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奇怪的雪鸢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二百零二章 奇怪的雪鸢

()第二百零二章 奇怪的雪鸢章节高速更新开始,更新字数为10349 章节名:第二百零二章 奇怪的雪鸢 少女二八年华,容貌姣好,此刻一张漂亮的脸上带着那梨花点点,竟是让人生出点点怜惜之情,想来见着这般女子的男子,怕是没有几个不动心的吧?网不少字 只是可惜了,苏兰芷并不怜香惜玉的男子,此刻她看着那女子那般无助可怜的模样,换做任何人怕是都会不忍,伸出援助之手了。k”;但是苏兰芷却是不会的,她见着那女子扑过来,害怕的往后退了退,那模样带着稚气的脸上沾染的惧意,反而让人觉得那女子造次了。 女子见着苏兰芷后退了几步,想要继续冲过去,可是跟着下车的云珠见着了,小心的将苏兰芷就护在了自己的身后了,“这位姑娘,我们小姐刚才已经说了,如果你有什么难处直说就是,何必冲撞了我们小姐呢?”这话一出来,只见着那女子的面sè划过一抹轻不可见的尴尬,随即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兰芷,“小姐,民女……”正准备说些什么,一旁的那莫大爷就发作了,“你个臭婊子,你给我起来!”那叫做莫大爷的见着少女跪着了,二话不说就要上来扯,那少女那双饱含着泪水和绝望的眸子看着苏兰芷,整个人轻轻的哭着,这幅模样,还真的是让人不能就这么不管不顾了。 “云珠!”给了云珠一个眼神,云珠立刻就拦住了莫大爷,看着莫大爷的脸sè,带着冰冷,“放肆,我们小姐是你随意可以冲撞的吗?”网不跳字。死死的拦住那人,云珠可不能让人靠近马车了,不然被人看到里面的慕容嫣就不好了。 “哼,就算是不能随便冲撞了你家小姐,可是那女人可是欠了我钱的,我让她还钱,莫不是你们还拦着不成?”莫大爷似乎也是被刚才的局势有些弄懵了,一切没有朝着他们想要的方向走,这会儿自然是要好好的讨回一局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下了马车的,只是一个小姑娘?里面的夫人呢? 只是如今也由不得他惊讶,这场戏,还是要走下去的,无论如何,都要完成任务才行!所以他此刻更加的蛮横,盯着那女子的眼睛都要出血了,见着那女子哭哭啼啼的,很想冲过去就将那女子带走,那女子似乎感觉到了莫大爷的怒火,有些害怕的抖了抖身子,对着苏兰芷就磕起头来了,“小姐,求求你,救救民女吧,民女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因着这场热闹,周围的人群渐渐的多了,许多人似乎也是看热闹一般的,等着苏兰芷的反应了。 苏兰芷见着那女子和莫大爷两人一唱一和的,看起来是在求她,其实何尝不是在逼着她呢?眼底划过一抹冷意,苏兰芷却是笑了笑,一脸的不解了,“这位姐姐,你可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我刚才不是说了能帮的的尽量都会帮的,只是你一直这样子拦在我的马车面前,只是求助,却没说什么,你让我怎么帮你呢?”可不想让人继续看热闹了,苏兰芷那张脸带着惶恐不安的瞧着少女,脸上带着不解,她这样子一说来,还真的是让人觉得这少女有些无厘头了。 也是,你求人帮忙,又一直不说,还总是拦着别人,实在是有些逼迫的意思在里面了。 有些人想起刚才就是这少女惊扰了别人的车子,一直拦着别人不让人走,那眼神,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似乎发现了人群中的视线有些变了,少女面sè一僵,没有想到苏兰芷还是切中要害,直接就那么说了,顿时心里划过一抹jing惕,脸上,却是更加的凄婉了,“小姐啊,民女的母亲去的早,家中就只有民女一个女儿,前些ri子父亲患了重病,民女四处求借,想给父亲治病。