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心思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一百八十九章 心思

()“兰姐姐啊,我许久没有听你弹琴了,不如你就弹琴吧,你的琴声可好听了。”慕容香见着秦之衍提出这个要求,笑嘻嘻的拉着苏兰芷,想着苏兰芷以前弹奏的曲子,她虽然是不大懂,却也觉得是很不错的,很想再听一次呢! “呵呵,是啊,兰儿的琴弹得很好,不如就弹琴吧!”慕容雅也挺怀念苏兰芷的琴声的,看着苏兰芷,眼神颇有些热切了。 “弹琴不错,苏小姐可否应景的弹一曲?”秦之衍见慕容雅和慕容香都这么说了,自然也是想苏兰芷弹一曲的,反正今ri他还有许多机会,这第一个惩罚,还是不要太过了的好,不然到时候,可太为难了。 “那,好吧!”本来还在想表演什么呢,结果大家都想听她弹琴,苏兰芷便让人准备好自己的古琴,便弹奏了起来。 选的是一首有名的古曲,名为《雪ri》,优雅的琴声,曲调带着轻快,让人只感觉到白雪飘渺的纯美画面,衬着此刻那白雪茫茫的世界,恰恰好。 时隔半年,苏兰芷的琴技,似乎越发的jing进了,或许是心境越发的沉静,此刻的苏兰芷,坐在那儿弹奏曲目,竟然给人一种和那冰雪融入一起的错觉,虚无中带着飘渺,竟让人身临其境般的,大家的目光里都划过一抹诧异。而秦之衍见着了,也许是兴起,掏出了怀里的软剑,竟陪着苏兰芷那曲目,开始舞了起来。 同样优雅高贵的姿态,那浅蓝sè的身影,融入冰雪般苍白的世界,就好像多了一副优美的画卷,尤其是配着苏兰芷那琴声,一个悠扬飘渺,一个潇洒肆意,两人的配合,竟然如此的和谐美满,看得一旁的人都呆了,连苏兰芷什么时候停下了曲目,秦之衍什么时候停下了都不曾发觉了。 郎才女貌,琴瑟和鸣,天造地设,绝世无双……也或许是那琴曲太美,亦或者是秦之衍那舞剑太肆意,竟然让大家的心里不由得就想起了这几个词,等再一次看着在场的两人,慕容雅几人的眼底滑过一抹诧异和惊艳,似乎都被这样的景sè,给迷住了。 而苏兰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自己面前的秦之衍,想着刚才对方竟然能够如此肆意的跟随自己的曲调,甚至那么潇洒的配合自己的曲调舞剑,苏兰芷的心弦不知为何划过了一抹颤意,从未曾想过,竟然也有人,能够听懂她的琴音了。 这,便是知音吗? 前世的她,纵然琴技超越,却也从来都不喜欢出风头,当年嫁给秦焰的时候,偶尔也会独自抚琴,那个时候的她,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愿望,琴声中含着期待和美好,一直都是开心的。偶尔弹奏给秦焰听,对方却只是对她笑着说声“很好听”,却再也没有了别的言语,当时,其实她的心底里,也是有些失望的,总觉得秦焰没有听出她琴声里的爱意,更没能体会她想要对对方表达的意思。那个时候的她,无疑是失落的,所以渐渐的,她也就不弹琴了。只因为,没有人能读懂她琴中的意思罢了。 而此时此刻,看着秦之衍那双深邃似海的眸子,苏兰芷竟然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了,总觉得对方似乎完全听出了自己亲声里面的意思,甚至也表达了出来。第一次遇到知音,苏兰芷的心底,难免有些难以自已的激动了。 自古知音难寻,倘若世间真的有一人可以如此了解她,那她是不是也该好好和对方探讨一下音律呢? 心底里那道坚固的城墙似乎有了松动的趋势,苏兰芷难得的,看着秦之衍的眼神不再总是防备了。 秦之衍自然是发现了苏兰芷的变化,感觉到自己离对方又近了一步,秦之衍心下狂喜,只觉得这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了,“苏小姐的琴技,果真是进步了,心境比之半年前,似乎多了一份沉稳,想来苏小姐会心想事成的!”秦之衍作为秦王的嫡子,自幼琴棋书画都有涉及,他非但才华横溢,武功也是高强,而且他的慧根极好,学什么都学的不错,也很认真,刚才苏兰芷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心思,他认真的去听了,自然也就了解了。也正是因为了解,所以他情不自禁的随之舞剑,是附和,也是一种开导。 “武成王也是好剑法,我很佩服!”刚才的秦之衍,比之平时,多了一份潇洒肆意,那样子的感觉,是苏兰芷一直渴望,却无法比及的,所以她也只能羡慕罢了。 “呵呵,不过也是多年的练习罢了。”他出生在那样一个地方,暗处的yin暗不少,他为了保护自己,也必须学会这些,不然他哪里能够平安至今? “武成王似乎总是如此谦虚。”知己难求,苏兰芷难得遇到那么一个,故而对秦之衍的态度,也有些变化了。 “苏小姐何尝不是呢?”笑了笑,两人皆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对对方的欣赏,这是一种默契。 “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很想和武成王切磋一下琴技。” “呵呵,苏小姐相约,我哪里能够拒绝?找个机会,我们一定好好切磋!” “那就这样说定了?” “嗯!”古有伯牙子期,而如今,苏兰芷觉得秦之衍,便是她的那个子期了。 …… “啊,实在是太美了!”