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紧张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一百零八章 紧张

解决了三儿子的事情,靖北侯夫人心里倒是放下了些大石,催促着崔易蓉赶紧的去收拾东西,免得误了时辰了。 崔易蓉虽然是有些害羞的,但是到底可以和夫君一起外放,心底里也是高兴的,起身就想走,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崔易蓉的脸上,倒是有些担忧了。 “怎么了?”瞧见崔易蓉本来是要走了的,可是又不走了,靖北侯夫人倒是有些诧异了。 “母亲,不知道睿儿,可是和我们一起去?”知道靖北侯夫人对这个么孙是非常的疼爱的,每ri都要抱抱才罢休,崔易蓉虽然开心和丈夫一起离开,可是想着这样就跟孩子分开了,心里难免会不舍得了。 照理说他们走了,孙子是要放在母亲身边教养的,如果靖北侯夫人要留下慕容睿,纵然她舍不得,也是不好说什么的。 可是孩子还小,再加上这些ri子崔易蓉一直都是每ri不离慕容睿的,哪里舍得呢? “孩子还小,自然是跟着你们好些,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知道你们舍不得孩子,我不会强行留着孩子的!”按照规矩,靖北侯夫人要想留下慕容睿,那是完全可以的,甚至为了给媳妇立威,敲打媳妇,仅仅是一个“孝”字,靖北侯夫人一直将崔易蓉留下都是可以的,只是靖北侯夫人是一个好母亲,也是一个明理的人,知道小夫妻本就不易,自然不会横加阻拦了。 “多想母亲成全!”没有想到靖北侯夫人真的那么通情达理,崔易蓉倒是觉得自己这两年来的孝顺,倒也不是没有成果的,赶忙就谢了恩,靖北侯夫人担心误了路程,便催促两人离开,慕容晔此次能将妻儿都带走,自然也是开心的,“母亲无需太过挂念我们,我们每月都会捎信来的!” “好了,知道了,赶紧的去收拾吧!”许是离别在即,靖北侯夫人有些受不了这情绪,赶忙催着两人就走了。末了看了看长子慕容华,再看了看长媳席乐荣,眼底倒是有些愧疚了,“大儿媳妇,不是我不想你和老大一起去,只是雅儿马上就要及笄了,她的终生大事也需要你cāo持,你作为当家的长房媳妇,实在是脱不开身啊!” 长房长媳,自然是没有二房三房的轻松了,不仅仅是要管理家务,还得伺候公婆,席乐荣平ri里要掌管这侯府的大小事务,自然是没有崔易蓉那么轻易的就可以收拾走人的了。 这些,席乐荣当初嫁过来的就是知道了的,长房可以继承候位,可以管家,甚至将来分家产的时候,也是可以占有很大的利事的,但是,凡事有利必有弊,得了那么多的好处,平ri里的责任和担当自然也多了许多。 慕容华又是征西将军,常年的在部队,席乐荣注定了一年中要有大部分的时间是要独守空房了的。 这些,她虽然是习惯,可是心里,难免也是会有些孤寂的。此刻听着靖北侯夫人的话,席乐荣的眼中划过一抹黯然,对崔易蓉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就算是羡慕,她也不能丢下这许多的事情不管,白白的落了一个不孝的罪名了。 “母亲,儿媳明白的!”但凡做妻子的,哪里会不愿意和自己的丈夫孩子在一起,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呢?只是人世间毕竟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尽善尽美的,不过好在席乐荣这人也是天生的乐观派,倒也没有一直耿耿于怀就是了。 “你明白就好啊,老大如今在西北已经呆了些时ri了,想来不久,她就可以归京了,到时候,你也可以轻松些!”这话的安慰成分倒是有些的,靖北侯府一府的荣耀,各个儿子也都是有出息的,只是儿子出息了,难免会树大招风,引起帝王的猜忌,当今的文帝虽然是一个德才兼备的好皇帝,但是作为帝王,哪个不是有些疑心的?所以靖北侯府的几个孩子,都是分散的,这也何尝不是帝王的权术呢? 慕容华手握重兵,靖北侯手上,也是有一支骁勇的军队,既然靖北侯留在了京都,那么慕容华,就绝对不会再在京都就职了。 