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一百五十九章

()心里对眼前的男子,突然有种不解的思绪,苏兰芷从来不认为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对另外一个人好,可是眼前的人…… 自己有什么,是他想要的呢? 似乎看到了苏兰芷那染上了一层雾气的眸子,将情绪给掩盖,秦之衍了解,苏兰芷对他,还存在疑虑和不信任,但是,他会慢慢来的,“苏小姐亲自送我出门,这点礼物,希望苏小姐喜欢,冷风,将人交给苏小姐吧!”苏兰芷的心思,秦之衍自然是了解的,知道眼前的女子将自己的心门关得很紧,他要进去,自然得花费很大的一份心力。如今,也只有徐徐图之了。 “是,小王爷!”冷风作为秦之衍身边的人,有一身好武功不说,而且深得秦之衍的信任,虽然人冷了点,话也少了点,好在办事能力不错,将人都给提了下来,放在苏兰芷的面前,冷风便将自己刚才的事情简要的交代了,“小王爷,这人极其的狡猾,而且身手很快,得手之后直接就打算弃车跑了,属下追了许久才追上。这人像是训练有素的,一旦发现被属下擒住了,咬牙就打算自尽,属下也只好将他的下巴卸了。对了,他嘴里还放了毒药,看来这人,身份不简单!”将从那人嘴里拿出的毒药递给了秦之衍,秦之衍看也没看就直接接了过去递给了苏兰芷了,“苏小姐,这些线索,可是够了?”他相信以对方的聪慧,要弄清楚这些事情,也不是难事。 “多谢武成王了!”刚才事出突然,他们也只顾着自救了,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追这人,还好有秦之衍,不然这一次的事情,还真的就只能吃了哑巴亏了。 可是有了这个人,一切,就都好办了。 不得不说,秦之衍今ri,不仅仅是救了他们,也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了! “苏小姐客气了,刚才也是多有麻烦,还望苏小姐不要见怪才是!”见苏兰芷对自己的态度好了些,秦之衍的心里就像是喝了蜜一样的甜,看着苏兰芷的眉眼都是带着笑容的,一旁的冷风见了,也是好生诧异。 小王爷他…… “武成王多虑了,我并没有见怪!”此时此刻,苏兰芷见着秦之衍的谢礼,已然是明白了对方刚才拖沓的原因,心里本来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这会儿秦之衍那么说了,苏兰芷更是觉得自己刚才,实在是有些不应该了。 这人怎么说今ri都是客人,而且还是他们的恩人,是她太小心眼了。 “苏小姐不见怪就好,那既然苏小姐还有私事要处理,我就不打扰了,告辞!”苏兰芷的xing子是淡然的,如果他太过热忱,对方定然会吃不消,所以秦之衍采取了迂回战术,一点一点的,慢慢渗透了。 “武成王,告辞!”终于是送走了秦之衍,苏兰芷觉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却有种莫名的思绪,此刻看着被绑着的人,下巴被卸了,整个人面如土sè,不过却也看不出什么惊恐之sè,苏兰芷皱了皱眉,知道这人是训练有素的,想来也不简单,看来一会儿,得好生的审问才是了。 “大小姐,这人……”门口的侍卫见着那被绑着的男人,瞧着苏兰芷一个弱女子,自然是不能抬的,只是这人一身布衣,可是那摸样有些吓人了。 这武成王怎么送了大小姐那么一个奇怪的人? “抬进大厅去吧,让爹爹过来一下,就说是撞马车的人找到了!” “是!”大家心里满是疑虑,可是主子没说,他们也只好遵循着吩咐做事情,几人将那绑着的布衣男子抬了进去。 苏兰芷瞧见几人走远了,慢慢的走在后面,想着今ri的事情,心里已经有谱了,只是还需要查出来,也免得对方存了侥幸心里了。 只是…… 想着上一次查厨房的人,那钱嬷嬷突然就死了,死得蹊跷,苏兰芷自那以后就一直让云珠小心的注意相府周围的动静,只是云珠也没发觉出什么异常,但是苏兰芷依旧是很担心,总觉得自己时时刻刻都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苏兰芷很不爽! 一路上走回去,苏兰芷非常注意观察这周围的情况,而且让人将那布衣男子死死地围着,不给人一丝的机会,等到了大厅的时候,苏青岚已经匆忙赶来了,当然了,苏玲月也是一脸慌张的站在那儿,神sè满是疲惫,脸上还挂着泪珠,看样子刚才委屈不少。不过她看到苏兰芷带进去的人的时候,面sè划过一抹惊慌,要不是庄嬷嬷在一旁死死的撑住她,苏兰芷都能想到,苏玲月这会儿怕是要冲过来了吧? 真没有想到,她也来了。看样子,这事情,跟她脱不了关系! 