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巧合还是刻意?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一百八十章 巧合还是刻意?

()摇了摇头,苏兰芷还真的是不饿,“刚睡醒,还没怎么有食yu,一会儿再吃吧!”说完就示意月桃将《地藏经》给了她,月桃无法,最后只好递了过去,苏兰芷便默默的念着经文,希望能给前世那个无缘的孩子,一份安息了,这样,她的心,也不会总是被人禁锢着了。 用完了晚膳,苏兰芷便出去走了走,拒绝了月桃几人的陪伴,苏兰芷一个人漫步咋这院子里,感觉到寺院的清幽,偶尔吹来的凉风,让苏兰芷只觉得浑身都有些颤意了。 摸了摸自己的手臂,似乎有些冷了,苏兰芷有些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走着,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了一个院子的门口,听到那魔一般的琴声,苏兰芷鬼使神差的,竟然就进去了。 朦胧隐约的灯光下,那空寂的院子,一袭白衣男子静静的坐在那儿,闭着眼睛抚琴,眉目如画,此时此刻添上了点点的朦胧之感,竟然让人觉得有些虚无缥缈了起来了。 是他! 看到那人的真容,苏兰芷完完全全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秦之衍,转身就打算走,不想因此和对方有什么牵连,可是她前脚刚刚往回转,身后那温润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苏小姐既然来了,你过来坐坐吧,莫不是我是洪水猛兽不成?好歹我们也算是相识,苏小姐就打算避而不见?” 秦之衍这么说,苏兰芷倒是不好拒绝了,面sè划过一抹恼sè,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糊里糊涂的来了这里,瞧着秦之衍优雅大方的坐在桌子边上抚琴,苏兰芷笑了笑,“我刚才还以为是谁在抚琴呢,原来是武成王。刚才瞧见武成王专心抚琴,本不想打扰的。只是武成王怎么有这个闲工夫,来寺庙做客了?”话语里有些解释的意味,两人也不是陌生人了,苏兰芷当然是不能真的就对对方避而不见了。 只是,苏兰芷完完全全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地点,这样的时间遇到秦之衍,苏兰芷的心里没有诧异,那是不可能的。 怎么会呢?这是刻意,还是巧合? 怎么都不会觉得是刻意了,不然秦之衍实在是太让她害怕了。 “呵呵,苏小姐对我,从来都不会打扰,反而我很高兴看到苏小姐。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和苏小姐竟然如此有缘,我来寺庙住,苏小姐也来了,苏小姐,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呢?”说完就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苏兰芷总觉得对方这笑容有些jiān诈,干脆不去看对方那张笑得让她觉得欠扁的脸,“缘分这事情,一向都很难说的,只能说碰巧罢了。只是不知道武成王来此处,却是为何?”避重就轻的揭过了秦之衍的话,苏兰芷可不想因为对方言语里的暧昧将彼此都扯进去。 “呵呵,有些私事罢了,每年我都会有些ri子来寺庙住一段时间的。苏小姐呢?为何会来?” “也是私事罢了,来寺庙,左不过就是祈福,武成王以为呢?”秦之衍模糊的揭过,苏兰芷自然不会傻傻的将自己的目的和盘托出,秦之衍见着对方对自己的防备极深,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移动了位置,看着一旁准备的茶具,开始泡茶了。 此时,一旁早就煮了水,如今烧开了,沸腾的厉害,秦之衍动作熟练的泡好了茶,给苏兰芷倒了一杯递过去,“苏小姐请尝尝看我的手艺如何!” “多谢!”淡定的接过那茶喝了,苏兰芷尝了一口,味道很好,“没有想到,武成王也是一个爱茶之人!” “素ri里也不过是无聊,把弄一番罢了。此时此景,月sè正好,苏小姐,不介意我继续抚琴吧?” “今ri偶尔听到武成王的琴声,简直宛若天籁,如果能再听到,那是我的福气!”不得不说,秦之衍这人,的确是个全才了,据苏兰芷所知,琴棋书画,秦之衍似乎,样样都是极好的。