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花灯节 - 弃后重生之风华

第一百章 花灯节

听着靖北侯夫人这样子说,慕容雅几人倒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慕容香见着,面sè倒是有些着急了,“祖母,我们可是专程来看您的,可不是只是为了出去!” 虽然都是想出去的,可是这样子目的xing太明显了,几人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靖北侯夫人也是知道最近几个孩子总是在府内,过年外面热闹却也不得出去,想来也是闷了,索xing大苍民风较为开放,加之如今又是过年,许多礼仪倒是可以看淡些,而且这几次几人结伴出去,靖北侯夫人也是不担心的。 尤其是想着秦之衍也是去的,靖北侯夫人自然是想秦之衍和慕容雅多些相处的时间,这样将来谋划这门亲事的时候,也会容易许多,心下其实早就决定答应了,只是见着几人这样子,故意打趣罢了。 苏兰芷自然知道靖北侯夫人算是较为开明的家长了,不至于拘着他们,这会儿也开口了,“外祖母,您就答应了吧?大姐姐他们可是想去的紧呢,而且今ri难得热闹,大姐姐他们又是喜欢热闹的xing子,不如就让他们去了就是,只是让人仔细的跟着,这样就可以放心了。” “好了好了,我这个老太婆可不敢再留你们了,也免得你们说我拘着你们,不让你们耍了。”终于是松了口,几人面上顿时划过点点的喜sè,靖北侯夫人见了,却是对着秦之衍和慕容宵,“几个女孩子出门在外毕竟不方便,还希望武成王和宵儿多多照应才是!” “老夫人放心,我省得的!”秦之衍说话,向来都是这样,不是特别的亲厚,也不是特别的疏离,总是给人一种距离感,可是他面上偏偏又带着笑容,还真的是让人不好说什么了。 “祖母,您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几个妹子的!”慕容宵面对自己的亲祖母,话语自然是熟络调皮了许多,靖北侯夫人见了,满意的点了点头,不由得交代了几句,“出去是可以,可别玩太疯了,记得早些回来才是!” “祖母放心吧,我们会早早的回来的!” “嗯,那就去吧,注意安全,小心着些!” “多谢祖母!”几人见靖北侯夫人答应了,纷纷笑开了怀,好不容易推出去了,因着去的人本来也有些了,所以也没再带太多的人了,便让人备了马车,出去了。 因着有男子,所以倒是备了两辆马车,慕容宵和秦之衍共乘一辆,苏兰芷几人加上云珠和银叶,几个女孩子一起,一路上却也是热闹的。 “今ri我们姐妹几个终于是可以出来好好的耍耍了,如今正是过年,又是花灯节,想来外面是非常热闹的。”慕容香想着那场面就开心,恨不得插上了翅膀立马就飞去集市才好了。 “是啊,以前我们虽然也来过几次,可是哪一次有那么热闹呢?”慕容雅看着这一车子的人,再想着另一辆车子里的人,顿时觉得心情就格外的好了。 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呢,真好,以后要是能常常这样,那就更好了。 “呵呵,大姐姐,你这可是在想谁呢?往年我们出来玩,可不见你那么开心的!”慕容香倒是一个藏不住话的,瞧见慕容雅面sè有些淡淡的羞涩,一双眼睛水润润的,就知道慕容雅是在想秦之衍了。 “你说什么呢?”有些娇嗔的瞪了慕容香一眼,慕容雅可不想自己的心事被人看穿了,奈何慕容香就是一个直率的xing子,倒是完全不介意的,“好姐姐,你最近可是就偷着乐吧?可是开心了?” 秦之衍最近来靖北侯府倒是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勤快了,往年一个月能见到一次算是不错的了,可是如今呢,几乎每ri都是可以见到的,这倒是让慕容香有些诧异了。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毕竟秦之衍每一ri来,都是有名头的,不是来拜年的,就是来找慕容宵商谈事情的,要不就是传达一些话语,来的目的倒是五花八门的,让人心里有些诧异的同时,却也是不会让人多想的。 