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避不开的人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一百二十五章 避不开的人

>舒榒駑襻 “焰王爷!”倒是没有想到对方停在了自己的面前,甚至掀开了帘子,苏兰芷心里有些诧异,不过碍着身份,却也不得不行礼了。 “苏小姐站在这里,可是有什么事情?”虽然明明是见着了那边的人在翘马车,不过秦焰倒是一副不知道的样子,那双寒魄的眸子冰冷的扫了苏兰芷一眼,让苏兰芷觉得很不舒服。 “回焰王爷,我的马车陷在半路上了,正在想办法将马车翘出来。”苏兰芷并没有开口说求助的话,因为今生今世,她除了报仇,就再也不想和眼前的人有些什么多余的牵扯了。 “哦,是吗?苏小姐?”似乎才是知道一般的瞧了瞧一边,秦焰再看了看苏兰芷,询问道,“苏小姐可是需要帮忙?”换做平时,或者是别的人,秦焰或许就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直接就走了,只是刚才听人报道有人,他透过窗角看到了苏兰芷的倩影,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就停下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上一次的计划失败,这一次,能借机接近对方一下,也是好的。 “焰王爷,不……”还没有说完,秦焰似乎就猜到苏兰芷会这么说一样的,直接就打断了苏兰芷的话了,“苏小姐想来是要去南王府吧?再耽搁下去,可是会迟了的,还是早早的将马车弄出来的好,也免得苏小姐你迟到了,阿大阿二,你们去帮忙吧!”说完给了两人一个眼sè,坐在马车外面的两个男子迅速的就下了马车,很快的就过去帮忙了,苏兰芷瞧见秦焰和前世一般的独断专横,决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因为别人而改变,眉头轻轻的皱了皱,很不喜欢因为这件事情欠了对方的人情了。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真不知道她是不是跟秦焰有孽缘,这样子都能碰上! 沉默的站着,苏兰芷并不想和秦焰多说话,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头低着,看起来倒像是一幅大家闺秀见到男子羞怯的样子,秦焰见着了,不知道怎么的,一向来少言的他,此刻竟然也说话了,“苏小姐可是在这寒风中呆了许久了?”语气或许都带着一种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和了。 “也没有,就一会儿的事情!”秦焰这样子说话,苏兰芷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了。 这人一向来都不会做表面的功夫,平ri里都是冷冷冰冰的,以前对待她,也是沉默寡言,她当时只以为对方的xing子就是这样子。 可是今ri,怎么这语气,倒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了? “如今天寒地冻的,苏小姐还是小心些,不如本王的马车暂时借给苏小姐坐坐?”不知不觉就开口了,可是开了口,秦焰这才发现,自己这样子,是有些唐突佳人了,见着苏兰芷没有回应,秦焰意识到自己的话语里面有些孟浪了,感觉解释,“本王的意思,是可以借给苏小姐坐坐,本王先下来!”看着苏兰芷那单薄的身子,秦焰的心里有些挥散不去的担心了。 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苏兰芷对秦焰的提议jing惕xing很高,直接就拒绝了,“多些焰王爷的好意了,我心领了,只是已经劳烦了焰王爷,不好再麻烦了,不然我心里会难安的!”对方毕竟身份尊贵,而且又是男子,苏兰芷这样子拒绝了,秦焰也不好说什么,嘴角上扬了轻微的弧度,“倒是本王唐突了,还望苏小姐见谅!” 