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秦焰“赔罪”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零四章 秦焰“赔罪”

()第二百零四章 秦焰“赔罪”章节高速更新开始,更新字数为7420 章节名:第二百零四章 秦焰“赔罪” “的确是好巧!”他们没在这里坐了多久就遇见了秦王妃,这不是巧合是什么呢? “呵呵,苏夫人和苏小姐也是来挑选料子的吗?我可是听说这店子如今可是上了不少的好货,特意过来看看的!”笑嘻嘻的就走过来了,秦王妃今ri穿着一件紫sè的棉袄,整个人端庄高雅,气质脱俗,瞬间就照亮了人的眼睛了。レ♠思♥路♣客レ|i她身边的秦之衍今ri依旧是穿了一件月白的袄子,面上带了点点的暖意,嘴角的轻笑恰到好处的上扬着,显示了他的好心情了。 “这家店子的料子的确是不错,我和兰儿也正在挑选呢,王妃不介意的话,就一起吧!”如今和秦王妃算是很熟悉了,彼此走的也近,慕容嫣对秦王妃的印象极好的,也是乐得和对方相处的,故而也主动的邀请了。 秦王妃倒也没有拒绝,直接就应了,“也好,年关将近,该是添置新衣了,来瞧瞧这好料子,做些新衣服才是实在!”其实以秦王妃的身份,她是完全没有必要亲自出来的,她要做什么新衣,自然是有专人负责。今ri出门,也不过是想出来走走,当做是散散心罢了。当然了,她想出来走走,也是秦之衍提议的,秦王妃怎么都没有想到,走走停停的,竟然就遇见了慕容嫣和苏兰芷了,这让她好生疑惑,眼角瞧着自家儿子那淡定自若的神态,还真的不确定,今ri的一切,到底是巧合呢,还是有意为之呢? 不过秦之衍做事情向来如此,她这个做娘的有的时候也是不清楚的,所以秦王妃倒也没有一直耿耿于怀,高兴的坐在了慕容嫣的身边,笑嘻嘻的和慕容嫣苏兰芷说着话,几个女子之间,倒是显得格外的热忱了。 “苏夫人,这送花sè的料子不错,可是那上好的浮云缎,做出的衣服行走间就好似那流云一般的,甚是好看,苏夫人不如就选这个吧?网不少字我看着是极趁苏夫人的。” “呵呵,秦王妃好眼光,那我就选这个了。” “苏夫人也帮我选选,王爷和衍儿都需要添置新衣了,我这会儿,挑的都有些眼花了,苏小姐,你也帮忙看看吧!”吩咐掌柜的多拿一些适合男子的料子,秦王妃拉着慕容嫣和苏兰芷就仔细的挑选出来,几人商量着挑选了苏青岚的,又挑选了秦王的,最后轮到秦之衍的,秦王妃却是让慕容嫣和苏兰芷多多的参考,瞧见了那暗红sè的料子,秦王妃觉得是不错的,“苏夫人苏小姐看这个如何?”料子是好料,而且sè泽也喜庆,适合过年穿着了。 “嗯,王妃的眼光的确是不错的,很适合武成王。” “苏小姐,你觉得呢?”有意无意的总喜欢问苏兰芷的意见,苏兰芷觉得这秦王妃好像总是想扯自己进去一半的,笑着就点了头了,“王妃挑选的,自然是极好的。” “嗯,衍儿,你可是满意了?” “母妃选的极好,我自然是满意的。” “那好,就这么定了!” 笑嘻嘻的和慕容嫣一起选好了料子,定做了尺寸,秦王妃今ri难得见着慕容嫣,倒是很想和慕容嫣好好相处一番了,“对了,苏夫人,这首饰你可是去看好了?” “这个倒是还没有去的。” “那我们一起去可好?” “嗯!” …… “苏夫人,你瞧瞧这一套宝石蓝的头面极是不错,看起来非常的jing致,而且这宝石切割的也是极好,很适合参加各种聚会,苏夫人觉得如何呢?” “嗯,很是不错,很适合王妃。” “那我就买下了,苏夫人看这个簪子,黄金坐胎,上面垂了这类似梳子的珠子,看着jing致极了,我瞧着苏小姐戴着正好合适呢!苏小姐,你喜欢吗?”网不跳字。 “自然是不错的。”点了点头,苏兰芷看着满目琳琅的首饰,只觉得眼角都有些花了,之前看秦王妃打扮的也不是格外的华丽,怎么今ri,却是如此的喜欢这些珠宝首饰了? “那就这个吧!”慕容嫣见着适合苏兰芷,也便买下了,和秦王妃又看了许多,各自买了不少的东西,最后商量着继续去逛了。_!; …… 女人天生都有逛街的潜质的,慕容嫣虽然也是一个安静的xing子,只是难免对这些东西也是少不了兴趣的,加上秦王妃又是一个爱好者,两人说着说着,倒是都说一块儿去了,说得很是投机。 苏兰芷见着两人如此热情,很是体贴的慢了几步,给了两人说话的空间,也免得两人总是要顾及她了,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秦之衍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不觉的停下了脚步,看着苏兰芷,渐渐的近了些了。