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真正的凶手?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一百四十六章 真正的凶手?

()听到文帝的命令,许多太监倒是都围了过去,好在有几个是离得近的,倒是将那小李子给拉住了。 “跪下!”几人狠狠的揪住小李子,拉着他对着文帝就跪着,此刻那小李子求死不得,满脸的惊恐和害怕,生怕自己说出什么,后果不堪设想了! “皇上,看来这小李子,可是做贼心虚啊,皇上圣明!”静妃瞧着那小李子一脸菜sè,倒是好笑的紧,那模样要有多得意,就有多得意了,一点都没有为自己担心害怕的样子,甚至有些幸灾乐祸了。她这样子看在皇上的眼睛眯了眯,遮住了眼底的yin霾之sè了。 看来这一次,是她失算了,这静妃这一次,竟然也聪明了一回! 心下有些不甘和愤怒,可是皇后却不能表现出什么,免得有人觉得她和此事,有牵连了。 这个静妃…… 文帝似乎也是有些疑虑的,刚才一切的证据都是指向静妃的,可是突然就有些变了风向了,文帝不得不瞧了一眼静妃,目光带着点点的审视了,“看来静妃对这事情,倒是不知情了。” “皇上圣明!”深深的磕了一个头,静妃倒是委屈了,不过眼角的余光倒是挑衅的看了皇后一眼,那模样,看的皇后恨得牙痒痒! 文帝瞧着静妃,看起来还真的是无辜的,不由得转向了那小李子,“如今你已经是牢笼困兽,你且如实招来,也免得吃苦头了!”文帝说这话的时候,小李子的身子很明显的就抖了抖,想着刚才自己身上那五十大板,小李子徒然就升起一股子的后怕了,可是…… 终究是惜命的,小李子此刻倒是有些不由自主的往人群中看了一眼,在看到某人的时候,小李子眼中有些恳求,希望对方可以帮自己一把,也免得自己受皮肉之苦了。 只是对方见着小李子的目光,直接就隐藏在了人群中,可是万万不敢出头的,也免得惹祸上身了! 这个小李子,还真的是蠢,刚才速度怎么就不快点?愣是被人拦住了? 她哪里知道,小李子刚才那也是困兽之斗了,身子本来就已经是被打虚了,刚才也是怕更多的折磨,才会拼死一战,倒是没有想到,身边的人多,而且各个身子都比他利索,他倒是无能为力了。 此刻的小李子,才终于是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了,瞧着那人不理会自己,而文帝又吩咐人继续打,想着再来五十板,自己真的就没命了,那么干脆的死了还好,可是被生生的打死,受那么多的折磨,小李子可是不想! 身子挨了几板子,小李子只觉得自己的心肺都伤了,此刻的文帝,瞧着小李子那痛苦的模样,一脸的淡漠,“你如果招了,朕或许还可以饶过你一命,如果不招,那就继续受着吧!” 虽然对方已经是被打得连出声都快没了,不过文帝倒是一点都不在意的,看得出,这位帝王虽然素有贤明之称,可是对这些奴才的xing命,也依旧是视为蝼蚁,不在意的。 那小李子也是知道帝王素来说话算话,此时此刻,他也不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受辱,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眼中划过一抹坚定,倒是不再坚持了,“奴才招,奴才什么都招!” “把他拉起来!”见那小李子不再坚持,文帝倒是稳如泰山的坐着,挥了挥手,那些行刑的人立刻就将小李子给拉起来跪在文帝的面前了。 “说吧,你到底是奉了谁的命令做下这些事情的?”文帝的声音此刻倒是带了点点的不奈了,可见今ri的事情,已经让他十分的不悦了。 “奴才,奴才是奉了……”眼神敲了敲人群里的人,小李子的眼神似乎有些挣扎,不过最好,他还是招了,“奴才是奉了苏婕妤的命令,今ri早晨趁着大家不注意,偷偷的放了一块打滑了的雪块放在兰花亭附近!” “苏婕妤?”文帝在脑海里想了想,对这个苏婕妤的印象不深,不过他不会表现出来的,“你说,这事情是苏婕妤吩咐你做的?” “是,是苏婕妤买通了奴才,让奴才做的,奴才一直都是苏婕妤的人,是苏婕妤偷偷收买,待在静妃的宫中,给苏婕妤传话的!”这么一个消息爆出来,四座都有些惊奇了。 