缜密,做事情也是让人摸不透的,母妃,我们到时候见机行事就是了。” “皇后娘娘这些年都不曾举行过大型的宴会,可是去年千秋的时候却是大肆cāo办,今年又如此多的动作,我瞧着二皇子和四皇子如今的状况,心里有些担心罢了。”以前是有三个皇子抗争,至少局面没有如此紧张,只是如今五皇子实力大为削弱,二皇子和四皇子,还真的的斗得厉害了江山何许:冷颜欢全文阅读。 “母妃,皇伯伯如今虽然是疑心重了些,可是还没有老糊涂,这些他想来都是知道的,他不会任由事态如此发展下去的。”如今五皇子暂时的处于劣势,二皇子和四皇子势力渐大,难以形成三角稳定局面,想来文帝,肯定是会有所动作的。 “哎,希望如此吧,只是我觉得,这年终的宴会,还有那狩猎,怕是都不会太平了吧?网不少字” “母妃,我们到时候随机应变就是,他们再怎么做,也是伤不到我们的。” “我们自然是不再怕的,我只是担心苏夫人他们……”剩下的意思,秦王妃不用说,秦之衍也是能明白的,苏青岚比不得他们秦王府,因着和文帝有着至亲的血缘,而且秦王娶了别国公主,完全与皇位无缘。但是苏青岚如今的状况,却是有些糟糕的,文帝这些年对苏青岚不必曾经信赖,而且许多人都想拉拢苏青岚,暗地里也使了不少的手段,如今皇后又是如此,怕是到时候,会有人想要逼迫就是了。 “母妃放心吧,苏相是聪明人,而且有靖北侯在,想来他们也是不敢太过分的。更何况苏夫人和苏小姐又都不是平常的女子,他们会有所应对的。”而且,他也会护着他们的,这话,秦之衍虽然没说,但是他的心里,早就已经有了计较了。 “圣旨过些ri子应该就要下了,希望到时候,都可以平平安安的吧!”这大半年来,相府闭门谢客,倒是避免了许多的麻烦了,只是如今,有些事情,怕是避无可避的吧?网不少字秦王妃其实还真的有些担心。 “会的,母妃!”有他在,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自己心爱的女子的。 “罢了罢了,或许只不过是我庸人自扰罢了,皇后娘娘这些年一直都很安静,许是也觉得累了,想热闹热闹也不一定了。”对皇后最近主张这事情,秦王妃也是持观望态度的,自然是不希望再出什么大事了,不然也是麻烦。 “或许吧,皇后娘娘的心思,从来都是难猜的,只是她到底都是为了二皇子,我们只要清楚这点,就好应对了!”不管皇后做什么,定然都是为了二皇子的皇位,这点,秦之衍很清楚,秦王妃也同样的清楚。 “哎,真不知道那位置到底有什么吸引人的。”见多了宫内的那许多的腌臜事情,秦王妃和秦王一样,都对那个位置,避而远之了。 “有些人想不开,那也是无法,不过是大家的想法不一样,追求不一样罢了。” “每朝每代到了这个时候,都会掀起一股子的血雨腥风,希望这一次,可以平安的度过吧,只是如今的几位皇子……”二皇子为人yin狠毒辣,四皇子太过冷漠无情,五皇子疑心很重,这三位皇子,在秦王妃看来,都不是明君之选,而那个又……还真的是让人纠结啊! “母妃,这事情不是我们该担心的,想来皇伯伯的心里自然是有计较的。”其实秦之衍何尝不知道,如今的这三位皇子都不是储君最好的人选呢?只是大皇子早逝,三皇子被帝王嫌忌,六皇子因难产没生下来,七皇子身子不好,八皇子又太小了,实在是…… 帝王之家,终究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了。 “哎,如果当年没有那事情,我瞧着霜儿倒是很不错的,只是可惜了。”想起那个孩子那双睿智的眼角,再想着当年娴贵妃的高雅,秦王妃实在是惋惜了。 “母妃,隔墙有耳,这话,还是算了吧!”说起秦霜,秦之衍的眼底也是有些复杂的,只是此人是帝王心中的禁忌,秦之衍也不好多说了。 “只是不知道他在那西北苦寒之地过得如何了,当年娴贵妃的托付,我终究是没有做到了,我愧对娴贵妃啊!” “母妃……”看着秦王妃愧疚的神sè,秦之衍知道,秦王妃又是想起了那个女子了,“别自责了,您当初,已经尽力了。” “只是终究没能保住她窥天机全文阅读!” “但是您保住了她的骨血不是吗?”网不跳字。 “可是……”保住了又如何呢?帝王忌讳,他终究是危险的,说不定哪天就…… “母妃,将来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或许皇伯伯哪天就想通了也不一定,母妃别多想了。如今他在那里,未尝不是好的!”至少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不会遭人迫害了。 “罢了罢了,希望他一切安好,不然我真的对不起娴贵妃的托付了!”秦王妃刚刚嫁过来大苍的时候,和娴贵妃很是要好,当年又遇到了上官无忧的事情,还是娴贵妃开导她,秦王妃一直都记得记忆中那个端庄娴雅的女子,总是带着笑容,温和可亲,只是这般的人儿,似乎注定了,总是得不到善终的。