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如今算是偷得半点的独处时间,秦之衍自然是珍惜的,“兰兰走了这许久,可是累了?” “我很好,武成王多虑了。”在外面的时候,总也比不得两人偷偷摸摸的在自己屋子里见面,苏兰芷还得时时刻刻jing惕着前面的慕容嫣回过头来,刻意的拉开了彼此的距离,态度和行为中的疏远之意,非常的明显了,只是秦之衍早就习惯,也不在意就是了,“累了就说一声,一会儿我们可以去喝茶吃些点心再回去!” “嗯,武成王有心了。”对秦之衍的感情,苏兰芷如今是有些复杂的,说不清楚内心的真实想法,所以隐约的还是有些抗拒,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般的男子了。 “对了,我昨ri送给你的簪子,你可是有好生的收着?以后有机会,可得拿出来戴一戴才是,我觉得很适合你!”小心的保持着和前方的距离,秦之衍脸上一直都是笑嘻嘻的,让苏兰芷都不好冷下脸来了,“武成王的礼物的确是太贵重了,还希望武成王可以收回去!”说到那簪子,苏兰芷还真的觉得就是一烫手山芋了,实在是有些棘手,丢也不是,留着也不是了,最好的办法,还是还给对方最好了。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拿回来的道理,兰兰如果实在不喜欢,那就扔了便是!”秦之衍这话一说出来,似乎还带了点点的赌气的味道,苏兰芷诧异的看着秦之衍,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这样说了,“武成王……” “这事情兰兰无需再说了,东西已经是兰兰的了,兰兰想要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了吧!我不会有意见的。”虽然说不会有意见,可是对方都那么说了,苏兰芷还真的是不好真的就扔了的。 毕竟,那东西的确价值不菲,更何况,那的确也是秦之衍的一份心意,她还是做不到无动于衷的。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苏兰芷有些懊恼自己提到了这个话题,感觉到气氛有些僵硬,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yin风划过自己的背脊,苏兰芷只觉得自己浑身突然就好像堕入了那冰窟一般的,有股子冰寒的气息笼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苏兰芷就看到一辆马车朝着自己飞奔而来,耳边便是秦之衍着急的身影了,“兰兰,小心!” 只是秦之衍尚未触碰到她,面前的马车已经就停了,帘子掀开,俨然就是一座冰雕般的男子,此时男子的面sè带着yin沉之sè,那冰雪般的容颜似乎染上了一层冰霜一般的,让人看着,就觉得这寒冬腊月的天,变得越发的yin沉无比了。 “焰王爷!”秦之衍看着马车上的人,感觉到对方那冰冷的目光刺过来,本来是打算护着苏兰芷的,可是对方此刻停了,恰到好处,秦之衍不动声sè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可真的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要做什么了。 “武成王,好久不见!”秦焰见着秦之衍,眼底划过一抹寒冷至极的冰冷之sè,接着潇洒的下了马车,见着苏兰芷,倒是打了招呼,“苏小姐!” “焰王爷!”再一次的看到这个前世爱彻心扉,却也痛彻心扉的男子,苏兰芷纵然经历了那么多,却还是做不到心如止水般的平静。那颗心本以为可以安然面对,然而此情此景,苏兰芷想起自己刚才那如芒在刺的感觉,心湖顿时澎湃起来,眼底划过一抹恨意,但是她很好的低下了头,掩饰住了自己所有的情绪了。 “兰儿,你怎么样?”感觉到了后面的动静,慕容嫣暗自责怪自己的疏忽,赶忙就赶了回来,看着眼前的情景,见着一袭黑衣的秦焰那冰冷的脸sè,再看着秦之衍脸上那似乎染了一层薄雾的笑容,接着看着苏兰芷那低垂的脑袋,然而周身却散发着一种她看不出来的气息,慕容嫣赶忙就走了过去,查看苏兰芷是不是出事了,“兰儿,你没事吧?网不少字可是有吓着?” “娘,您放心吧,我没事!”