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生辰送礼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一百八十六章 生辰送礼

()转眼,就到了苏兰芷的生辰了,眼看着十四了,家里的人也很重视苏兰芷这一次的生辰,早早的就吩咐人备好了今ri要用的东西,苏兰芷一早起来就接受到大家的祝福,屋子里的下人们按照着往年的规矩都送了苏兰芷鞋子或者是其他的,东西不贵重,可是都是大家亲手做的,苏兰芷笑嘻嘻的就接过去了,早早的就去慕容嫣的烟云阁请安了。 “呵呵,瞧瞧我们的小寿星来了,今年这小尾巴可是又长长了呢,来,快让娘看看!”笑嘻嘻的就拉着苏兰芷站在自己的面前,此刻想起去年女儿生辰,却比自己矮了许多,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脸sè也是白的吓人,如今倒是长高了,气sè也好了许多,这可不是都是好的变化? “嗯,我们的兰儿啊,可是越发的美丽了,想来明年及笄,将来求亲的人,怕是都要挤破门槛了!”笑嘻嘻的拉着苏兰芷,看着苏兰芷今ri穿着一件崭新的玫红红sè的棉袄,将苏兰芷的肤sè衬得雪白雪白的,很是动人,慕容嫣不由得点了点头,“个子长高了不少,看来来年,许多衣服都得换了,来,这是娘给你的生辰礼物,戴上看看!”给了苏兰芷一个jing致的盒子,苏兰芷打开一看,便是梅兰竹菊四sè花样的金簪,成sè的赤金,这梅兰竹菊都雕刻的极其的jing美,好似活了一般的,非常的符合苏兰芷的气质。 苏兰芷接过那显得有些沉的盒子,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看着慕容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娘……” “快选一个戴上吧,你素ri里也不喜欢戴这些,可是如今年岁渐渐的大了,也是该开始给你准备这些首饰了,过年了我也是会经常的带你出去,太素了也不好。”十四岁的姑娘,也渐渐的大了,再过一年就得开始议亲了,如今虽然还是不好打扮的太过华丽,可是比起小时候,也是该注意一些了,这样子带出门去,也好可以引起大家的注意了,也方便她开始给女儿物sè女婿了。 “呵呵,那我就戴这个菊花簪子吧,和今ri的衣服倒是挺衬的!”笑嘻嘻的就拿出了这菊花簪子,苏兰芷不得不说慕容嫣这一次做的挺隐秘的,她甚至连慕容嫣什么时候准备的都不知道。 “嗯,这个不错,这四个簪子也是成套的,你可以换着戴,你的首饰虽然也多,可是毕竟很多都是小时候戴的,也不合适了,等过些ri子,我再给你添一些吧!”虽然女儿素ri里喜欢素净,但是在家里可以,出去了,也得注意一些,不然怎么给女儿物sè一门好亲事呢? “娘,我还小,不着急的,如今我拿了也戴不了多少的!”她本就不是一个喜欢打扮的人,都说女儿悦己者容,她前世已经废了太多的心思去打扮自己的妆容,吸引一个人的注意,最后却得到了那样的结局,所以,她早就累了,今世她只想简简单单的就好,不要再为了谁去刻意的妆扮自己了,因为没有人值得。 “谁说戴不得那么多的?如今你大了,这过年想来走动也是极多的,到时候你出去,莫不是也这样子素面朝天不成?”出门在外的,稍微打扮一下,是礼节。 “好了,娘,有这四个簪子不错了,我屋子里还有许多呢,娘您不信可以去看看,好些都没有用过的,暂时就不用再加了!” “你也知道好些没有用过的,这样不是可惜了?” “这不是没有机会用吗?素ri里在家里,我也是想要方便,出门的时候,女儿会注意的。” “嗯,不过你也大了,该添的,也是要添的!”