这些,彼此的心里都是清楚的,如今文帝身体还算健朗,最见不得皇子之间拉帮结派,将侯府的两个儿子外放,未免也不是起了不让人拉拢的心思了。所以分离,那也是在所难免的了。 也是因为心里明白,席乐荣知道靖北侯夫人只是在宽了自己的心,面sè有了点点的无奈,“母亲放心吧!” 京中的局势,大家也都知道,几人外放,其实也不一定就是坏事了。 “嗯,让人备饭吧,一会儿吃了,就送他们走了吧!”人走了,这侯府,又清静了。 “好,母亲!” 席乐荣自去安排了,慕容嫣见着靖北侯夫人担心,遂安慰道,“母亲也别多想了,总是会好的。” “嗯,走吧,一起去吃个饭,然后送送他们!” “好!” …… 用了膳,慕容华和慕容晔便走了,因着这一次去的人,还有崔易蓉,所以人比较多,这人一走,靖北侯夫人还真的就觉得府中冷清了不少了。 “哎,睿儿也走了,往ri里每ri都能瞧见他的笑脸,如今一别,怕是有许久都见不到了吧?” “祖母,弟弟走了,不是还有我们吗?我们以后定当每ri来叨扰祖母,到时候祖母可别嫌弃我们吵着才是!”见着靖北侯夫人心情不好,慕容雅几人也是很识趣的,一人一句的就跟靖北侯夫人说笑起来,倒是让靖北侯夫人没有那么伤感了。 “你们这几个猴jing啊,以后可别来烦我了,雅儿,尤其是你,从明ri开始,就专心的学习女红才是,免得将来嫁人了,自己的嫁衣都是不会绣的!”这么一说,倒是说得慕容雅不好意思了,赶忙低着头,一张脸红得可以滴出血来了。 “祖母,您就那么巴不得姐姐嫁出去啊?姐姐可是还没有及笄呢,我还想姐姐多陪我几年,也多陪陪祖母和母亲才是!”慕容香和慕容嫣两人姐妹情深,哪里舍得分开呢? “你呀,也不许偷懒,明ri,就和你姐姐一起学吧,这些年也不拘着你们了,倒是让你们一个两个跟个猴儿似的,太过顽皮了些!”瞧见自己孙女有些舍不得的模样,靖北侯夫人哪里又舍得呢? 可是这也不是没办法吗? 女大不中留啊,留来留去留成仇,还是早早的嫁了,也免得到时候误了年岁,白白耽搁了去了。 “祖母……”声音有些委屈了,慕容香就是一个坐不住的,对那些女红哪里感兴趣? “好了,回去吧,这外面风大,可别感冒了!” 一行人倒是回屋子去了,慕容嫣见着靖北侯夫人心情不好,也不好马上就提出要走的事情,倒是靖北侯夫人知道自己不能总是霸占着女儿,不得不放人了,“嫣儿,你和兰儿也早些回去吧,这些ri子总是在侯府,相府那么多的事情,也是需要打理的,可别乱了套才是!” “母亲……”看着自己的母亲明明舍不得,却要自己走了,慕容嫣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了,苏兰芷见了,也有些不忍了,“娘,外祖母,你们也别太伤怀了,我们两家离得也不远,平ri里想来,也是可以的。”一两个时辰的路程,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只要存了心的想来,也不是不可以的。 “还是兰儿说得对,好了,又不是不见面了,哭啥子?你可别这样子回去让青岚见着了,倒是说你在侯府受了委屈去了。”看着女儿这些ri子总是容易情绪波动,靖北侯夫人也只当慕容嫣心情不大好,便也没有多想。 “母亲,怎么会呢?”赶忙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慕容嫣觉得自己最近似乎有些多愁善感了起来,心情也没有以前那么平静了,总是容易伤怀,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好了,赶紧的去吧,回去晚了,路也不好走!”最近雪倒是化了些,但是毕竟还是寒冬,白天的ri子很短暂,赶路还是在趁早才行。 “好,那母亲,我改ri再来看你!”擦了擦自己眼角有些抑制不住的泪水,慕容嫣自己都觉得自己最近是越发的有些多愁善感了,情绪很容易就来了,不过来得快,去得也快,她也不怎么在意就是。 “好,去吧!”正准备让人送慕容嫣去呢,结果就有人来报苏青岚来接人了,靖北侯夫人瞧见自己女儿,脸上倒也是欣慰的,“看来我今ri还真的是得放人了,既然都来接了,我再不放人,他怕得在侯府住下了,你赶紧的去吧!” 