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重重刁难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重重刁难

静妃也是有些跋扈的,这些年颇为得宠,还有一个呼声很高的皇子,加上后面还有元武侯给他撑腰,这些年在宫中如鱼得水,时间长了,xing子倒是有些骄纵了,此时此刻心情不好,那话语里面的刺味,倒是显而易见了。 世人都知道,鸾妃几十年圣宠不衰,可是唯一的遗憾,那就是鸾妃无子,当然,这也不是鸾妃不能生育。鸾妃当年,也是怀过孩子的,只是宫廷争斗,宫中的孩子,有几个是可以平安降生,又有几个,是可以平安长大的呢? 当年鸾妃盛极一时,深得圣宠,树敌自然也是颇多的,尤其是鸾妃怀孕之后,文帝更是百般宠爱,对鸾妃几乎是有求必应,这样子的恩宠,哪里能不招人嫉恨呢? 有人嫉妒,自然是有人会动手,鸾妃当年刚刚进宫,仗着文帝的宠爱,虽然也是百般小心,可是那孩子还是在五个月的时候流了,当时已经是成了形的男胎了,鸾妃当时被打击的差点就崩溃了,身子也因为这样子巨大的打击受损,这些年纵然是百般的调理,却也是无法怀上孩子。 这宫中的女子,没有一个孩子,如今文帝还在,那还可以盛极一时,可是等到文帝驾崩了,那这些女子,可就要在宫中凄苦一生了。 有个孩子,将来孩子大了,如果是皇子,封了王,那就可以接妃子出府,做那太妃了。 所以宫中的女子,无不都是想要一个孩子傍身的,纵然是无法登上那至尊的位置,却也是可以有个依靠的。 鸾妃无子,这就是鸾妃的心病,也是鸾妃心中的痛,这些,在场的许多妃子,也都是知道的,所以也没人敢用这事情去招惹鸾妃,免得鸾妃发难了,此刻静妃倒是这样子刺激鸾妃,大家的面sè,倒是划过一抹担忧和不安了。 今ri可是皇后娘娘的寿宴,这静妃,也未免太不给面子了吧?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跟鸾妃发难,岂不是毁了皇后娘娘的寿宴了? 此时,也不光光是鸾妃的脸sè不好了,就是一向来端庄高雅的皇后,眼中都划过点点的不悦,只觉得静妃倒是太过放肆了些。 她虽然对妃子间的争斗不参与,也乐得见这些人鹬蚌相争,她渔翁得利,然而今ri是她的寿宴,皇后的权威,还是不容许人侵犯的! 心中虽然是极其不悦,不过皇后毕竟是皇后,作为中宫之主,她当然不会喜形于sè,让人看出什么了,所以此刻见着鸾妃面sè不好,皇后倒是悄悄的就揭过去了,只是瞧着苏兰芷,面sè倒是欢喜的紧了,“好了,你们也少说两句,苏小姐可是还在那里候着呢,人家一来我们就如此的怠慢,倒是吓坏了她了!” 话语里也是责备了静妃的故意刁难,听得静妃面sè不虞,正准备说些什么,苏兰芷可不想自己一直被人关注,被人那箭头使了,便吩咐云珠拿出了准备好的东西了,“皇后娘娘今ri寿宴,民女也不知送些什么寿礼的好,只是听闻皇后娘娘素来节俭,便亲手做了一双棉鞋,希望皇后娘娘喜欢!” 时间匆忙仓促,苏兰芷也来不及做什么贵重的东西了,想着关于这皇后的传闻,还有前世接触的经验,苏兰芷最后决定做一双棉鞋,简单大方,有包含了自己的心意,这对素来喜爱节俭的皇后,倒是极好的。 皇后此刻正在担心静妃发难,给自己带来麻烦,这会儿听到苏兰芷说话了,皇后倒是来了兴致,“哦?呈上来看看!”