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吊丧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吊丧

每ri抄写佛经,这些姨娘们已经苦不堪言了,如今还得再抄,无疑是加重了负担,谁愿意呢? 听到苏兰芷的话,一个两个的,面面相觑,大家很有共识的盯了柳姨娘一眼,不免心里责怪柳姨娘的挑唆了。 将大家的眼神看在眼里,苏兰芷知道,今ri几个姨娘没事上门,定然是这柳姨娘的功劳。 想来是那ri慕容嫣晕倒,她探查不到消息,这几ri烟云阁又是防范的紧,她只有找来了帮手,来探查一二吧? 不过,终究是要让她失望了。 眼神有些薄凉的冷意,苏兰芷瞧着柳姨娘那一副不甘心的样子,知道这人定然是要给庆王府传去消息的,据说最近老庆王妃倒是能言语了,动作也还真的是快啊。 看来这个柳姨娘,要尽早的解决了才是,不然留在相府,始终都是一个祸害! “几位姨娘还是早早的回去给娘亲抄写佛经吧,娘亲如今身子不好,想来《波若波罗蜜多心经》是最好的,姨娘们每ri抄写十遍,想来娘亲的身子,很快就会好了。”这些姨娘们每ri无所事事,就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不如给他们找些事情做,也免得他们总是惹麻烦了。 十遍,想来也会占去他们大部分的时间,这样就没有多余的心思想这些事情了。 见着几人面sè不虞,苏兰芷当然知道这些人不甘愿,不过,这也由不得他们了,“姨娘们每ri抄写了让人送来,想来娘亲见了,定然是可以体会到姨娘们的心意的。姨娘们每ri诚心抄写,倒是娘亲的福气了。”这要诚心起来,定然是要斋戒的,这些人总是不安分,借此也给他们立威才是,也免得总是有事没事的,就只想往这边跑,打扰慕容嫣的休息! “大小姐,这……”柳姨娘有些不甘心,今ri撺掇大家来,也是为了到时候出事情,有人和自己一起,大家分担,也好受些,可是如今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就这样子了,她这苦头,不是白受了吗? 可是她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苏兰芷那看着自己的眼神好似将她穿透了一样,弄得柳姨娘心里慌慌的,划过一抹冷意,只好低垂着脑袋,不再说话了。 可是怎么办,自己今ri什么都没有探查到,怎么对老庆王妃交代? 心里满是纠结,可是苏兰芷却没有给柳姨娘任何多余想法的机会了,“柳姨娘,怎么,难道你刚才所说的关心娘亲,都只是假的吗?” “婢妾不敢!”急忙的否认,她左不过只是一个妾,哪里敢对主母不敬? “既然不敢,那我倒要好好看看柳姨娘的诚意了!”似笑非笑的看着那柳姨娘,苏兰芷看着对方的慌乱和不安,嘴角带着点点的讽刺。 看来最近对他们,实在是太客气了,以至于他们越发的无法无天了! “大小姐放心,婢妾一定会斋戒数ri,每ri为夫人祈福的,希望夫人可以早早的康复!”再也不敢说什么了,免得多说多错,柳姨娘今ri是后悔死了自己的莽撞了,连带着让其他的两位姨娘也受了罚,还不知道一会儿怎么交代了! 她在相府本就艰难,如果再有敌人,自己怎么过ri子? “嗯,既然如此,你们回去好生的抄写佛经,不要在这里喧哗,打扰了娘亲的休息了。”再一次的下了逐客令,几个姨娘今ri吃了一肚子的瘪,吃力不讨好的,也不敢继续拿枪,免得苏兰芷更加的找借口给他们事情做了。 他们又不是尼姑庵的尼姑,这天天的抄佛经,什么事情啊? 一个两个的,恹恹的走了,心下对柳姨娘非常的不满,张姨娘和郑姨娘倒是走到一块去,两人很自觉的离柳姨娘有些距离了。 苏兰芷瞧着这样的情况,自然也是知道三个姨娘已经生了间隙,这柳姨娘之后的ri子是不会太好过了,不过这是对方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收回自己的眼神,苏兰芷便进屋子里面去了,一进去就看到慕容嫣躺在床上,整个人安安静静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整个人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子母xing的光辉,嘴角也带着浅笑,倒是比之前那副冷冷淡淡,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要显得生动许多了。 