他们还不熟悉,自己,还是不要cāo之过急的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等着,以后,会有结果的。 “焰王爷也是好心,我就在这里谢过了。”服了服礼,苏兰芷心里虽然很不舒服,可是对着对方,苏兰芷也只能平静的应对,可不能让对方看出什么来了。 “苏小姐是否要喝一杯热茶,暖暖身子?”执起了自己身边的茶具,秦焰倒了一杯热茶,便询问了苏兰芷了。 苏兰芷对秦焰早就很不满意了,哪里会喝对方的茶叶呢? “多谢焰王爷,我不渴,也不冷。”对方的东西,她一点都不想吃,她甚至都不想对方帮忙! 刚才帮忙已属迫不得已,苏兰芷哪里还愿意和对方那么亲亲和和的说话? 对方,可是她的仇人哪! “苏小姐,这茶水不错,这泡茶的水可是用寒梅上的雪融化的,取的又是顶级的普洱,味道很好,苏小姐尝尝吧?在这里等着,什么都不做,岂不无聊?”换做是别人,秦焰或许早就不耐烦,给了对方冷脸了,只是不知道为何,听着苏兰芷三番几次的拒绝自己,秦焰的心里,倒是生出了一抹怅然,格外的不服气了。 许是也看出了苏兰芷对他的冷淡,秦焰心里很不甘心,这会儿,倒是很想让苏兰芷理会一下自己了。 …… 苏兰芷见着秦焰今ri的举动,和前世的记忆重合,记忆中的秦焰,从来都不是一个好xing子的人,当年纵然是假装宠爱她,也不过是说些动听的话,做些让她感动的事情,但是这人xing子极冷,甜言蜜语倒也不多就是,更别提这样子讨好她了。 前世也是她傻,迷上了一个救了自己的男人,还为了对方着迷,非君不嫁,今世,纵然秦焰是有些改变的,可是那能排除对方不是为了再一次的俘获她的芳心,拉拢她的爹爹吗? 前世的她和苏青岚的关系并不好,对方都使劲了手段的让自己对对方着迷,今世自己和爹爹的感情很好,娘亲又怀了孩子,这人,岂不是要下更大的功夫了才是? 心里满是jing惕,苏兰芷飞快的看了秦焰一眼,倒是也没有拒绝就是了,“如此,那多谢焰王爷了!”总是拒绝,这人生xing多疑,那也是不好的,所以苏兰芷倒是大大方方的就接受了。 “苏小姐,请!”递了一杯茶水过去,秦焰隔着距离举起了手中的茶杯,看着苏兰芷喝下了自己泡的茶,不知道怎么的格外的开心,将自己杯中的茶水,也是一口一口的,慢慢的品了。 “苏小姐觉得如何?”转动着手中的茶杯,秦焰似乎不经意的扫过苏兰芷的脸,只觉得有些ri子没见,对方好像越发的美丽了。 只是总是隔着面纱,却不知道,那面纱下面的,倒是怎样的一副光景了。 有机会,真的很想看看! “唇齿留香,的确是好差,焰王爷有心了。”对秦焰终究是忌讳的,苏兰芷其实并没有喝茶,而是趁着秦焰不注意的时候,将茶水偷偷地吐在了帕子上,也免得秦焰动了手脚了。 这人诡计多端,而且手中有许多奇异的毒药,她如今虽然会医术,却也不jing,还是防着点的好。 “苏小姐喜欢,就再来一杯吧!”听着苏兰芷说喜欢,秦焰的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划过了一抹喜悦了,倒是难得热情的再邀苏兰芷喝茶,只是苏兰芷拒绝了,“焰王爷太客气了,这一杯就够了,多谢了!” 一杯,也算是为了不让秦焰觉得自己总是拒绝对方,对自己有了疑虑罢了,苏兰芷喝了一杯,哪里还会再喝? “如此,那也罢了。”这一次倒也没有勉强,秦焰瞧着苏兰芷,看着对方那面纱下模糊的容颜,竟然觉得如真似幻,总是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了。 “苏小姐,本王这里有些小点心,苏小姐不嫌弃的话,尝尝吧!”将点心推出来,秦焰今天真的是有些热情过了头了,倒是弄得苏兰芷都有些不适应了,“多谢焰王爷了,只是刚才我已经吃了不少了,再吃可是积食了,会不舒服的。”这个拒绝的话倒也合情合理,秦焰也没有再说,他本就不是多话的人,也不大会讨好女子,一时之间,两人倒是安静的可以了。 最近,秦焰还是看着苏兰芷一直都在站着,终于是找到了话题了,“苏小姐一直站着,可是累着了?要不要坐坐?” “不必了,站着其实也好,多谢焰王爷了。” “苏小姐还是坐着好,想来那马车,也是一时半会儿抬不起来的。”其实按照正常的速度,这会儿早就是可以了的。