主意已定,慕容嫣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容不得苏兰芷说不,苏兰芷也无奈,只好看着一旁的苏青岚,希望苏青岚可以帮帮自己,却不曾想,苏青岚只是笑了笑,“兰儿,爹爹也没有什么可以送你的,你娘亲送你簪子,我却不会选,我就送你几本书吧,希望你喜欢!”同样的拿出一个盒子,苏兰芷打开,却是一本少见的孤本,苏兰芷前世今生都一直想要的,见着这孤本,苏兰芷立刻就爱不释手了,“爹爹,您是怎么找到的?”这医学孤本可是前朝一位著名的医者所留,只是那医者去世的蹊跷,所以也没有留下影印的版本,大部分都是靠手抄,也是极其不易,能找到这个,自然要费一番功夫的。 “我怎么找到的你就别问了,我只是瞧见你似乎挺喜欢,素ri里去我的书房也总是寻这些书看,便想办法给你寻了来,你可是满意这礼物?” “我太喜欢了,谢谢爹爹!”笑嘻嘻的就收下了礼物,苏兰芷太知道这礼物对她的好处了。 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本来是想学些武功傍身,偏偏她这体质太差,达不到慕容雅他们的效果,加上她之前受了伤,也一直都搁置了。如今她年岁渐渐的大了,学武更是不易,苏兰芷便也熄了这心思,只要能稍微会一些就好,勉勉强强的可以保护自己变行了,多了她强求不来,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不过这医术就不一样了,只要她肯钻研,肯用功,她就可以帮到自己,也可以帮到家人了。 这医术学好了,不仅仅是可以帮人,也可以自保,甚至在关键时刻可以自救……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危险,苏兰芷如今也是清清楚楚的明白了这学医的重要xing,每ri都会花许多的时间,为的,也不过是让自己可以安身立命罢了。 也是因为存了这些心思,苏兰芷见着这孤本就喜行于表,苏青岚见着女儿难得的小女儿心态,心底暗自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你喜欢就好,好生收着吧!” “谢谢爹爹!”苏兰芷有些爱不释手的就将东西给收好了,慕容嫣见着了,有些吃味,“兰儿,还是你爹爹了解你,看我刚才送你的簪子,你似乎都不大喜欢,可是看着这孤本,却是喜极了,也是我不了解你的心思,早知道,我该换个礼物的!”没有想到苏青岚竟然会送书,慕容嫣看着苏青岚,为苏青岚的一份心意感动,不过面上,还是有些吃味的,苏兰芷见了,赶忙就扯了扯慕容嫣的手,“娘和爹爹的礼物各有千秋,女儿都喜欢!”两边都不得罪,两边都得讨好,虽然比起金簪她更喜欢孤本,但是这话,苏兰芷是万万不会说的。 爹爹和娘亲都是一份心意,她懂的。 “好了,先吃寿面吧!”照理给苏兰芷煮了寿面和红鸡蛋,苏兰芷刚刚吃完,靖北侯府的人就来了。苏青岚几人赶忙让人请了他们来,结果远远的,就听到慕容雅几人的笑声了,“哈哈,兰儿,生辰快乐啊,我们过来沾沾你的喜庆了!”几个姐妹一起来,就连少有露面的慕容淑都来了,各自送了自己的一份礼物,还把靖北侯夫人送来的礼物一并带了来,苏兰芷见着桌子上马上就摆满了,颇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怎么好让外祖母总是破费呢?我是小辈,外祖母每年都送礼物,让我怪不好意思的!” “说什么呢,我们每年可是都收了的,大家都一样的,所以都心安理得的拿着就是了!”慕容雅喜欢热闹,自然也喜欢过生ri,因为这一天可以吃到好吃的东西,还能肆无忌惮的玩耍着,也算是难得的放松了。 “你呀!”笑嘻嘻的让人将礼物都收了,苏兰芷看着慕容淑,大半年没见了,慕容淑虽然长了个子,可是似乎比以前瘦了许多了,苏兰芷想着慕容淑的遭遇,心里其实颇有些怜惜的。 个人有个人的命运,有心人想不开,总是心思重,也是麻烦,比如慕容淑,比如李柏萱,有的时候,想太多了,也未必都是好事罢了。 “淑儿妹妹,这大半年来,你可是还好?怎么一直都没见你来瞧我?” “兰姐姐莫怪,母亲身子不好,我一直都担心,今ri兰姐姐生辰,我也拿不出什么好礼物,就给兰姐姐绣了一张帕子,希望兰姐姐不要嫌弃!”慕容淑年纪小,礼轻情意重,更何况她如今有那么多事情要忙,还能抽出时间给她做东西,已经是难得了。 “淑儿妹妹有心了,以后也常来坐坐,不要总是憋在屋子里了,顺便也劝解二舅母,让她放宽心,凡事,切莫总是逼着自己了!”苏兰芷也是后来才知道,慕容渊因着小妾的事情让李柏萱伤了身子,很是愧疚,这大半年来都很乖,对李柏萱也是百依百顺的。李柏萱心里渐渐的也平和了,在大家的劝解和jing心照顾下,身子也算是渐渐的恢复了,可是到底挂念着想替慕容渊生个儿子,也免得慕容渊总是朝三暮四的,纳妾进府让她堵心了。 李柏萱也是一个要强的,心思又重,一直都因为无子这事情觉得在大家面前抬不起头来,更何况大房有子,三房也有子,偏偏她嫁进来那么多年都没有。她也是着急,可是偏偏身子不好,又着急,结果前些ri子怀上了,可是却留不住。 留不住还不是最差的,最差的是李柏萱因此伤了身子,怕是再也不能怀孕了,为此,李柏萱哭闹了好些ri子,整个人已经憔悴的不chéng rén形了,连带着慕容淑也被母亲所影响,觉得自己的位置岌岌可危的,心思也重。越发的孤僻,总是将自己关在院子里照顾母亲,今ri要不是慕容雅几人非得拉着她出来,她怕是以后都不出门了。 苏兰芷得知了前因后果,此刻看着慕容淑,突然就觉得好像看到了前世的自己,孤僻,害怕,渐渐的封闭自己,没来由的,就有种疼惜的感觉了,拉着慕容淑的手,语气很是和缓,带着安慰的味道,慕容淑飞快的抬起头来看着苏兰芷,瞧见对方眼底的亲切,慕容淑只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堵堵的,很不舒服,偏偏又不敢让人看出什么,只好低下头来,将自己的悲伤掩盖了。 “淑儿妹妹,一切都会过去的,你别太担心了,外祖母其实也不是不讲理之人,更何况二舅舅,也不是无情之人!”苏兰芷对自己这个舅舅虽然了解的不多,却也知道慕容渊虽然风流,到底还是顾家的,也很尊重嫡妻,不然也不会因为嫡亲多年不曾给他生下嫡子就让妾侍生下儿子了,这点,完全可以从之前那姚姨娘的事情可以看出。靖北侯老夫人就更不用说了,虽然是在意孙子的,可是到底也是一个讲理的老人,不然当初姚姨娘怀了孩子,靖北侯夫人也不会那么绝情的将姚姨娘狠心的赶出府去了。 这些,她这个局外人看的清楚,怎么李柏萱和慕容淑这两个局内人,却是当局者迷呢?慕容渊不是长子,压力没有那么大,更何况靖北侯夫人如今儿孙双全,自然对李柏萱不会特别的苛刻,就算是李柏萱晚些生孩子,靖北侯夫人也是能容忍的,可是为何,非得急于一时呢? 如今弄成这样,又怪得了谁呢? 苏兰芷还真的是不知道李柏萱是怎么想的,明知道自己身子不好,为何要在这个档口怀孕,如今弄得自己再也无法生育,想来心里是极其的不好受的吧? 心底里是不赞同李柏萱这样子的做法的,重生一回,苏兰芷其实对许多事情都看淡了,子嗣孩子,虽然有的时候可以拴住一个男人,可是如果那个男人的心不在你的身上,甚至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就算是你给他生再多的孩子,也是徒劳的。 可是这些,她终究是不好明说,事情已成定局,苏兰芷也只是希望,李柏萱这一次,可以看开些吧? “淑儿妹妹,回去好好劝劝二舅母,让她心思别那么重,船到桥头自然直,有的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其实苏兰芷隐隐约约的,好像有些记得自己这个二舅母前世也是因为一些事情早亡了,只是当初苏兰芷对靖北侯府的事情不大关注,所以也记不得很清楚就是了,她只是依稀的记得是这些年的样子,但是具体什么时候,却是记不得了。 