看来娘亲已经渐渐的接受这个孩子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心下倒是放下了心,苏兰芷还真的是怕慕容嫣嫌弃那个孩子,不过此刻,倒是不担心了。 “娘,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今ri的慕容嫣,气sè比昨天倒是好多了,如今因为怀孕,往ri的这个时候她是跪在佛像面前礼佛的,可是这会儿却躺着,整个人一片的宁和之sè,屋子都变得让人觉得温暖多了。 “没想什么,只是每ri这样子躺着,倒是有些无聊了。”往ri无事做的时候就礼佛,如今有了身子,也不好总是跪着,免得伤了肚子里的孩子,慕容嫣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了。 本来以为,这辈子自己都做不了母亲了,可是就那么一次,竟然发生了奇迹,想着肚子里此刻已经有了小生命,是和自己骨肉相连的孩子,慕容嫣的心情,还真的是非常的复杂了。 惊喜,是有的,可是却也有着遗憾和伤感了。 这个孩子,如果早来十年,或许…… 想着自己不育突然成了一场闹剧一样的,慕容嫣现在,都不知道要如何的去面对苏青岚,如何的去面对这府里的姨娘们了。 “娘,可别这么想,以后有的是事情做呢,小弟弟再过八个月就要出生了,可是如今衣服鞋子都没有准备,娘如果觉得无聊,倒是可以开始着手准备了,想来弟弟将来是非常高兴穿着娘给他做的衣服鞋子的!”慕容嫣的女红很好,做出来的东西也很jing致,苏兰芷也是得过不少的。 “你呀,一直念叨着小弟弟,这万一要不是弟弟呢?看你如何是好?”其实男女都好,但是鉴于如今的状况,慕容嫣还真的是希望自己肚子里的,真的就是一个儿子了。 倒也不是她重男轻女,只是苏振华是一个不靠谱的,慕容嫣不想等到自己和苏青岚离去的时候,苏兰芷会没有了依靠了。 “呵呵,我感觉是弟弟,不过就算不是弟弟,只要是娘的孩子,我都喜欢!”也不想让慕容嫣有太大的压力,苏兰芷倒也不再说了,“娘,我也想给他做些小东西,不如您教我可好?”对小孩子的东西,苏兰芷还真的不大擅长,如今,来请教慕容嫣,一来是真的学,这二来嘛,自然也是想帮着慕容嫣打发时间了。 “好,不过这给小孩子做的小衣小鞋,都得是很软的布料,这样才不会伤了皮肤了。”经过一夜,慕容嫣自然是接受了这个孩子,虽然因为这个孩子,还会生出许多的事情来,却也并不影响她对这个孩子的喜爱和期待。 “嗯,我知道,就前些ri子皇上赏赐的蜀锦吧,我瞧着那布料很细很软,想来是很适合孩子穿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 “娘,那我做些什么呢?” “你就做些简单的小衣就是,那蜀锦很珍贵,你先用别的试着做一件,如果合适了,再用那蜀锦做。” “好!” …… 母女两人正在商议着如何做那小衣,却不曾见到,苏青岚悄悄的进来了,对着屋子里的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也没有上前,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慕容嫣脸上难得现出的真心笑容,脸上也跟着笑了起来,眼神深处划过点点暗淡的光芒,许是因为想起了曾经的岁月,心下有些怅然吧? 他似乎许久,没有见到她笑得那么开心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她对着自己,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子毫无保留,开始隐藏心思了呢? 好像是那一ri,自己被她瞧见了背叛开始吧? 不,应该是更早。 对了,是当年她被诊出无法再怀孕的时候,她的眼神深处,总是有她看不到的忧伤,其实好几次都看到她有些yu言又止的犹豫和复杂,只是他却没有多想,一直只是告诉对方他不在意,可以慢慢的等。 