这棋,她以前在慕容宵和秦之衍的对弈中见过了,琴呢,刚才也是听过了,只是不知道这书画,是不是也如传说中一样的,又是一绝呢? 如果真的是如此,这样子的男子,莫不是真的没有了缺点吗?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笑嘻嘻的就坐回了琴的面前,秦之衍面前的琴,是一把很好的焦尾琴,上号的材质,有着深厚的古韵,秦之衍的手指只是轻轻地放在上面按了一下,就能听到那深厚好听的声音,苏兰芷一眼就知道,这琴是极好的东西了。 骨骼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抚上琴弦,这一次秦之衍弹奏的,是那有名的《清月》(乱编的),优雅的琴音扩散开来,月光如玉,灯光朦胧,此情此景,煮茶,听琴,如果不是因着眼前的男子,苏兰芷可真的觉得是一大享受了。 每一个音符,似乎都好像自己长了脚一样的,一点一点的滑到苏兰芷的耳朵里去,苏兰芷不由得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将其他的感官都放空,只留下那琴音了。 果真是极美,能将这《清月》弹奏的如此出神的人,也着实是难得了。 这曲子难度极高,而且弹奏的人必须心平气和,淡然超远,不然弹奏不出这样子超凡脱俗的感觉了。 …… 正在心里感叹着秦之衍高超的琴技,那边的秦之衍却收了尾,笑嘻嘻的看着苏兰芷沉醉的样子,却是没有开口,似乎觉得这样子的氛围极好,所以他只是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等着苏兰芷的反应了。 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苏兰芷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是看着秦之衍含笑的眸子,那笑容里面似乎涵盖了太多的东西,让苏兰芷的心底里,有种怪异的感觉划过全身了。 “苏小姐,觉得我这曲子如何?” “曲子极好,弹奏的也极好,以前听说武成王琴棋书画皆是一绝,如今,我是信了!” “呵呵,你就只是看过我下棋弹琴,其他的都没有见证过,如何就信了?世人误传的多,苏小姐就不怕自己也是被人误导的一个?”并没有因着苏兰芷的夸奖就赞赞自喜,相反的,秦之衍却是提出了疑问,苏兰芷却只是笑了笑,“世人就算是误传,也是有一定的事实依据的,武成王文韬武略,乃是少有的聪慧,这些,想来也是难不倒武成王的!” “苏小姐的嘴巴,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甜了?”听到苏兰芷的夸赞,虽然知道对方或许只是出于客套,秦之衍依旧是很开心的。 “我不过是说出事实罢了。” “苏小姐倒是有趣!” …… “时辰不早了,我该走了,武成王,告辞!”坐了一会儿,苏兰芷觉得够了,看着天sè,也是该走了。 “我送送苏小姐吧!”起身,准备相送,只是苏兰芷并不想让人看见了误会,“武成王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苏小姐既然来了我的院子,我留了你些时辰,自然是要负责送苏小姐回去的,不然苏小姐出了什么事情,那就是我的不是了。”并没有因为苏兰芷的拒绝而退缩,秦之衍直接就站在了苏兰芷的身边,拿了一盏灯笼,示意苏兰芷先走了。 “如此,那就有劳武成王了!”虽然不想麻烦秦之衍,但是人家好心送她,苏兰芷也不好拒绝的。 “苏小姐,请吧!”小心的拿着那灯笼照明,秦之衍刻意放缓了步法走在苏兰芷的旁边,余角看着苏兰芷那jing致的侧脸,还有那在灯光下模糊剔透的肌肤,秦之衍突然就希望,能够一直这样子下去,那该多好啊! “对了,苏小姐打算在寺里面住几ri呢?”一路上,秦之衍也没有放过这对话的机会,努力的跟了来,自然是要和苏兰芷多多的接触,亲近的。 “五ri!” “住在寺庙里,可还习惯?这些斋菜都吃的习惯吗?” “嗯,我素来饮食清淡,云来寺的斋菜很好吃,挺好的!” “看得出,苏小姐也是一个能吃苦的人!” “吃苦也说不上来,只是为求的是一颗虚诚的心罢了。” “对了,苏小姐,母妃一直都想请苏小姐去府上坐坐,这事情母妃都念叨了好久了,苏小姐什么时候有空,去王府坐坐?” “如今娘亲还没有出月子,弟弟还小,府中的事情也多,我实在是抽不出时间,还希望武成王替我跟王妃说声抱歉!”能拖就拖,不能拖了再说,这是苏兰芷面对秦之衍的决定采取的措施了。 “看来要请苏小姐去坐坐,还真的是挺难的!” “有机会我会去的!”