说完就给自己身边的宫女使了眼sè,那宫女便下去接了,皇后接过那绣鞋,面料用的是前些ri子进贡的浮光面料,质地柔软丝滑,而且非常的保暖,手轻轻的摸了摸那绣着华贵牡丹的图,倒是阵脚平整,竟是没有一点点的线头,摸着就舒服,再看看里面,包着厚厚的蚕丝,的确是暖和的紧了。尤其是鞋底,很厚实,这对不常走路的皇后来说,如今走在这冰冷的雪地上,倒是不会觉得冷了。 瞧着这鞋,皇后瞧着便笑了,看着苏兰芷的态度,倒是和善了许多,“难得苏小姐有如此的心意,本宫如今倒是想就穿着了,做的很好,赏!” 须臾就有宫女端来了一个盘子,上面放了不少好东西,皇后见着笑了笑,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这些小玩意就给你拿着回去玩玩吧!” 皇后倒也和气,送给苏兰芷文竹嵌冰梅文镶青玉如意一柄,蜜蜡手串,白玉耳坠和一串香木珠,东西虽然不是特别的华贵,但是好在jing致好看,加上又是皇后所赐,倒是引来了不少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了。 苏兰芷瞧着这些东西,此刻只觉得有些烫手山芋的感觉,想丢开,却也丢不得了,只好谢了恩,“多谢皇后娘娘赏赐!”她能说不吗?当然是不能的。 “瞧这孩子,可真懂事,雪贵妃,你说是吗?”此时瞧着身边一袭鹅黄sè的女子,那女子人如其名,真的就如那白雪般的,美得不似真人了,尤其是她话不多,静静的坐在那儿,给人一种人比花娇的感觉。 这样子的女子,身为当朝少有的贵妃,可见其身份的尊贵了,尤其是对方态度亲和,看起来倒是极好相处的,就更是难能可贵了。 此刻被皇后问到话,雪贵妃笑了笑,那笑容就好像冬ri暖阳一般的,明艳动人极了,“皇后娘娘说的极是,苏小姐果然是心灵手巧,模样也是不错的。”声音轻轻柔柔的,没有什么棱角,让人听着格外的舒服了。 “能得到雪贵妃的赞扬,看来这苏小姐,的确是不错的,静妃,你说是吧?”此时瞧着静妃脸上的不甘,皇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喜欢扯上那静妃,静妃眼底满是对苏兰芷的厌恶,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也是不好做的太过的。 毕竟两家,还是有些姻亲的,真的撕破脸了,也是不好!更何况如今是皇后的寿宴,刚才皇后已经jing告了她了,静妃虽然骄纵,可也知道分寸,自然是不会多说了,“呵呵,皇后娘娘和雪贵妃都对她赞叹有佳,苏小姐果然是妙人也!” 这话是明显的言不由衷了,所以也听不出这静妃有些什么真心的好话就是,苏兰芷瞧着这几个上位者来来往往的,倒是有说有笑的,感觉自己就好似一个物品一样的,被人估价,心里倒是有些不悦,只是对方身份尊贵,苏兰芷没有得到对方的话,也不敢有所行动,只能规规矩矩的站在下面,低垂着头,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了。 这皇后,肯定是故意的! 整她是吧? 还是,是在试探什么? 府中有皇后埋下的一枚不定时的炸弹,苏兰芷可是半分都不敢对这皇后放下戒心了,尤其是今ri进宫,本就蹊跷,更何况一进宫就有这许多的事情,明显的是有人在故意给她使绊子,跟她作对了! 这人是谁,如今她站在这里,基本是清楚了,心下虽然气愤,却也只能按耐不动,找机会了! …… 许是有人听到了苏兰芷的心声,等苏兰芷在那里站得有些久了,这会儿,门口倒是传来了响动,进来的,便是三个各具风格,却俊逸非凡的男子了。 