如今,她也只能尽自己的一分力气,希望可以挽回些什么罢了。 “兰姐姐,谢谢你!”眼角有些红红的,这些ri子慕容淑一直都活在害怕中,记忆里一直记得母亲满身血的样子,还有母亲那苍白如织的容颜,脆弱的如同那破布一般的,毫无生气的样子,慕容淑的确是害怕极了。 “哎呀,好了,不说这些了,兰儿,你可是想好了今ri怎么招待我们了?”慕容雅见着苏兰芷那边的气氛有些沉重,不想苏兰芷今ri作为小寿星还郁闷,便将话题转移了,也免得慕容淑真的哭了,到时候,也麻烦。 今ri她本来就是看着慕容淑如今越发的沉寂孤僻,想让慕容淑出来乐乐的,也免得每ri都活在惊心中,惶惶不得终ri,好好的一个小姑娘都变得yin郁了。所以,今时今ri,这个话题,还真的是不适合! “你就放心吧,保准让你满意,只是人呢?你可是都请来了?”苏兰芷自然是知道慕容雅的打算,看着慕容淑有些红了的眼角,苏兰芷也知道,不能总是惹慕容淑伤心了,改ri再去好好劝劝就是,今ri大家开心最重要! “你放心吧,莫莹他们我都已经打好招呼了,还有哥哥一会儿也会来的,今ri我们可真的得好好的热闹热闹,我们几个,可是有大半年没有好好处处了!”想起今ri大家可以好好聚聚,慕容雅就特别的期待了。 “雅姐姐,我们之前不是才见到吗?阳哥儿的满月酒,我们可是好好的处了的,怎么就又大半年不见了?” “那个人没有到齐,不算的,今ri的才算!” “好好好,今ri的才算,怕了你了!” “那你快带我们过去吧,我们是在哪里聚呢?”知道苏兰芷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可是慕容雅就是好奇,有些管不住了。 “大表哥他们什么时候过来?到时候一起去吧,这会儿人都还在收拾呢!” “应该是快了吧,哥他本来是要和我们一起来的,只是突然有些事情,耽搁了,就让我们先来了,至于莫莹他们,却是因为有些远,估摸着还得过会儿。” “那我们就先吃些东西吧,对了,你们可是吃了早饭来的?要不要一起吃些东西?” “不了,我还得留着肚子一会儿吃呢,我今ri可是刻意的没吃饱的,你可不许诱惑我!”慕容雅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苏兰芷看着慕容嫣那副样子就觉得好笑,不过也没有戳破,只是问慕容香和慕容淑,“你们可是要吃些东西?” “不了,一会儿吃吧,也免得麻烦了!”两人也都摇了摇头,苏兰芷知道几人的心思,也不怪,最后还是慕容雅觉得还得等些ri子,便提议先去给慕容雅和苏青岚请安,“小姑姑和小姑夫不知道在不在?我们得去请安才是!”进门是客,他们可是晚辈,当然是要去见见长辈的。 “也好,爹爹和娘亲今早上也在念叨着你们了,走吧!” “呵呵,许久没有见到阳哥儿了,也不知道他变样了没有,我可是听说婴儿一天一个样子的!” “可不是吗?以前睿哥儿不也这样?” “的确是变了些了,个子大了些,你们一会儿去看了就知道了!” “今ri我可得好好的抱一抱,不过得先说好,不许他尿我身上了!”慕容香想起那一ri的憋屈,到现在都还记着呢! “呵呵,香儿放心吧,早上的时候他刚刚尿过的,不会再尿了!” “哈哈,香儿,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巧呢?运气也太差了些吧?”慕容香那一ri被尿的事情,虽然一直瞒着,可是熬不过慕容雅的软磨硬泡,最后慕容香只好说了,让慕容雅笑了她好几天了。 “大姐姐,你说过,不会再笑我了!”到底是女孩子,有些不大好意思,慕容香跺了跺脚,慕容雅也知道慕容香虽然看起来调皮捣蛋的,可是面皮最是薄了,也不再打趣,只是一路上隐约的笑意,让慕容香好不懊恼。 “兰姐姐,你瞧,大姐姐她欺负我!” “谁让你自己藏不住说了的,你不说,我不说,她不就不知道了吗?”