这宫中的娘娘们收买宫女太监,买通消息什么的,也是常事,只是这苏婕妤一个小小的婕妤,竟然是敢跟静妃作对,这胆子,还真的是大啊! 小李子的话有些太过不可思议了,大伙儿的心里,倒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就连苏兰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皱了皱眉头,一旁的慕容雅,完全摸不着头脑了,“兰儿,我怎么觉得这事情,怎么越来越复杂了?” 心下也是越发的害怕,刚才文帝单独让他们过去,慕容雅紧张的站都站不稳了,生怕出了什么纰漏,害得家族都不得安宁了。好在此刻化险为夷,只是慕容雅的心里,依旧是很担心的。 这事情,怎么越是深入,牵扯的人,就越多呢? 瞧见了慕容雅的担心和害怕,苏兰芷知道刚才文帝的做法是吓到慕容雅了,拉着对方的手,苏兰芷给了对方一个安定的眼神,“雅姐姐,别担心,这事情刚才皇上已经不追究我们的事情了,我们也就没事了,至于其他人,我们也管不着了。”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一场宫中娘娘的斗法罢了,只是这一次的斗法,最大的几个庄主倒是没事,受迫害和牵连的,也不过是几个小小的妃子罢了。 这就是皇宫,杀人不见血,可是处处都透露着杀机,稍有不慎,那便是万劫不复的地狱了! 张美人和这苏婕妤,怕也只是静妃和皇后斗争的牺牲品罢了,这两人在宫中多年,地位以及牢不可破,两人斗法,自然很多时候,就不需要亲自动手,而这些不安分的小嫔妃,自然就是他们下手利用的对象了。 对张美人,苏兰芷只能说是这人运气不好,被人陷害设计了。而此刻看着被文帝叫出来的苏婕妤,苏兰芷也只能说,都是贪心惹的祸了。 …… “苏婕妤,你可知错?”瞧着眼前的女子,眉目清秀,长得倒是很不错。只是文帝见惯了美女,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此刻瞧着苏婕妤那惊慌失措的样子,文帝的眼底,流露出的,却是一股子的厌恶了。 这些女人,还真的是不让人省心! 文帝素ri里最讨厌妃子间这些腌臜的手段了,争宠是可以,偶尔吃些小醋也是可以的,这会让文帝有种成就感,可是用了这些手段,残害了他的子嗣,这就是文帝所不能容忍的了。 龙脉地位尊贵,也是他的骨血,岂能让人随意的迫害? 也是瞧见文帝那冰冷的眼神,苏婕妤只觉得天昏地暗的,想到自己认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赶忙就跪下磕头了,“皇上,臣妾,臣妾冤枉啊!”不管是谁,犯了错的,没犯错的,被人指出来了,都不会甘心的承认是自己做的。更何况这不是小事情,伤及龙脉,可是死罪啊!她有可能会被贬了级,打入冷宫的! 冷宫凄苦,饱受折磨,谁愿意去呢? “苏婕妤,你冤枉吗?人证可在的,你还有什么话说?”这小李子虽然之前冤枉了静妃,可是文帝知道,那是小李子的障眼法,不想说出实情罢了。 事到如今,小李子自命不保,哪里还不敢说出实话呢? 除非,对方想很惨很惨! “皇上,臣妾没有见过这人,怎么会指派他做事情?更何况他是朝霞宫的人,臣妾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是不敢买通朝霞宫的人啊!”这宫中的女子,每一个人都是入水般的女子,演技也是一流,这眼泪,说来就来,让人看不出是委屈了。 那小李子见着苏婕妤不招,心下着急,赶忙对着文帝就磕头了,“皇上,奴才句句属实啊,奴才屋中的那些贵重物品,可都是苏婕妤给的,皇上不信的话,奴才这里还有证据!”说完就将怀里的一个令牌拿出来了,这可是进出苏婕妤宫中的保证! “呈上来看看!”当文帝接过太监递上来的令牌,明明就是苏婕妤宫里的,文帝气得当场就甩了过去,很准确的就摔在了苏婕妤的脸上,苏婕妤的脸上顿时就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口子,血流不止! “啊,皇上,臣妾冤枉啊!”