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苏兰芷感觉到自己那紧咬着的牙齿都酸了,这才是稍微恢复了些,笑嘻嘻的看着慕容嫣,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平ri里没什么样,也免得慕容嫣看出什么了。 他刚才到底是什么意思?故意撞上来,最后却又停了?这是为何? 心里其实是从来都不懂这个冰冷无情的男子的心思的,此刻苏兰芷紧了紧心神,刚才那刺骨的眼神她忘不掉,也不会忘! 正在苏兰芷想着秦焰的目的到底为何的时候,一旁一直散发着冷气的秦焰,却是突然开口了,语气竟然是难得的带了一丝的歉意和小心,“苏夫人,苏小姐,刚才马车一时失控,惊扰了苏小姐,还望苏夫人和苏小姐不要见怪!”说完甚至不顾身份的给慕容嫣和苏兰芷做了一个辑,如此谦恭的态度,让苏兰芷的心里没来由的就有些jing惕! “焰王爷严重了,我并没有事情,虚惊一场罢了。”刚才那么汹涌的冲撞,在她都以为自己逃不过的时候,对方竟然恰到好处的停了,苏兰芷可不认为这一切都不过是巧合罢了。 这人心思那么谨慎,怎么会容许刚才的事情发生?想来,这人又是在谋算什么了吧?网不少字 “到底还是让苏小姐受惊了,是我的错,差点酿成了大错了,还希望苏小姐接受我的赔罪道歉,让我给苏小姐压压惊才是!”秦焰说完就看着其他的人,态度也算是少有的诚恳,那层冰冷,似乎也降低了许多了,“苏夫人,二皇婶,之衍,还希望大家都赏光,让我好好给大家压压惊了,请!” 那双冰冷的眸子里好似黑洞一般的让人看不真切,苏兰芷从来都知道秦焰这人是个目的xing很明确的人,从来都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前世对她如此,对薛灵芸如此,就算是对其他的大臣皇子也是如此,今ri对方如此反常,苏兰芷当然是要好生提防了。 不管对方目的如何,她都必须小心应对! 摇了摇头,苏兰芷可不想和秦焰有过多的接触,今生今世,她巴不得离这人越远越好了,可不想再和对方有前世那般的牵扯了,“焰王爷多虑了,不过是虚惊一场罢了,焰王爷也不是有心的,无需让焰王爷破费了。”今世,他们是仇人,苏兰芷可不会和前世一般,傻傻的就只想嫁给眼前的男子了。如今她羽翼尚未丰满,自然是不会和秦焰硬碰硬的,所以,能避着就避着吧,也免得自己会忍不住心里的恨意,让对方看出什么来了。这对她而言,可是得不偿失的! “今ri是我莽撞惊扰了各位,前面就有一个茶楼,希望大家给我个面子,去喝杯茶,吃些点心吧,不然我心难安!”秦焰似乎很坚持,今ri难得的耐心很好,面对苏兰芷的拒绝,竟然也没有发怒,那冰冷的脸sè甚至带上了点点的暖意,看的一旁的秦之衍皱了皱眉头,总觉得眼前的秦焰看起来冷冰冰的,可是却是不怀好意了,“焰王爷无需太客气的,索xing也没人受伤,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吧?网不少字我们还要些事情,不好就耽搁了。”秦之衍拒绝的倒也干脆,如果秦焰继续纠缠,那就是没理了。 只是秦焰此人向来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是我不对,各位如果不肯给我一个机会给大家赔罪,我实在是有些自责。”对此事就较真起来了,刚才所举,不过也是想找个机会亲近亲近苏兰芷罢了,尤其是刚才看着苏兰芷和秦之衍小心的落在后面说话,他见着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然他刚才也不会让马车冲过来惊吓苏兰芷了。 这大半年来,苏府的人闭门见客,之前他虽然救了对方,可是他暂时不会拿这恩情出来,为的就是存着,为了将来的大计了。 只是对苏兰芷,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就是了。不过因着薛灵芸的“死”,他如今要接近苏兰芷难上加难了,今ri好不容易创造了这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的,“还希望大家给我个面子,请吧!”看着大家的神sè,秦焰丝毫都没有放弃,甚至难得的放下了身段,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诚恳些,不那么让人觉得难以靠近,他这样子坚持,看得秦之衍眼底划过一抹幽暗,想说什么,慕容嫣见着这情况也不好拒绝了,只好答应了,“如此,就麻烦焰王爷了!” “不麻烦,苏夫人,请吧,还有二皇婶,之衍,一起吧!”