这样子的话,谁都知道是敷衍,不过秦之衍不在乎,“小心些,这路有些不平!” “嗯!”也不知道是因为秦之衍在身边,苏兰芷的注意力有些不集中呢,还是因为这路上的石头太多了,苏兰芷一个不小心,就踩到了,身子顿时就有些不稳了,“啊!”暗自懊恼自己的不小心,人家刚刚提醒,自己就要摔倒了,苏兰芷本来是想准备好,尽量的不让自己受伤,却不曾想,压根就没有摔倒在地上,反而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了。 清新的气息,带着让人安定的味道,苏兰芷感觉到耳边那沉稳的心跳,还有周身那无法忽视的温暖,不知道为什么,心湖有些紊乱,甚至脸上,也觉得有些热了,“武成王,多谢!”赶忙就跑出了秦之衍的怀抱,苏兰芷可不想和男子靠太近了,这样子不好。 “不谢,你没事吧?”怀里失了那软绵绵的身子,秦之衍还是挺失落的,看着苏兰芷逃离的那么快,实在的觉得有些郁闷。 “我没事,刚才只是不小心踩到了一颗石子,无碍的!” “没有受伤吧?” “没有呢!”动了动脚,完全活动自如,苏兰芷对着秦之衍笑了笑,很是感谢秦之衍刚才救了她了。只是那莫名的心绪,有些让她害怕,总觉得现在越发的接触秦之衍,自己就越发的有些失控了。 她这是怎么了? “没有的话,我们就继续走吧!”见苏兰芷没事,秦之衍也放下了心了,照顾着苏兰芷继续走,只是这一次,秦之衍更加小心了,“前面有颗石子,你小心些,别踩到了。”“有些滑,你注意些!”“这里黑,你靠近些!”……如此种种的话语,秦之衍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不由自主的说出来的,听得苏兰芷心里暖暖的,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让她实在是生不出排斥的心。 或许她的心底里,始终都是缺乏温暖的吧?所以内心深处,莫不是就是渴望这样子的关怀? …… 一路上苏兰芷对自己这复杂的心绪有些摸不着头脑,对秦之衍,理智上是要抗拒,可是心底,却似乎想要靠近。 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矛盾,苏兰芷觉得自己怎么好像成了一个一分为二的人了,内心深处的感觉,让她实在是有些彷徨。 好在这一路不远,苏兰芷的纠结,也很快就结束了,一到了自己住的院子,远远的就看到点了灯,门口云珠几人焦急的走着,似乎有些担心,一看到苏兰芷过去,赶忙就迎了过来了,“小姐啊,你去了哪里了?怎么去了那么久才回来?”刚才见苏兰芷天黑了都没有回去,云珠几人真的后悔死了自己没有去陪着了,实在是担心,也出去找了,就是没有找到。 “我刚才就随便逛了逛,只是没有想到遇到了武成王,就在他那里坐了坐!”秦之衍住的也是du li的院落和厢房,云珠几人没有去他那里,也是情有可原的。 “武成王?”果然,看到苏兰芷身边的武成王,云珠几人的眼底滑过一抹诧异,“武成王!” “好了,如今在外面,无须那么拘束,你们小姐我已经送回来了,你们好生伺候着!”如今天sè黑了,虽然秦之衍是想进去坐坐的,可是也不大好。所以也只能忍着不舍,离开了。 “武成王,进去坐坐吗?”客套的话,苏兰芷还是会说的,人家今ri请她喝茶听曲子,她怎么都要回敬一下的。 “不早了,苏小姐,我就不打扰了,再见!”说完毫不留恋的转身走了,秦之衍走的干脆,可是看着对方那干脆的背影,苏兰芷的心里,却不是那么快活了。 “小姐啊,你,你怎么会遇到武成王?”几个丫鬟对秦之衍出现也是诧异的,不过他们没有苏兰芷隐藏的好,直接就表达了出来了。刚才是因为秦之衍在,他们不好表现出什么,可是如今秦之衍都走了,他们实在是觉得好奇极了。 “偶尔路过,我也不知道,他竟然也来了这里。”是啊,他们竟然都来了这里,而且都在这里借宿,这真的是巧合吗? “这样啊,只是好巧哦,武成王竟然和小姐一起来了呢,看来武成王和小姐,还真的是缘分!”月桃其实一直都很看好秦之衍的,这样子的人,帅气,又有身份,脾气又好,而且看得出,对苏兰芷也很照顾。更重要的是,秦王妃是个好人,不会是那等子为难媳妇的婆婆。月桃如今也是知道些事情的,这方面也有自己的看法,她当然觉得,苏兰芷如果可以嫁给秦之衍,是极好的事情了。 至少不会受太多的气,不是吗?而且秦王府比起其他的世家大族,府内的人,简单的多了,秦王就只有秦王妃,然后就只有一个上官侧妃了,嫡子除了秦之衍,就只有一个庶长子还有一个庶女,府内没有小妾通房,这相对于很多男子来说,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月桃心里这么想的,今ri倒是有些口无遮拦了,苏兰芷听了,面sè有些沉,一旁的秋霜见着了,赶忙就喝止了月桃了,“月桃,此事事关小姐的清誉,这话不能乱说!”