不过这也是让人高兴的事情就是了,谁让秦之衍是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相中的孙女婿呢? “香儿,你说什么呢?吃点蜜饯,可甜了!”慕容雅可不想慕容香继续打趣自己了,二话不说就拿了一块蜜饯塞进了慕容香的嘴巴里,慕容香本来说着话的,这会儿被塞了蜜饯,倒是有些含糊不清了,这会儿见着慕容雅害羞,也不好说什么了,免得传出去对慕容雅的声名有损,毕竟这事情,不还是没有确定下来的吧? 这样想着,慕容香倒是没有找慕容雅打趣了,只是默默的吃着,几人又开始聊了一下花灯节的事情了。 原来这花灯节乃是大苍几百年的传统了,每年的正月十五,就是传统的花灯节,在这一天,因着还在过年,喜庆没有散去,是以花灯节除了有各式各样的花灯以外,却也还是有许多不同的节目的。 比如舞龙灯,舞狮子,放花灯,还有灯谜什么的,都是特别的有意思,尤其是这天因着的花灯节,男女大防倒是没有往ri那么重了,听得各自越发的眉飞sè舞起来。 几人都不是特别守规矩的人,慕容淑还好,因着有一个书香门第的母亲,所以慕容淑的xing子倒是比起跳脱的慕容雅和慕容香好许多,不过因着今ri的乐趣,慕容淑的脸上也是有着点点的光彩的。 苏兰芷看着几人的神sè,听着几人的讨论之声,倒是有些羡慕了起来了。 果然,自己还是孤陋寡闻了,前世因着xing子的原因,她深居简出的,平ri里也是少有参与这样的节ri,倒是错过了许多趣事了。 虽然xing子喜静,可是看着几人那么开心期待的样子,苏兰芷倒是多了一份好奇,心下也对这花灯节,好奇了起来了。 这些ri子因着靖北侯夫人舍不得他们,加上相府索xing也没什么事情,他们除了偶尔回去一下,过年的这几ri倒是都在靖北侯府过的,当然了,期间也是去看了看老庆王妃的,也将拜年的礼物都送出去了,苏青岚身份尊贵,倒也没有必要每户人家都亲自的去了,苏兰芷最近,都是和慕容雅几人说笑着玩耍,ri子倒也是惬意的。 许是心情好了,苏兰芷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些,一路上几人讨论着花灯节,倒也不觉得路途无聊了。 渐渐地到了闹市,几人在车内都听到外面人声鼎沸的声音了,掀开帘子一看,四处都挂着漂亮的灯,路上的人也都提着灯笼,倒是格外的热闹了。 “这会儿天还没黑呢,到时候天黑了,定然更加的热闹了!”看着外面,慕容香倒是巴不得马上就下去玩耍了,只是碍着礼数,不好太过了就是。 “祖母让我们早些回去呢,估计到了晚膳的时候,我们就得回去了。”纵然此刻的规矩再松,也是不能让几人玩到大半夜的,规矩摆在那里,他们几个女子,也是不好太过的就是。 “倒是可惜了,这花灯晚上都点起来了,才好看哩!”羡慕的看着外面五彩斑斓的花灯,慕容香还真的很想在这里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了。 “无碍,我们可以稍微晚一些,就是别太晚了,让祖母他们担心!”慕容宵知道几个女孩子和他不一样,总是可以出来玩的,今ri大家兴致都高,慕容宵也不想让大家早早的就扫兴了。 大不了回去被说一顿就是,反正他们又不是没被说过。 “大哥,你真好!”见着慕容宵松口,几人一脸的感激,慕容宵无奈的笑了笑,“好了,回去的事情不着急,现在不要早早的就去想了,也免得玩得不痛快,我们走吧!” 这会儿几人早就下了马车了,一路上看着热闹,脸上都带着笑容,就连平ri里面sè总是淡淡的苏兰芷,此刻也带上了点点的笑容,让人只觉得看到了那三月chun花般的绚烂了。 “大哥,快看啊,那边有舞龙灯的,我们过去瞧瞧!”慕容香眼尖的看到了热闹,赶忙叫着众人就走了,大伙儿看着慕容香好像脱了笼子的鸟儿一样的,倒是相视一笑,跟着就过去了。 几人走了过去,秦之衍和慕容宵倒是很负责的护着几个女子,也免得几人走丢,或者是被人占了便宜了。 人群混杂,虽然有些人瞧着苏兰芷几人衣着高贵,有些起了不轨之心,可是瞧见了秦之衍和慕容宵那高大的身躯,倒是熄了心里的念想,不去在意罢了。 “这龙可真漂亮啊!”眼前的龙,倒是金黄sè的,上面点缀了点点的红翎,倒是格外的雄壮了,那舞龙灯的人合作着一起,将那条龙舞得活灵活现的,看的一众的人纷纷叫好,见着那舞狮子的人靠近了,几人倒是毫不客气的就将铜钱塞进了那狮子的大嘴巴里面,那舞龙灯和舞狮子的人,就更是起劲了。 苏兰芷有些新奇的看着这一切,看着他们或跳跃,或激舞,火扭捏,动作倒是行云流水,让人看着就好似那一条活生生的龙在那里翱翔一般的,生动的紧了。 “那边还有糖葫芦呢!”街上一片的热闹,叫卖声,吆喝声,声声入耳,慕容雅今ri因着秦之衍在,倒是难得的做了一回淑女,不像平ri里那么活泼了,慕容淑xing子倒是一直都是个安静的,此刻也只是一脸好玩的盯着那舞龙灯和舞狮子的人了,而苏兰芷就更不用说了,经历了前世今生,她的心里更是平静如一潭死水般的,看着外界的热闹,脸上虽然是挂着笑容的,却也没有比几人更加的开心就是。 热闹终究是别人的,她似乎,什么都没有。 此刻秦之衍和慕容宵倒是忙着照顾几人,所以这会儿完全不在乎的,倒是慕容香了,看着那舞龙灯的人,还不忘吩咐银叶去买了糖葫芦,银叶看着秦之衍他们都在,很快就去买了糖葫芦,给了一人一串了。 几个女孩年岁不大,慕容雅几人又都是喜欢吃甜食的,所以纷纷的就接了,苏兰芷看着这糖葫芦,见着银叶手上的很多,不好让对方一直拿着,也只好接了。只是却仅仅是象征xing的舔了舔,便拿在手上,兴趣也不大罢了。 慕容香见了,倒是有些不解了,“兰姐姐,你怎么不吃?可是不喜欢?”慕容香毕竟年岁尚小,自然是喜欢这样酸酸甜甜的滋味的,只是苏兰芷的兴趣不大罢了。 “没有,只是口有些干,所以暂时没有胃口!”随便寻了一个借口,慕容香倒也没有注意,只是专心致志的去看那龙灯和狮子舞罢了。边看还边不忘记啃着自己手上的糖葫芦,慕容雅瞧见自己的妹妹和往ri没什么样子,心里倒是有些别扭和介意的,只好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苏兰芷瞧见今ri慕容雅的异常,看着对方竟然都淑女了起来,不由得感叹这情之一事的力量了。竟然让平ri里大大咧咧的慕容雅都可以淑女了起来,苏兰芷看着,都觉得累啊。 此刻不经意的去看了一眼秦之衍,却发现对方的目光都不在这里,苏兰芷不由得为慕容雅惋惜了。 看来大姐姐的一片情思,注定是要错付了,不过这样也好,不然等到这秦之衍陨落了,到时候岂不是要守寡了吗?那样的ri子,不是更加的艰难? 心下想着心事,苏兰芷倒是没有注意到秦之衍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接着皱了皱眉,似乎对这样的局面有些不喜欢了,“宵弟,如今在这里站了也许久了,不如我先去喝口茶吧?我有些渴了。” 秦之衍本来就不是很喜欢这样子挤在人群中的感觉,他这人有洁癖,更不喜欢和别人有过多的肢体接触,这会儿站在这里许久,她已经是忍了很久的了。 慕容宵自然是知道秦之衍的xing格的,也明白秦之衍陪着他们站了这么长的时间,定然也是有些没有耐心了,便也不勉强,“也好,我们几个去坐会儿吧,一会儿去看花灯去!” “可是这个还没完呢!”慕容香这会儿正看得起劲,突然就被银叶拉着,说要走了,实在是舍不得了。 “这个一会儿再看也行的,左不过就是这些花样,我们今ri出来的时间不多,等会儿还有许多逛的,还是去看看别的吧,不然总是看这个,也是会腻的!”知道慕容香还是小孩子心xing,慕容宵也只好捡着好的话劝说了,慕容香听了,虽然也是舍不得的,只是想着还有许多没玩,最后也只好答应了。 “那说好,我一会儿要去放花灯!”趁机谈条件,慕容宵不得不说自己这个妹子也是一个鬼机灵,最后也只好答应了,“好,赶紧的走吧,看了一会儿,我都有些口渴了。”其实慕容宵也不是口渴,只是秦之衍那么说了,他难道还不让对放去喝茶了? 不过心里却是觉得有些奇怪的,但是又想不起来是哪里,慕容宵只有带着几人去附近的茶馆喝茶去了。 几人都是比较讲究品位的,是以去的也是上好的茶坊,刚刚进去,就看到迎面而来的男子一袭黑衣,紫金玉束发,身材颀长,五官冷峻,面sè有些紧绷,眼神有些冰冷,倒是让人看着就有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了。 