也是慕容香这人xing子直,慕容雅又太能缠了,慕容香没办法只好招了,结果弄成这样子,其实慕容香也挺后悔的。 “哎,兰姐姐,你都不知道,大姐姐最近有多可恶了!”哀怨的看着苏兰芷,慕容香这样子似乎很想苏兰芷帮她说话的,只是苏兰芷给了她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慕容香跺了跺脚,最后也只好看着慕容雅干生气了。 慕容雅和慕容香都是活泼的xing子,苏兰芷这大半年来过得不错,父母渐渐的和睦,还有了小弟弟,故而心情也比初初重生时候要好了许多,因此这会儿苏兰芷脸上也是挂着笑容的,三人都特别的开心,只是一旁沉默的慕容淑看着,却只觉得眼角一酸,羡慕中,又有些淡淡的黯然神伤了。 自己要是也能像几位姐姐这样子,那该多好啊? 可是为何,就连兰姐姐如今也守得云开见月明,大姑姑有了阳哥儿,将来也不用再担心什么了,而自己和母亲…… 想起母亲无法再生育,再想起院子里的那些姨娘,慕容淑只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的黑暗无光了。总觉得自己再也看不到希望,母亲也看不到希望,他们这辈子,也都无法抬起头来了。 她虽然还小,却也知道无子意味着什么,可是,她该怎么办呢?母亲又是一个心气高的,不肯轻易的低头,如今都病得不成样子了,可如何是好? 心情一下子就低落了,也许是她的心情太过明显,本来笑嘻嘻的慕容雅几人看着她,相视一笑,最后,苏兰芷停下来拉住了慕容淑的手,指尖虽然带着点点的薄凉,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慕容淑觉得温暖的,“淑儿妹妹,怎么一个人走在后面不说话呢?我们许久不见了,你都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说完就对着慕容淑眨了眨眼睛,慕容淑咽下了心底的酸涩,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兰姐姐,我瞧着你们开心,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你呀,别总是一个人闷着,今ri大家难得在一起,就是要高兴的。对了,你还没有见到过阳哥儿吗?阳哥儿长得可爱极了,一会儿你一定要抱一抱!”说到阳哥儿,慕容淑就想到了母亲肚子里那么无缘的孩子,心里划过一抹苦涩,可是不想扫了大家的兴了,“好,一会儿我一定好好抱抱!” “淑儿,别为难自己,也不要想太多了,这世间没有绝对的事情,你瞧瞧娘亲,当年不也被太医断言无法再孕了吗?如今娘亲平安生下阳哥儿,也是福气,你也别太担心了,二舅母也是会有希望的,到时候慢慢养着,看着就是了。”以阳哥儿说事情,确实是让慕容淑有了点点的希望,慕容淑到底年幼,一下子也被苏兰芷说动了,只以为苏兰芷不会骗她,便也有些信了,“兰姐姐,你说是真的吗?”母亲还会怀孕,还会生下弟弟吗? “凡事没有绝对的,阳哥儿就是最好的例子,最重要的,就是放宽心。”苏兰芷也不知道李柏萱如今的情况,只是不想看慕容淑小小的一个孩子就要受那么多的苦,承受大人给的压力和忧伤了。 她的童年已经是充满了悲剧,她不希望慕容淑走了她的老路了。 “嗯,兰姐姐,我信你!”一直以来慕容淑对苏兰芷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崇拜,如今听苏兰芷这么说,慕容淑也的确是信了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许多了。 “嗯,既然信我,就不用不开心了,我们一起去见阳哥儿去,顺便你也把喜庆带回去给二舅母!” “好的!”到底是个孩子,这大半年来实在是压抑,如今能出来一趟,还感受到了大家的安稳,慕容淑渐渐地有些恢复了活泼。