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想起脑海中的一个人,秦之衍的脸sè难得的有了点点的暖sè,只是随机,便化为了一股子的黯然了。 他们兄弟,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见了。也不知道那人到底在西北过得如何了。 ++++++++++++++++++++++++++++++++我是快过年了的分界线 年关越发的近了,苏铭阳渐渐的大了,平ri里也活泼了许多,只是他也不挑人,被人逗着高兴了就笑,相府里的仆人们都特别的喜欢逗他,曾经冷清的相府,如今多了许多的欢声笑脸,因着过年,挂了不少的红灯笼,府内装饰一新,可热闹了。 此刻的烟云阁,苏兰芷正抱着苏铭阳嬉戏,瞧着弟弟越发jing致的脸蛋,苏兰芷爱怜的摸了摸,苏铭阳顿时就笑了,“娘啊,阳哥儿可是爱笑了,将来肯定是一个活泼的孩子!” “小姐说的极是,小少爷也从不挑人,被人抱着都笑着的,这样子的孩子,可是好带,将来肯定是大福气!”刘家的如今带着苏铭阳早就上路了,瞧着苏铭阳笑嘻嘻的,好话当然不断了。 “都说不挑人的孩子好带,也不小气,将来长大了,肯定会成大气候的,如今老奴瞧着小少爷,可不就是这样子吗?将来肯定好出息!”章嬷嬷瞧着那孩子,也是由衷的欢喜的,自从慕容嫣生了孩子,她就来慕容嫣身边伺候了,慕容嫣见着孩子渐渐的大了,想着母亲身边不能没有人,此刻,便也下定了决心了,“章嬷嬷,给母亲的年礼,已经都备下了,一会儿就麻烦章嬷嬷走一趟,将这年礼送过去吧!” “大小姐放心吧,老奴省得的!” “这几个月麻烦嬷嬷照顾了,只是如今马上就要过年了,母亲的身边也缺不得人,嬷嬷今ri就和送礼的一块儿回去,替我跟母亲说声谢谢了。”孩子渐渐大了,有府中的嬷嬷,还有nǎi妈,慕容嫣如今基本是可以带的来了的,章嬷嬷是靖北侯夫人贴身的人,靖北侯夫人也少不得,慕容嫣实在是不想总是留下章嬷嬷,却是让靖北侯夫人觉得不适应了。 “呵呵,老奴也正想找机会跟大小姐说回去的事情呢,如今阳哥儿渐渐的大了,老奴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也是该回去了。”慕容嫣既然开口了,章嬷嬷当然也不会再说什么,而且她离了靖北侯夫人很久了,也是有些想念老主人了。 “这些ri子,有劳嬷嬷了,嬷嬷,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嬷嬷喜欢!”给了章嬷嬷一个jing致的玉如意,通体碧玉的,一看就知道是好货了。 “夫人,这可使不得啊!”章嬷嬷见着那如意,可是觉得贵重了。 “嬷嬷,没有什么使得使不得的,嬷嬷这些ri子帮了我许多,如果不是嬷嬷在,我怕是手忙脚乱的,哪里就能坐好了月子,恢复的那么好呢?而且阳哥儿如今长得好,也少不得嬷嬷的功劳,马上就过年了,这也算是我谢礼和年礼一起送给嬷嬷了。再说素ri里也是有劳嬷嬷照顾母亲了,嬷嬷受再大的礼都是应该的,只是嬷嬷不嫌弃我省事,礼轻就好了霸道独尊。”笑嘻嘻的就将东西递给了章嬷嬷了,章嬷嬷是靖北侯夫人身边的老人了,很得到靖北侯夫人的尊重,而且此人素ri里都好生的照顾着靖北侯夫人,慕容嫣觉得这礼物,章嬷嬷完全受得。 “如此,那就谢谢大小姐了!”慕容嫣都这么说了,章嬷嬷也不客气的就收了。 “母亲身子不好,以后还劳烦嬷嬷费心了。” “这是老奴该做的,大小姐放心吧!” “嬷嬷回去的时候,麻烦告诉母亲,说我很好,兰儿很好,阳哥儿也很好,过几ri我们亲自去看望她老人家,让母亲不要担心。” “老奴一定将话带到!” “那就有劳嬷嬷了。” …… 收拾好年礼,让人和章嬷嬷一起送去靖北侯府,慕容嫣想着自己年老的父母,有些担心了,“好些ri子没有见着父亲母亲了,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老人家如今的身子如何了。”父母年纪都大了,她作为女儿又不能常常在身边,还真的是担心啊! “娘别担心,外祖父的身子向来是极好的,外祖母身子虽然差了些,可是近来也好了许多了,等过几ri我们就去侯府坐坐,看望外祖父他们,不就好了?娘您这会儿,还是别担心了的好。” “你说的也是,章嬷嬷也说了母亲如今心态好了,身子也好了许多了,前些ri子见着了,母亲的气sè不错,想来也是好的。” “可不是吗?而且没几ri我们就可以去看望外祖母了,到时候我们就在那里住几ri,也好一起热闹热闹!” “呵呵,你可是想雅儿他们了?” “是啊,好久没见着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我好像听说你雅儿姐姐怕是要议亲了,以后你们要见着,怕是也没有现在这么容易了。” “雅儿姐姐要议亲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