正说间,已经有人报了苏青岚过来请安了,靖北侯脸上划过点点的笑意,“就让他进来吧!” 不大一会儿苏青岚就穿着一身墨绿sè的袄子进来了,因着是新年,大家身着都是全新的,苏青岚此时穿着那墨绿sè的袄子,上面绣了青竹,玉发束冠,眉清目秀,倒是丰神俊貌,配着那身新衣,因着年岁的喜悦,整个人看起来倒是让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了。 尤其是他脸上带着那点点的笑容,更是让人觉得如沐chun风,暖到了心底了。 他一进来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看着靖北侯夫人,赶忙就行礼了,“母亲!” “怎么,昨天那么爽快的留下嫣儿回去,今ri大清早的就干巴巴的来接人了,是怕我不放人不是?”看着苏青岚的容颜,多年来倒是越发的沉稳了,靖北侯夫人这些年虽然因着苏青岚辜负了慕容嫣,对苏青岚始终都是有气的。 可是这些ri子她看在眼里,知道苏青岚是诚心的想要悔改,好生的对待慕容嫣,作为母亲,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快乐幸福的,她也希望小两口可以和好,只是慕容嫣xing子倔,靖北侯夫人劝了许多次,也没有办法罢了。 本来以为苏青岚因着慕容嫣的冷淡,会生了怯意,不过如今看苏青岚一副不到南墙不死心的样子,靖北侯夫人倒是放下了心了,“你放心就是,昨ri我已经答应了你会让嫣儿回去,断断是不会失言的。” 女婿能在意自己的女儿,靖北侯夫人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如今瞧见苏青岚对慕容嫣的在意和小心,靖北侯夫人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是有些放下了。 “母亲多虑了,我只是想来看看母亲,并没有不相信母亲的意思!”此刻看着靖北侯夫人如此慈爱的样子,苏青岚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老庆王妃,心下一比较,想着老庆王妃最近的样子,只觉得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且进来,我有些话要跟你说!”虽然是见着苏青岚这一次意志坚定,但是靖北侯夫人也是知道自家闺女的xing子的,也是担心苏青岚一个大男人会觉得没了面子,最后放弃了,所以她这也是存了机会想要好好的跟苏青岚说说话就是。 “是,母亲!” “你们在外面先等着!”吩咐了几人,靖北侯夫人就带着苏青岚进了里屋去了,苏青岚心下有些困惑,甚至有些担心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惹了靖北侯夫人的嫌了,有些忐忑,待到进了屋子,苏青岚见靖北侯夫人没有开口,便有些坐不住了,“母亲单独找我,可是有何事?” “青岚,你对嫣儿这一次,可是真心?”瞧着苏青岚,靖北侯夫人当年对苏青岚也是很满意的,本来以为女儿嫁给了苏青岚,会有幸福,只是没有想到却是这样的局面罢了。 “母亲,青岚对嫣儿的心,天地可鉴,以前是青岚年少不更事,做了糊涂事,如今青岚幡然悔悟,断断是不会再如此了!”知道靖北侯夫人就慕容嫣一个女儿,自然是在意的,苏青岚赶忙就许下了承诺,只是靖北侯夫人知道,这些,还是不够的。 “你能如此想,自然是好的,可是,你这样子想,你的母妃未必这样想,你也知道,嫣儿没有办法给你生下嫡子,当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你府上纳了那一个一个的妾,我虽然不喜,却也没有任何言语的原因。如今你是后悔了,可是你可知道嫣儿的xing子,可知道她的眼里是容不得沙子的?你如今是想要挽回,可是老庆王妃呢?她作为你的母亲,会同意吗?”这是一个死结,一天不解开,那么苏青岚和慕容嫣,就没有可能了。 “母亲说的极是,以前是我糊涂,一心只想成全孝道,却没有顾忌嫣儿的感受。