几人去了烟云阁给慕容嫣苏青岚请安,苏青岚和慕容嫣也不想拘着孩子了,就让大家自己去玩,几人围着阳哥儿就是一阵好奇,看着阳哥儿越发的长得好了,慕容雅和慕容香看起来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新奇事物一样的。 “天啊,一个多月不见,阳哥儿又长壮实了,而且这皮肤也白了许多呢,之前来看的时候,还是纷纷的,这会儿好看多了。” “是啊,这脸蛋,让人好想蹂躏啊!”慕容香是个行动派,说着就去摸了,“好滑啊,比我的脸蛋摸着都舒服!” “阳哥儿真可爱!”慕容淑看着那么小小的人儿,不哭不闹的,由着他们玩,也有些心动了,有些怯怯的伸出自己的手,“兰姐姐,我可以摸摸吗?” “自然是可以的!”能让慕容淑高兴一点,苏兰芷自然是乐意的,拉着慕容淑就去摸了苏铭阳,小家伙很给面子的就笑了,慕容淑见着了,顿时就笑了,“兰姐姐,你看啊,阳哥儿笑了呢!” “嗯,他很喜欢你呢!” “是吗?”有些不确定的再去摸了摸。手上的触感极好,让慕容淑的心里,划过点点的暖流了,如果这是她的弟弟,那该多好啊? “自然是的,那你喜欢他吗?”看着慕容淑的眼神,苏兰芷知道慕容淑如今有些缓和过来了,渐渐的能融入他们了,也是替慕容淑觉得高兴。 “喜欢!”坚定不移的说着,慕容淑很喜欢这个粉嘟嘟的小男孩,这是她的弟弟,虽然不是亲弟弟,可是她依旧喜欢。 “喜欢的话,那你以后可以常来陪玩,好吗?” “我很想来,可是……”李柏萱的身子一直不见好,慕容淑还是很担心,她今ri就是不想来的,免得自己来了也不快活,要不是慕容雅扯着她来,说她不来就是不顾惜姐妹情谊,她才不得不来的。 本来以为自己的坏心情会影响大家的,却不曾想,自己被苏兰芷开导,心情反而好了许多了。 兰姐姐果然是自己最喜欢的姐姐! “有空就常来走走,有什么烦恼也可以跟我说说,实在是不能来,你也可以多找找你的雅姐姐他们的,他们都是你的亲人,你不要总是将事情埋在心里。你年纪还小,压力太大了,不好!”苏兰芷自己经历过,自然知道这样子不好受,当然是不喜欢慕容淑经历和她一样的事情了。 “嗯,兰姐姐,我知道了!”的确,她总是闷在心里,闷在屋子里,心情反而越发的糟糕了,或许兰姐姐说得对,她是该多和几个堂姐说的! “知道了,还得做,大家都在你的身边,你并不孤单!” “可不是吗?淑儿,你总是把自己关着,二婶婶也是,你都不知道,祖母他们有多担心!” “是吗?”她和母亲还以为,祖母会嫌弃他们的。 “可不是吗?就连二叔也是担心的,有什么事情,大家都是亲人,都可以摊开来说的,你们不要总是藏在心里,一家人,哪里能总是当初陌路呢?你说对吗?”其实慕容雅是不赞同李柏萱和慕容淑的做法的,作为一家人,慕容雅始终都觉得,什么事情,大家都是可以一起解决的。 “可是母亲说……”李柏萱说了什么,慕容淑此刻却是不想说了的,一边是自己的母亲,一边是自己的亲人,她也很为难。 “淑儿,二舅母如今小产,心情自然也不好,容易钻牛角尖,你作为二舅母唯一的女儿,该是多劝劝的。外祖母对你们怎么样,二舅舅对你们怎么样,你该是知道的,可别因为这些小事情,伤了和气了!” “嗯,我知道了!”苏兰芷说的没错,仔细想来,李柏萱小产以后,靖北侯夫人都是天天派人来询问的,就连慕容渊也是经常的在家里陪着他们,不过是他们自己将人阻隔在门外罢了。 慕容淑突然就想通了,顿时觉得自己之前和母亲,做得有多离谱了! 他们这样子,岂不是伤了大家的心了? “你明白就好,你还小,也是二舅母唯一的女儿,二舅母xing子有的时候有些偏执,你能劝的,就多劝劝!”不然李柏萱再这样子发展下去,怕是真的熬不过几年了。 “兰姐姐,我知道了,我回去会好好的劝母亲的!”慕容淑看着大家关切的眼神,想着李柏萱小产以后,大家并没有怠慢他们,反而对他们极好,慕容淑就有些想通了。 