面对秦焰的诚恳和执着,也实在是不好拒绝的太过了,毕竟对方是一国皇子,得罪了,总是不好。 慕容嫣给了秦王妃一个歉意的眼神,就跟着秦焰去了附近的茶楼了,秦王妃回给了对方一个安心的眼神,表达自己并不在意,慕容嫣这才终于是放下了心来了。反倒是秦之衍若有所思的看着秦焰那冰冷的背影,觉察到秦焰今ri刻意的降低自己周身的冷意,想着刚才那突然失控的马车,还有那恰到好处的距离,怎么都觉得这一切,都是眼前的男子主导的罢了。 只是他没有证据,此刻他作为客人也不好多说什么,秦之衍只好担心的看着苏兰芷,见着对方似乎一直都是低着头,脸上的表情他看不真切,却觉得肯定是不好的,只是他看不到罢了。 她似乎对那人,很不喜,这是为何? 记忆中苏兰芷和秦焰的接触似乎不多,更何况大半年前秦焰还救了苏兰芷一家,按理说这样子的两个人是没有恩怨的,只是为何他在苏兰芷的行动中看到了对方对秦焰的排斥? 难道是两人之间,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吗? 秦之衍此人向来观察敏锐,这会儿自然是注意到了苏兰芷太过安静的反应了,这和他素ri里遇到的苏兰芷都是不一样的,就连当初他刻意的靠近苏兰芷,苏兰芷都不曾有过如此的表现。 那样子低垂着头,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轻不可见的压抑和忧伤,实在是让人有些诧异了。 他们之间,莫不是曾经发生过什么吗? 只是,可能吗? …… “二皇婶,苏夫人,到了,请!”一路上秦焰的话虽然不多,可是对慕容嫣和秦王妃的态度很好,平ri里那副冷漠难以接近的感觉在此刻也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一直都给慕容嫣和秦王妃很舒服的感觉,完全不会让人觉得他无法接近了。 只是他一路上用视线的余角去看苏兰芷,却总是发现对方只是低垂着脑袋,一副顺从的样子,安安静静的走着,看起来虽然和大多数的大家闺秀一般的,好像是因为害羞不敢抬起头来的样子,但是他却是有种直觉,对方似乎一直都在躲着他,不想面对他一样的。 这样子的感觉,好像和苏兰芷最初认识的时候,他就觉察到了。那个时候他甚至有过一刹那的感觉,好像苏兰芷是恨着他的,甚至那恨意不是一般的恨,而且那种恨不得毁了他的恨意。只是转眼,那恨意便消失了,等他再去看的时候,再也没有了其他,让他一度以为,那不过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也是,苏兰芷怎么会恨他呢?两人在他可以安排见面之前,是没有任何的交集的,他也不曾对苏兰芷做过什么事情,就算是那一ri是刻意的算计,他相信苏兰芷也是不知道的,毕竟苏兰芷对薛灵芸是那么的信任,如此的她,怎么会怀疑呢?更别说是恨他了。 如此想着,秦焰倒是打消了之前的念头,只是看着苏兰芷一直只是低着头,唯唯诺诺的样子,让他没来由的,就有些不喜了,“苏小姐,请坐吧,还有之衍,别站着了!”进了专门准备的包间,秦焰见着苏兰芷和秦之衍一直都站着,看着两人隔得挺近的,突然就想起刚才在街上看到的那一幕,心里没来由的就有些不舒服,给两人安排了位置,竟然是自己生生的就阻隔在了两人之间,似乎很不想让这两人靠近就是了。 “二皇婶和苏夫人喜欢什么茶?这店子的茶水不错,而且点心都非常的jing致,你们喜欢什么,就跟店小二说就是了。”因为是包间,自然是有专人伺候的,此刻身边站着一个店小二,秦王妃和慕容嫣也不是特别的挑食的,“就来一壶铁观音吧,至于点心,就随意的上一些,你看着办就是了。” 其实比起来这里,慕容嫣和秦王妃倒是更热衷于逛街的,只是秦焰的热情难却,也是不好拒绝的就是了。 “嗯,也好,那就来一壶铁观音吧,点心就照着你们这里的招牌上,好吃的都来一些,速度快些!”吩咐好了店小二,那店小二马上就去了,临走之前,秦焰吩咐直接就让人来这里现成泡茶就好,很快的,就有人端了茶具上来了。 “今ri多谢二皇婶和苏夫人赏脸,刚才多有得罪,如今,还希望大家都能安神!先用些点心吧,这里的点心师傅来自江南,做的点心很地道,十分的爽口,而且不腻!”作为东道主,秦焰很是热情,这和他平ri的形象,倒是差得多了。他这样子,反而让人越发的弄不明白他的心思了。 第二百零四章 秦焰“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