这不是秦焰是谁? 彼此的心里是知道来人是谁的,相互间虽然不是很熟悉,可是毕竟是眼熟的人,也不好就当做是不认识,什么招呼都不打了。 “焰王爷!”没有想到会碰到秦焰,慕容宵倒是很快恢复过来,打了招呼了。秦之衍淡淡的扫了对方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剩下的几个女子看着秦焰一脸的冷漠之气,倒是收起了自己刚才脸上的嬉笑,变得有些严肃了。 “焰王爷!”知晓对方的身份,乃是当今圣上的第四子,乃是文帝一次无意间宠幸了一名宫女所生,只是那宫女生产的时候难产,早早的就去。 因着没有生母,秦焰的童年很是坎坷,只是他自幼聪慧,学什么都快,而且小小年纪就十分的懂事,长大后更是文韬武略样样jing通,在众皇子中也算是出sè的,加上他办事能力很强,所以如今在圣上面前,倒是有几分脸面的。不过他这个xing格,倒是有些太冰冷了些。 苏兰芷自然是知道秦焰少年坎坷,所以xing子比起其他的皇子来,要来的深沉狠戾了许多,不然自己前世也不会被此人弄到那样的境界! 想着重生后两人的几次见面,几乎没有一次是和谐的,尤其是最后那一次,苏兰芷只要想着秦焰对自己所做的一切,真真恨不得立刻就杀了对方才好,只是如今的她,还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她只能忍着! 尽量让自己不去注意秦焰,也不去看着对方,免得自己一个冲动让人看出什么,苏兰芷低着头,隐藏了自己的心思,不过秦焰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就是了,“武成王,慕容兄,你们今ri,倒是好雅兴,陪着几位小姐可是来逛花灯节的?”说话间那冰冷的目光扫了几人,最后落在苏兰芷的身上的时候,秦焰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目光暗沉了许多,面sè也更冷了。 “呵呵,这都是自家的小妹,他们想出来耍,我这个做大哥的,自然是要出来护着的。可不能就让他们几个女子在人多的地方闲逛,出了事情,那我可是会难过自责的。”慕容宵倒是打着哈哈眼,一脸从容的笑容。 靖北侯府一直以来就是中立的,所以对皇子,他们是不得罪,也不靠拢,所以,秦焰虽然看起来为人冷酷无情,慕容宵倒也是不怕的。 “慕容兄的确是好雅兴,是个对妹妹们疼爱的好哥哥,只是本王倒是不知道,原来武成王也有这样的心思,只是武成王自家有小妹,怎生没有见到?”秦焰说的小妹,自然就是那上官侧妃所生的女儿了,不过秦焰和那上官侧妃一向来都不对盘,对对方的孩子,秦之衍自然也是不上心的就是。 秦焰此刻说这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苏兰芷皱了皱眉,眼角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秦之衍,生怕对方要发作了。 这上官侧妃和秦王的事情,苏兰芷倒也是知道的,只是她觉得这上官侧妃是有些固执了些罢了。 “家中我不是唯一的哥哥,也不是长子,她自然还是有人带的。”秦之衍的话语淡淡的,只是语气多了一份冷意,不仔细听,倒是听不出来的。 整个大苍的人都知道,秦王和落阳公主伉俪情深,恩爱非常,可是这个世间终究是有太多的不完美。 太完美的东西总是容易遭到妒忌,这秦王和落阳公主便是如此。 两人感情明明就那么好,奈何这上官侧妃是先帝给秦王赐的婚,却是怎么都拒绝不了的,更何况当年发生的事情,好多版本的都有,左不过就是一些纠葛痴缠罢了。 …… 看着秦之衍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秦焰暗叹此人定力极好的同时,心下不知道怎么的,看着苏兰芷和秦之衍站得极近,心里非常的不舒服了,“是吗?