无奈时,正好碰着了这莫大爷,他答应借给民女钱,让民女慢慢的还,民女当时想着只要给父亲治好病就好,看着这莫大爷心善,便也没多想就借了。却不曾想,这莫大爷借给了民女五十两银子,却依旧换不回父亲的命!父亲去了,莫大爷又借给了民女十两银子安葬,一共是六十两,民女打算慢慢做工还的。只是这莫大爷突然就改了口了,说民女欠了他一百二十两,那个时候民女才知道这是高利贷,只是悔之晚矣!民女答应了慢慢给他做工还钱,然而他却是让民女去做他的十九房小妾,民女虽然贫困,可是却万万不想去做那妾侍,白白的让父母蒙羞了,还请小姐救民女一命,民女此生,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小姐的!”说完就猛地给苏兰芷磕头,这女子如此刚毅不屈的模样,还真的是让围观的人有些心疼了。 给人做妾,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无奈之举,谁愿意给人糟蹋,没名没分的呢? “这位小姐,你就帮帮她吧,看她这样子,怪可怜的!”为了父亲欠下巨款,如今刚毅不屈的,可见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孝顺孩子,这样子的孩子,也是不该承此噩运的。 “是啊,小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姐就当做是行善积福吧?网不少字” “是啊,小姐,这少女看起来也是一个会做事情的,小姐何不就帮帮呢?她一定会心生感激,好好报答小姐的!” “哎,如此孝顺的孩子,可不能让她糟了这噩运了,不然岂不是对不起她一番孝心动天了?” “是啊是啊,这孩子可真可怜啊!” …… 一百二十两,对一个一般的家庭,实在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了,许多人也只能是同情,却也帮不了多少忙了,大家看着苏兰芷虽然穿着素净,可是周身气质不凡,那一身的衣服,就算是素sè,却也可见其jing致,想来也不是一个缺钱的,便知求着苏兰芷帮忙了。 苏兰芷瞧着人群中最先求她帮忙的人,许多衣服都是新的,虽然不见得多华贵,可是这衣服都是新的,那就耐人寻味了。尤其是随着那几人的开口,大家都纷纷的附和,那就更是让人寻味了。 看来这一次这暗中的人,还真的是做足了准备的,呵呵,也不知道他们相府到底是有什么金山银山了,竟然让这些人如此的费心了? 眼底满是冷意,苏兰芷看着那少女,瞧见对方如花似玉的容颜,还真的不得不感慨对方找人的眼光了,怕她是男子,见着这般孝顺刚毅的女子,也会动容的吧?网不少字正准备说什么呢,一旁的莫大爷趁着云珠“不注意”就冲了过来,拉着那女子就要走了,“你给我住口,你已经是我的妾了,跟我走!”说完就要拉着那少女走,苏兰芷好笑的看着这两人,看着女子那哀婉的神情,知道自己今ri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管了,“云珠,把银子给了那莫大爷!” “是!”拿了一百二十两就扔给了那莫大爷,云珠看着眼前的两人,眼底满是厌恶,“这女子的钱,我们小姐代她还了,你拿了银子走人,不许再打扰这小姐了!” “哼,我才不稀罕这银子,此女子已经是我的人了,难不成你们小姐还要做这等子夺人小妾的事情?”那莫大爷倒是一个不为所动的,拉着那女子就硬是要走,那女子死死的撑着,最后咬了那莫大爷一口,赶忙就躲回了云珠的身后了,那莫大爷见着了,面露凶狠,“你给我过来!” “我不,如今银子已经还了你了,我们已经两清了,你走吧,放过我好不好?”浑身颤抖的躲在云珠的身后,那女子满脸的惧意和害怕,着实可怜。 “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还赖着不走了?”那莫大爷拿出一张文书,上面不就是卖身契吗?