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断绝父女关系!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一百六十章 断绝父女关系!

()“爹爹……”委屈的看着苏青岚,苏玲月觉得自己最近真的是可怜极了,以前她是这个府上的二小姐,虽然是庶出,可是慕容嫣不问世事,苏兰芷也将自己关在兰月阁,她就是这府上唯一的小姐了,白芯疼她,苏青岚对她也是极好的,有什么好东西,她都是第一个得到,也没人跟她争,跟她抢,可是如今呢? 自从白芯死后,她在这个府上就再也没有地位了,下人们都轻瞧了她,对她也不似之前的恭敬,而她所有想要的一切,都是苏兰芷先选了才到她的。如今连疼爱她的爹爹,也对她恶语相向的,她该如何是好呢? 小小的年纪,却经受了如此多的挫折,苏玲月的心里,满是失落和嫉妒,尤其是如今悲愤交加的,见着苏青岚对着自己大声的吼骂,苏玲月那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的,哭个不停了,而那双沾了泪水的珠子就那么看着苏青岚,瞧得苏青岚非常的烦躁,“哭哭哭,哭什么哭,庄嬷嬷,将二小姐扶回去,让她好生在自己的院子里待着,以后没事不要随便出来!”这算是变相的软禁了,庄嬷嬷听到苏青岚的话,心里大骇,连苏玲月都忘了哭了,看着苏青岚,终于是忍不住了,“爹爹,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如果她真的被软禁了,那她以后,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你做错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皱了皱眉头,苏青岚的面sè,满是失望和疲惫,看得出他对苏玲月依已经是失望透顶了。 “爹爹!”苏玲月此刻哪里敢走呢?这里还有那么一个人证在呢,要是被发现了什么,那她真的就完了! “怎么,你还不听我的话了?”看着苏玲月眼中的倔强,苏青岚第一次发现,自己对自己的女儿,竟然是那么的不了解了。 一直以为,对方是个单纯善良的孩子,小小年纪,正是天真浪漫的年纪,可是…… “爹爹,女儿不是不听您电话,女儿只是……”话还没有说完,苏玲月就被庄嬷嬷扯了一下,苏玲月有些烦躁的看着庄嬷嬷,可是还没说什么,庄嬷嬷就直接拽住了她,“老爷,二小姐今ri想来是受了不少惊吓,所以言语中有些不敬的地方,还希望老爷恕罪,老奴这就带二小姐回去休息,等二小姐心情平静下来了,再跟老爷请罪!”苏青岚这样子,明显是怀疑他们了,庄嬷嬷可不敢让苏玲月继续在这里对抗着,不然受罪的,可还是他们! “请罪不必了,好生在屋子里反省吧,什么时候反省通了,什么时候再出来!”这意思很明显了,禁足是肯定了的,庄嬷嬷心里虽然不甘,可是看着苏玲月那愤恨的样子,也怕苏玲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只好先将苏玲月带走了,“是,老爷,老奴一定会好好开导二小姐的!” “去吧!”摆了摆手,苏青岚连看都懒得再看苏玲月一眼了,这会儿神情中有些疲惫,苏兰芷见着苏玲月终于是走了,看着苏青岚,有些担心,“爹爹……”之前被苏振华欺骗和算计,已经让苏青岚寒了心了,可是今ri苏玲月所做的事情,更加的过分了,小小年纪如此狠毒,也难怪苏青岚对苏玲月,再也没有了好脸sè了。 “好了,兰儿,这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吧,你今ri也受惊了,好生回去休息吧!”今ri得知自己的亲生女儿竟然有可能会是如此心狠歹毒的人,苏青岚的心里,就说不出的什么滋味了。 只是他毕竟是风风雨雨过来的,心里纵然有再多的痛苦,他也只能隐藏,心里也在琢磨着今ri的事情,到底要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了。 不过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了的,那就是苏玲月如今,也是不可以留在相府了。 “好,爹爹您也注意休息,我让人煮了安神茶,爹爹一会儿喝些吧!” “嗯,知道了!”一下子似乎就显得老了好几岁一样的,苏青岚让苏兰芷走了,最后吩咐了下去,“好生守着他,我明ri再审问!”也不知道是心里已经有了想法,所以不着急,还是怎么的,苏青岚这会儿也不着急审问,那人就那么被人抬了下去,也没有用刑,也没有逼宫,心里也在打着突突,有些不安了。 +++++++++++++++++我是苏玲月和庄嬷嬷在密谋的分界线 “嬷嬷,那人被抓了,怎么办才好呢?”苏玲月如今被苏青岚支走了,完全都不知道苏青岚哪里到底怎么样了,心里可是着急。 她毕竟还小,到底不够沉稳,这会儿早就沉不住气了。 “二小姐不要着急,老奴一会儿会让人去打探消息的!”比起苏玲月,庄嬷嬷却是冷静的多了,可是苏玲月这会儿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哪里还能坐得住? “嬷嬷,你一定要想办法啊,那人如果将我们供出来了,那我们岂不是就惨了?嬷嬷,绝对不行啊!”如今她在这个相府一个靠山都没有,孤军奋战,已经很辛苦了,如果这事情再被撤出来,她就真的没有了机会了。 “二小姐先不要自乱阵脚,老奴心里有数!”瞧着苏玲月那么不成气候,庄嬷嬷皱了皱眉,实在是觉得苏玲月今ri的做法,想让人不去怀疑都难,“二小姐,老奴已经说过了,这事情老奴已经安排好了,二小姐无须插手,更不要多言,免得遭人怀疑。如今那人还没有招供,二小姐你就自乱了阵脚,这不是自打嘴巴吗?”如果不是这人如此沉不住气,他们哪里会被怀疑?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那嬷嬷打算怎么办?” “二小姐,如今人已经被抓了,老爷不是省油的灯,我们是万万不能让那人开口的。”知道自己不说,苏玲月肯定会坏事,庄嬷嬷也只好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了。 “可是如今爹爹肯定会派人守着的,我们如何得手?”灭口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也要有机会啊? 都是那个武成王,没事情管什么闲事?如果不是他,他们今ri,怕是都得逞了! “二小姐,当年夫人进了相府的时候,侯爷担心夫人的安危,早就派了人在暗中保护,如今夫人虽然是去了,可是那人还是隐藏在相府之中的。如今,也只有让那人动手了。”白芯当年进府的时候,元武侯也是费了些功夫才送了一个人进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配合白芯的行动,好让白芯可以彻底的掌控相府。只是可惜,那一ri去庆王府,那人却是没去的,白芯死了以后,那人也只是隐藏着,注视着相府的一切,等着有人找她就是了。 “那人是谁?”这事情,苏玲月可是一点都不知道的,这会儿听到庄嬷嬷提出来,苏玲月顿时就觉得有了希望了。 “那人是谁,二小姐不必知道,这事情老奴会安排,如果到时候无法成事,一切后果都由老奴承担,二小姐什么都不知道,二小姐明白了吗?”知道苏青岚不好对付,可是那人如今已经被擒了,虽然也是受过训练的,却也难保对方不会暴露什么了。庄嬷嬷也不敢冒险,只好想办法灭了那人的口,虽然有风险,可是她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好!”这回,苏玲月心里有了点点的希望,也不那么担心了,庄嬷嬷见着苏玲月终于是安静下来了,叹了口气,“二小姐,娘娘和侯爷对你抱有很大的希望,二小姐一定要谨慎小心,下一次,可不要那么冲动了。” “我,我今ri只是太着急了。”其实仔细想想,苏玲月也是知道自己今ri所作所为很让人怀疑了,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苏玲月也只希望,这一关,可以平安度过了。 “好了,二小姐好生休息吧,剩下的,交给老奴来安排就好!” “嗯!”今ri也是累了,路上颠簸,刚才有跪了那么久,还又惊又怕的,苏玲月年纪小,早就熬不住了,现在心里放心了,苏玲月也觉得困了,在庄嬷嬷的服侍下,苏玲月很快就进入了梦想了。 …… 入夜,苏兰芷陪着慕容嫣用了晚膳,瞧见慕容嫣气sè不错,也放下了心了,只是看着苏青岚的神sè,苏兰芷知道,今夜,定然不是一个安静的夜晚了。 “小姐,奴婢伺候你睡了吧?不早了。”看着苏兰芷一直坐在窗口,如今虽然是初chun了,可是天气还是有些凉的,云珠有些担心。 “云珠,你看看这天,一片的幽暗,想来今夜,注定不宁静了。” “小姐是在担心今ri被抓来的人吗?小姐放心吧,老爷定然是有自己的打算,时辰不早了,小姐还是早早的歇息吧!”苏青岚既然让苏兰芷早早的就回来了,就是不想苏兰芷参与这事情,云珠也跟在苏青岚身边有些ri子了,当然知道苏青岚的顾虑。 “嗯,睡吧,只是云珠,你一会儿也去看看,如果有什么忙帮得上的,你就尽量的帮吧!”这也是她这个女儿,如今能做的事情了。 “小姐放心吧,奴婢一会儿就去看看!”知道苏兰芷还是放心不下的,云珠准备好了热水,想让苏兰芷放松一下心情了,“小姐,泡一会儿热水澡,放松一下就好好的休息吧,今ri小姐也是累了。” “嗯……”泡了热水澡,洗漱完毕,苏兰芷便躺在床上睡觉了,吩咐云珠去帮忙,苏兰芷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大放心的。 希望这一次,真的可以将那暗中的人给逼出来吧?不然一直被人暗中观察着,苏兰芷真的觉得十分的不痛快! +++++++++++++++++++++我是苏青岚布局准备捉人的分界线 夜,已经深了,整座相府格外的安静,各个屋子的灯也相继熄灭了,整座相府都陷入了沉睡中,一片的静谧了。然而,在那漆黑的空中,突然就闪过一道诡异的身影,从那漆黑的身影来看,那人的身躯凹凸有致,想来是个女子,只是漆黑一片,那人穿着夜行衣,整张脸都被捂得严严实实的,就露出一双冰冷的眸子,在这夜空里,也看不真切。 只见那人小心的在空中跳跃着,最后,落在了一个僻静的院子,小心的落下,仔细的看着周围的情况,没有看到有什么人,便悄悄的走了进来,来到柴房,那人先是四处观察了一下,确定安全,这才走了进去。 迷糊的夜sè中,隐约可以见到一个男子的身影,那黑衣人小心的走过去,掏出怀里的匕首,正准备刺下去,可是那本该是是被绑着的人,却突然就翻身向那黑衣人刺去,黑衣人知道自己上当了,转身就想走,可是这时,门突然就开了,迎面而来的是苏青岚,他的身边还有好几个高手,苏青岚见着对方的身影,眼神闪了一下,瞬间便吩咐了下去,“抓活的!” “是!”站在苏青岚后面的几个高手瞬间就跑了过去,那人不敌,最好打算咬破嘴里的毒药自尽,苏青岚见着对方的动作,赶忙吩咐人去制止,只是那人抱了必死的决心,竟然掏出怀里的炸药,瞬间就引爆了! “可恶!”匆匆忙忙的被人带着离开,苏青岚此刻也满是狼狈,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敌人虽然上当了,可是却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如今眼看着就要抓到敌人了,偏偏对方带了火药,就那么直接就引爆了,可见对方压根就不打算活着回去! “给我搜,看看府里少了谁!”自从上一次钱嬷嬷突然被杀的事情,苏青岚的心里就对府上的人有了疑虑,今ri本来是想顺藤摸瓜找到那人,然后招出幕后主使,偏偏这人狡猾的紧,今ri虽然暴露了,却不曾给他一丝审问的机会,直接就引爆了! 好在那炸药的威力不大,不然他都可能会葬身火海! 苏青岚此刻心里是气急了敌人的狡诈,偏偏又奈何不得,焦急的等着人回复,最后得到的消息是厨房的阿丽不见了,还有就是庄嬷嬷也不见了。 “可有在他们屋子里发现什么?” “老爷,阿丽的东西似乎都被烧了,属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听到这话,苏青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今ri他的布局,对方也是有所猜疑的,所以才来了这么一手,突然想到了什么,苏青岚这会儿,有些着急了,“快,跟我走!”庄嬷嬷不见了,这说明了什么?苏青岚不用想都能知道! 