但是他似乎忽视了,有些东西,不是你不在意,就不存在的,或许当初,他就应该和她好好的谈谈心,或许到了后来,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误会和伤害了。 哎,终究是年少轻狂,许多的事情,都只是凭着那一腔的热血之心,对男女之情,对女子那细腻敏感的心思,却是没有太多的关注了。 站了许久,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专注,不知不觉,就引出了点点的热切,慕容嫣倒是觉察到了,转头一看,便看到了苏青岚静静的站在门口,如那松柏一般的姿态,亲和温柔,那眼中的深情点点盈满,让她突然有些愣神了。 “娘?”看慕容嫣眼神不对,苏兰芷往慕容嫣的目光看去,看到了苏青岚,顿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太过专注了,连屋子里进来一个人都不知道! “爹爹,您怎么来了?怎么没让人通传一声?”也不知道苏青岚来了多久了,可是看着对方眼中的暖sè,苏兰芷想来也是有些时间了。 “呵呵,刚才看见你们聊得开心,不想打扰,便没让人应声了。”见慕容嫣脸上的神sè淡了些,苏青岚眼中有些失落,走了过去,看着两人手中拿着一些细碎的布料,心下倒是了然,不过却也没有直接点明,“嫣儿,可是在给孩子做衣裳?” 看来,她还是在意孩子的,这样,他就放心了。 “是的!”点了点头,如今有了孩子,就证明她和苏青岚之间又有了牵绊了,慕容嫣还真的是没有想好,要如何来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你的手巧,想来做出来的衣服,定然是极好的,孩子肯定会喜欢!”做梦都想再和慕容嫣有个孩子,如今终于是有了,虽然迟了些,可是苏青岚昨夜,还是激动的一晚上没睡着了。 今ri早早的就来看慕容嫣,就是想知道对方好不好,孩子好不好了。 “妾身只是随意做做,不所谓巧不巧的。”看着苏青岚瞧着自己手上的布料,慕容嫣心里划过点点的怪异,面上依旧是平静的,只是心里,却满是复杂和苦涩了。 这样的局面,谁能告诉她,她该如何面对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才是对的? “你做的,自然是极好的。”想着慕容嫣以前给他做的东西,苏青岚当然知道,慕容嫣不光是才学过人,就是女红针线,也是极好的,做出来的东西,比那成衣店的做的,还好! “老爷过奖了。”将东西放好,慕容嫣吩咐张嬷嬷给苏青岚泡茶,苏青岚听着慕容雅让张嬷嬷去泡了云雾,脸上不由得划过一抹狂喜,“嫣儿,你还记得我喜欢云雾?”苏青岚爱茶,却最爱云雾,熟悉他的人,都是知道的。 如今见着心爱的人并不是完全的对自己一点都不关心了,苏青岚只觉得心里充满了力量,面前也是一片的光明了。 只要她还在意,那他就还有机会! “老爷喜好云雾,府上的人都是知道的,妾身自然也知道!”这倒是淡化了自己心底里的那份在意了,慕容嫣这话一出来,苏青岚的面sè,就暗淡了。 “呵呵,是啊,你怎么还愿意记得呢?”他伤了她那么深了,对方怕是一丁点跟自己有关的事情都不想再想起吧? “老爷喝茶吧!”似乎不想多说,慕容嫣直接就让苏青岚喝茶了,苏青岚瞧着慕容嫣的神sè,比昨天好了许多,倒是放下了心来了,“我让人送来了一些燕窝和人参,太医说怀着孩子吃这些很好。过些ri子你就直接在自己的院落开小炤就是,以后想吃什么,直接让下人做,如果府上没有的,就跟我说。” 孕妇的胃口有的时候是很奇怪的,而且很刁钻,虽然相府应有尽有,苏青岚还是担心的。 “老爷多虑了,府内什么都有,妾身只是怀个孩子,没有那么娇气的!”对方的关心,慕容嫣说不感动,那也是不可能的,只是心结仍在,慕容嫣还是无法面对罢了。 “怀孩子本来就是很辛苦的,也别拘着自己,想吃什么,就吃,只是平ri里不能总是熏着香纸礼佛了,对孩子不好。还有,也不要总是跪着了,你身子本来就不好,别伤着了。”总是有些担心,苏青岚此刻倒比较像是一个母亲一样的,絮絮叨叨的。 “老爷放心吧,妾身晓得的。”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只是你有了身子这事情,要不要告诉母亲?”这个母亲,自然就是靖北侯夫人了,靖北侯夫人这些年为了慕容嫣没有儿子,可是cāo碎了心了,如今这个喜讯传过去,想来靖北侯夫人会很开心的。 “先别告诉母亲吧,也免得母亲担心,还是过些ri子,等孩子稳定了再说吧!”如今什么,都没有肚子里的孩子重要了,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她一定会保住的。 “也好,如果母亲以后责怪,就说是我的主意吧!” “母亲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她会明白的。” “也是,倒是我想多了。”想着靖北侯夫人对自己的教导,苏青岚脸上划过点点的暖意。 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提及老庆王妃,看来,这位母亲,倒是在彼此的心里,都是留下了疙瘩的。 …… 许是看在孩子的面上,苏青岚坐了许久,说了许多话,慕容嫣倒没有像往常一样,冷淡了,虽然也没见笑脸,但是还是耐心的回了苏青岚的话,让苏青岚心里,一阵的狂喜了。 三人说了会儿话,张嬷嬷熬了燕窝粥来,慕容嫣吃了,便有些犯困了,苏青岚和苏兰芷,便离开了。 走在路上,苏青岚看着女儿那恬静的侧脸,想着今早知道的消息,倒是有些yu言又止了。 “爹爹,您是不是有话要跟女儿说?”看着苏青岚盯着自己看了几次,苏兰芷自然是知道,苏青岚是要告诉自己一个“坏消息”了。 “兰儿,爹爹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你别太伤心了。”想着苏兰芷和薛灵芸的交情,苏青岚今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真的是有些诧异了。 可惜了,那么一个孩子,还没有嫁人,便香消玉殒了。 “爹爹,您说吧,什么事情?”心里早就知道苏青岚要说什么了,苏兰芷却也是装作不知道,也免得苏青岚担心了。 “兰儿,这雪虽然是化了些,可是地面有些滑,今天早上辅国公府传来消息,薛小姐今早在院子里散步,不慎跌入湖水中,下人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如今,薛小姐已经去了。”尽量说得委婉些,苏青岚自然是知道苏兰芷和薛灵芸的关系的,人已经是去了,他不想苏兰芷太过伤心了。 “爹爹,你说的是……”似乎有些不可置信,苏兰芷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满眼的诧异了。 怎么会? “兰儿,人死不能复生,你想开些,不要想太多了。”苏青岚虽然觉得薛灵芸是苏兰芷的朋友,但是也仅仅只是朋友而已,苏青岚真正在乎的,自然是苏兰芷了。 人去了,他虽然觉得遗憾,可是他却也并不想自己的女儿太过伤心的。 “可是爹爹,怎么会呢?薛妹妹的身边,难道没有人跟着吗?”云珠虽然是听到了一些消息,但是苏兰芷想知道更多,因为她的心里,总是觉得,有些怪异,她必须弄清楚,这一切的发生,到底是什么! “似乎今早薛小姐很早就起来了,然后说是去院子里散步,可是突然饿了,让人去拿了点心,还让人去抬了琴,准备桌椅,好抚琴,身边的人都被遣走了……”后面的话,苏青岚相信自己不用多说,以苏兰芷的聪慧,想来是能明白的。 当然了,有些话,苏青岚也没说,比如前ri薛灵芸被人掳去了一夜,名节尽失的事情。所以薛灵芸有可能心情不好,想不开了。又或者是…… 这其中有些yin暗面,苏青岚不想苏兰芷知道,也免得让孩子又多一份伤怀了。 他不是辅国公,也不是老庆王妃,他会护好自己的孩子,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的! “爹爹,我可以去辅国公府看看薛妹妹吗?”面上有些伤痛,苏兰芷看着苏青岚,眼中带着些请求。 “兰儿,你真的要去吗?”薛灵芸死之前,名声是毁了,虽然辅国公压下来了,但是他们这些人家,有些什么秘密,是真的可以藏住的呢?更别说是那些丑闻了。 薛灵芸生前和苏兰芷是极好的,苏青岚有些担心苏兰芷去了,会遭人非议,所以心底里,还是不赞成苏兰芷去的。 “爹爹,我想去看看!”这事情就算是苏青岚不提,她也是会想办法去看看的。不去看看,她的心里,总是没办法放心。 “既然你想去,一会儿准备一下,让云珠陪你去吧!”