这十年来我riri夜夜都在痛苦之中挣扎,悔不当初,甚至都无颜面对嫣儿和兰儿,害他们受了这许多的苦,对此,我夜夜不得安宁,riri都在后悔!所以这一次,我不会再错了!”是啊,他们已经蹉跎了十年,不再年轻了,谁知道他们还有几个十年呢?如果再不好好的珍惜,再不好好的挽留,那么他们真的就是一辈子的遗憾了。 “你能这样想,那是极好的,可是这只是你自己的想法,你不要忘了,你的母亲,还有你府内的那些姨娘。嫣儿的xing格,你应该很清楚,这些年嫣儿所受的委屈,我是不想嫣儿再受了,你,可是明白?”看着女儿女婿这些ri子总是那么不冷不热的,靖北侯夫人也是担心被人钻了空子,心里真的是很着急!今ri实在是有些按耐不住,只好出言提醒了。 要想慕容嫣放下过去,那么府中的那些姨娘们,还有老庆王妃,都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了。 这些,苏青岚哪里会不知道呢?此刻见着靖北侯夫人提出来了,自然是知道靖北侯夫人是接受了自己了,心下不由得大喜,赶忙就承诺道,“母亲放心,这一次,我不会让嫣儿受一丝一毫的委屈,更不会犯了一样的错误了!” 当年因着被老庆王妃和白芯算计,他不得不纳了白芯,可是因此跟慕容嫣生分了。那时的他年少气盛,到底有些浮躁,本来和慕容嫣很好的,突然慕容嫣对他就是不冷不热的,他的心里难免有些气愤,只觉得自己也是情非得已,多番的认错,结果得到的都是慕容嫣的冷漠,渐渐的心情就有些不爽快,后来也是因着觉得没了面子,加上心里的确是有些无法面对慕容嫣,最后只好躲着对方了。 加上后来那姨娘们陆陆续续的进门,他虽然是无奈,可是那些人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女人,他瞧见慕容嫣越发的对自己不在意,心里愧疚的同时,也憋了一股子的气,渐渐的,也就不去见慕容嫣,也免得自己自讨没趣了。 如今想来,以前的自己,到底还是太年轻,对这些事情处理的不够老道,也有些欠缺考虑,也太浮躁,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但是十年过去,他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年少气盛,拉不下面子的少年了,如今的他,经过十年的沉淀,比起往年,倒是多了一份稳重,哪里还会犯同样的错误? 靖北侯夫人瞧见苏青岚言辞恳切,态度坚定,对苏青岚倒是放下了心了,“你能这样想,我也放心了,只是希望这一次,你可以好好的待嫣儿,不要让她再伤心,难过了!” “母亲,以前是青岚不懂事,让母亲失望了,这一次,我不会再做伤害嫣儿的事情了。”当年的他,是何等的风华,三榜的状元及第,少年丞相,难免有些年少气盛,加之从小就没有遇见过什么挫折。可是当时却出了那样的事情,他毕竟年轻,对女子的心思也不甚了解,更有男子的面子作祟,便造成了如今的局面,如今想来,却是万分后悔啊! “你能这么说,那我便信了你了,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有些话,她这个做岳母的,也只能点到即止了,免得惹了人烦,她相信,苏青岚会明白的。 “母亲放宽心就是,此生,青岚想要陪伴一生的人,唯有嫣儿而已!” “可是嫣儿始终都无法给你生下嫡子!” “这些,我不在意。”没有嫡子,虽然是遗憾,但是比起失去慕容嫣,这个遗憾,早就不算什么了。 “哎,不在意,可是世人却是在意的,嫣儿始终要面对巨大的压力。” “母亲的担忧,我明白,我会好生护着嫣儿的。” “你真的不怪嫣儿让你没了后?” “母亲说的什么话?如今我不是有了一个儿子吗?”这个儿子,靖北侯夫人当然知道,可是…… “哎,罢了罢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插手太多也不好,如今我只要你的一个承诺,只要你不再负了嫣儿,不让她伤心难过,我也无所求了。” “母亲放心吧,我以后不会让嫣儿流泪了,所有的问题,我都会解决,让嫣儿再无后顾之忧!” “你……”有些震惊的看着苏青岚,靖北侯夫人自然是听出了苏青岚话语里的意思了,很是不可思议,可是随即想起了什么,倒是笑了笑,真正是释然了,“如果你真的如此有心,那我就祝你一臂之力!” “多谢母亲成全!” “好了,你也想别高兴的太早,等你做到了你所承诺的,再说吧!”