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 领着大家去了苏玲月的院子,苏青岚虽然被刚才的事情弄得有些诧异了,没有想到对方竟然那么狠,来个玉石俱焚,宁愿自杀也要来个毁尸灭迹,不得不说这样子的心思,的确是够狠够歹毒,也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了! “开门,开门!”吵吵闹闹的敲门,等了许久,才终于是有人开门了,苏青岚看着那开门的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直接就走了进去,“让二小姐和庄嬷嬷出来!” “老爷,二小姐睡下了……”这大半夜的,不是扰人清梦吗? “让她出来!”知道庄嬷嬷肯定是去灭口了,苏青岚却是不担心的,如今,他是该好好的算算总账了。 “是……”看苏青岚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那人也只好进去让人将苏玲月叫醒了,等了许久,苏玲月这才穿好了衣服出来,头发都来不及梳,一脸的疲惫,看着苏青岚,一脸的不解,“爹爹,您这是……” “玲月,庄嬷嬷呢?”看着苏玲月,这样子倒像是刚睡醒不假,苏青岚的面sè有些疑虑。 “庄嬷嬷?她不是睡了吗?爹爹找她有什么事情?”想到庄嬷嬷白天说的事情,苏玲月的心里是有底的,这会儿看苏青岚亲自来了,以为事情是处理好了,可是也不敢轻易地就放松了。 “她睡了吗?可是我怎么听说,她好像不在这院子里?” “怎么会?”一脸的诧异,苏玲月知道庄嬷嬷一旦暴露,自己就只有抵死不认账了,也免得牵扯到自己了。 “不会吗?那你让她出来,我有些事情想问她!”刚才第一时间就让人去搜了苏玲月的院子了,得知庄嬷嬷不在,苏青岚当然知道,刚才庄嬷嬷定然是和那人商量好了的。 “这……”想要拖延时间,给庄嬷嬷争取机会,只是看着苏青岚那冰冷的眼神,苏玲月有些紧张了。 “去,将庄嬷嬷带来!”见苏玲月推脱,苏青岚直接就吩咐了自己身边的人了,那人去了一会儿,苏青岚就看到庄嬷嬷从侧门进来了,见着这一大堆的人,似乎有些诧异,“老爷,二小姐,你们怎么?”想着自己果然中计了,庄嬷嬷本想趁乱去找到那撞车的人,可是苏青岚却藏得紧,她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最后担心事情暴露,只好回来了。如今看着苏青岚坐在院子里,那一脸肃然的神sè,庄嬷嬷实在是担心。 “庄嬷嬷,你刚才去了哪里?” “老爷,老奴夜来如厕,刚才便去了,不知道老爷找老奴,可是有何事?”心里虽然是担心,可是庄嬷嬷脸上却也是镇定的,不到最后关头,她是绝对不会承认什么,这是她在宫中挣扎多年得到的经验。 只要不承认,那她就还有机会! “你如厕去了?要如此久?”看着庄嬷嬷果然是松松散散的披着一件外套的,那样子也的确是像夜来去如厕的样子,不过苏青岚却是不信的。 “老爷,老奴年岁大了,今ri又多喝了些茶水,晚上起夜,也是可能的,只是老爷如此兴师动众的来二小姐的院子找老奴,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了?”苏玲月毕竟是女子,虽然还小,但是苏青岚带着那么一大堆人来,对苏玲月的闺名,可是也有影响的,更何况这里面,还有男子! “我来这里,自然是有我的目的,嬷嬷刚才去了哪里,最好如实说来,不然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让人搬来椅子坐好,苏青岚这会儿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了,一脸笃定的样子,看得庄嬷嬷的心里,有些不安。 “老奴不知道老爷你在说什么。”看苏青岚如今还在这里跟自己慢慢的说话,庄嬷嬷料定了那人没有开口,心里不由得觉得自己有些着急了,白白损失了一枚重要的棋子了。 那么多年啊,可不容易! “不知道吗?那你可知道,阿丽是谁?”说到这个名字,庄嬷嬷心里划过一颤,知道阿丽这枚棋子已经废了,如今已经暴露,也没了,实在是可惜了! “阿丽?阿丽不就是负责大厅打扫的丫鬟吗?”庄嬷嬷故作不解的看着苏青岚,“老爷怎么突然就提起她来了?” “我只是有些好奇,一个大厅打扫丫鬟,竟然也是一个武功高强的高手了,大半夜的穿着夜行衣去柴房,还引发了炸药,庄嬷嬷,你说,这丫鬟胆子是不是很大?”