那女子见着了,脸上划过一抹惊惧,看着苏兰芷,“小姐……”眼中满是恳求,苏兰芷见着这两人咄咄相逼的,脸上划过一抹不奈,实在是烦躁的紧! “莫大爷,人家女子不愿意跟你走,你就放了人不成?你这样子强抢民女,难道是想上公堂不成?”好好的出来一趟,竟然遇到这等事情,苏兰芷实在是觉得烦躁了。|i 这些人,还真的就是不放弃了,逮着机会就往他们这里送人,有必要吗? “上公堂我可是不怕的,我这里可是有文书的,这女子已经是我的小妾了,小姐你莫要多管闲事,污了你的名声了!”拿着那文书有恃无恐的,那女子见了,整个人都抖了,伸出手指着那莫大爷,声音里满是绝望了,“那不是我签的,是你骗我签下的,你当初明明说是借据的,哪里就是我的卖身契了?”这女子看样子也是一个不识字的,这模样就是一个被人骗了的模样,看得人都不忍心了。 只是那莫大爷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看着那女子气得神子的都抖了,却是将那文书摊开来,“白纸黑字写着的,你莫要赖账,当初可是你心甘情愿签下的,我可没逼你!”眼神好不得意,那莫大爷挑衅的看着苏兰芷,他还就不信了,他们做到这样子的境界,苏兰芷还不能不将这女子给收了! “你,你你……”指着莫大爷的手都发抖了,那女子想了想,狠下了心,对着苏兰芷就直直的跪着了,“小姐只要将民女的卖身契赎回来,民女愿意给小姐做牛做马报答小姐的恩情!”说着就不要命的给苏兰芷磕头,一会儿那头都磕破了,这可不是就逼着苏兰芷收下她了吗? 苏兰芷瞧见这两人一唱一和的,此刻的目的终于是明确了,嘴角不由得划过了点点嘲讽的笑容,看着那少女的目光带着一抹嘲讽,看的那少女差点就以为苏兰芷看出了什么了,瞧见那双足以看透人心的眸子,少女的身子僵了僵,随即就继续跪着了,“小姐,求求你了……”声音带着哽咽和绝望,好像苏兰芷不救她,她就会彻底的绝望一样,那女子看着苏兰芷,见苏兰芷没有反应,二话不说就起身,往那马车上撞去! 那决绝的身影,带着狠绝,苏兰芷赶忙让云珠拦着那女子,瞧见那女子被拦下一脸的灰白之sè,苏兰芷叹了口气,“你这是何必呢?我又没说不帮你!”事到如今,她还真的是不得不帮了,不然闹出人命,可就糟糕了。 这布局之人,果然狠辣,将这一切都算计的那么好,好,很好! “小姐,如果卖身做妾,民女情愿死,也不好为此让爹娘九泉之下都不安宁!”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在没有看见的地方松了口气,少女知道,如今,也由不得苏兰芷拒绝了。 “哎,罢了罢了,你既然一片孝心,我便成全了你吧!”看样子是妥协了,苏兰芷瞧着那女子,笑了笑,接着看着那莫大爷一脸菜sè,给云珠了一个眼神,云珠皱了皱眉,却是走了过去,“我们小姐想要赎回这女子的卖身契,你开个价吧!” “哼,那可是我的妾,我不会卖的!”这莫大爷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会儿死硬着嘴,硬是不肯说话了。 “那女子不愿给你做妾,你这样子逼迫,难道就想得到一具尸体吗?刚才的情况,你难道没有看到?”云珠也是懒得废话,看着那莫大爷的眼神很是不善,对这打扰了苏兰芷和木容易的人,云珠从心底里都是厌恶的。 “哼,她如今是倔强,没有转过弯来,等她到时候想通了就好了,我是真心的喜欢她的,可不会将她就这样子转卖了,雪鸢,你还是跟我回去吧,莫要在这里耍小xing子了!”看着那雪鸢的眼神倒是格外的爱恋,此刻的莫大爷见着苏兰芷出手,倒是变了个脸sè,这模样看起来,还真的是舍不得了。 “不,我不跟你回去,莫大爷,求你了,放过我吧!”那叫做雪鸢的女子害怕的躲在云珠的身后,甚至想要靠近苏兰芷,只是苏兰芷给了对方一个眼神,雪鸢也不敢靠近了,只是却是离得那莫大爷远远的,看起来,真的是不想和那莫大爷有任何的牵扯了,看的那莫大爷好生生气,“你和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跟不跟我走的?”冷了冷脸就想来扯,可是云珠在那里站着,却是不好发作的。 “不,我不,你还我卖身契,我就跟着这小姐了!”看样子是赖上苏兰芷了,苏兰芷嘴角抽了抽,看着那女子,眼底满是冷意,却是在思考,此情此景,到底要如何做才是最好了。 这个女子,肯定是不能留的,她可不想自找麻烦,可是,她该怎么做呢? “哼,我不还你卖身契,我看你要怎么跟着那小姐?”那莫大爷见着雪鸢不识趣,这会儿越发的横了,那卖身契白纸黑字写着,还有雪鸢的手印,也是做不得假的,雪鸢顿时怕了,看着苏兰芷,一脸的哀求,“小姐……” “两百两,换你这卖身契,你换不换?”两百两对一般的人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那莫大爷的脸上不由得就有些松动了,“这……” “你莫不是想见官不是?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见着对方一副贪财的样子,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这不过是yu盖弥彰罢了,可是想要混淆视听,真的以为她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姑娘吗? 事出反常必有妖,前世的她经历了那么多,哪里还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这两人虽然没有破绽,然而一切太过巧合,由不得她不去怀疑了。 …… 那莫大爷这会儿有些松动,可是看着那雪鸢的眼神还是有些舍不得,这会儿大家见着了,纷纷就出来说道了。 “人家小姐都愿意拿两百两换了,算起来是你赚了,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 “可不是吗?人姑娘不愿意跟着你,你何必毁人呢?” “你都有十八房小妾了,别糟蹋人了,何必呢?” “你这放高利贷,强钱民女,见了官了,吃亏的还不是你吗?你这样,何必呢?” “就是啊,见好就收吧,别平白无故的耽误了人家姑娘的青chun了。” “你这事情做得不厚道,如今却是要如此,难不成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成?” …… 人群中的人议论纷纷的,那莫大爷的脸sè有些僵硬,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的,看着那姑娘,“你真的不肯跟我?”这模样看着,好像他真的是对这雪鸢上心了一般的,有些舍不得了。 “莫大爷,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你家里如此多的美眷,何必紧紧的抓着我不放呢?”雪鸢怕怕的往后退了几步,似乎想要靠近那马车,只是苏兰芷巧妙的挡住了雪鸢,不让对方得逞了。 “好,你好,你宁愿给人为奴为婢都不肯跟着我的享福,我成全你!”瞪了那雪鸢一眼,莫大爷有些气急败坏的,看样子实在是气愤,偏偏又没有办法,看着苏兰芷,最后也只能妥协了,“好,既然小姐收了她,那我就收下这两百两银子,卖身契归你,我倒是还不稀罕了,有这两百两,我去找更好的!”说罢给了雪鸢一个你不识好歹的眼神,看着苏兰芷,语气颇为不甘愿了。 “云珠,给银子!” “……”云珠有些不乐意,怎么都觉得两百两不值得,可是看着苏兰芷的目光,也只好拿出了两百两银子,“挪,给你,卖身契给我!” “给就给,不识好歹的娘们,将来有的你受苦的!”急急的拿了银子,那莫大爷瞪了雪鸢一眼,责怪对方的不识好歹,“你好自为之,好好的小妾你不做,偏偏去给人做那下贱的事情,希望你将来不后悔!”说罢就愤愤的走了,那神情,颇为不甘,可是如今,他能怎么办呢? “小姐,谢谢你!”见着那莫大爷终于是走了,雪鸢对着苏兰芷跪下磕了头,苏兰芷也不阻止,只是静静的看着雪鸢,等到对方谢完了,却是让云珠将卖身契给了对方了,“好了,你走吧!”