感觉到自己脸上的刺痛,苏婕妤伸手一看,顿时指尖沾染了猩红的血,整个人都有些被吓呆了。 她的脸,不会毁了吧? 如果毁了,那她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呢? 在这宫中,容貌可是争宠的必备啊! 心里一片的凄凉,苏婕妤倒是没有想到文帝竟然如此的心狠,生生的就划破了她的容颜,眼里一片的悲凉之sè,看着文帝,却是死都不肯承认的。 承认了,那她真的,就满盘皆输了! “皇上,这事情有蹊跷,臣妾和张美人无冤无仇,怎么可能会害了她,更何况臣妾并不知道张美人有孕啊,皇上,求皇上明察!”死都不可承认,这是苏婕妤一早就决定的事情,那小李子此刻见着苏婕妤死到临头了还不肯承认,顿时笑了笑,这会儿倒是没有帮苏婕妤隐瞒了,“小主,奴才记得您曾经说过,你和张美人一同进宫,您长得又比张美人美上几分,甚至您的身份和位分都比张美人高,可是张美人却深得圣宠,您却没有,您一直都嫉妒张美人!那ri您来找奴才,让奴才帮您整治一下张美人,让张美人摔一跤,好好躺几ri,这样子也免得分去了您的恩宠了。奴才因着是您的人,也不好推辞,只是没有想到张美人怀着龙种,不然就是给了奴才十个胆子,奴才也是不敢的啊!苏婕妤,你好狠的心啊你,那颗是皇上的孩子,奴才,奴才都被您给害死了!” 这小李子倒是一反常态的数落了苏婕妤的罪证,不过话说间倒是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好像他从来都不知道张美人有孕,只是被人蒙蔽而已,这话,自然无不说明,他是在为自己脱罪了! “你,你说什么?你别胡说!”她是嫉妒张美人没错,可是那些话,她可是从来都没说的! 苏婕妤看着眼前的小李子,突然觉得好陌生了。 “小主,奴才句句属实,如有半点虚言,天打雷劈!”小李子这也算是豁出去了,“皇上,如果您不信的话,大可让苏婕妤身边的宫女来问问,看看苏婕妤是不是说过这些话,他们也是知道根底的,而且是苏婕妤身边的老人了,想来是知道许多事情的!” 小李子这句话,倒是让苏婕妤好生的诧异,看着小李子,苏婕妤的眼中,满是恨意,“你!” “把苏婕妤贴身的宫女太监统统都给朕压上来!”文帝这句话,倒是让苏婕妤刹那间就昏倒了。 接下来的事情,也不用多说了,那些宫女太监开始死都不肯说,文帝直接就让人上了刑,可怜这些宫女太监一个两个细皮嫩肉的,自然是抵挡不过,最后都说了。 “皇上,小主那ri见着张美人吐了,有些疑虑,派了奴婢去询问张美人的小ri子,后来又几番查证,知道张美人怀有身孕,便有了歹心了!” “皇上,奴婢只知道小主近来频频的和小李子见面,而且小主许多贵重的物品都不见了,奴婢觉得奇怪,可是每一次问小主,小主都是避而不答,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了啊!” “皇上,奴才,奴才倒是捡着小李子公共和小主见了好几次,只是每一次都把奴才支的远远的,奴才,奴才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啊!” …… 树倒猢狲散,这些宫女太监们见着苏婕妤气数已尽,倒是各个都避之不及了,一个两个的极力的撇开自己的关系,苏婕妤这会儿悄然醒来,瞧着这些人对自己犹恐不及的样子,只觉得一种被人深深背叛的感觉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局,而她只是一枚被人利用的棋子,心甘情愿的替人做事,最后,又被人毫不留情的推出去了! 她怎么就那么傻? 想着那一ri自己心血来cháo的去御花园逛逛,却突然就看到张美人呕吐不止的样子,身边有个小宫女悄悄的跟自己说张美人是不是怀孕了,她当时就留了一个心眼,让人偷偷去查,结果得到的消息,倒是让她好生嫉妒! 纵然是嫉妒,她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这个时候她看到在角落里偷偷哭着的小李子,她当时本来是不想多管闲事的,可是那小李子偏偏在自己面前哭,还求到自己面前来了,让自己救救对方,她本就不是心善之人,只是瞧着那小李子烦躁,救了对方,却不曾想,对方却非要报答自己,说是自己救了他一命! 