看着庄嬷嬷,苏青岚就知道这个庄嬷嬷不简单,此刻看着对方一脸沉着的样子,心里更是确定了这个想法了。 “怎么会有这样子的事情?”庄嬷嬷听到苏青岚的话,只觉得诧异极了,同时也是极其的愤慨,“老爷,府上出了jiān细,一定要好生盘查才是!” “可是那人已经死了,庄嬷嬷,你说,她是谁派去的呢?” “老爷仔细查查,定然知道是谁!”知道阿丽已死,庄嬷嬷不得不庆幸自己刚才多做了一手准备,担心这只是苏青岚布的一个棋局,想要引君入瓮,不得不防。 好在她多想了一层,不然这会儿,被抓的,可就又多了一个了! 那阿丽知道的可比那布衣多的多了,但凡被抓到了,别说是她和苏玲月了,就是元武侯,也脱不了干系! 如此甚好,也算是除去了一个麻烦了!免得将来东窗事发,再生波澜了! “这我是一定会查的,只是我听说,这事情可是和庄嬷嬷你,脱不了干系!” “老爷,老奴冤枉!”赶忙就跪下了,庄嬷嬷看着苏青岚一脸的肃穆,那样子,还真的像是一个刚正不阿的老人一样的,苏青岚知道庄嬷嬷这样子的人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笑了笑,也没让对方起来,“你冤枉不冤枉,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苏青岚这话,可是让庄嬷嬷的心里非常的不安了,总觉得苏青岚似乎掌握了什么一样的,庄嬷嬷想着那个自己找都找不到的男子,心里有些着急了。 莫非老爷之前说的,全部都是骗人的,为的就是引出这相府潜伏的人,一网打尽,然后,将她也给除了? 想到苏青岚有可能已经审问了那人了,庄嬷嬷此刻,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怎么就忘了,眼前的人,少年丞相,自然是有着非一般的心机和魄力,自己怎么就轻敌了呢? 此刻心里已经惊涛巨浪,庄嬷嬷终于是意识到这一切都是苏青岚的局,一个让她怀疑却不得不上钩的局了。 只是可惜,她如今失去了一枚有用的棋子,自己也是朝不保夕,该如何是好? 是她太心急了,上了对方的当了! 心里希望派去的人硬气一点,不要轻易的就招了,可是看着来福匆忙的赶来了,身后还跟着一身血衣的人,庄嬷嬷的心,顿时一片死灰了。 “老爷,这人终于是招了!”来福吩咐人将那人抬了上来,苏玲月见着那一脸血肉模糊的看不清楚容颜的样子,顿时吓住了,“啊!”惊叫的瞬间,便也晕倒了,初chun的地面,如今已是深夜,当然冰凉,可是苏青岚只是冷淡的看了一眼苏玲月,眼中一片的冷意,完全没有怜惜了,“嗯,很好,说吧,是谁指使你干的!” “……”那人张了张嘴,口腔里一片的血肉模糊,牙齿全部都不见了,里面到处都是血洞,看起来,怕人极了。 这也是苏青岚担心对方咬舌自尽,不得不将对方的牙齿给全部拔了,只是这人也是一个硬气的,看来也是作为死士培养,轻易不肯说话。不过苏青岚是谁,这些年审问的人不在少数,而且他本身又掌控着许多的死士,当然知道,这些死士的弱点是什么! 他们不怕死,但是,生不如死的感觉,却是谁都怕的! “说吧,是谁!”面对着眼前这个已经完全不似人形的样子,苏青岚面不改sè的,只是一字一句的问那人话,那人那双赤红的眸子划过一抹不甘,最后狠下心来,指了指庄嬷嬷,庄嬷嬷顿时就辩解了,“老爷,老奴冤枉,老奴为何会对老爷下手?老爷明鉴,这刺客想来是故意栽赃啊!”事到如今,庄嬷嬷却是依旧不认的,她这样子的人,不到最后关头,坚决不会认错! “庄嬷嬷,你年纪也不小了,想来也是吃不了苦的。这刺客你也是看到了的,他那么硬的骨头都被我撬开了,你以为,你可以逃过去吗?”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苏青岚只要稍微动动脑子想想,都能知道前因后果,他要的,不过是对方亲口承认罢了。 “老爷,不是老奴做的事情,老奴绝不会承认!”死死咬住不肯放手,庄嬷嬷知道,自己承认了,也是一死,她不会轻易的就认了。 “好,很好,来福,拖下去,乱棍打死!”一点情面都不讲了,苏青岚这命令一下,就是死令,庄嬷嬷听了,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老爷,你没有证据,哪里能处置老奴?”