只是他想着难得遇到苏兰芷,刚才特意给了阿大阿二使了眼sè,让两人不必着急,也好多给他一些时间,所以他倒是可以和苏兰芷慢慢的说会儿话的。 一直都想接近苏兰芷,让对方对他沉迷,秦焰也是试过了几次了,可是却不知道苏兰芷是因为情窦未开,还是防心很重什么的,倒是一直对他不冷不淡的就是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秦焰才更应该加把劲了。 “这……”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秦焰直接就让人将一把凳子恭恭敬敬的放在苏兰芷的面前了,秦焰满意的看了看苏兰芷,“苏小姐坐吧,这里也没有外人,无须太过拘束了。”虽然他们的身份是有些诧异,但是秦焰如今倒也算是亲和,苏兰芷见着凳子都摆在自己面前了,不坐也不好,便坐下了,“多谢焰王爷了!”说谢谢都快说麻木了,秦焰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笑了笑,面庞倒是柔和了不少了,“苏小姐,这里也没有别人,苏小姐自在些,无须太过客气了,不然倒是让本王觉得对不住了。” “焰王爷,礼不可废,今ri焰王爷的确是帮了我许多,我说声谢谢,也是应该的。”倒是没有应了秦焰的话,苏兰芷如今当然是乐得和秦焰保持距离,也免得麻烦了,哪里会做这些越距的事情,让人病逅呢? “苏小姐客气了!”见着苏兰芷坚持,秦焰的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划过一抹失落了,倒是有些不喜欢苏兰芷对待他冷冷淡淡的态度了。 …… 许是见着苏兰芷并没有交谈的心思,秦焰见着苏兰芷总是低着头,一副小女子害羞的样子,倒也识趣的没有再开口了,见着时间不早了,秦焰便吩咐自己身边的阿三,“你去看看那边如何了。” “是!”阿三过去问了情况,很快就来回话了,“回王爷,苏小姐的马车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所以他们倒是有些难得拉起来!” “嗯,时辰不早了,你去帮帮忙吧,我们争取快一点!”刻意的拖长时间,倒时候去得迟了,秦焰也是想让苏兰芷欠自己的人情,更多一份才是。 “是,王爷!”那阿三虽然不知道秦焰今ri怎么突然那么反常,只是主子吩咐的事情,那阿三也是不敢不做的,直接就过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阿三去了的缘故,几人的动作倒是很明显的快了许多了,很快的,随着一声大吼,苏兰芷的马车,终于是被拉出来了。 “王爷,马车已经拉出来了!” “如此,甚好!” 苏兰芷听着马车出来了,赶忙就起身了,“今ri真的是谢谢焰王爷了,我实在是感激不尽,如今时辰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免得去得迟了,倒是不好!” “苏小姐去吧!”见着苏兰芷要走了,心里没来由的就有些舍不得了,秦焰看着苏兰芷一步一步的离开,那样子怪异的感觉萦绕在心头,倒是有些久久无法消散了。 他这是怎么了? 那人只是自己要利用的女子而已,可是怎么,自己的心,倒是有些喜欢和对方那样子的相处呢? 是因为对方不像其他的女子一样的,对自己趋之若鹜吗? 还是对方那双明明年幼,却深邃的好似古井一般的眸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呢? 挥去脑海里不该有的情绪,秦焰瞧着苏兰芷一点一点的走远了,这才吩咐人继续行驶了,“跟在苏小姐的后门就好,不要超过她!” “是!”主子的意思,大家心里困惑极了,秦焰这人xing子极冷,平ri里也没见他像今ri这样子过,几个侍卫倒是有些诧异,只是主子的事情,他们也是向来都不能揣测的,如今,他们也只能听命行事就是了。 …… 苏兰芷一上了自己的马车,云珠和秋霜两人赶忙就给苏兰芷倒了一杯热茶,然后将苏兰芷的帽子和披风脱了,马车里烧着暖炉,倒也暖和,秋霜两人见着苏兰芷冻得有些白了的脸sè终于是好了些,也便放下了心来了。 “小姐,要不要再喝一杯热茶,暖暖身子?” “秋霜,可以了,已经不冷了!”靠着炉火好生的暖了暖自己的手,苏兰芷身上的寒气的少了些,也渐渐的不觉得冷了。 “小姐还是再喝一杯吧,小姐本来就惧寒,还是好生的暖暖,免得着凉了。”苏兰芷的身体,都是大家一直都关心着的,刚才苏兰芷在寒风中的确是也是站了许久了,秋霜那么细心的人,哪里能够不担心呢? 苏兰芷见着秋霜不放心,只好再喝了一杯,见着秋霜还想自己喝,这会儿倒是不让了,“好了,秋霜,我真的不冷了,你要是还让我喝,一会儿去了南王府我总是想如厕,倒是不好的!” 也是,一个大家闺秀的,一去人家家里就总是想如厕,那看起来是有些不好了。 “小姐,你……”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这么打趣自己,秋霜脸上好不懊恼,苏兰芷见着了,给对方和云珠都倒了一杯热茶,“好了,别光顾着我,你们刚才也在外面站了许久了,喝几杯热茶,暖暖身子吧!” 一人递了一杯,两个丫鬟看着苏兰芷那么体贴他们,心下都满是感动,越发的坚定了要好生的伺候苏兰芷的决心了。 +++++++++++++++++++++++++++我是到了南王府的分界线 接下来的一路,倒也太平,不大一会儿,苏兰芷就来到了南王府了,此时的门外倒是停靠了不少的马车了,但是人却是不多的,苏兰芷也知道,自己是来迟了的。 正在想着,外面就有人说话了,“请问可是相府的苏小姐?” “正是!” “请跟奴婢来!”那人让人带着老马去停放马车,便带着苏兰芷进去了,苏兰芷一进去就看了看南王府的模样,亭台楼阁,倒是大气的很,装潢非常的华丽,不过也透着几分洒脱不羁,屋子倒是没有勋贵之家的规规矩矩,很是灵活多样,由此可见,这南王定然也是和那老南王一般的,是那种看淡名利,洒脱的人了。 其实往往这样的人,才是最幸福,也是最快乐的人了,因为他们,往往比平常的人要看得开多了。 一路上粗略的看了南王府的布局,对这府内的主人有了点点的了解,苏兰芷慢慢的走着,不久,便听到说话声了。 “苏小姐,请,里面便是女眷了!”今ri南王妃邀请的人的确是很多,不仅仅是世家大族的女眷,还是年轻才俊的男眷,那也都是有的。 “嗯!”随着人通报自己的到来,苏兰芷只感觉自己一进去,倒是有不少的目光投shè在她身上了,有好的,有不好的,这些,苏兰芷都不在意就是了。 “这苏小姐倒是好大的面子啊,大家都来了,就她一个人没来,实在是……” “可不是吗?我听说苏相非常疼爱她呢,许是在家里骄纵惯了,所以也不懂规矩起来了。” “的确是有些不懂规矩了,南王府是什么地方,怎么就来了那么迟了呢?这苏小姐也太大胆了,难道就没有将南王和南王妃看在眼里吗?” “呵呵,南王怎么说也只是一个闲散的王爷,这苏相可是权臣,人家说不定真的是没有看在眼里也不一定呢!” ……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八卦也多,苏兰芷作为苏青岚唯一的嫡长女,她的身份的确是受人瞩目的,只是以前她并没有利用好她身份的优势,成ri里倒是有些自卑,很少出席这样的场合,倒是让大家对她的印象很不好了。 一路上倒是听到了大家对她的议论,大部分都是不好的,苏兰芷心下了然,当然知道这跟她自身的优势,和她之前的做法有关的。 虽然她并不在意这些虚假的朋友,但是有的时候,女人,还是需要交际圈的,不然有的时候,身边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了。 心里正在感叹,却听到了多ri不见的声音,苏兰芷jing神顿时一振,“你们说什么呢?兰儿可不是这样子的人,许是路上耽搁了也不一定!”这话倒是完全的站在苏兰芷这边的,听得苏兰芷觉得心里暖暖的。 “就是,兰姐姐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子呢,你们这是嫉妒!” “走,我们去找兰姐姐去,兰姐姐那么晚才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作为靖北侯府的三多金花,慕容雅几人一说话,有些人倒是不好说些什么了。 