之前她也是有些疑虑的,在宫里举步艰难,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被人算计了去,她也是万分小心的,后来得知这小李子是静妃宫里的人,这小李子偶尔在自己面前抱怨静妃,自己问些什么,他也从来都没有避讳,倒是直接就说了。 渐渐的,她对小李子也算是信任,派给他做的几件事情对方也都是做的极好的。 而这个时候,却总是有人让她看到张美人的模样,让她瞧见文帝对张美人的宠爱,身边也总是有人说张美人这样子受宠下去,将来生下皇子,那可就是一步登天了,她这个婕妤,怕是也比不过了。 这些事情,她听得多了,心里也就气愤了,很想出了这口气,偏偏这个时候小李子要来效忠,她当时见着小李子对自己一片的忠诚,便也将这事情交给对方做了,只是没有想到,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局,一个让她做侩子手,做替死鬼的棋局了! 想着一切的巧合,再想这小李子此刻的反水,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苏婕妤知道,自己的好ri子,那是到头了。 看来,棋高一筹,她还是输了,输在了她的贪心,输在了她的不甘心,也输在了她的嫉妒之上了! 静妃,你实在是很好,很好! 猛地就坐起来,苏婕妤想起最近如此多的巧合,再想起静妃好几次将自己叫去宫中,言语间倒是有好些暗示,才最终导致她行此险棋,此刻已经是困兽挣扎,苏婕妤使劲了权力的往静妃身边跑去,她这来得突然,等到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静妃已经被她扯住了! “静妃娘娘,你好狠毒的心思啊,你这么陷害我,就不怕天打雷劈吗?”知道自己沦为棋子的命运,苏婕妤此刻也是下定了决心要拉一个人下水的,此刻她就拉着静妃不放了,静妃倒是冷冷的看着她,眼中的嘲讽,好似在看一个死人一样的,“苏婕妤,本宫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来人啊,苏婕妤此刻神志不清,把她拉走!” 众人反应过来赶忙就将苏婕妤拉走了,静妃瞧着苏婕妤脸上的不甘,趁着大家不注意,递给了苏婕妤一样东西,苏婕妤脸上满是恨意和惊讶,可是最后,不得不放手了。 “皇上,既然真相大白,还望皇上处置苏婕妤!”静妃如今,腰杆挺直了,气势也壮了,脸上满是自信,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出她眼角的得意,还有对皇后的挑衅了。 皇后啊皇后,你以为,只有你心机深沉,会借刀杀人吗? 我也会的,而且,不输给你! 皇后瞧着静妃就那么轻而易举的避过了,手指紧紧的握住,看着文帝,倒是希望,文帝可以深究了,不过文帝只是看着苏婕妤,那本来温和的脸,此刻倒是一脸的冷漠了,“苏婕妤,你可认错?”人证物证俱在,可以说是铁证如山了,苏婕妤想说些什么,奈何她如今,什么都不能说,只好压下心里的不甘和愤怒,还有那深深的恨意,死命的磕了三个响头,那额头顿时就破了,留下殷红的血迹,“皇上,这一切都是臣妾嫉妒所为,如今铁证如山,容不得臣妾狡辩!” 苏婕妤一下子就改了口风了,文帝那双看不到边的眸子看了静妃一眼,瞧着对方倒是一脸无惧的样子,这会儿,转向了身边的皇后了,“皇后,这事情,你处置吧!”后宫之事,文帝向来不喜欢插手,今ri,已经是例外了。 “是!”皇后刚才也是看到苏婕妤的疯狂的,此刻苏婕妤突然就安静了,皇后有些不甘心,“苏婕妤,你可是还有什么说的?如果有冤屈,本宫会替你做主,本宫绝不会让人蒙受冤屈的!”这话,算是给了苏婕妤一个暗示了,只是苏婕妤好像没有听到似的,只是跪着,一动不动的,“臣妾自知圣前失仪,罪孽深重,还望皇后娘娘降罪!” “你刚才何故拉着静妃不放?”