眼神有些冷意,苏兰芷那目光扫到苏玲月的时候,苏玲月也正好看过来,看到苏兰芷那目光,苏玲月总感觉苏兰芷好像将自己给看透了一样的,有些心虚,便也不敢再看对方,只好看着自己的脚底,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将对方的表情看在眼底,苏兰芷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目光转而看向苏玲月身边镇定自若的庄嬷嬷,看着她沉着的扶着苏玲月,免得苏玲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苏兰芷都不得不佩服那庄嬷嬷的定力了。 看来这个庄嬷嬷,倒是沉着在胸,自己得多加注意才是! “爹爹,这就是武成王帮我们抓到的人!” “嗯!”点了点头,苏青岚看着那人,见着那人下巴都被人卸掉了,也猜得出这人定然是想自杀却被制止了,而苏兰芷的话正好印证了苏青岚的猜测了,“爹爹,此人极其狡猾,据武成王的人说,这人撞了我们以后就想逃走,可是最后还是被抓了。不过他口中有毒药,想来也是专门做这些事情的,早就打算失败或者被擒就灭口的。爹爹,看来这一次的事情,不是巧合,而且有人为之!” “你说的很对!”点了点头,苏青岚看着苏兰芷,不得不说自己这个女儿极其的聪慧冷静,之前在马车上,那危机的关头,换做寻常人家的女儿,早就吓得哭爹喊娘了,可是自己的女儿小小年纪,却是异常的沉着冷静,吩咐人先救了慕容嫣,还想救了他!如此孝顺懂事的女儿,哪里能不让人喜欢呢? “爹爹,如今他已经被擒,可是女儿担心,他会咬舌自尽,这该如何是好?”这人极其的狡猾,还是得注意一些的好。 “先捆着吧,我问他几个问他!”走到那人的面前,虽然那人穿着普通人的布衣,可是那死人般冰冷的气息可见,对方是个训练有素的杀手,这样子的人,往往是最难开口的,苏青岚知道很难问出什么,这会儿,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说,谁派你来的?”对方竟然找了那么一个人,想来也是下了狠手了,苏青岚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就觉得心悸,对眼前的人,也是恨不得将对方凌迟了! 可是,还不行! 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白了苏青岚一眼,那人完全就不顾苏青岚徒然变冷的气息,直接就闭上了眼睛,一副任杀任刮,可是我什么都不会说的表情,苏青岚见了,便也没有继续问了,“这人训练有素,想来也不是轻易的就招供的,将他带去柴房,我一会儿去审问!”对付这种人,苏青岚也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而且审问人的事情,苏青岚也不想当着苏兰芷的面前做,也免得吓坏了对方了。 女儿虽然懂事,但是在苏青岚的眼里,苏兰芷毕竟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这样子血腥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对方看到的好,也免得留下什么yin影了。 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苏青岚的心思的,虽然她前世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绝望,早就对这些麻木了,可是对苏青岚一片疼爱之意,苏兰芷却是不好说什么的,不过苏玲月却不放弃了,“爹爹,这人既然抓了回来,不如现在赶紧就问出来吧?爹爹不如让人将他的下巴给接回去了,这样子他才好说话啊,这样子爹爹问什么,他才好答不是?他这样子话都不能说,爹爹就是问了,他也是无法回答的啊!” 庄嬷嬷可是说过的,这一次派去的是死士,完成不了任务或者是被抓了,第一时间就会吞了牙齿上的毒药自尽,这人如今毒药被发现了,可是不是还有咬牙自尽吗?只要给这人一点点的zi you,那么,她就不用担心了! 她这话一说出来,苏青岚那冰冷的目光再也不含一丝感情的看着她,看的苏玲月心里直打颤,“苏玲月,你闹够了没有,今ri还不够乱吗?”责备的语气,再也没有了一丝的温情,苏青岚看着苏玲月的眼神,已经完全的失望了。 如果说之前他是有五分怀疑的话,经过刚才一系列的事情,他已经有七分可以肯定了。 这个女儿,真的让他太失望了! ------题外话------ 最近卡文啊,卡卡卡,卡得好,哎,或许第一次写一百万以上的,最近有点怠倦了,云霄好生调整一下吧,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