靖北侯府如今可是如ri中天啊,可不是他们轻易可以开罪的。 一时之间,虽然是有些不甘心,可是见着慕容雅三人不留余地的替苏兰芷说好话,大家也不好说什么了,乖乖的都闭上了嘴巴,慕容雅几人得意的笑了笑,三人拉着便来到苏兰芷的身边了,“兰儿,你今ri怎么来的那么晚?早知道,我就应该去接了你,我们一起的!” “是啊,兰姐姐,可是路上遇到什么事情了?怎么来迟了许多?” “兰姐姐,你没事吧?” 三人的关心都是那么的贴心,苏兰芷笑了笑,只觉得原来真心的朋友,是那么好那么好的,“马车陷在路上了,倒是废了一番功夫才拉出来的!”一句话倒是解释了自己之前遇到的事情了,苏兰芷可不想让大家知道自己遇到秦焰了,也更不想因此就和秦焰牵扯不清了。 “啊?陷路上了?怎么会呢?兰儿,你可有受伤?受了惊吓了?”几人听到马车陷了,顿时都满是担心了,拉着苏兰芷就不停的问,苏兰芷笑了笑,可不想让大家担心了,“放心吧,我没事。我如今来迟了,你们还是赶紧的带我去见见南王妃和郡主吧,不然倒是我失礼了!” 作为晚辈,她来迟了本来就不好了,可是来了还不去见一见主人,那可就更加的说不过去了。 “呵呵,可不是吗?我倒是忘了,走,兰儿,我带你去见南王妃,也免得大家总是说你了!”慕容雅这会儿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几人拉着苏兰芷就去找了南王妃了。 苏兰芷走了几步,就看到被众人簇拥着的一个中年女子,女子穿着镶着金边的红sè袍子,整个人看起来贵气逼人,头发梳着的是最时兴的发饰,上面插了几个非常jing致金钗,上面镶了红sè的宝石,还戴了些绿sè的珠花,眉目清丽,五官搭配的非常的巧妙,纵然年华不再,却也的的确确是大美人一个了,尤其是那通身高贵的气派,倒是让人可以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对方了。 此刻,她的身边站的正是一身桃红sè棉袄的安宁郡主,今ri的安宁郡主,梳了一个流云髻,陪着那发髻戴了一个赤金的流云簪子,上面密密麻麻的穿了长长的琉璃珠,动起来倒是波光四溢的,纵然她今ri的打扮不是最豪华的,却也是非常jing致,加上她本就生得极美,此刻稍微注意一下打扮,更是将她自身的高贵气质衬托无疑,让她身边的许多女子,都成了她的陪衬了。 虽然她的容貌上比不得苏兰芷,但是她已经及笄,可以梳chéng rén女子的发髻,穿衣打扮也成熟了些,看起来,倒是比还处在幼(禁词)齿阶段的苏兰芷要明媚动人的多了,所以说,两人的气质,是截然不同的。 苏兰芷只是幼鸟,而安宁郡主,却早已经是羽翼丰满的彩翎鸟了。 …… 其实安宁郡主早在苏兰芷一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苏兰芷的,只是她并没有过去迎接,而且静观事情的发展,甚至还有意无意的拉着南王妃去看,知母莫若女,南王妃知道安宁郡主对苏兰芷不是特别的喜欢,心里也跟个明镜似的,好像没有注意到苏兰芷一样的,眼角明明是看到对方走过来了,可是却依旧跟自己身边的人说话,似乎没有要理会苏兰芷的样子了。 苏兰芷自然是注意到了两人的刻意,所以她直接就站在了两人的面前,让两人对自己避无可避了,“见过南王妃,见过安宁郡主!”当着大家的面,这礼也得做足了,也免得被人挑出了刺,让人说道了。 “这位姑娘长得可俊了,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南王妃似乎刚刚注意到苏兰芷一样的,眼神扫了过去,将对方看了个遍,此时的苏兰芷倒是没有戴面纱,南王妃见着对方那倾城的容颜,眼中划过一抹惊艳,想着对方小小年纪就能如此,长大了,定然是风华绝代,迷倒不少人了! 心下诧异,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如此的美,甚至不同于一般的美,苏兰芷的美,让人觉得清丽脱俗,却又不落于俗套,让人有种出尘的感觉。 这样的女子,单单是这样的容颜,长大了就不得了,更何况这人还是苏相唯一的嫡长女,甚至还是靖北侯的外孙女,这样的身份,想来这个女孩将来,定然是不得了的,也难怪自己的女儿有些忌惮了。 