谁都是珍惜自己的生命的,庄嬷嬷自然也是一样的,她以为自己死不肯承认,就会有转机,哪曾想,苏青岚直接就给她定了罪,判了死刑了! 她虽然活了大半辈子了,可是她依旧不甘心啊! “谋害主子,乃是大罪,不管你认不认,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都应该接受惩罚!” “老爷,你不能这样处置老奴,老奴可不是相府的人!”如果她是相府的奴婢,那她自然只能任由苏青岚处置,可是她偏偏不是!她哪里会甘愿被苏青岚处死? “你既然是苏玲月的人,那就是相府的人,做了错事,就应该接受处罚,即使你的卖身契不在我这里,我一样会好生处置!” “老爷,老奴可是宫里出来的,老爷你就那么随便处置了?老爷你就不怕里面的人怪罪吗?” “你不过是个奴婢,难不成还让本相给你补命不成?拖下去,打!”毫不留情的处死了庄嬷嬷,苏青岚知道庄嬷嬷是个狡猾的人,肯定不会说什么了,他也懒得问,这会儿看着那此刻奄奄一息的样子,苏青岚叹了一口气,“好了,给他一个痛快吧!” “是!”来福得命,直接就给了那刺客一刀,完了就将所有的证词都给了苏青岚了,“老爷,这是这此刻的证词,已经签字画押了的。” “你做得很好!”有了这个,庄嬷嬷纵然不说什么,他也是清楚了前因后果了的。想着苏玲月因为嫉妒,竟然不顾惜自己的弟弟妹妹,苏青岚的脸上,就满是憎恶了,“将二小姐泼醒!” “老爷,这……”夜凉,天寒地冻的,苏玲月晕倒了在那里没人扶起来也就罢了,还泼水,怎么都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子,怕是会生病的! “泼,我有些事情要交代!” “是!”吩咐人拿了一杯冷茶水就泼了过去,苏玲月本来就是装晕的,怕自己暴露什么,这会儿感觉到脸上泼了冰冷的茶水,苏玲月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屈辱! 她何曾如此狼狈过? 心里满是害怕和不甘,这会儿苏玲月却不得不装作缓缓苏醒的样子,奇怪的看着苏青岚,再看着地上那已经死去的尸体,浑身的血迹,腿都被截断了,那手也只剩下半截,脸上一片的模糊,实在是慎人的紧! “啊!”还是有些害怕,苏玲月想借此躲避苏青岚的质问,可是她还没有继续晕呢,苏青岚的话便打消了她的动作了,“来福,你在一旁候着,二小姐如果继续晕,就继续泼!”冰冷的语气,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父女情意,听得苏玲月只觉得浑身都是颤抖的,看着苏青岚,满是不可思议,“爹爹,女儿做错了什么,您要这样子对我?”她好歹也是相府千金,何曾受过这样子的屈辱? “我没有你这样子心思歹毒的女儿!”嫌弃的看着对方,苏青岚退了几步,似乎觉得对方好像是一块赃物一样的,看的苏玲月的心,划过巨大的恐慌,“爹爹,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最清楚不过了,这人已经找了,所有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像你这样子残害嫡母和嫡子的女子,我苏青岚没有你这样子的女儿,从今ri起,你我断绝父女关系,从此,我再也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爹爹!”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青岚,苏玲月怎么都没有想到,苏青岚竟然会如此狠心,“爹爹,这不是我做的,这都是庄嬷嬷做的啊,女儿那么小,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呢?爹爹明鉴啊!”脱离父女关系,那她不是什么都不是了吗?不要,她不要! 她可是尊贵的相府嫡女,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是!“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道悔改,我当年真的后悔有了你这么一个女儿!”