见苏婕妤此刻将一切都揽下了,皇后心下倒是后悔死了,只觉得自己的一盘棋都毁了,实在是不甘心,“你可是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如果有,你且直说就是,本宫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这话语里的意思就更加的明显了,只是苏婕妤此刻也知道,自己是一盘翻不了身的死局了,与其拉着静妃一起下水,害了自己的家人,不如就承认下所有的事情,换回家人的平安了,“臣妾刚才只是一时之间受了刺激,失了神志,想要拉个人垫背罢了,只是臣妾自知罪孽深重,拉人垫背,也是无用,臣妾,求皇后娘娘惩罚!”跪着不起,苏婕妤此刻倒是安静了,皇后皱了皱眉,知道自己再说,就让人觉得刻意了,看了眼文帝转过来的视线,皇后最后,也只好作罢,“既然你已经认罪,这事情本来是要一命抵一命,只是今ri是本宫的寿宴,本宫不想沾染了血腥了,就罚你五十板子,贬为庶人,打入冷宫,一辈子不许出来!” 如此大冷的天,苏婕妤那么娇滴滴的身子打了五十大板,已经去了一条命了,还将人打入冷宫,那里没有人伺候,也没有药物,这苏婕妤,还能活吗? “苏婕妤,你可服?”以为苏婕妤为了自己的xing命,还是会搏一搏的,只是苏婕妤倒是一脸的死寂了,“臣妾,罪该万死,多谢皇后娘娘仁慈!” “皇上,臣妾这样子处理,可是还好?”询问的看了眼文帝,文帝那双眸子带着审视的看了皇后一眼,倒是看得皇后有股子毛骨悚然的。以为文帝会发作,却不曾想,文帝倒是点了点头,“后宫之事,交由皇后做主就好!” “臣妾多谢皇上的信赖!”吩咐人将苏婕妤抬出去行刑了,皇后此刻见着静妃还在下面跪着,倒是笑了笑,直接就过去了,“静妃,既然这事情已经说清楚了,你且起来吧,这天寒地冻的,跪坏了,可就不好了!” 本来是想让大家看出自己的雍容大度,只是静妃却丝毫都没有领情,依旧是跪着,对着皇帝,一脸的委屈,“皇上,皇后娘娘,臣妾有罪!”这会儿倒是承认自己有罪,不肯起来了,皇后见静妃如此,就知道静妃今ri,是不肯就此罢手了! 那么好的一步借刀杀人的局就那么被静妃给破了,如今对方还得理不饶人了,皇后能喜欢才怪! “静妃,你这是干什么?刚才不是都证明了一切都是苏婕妤,不,是苏敏做的吗?你快起来吧,可别冻坏了,到时候皇上又该心疼了!” “皇后娘娘,这事情虽然是苏敏做的,只是臣妾管理不严,才让人钻了空子,臣妾该罚!”嘴角划过一抹嘲讽的笑容,静妃经过今ri的事情,哪里会善罢甘休? 皇后啊皇后,你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刚刚进宫,什么都不知道的呆子吗? 这件事情,她不会就那么算了的,她要让对方知道,算计自己,也是要承受一定的代价的! “静妃,你这……”皇后见着静妃顺着杆子往上爬了,心里知道静妃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想拉对方起来,可是对方偏偏不气,皇后此刻站在这里,倒是好生尴尬了。 静妃好像没有察觉到皇后的脸sè一样的,只是看着文帝,深深的低下了身子,磕头了,“皇上,臣妾疏忽,管家不严,让人利用了臣妾宫中的人,酿成祸事,张美人的孩子,虽然不是臣妾所害,可是也和臣妾有关,臣妾知道丧子之痛是如何的,也知道张美人的怒气难消,还望皇上降罪!”刚才苏婕妤那么冲过来,质问她,静妃知道,文帝疑心重,自然是有怀疑的。 与其是让对方怀疑自己,不如此刻她自请罪,也免得这怀疑越来越深,将来,给人以可利用之机了。 皇后,别以为你对我善言善语的,我就会听了你的了,今ri的事情,我一定不会让人留下任何把柄和芥蒂的! 死死的跪着,不顾皇后硬是要将自己拉起来,静妃这样子做,即使要粉碎皇后的yin谋,也是要向文帝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文帝瞧见静妃一脸的愧疚和倔强,想起了当ri静妃进宫不久,也是怀了孩子了,只是第一胎掉了,想起静妃当ri伤痛yu绝的样子,再想起张美人如今,文帝的心里倒是有些怜惜了,瞧着静妃脸上的委屈,文帝叹了口气,“好了,朕知道你是无辜的,你且起来吧!” “皇上……”见文帝对自己打消了怀疑,静妃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不敢放松的,“臣妾自请为张美人肚子里的孩子抄写《地藏经》,为皇上这个无缘的孩子祈福,希望他可以早ri投胎,重新做人!” 