一个如沐chun风,如画般的容颜上,镶嵌着一抹浅笑,那浅笑就如那波光粼粼的水面,清雅淡然,让人瞧着,有种想要亲近,奈何却透着无形的距离,生怕自己亵渎了神灵了。 而另一个,则是完全相反的气质,冷若寒冰,一张俊逸的容颜上,刀削般jing致冷硬的五官,好似雕刻一般,棱角分明,一双眸子冷若寒冰,倒是让人有些不敢接近了。 与前两者不同的是,走在中间的男子,雍容华贵的脸上,那抹笑容总是平易近人,五官虽然很美,只是多了一股子的yin柔,倒是女子都觉得自愧不如了。 三人就是单独出现,也会引得众人的目光,此时此刻一起出现,倒是吸引了澄园里大部分人的目光,也让苏兰芷觉得自己,好似松了一口气一样的,终于是不再成为人群中的焦点了。 “儿臣给母后请安了,祝母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因着是皇后的亲子,秦墨的态度倒是显得随意亲密了许多,直接就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送给了皇后了。 “你呀!”见着秦墨,皇后宠溺的笑了笑,言语里的亲和和宠爱,倒是一点都没有掩饰的。 “母后,这南珠儿臣可是找了许久的,还去云来寺看过光的,七七四十九天,可以祛病消灾,母后可得常常携带。”秦墨送的礼物倒是很珍贵的,而且心意也好,皇后见了,脸上的笑容,倒是多了一份暖意,不似刚才那般的雍容华贵,却只是表面功夫了,“知道你孝顺!” 此时瞧着秦之衍和秦墨,皇后看着这人中龙凤的三人,此刻已经吸引住了在场人所有的目光,笑了笑,打趣道,“你们三人可是迟到了,还一块儿迟到,莫不是说好了的?” “母后,这可没有,我们只是偶然遇到罢了,便一起结伴来了!”面对自己的生母,秦墨的态度自然是比旁人要显得随意许多,大家看着秦墨和皇后的相处,有些人,倒是好些羡慕了。 “呵呵,你们几个年龄相仿,常常聚聚,也是好的!”皇后从来都不反对秦墨建立自己的交友圈子,此时此刻,她当然是赞同秦墨多和其他的勋贵家族来往的,而秦焰和秦之衍,作为当朝有着权势的两人,皇后自然是希望可以拉拢的。 “母后说的极是,我们可是约好了找个机会一起聚聚,到时候叫上几位皇弟,我们也可以开个小诗会了!”秦墨在外人的眼中,一直都是一个没有什么架子的皇子,平ri里说话也是温和有礼的,风评一直也都不错。 “你们这些年轻人,倒是热闹的紧!”宠溺的看着秦墨,皇后看着一旁的静妃,也算是邀请了,“静妃,到时候让你家的老五也一起吧,几个孩子,倒是许久没有好生聚聚了。” “那是自然的,只是炎儿他如今被皇上派去江南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就是。”话语里倒是有些炫耀五皇子得宠的成分了,静妃这人也是个不服输的,宫中的皇子优秀的不少,她的儿子秦炎却也不差,如今也得到了一部分人的支持,只要假以时ri,那个位子,也是不远的。 “呵呵,你家的老五,倒是能者多劳了,皇上对他,可是非常的信赖,如今倒是让他去查江南的贪污案,到时候他立功回来,皇上的赏赐,自然是少不得的。”这话里面倒是完全的没有任何的嫉妒的,当然,就是有嫉妒,皇后也不会说的就是。 反正她是皇后,是这中宫的主人,也是这个世间最尊贵的女子,她还需要去嫉妒羡慕别人吗? “赏赐倒是其次,能为皇上分忧,才是炎儿的福气!”静妃虽然也是出身名门,可是宫中的赏赐,代表皇弟的宠爱,也关乎一个妃子在宫中的地位,她自然也是欢喜的。 