云珠有武功,苏青岚倒也不担心苏兰芷会遇到危险了。 “好的,爹爹!” “路上小心,早点回来!”终究也是不能阻挡,虽然担心苏兰芷去会有些麻烦,但是不去,也难免会被有心人利用,觉得苏兰芷此人,无情无义了。 所以,想来想去,也只能是去了。 “爹爹放心,我去一会儿就回来!”她只是想去确定一些事情,自然不会花太多的时间了。 “那你去准备一下吧,出门去多穿些,我让人给你备车!” “谢谢爹爹!” ++++++++++++++++++++++++++++++++分割线 “小姐,你真的要去看薛小姐吗?”云珠倒是没有想到苏兰芷是真的要去了,之前还以为苏兰芷不过是随意说的罢了。 “大家都以为我们是好姐妹,我如果不去,难免会给人把柄,还是去一下的好!”这只是其中之一,另外的原因,苏兰芷也不好说了。 “可是小姐,你以前和薛小姐走得近,如果去了,一些人唯恐不乱的,乱嚼舌根怎么办?”薛灵芸的事情,本就不光彩,如果那些嫉妒的故意转到苏兰芷的身上,那苏兰芷真的是长了十张嘴都不够说的了。 “无碍的,我行得正坐得直,而且那毕竟是薛灵芸的事情,扯上我,太勉强了些!”反正也不会碍到她什么,只不过听着不舒服罢了。 大不了,她只当做是耳边风就是,那些风言风语的,没必要在意。 “也是,那小姐,我们这就出发吗?” “嗯!”早点去,也好早点回来,免得府中出乱子了。 “好,那小姐,我们走吧!” …… 辅国公府离相府也不远,半个时辰的路程就到了,苏兰芷去的时候,看着辅国公府那巍峨的大门,见着下人们一个两个肃静的样子,也觉得气氛有些僵了。 薛灵芸还没有及笄,也没有嫁人生子,是以也不好放在大厅上供奉,也没有找僧人来做法超度,更没有人来哭丧。 苏兰芷交代了身份,就被引到一间小屋子里面,薛灵芸已经入了棺,也封好了,倒是让苏兰芷错失了再见一次的机会。 屋子不大,静悄悄的,就只有书画和书香在一旁烧香,因着薛灵芸离世之前的事情,来看望的人也不多,整间屋子显得空挡而yin森,就连辅国公府的人也没有几个,苏兰芷只觉得这辅国公府的人情,实在是太过薄凉了。 不过,也何尝不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呢? 此刻,看着张氏坐在一旁哭,神情哀哀的,眼睛都哭红了,苏兰芷也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只是给薛灵芸上了香,便走过去了,“伯母,您别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说话间,苏兰芷认真的瞧着张氏的神sè,发现对方的眼睛依旧是通红的了,眼泪还一直掉个不停,倒是一副真的很伤心的样子。 “我的女儿,怎么就那么命苦呢?”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张氏看见苏兰芷来了,眼中倒是有了些安慰,“路遥知马力,ri久见人心,如今芸儿出事,我才知道,到底是谁,才是真正关心芸儿的!” 薛灵芸出了事情,也没几个人来探望,就他们辅国公府关起门来办丧事,的确是有些凄凉了。 这人啊,果然都是势利眼! “伯母别这么说,我和薛妹妹是好姐妹,她突然就去了,我来看看她,也是应该的!”眼中有些湿润,苏兰芷拿着帕子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低头间也不忘记注意观察张氏的神sè,发现一切如常,苏兰芷倒是有些讶异。 难道是她猜错了? 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呢? “啊,我苦命的女儿啊!”突然就大哭起来,张氏抱着那棺材,哭得实在是伤心了,“你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芸儿啊,你让我如何是好啊?白发人送黑发人啊,芸儿,我的芸儿……” 在苏兰芷的记忆里,张氏一向来都是非常冷静的,典型的大家闺秀,笑不露齿,言行举止都十分的规范,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是淡定自若,像如今这样子失控,苏兰芷还是第一次遇见。 