地藏经,安抚幽灵,最好不过,文帝看重静妃,眼中一抹的幽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点了点头,“既然你有心,你就做吧!” “多谢皇上!”这回终于是彻底的放松了,虽然知道文帝的心底并不是完全的相信自己,但是静妃知道,今ri的事情,也就是那么过了。 “好了,地上凉,你且起来吧!” “是!”心下满意了,静妃自然也就不跪着了,只是她跪得久了,腿倒是麻了,一个不稳,就要摔倒,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静妃摔倒的方向正是皇后站着的方向,皇后见着静妃摔倒了,赶忙就忍住厌恶,扶住对方,“静妃,小心!” “多谢皇后!”眼底有些得意,静妃挣扎着要起身,可是她却站不稳,“弄乱了皇后的华服,倒是臣妾的不是了,臣妾可以自己走!”话虽然这么说,只是静妃那站都站不稳的样子,皇后虽然心底里厌恶静妃的故意挑衅,可是她向来都是雍容大方的皇后,自然不会计较的,“无碍的,静妃,本宫扶你过去吧!” 虽然在皇后的心里是觉得很掉身份的,而且巴不得静妃摔倒出丑,只是今ri文帝还在,刚才静妃明明是得了文帝的怜惜的,皇后今ri这一局倒是让自己受了不少的气,如今还得被静妃压着,身上的华服都有些褶皱了,这对一向来要去完美的皇后,可是很不舒服的。 忍着厌恶将静妃扶上去,皇后知道,文帝今ri,怕是有些疑虑了,此时此刻,她更是应该摆出自己的大方,让文帝消除对自己的疑虑了。 静妃倒是纯属的找皇后的麻烦,想看看皇后那张虚伪的脸,一路上故意将自己的体重都压在皇后身上,就是想借此示威了。 皇后啊皇后,总有一天,我会让人看到你这丑陋的面具,让大家知道,你看似大方,看似亲和,可是比谁都小心眼,比谁都狠毒! 两人各怀心思就那么走回去了,文帝见着两人倒是一副毫无芥蒂的样子,笑了笑,“好了,你们也坐吧。皇后,今ri是你的寿宴,都是多了这些腌臜事情,还望皇后不要芥蒂,叨扰了你的兴致了!”任谁在自己的大喜之ri见到这么多的事情,心里也是不高兴的,文帝虽然知道皇后懂事,也是不免安慰一下的。 “这些事情出乎意料,谁都没有想到的,只是可惜了张美人了,臣妾实在是没有想到,苏婕妤会做下这些事情来,素ri里看苏婕妤,还是挺温柔善良的一个人……”语气有些惋惜,文帝见了,眼中划过一抹不悦,拉着皇后就坐了,“好了,朕知道你今ri受了委屈了,朕晚点去看你!”这就是变相说晚上会来凤清宫留宿了,听到这个消息,皇后脸上倒是划过一抹喜悦,只是一旁的静妃,倒是满是嫉妒了。 “臣妾多谢皇上抬爱!” “好了,耽搁了些时ri,你们在这里好好玩吧,朕该过去了,朕晚点再来!” “臣妾恭送皇上!” “今ri之事,倒是让大家受惊了,这些东西,就当做是给大家压压惊吧!”文帝给在场的每个人都送了礼物,虽然每个人的都不一样,如意啊,佛珠啊,首饰啊,不过宫中物品,样样都是jing品,而且都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大家也都笑着接了,这事情,也就那么过了。 “恭送皇上!”文帝终于是走了,大家也是欢喜,刚才的事情虽然让大家吓着了,不过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家也没有一直芥蒂就是。 只是慕容雅心里颇为不是滋味,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好在皇后因为这事情弄得有些心烦了,也没了心思继续举办寿宴,这一次倒是散得早了。 终于是撑到了宴会结束,慕容雅就跟那霜打的茄子一样的,整个人都焉了,“这皇宫真的不是好待的地方,都快累死我了!”整个人都无jing打采的,慕容雅直接就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席乐荣见了,赶忙就制止了,“雅儿,这里还是皇宫,注意你的言辞!” “是!” “你们两个,一会儿在车上,将刚才的事情说清楚!”