这边慕容雅几人终于是有些回过神来,看着苏兰芷和秦之衍,眼中都充满了崇拜了。 这样的两个人,怕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对吧? 大家的心里纷纷都有了这样的想法,只是没有说出口罢了。但是因着这琴剑共舞,大家看着苏兰芷和秦之衍的眼神,也变得不大一样了。 曾经,他们觉得如秦之衍这般的男子,定然要风华绝代的女子才可以配得上,如今,看着苏兰芷,虽然还没有完全的褪去稚气,可是两人刚才如此和谐,让大家竟然觉得两人注定了就是为了对方而生一般的,心里竟然都出奇的觉得两人就是彼此的那一半了。 “兰儿,你的琴技,越发的jing进了,我这个外行听着,都有些被迷住了。”刚才她似乎都走入了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那里一片的纯白,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满世界的白sè和纯净,让她第一次,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冬天了。 这就是兰儿心里的冬ri吗?没有凄寒的顾忌,也没有万物沉寂的悲伤,却只求得那一片宁静吗? “也是这曲子好听,我曾经听过一次,觉得很是不错,便记下了,大家喜欢就好!”许是刚才被秦之衍那身姿所惊艳,苏兰芷这会儿还尚有些回不过神来,对着大家笑了笑,“刚才献丑了,不满意的地方,希望大家包好。”这是自谦的话,不过大家可不会将苏兰芷真的就看做是献丑了。 “苏小姐的琴声优雅大方,就如同苏小姐的人一般的,的确是难得,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优美的琴声,怕是以后都不会再忘记了。”莫莹很少夸人,不过这一夸,却是从心底里认可的。 “可不是吗?苏小姐的琴声,陪着武成王的舞剑,可真的是美极了,琴瑟和鸣,也不过是如此了吧?”刚才那样子的一幕,还真的是让人只觉得看到了一对恩爱的夫妻抚琴舞剑的画面,那样子实在是和谐的太过美好,让人只感觉到满满的幸福溢出,此生都不会再忘掉这样子的画面了。 这两人,莫不是天生就是为了彼此而生的?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美的画面呢?一人抚琴,一人舞剑,这样子的场景,实在是让人羡慕的紧!武成王今ri可是好雅兴!”慕容宵的语气也不知道是怎么的,酸酸的,看着秦之衍的眼神有些哀怨了。 哎,如果他还不明白,那他就是傻子了。亏自己和祖母他们以前还想撮合雅儿和武成王,这不是自作多情吗? 别人不清楚,慕容宵还不清楚吗?秦之衍从来都不是多事之人,做事情也从来都不会冲动,今ri这样子的事情,换做是正常的秦之衍都绝对不会做的。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说明了一个问题罢了。 还真的是失落呢,那么好的一个男子,自家的小妹没有福气。不过兰儿表妹也是极好的,雅儿确实有许多是比不得的,哎…… 换做是别人,慕容宵或许会不服气的,可是今ri是苏兰芷,也容不得慕容宵不服气了。 这两人都是人中龙凤,天造地设的一对,确实,自家的妹妹,还真的是有些配不上了……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这是事实,慕容宵也不得不面对了。 如果是兰儿大表妹,他也只能认了,谁让自家的这个大表妹如此的优秀完美呢?小小年纪就能有这样的气度和风华,再过一年,怕是再也没人能够企及的吧? 也只有这样的人,那样的男子,才会被吸引吧? 心里稍微的有些想明白了,慕容宵看着秦之衍,虽然有些失落,可是却也没有其他的想法了,一个是自己的好友,一个是自己的表妹,他自然还是祝福的。 见着慕容宵眼神的变化,秦之衍知道慕容宵的猜到了什么,这些ri子的相处,彼此都有些了解,秦之衍见对方并没有排斥,反而露出点点的祝福,秦之衍对着对方笑了笑,点了点头,“刚才也不过是应景罢了,想着苏小姐如此美妙的琴声,有些衬托自然更好,便也自作主张的舞剑了,舞的不好,大家不要嫌弃,苏小姐,不不怪罪的吧?”虽然知道苏兰芷对自己的这个做法没有排斥,秦之衍还是要象征xing的问一下的。 “武成王严重了,今ri也不过是大家聚聚开心开心,哪里来寺庙怪罪不怪罪的呢?”笑了笑,苏兰芷此刻的眼神带着真诚。对一个可以听得懂她的知音,她实在是做不到冷眼以对了。 “苏小姐不怪罪就好了。”见着对方的笑容,秦之衍放佛看到了chun花绽放一般的,那一朵朵的花瓣绽开,五彩缤纷的,竟然只觉得迷了眼了,刹那间有些失神,不过他掩饰的很好,没有人发现罢了。 原来,她真心地笑起来,竟然是那么的美,真希望,以后都可以看到她如此美丽的笑容。 ……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客套话了,开始第二局吧,不然今ri,可没有那么多的jing彩了!”第一局很成功,让大家感受到了试听的盛宴,那么第二局,大家都是特别的期待了。 “呵呵,好啊,我们开始吧,这一次,一定要来一个更jing彩的!”渐渐地大家的兴趣也大了,又开始了新一路的比赛。苏兰芷这一局发挥的不错,却是慕容雅输了,赢的人竟然是慕容宵,慕容宵刻意的为难慕容雅,让慕容雅做一首诗,慕容雅憋得脸都涨红了,好不容易出了一首诗,勉勉强强应付,也就过了。 