如果不是眼前的人,自己何尝要因为责任纳了白芯为妾,何尝会和嫣儿错过这些年? 事实证明,当初的他,实在是错得离谱,也实在是傻得可以,被人耍得团团转! 这也是他活该! “爹爹,真的不是女儿啊,女儿怎么会那么狠心呢?女儿不会做这样子的事情的,爹爹,您一定要相信女儿啊!”跪着走到苏青岚的身边,苏玲月想要求情,可是苏青岚直接就避开了,“你有没有做,你自己心里有数!来福,连夜让给她收拾好行李,明ri一大早,就送去西北的尼姑庵,让她落发为尼,为这一身的罪孽赎罪!”如果不是家丑不可外扬,他真的想将苏玲月直接扔出去了事! 可是家里还有一个苏兰芷未嫁,慕容嫣肚子里还有孩子,相府容不得这样子的丑事! “是,老爷!”对于苏青岚的决定,来福虽然诧异,可是想起这些事情,来福也是能够理解的。 老爷他,也是被伤透了心了。 “爹爹,我不要啊,西北苦寒,女儿去了,怕是有去无回啊,爹爹,爹爹,女儿不要去,女儿不要出家啊,女儿还那么小,怎么能就落发为尼呢?爹爹,女儿可是您亲生的女儿啊,您怎么能这样子对我呢?爹爹,您还是不是我的亲爹爹啊?”听到苏青岚的话,苏玲月的心里只剩下恐慌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苏青岚会绝情至此,这会儿,只顾着求苏青岚,可是却并没有看到,苏青岚那一脸冷漠的神sè了,“我说过,从今ri起,你不再是我的女儿,我也没有你这个女儿!”转身,直接就走了,不管身后苏玲月如何的求饶,也不管身后那哭嚎声如何的惨烈,苏青岚始终都不曾回过头去。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给了苏玲月太多机会,可是对方竟然要对他心爱的女子下手,小小年纪就如此狠毒,将来必定是个祸害,为了相府的安宁,也为了自己心爱女子的平安,苏玲月,已经留不得了! 只是那人毕竟是自己疼爱多年的女儿,也是自己的亲骨肉,苏青岚终究是做不到那样子的狠心,如今,也只能让对方常伴青灯古佛,任由对方自生自灭了!今生就当做他没有生养过这个女儿吧! …… “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走走!”心里突然就有着一种悲凉了,想他少年丞相,从来都是顺风顺水的,当年三界状元,少年风华,娶到心爱的女子,本以为可以相守到老,偏偏有人从中捣乱,害得他们措施了十年,而那不被期待的孩子,如今却成了这副样子。 这到底是他的错,还是白芯的错?或者是老庆王妃错? 一个人走在院子里,苏青岚的心,从来都没有觉得那么累过了。 是他这些年的纵容,才让苏玲月他们如此的骄纵,完全没有道德的底线吗?还是他对这两个孩子真的不用心,从来都没有好好的去教养,让这两个孩子受别人的影响太多,以至于到了如今,连他都变得不认识了? 只是如今已成定局,再也挽回不了了。 独自行走在寂静的路上,苏青岚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的心,有如此的孤单寂寥,前所未有的情绪将他的周身掩盖,苏青岚只感觉前面是一片漆黑的幽林,完全看不到任何的曙光了。 他的孩子本就不多,可是一个算计欺骗他,一个歹毒的下狠手要除掉他另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而且素ri里弄虚作假,小小年纪不学好,实在是让他只感觉到无力了。 他这辈子,真的就那么失败吗? 从来都没有觉得那么疲惫难堪过,苏青岚看着前方,只觉得自己都被那无尽的黑暗给吞噬了。 然而前方突然就划过了点点的光芒,苏青岚本以为是错觉,可是随着那道光芒越走越近,看着那灯光模糊中那道仿若九天玄女降临的倩影,如梦如幻,如画如雾,美得驱散了眼前的黑暗,带来了点的的光明了。 看着那走进的倩影,瞧着那灯光模糊中的雪白,苏青岚的眼中,划过一抹欣喜和复杂,那低沉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里,显得越发的沧桑无力了,“嫣儿……”

上一篇   第一百五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