可是本王倒是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武成王也是有那么热心的时候了。如此可见,武成王和慕容兄乃是感情极好的兄弟,可不是?” 语气不知道怎么的,有些敌意,秦之衍见状,脸上的笑容倒是多了一分,只是没有到达眼底罢了。 “焰王爷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我这会儿口渴了,还望焰王爷让个道,我想进去喝口茶,润润喉!”或许也只有秦之衍才有这个勇气如此打击别人了,此刻他面带着笑容,说出这样的话,倒是让秦焰的一张脸顿时就更加的冷了,甚至隐约的有了点点的黑sè了。 “武成王既然是来喝茶的,今ri我们兄弟两难得见见,做大哥的,也是请你喝口茶的,不如就一起吧!”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秦焰突然就不想走了,只想就留下来。 这样困惑的感觉,秦焰之前倒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如今有了,秦焰的心里,有些困惑,可是却也来不及多想,也只是随心而动了。 “焰王如今不是正准备走吗?我瞧着你似乎有些行sè匆匆的,想来是有事情要处理吧?既然如此,我们还是不要打扰的好,改天再聚就是。”说的倒是一副很为对方着想的样子了,秦焰听着秦之衍的话,心下顿时就划过一抹不满,就知道这是秦之衍敷衍自己的话了。 想起那一ri捉了苏兰芷,他的心里竟然有了些莫名的情绪,本来是想逗弄一下对方的,奈何却被另外一个人给带走了。 秦焰那一ri可是气急,只是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是什么人,此刻见着了秦之衍,不知道是怎么了,总觉得秦之衍和那ri的人是有些相像的,对秦之衍自然有了点点的敌意了。 如果真的是他,那他那一ri去,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和自己是一样的目的?还有,他为何要从自己的手中抢夺了苏兰芷? 心下有许多的疑惑得不到解决,秦焰此刻也只是想进一步求证,所以很想留下,当然了,他的心里自然是还有一番别的心思,只是他自己尚未弄清楚罢了。 “无碍,难得见到武成王,还有慕容兄,我们一起吃茶聊天,也是不错的。”此刻是打定了主意要留下了,秦焰直接叫了一间包间,让人将茶水送上去了,几人见着秦焰如此的霸道,也不好撕破脸了,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就跟着秦焰上去了,只是心里却觉得这秦焰有些强人所难了,明明大家都不喜欢和对方在一起的。 “兰姐姐,那焰王怎么那么霸道?刚才武成王都说了不和他一起吃茶了。他怎么脸皮子那么厚?”秦焰这人xing子冷,而且给人的感觉很不友善,是以大家都有些不喜对方,很不想和秦焰一块就是了。 这里面,表现的最明显的,就是慕容香了。 “焰王毕竟是武成王的堂哥,我们也不好说什么的。”苏兰芷虽然也是很不想和秦焰一起的,可是那人那么霸道,苏兰芷也是无法的。 “哎,可是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生人,好不自在!”慕容香一点都不喜欢秦焰,因为她觉得秦焰的xing格实在是有些太冷了,而且还有些霸道,所以,她很不喜欢就是了。 “他既然请客,我们吃一会儿就走就是,只是这话不能再说了。他纵然有些霸道,但是毕竟是皇子,我们还是不要招惹的好。”秦之衍少年坎坷,所以从小就格外的勤奋努力,也很会在文帝面前做人,所以如今的几位皇子中,秦焰还真的是算比较得到文帝信赖的人了。不过其生母地位卑微,秦焰和那皇位,倒还真的是距离很远就是了。 不过秦焰这人心xing极为坚韧,纵然皇位离他很远,他也一步一步的谋划,前世也的确是成功了的,不得不说,此人善于隐忍和武装,是个可怕的对手! “香儿,兰儿说的倒是对的,你今ri也是太过调皮了,忘了爹娘和祖母平ri的教导了?”或许是因着渐渐的长大了,今ri又有秦之衍在,慕容雅这一整天倒是非常的懂礼知道进退的,看得几人毫不差异。 “大姐,你还真的是变了许多了。”眨眼的功夫就变了,还真的是,太快了。 “好了,我们赶紧的走吧,可别让武成王他们等久了!”几人在后面说话,已经落下一段距离了,这会儿慕容雅赶忙拉着几人就走了。 “大姐,你果然是有了武成王,倒是不顾我们了,偏心啊!”慕容香有些不甘心,慕容雅见着慕容香那调皮的样子,倒是好不懊恼了,“好了,快点,我们早早的吃完茶,也好早早的就走了,莫非你还想继续留在这里不成?” 这话倒是让慕容香来了jing神,当即也不拖拖拉拉的,很快的就跟上了,几人走进包间,秦之衍几人已经都坐下了,见着他们来了,秦焰让人摆了座,“几位小姐请坐,无需客气!” “多想焰王!”规规矩矩的就坐下来了,几个女孩子倒是很自觉地没有往秦焰那一边凑,秦焰看了看几人,目光在苏兰芷的身上留了一会儿,眼中划过点点的深思,对苏兰芷的兴趣,倒是比往ri里大了些。 几次见面,苏兰芷不是蒙着面纱,就是在晚上,也看不真切,如今见着了,秦焰倒是有些惊艳了。 人虽然有些瘦小,但是那脸巴掌大小,眉毛细细的,弯弯的,眼睛黑白分明,好像一口古井一般的,深邃不见底,这还真的不像是一个孩子会有的眼睛了。 她到底是怎样的女子,为何和他所见过的女子是不一样的? 不知道怎么的,脑海里突然就响起那一ri他掳了对方,可是对方却非常沉着,看着自己的眼神甚至带着点点的恨意,那样的恨意,让秦之衍总是挥散不去,心里也好像憋着一股气一样的,很不舒服了。 她为何那么恨自己?是因为自己掳了她吗?可是为什么他觉得,似乎并非如此呢? 心里有许多的困惑得不到解决,秦焰那冷峻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唤人煮了茶水,倒是客客气气的敬了大家喝了,“今ri大家见着面了,也是缘分,本王就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便是!” 举起茶杯,大家也不好太不给秦焰面子,只好就喝了。 “武成王,如今正值新年,有空来府上坐坐,我们兄弟两个,也好多说说话了。”对秦之衍,秦焰自然是想要拉拢的,所以有机会,他会和秦之衍多多拉近关系的,只是秦之衍从来都不买账罢了。 这不,再一次婉转的拒绝了,“焰王乃是皇伯伯看重的人,想来也是极忙的,我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秦焰的确也是一个有本事的,没有任何后盾的支持,也没有显赫的娘家,可是他却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成为被文帝看重的皇子之一,深受文帝的信任,倒也不是一个庸才就是。 秦之衍这话的确也是说的没错的,秦焰的确是忙,不过秦焰可不想秦之衍那么干脆婉转的就拒绝自己了,“如今新年,我们兄弟多走走也是好的,想来父皇也是希望我们兄弟之间和和睦睦的才是。” 的确,文帝的确是希望皇子之间和和睦睦的,可是却也是不希望任何皇子去拉拢秦王府的人的。 文帝如今年岁也不大,哪里就想那么早就放权了呢? 所以啊,这皇子间的拉帮结派,文帝是十分不赞成的。 “呵呵,也是。”这会儿也没说答应还是不答应了,秦之衍只是静静的喝着茶水,似乎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茶水之上,让秦焰倒是不好开口了,心里不由得觉得秦之衍实在是太不给自己面子! 不过面上,秦焰却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只是看着慕容宵,面sè倒是有些柔和了,“慕容兄,本王敬你,平ri我们也少有得聚,如今,也是正好!” “焰王多理了!” 秦焰本就是话不多的人,这会儿见秦之衍和慕容宵话也很少,往往就是没有给自己留下说话的空间,心下也有些不喜起来,只是既然将人都约来了,秦焰也是不想轻易的就错过的。 看着苏兰芷,再看了看其他的几位小姐,秦焰倒是再一次的打破了沉静了,“不知道武成王和慕容兄等一会儿是要去哪里?