女子重名节,哪里能说是和男子有缘呢?纵然是真的有缘,那也是不能在现在摆在台面上来说的啊,毕竟苏兰芷还小,而且也还没有定亲,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说苏兰芷为人太过轻浮了吗? “我,我……”意识到自己将心思透露了出来,月桃的脸上有些不安,看着苏兰芷,觉得自家的小姐,好像是生气了,“小姐,对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刚才只是一时口误,没想那么多!” “好了,以后这样子的话,可不要乱说了,不然我也保不了你!”月桃的xing子,还是需要好好的磨一磨,人是机灵,可是这xing子,还是单纯了些了,有的时候,让她有些担心。 “是,小姐,奴婢以后不会了。”知道自己这嘴有些管不住,月桃懊恼的打了打自己的嘴,苏兰芷看着月桃的神sè,知道对方是无心的,更知道月桃怎么都是为了她好,所以也没有人心怪罪了,“好了,准备热水沐浴吧,我累了!” “是!” 舒舒服服的跑了个澡,苏兰芷洗漱好就躺在了床上,点了灯,拿了一本诗集在看了。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今夜的事情,思绪有些无法集中,苏兰芷的脑海里总是想起滑到的那一刹那,秦之衍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那样子温暖的怀抱,突然让她,有种觉得依靠的感觉了。 她这是怎么了? +++++++++++++++我是到了第二次的转换线 次ri,苏兰芷早早的就起来了,昨夜想了些事情,苏兰芷睡得不是很好,可是依旧惦记着长明灯的事情,苏兰芷还是起得很早,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准备继续去念《地藏经》了。 来到外厅,苏兰芷刚刚对着长明灯跪下,默默的念了一会儿,就赶紧到身边似乎多了一个人,似乎也跪在了一边,不过苏兰芷此刻没有去在意,只是继续的念《地藏经》,超度那孩子罢了。 只是当一个时辰以后,苏兰芷睁开眼睛,这才意识到身边的人没有离开,苏兰芷眼角划过一抹藏青sè的身影,觉得有些眼熟,转眼,就看到秦之衍那含着笑容,带着深思的眸子了,“武成王?”他怎么也在这里? “苏小姐好早!” “武成王这是?”起身,苏兰芷看着秦之衍和自己一样的,也是跪在一个长明灯的面前,不由得有些不解了。 “呵呵,我自然也是和苏小姐一样的,供奉长明灯,自然是也是因着有些未了的心愿了。”秦之衍说的含糊,苏兰芷只是看了那长明灯一眼,也是没有署名,心下有些疑惑,可是看秦之衍也是不想多说,苏兰芷想起自己不会多说的,也不好再问,免得秦之衍说了问她,她反而不好回答了,“那我就祝武成王心想事成了。” “呵呵,苏小姐不好奇这长明灯是为谁所点吗?”看着苏兰芷,秦之衍早就料到对方似乎会是这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只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连一点的兴趣都没有了。 莫不是对他,真的是一点都不关心吗? “武成王为谁所点,武成王心里自然明白,这长明灯未曾署名,想来武成王也是不想让人知道的,既然如此,那我何必多问呢?” “苏小姐果真是心思剔透的女子,只是不知道苏小姐这长明灯,是不是也和我一样的,是有未了的心愿?而且不想让人知道呢?”其实秦之衍自从看到这长明灯开始,就一直很好奇了。从认识苏兰芷以来,这都快一年了,秦之衍从来都觉得眼前的女子就是一个深不可测的迷,永远都猜不透一样的。 他最初,就是被对方这古井般的眸子所吸引,总觉得一个小小的少女,却有着如此不符合年岁的眸子,定然是经历过了什么,才会让对方在人群中,显得那么与众不同了。 所以,他因着最初的好奇,有些不由自主的靠近,结果发现,越是靠近,对方就越发的像一团迷雾,吸引他的同时,却也让他越发的难以掌控了。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呢?

下一篇   第一百八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