第三局第四局第五局,每个人似乎都有输赢,也不知道是不是说好了一般的,几乎都有人表演了,几局下来,除了秦之衍没有喝酒,其余的几人都喝了不少了,慕容淑和杨青青年纪小,输得也多,此刻的脸有些朦胧了,小脸蛋红红的,看起来,是有些醉了。 “武成王,你这样子可不行,你总是让大家输,大家如今都有些醉了,也都表演了,你总不表演,怕也是没意思吧?”慕容宵见着秦之衍一直都那么变态的没有输,心情不爽了,这会儿故意刺激,秦之衍也不过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输赢乃是常事,宵弟何故耿耿于怀?再来吧,说不定,你真的可以赢我!” 做出一副请的姿势,慕容宵还就不信了,秦之衍是个常胜将军了,单挑了秦之衍几次,每一次都败得很惨,最后喝了不少的桃花酿了,虽然这酒不烈,可是还是会醉的。 “来,再来,我就不信了,我还真的赢不了了!”慕容宵跟秦之衍杠上了,大伙儿都有些微醉,便也起哄,秦之衍笑着接受了,又来了几局,依旧是慕容宵输,慕容雅作为慕容宵的妹妹,这会儿有些着急了,“兰儿,我们要不要想想办法?哥哥输得太难看了!”虽然对方强悍,可是总是输,也很丢人的,好吧? “是啊,兰姐姐,武成王总是赢,你瞧瞧,我们如今都有些醉了,就他一个人是清醒的,这样子不公平呢,而且没意思,不如我们想办法让他输一次可好?”jiān诈的笑了笑,几人都喝了不少酒,也被罚表演各种节目。大家这会儿胆子也渐渐的大了,也想整整秦之衍,看看那仙子般的男子,是不是也会有为难的时候了。 “苏小姐,香儿说的极是,不如我们想个办法吧,武成王素ri里看起来温和有礼,却不容易亲近,今ri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也该一起乐乐。我们一会儿让武成王输了,到时候也好提个问题刁难,这可不是很好?”莫莹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见着慕容雅和慕容香有了这心思,自然也是想要参与的。 “就是就是,他一个人总是赢,我们不服气啊!”那么变态的人,实在是让人…… “呵呵,好,那我们一会儿……”也是看秦之衍引起了众怒了,苏兰芷这会儿有些微醉,心思也飘飘的,见着大家都有这想法,也没有制止,反而加入了。 于是,等到秦之衍那边正好开始的时候,苏兰芷这边,可热闹了,“呀,这是什么啊?好大一条虫子!” “啊,兰儿,爬你头上去了!” “好滑啊,我要摔了!” “这个点心,不错,呀,我手滑了!” “小心啊,武成王,好像扔歪了!” “糟了,那壶怕是要倒了吧?” ……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秦之衍投壶,苏兰芷那边肯定会传来声音,而且一惊一乍的,很容易分撒人的注意力了。秦之衍的眼角看着苏兰芷那绯红的脸颊,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和兴趣,在经过了几轮对慕容宵的压榨以后,秦之衍的嘴角划过一抹无奈,最后,在苏兰芷喊出一声“云珠,雪白怎么跑了?”的时候,秦之衍的手似乎顿了顿,力道不足,那矢没有扔进去,而接下来好几次都是如此,慕容宵最后以一矢的差别,七比六的优势,险险的胜过了秦之衍了。 看着自己的壶,再看着秦之衍的壶,经历了无数次惨痛的失败和惩罚以后,慕容宵终于是胜利了,此刻他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胜利了,以为自己是喝酒喝多了,眼睛花了,看着那壶,眨了好几次眼睛了,似乎在确定着什么一样。最后,还是慕容雅看不下去了,走到慕容宵的身边,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看着慕容宵,觉得自家老哥还真的是有些担当不起大任了,“大哥,你别看了,你的确是比武成王多了一只,武成王,你罚酒吧!” “好!”本来准备拿桌子上的桃花酿的,却不曾想,云珠却是直接将三碗酒递到了他的面前,秦之衍顿时就奇怪了,“苏小姐,这是?”看着苏兰芷,秦之衍有些不解了。 不是说输了罚一杯吗?怎么有三碗?而且这酒看起来,似乎还挺烈的。 “咳咳,那个,武成王,你也知道,你今ri把大家输惨了,你瞧瞧,大表哥都醉得分不清输赢了。如今大家都醉了,唯独你是清醒的,所以大家一致决定,你的罚酒,要多三倍,而且听说你的酒量极好,我们特意给你准备了这陈年佳酿,这秋风酿口感浓郁醇厚,相信武成王会喜欢的!”也是秦之衍赢了太多了,大家心里有些不服气,故而难得的这个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的整整秦之衍了。 秦之衍看着苏兰芷那笑嘻嘻的摸样,眼底充满了狡黠,自然是知道自己喝了这酒,容易醉不说,一会儿自己还得受罚,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过去了。不过看着苏兰芷开心,他也乐得陪大家一起玩,没有拒绝就是了,“既然如此,那我倒是要尝尝这传说中的秋风酿了。”说到这秋风酿,可是极烈的酒,而且后劲很足,很容易就醉了的,更别说是这满满的五大碗了。看得出,苏兰芷几人是存了心的要刁难了。 “呵呵,武成王,请!” “好!”