瞧着张氏哭得那么伤心,薛灵芸的哥哥薛如风也是一脸沉痛的样子,苏兰芷此刻,倒是有些弄不懂了,还待再看,可是却没有机会了。 “母亲!”随着一声惊呼,苏兰芷只看到张氏哭得岔了气,晕倒了,薛如风歉意的看了她一眼,苏兰芷看着张氏晕倒了,也不好多说什么,“薛公子有事情就去忙吧,我在这里等着就是!” “苏小姐,怠慢了,书香,你们在这里好生的招待苏小姐!”二话不说就扶着张氏走了,留下书画,苏兰芷瞧着书香看着自己眼神中转瞬即逝的恨意,还来不及看清楚,书香已经低下头,继续默默的烧香去了。 张氏三人走了,灵堂更显得yin森了些,苏兰芷只听到书画啜泣的声音,看着书香一言不语的在那里烧纸烧香,除了给自己倒了茶水,端来了点心,便不理会自己,苏兰芷却也是不在意的。 反正她来,只是想弄清楚一些事情,至于其他的,她倒是无所谓的。 只是,这张氏今ri,未免有些太过激动了,殊不知这样表现的过了,有的时候,会越发的让人起疑的。 静静的喝茶吃点心,苏兰芷也不在意薛家对自己的冷淡,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坐了许久,许是见她还没有走,书香倒是有些坐不住了,“苏小姐,你可是还要喝茶?”这话乍一听也没什么,只是人家是丧事,你坐在这里吃茶,未免有些太过不尊重了,稍微面皮子薄的,估计这会儿就羞愤的走了,只是苏兰芷还没有弄清楚事情,自然是不会轻易的就走了。 “不必了。”苏兰芷也没有那么过分,看着书香,觉得有些事情,可以从书香身边着手,或许会比较容易,“书香,薛妹妹她,到底是如何……”声音有些哽咽,苏兰芷似乎有些说不出话来了,书香倒是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苏小姐已经知道,何必再问呢?小姐已经去了,苏小姐还是别问了!”多说多错,这点书香很清楚,自然不会说太多了。 “可是薛妹妹身子很好的,怎么会呢?而且你们平ri里不是跟着薛妹妹的吗?怎么今ri,倒是一个人都没有陪着呢?”故作疑问的语气,书香有些慌乱,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了,“小姐想吃茶,我去给小姐倒茶了!” “是吗?可怜的薛妹妹,如今去了,却也没有人来看她!”这灵堂,倒是有些过分的冷清了些,看得出薛家是一点都不重视这事情的。 可是,真的是因为薛灵芸败坏了门风,所以才草草了事,还是另有乾坤呢?如此低调,难道不是想要隐藏什么? “苏小姐,我家小姐,实在是……”书香也是觉得薛灵芸死得太惨了,想说什么,可是这会儿,薛如风倒是出现了,看着苏兰芷的神sè,满脸的愧疚,“苏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家母受不了妹妹去了的事情,晕过去了,照顾不周到,还望薛小姐见谅!” “薛公子无须太过客气,薛妹妹的事情,我也是深感痛心,薛妹妹如此的妙人儿,却那么早逝,实在是可惜了!”话语里满是遗憾,苏兰芷低着头,眼角的余光却看着薛如风,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方是男子,表现的不是很明显,还是薛灵芸的事情的确是让薛家蒙了羞,所以薛如风虽然看起来很伤心,但是那眼底,却不见有多伤心就是。 “怪只怪,小妹福薄吧!”叹了口气,薛如风看着苏兰芷,倒是有些不好开口了,“今ri苏小姐没有避嫌,来看小妹,我们很感谢,只是家母如今伤怀,小妹的灵柩也不能存放太久,事情有些多,还望苏小姐不要介意。”这话语里的意思,就是自己忙不过来,聪明的人就应该知道要告辞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薛公子,望节哀!”事情处处透着古怪,今ri来,苏兰芷就更是确定了,只是一直没发现什么,苏兰芷也不好多做评论就是。 “苏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你的心意,小妹应该已经是收到了。”见苏兰芷终于是要走了,薛如风的脸上突然就现了点点的轻松,让书香送苏兰芷离开,苏兰芷便也起身,走了。 