今ri花灯节,街上可是很热闹的,有不少好玩的。” “我们也不确定,哪里好玩就去哪里凑热闹就是。”给了个模拟两可的答案,几人又喝了些茶水,便起身告辞了。 “焰王,今ri多谢招待,改ri我再请回焰王!”几人纷纷起身,心里都惦记着外面的玩意,自然是想早早的就走了的。 “无需客气,几人你们吃好茶了,我们一起便是!”结了帐,几人一起出去,秦焰本来想趁此机会和大家一起走的,却不曾想,慕容宵却拒绝了,“焰王,今ri多多打扰,倒是我们的不是了,焰王事忙,还是不打扰了的好,告辞!”秦焰这人,话不多,而且整个人有些冷,实在是有些不好相处,慕容宵自己不自在还罢了,也知道自己的妹子们也不自在,哪里愿意继续喝秦焰待在一起? “既然如此,那改ri有空,我们再一起坐坐就是!”虽然是有些舍不得就走了,可是秦焰也不是没有眼sè的人,刚才他凭着一股子的冲动请了几人喝茶,本来就不符合他的xing子了,过后见着几人对自己不熟络,秦焰也知道他自讨没趣了。 他本就是一个骄傲的人,刚才也只是一时之间有些情绪失控,所以才会那么强制,如今清醒过来,他想要拉拢几人,自然不会做那让人嫌弃的事情,很爽快的就告辞走了。 …… “哎,总算是走了!”见着秦焰走了,慕容香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了。 谁愿意身边有一个活动冰块呢?那气氛,还真的是够僵硬的。 “是啊,只是武成王,你有没有觉得今ri的焰王有些奇怪?”秦之衍平ri里虽然是想结交大臣的,但是从来都是一个知道进退的,也从来都不会太过,让人看着太明显。 这就是秦焰的聪明之处,如今他也算是很得文帝的信赖了,但是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的实力,可见他这人,一向来都很会隐忍,不然也不会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在没有任何母族支持的情况下,活到了现在了。 “奇怪也是他的事情,我们无需为了他的事情影响我们今ri玩乐的心情。”秦之衍对秦焰的怪异,也不是特别的感兴趣,反正他一向来对秦焰,都是不在意的。 只是…… 若有所思的看了苏兰芷一眼,秦之衍今ri注意到,秦焰似乎暗中看了苏兰芷好几次,这让他心情很不爽了。 想起不久前在相府发生的事情,秦之衍虽然不确定是秦焰,但是今ri瞧着秦焰,实在是觉得很像就是。 心下是有些怀疑秦焰今ri的反常可能是因为苏兰芷,只是秦之衍没有证据,所以也只能作罢就是。 不过,他很不喜欢苏兰芷还被别人惦记的感觉就是。 心下有些不喜,秦之衍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淡了几分,也不想被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影响了心情了,“走吧,不然今ri可是不能尽兴了!”吃茶耽搁了不少时间,几人这会儿,还真的想都想去走走了。 “好,可是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大哥,不如我们去看花灯吧?不是说有好看的花灯,还有谜语的吗?我们去玩一会儿,然后去放花灯,许愿可好?” 大苍是有这个习俗的,花灯节的时候,可以在河上放花灯,将自己的祈愿写在那花灯之上,点着灯,让那花灯随着流水远去,最后,心里所想,便能成真了。 “这个提议是不错,武成王,你觉得如何?”反正慕容宵今ri是来陪几人玩的,当然是满足几个女子的需要就是。 “嗯,可以!”秦之衍答应的倒是很爽快,反正他今ri出来,也不是为了花灯节就是。 “那雅儿,你们觉得呢?”大家一起出来,自然完,也要大家都开心才是。 “大哥,我觉得不错的,一起去吧,花灯那儿也是极其的热闹的!” “好,那我们就去吧!” …… 几人倒是很快就来到了街上,此刻四处都摆放着漂亮的花灯了,有些店铺还准备了一些谜语,让大家猜,赢花灯,大家兴致倒是挺足的,一路上走着走着,也猜了不少,只是来到后面,却突然被吸引住了。 “哇,这个花灯好美啊!”