换做是平ri,秦之衍肯定不会那么放纵,不过今ri是苏兰芷的生辰,秦之衍也想让苏兰芷开心,便二话不说就喝了。 一口气一碗,三口气就喝完了三碗,几乎一滴不剩,大家看着秦之衍,这会儿真的是崇拜了。 “武成王果然是海量!”就连苏兰芷都有些被吓到了,瞧着秦之衍面不红心不跳的,丝毫没有被影响的样子,几位女子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太仁慈了,还是应该再换更烈一点的? 不过事情已成定局,他们总不好出尔反尔,也只能就这么算了,彼此用眼神交流,秦之衍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用内功缓解体内的酒,看着大家的神sè,依旧温婉,依旧淡定。 这货果然不是人! 心下各个都有些惊讶,苏兰芷几人最后商量了一个对策,也让人告诉了慕容宵,秦之衍见几人的动作,也不点破,只是看着慕容宵,问道,“宵弟是打算如何惩罚我?” “呵呵,武成王,你难得输一次,自然是要来一个大的,不然也枉费了我刚才喝了那么多酒,被罚了那么多次了。”刚才秦之衍对他,可是一点都不客气了,慕容宵这会儿已经有些站不稳了,脸sè红红的,眼睛也有些迷茫,好在他脑子还是清醒的,不然刚才这比拼,还真的就是白比了。 “那宵弟想要怎么玩?”也是猜到大家会玩一次大的,秦之衍做好了足够的准备,也不在怕的。 今ri大家开心就好了,他也是难得的放纵,也不要管这许多了。 “呵呵,武成王的一手丹青画得极好,今ri又是表妹的生辰,武成王不如就画一幅丹青吧!”这个要求提得很简单,不过秦之衍知道,不会如此简单就是了,“哦?就这么简单?” “那肯定不是了。”笑了笑,慕容宵的眼底划过一抹兴味,示意人准备好笔墨纸砚,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桌子,“武成王要去那边画,不过……”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笔墨,“这墨你得自己磨,而且你得在这里沾了墨水去那边画,不够的,你得自己走回来沾,还有,你来回只能走直的,不许弯了,否则就要重走,武成王你说可好?”说完颇为好笑的看着秦之衍,秦之衍刚才喝了三大碗的烈酒,后劲足着呢,这还得走直线来回的走,还得画画,相信很快就要晕了的。 秦之衍的丹青素来有贤名,今ri这丹青在这样子的情况下画了,肯定是见不得人的,到时候他们收藏了,少不得也有不少的机会敲诈秦之衍了。 想到这里,慕容宵就觉得非常的解气了,连带着自己已经醉得站不稳了,他也觉得是值得了的。 秦之衍倒是没有想到几人想出了那么一个刁钻的主意,嘴角划过一抹无奈的笑容,视线的余角看了看苏兰芷,颇为无奈,苏兰芷感觉到秦之衍的目光,转过了脸去,假装没有看见,秦之衍也不恼,看着慕容宵点了点头,“可以,只是要画什么?” “画什么武成王随意就好,反正得好生的画,不然丢了武成王的贤名,可就不好了。”秦之衍的丹青,可以说是千金难求的,画得极好,很多人都想要却不一定能拿到,今ri这个,怕真的是有些悬了,慕容宵其实挺想看秦之衍出丑的。 “好,那可以开始了吗?” “武成王,请吧!”几人见秦之衍答应了,便吩咐人搬来了桌椅干脆就坐着了,几人坐在火堆边,有说有笑的,吃着小吃,聊天,偶尔看到秦之衍过来沾墨水,却是不停的在提示,“武成王,小心啊,走弯了。” “武成王,可是画好了,我们等得也急了。” “武成王,你要不要过来休息一下,吃些东西?” …… 似乎是故意给秦之衍造成干扰,秦之衍画画的时候,走路的时候,大伙儿就齐了心的转移他的注意力,故意的打扰他,如果不是秦之衍的定力足够,怕是早就静不下心来了吧? 对慕容宵几人的打乱丝毫不在意,秦之衍静静的画着,画的正是这院中的情景,不过他素来不会画人,就画了景致,好不容易完成了画作,秦之衍若有所思的看着苏兰芷,最后,在那画中,隐约的提了一句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白雪深处。”也是他的画艺高超,在那一片雪白的景sè中,题词下面,竟然隐约的可以看到一个女子模糊的轮廓,只是这需要一定的视角和敏锐,不然却只是看到了一层层盖了积雪的数目,给人的感觉,宁静而又美好。 做好了图,秦之衍满意的笑了笑,给画作上提了名字,“雪ri暖情”,便收了工了,坐在不远处的慕容雅几人见着秦之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赶忙就过去看了,一看到秦之衍画的这图,慕容雅没什么艺术细胞,直接就问了,“这画里面的情景,怎么我觉着有些眼熟呢?” “是啊,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可是又想不起来。”慕容香也觉得似曾相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眉头皱了皱,似乎在努力的想,可是她想不出来。 “咦,这不就是这院子吗?”好在莫莹眼尖,发现了这画岂不是就和他们此刻待的地方是一样的?她这话一出来,大家都纷纷明白了,“你这么一说我就看出来了,可不就是我们所在的地方,可真像啊,只是为何,画了我们刚才坐的地方,却没有画我们人呢?”虽然这画画的很好,可是慕容雅觉得还是单调了一些,没有人的点缀,就这一片雪白的景sè,还是显得没有那么多生气就是了。 “慕容小姐,我比较擅长风景画,我很少画人物的!”秦之衍的这个规矩,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画画从来都不画人,不过是觉得没有值得他画的人罢了,对外,他只说擅长风景,也免得有人让他画人了。 他想画的,永远都只是他心底的那个人,因为只有是他真心的在意的,他才能将对方那完美的一面都发觉出来。 “呵呵,是吗?那是我唐突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慕容雅还真的觉得有些尴尬了。 她这是怎么了,问什么不好,偏偏问这个了? 这人是随便画的吗? “慕容小姐无须介怀,没事的!”看出了慕容雅的尴尬,秦之衍给了对方一个安抚的表情,看着慕容宵问道,“可是满意了?” “嗯,很不错,意境很好。”不得不承认,秦之衍纵然是喝了那么多的烈酒,此刻还是稳如泰山一般的,画的画也依旧是正常的水平,让慕容宵实在是佩服。 “武成王的风景画是极好的,将这院子的意境画的很美,这雪景的感觉也都画出来了,苏小姐,这是你家院子,你觉得呢?”罗佳看着苏兰芷,觉得这画美得紧,让人都不由得被这景sè所迷了。 “嗯,的确是美极了。” “武成王,你这画,可是收了,还是要送人呢?”莫莹打趣道,见着秦之衍什么不画,却画这个,心里也是有些好奇的。 “是啊,武成王,你这画画的可是苏小姐的院子,可是有准备送人?”罗佳这话语里面的暗示意思,很明显了,秦之衍画了相府的院子,照理说,拿回去却也有些不妥当,送给苏兰芷,大家就当做是一次玩笑,最好不过了。 “呵呵,刚才我送的白狐,苏小姐似乎不大满意,不知道加上这一幅画,苏小姐可否勉勉强强的就满意我今ri送的礼物?”秦之衍画这个画的时候,就准备了送给苏兰芷了的,这会儿自然是顺着竿子往上爬,为的也不过是将自己的心意送给苏兰芷,等到苏兰芷哪天发现的时候,就能明白他的心了。 他很期待那一天了,希望不要让他等太久就是了。 “苏小姐,武成王今ri可真的是大方,听说他的丹青千金难求,苏小姐,你倒是接了啊!”秦之衍素有才子之名,素ri里很受欢迎,他的一些字画非常的珍贵,今ri他主动送给苏兰芷,大家自然是劝着苏兰芷要了。 “是啊,苏小姐,这画意境极好,又是画的你自家的院子,放在屋子里看着,也是很好看的,到时候好生的收着就是了,挺好!” …… 大家都劝苏兰芷,苏兰芷也只有硬着头皮收了,吩咐云珠小心的看着画,一会儿收好,苏兰芷不得不再一次的跟秦之衍道谢了,“今ri让武成王破费了,多谢!” “大家都是朋友,无须客气!”无所谓的笑了笑,今ri送出去两样东西,秦之衍很开心,也很满足。 “哎呀,好了,不要谢来谢去的了,今ri你是小寿星,这些都是你该得的。”也是因为今ri和秦之衍接触的有些多了,大家感觉秦之衍似乎并没有那么遥远,所以说话也渐渐的有些不客气了起来,很是随意。 秦之衍也不在意,他要的就是加入苏兰芷的圈子,将苏兰芷一点一点的吸进去他的世界,这样子渐渐的适应彼此的存在,以至于到了最后的惺惺相惜,这个过程,虽然有些遥远,可是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等! 长久战而已,他早就习惯了。 …… 今ri大家都是尽兴而归,冬ri黑得早,慕容雅几人本来想多玩一会儿的,却因为天sè晚了回去不好,只好吃了晚饭以后就走了,临别前依依不舍的吩咐苏兰芷有时间就去靖北侯府坐坐多写些信,慕容雅几人才终于是有些踉跄的走了,看起来,也都有些醉了。不过从大家满意的笑容来看,今ri醉的,很是欢愉。 送走了慕容雅几人,秦之衍是最后上车的,看着苏兰芷那绯红的脸,秦之衍的脸上满是柔和之sè,眼底带着苏兰芷清晰可见的宠溺,让苏兰芷只觉得想要靠近,可是想起前世的遭遇,她又有些害怕了。 “武成王,时辰不早了。”提醒秦之衍该走了,秦之衍知道苏兰芷依旧没有完全敞开心怀,不过苏兰芷如今愿意以一颗真心面对他,他已经很满足了。 “今ri喝了不少酒,一会儿喝些醒酒汤,免得明ri起来头疼!”关切的话,不由自主就说出了口,秦之衍的眼底带着明显的宠溺,那样的光芒,看的苏兰芷只觉得眼前都有些晃眼了。 “嗯,知道了。”明明是最简单的关心的话,可是为何,她听着觉得心里很甜,甚至脸上,更加的热了呢?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因为对方的一两句话,就变得有些飘飘然了呢? “明ri我让人送一些雪白的吃食过来,你刚刚养着,有些不会的,或者是不懂的,可以差人去问我。”送白狐,秦之衍承认自己是有所图谋的,这么一来一往的,两人的接触多了,自然也容易培养感情些。 “麻烦武成王了。”对方的好意,苏兰芷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她的确是第一次养白狐,很多地方,都是不了解的。 “不麻烦,雪白是我送给你的,我有责任帮你好生的照顾它。”笑了笑,秦之衍的脸sè透着平ri里少有的亲近和柔和,看着眼前的女子,只是恨不得将对方就直接纳入自己的怀里才好,也免得她的美被别人窥觑了去了。 只是可惜了,世俗禁锢,他终究是不能不顾礼法的拥对方入怀,不过这样子看着,那也是极好的。 “多谢了。”不明不白的,就和秦之衍熟悉了起来,苏兰芷看着眼前的这张俊颜,自知这是许多女子都向往的夫婿,优秀,完美,温柔,可亲,这样的男子,如果真心的待一个人,想来那人也是极其的幸福的吧? “那我先走了,过几ri有空,会再来相府坐坐!”