苏兰芷说完就要走,可是雪鸢见着了,可不愿了,“小姐花了那么多钱帮着民女,民女哪里能就这样子不感恩的就走了?民女刚才说了做牛做马都会报答小姐的,小姐让民女为奴为婢民女都会做的,希望小姐不要赶奴婢走,奴婢要好好的报答小姐!”这样子还真的是赖上苏兰芷了。苏兰芷见着对方果然如此,却是笑了笑,“帮你,也不过是想为自己积福罢了,不过是举手之劳,你自己走吧,我不需要你的报答!” “不,小姐,奴婢如今已经是小姐的人了,奴婢这命都是小姐救回来的,小姐,奴婢一定要跟着小姐,报答小姐!”这会儿是赖上苏兰芷不肯走了,雪鸢就跟着苏兰芷,看得云珠好生气愤,“我家小姐不缺人照顾,既然小姐让你走,你何必苦苦的跟着?” “救命之恩大于天,父亲母亲从小就教导奴婢要知恩图报,奴婢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雪鸢看样子是不肯走了,苏兰芷见着了,嘴角划过冰冷的一笑,“可是我不缺人,你走吧!” “小姐不缺人,奴婢可以做别的,洗衣服做饭,甚至粗活,奴婢都能做的,还希望小姐给奴婢一个报答的机会!不然奴婢心难安!” “你这人还真的是,我家小姐好心救你,你就如此赖上了不成?好生没道理!”什么是牛皮糖,云珠这会儿算是认识到了,见着那雪鸢不肯走,云珠对对方的不喜,更是深了一层了。 这人还真的是麻烦,耽搁了他们好些时辰,竟然还赖着不走了,实在是让人讨厌的紧, “奴婢,奴婢只是想报答小姐罢了,小姐今ri救了奴婢,而且,而且奴婢如今无依无靠,奴婢又得罪了莫大爷,奴婢,奴婢实在是没地方去了……”说完眼泪又哭了,苏兰芷还是第一次见着那么一个人,泪水那么多的,想来就来,实在是觉得烦躁,耐心也都要掉光了。 “我救了你,可不还得安置你,云珠给她些银子!” “是,小姐!”对这雪鸢也实在是不喜,云珠特别讨厌这种动不动就哭的女子了,觉得很做作,没好气的就给了雪鸢十两银子,这对一个普通人来说,省着些话,够大半年的开销了。 “小姐,奴婢不要!”拒绝了苏兰芷的银子,那雪鸢看着苏兰芷,赶忙就跪下了,“小姐救人救到底,就收留奴婢吧,奴婢什么都不要,只需要小姐让奴婢报答小姐!”这么知恩图报,不求回报的人,的确是难得,换做是一般的人怕是都收了,也好培养一个左膀右臂,可是苏兰芷明知道对方心思不简单,怎么还会如了对方的意了呢? “这十两银子够你好生生活许久了,你且拿着这银子远离京城,去投奔你的亲戚就是,为奴为婢的话就不要说了,今ri我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不用你卖身回报的。”沾染上牛皮糖的感觉,苏兰芷还真的是不喜欢,可是对方依旧不依不饶的,弄得苏兰芷好生烦躁。 得寸进尺,怕是说的就是这个了吧?网不少字 “不,这份恩情奴婢记着了,奴婢刚才已经说出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了,而且奴婢如今孑然一身,父母皆亡,奴婢也没有什么亲戚可以投靠。如今,也只希望小姐怜惜一二,给奴婢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罢了,奴婢什么都不要,工钱也可以不要,慢慢的还,有生之年,一定将欠小姐的都还上!”说得倒是大义凛然的,苏兰芷不得不佩服这雪鸢的意志了,无父无母,连亲戚都没有,如今还得罪了人,一个孤身的女子,还真的是一点后路都没有了啊! 嘴角的笑容似乎更大了,也越发的冷了,苏兰芷最恨的就是别人的纠缠,此时此刻,心里越发的烦躁了,恨不得将这雪鸢打将出去的好,也免得麻烦,只是众目睽睽之下,她还真的是不好就如此的不顾及相府的名声了。 “我说了,不要你还了,你且拿着银子离开吧!”知道自己再说也无用,苏兰芷最后还是将这话给吞回去了,“既然你要跟着,就跟着吧!”说完转身就走,就算不用看都能猜到雪鸢眼底的那抹得意之sè,苏兰芷很快就回了马车,阻隔了所有的视线,雪鸢这会儿看着云珠上去了,想着要上去,可是没有得到允许,又是不敢,一时有些纠结,苏兰芷见着了,看着雪鸢,笑了笑,“去后面的马车吧!” “是!”