如果真的可以这样,那就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 “我会尽快的!” 两人相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对方的坚定,倒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了。 …… 此刻坐在外间的苏兰芷几人,倒是不知道靖北侯夫人突然将苏青岚叫去是什么意思了,苏兰芷瞧见慕容嫣坐在那里,又不由自主的去滑动手中的佛珠了,苏兰芷知道,这些慕容嫣心里有事情的征兆,心下是有些好奇靖北侯夫人跟苏青岚说了些什么话,可是却也没有表露出来。 不过她不说,一旁的慕容雅几人,倒是有些坐不住了,“怎么祖母和大姑父在里面说话了那么久?他们都说些什么啊?” 对慕容嫣和苏青岚的事情,慕容雅几人也是都知道一些的,其实心里也是很想两人和好的,奈何他们只是晚辈,也不好说什么了。 “大姑姑,你说祖母和大姑父说什么呢?”几个孩子的父母感情都是不错的,大家和苏兰芷的关系好,自然也是希望苏兰芷可以有一个幸福合满的家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摇了摇头,慕容嫣神sè淡淡的,可是眼中却是划过一点点的焦急和困惑,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哎,也不知道什么事情呢!”慕容香是一个好奇的,眼睛不住的往里面看,不过也不敢真的去偷听就是了。 慕容雅见着慕容香一副想去听却不敢听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直接拉了苏兰芷去一边去了。 “大姐姐,有什么事情吗?”瞧见慕容雅一脸神秘的样子,苏兰芷倒是有些诧异的。 “昨天不是说了要送你东西吗?挪,你好生拿着,回去好好练练也是好的!” “这……”接过来一看,苏兰芷发现是慕容雅平ri里很宝贝的一套拳法,顿时有些诧异了,“大姐姐,这可是你喜欢的,我不能要了!” “给你你就拿着吧,你身子骨那么弱,练些也是好的,免得总是那么瘦瘦弱弱的,让祖母也跟着担心!”将东西愣是推了回去,慕容雅也是看着苏兰芷太弱小,实在是有些担心,所以才忍痛割爱的。 “可是这个你很喜欢,我怎么好夺了呢?”虽然有这个,是可以强身健体,也可以在危机的时候解救自己,但是毕竟是他人所爱,苏兰芷倒是没有这个兴趣去夺了他人所爱了。 “哎,这个对我也没什么用,只是父亲寻来的一套强身健体的拳法罢了,我已经学得差不多了,也都记得了,如今给你,也是无事的!”慕容华的确是一个疼爱子女的好父亲,这套拳法很适合女子修炼,学了可以强身健体,还有一些自保的功夫防身,的确是极好的。 苏兰芷想着自己好几次面对强手的时候都有些被动,不由得有了点点学武的心思,此刻见着这拳法,她也是知道这拳法的作用的,心下有些心动,见着慕容雅没有勉强的样子,倒也是接过了,“如此,那就谢谢姐姐了。” “好了,你我姐妹,无需客气,拿着就是了,大姑姑也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好,大姑姑就好了,大姑姑好了,祖母就好了,祖母好了,我们也开心,我这不也是为了我自己吗?”慕容雅这样说,也是不想苏兰芷太在意,苏兰芷了解到对方的心思,只觉得心里暖暖的,知道这才是真正的亲人,真正的朋友了。 “姐姐,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只是以后但凡是需要我做什么的,直说就是,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姐姐的!”想着慕容雅前世的命运,远嫁他乡,从此和家人天各一方,至于结果如何,苏兰芷前世对这些俗事不担心,加上相府和靖北侯府的关系不好,她又是一个不问事情的,倒是不知道了。 