纵然不舍,也不好一直都在这里留着,也免得大家看着,议论纷纷的,对苏兰芷的名声不好了。 “嗯,武成王慢走!” “你先回去吧,天冷!”这一次很直接就转身了,武成王上了自己的马车,看见慕容宵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秦之衍回给了对方一个清浅的笑容,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也并没有多多理会慕容宵了。 “呵呵,武成王怎么生如此的慢?可是和苏小姐有些什么贴己话说?”调笑的意味,慕容宵瞧着秦之衍,看着对方那淡定自若的样子,心里却怎么都觉得痒痒的,不好好的捉弄对方一番,他就觉得不舒服了。 “不过是说一些雪白的事情罢了,你也知道,苏小姐第一次养狐狸,有些地方不懂。”淡淡的开口,秦之衍此刻已经恢复了往ri里的温润,淡雅出尘,不过他嘴角上扬的弧度却显示了他的好心情。少有的情绪外露,却是因为心底所爱之人,慕容宵见着秦之衍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心底里好些疑问就跟那猫爪子一样的,十分的好奇,却得不到结果,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郁闷了。 这人虽然是他的好友,他自认为也是有些了解,可是却从来都不曾看透过对方。 世人都说武成王温润如玉,亲和有礼,很是好相处,可是事实呢?谁知道这人内心在想什么?又有几个人可以真的得到对方的信任? 别人不知道,他和秦之衍认识了那么久,还看不出什么吗? 这人,终究就是一披着狐狸皮的绵羊,看似温和无害,实际上最是yin险jiān诈了,不然今次的事情,他怎么都觉得怪异?可是偏偏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这样子无力的感觉,他也不过是在秦之衍这里会经常遇到罢了。 “呵呵,武成王今ri的礼物,送的可真是贴心啊,而且特别的紧!”这话慕容宵早就想说了,只不过之前没有实质的证据。然而经过这一天的仔细查看,慕容宵的确觉得秦之衍对苏兰芷是不一样的,此刻的话语,自然是存了试探的目的了。 怎么说苏兰芷都是他的大表妹,家里人可疼爱的紧呢,眼前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思,自己得先弄清楚才好。毕竟秦王府可不比他们府太平! 哎,少不得他又得cāo心了,他就是个劳碌命啊! “呵呵,不过都是巧合罢了,也是我今ri运气好,可以买到那么漂亮的狐狸。”笑了笑,对慕容宵的试探,秦之衍都保持淡定的态度。 虽然他对苏兰芷是势在必得,然而如今一切都未曾定局,秦之衍不想给苏兰芷带去任何的困扰,更不想有什么不利的传闻。 虽然慕容宵是可信的,然而隔墙有耳,凡事,还是要小心些的好。 “呵呵,的确,今ri武成王的运气,的确是少有的好。”见着秦之衍似乎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入,慕容宵有些意味阑珊了。 今ri隐约的发现了秦之衍对苏兰芷的心思,一切也都是慕容宵单方面的猜测罢了,本想试探一下秦之衍,看看秦之衍怎么说,好确定心里的猜测。奈何对方淡定如常,对自己的试探都是轻飘飘的给推了回来,慕容宵知道自己今ri也问不出什么了,可是又不死心的问道,“呵呵,这白狐可真的是可爱的紧呢,雅儿他们都缠着我要。武成王,你可知道哪里可以找到那么毛sè纯净的白狐,好让我这个做哥哥的送给妹妹做礼物,也免得失信于人,到时候我一定好好的谢谢你!”装是吗?我倒要看看,你可以装到什么时候! “宵弟不妨明ri去市场上问问,或许卖皮毛的猎户会有,如果宵弟有我今ri这般的机遇和运气,到时候说不定会遇到更好的就是。”对慕容宵的试探,秦之衍的态度依旧淡定,给的回答也是正规的紧,让人实在是摸不透,也弄不明白,更有甚者,会让人更加的疑惑了。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还真的是一件让人看不透的事情了。 慕容宵心里暗骂秦之衍老狐狸,可是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的,“那武成王明ri可有空陪我去走一趟?今ri那猎户,我差不多忘了,不过看他的样子却是会出好货的。我们明ri去砰砰运气吧!说不定还真的如你所说,我会遇到更好的。”今ri的事情,太过巧合,反而有猫腻,慕容宵正好弄清楚,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好好的弄个明白了。 “宵弟既然想去,那我自然是要陪你去的。不过看那猎户的样子,似乎也不是会经常去市场上的,我们明ri去碰碰运气吧!”慕容宵本来以为秦之衍心里有鬼,会拒绝的,可是人家竟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慕容宵看着秦之衍这么油盐不进的,怎么都套不出话来,心里有些郁闷,知道自己秦之衍的对手,自己今ri什么都问不出了,他也不再白费唇舌了,“那好,明ri我们去看看吧!” 他还就不信了,他真的发现不了一点点的线索? 