虽然没能和苏兰芷一辆马车,雪鸢也不着急了,高高兴兴的去上了另一辆马车,这会儿苏兰芷给了云珠一个眼神,云珠也跟着去了。 慕容嫣刚才在车内早就将外面的一切听在了耳朵里,她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今ri的事情,有异常了,只是她不知道,苏兰芷为何要将这雪鸢带上? “兰儿,你这是?”女儿向来谨慎,慕容嫣虽然不知道苏兰芷是要干什么的,可是也知道,苏兰芷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的,更何况,刚才的情况,也由不得苏兰芷拒绝了。 “娘,她既然那么想跟我们回去,就跟我们回去吧,无碍!”给了慕容嫣一个无需担心的眼神,苏兰芷心里也早就有了打算了,只是这打算,如今也不好说,只能先瞒着慕容嫣了。 “哎,委屈你了,娘真的是很没用,刚才让你一个人面对这一切!”好几次她刚才都想冲出去了,只是她知道,自己一旦出去,流言蜚语全部袭来,到时候更加的麻烦。所以就算是再不舍得,慕容嫣也只好就忍着了。 “娘,您别这么说,刚才矛头直指您,您出去反而更加的麻烦。”也是啊,刚才有人刻意的主导舆论,她苏兰芷怎么就如了对方的意了呢? “可是你一个孩子,实在是……”虽然苏兰芷懂事,可是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她作为母亲却总是让自己的孩子面临这些,实在是她的不是了。 “好了,娘,您别想了,我们还是赶紧的回去吧!”出了这事情,大家也没有了闲逛的心思了,不如早早的就回去罢了。 “哎,也只能这样了,看来明ri,还是得再出来一趟的。”遇到这样的事情,慕容嫣也实在是烦躁了,也没了兴致,只想回去了。 “可不是吗?娘,我们回去吧,明ri再来也是一样的。”眼底有些冷sè,苏兰芷想着今ri的这事情,竟然是半点破绽都没有,这雪鸢是谁派来的,有什么目的?苏兰芷也不知道,所以,如今她只能将对方留着,小心的看顾着,她倒要看看,这一次,又是谁动的手! …… 马车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大家的视线,经过这事情,众说纷纭的,不过对苏兰芷倒是好生的赞叹,“这苏小姐可真的是心善呢,而且也大方,瞧那女子,还真的是福气了。” “可不是吗?只是给人做了奴婢,倒是可惜了那么一副好皮相了。” “这也比当妾好啊,妾是什么,比那奴婢还不如呢,要是我,我倒是宁愿做那苏小姐的奴婢,看着就风光!” “哈哈,你小子莫不是思chun了吧?网不少字瞧着苏小姐美得跟那仙人似的,动了心了?” “就算是动心,那也不是我能肖想的,只是不知道,这苏小姐竟然如此绝sè,纵然蒙着面纱,我都觉得心猿意马了。” “哈哈,瞧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网不少字” “难道你是不想?” …… 几人正说着,突然感觉到周身有股子的yin冷之气,接着嘴巴似乎被人打了一下的,突然就肿了。 “谁啊!”咒骂一声,结果嘴巴又被打了一下,马上就见血了,那几人满脸的害怕,赶忙逃开了。 而此刻,就在不远处的包间里,一个黑衣男子静静的坐着,周身散发着一股子的冷气,仔细看,还能看到对方那眉宇间的杀气了。 “主子,事情已经办成了!”一道影子一般的身影突然就出现在了男子身边,男子拿着茶杯的动作顿了顿,“让她好生在相府待着,可别出什么差错了!” “是,主子!” “还有,刚才那几个人,好生教训一下!”冰冷的声音,没有一点点的起伏,就那么说了出来,弄得他身边的侍卫都被影响到了,“是!” “去吧,不要留下痕迹!” “是!”虽然心里讶异男子此刻的行为,可是那人还是毫不犹豫的就去了,等到他消失了,黑衣男子的目光却是继续看着窗外,那目光,似乎是随着苏兰芷的马车消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