或许母亲也是想错了也不一定,自己回去,可以好好的劝劝母亲。 “嗯,过几ri我去侯府找你们!顺便让孙太医给二舅母看看身子!”孙太医的医术不错,苏兰芷很放心。 “好的!”突然就笑了,慕容淑这一次算是真心的笑了。大半年来的抑郁,也终于是在今ri,得到了点点的缓解,这样真好! …… 几人又说了些话,气氛倒是越来越好了,大家脸上的笑容都多了许多,正在这时候,慕容宵几人便来了。 “呵呵,我说你们都去了哪里呢,原来是来了小姑姑这里,来来来,快给我看看,我那小表弟如今可是长什么样子了?我可是听说俊俏了不少呢!”慕容宵也算是熟人,所以也没让人去外面接,自己就进来了,他这一进来,顿时就带来了不少的欢声笑语,大家往生源处看去,见着慕容宵今ri穿了一件花青sè的灰鼠皮袍子,头上戴了玉冠,整个人都是说不出的风流倜傥,偏偏他身边的另一个男子身着一身浅蓝sè的银鼠皮出锋的棉袄,腰间系的黑角带,足上踏了双暖靴,衣服九层新,整个人长身玉立,温文尔雅,那蓝sè将他衬托得淡雅柔和,竟让人只觉得呼吸都是一紧的了。 “哥(大哥,大表哥)武成王!”几人都是没有想到秦之衍会来的,毕竟今ri苏兰芷生辰,大家相约的都是平ri里极熟的人,他们想好的本来就只叫了慕容宵一个男子过来的,却不曾想,秦之衍竟然也来了。 因着意外,大家面sè都划过一抹尴尬,慕容宵似乎看出了大家的诧异,假装咳嗽了一声,算是解释了,“那个,你们今ri都是女子,我一个大男子多有不便,今ri凑巧遇见了武成王,便约着他一起来了,你们不怪的吧?”其实是不是他约的秦之衍,慕容宵已经不知道了,他只知道自己今ri来的时候,半路遇到了秦之衍,两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此次他的目的,当时他也是处于礼貌问了一句,本以为秦之衍会拒绝的,却不曾想秦之衍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甚至还煞有介事的去买了礼物,弄得慕容宵到嘴边想拒绝的话都来不及了。 这厮肯定是故意的! “呵呵,来了都是客,武成王,大表哥,都过来坐吧!”听着慕容宵的解释,苏兰芷下意识的就看了眼慕容宵那有些不大自然的表情,再看了一眼自在的不得了的秦之衍,苏兰芷心里也在打突突,总觉得这厮可能是故意的。但是今ri是她的生辰,人家上门来给自己庆生,自己拒绝也是不是抬举,也只能笑嘻嘻的应了。 看着大家的表情,再看着自家小妹脸上划过的不自在,慕容宵知道自己今ri是办错了事情,不由得有些懊恼,可是木已成舟,也无法,只好将功补过的拿出了怀里一早就准备好的礼物了,“兰儿表妹,说实在是,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这点心意,你就收了吧,别嫌弃就好!” “大表哥你客气了!”笑嘻嘻的就接过了慕容宵给的礼物,苏兰芷也不看,慕容宵便打趣道,“你不看看我送你什么吗?” “大表哥送什么都是大表哥的一片心意,我很喜欢!”其实苏兰芷今ri也只是想让大家热闹热闹,收的东西已经很多了,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了。 “哦,我还以为你会看呢!”自己也不大会送女孩子什么,问了慕容雅几人,给的意见也没有什么建设xing,他便自己挑了,也不知道苏兰芷喜不喜欢,如今苏兰芷看都看没看,慕容宵还是挺失落的。 莫不是兰儿表妹不喜欢? “呵呵,几人大表哥让我看,我就看看吧!”打开礼盒,里面是一个砚台,小巧玲珑的,看起来不错,很适合女孩子用。 苏兰芷看着这礼物都不由得笑了,一旁的慕容雅几人见了,有些唏嘘,“大哥,你就送这个给兰儿啊?”那眼神带着鄙视,慕容雅几人最恨的就是这练字写文了,此刻见着慕容宵的礼物,自然是不喜的。 这人家生辰,送这砚台,还是给女子,大哥,你会不会太过了点? 