秦之衍这人心思缜密难猜,今ri慕容宵有了点点的疑虑,自然是要好好的确定的,这样子,他也好放心。 “嗯。”点了点头,秦之衍知道慕容宵是关心苏兰芷,所以想确定。可是他有自己的原则,也要为苏兰芷考虑,自然是不会说的了。 这事情,他和苏兰芷彼此知道就好了,至于其他的人,还是暂时瞒着的好,不然到时候隔墙有耳,落在了有心人的耳朵里,受苦的,也是苏兰芷。 自己的处境,秦之衍是知道的,他的婚姻,从来也是被人算计的,这些年他一直都小心翼翼,如今有了想要守护的人,他自然就更得小心了。 慕容宵见着秦之衍不再说话,只是闭目养神,也不好再打扰了,今ri喝了许多的酒,本来就有些头昏脑胀的了,可是看着秦之衍好像一个没事人一样的,慕容宵说不嫉妒,那还真的是不可能的。 那么烈的酒都没有将他灌醉,还什么都套不出来,心里真的是痒痒的,好像猫爪子在挠一样,实在是不舒服! 这人到底对大表妹有几分意思?哎,希望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吧?这样子的人,还是落在自己家的好,可别便宜了别家了。 心底里虽然是失落的,可是比起秦之衍喜欢的是别人,慕容宵更能接受秦之衍心仪苏兰芷了,好歹都是一家人,而且苏兰芷的确是比慕容雅优秀许多,两人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过,如果武成王真的心仪大表妹,那岂不是还有的等了? 一路上想着秦之衍的年纪,再想着苏兰芷的年纪,慕容宵不得不说,自己纠结了。 …… 到了路岔口,慕容宵便回去和慕容雅几人坐车离开了,秦之衍回到了秦王府,一进门就直接回去自己的院子。前脚刚进自己的院子,后脚秦王妃就来了,秦之衍瞧着秦王妃那一脸兴味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无奈,“母妃,您怎么来了?”这个时候,母妃不是应该和父王在一起吗?两人花前月下,培养感情的吗?怎么跑到他这里来了?父王不拦着? “你父王今ri在军营,有些事情要处理,不回来了,我过来看看你!”笑嘻嘻的就坐下了,看着秦之衍虽然面sè如常,不过秦王妃很敏锐的闻到了一股子的酒味,“你喝酒了?” “嗯,喝了一点点。”秦之衍的酒量不错,加上他可以用武功散了那酒,所以虽然喝了许多,看起来也跟个正常人一样的,并没有真的就醉了。 “来,去给小王爷熬一晚醒酒汤!”笑嘻嘻的拉着秦之衍坐下,秦王妃看着秦之衍今ri心情似乎不错,作为母亲的直觉,她知道,肯定是有好事情发生的,“衍儿啊?今ri苏小姐的生辰,可是热闹?你们玩得可是开心?”一步一步的来,先别让这孩子jing觉了,免得什么都不告诉她。 “嗯,挺有意思的,去的都是熟人,所以玩得也尽兴。”他这人素来不喜欢热闹,可是今ri去的人,都和他以前遇到的人很不一样,他很喜欢那样子的氛围,没有刻意,有的,只是真心。 “那你今ri送了什么礼物?苏小姐喜欢吗?”儿子送什么礼物,秦王妃本来想帮忙的,可是秦之衍这几ri神出鬼没的,秦王妃也没机会帮忙,问了秦之衍又不说,秦王妃忍了好久了,今ri终于是忍不住了。 “应该是喜欢的。”虽然苏兰芷之前是拒绝了,可是后来,不也喜欢上了吗? “喜欢就好,这几ri看你riri早出晚归的,还担心你不知道送什么呢,这会儿我就放心了。”儿子第一次开窍,做娘的,也是担心啊,生怕秦之衍做了让苏兰芷不喜欢的事情,到时候她的儿媳妇就飞了。 “母妃,你急匆匆的赶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吗?”有些无奈的看着秦王妃,秦之衍也知道秦王妃这是关心他,可是这样子也未免太明显了吧? “呵呵,我就是想问问,看你今ri怎么样了,见着你高兴就好了。”秦王妃知道,秦之衍是个有主见的人,素ri里也不喜欢什么事情都跟她说,今ri她问的多了,秦之衍可能会反感,便也聪明的没有问了,“当然了,我顺便过来,也是想告诉你,宴请的ri子我和你父王已经商量好了,过几ri初雪下的刚好,花房里面的花也都开了,这几ri我也差不多都准备好了,三ri后就宴请大家来王府做客,到时候,苏府的帖子,母妃交由你去送,可好?”虽然送帖子交给下人就好了,然而要好的,让家里的人去,也是可以的,这代表着尊重,也代表着好客了。 “嗯,帖子好了就给我,我有空就送去!” “已经写好了,你找个时间过去吧,可一定得把苏夫人和苏小姐都请来才是!”已经说了许多次要让慕容嫣和苏兰芷来王府了,只是这大半年来事情都很多,最后相府干脆闭门谢客了,她也没寻着机会,这一次这机会难得,也便让大家聚一聚了。 “嗯,母妃,辛苦你了。”看着秦王妃,秦之衍的心里,说不感激,没有感动,那是假的。 秦王妃是别国的公主,这些年在大苍,虽然有了丈夫和孩子,但是难免还是有些不适应的。加上秦王妃认识的人都在南诏,在大苍,秦王妃真正交好的很少,秦王妃也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故而这些年几乎也是没有办过宴会,别人的宴会,也是少有参加的。 秦王妃这么做是想图个清静,也不想去和那些不喜欢的人来往,如今却为了他,辛辛苦苦的准备宴会,还约了那么多的人,到时候肯定有的忙。秦王妃本可以不必那么麻烦的,却为了他,选择了麻烦,秦之衍心底里带着感激和愧疚,心底里也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秦王妃过的好好的,好好的护着秦王妃,再也不让秦王妃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和委屈了。 “傻孩子,秦王府也安静了许多年了,总是不和外界来往也是不好的,今ri我不过也是就着这机会热闹热闹罢了。免得秦王府太安静,许多人都忘了我们的存在了。”无所谓的笑了笑,秦王妃以前是怕麻烦,可是如今为了自己的儿子,秦王妃也是愿意麻烦的。 多多和世家大族走动走动也是好的,秦王虽然位高权重,很得文帝的信任,然而文帝如今年岁渐老,将来谁继位也说不清楚。他们秦王府更说不清楚到时候新帝对他们的态度了,将来的荣华富贵,平安安泰,也是说不准的,。所以,这会儿好生的巩固自己的人脉,为了将来准备些,也是好的。 文帝,始终都不可能是他们永远的依靠,如今他们是安枕无忧,可是将来,谁知道呢? “母妃……”无奈的看着秦王妃,秦之衍知道,秦王妃从来都不在意这些的。她本就是高贵的公主,从小想要的都是直接张口就好,秦王妃从来都不需要刻意的去讨别人,更不需要放下身段,如今却为了他,做了太多太多本不会做的事情,秦之衍真的很感动。 “好了,到时候你也别想躲懒,可是要帮忙的,这一次我邀请的人挺多,秦王妃许久都没有这么热闹了,让大家看看也好,不然有些人,可是目中无人了。”说道这里,秦王妃意有所指,如今文帝渐渐年老,皇子间的结党私营,似乎越发的严重了。秦王位高权重,手握重兵,自然是大家相互想要拉拢的对象,偏偏秦王谁的面子都不卖,有些心眼小的,暗地里,也是给秦王使了不少的绊子了,好在文帝对秦王的信赖从不曾减少,不然秦王也有些麻烦。 “母妃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和父王的!”母妃和父王是他最在意的人,秦之衍从很小的时候就下定了决心要好好的守着王府,守着自己的父母,不让他们受到伤害了。 “就知道你这孩子孝顺,这些年,我没白疼你!”看着自己的儿子越发的高大俊美,早就不是小的时候那个爱哭的婴儿了,这个孩子从小就让她省心,懂事以后就再也没有哭过,甚至有些事情,也都渐渐的埋在心里,心思也变得深邃难猜了。 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没能给孩子一个平稳安定的家,所以让孩子过早的成熟,对此,秦王妃心里是有愧的。也正是因为这份愧疚,秦王妃一直都很想好好的对秦之衍,尽可能的弥补小时候的遗憾了。 如今孩子好不容易对一个人上心,她哪能不帮忙呢? “母妃……”看着秦王妃眼底有些动容,秦之衍笑了笑,“时辰不早了,母妃早些回去休息吧,不然明rijing神会不好的。” “好,我看你喝了醒酒汤再去睡觉!”这会儿醒酒汤正好熬好了,秦王妃亲眼看着秦之衍喝下了,这才放心,“你也早些睡吧,今ri喝了酒,好生的休息,明ri不必早起去给我请安了。” “母妃放心吧,我酒量很好,这点不会醉的!” “就是不会醉,也得注意身子,早些休息吧,我也回去了!”秦王妃走了,秦之衍却没有动,只是坐在桌子边,思绪似乎有些飘远了,最后,秦之衍看着窗外的一片漆黑,手中的拳头紧紧的握住,“母妃,你放心,我会护着你的!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也没有人可以伤害到秦王府!” 这是他的家,有他在乎关心的人,所以,他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他们的安宁! 绝不! 眼底滑过一抹暗光,那光芒在那双漆黑的瞳孔里显得有些慎人,秦之衍素来温和,面部总是柔和,这样子冷硬的表情,也是极少,如果让别人看到了,怕是要诧异了。 ++++++++++++++++++++++++++++++++++我是苏兰芷送走了客人,入夜的分界线 “小姐,今ri累了吧?喝了许多的酒,这是夫人让给你熬的醒酒汤,小姐喝了就睡了吧,免得明ri起来头疼!”云珠小心的端着一碗汤,苏兰芷闻了闻那味道,皱了皱眉头就喝下去了,“这桃花酿虽然不醉人,可是喝多了,还是有些飘飘然的。” “可不是吗?今ri奴婢瞧着雅小姐他们都醉了的,连宵少爷脚步也都有些虚浮,看来这桃花酿,也不适合多饮的。”想着今ri的事情,月桃脸上就露着笑容了。 小姐许久都没有那么肆意了,看来,小姐多和同龄人相处,果然是对的,今ri小姐脸上的笑容,可是比往常多了许多了。 “是啊,香小姐今ri醉得都有些说胡话了,看来也是一个酒量浅的,不过武成王可真的厉害,那么三大碗的秋风酿一口气下肚,竟然都没有异常,实在是海量了。”秋霜想着几人就秦之衍从头到尾都面不改sè,也不得不佩服了。 “武成王的确是厉害,也不知道他会不会醉了,醉了会是什么样子了,那么淡定沉稳的人,怕是很少会醉的吧?”chun暖笑嘻嘻的给苏兰芷弄湿了帕子,苏兰芷接过去擦脸,看着丫鬟们一个两个的议论,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就是。 “对了,小姐,武成王送来的那只白狐,还有那幅画,小姐打算如何处理了?”秦之衍今ri也是大方,送了两样东西,一样可爱,一样优雅,也是好心思。 只是不知道武成王对他们小姐,到底是不是也那么有心呢? 那么优秀的男子,如果真的心仪他们的小姐,那该又是一场佳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