心下快速的划过种种思绪,当着众人的面,南王妃亲自拉起了对方的手,赞叹的看着对方的容颜,赞美之词,倒是一点都不吝啬了,“本妃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美丽动人的小姑娘呢,我们家的安宁可都比不上啊。不过也是本妃多年来少有呆在京城了,对许多人倒是陌生了,也是本妃孤陋寡闻,不曾听说京城有那么一位出众的姑娘了。今ri要不是本妃想着多年来不曾好好见见京都的人了,办了这次的宴会,怕是都没有缘见到如此让人晃花了眼睛的女子吧?就是不知道是谁家有这个福气了,让人羡慕的紧呢!” 拉着苏兰芷,细细的看着对方,南王妃的脸上倒是一片的和气,让人只觉得这位尊贵的王妃并没有什么架子,极好相处,有些人见着南王妃对苏兰芷那么重看,心里倒是非常的嫉妒了。 安宁郡主见着南王妃如此对待苏兰芷,心下了然,“母妃,这可是苏相的嫡长女苏小姐呢,女儿听说苏小姐可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平ri里都很少出门的,母妃不认识,也是可能的。这京城可是有许多的人都不认识苏小姐呢!” 安宁郡主这几ri倒是让人好好的查了查苏兰芷了,发现苏兰芷以前的确是一个很低调,但是名声不大好的人,但是却不知道怎么搞的,不久前,突然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在老庆王妃的寿宴上,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苏小姐是一直假装,保护自己,还是…… 安宁郡主并不清楚里面的花花肠子,只是以为苏兰芷这是保护自己的手段,此刻故意的说起苏兰芷以前的深居简出,倒也是存了想让大家想起苏兰芷的过去的心思了。 这个女子,虽然还小,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她得防着! “呵呵,原来是苏相的女儿,难怪本妃瞧着如此的轻灵动人,苏夫人当年也是绝代佳人了,她的女儿,自然也是不差的。听闻苏小姐往年身子不好,所以倒是无缘得见,今ri见着了,却不曾看到苏夫人,苏小姐,令堂为何没有来呢?” 问起了慕容嫣,这早就在苏兰芷的意料之中了,便照着想好的方法回答了,“南王妃,家母身子不适,大夫说,需要好生的修养,今ri也不想冲撞了王妃,便也没有来了,不过娘亲让我向王妃问好!” “呵呵,倒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了,令堂身子可是如何了?怎么就不舒服了?” “天冷,娘亲染了风寒,已经有些ri子了,只是还没有好全就是了。”这也算是有个借口了,给慕容嫣造病,这样子到时候,也没有人会多加的追究慕容嫣一直闭门不出的事情了。 “原来是这样,这天寒地冻的,是该好生的保护着身子了,不然这病了,可是受罪了!你母亲如今可是好些了?” “已经好多了!” “呵呵,那就好,前些ri子皇上赏了一些老参,一会儿你给你母亲带去吧,希望她的身子可以早些康复!”当着众人的面,南王妃倒也没有隐藏自己对苏兰芷的喜爱,甚至对苏兰芷格外的好,弄得好多人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王妃客气了,不用的!” “好了,这孩子,走的时候,本妃让管家给你送去,切莫推辞了!”不给苏兰芷推辞的机会,南王妃一直拉着苏兰芷,双目都含着笑容,如此慈眉善目的样子,看起来还真的就是一个高贵亲和的王妃了,只是苏兰芷知道,南王生xing风流,这南王妃可以保住王妃的位置,常年不衰,却也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小脚sè的。 心下存了一份小心,苏兰芷自然是感觉到了周围人那嫉妒的目光,苏兰芷笑了笑,“那我就替娘亲谢谢王妃了!”用慕容嫣的名义谢了,倒是比用自己的名义谢了好,至少这样,会让人觉得南王妃是看在慕容嫣或者是苏青岚的面子才会送这份礼的,这样,会给苏兰芷降低一些敌意。 