只是欢喜,也不能太过头了,如今秦炎风头太盛,静妃可不敢太张扬了才是。 “静妃总是谦虚了!”似笑非笑的看着静妃此刻装模作样的样子,皇后的眼底有些冷嘲,倒是看着秦之衍和秦炎,脸sè满是柔和了,“也是你们孝顺,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本宫,本宫可是高兴的紧呢,这宫里许久都没有如此热闹了!” 皇后也不知道是真的喜静,还是嫌麻烦,倒是很少举办宴会,其他的妃子,就是要举办,瞧着皇后没有动作,也是不敢太过大规模的,所以这宫里面这些年,的确是有些冷清了。 “皇后娘娘今ri寿宴,我们自然是要来参加的!”秦之衍和秦焰纷纷说了祝寿的话,送出了自己的礼物,倒是引得皇后脸上的笑容都深了几许了。 “今ri本宫可是收获颇多的,你们一个两个的,倒是将好东西都给了本宫,看来以后,这样子的宴会,本宫可是得多办办!”笑嘻嘻的打趣,皇后这样子平易近人,倒是让大家都轻松不少,一旁的鸾妃见着皇后心情不错,自然也搭腔了,“皇后娘娘说的极是,我们每ri在宫中,也只是相互串门罢了,如今多办些宴会,倒是可以热闹些,也省得我们素ri里,也就是相互串门子,没有什么娱乐了。” “可不是吗?瞧着这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本宫也觉得这岁月流逝的快了些了。”五皇子秦炎倒是还没有娶妻,静妃也是想多多接触一些豪门千金,也好为秦炎娶一房好媳妇,作为助力了。 “再过几个月,倒是百花节了,到时候我们可得大办一场,这宫中有几位皇子倒是渐渐的大了,也是该好好的为他们打算了!”皇后这话一出来,静妃面sè划过一抹不悦,而鸾妃因着无子,倒是也不担心,一旁的雪贵妃一直都是静静的,反正她的是女儿,她也没有过多的关注,至于其他的妃嫔,有些面露喜sè,不过有些,却也是有些黯然的。 这宫里的女人多,皇上的宠爱和恩宠却是有限,有幸能生下一男半女的,那是他们的福气,可是那些没有子嗣的,等到年华老去,也是注定凄苦了。 “呵呵,瞧本宫,倒是忘了还有几个孩子等着呢,你们也别总是顾着我们了,自己去坐着吃些东西吧,总是站着,倒是累了!”许是因为不忍心秦墨受罪,皇后这会儿倒是放了苏兰芷几人了,苏兰芷行了礼告退,和秦之衍擦肩而过,鼻尖闻到对方那清新爽朗的香气,回眸间看见那人冰雪初融般的笑颜,苏兰芷突然就有一种闪神的感觉了。 这个男子,还当真的要命了! 收回自己的心思,苏兰芷一步一步的往席乐荣他们所坐的地方走去,感觉到投注在自己身上那道强烈的冷光,苏兰芷浑身都觉得不适! 这人是要干什么?一直盯着自己,这是为何? 如今倒是不想和秦焰有过多的相处,苏兰芷干脆让云珠挡住了秦焰那冰冷的视线,这才觉得是舒服了些了,而秦焰那边,秦之衍一直和秦焰在一起,自然也是注意到秦焰的目光,倒是很随意的就挡在了秦焰的面前,笑了笑,那笑容,却该死的让秦焰觉得格外的欠扁! “焰王爷,我们如今是去皇伯伯那儿,还是在这里坐会儿?”皇后的寿宴,招待的自然大部分都是女眷了,这可比不得皇弟亲自举办的寿宴,倒是可以男女一起,秦之衍这样子问,虽然是打搅到秦焰的目光,可是秦焰却也是无法反驳的。 以前从来都没觉得秦之衍是一个碍事的人,可是今ri,对方却做了这碍事的事情,秦焰心里,倒是有几分不悦了,“这儿都是女眷,我们还是去父皇那儿吧!”

上一篇   第一百三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