见着自家小妹那鄙视的眼神,慕容宵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也知道自己送这个不合适,可是他一个大男人,让他去送苏兰芷什么簪子啊什么的,他也觉得别扭,想来想去,也就只能送这个了。 “兰儿大表妹,你可别嫌弃啊,这素ri里,你总是要写字的吧?这砚台不错的,你应该会喜欢的吧?”自己说的话都特别的没有底气,慕容宵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兰芷,就是希望苏兰芷给他点面子,不要当众说不喜欢了,那他真的就会被笑死去的。 送女孩子砚台,的确他是挺能“想”的! “谢谢大表哥了,我正愁没有一个好砚台呢,我很喜欢!大表哥有心了!”慕容宵的心思,苏兰芷也能猜到几分,自然是知道他一个大男子的别扭的,笑着接了,一旁的慕容雅几人极为鄙视,看着慕容宵实在是觉得丢人,慕容宵虽然也觉得自己不厚道,不过看着苏兰芷喜欢,也就高兴了,“兰儿大表妹你喜欢就好,下一次我再送你些别的,你想要什么,到时候去侯府,直接问我要就是了!”给一个女子送砚台,的确是有些奇怪了,慕容宵这会儿想起来也觉得自己面子害人,不过看苏兰芷没有不乐意,也就放下了心了。 “大表哥别想太多了,我素ri里也是喜欢练字的,这砚台确实不错,我是真的喜欢!”小心的就收好,苏兰芷这样子,似乎还真的是喜欢。 “呵呵……”见苏兰芷不像是说谎,慕容宵得意的对着慕容雅几人笑了笑,示意几人肤浅,慕容雅几人看着慕容宵那得意的表情,恨得牙痒痒的,正准备说些什么呢,秦之衍就拿出了准备好的礼物了,“今ri偶尔在路上碰到宵弟,刚刚知道今ri是苏小姐的生ri,也来不及好好准备礼物,希望苏小姐不要见怪才好!” 秦之衍那礼物一拿出来,大家瞧见了,顿时都新奇了,“武成王,你真的送兰儿这个?”秦之衍算起来和苏兰芷没有沾亲带故的,送簪子什么的,也是有些不好,送笔墨纸砚什么的,又显得似乎有些太单调了,这个礼物刚好,很成功的就将几个女孩子的目光给吸引住了,就连苏兰芷见着那礼物,也不由得眼底滑过一抹波动了。 “这可真可爱呢,武成王可真的是有心了!”慕容香是个没心没肺的,看着秦之衍手中的东西,就起了兴致,一旁的慕容雅面sè有些复杂,但是又有些好奇,站在那里,过去也不是,不过去也不是了,而慕容淑则是小孩子心xing,跟着慕容香就过去了,苏兰芷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秦之衍的目光,带着审视和困惑,而站在秦之衍身边的慕容宵,看则是嫌弃的站到一边去,实际上看着秦之衍和苏兰芷的目光,也是有些复杂的。 秦之衍这礼物虽然是在街上“随意”买的,可是慕容宵总觉得怪怪的,这寒冬腊月的天气,怎么大街上会有这个? 可是事实摆在面前,慕容宵也容不得不去相信,此刻,他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苏兰芷,倒是很想看看,苏兰芷打算怎么处置这个问题了。 这个礼物,还真的是不好收呢,收了就得天天看到,可比不得其他的,可以收起来了。 兰儿大表妹,你打算怎么办呢? 眼底有些兴味和好奇,慕容宵只是看着苏兰芷,再看着面sè平静的秦之衍,只觉得此刻的气氛,有些怪异了。 似乎是嫌弃这气氛不够怪异一样的,慕容宵看着苏兰芷始终都没有上前去,干脆加了一把火,“兰儿大表妹,你不是不喜欢武成王这礼物吗?怎么不过去看看?我瞧着香儿他们就很喜欢啊?”慕容宵这话,本来是想刺刺秦之衍的,也算是报复秦之衍害他妹子伤心了,却不曾想,秦之衍脸上依旧挂着那千年不变的笑容,让慕容宵觉得好生无趣了,只好看着苏兰芷,期待苏兰芷配合他一下,打击一下秦之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