果然,苏兰芷这样说着,身上那让人很不舒服的目光倒是少了些,南王妃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那么快就解了自己的局,心下诧异,不过面子上,她依旧是高贵典雅的,“这孩子,倒是懂事,真没有想到,苏相倒是好福气,有那么一个美丽又乖巧懂事的女儿了,真真让人羡慕的紧啊!”这话倒是将自己对苏兰芷的喜爱表现无疑了,一旁的安宁郡主见了,倒是有些不满了,“母妃,难道女儿就不乖巧懂事吗?母妃这样子,女儿可是会生气的!”带着撒娇的语气,倒是听得南王妃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这下子倒是松开了苏兰芷的手,宠溺的点了点安宁郡主的鼻尖了,“你这爱吃醋的,心眼儿怎么就那么小了?人家苏小姐可是第一次来我们府上,你这个小女主人,就是这样子对待客人的?你也不怕别人笑话?” 也只有对着自己的子女,南王妃那张面具脸上的暖sè才是真的,安宁郡主听闻,倒是笑了笑,一副不大在意的样子,“母妃,那你也该表扬一下我啊!” “你这小滑头!”母女两一唱一和的,南王妃见着大家都在,也不想大家总是站着了,“好了,都坐吧,站着也累,一起坐吧!” 拉着苏兰芷和安宁郡主坐下,南王妃看着两人,脸上的笑容一直都很亲和,“苏小姐,你和我们家的安宁年纪相仿,安宁在京城也没有什么朋友,有空的话多来王府坐坐,也可以和安宁做个伴!” 作伴,怕只是其一吧?只是不知道其他的,有些什么意图就是了。 “是啊是啊,苏小姐,我平ri总是一个人在家,也实在是无聊,苏小姐以后常来玩玩,我也好有个说话的人,不然我总是呆在家里,都快闷死了!” “王妃和郡主客气了!”没说来,也没说不来,苏兰芷一向来是不大喜欢和对自己怀着不好的心思的人来往的,此刻,也只能打哈哈了。只不过安宁郡主却好像是没有听过一样的,见着苏兰芷回答了,就当做是应了,“那可说定了,以后要常来玩!” “郡主厚爱!”回答的中规中矩,苏兰芷也不想自己成为了别人的炮灰了,倒是老实的坐着,有问必答,不过却也都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倒是让人抓不住她的漏洞就是。 不过安宁郡主见着苏兰芷打太极,倒也不在意就是,一直拉着苏兰芷说个不停,看得一旁的许多千金小姐对苏兰芷那可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啊! 这个苏兰芷,往ri里不是特别的木讷无趣吗?可是怎么却得了安宁郡主的喜爱了,实在是让人嫉妒啊! 于是各种目光都往苏兰芷的神sèshè过去,苏兰芷全都无视了,只是淡定的回答安宁郡主,好几次让对方都没有话接了,只是安宁郡主并不放弃就是。 一旁的慕容雅几人也是注意到了大家对苏兰芷的态度不大好,赶忙来救场了,“郡主,你这样子可不行啊,你怎么就偏爱兰儿一个呢?之前你可是也约了我们来王府玩的,如今倒是把我们丢一边了,看来我们的面子,倒是没有兰儿大咯。早知道郡主不欢迎我们,只是单单想找兰儿,我们也就不眼巴巴的来凑热闹了!” 反正这几个人倒是也不怕的,xing子大大咧咧的,人缘也是不错的,慕容雅这话一说,安宁郡主也不好总是拉着苏兰芷说话了,这才终于是放过苏兰芷了,“慕容小姐可不能这么说,大家来,我可都是欢迎的!” “呵呵,既然欢迎,我们以后常来就是,安宁郡主可不许只是说说笑而已!” “那是自然的!” 慕容雅几人这会儿倒是将大家投shè在苏兰芷身上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不少了,可是这才好了一会儿,人群中突然就跑出一道声音,那声音有些尖,又是刻意的提高了嗓门了,好像就是故意要引起大家的注意力一样的,倒是让苏兰芷听着非常的不舒服了,“呵呵,慕容小姐,你们虽然和苏小姐只是堂姐妹,和苏小姐的感情倒也是极好的。只是人家苏小姐对自己的亲妹妹,似乎都是不管不顾的,这样的宴会,也不将自己的妹妹带来,可真的是自私啊!这样子的一个人,也不知道慕容小姐这样子,可是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