不过远嫁,毕竟不是一件太过开心的事情,苏兰芷又是知道慕容雅的脾气的,想来远嫁,父母不在身边,很容易吃苦,今生苏兰芷倒是希望,慕容雅可以幸福,不用和家人生生的就分开了才好了。 纵然嫁不了秦之衍,这都城那么多的男子,难道还没有合适的吗? 瞧见慕容雅一片的真诚和善良,苏兰芷知道,秦之衍并非慕容雅的良人,心下便有了些注意,想要让慕容雅那颗少女懵懂的心,可以醒悟过来,重新寻找真正的幸福了。 慕容雅自然是不知道苏兰芷的打算的,只是瞧见苏兰芷突然就那么认真了,倒是有些好笑了,“好了,不就是一本破书吗?你不必如此在意啊,我们姐妹亲近,不必太过客气,这样反而生分了!” 是把苏兰芷当成家人了,慕容雅才会如此的大方,苏兰芷也知道,便也没再说什么了。 …… “你们躲在一边做什么呢?大姐,你们是不是故意的瞒着我,做什么事情啊?”慕容香一转眼就没看到苏兰芷和慕容雅了,好不容易发现两人在角落里有说有笑的,赶忙就跟着过来了。 “没有呢,我们有什么事情瞒着你的?”笑了笑,虽然这也没有不可以告诉慕容香的,只是慕容雅喜欢看慕容香那么好奇的样子,存了心的要吊对方的胃口了。 “姐姐,你怎么总这样啊?告诉我嘛!”姐妹连心,慕容香当然知道慕容雅是有事情瞒着自己的,这会儿好奇心被激发了出来,看着慕容雅就是一脸的恳求,只是慕容雅存了心的要吊对方的胃口,哪里会说呢? “真没什么,你想太多了!”摇了摇头,慕容雅发现自家妹妹这样子撅着嘴的样子,实在是可爱的紧了,赶忙和苏兰芷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达成了默契,都不说了。 “姐姐,兰姐姐,你们就告诉我吧,我昨夜可是一宿都没睡着呢!”可怜巴巴的看着两人,慕容香可不相信两人故意到一边去,是没事情了。 “呵呵,今天早上也不知道是谁一直赖在被窝里不肯起来,还是我将被窝被撤了,才起来的!”笑嘻嘻的揭了自家小妹的囧事,慕容香听了,不由得跺了跺脚,满是害羞了,“姐姐,你说什么呢?” “呵呵,我可没说你啊,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故意逗着慕容香玩呢,慕容香见了,赶忙就凑过去,作势要找慕容雅算账了。 “哈哈,你赖床,还不许人说了啊!” “姐姐,别说了!”看着苏兰芷在一边憋笑的样子,慕容香想着自己的囧样,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就是要说,你平ri里也是太懒了些,丫鬟们叫你都不起来,每一次都要我去扯你被子才肯起,你……”还想说什么,慕容香倒是赶忙捂住了她的嘴,不想再听到让自己羞愧的事情了,“我的好姐姐,兰姐姐还在呢,你别说了,怪丢人的!” 被捂住了嘴巴,慕容雅想说话,可是看着自家妹妹是真的不好意思了,也担心自己再说,慕容香会恼羞成怒了,便也只是笑,不说话了。 “别笑了,姐姐!”总觉得自己好像被人笑话一样的,慕容香脸皮子薄,还真的是不好意思了。 “好了,香儿,你赶紧的放开大姐姐吧,不然可憋坏了!” “我……”看着慕容雅憋着笑,再看看苏兰芷脸上也是一片愉悦的样子,慕容香这会儿,还真的觉得很不好意思了,正在犹豫间,靖北侯夫人和苏青岚出来了,看着三人在一块儿打打闹闹的,笑了笑,也并不责备了,“好了,别弄乱了衣裳了,香儿,还不快松开你大姐?你兰姐姐要走了,我们一起送送吧!” 靖北侯夫人开口了,慕容香也不好拒绝,只好放了,可是看着慕容雅抖着的肩膀,脸上还真的是一片玫红了。 “你们几个小丫头片子在说什么呢?那么开心?”许是和苏青岚聊得很好,靖北侯夫人出来的时候心情非常的好,连带着几人都感觉到了,慕容雅正准备说呢,慕容香倒是赶忙又捂住了她,慕容雅也只能“呜呜”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香儿,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让你姐姐笑话的事情了?” “没,没呢,祖母!”尴尬的笑了笑,自己贪睡,也有些不好意思,慕容香哪里想让靖北侯夫人知道。 “好了,别捂着你姐姐了,我不问就是了。”知道小女孩面皮子薄,靖北侯夫人其实不问也知道是什么事情。 “哦……”不甘愿的放下了手,慕容雅得空,赶忙就笑了,“祖母,你可得好好的说说香儿了,那么大了,还赖床,怎么都喊不起,今ri如果不是我掀了被子,她怕是得睡到ri上三竿才是!” “姐姐!”没想到慕容雅当着几人的面就漏了自己的底了,慕容香倒是很不好意思的,毕竟女儿家赖床,也是太过懒惰了些,也是不好的。 “好了,你妹妹毕竟年幼,贪睡些也无妨,别打趣她了,瞧这脸红的。”靖北侯夫人到底厚道,也是因为心情好,也没多责骂,只是该教训的,还是要教训的,“不过这晨昏定省还是要的,香儿,以后还是不要贪睡的好!” 贪睡,在家里还好,以后嫁了人,那可是很不讨婆母的喜了。 “是!” …… “嫣儿,你过来!”看慕容嫣站得有些远,靖北侯夫人便叫了慕容嫣过来了,慕容嫣一步一步的走进,看着靖北侯夫人的神sè,有些疑惑,再看了看苏青岚,发现对方也是好心情,心下的疑惑,就更重了。 “母亲,有什么事情吗?”母亲和他,说了些什么?怎么感觉两个人,倒是比之前亲近了些了? “也没什么,只是今ri你要回去了,嘱咐你几句罢了。” “母亲请讲!” “回去后,好好的和青岚过ri子,不要耍孩子脾气了!” “女儿知道了!”回答的倒是滴水不漏的,并没有答应,只说知道了,至于会不会照做,那就不一定了。 靖北侯夫人知道慕容嫣这是在打马虎眼,也不介意,“有空常回来看看!” “好!” “注意身子,我瞧着你最近似乎瘦了!” “母亲也是,要好生保重身子!” …… 两人说了些话,靖北侯夫人这才不舍的送了慕容嫣离开了,一路上慕容嫣倒是异常的沉默,苏青岚说话,慕容嫣回的很少,苏青岚看着慕容嫣依旧如此,虽然心里是有些挫败,但是好在他做好了准备,倒也没什么了。 坐车到家,一路上慕容嫣的脸sè倒是越来越差了,最后下了马车,慕容嫣差点就要晕了,苏青岚赶忙扶住了对方,看着慕容嫣那惨白的脸,心下十分的担心了,“嫣儿,你怎么了?” “我……”看着苏青岚那担忧的神sè,慕容嫣眼中满是挣扎,最后,想要推开对方,可是苏青岚抱得死死的,慕容嫣只觉得胃中一片的翻腾,赶忙说道,“你,你放开,我不舒服……” “嫣儿,你……”心下担心,苏青岚却是舍不得放手的,结果慕容嫣“哇”的一声就将腹中的污秽物都吐在了苏青岚那一身昂贵的新衣上,慕容嫣脸上顿时划过一抹懊恼和囧sè,看着苏青岚,倒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老爷,我……” “兰儿,快让人去请御医!”也是被这阵势吓到了,苏青岚二话不说就抱着慕容嫣进了府了,苏兰芷看着慕容嫣脸sè惨白的,也是有些担心,赶忙就让人去请了御医了。 一路上紧紧的追了上去,苏兰芷瞧着前面苏青岚毫不忌讳的抱着慕容嫣走着,心里也是很紧张的,三人急步往屋子走,却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一个小小的人影了。 “大少爷,如今看来,老爷对夫人,倒是越发的紧张和在意了,瞧着如今的这光景,如果这样下去,大少爷和二小姐,怕是没有容身之地了。”苏振华身边的嬷嬷见着那仗势,想着苏振华如今的处境,倒是越发的担忧了,“大少爷,夫人如今回府了,可是二小姐还不曾回府,这可如何是好?” 苏振华毕竟年幼,这些ri子被苏青岚一直拘着,每ri都有先生来教学,平ri里也不许苏振华乱走,今ri如果不是苏青岚去接了慕容嫣,苏振华寻着机会出来,怕也是一直都只能呆在自己的院子里了。 此刻,看着自己的父亲抱着嫡母那么紧张的样子,这样的苏青岚,苏振华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免觉得非常的陌生了。 一直以来以为苏青岚是疼爱他,也是疼爱他的娘亲的,可是纵然是那么些年来的疼爱,苏振华也没有见过苏青岚对白芯如此过,心里不由得满是愤怒和不甘了,还有一些隐约的担心,生怕苏青岚真的就因为重新宠爱了慕容嫣,就不关心他和苏玲月的死活了。 “嬷嬷,那你说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