回头深深的看了那棺材一眼,苏兰芷转身的时候,突然只觉得后背有一股冷光,让苏兰芷不寒而栗,可是转身看过去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苏兰芷皱了皱眉头,思及那目光,像极了一个人,可是那人,不是已经? 带着困惑离开,苏兰芷一路上看着辅国公府各个都好像事不关己的样子,对薛灵芸离世,完全不关心,尤其是薛灵芸怎么都是辅国公府的嫡长女,怎么这丧事,竟如此的低调!虽说辅国公府百年的书香传承,极重名誉,可是这一次,似乎,太过非议所想了。 “苏小姐,奴婢就送到这里了,您请上车吧!”一路上,书香都是低着头的,什么都不说,苏兰芷问什么,她也是三言两语的敷衍,苏兰芷最后,也不说话了。 “嗯,你回去吧!”很细心的观察到书香眼中划过一抹轻松,苏兰芷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上了马车以后,闭上了眼睛,“云珠,今ri的事情,你怎么看?”云珠此人,很聪明,而且心思敏捷,最重要的,是衷心。苏兰芷以后出门,估计为了安全,肯定会带上云珠,所以苏兰芷现在,要培养彼此之间的默契,而且要让云珠得到锻炼,这样,将来彼此之间,可以少许多的事情。 “小姐,奴婢觉得,这薛夫人,还有薛公子,以及那两个婢女,都透着古怪!”直言不讳的讲出自己的看法,云珠知道,这是苏兰芷在试探自己,也是在培养自己,所以,她不会让对方失望的。 “哦,你怎么觉得奇怪?”挑了挑眉,苏兰芷这会儿倒是张开了眼睛,那双璀璨仿若繁星的眼睛,好似一汪古井一般的,看的云珠有些失神了。 “小姐,那薛夫人,不是真的晕倒!”出口的话,苏兰芷虽然是猜到了,可是听到云珠说出来,苏兰芷倒有些好奇了,“你怎么就知道她没晕倒了?”据说武功好的人,可以听出对方的呼吸,飞檐走壁,飞檐走壁苏兰芷之前是见识过了,可是其他的呢? “小姐,薛夫人刚才晕倒的时候,气息很平稳,而且虽然她哭得很伤心,但是奴婢没有感觉到对方气息的紊乱,奴婢觉得很奇怪!”谁会想到,苏兰芷身边的丫头会武功,而且不弱呢?这回张氏他们,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呵呵,你说如果薛夫人他们知道我们已经觉察出他们的假装,会不会气得吐血?”这些,苏兰芷刚才都有过怀疑,只是没办法证实罢了。 不过有了云珠的话,苏兰芷心里的猜测,就更是确定了。 “可是小姐,他们为什么要怎么做呢?”到底没有在内宅争斗过,云珠以前的生活,虽然危险,但是也只是直接的执行命令,无需考虑太多,如今走到了明面处,云珠还真的是有些不适应了。 这些内宅女人的心思,似乎比她要杀的人,还要复杂许多了。 果然是有些麻烦! “呵呵,这个,我也是很想知道呢!”语气有些绵绵悠长的感觉,苏兰芷眼中划过一抹暗光,笑了笑,闭上了眼睛,好像对这事情,也不关注了。 云珠还想再说什么,看着苏兰芷不想说话的样子,倒也只好将想说的话,都吞回去了。 不过好在云珠以前的训练,就是不要想太多,所以对命令什么的,都不许有太多自己的想法,所以云珠此刻虽然有些疑问,却也是没有问的,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边,守着苏兰芷,彼此之间,倒也算是安静了。 …… 回到相府,苏兰芷刚刚到了自己的院子,秋霜便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了。 “有什么事情吗?”秋霜想来稳重,此时此刻,看起来倒好像是有要事的样子,苏兰芷心下,有些了然了。 “小姐,之前姨娘们从夫人那里离开后,柳姨娘便让喜儿出去买一些笔墨纸砚,说是要给夫人抄写佛经用的。”苏兰芷这些ri子吩咐自己的四个贴身丫鬟都注意观察几个姨娘的情况,秋霜几人也都记在了心里,此时此刻说出来,想来也是有事情的。 “这事情是我吩咐的,只是柳姨娘似乎有些心急了。” “奴婢也是这样子觉得,所以奴婢让人跟着去看了!”妻妾争宠,这哪家都避免不了,尤其是他们府上,那些姨娘们相当于摆设一样的,那些人怕是巴不得慕容嫣死了才好,哪里愿意真的为了对方抄经祈福了? “哦,可是有结果了?”倒是没有想到秋霜果然机灵,想到了跟踪这一招,苏兰芷看着秋霜,对这个平ri里话不多,可是一直忠心耿耿的丫鬟,越发的看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