看着苏兰芷和慕容雅两人,席乐荣也真的是一阵的后怕了,只是刚才在宴会上,她也不好问,这会儿出来了,她当然是要问清楚的。 “大舅母别担心,已经没事了!” “你们啊,都交代了你们不要乱跑了,怎么还是乱跑?刚才都快吓死我了!”想到刚才苏兰芷和慕容雅单独被文帝叫出去,席乐荣的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去了。 “娘啊,我们不也没事了吗?别担心啊!”笑着拉着席乐荣的手撒娇,慕容雅也知道自己今ri差点就犯了大错了,心里也是紧张的很,可不想回去被罚禁闭了。 “你们啊,还真的是不让人省心!”席乐荣无奈的看着两人,倒是带着两人就走了。只是刚出了凤清宫,就有个小太监等着了,“请问可是靖北侯府夫人小姐,还有相府的小姐?” “我们正是,你是?” “奴才是苏相派来接夫人小姐的,还请夫人小姐跟着奴才来!” “苏相派来的?”瞧着那人,席乐荣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苏青岚会派人来了。 “是的,前边的宴会已经结束了,苏相担心夫人小姐们,让奴才在这里候着!” “嗯,那你带路吧!”这人席乐荣也是有些印象的,好像的确是在前面伺候的人,几人倒是跟着那人就走了。 一路上倒是平安的出了宫,那太监也没有久留,“夫人小姐们,马车就在前面,时辰不早了,夫人小姐们还是早早的回府的好!” “多谢了!”给了对方一点赏银,只是那人直接就拒绝了,“赏银苏相已经给过奴才了,不必了!”倒还是个不贪心的,席乐荣带着苏兰芷他们过去,果然看见苏青岚就等在那里,席乐荣也不想苏青岚担心,倒是也没多说,只是将苏兰芷交给了苏青岚了,“既然姑爷在,那我就将兰儿交给你了!” “今ri可是还好?兰儿没出什么事情吧?”苏青岚一直都是在外面和文帝一起的,虽然担心苏兰芷,却是也不好去后宫的。 “一切都还好,姑爷放心吧!”事情既然没发生,席乐荣刚才一路上也是听苏兰芷说了瞒着苏青岚了,心里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苏青岚的信任,可是席乐荣也是不想苏青岚担心的,也没说了。 “有劳大舅嫂了,改ri登门道谢!” “倒是不必了,你好生照顾好小姑子和兰儿,就是最好的谢礼了,对了,小姑子的病,真的没事吗?母亲很是担心!” “大舅嫂放心吧,过些ri子,就会好些了,到时候我们再去看母亲!”到时候再公布这个好消息,也免得母亲担心。 “好,那我也不多说了,时辰不早了,赶紧回去,也免得大家担心了!” “大舅嫂,告辞!” …… 等到分开了,席乐荣自然是拉着慕容雅将事情都给讲了,慕容雅当然是不敢瞒着的,只好都是说了,席乐荣听了,倒是气急了,“你呀,都告诉你多少遍了,这xing子得改改了,这宫里哪里是家里,岂是随便可以乱闯的?今ri差点就祸及家门了,你可知错?” 好在文帝今ri不追究,如果文帝真的对他们有了芥蒂,趁此机会追究,那他们可不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母亲,我知道错了,下一次,我不敢了!”慕容雅今ri可被吓坏了,这会儿终于是忍不住,哭了。 都是她不好,差点就害了兰儿了,也害了自己的家人! “好了,别哭了,这事情都过去了,别哭了啊!”本来是还想说几句的,只是看着慕容雅这么难过,而且那么自责,席乐荣倒是不好说什么了。 “母亲,我好怕,刚才真的好怕,如果不是兰儿,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是啊,如果当初兰儿没有看出那块雪,两人就那么走过去了,发现了什么,到时候,岂不是更惨? 这事情,慕容雅想起来就害怕! ------题外话------ 呵呵,感谢亲爱的清心静送的小花,话说,换封面了,亲们觉得如何啊?(__)嘻嘻…… 五一快乐哦,玩得开心,o(n_n)o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